出借女友

「嗯……嗯……」瀟兒呻吟了,被一個陌生男人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小穴,她開始發情了。瀟兒的淫水流了出來。老東西就蹲在瀟兒的小穴前邊,

「姑娘,你這逼流水了,是不是想讓別人操阿?」

「嗯……不要,你說只看看的,我都讓你看了,你要說話算數,嗯……」老東西沒有說話,繼續觀察著瀟兒的小穴。由於他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手。突然,老東西猛的站了起來,褲子一下就滑倒了腳上,雙手一下按住瀟兒的膝蓋。

「你幹什麼?你說好只是看看的。」瀟兒驚呼,可是膝蓋被他按住,雙腿動不了。老東西猛地撲到瀟兒身上。

「啊!」由於瀟兒的雙腿分的開開的,老東西的雞巴一下就插進了她的陰道。原來這孫子剛才穿上褲子就是為了叫瀟兒放鬆些警惕,他蹲在那就是在解褲子。我之前想的猥瑣男幹小美女終於成為現實了,也情不自禁的握住自己的雞巴。

「啊……不要啊。你不能……啊……」瀟兒尖叫著,可是在這裡誰聽得到呢,只有我們三個偷看者。

我轉身去看那兩個遊客,也都把手伸到褲子裡,專心看著活春宮打手槍呢。那個老東西插進去並沒有抽插,只是趴著沒動。我把DV焦距推了上去,粉色的小穴被個黑雞巴撐的開開的,周圍沾滿淫水。突然我看到老東西的陰囊一緊,屁股開始抖動。這老東西第一次幹女人,早洩了。

「不要啊……你騙人……啊。。好燙……啊……」瀟兒叫著。射了有快一分鐘,老東西全身一軟,不動了。

唉,就這樣結束了,我心裡淩辱女友的癮還沒過夠呢。老東西抽出雞巴,趕快抄起瀟兒的小腿往上抬,讓她的小穴向上,防止精液流出來,但還是有不少流了出來,黃色一坨一坨的。看來這老東西沒少存貨啊。我看著他要繼續幹什麼。

「你怎麼能這樣?你是騙子!」瀟兒哭著叫道。

「住口,小騷貨,想讓你男人判刑啊!」這一嚇唬,瀟兒安靜了。

「小騷貨你還不是想叫男人幹,下面都流成河了,幹了你也是你勾引的。」

「你……你強暴了我……嗚……」瀟兒哭了起來。

老東西有些不耐煩了。

「強暴你,這可是你自己脫的衣服,別哭哭啼啼的。想叫你男人知道啊?」

「你……你……不能讓我男朋友知道,他會不要我的,嗚……」

「別嚎了,老老實實的聽話,操都操了,你乖乖聽我的,等你男朋友回來什麼事都沒有,我也不計較你們的事了,要是不聽話,我就說你勾引我,然後你們做的事我一樣上報。」這一嚇唬,天真的瀟兒還真被唬住了了。

「那你放開我的腿,讓我下來。」

「放開?現在你得聽我的,你男朋友最快也還得四個小時才能回來。」說著,拽過一個被子墊在了瀟兒的屁股下面。

「現在開始你自己扳著腿,小逼給我朝天,不能讓我子孫流出來,都養在你的肚子裡。」

「不要啊,會懷孕的,求求你。我聽你的還不成麼?」瀟兒自己並不知道自己不育,還在央求那個老東西。

「別跟我討價還價,現在還想那麼長遠,先把眼前這關過了再說。」瀟兒不敢反抗,也只好按他說的做,扳著雙腿。老東西這麼做,其實正好能讓瀟兒吸收那些精液,怎麼也是童子精,含有大量的雄性激素啊。老東西穿好褲子,抽了根煙。

「你就給我在這裡這樣躺著,我去巡山,兩個小時以後回來。」說著,把瀟兒的衣服都裝進包裡,他是怕瀟兒跑了,這樣光著身子,瀟兒只能呆在這了。

「這樣好累,我堅持不了。」瀟兒抗議道。老東西過來,居然扯了一塊膠條,從瀟兒肚子粘到屁眼。

「這樣就流不出去了,膠條不許給我扯下來。」說完拽過一床被子,蓋住了瀟兒,只露了一個頭。轉身出去,從外面把門鎖上去巡山了。

現在我要怎麼辦,我現在也不能出現啊?正在我猶豫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在屋子後邊偷看的兩個外地遊客轉到了前邊,難道他們也想……?

我繼續看著。兩個人見門鎖了,直接來到一扇小窗邊上。瘦子一推,窗子開了,裡邊正好是書桌的位置,兩個人輕易就進了屋。屋裡的瀟兒看見有人進來,也不敢叫了,驚慌失措地看著兩個人。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美女啊,這麼快就不認識了,我們跟了你好久了哦。」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出去,我喊人了啊。」

「喊人,哈哈哈。」瘦子大笑,

「你在這裡跟老漢做愛,你叫誰?叫你男朋友?還是叫那個老漢啊?」說著,就和胖子坐在了床邊。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胖子猛地把被子撩開。

「啊」瀟兒驚叫著攢成一團。

「老老實實的,讓我們兄弟舒服舒服,要不你和老漢在這打炮的事情,我們要和你男朋友好好講講的。」他們也掐准瀟兒的脈了。說著,胖子就把瀟兒拉到懷裡,直接就親上了她的嘴。

「嗚……」瀟兒也沒法說話了,兩個手還在擺動。瘦子一把抓住,別到了身後,另外一隻手就把貼在瀟兒小穴上的膠條扯了下來,黃白的精液一下就流了出來。胖子端起瀟兒的雙腿,就像把著小孩撒尿的姿勢,往外控老東西的精液。

「不要,你們不要啊,他一會兒還要回來的,他不讓我扯掉的……嗚……」瀟兒還真聽話,怕那個老東西回來看見精液流了。

「沒事的,一會兒我們兄弟會給你灌好新的,哈哈。」瘦子淫笑著說。沒多一會兒就控乾淨了,瘦子湊過來仔細看瀟兒的小穴。

「真是不錯,老梁,一看就是沒怎麼幹的嫩貨。」瘦子說著,就用手指撥弄瀟兒的陰核。

「嗯……嗯……不要動哪裡,啊……」瀟兒開始呻吟,剛才她已經發情,只是那個老東西早洩了,瘦子一碰,淫水又像洪水一樣流了下來。

「你可真夠騷的,看看這水流的。」

「哦……啊……不要啊……啊……嗚……」瀟兒的嘴又被胖子親上。胖子的舌頭在瀟兒嘴裡攪來攪去,雙手抓著兩個大奶子揉著。瘦子用兩根手指插進瀟兒的陰道,快速的抽查。

「真他媽的緊,手指頭都夾。」突然,瀟兒嗚嗚叫了起來,因為嘴裡有胖子的舌頭,也沒有叫出聲音,身子快速顫抖。我知道這是瀟兒的高潮到了,他被兩個陌生人指奸到了高潮。伴隨著瘦子手指的抽出,一股液體從瀟兒的陰道噴了出來,她噴潮了。瘦子被噴了一身,

「真他媽的夠勁,還能噴水。」胖子根本沒時間理他,這時候正在吸瀟兒的乳頭呢。瀟兒的乳頭因為高潮,也挺立著,胖子一會兒吸一會兒咬。

兩個人玩弄了一會兒,瘦子把衣服都脫光了,雞巴個頭不小,龜頭尤其大,像個小雞蛋。這時候瀟兒也從高潮中恢復了過來。瘦子抱起她,跟胖子說:

「別在這床上,太髒了。」

說著抱著瀟兒坐到了椅子上,低頭親著瀟兒的乳房。

「嗯……嗯……」瀟兒又開始呻吟,這時候胖子也扒了個精光。胖子的雞巴要小多了,而且軟趴趴的,真是胖人雞巴小。胖子走過去,瘦子把瀟兒放到地上,

「蹲下,小騷貨。」說著就按著瀟兒蹲在他們連個中間。

「用嘴給老子口交。」

「不要,哪裡好髒。」瀟兒拚命地搖頭。她到現在都不肯為我口交,難道瀟兒的小嘴要被這倆人開苞?胖子用手一下捏住瀟兒的鼻子,在瀟兒張嘴呼氣的時候,瘦子的大雞巴一下就插進了瀟兒的嘴裡。

「嗚……。」瘦子用手抓住瀟兒的頭,雞巴開始往裡抽插。嗆得瀟兒眼淚直流,只能幹嗚嗚。看到這些,我又忍不住抓住自己的雞巴開始打手槍,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在屋裡給陌生人口交玩弄,那種變態的心理快感無比的刺激。屋裡瘦子抽插了一會兒,把雞巴從瀟兒嘴裡吧了出來。

「媽的,這小妞真是不會口的,齒感太強,弄得我一點都不爽。」

「咳咳」瀟兒低頭咳嗽著。

「那換我。」說著胖子坐到了椅子上,拉過瀟兒,按下她的頭,就把雞巴插進瀟兒嘴裡,用手按著她的頭,一上一下的動著。瀟兒彎著腰趴在胖子兩腿之間,小穴裡流出來的水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

「嗚……嗚……」瀟兒支支吾吾的呻吟著。這時候瘦子站在瀟兒的身後,手扳著瀟兒雪白的大屁股,用他的大龜頭在瀟兒小穴上蹭來蹭去,把雞巴上沾滿瀟兒的淫液。只見瘦子突然往前一拱。瀟兒吐出胖子的雞巴。

「啊……」的一聲尖叫。瘦子的大龜頭操進了瀟兒的陰道,他用手扳住瀟兒,雞巴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抽到只剩龜頭然後又全部都操進去。啪啪的身體撞擊瀟兒屁股的聲音,和嘖嘖的水聲,還有瀟兒嗚嗚地呻吟聲交織在一起。瘦子操了有百十來下,對胖子說:

「老梁,你等會兒再爽,快去拍照。」他們還要拍照?這時胖子去包裡拿出相機,啪啪的拍了起來。

「阿……好舒服……啊……不能拍照,不要……要快……老公用力。」這時候的瀟兒已經完全被瘦子給操爽了,眼神迷離,表情淫蕩,開始叫老公了,已經完全忘了是在被兩個陌生人幹呢。這樣站著幹了一會兒,瘦子停了下來。

「老公不要停,老公我要啊。。嗯……」瀟兒顯然是受不了瘦子停下來。

「老梁,哥們給你表演,遛狗,你看好了。」說著瘦子往後退了一步,雞巴抽了出來,但是龜頭去沒有抽出來,瀟兒被瘦子拽著也往後退了一步。原來瘦子的龜頭卡在了瀟兒的陰道口,他一退後,瀟兒就被拽著走。

「老公不要啊,我要你幹我,你不要走了。」瘦子得意洋洋的表演,根本不理會瀟兒。瀟兒就這樣彎著腰,被瘦子拽著在屋裡走了一圈。胖子忙著拍照,

「哥們你這真牛,怎麼練的?」

「天生的,哥們我就是龜頭大,正趕上這小妞的逼緊。哈哈。」嗯……嗯……

「瀟兒繼續呻吟著。」

「換哥們來操會兒。」

「好。」說著從瀟兒陰道裡拔出龜頭,發出

「啵」的一聲。

瀟兒「阿」了一聲。胖子坐到了椅子上,拉過瀟兒的屁股,往下一坐,把自己的雞巴套了進去,然後用手抱著瀟兒的腰,開始上下的運動。瘦子接過相機,變換各種角度開始拍照。

「嗯……嗯……」瀟兒叫得明顯沒有瘦子幹她的時候叫得淫蕩,看來胖子是真的不行。就這樣幹了有三四分鐘,胖子的呼吸越來越快。

「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老公,射進來,老公快點。」瀟兒也大聲叫了起來。

「哦」胖子一聲低吼,緊緊的抱住瀟兒的腰。

「你真他媽沒用,這麼一會兒就射了,去去,拍照片。」胖子起身抽出雞巴,一股精液順著瀟兒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嗯……」瀟兒還在呻吟著。瘦子坐在了椅子上,瀟兒分開腿坐在了瘦子腿上,瘦子往前一頂,大龜頭又操進了瀟兒的小穴。

「啊,老公你的好大,好熱,用力幹我,啊……」

「小騷貨,還是喜歡哥哥的大龜頭吧?」

「嗯……喜歡……喜歡……哦……」

「哥哥幹的你舒服麼?」

「舒服,舒服死了……啊……哥哥我好舒服。」聽著瀟兒居然能這麼淫蕩的叫床,我也很驚訝。只見瘦子用手托住瀟兒的屁股,快速的抽插。

「哥哥,老公……啊……好熱,小穴好熱……好舒服,老公快……還要快……」瀟兒開始胡言亂語的呻吟。瘦子就這樣托著瀟兒幹了有二十多分鐘。別看他幹吧瘦的,性能力這麼強。

「啊……老公哥哥,我要丟了,老公,用力幹我,射給我。」瀟兒一隻手攬住瘦子的頭,整個身子往後仰了過去,另外一隻手揉著自己的乳房,身子開始顫抖,瀟兒快到高潮了。瘦子也加快了運動,托著瀟兒的屁股快速的抽插。

「啊……。老公我到了。啊……」瀟兒大叫了起來,神奇的是,她揉著的乳房居然從乳頭噴出了一股奶水。

這時候瘦子也屁股一抬,陰囊一緊,射出了精液,全都射進了瀟兒的陰道。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我的小弟弟也不爭氣的發射了。

瀟兒被這麼大的生理刺激,一下子暈了過去。瘦子趕快把它抱到床上,這時他的大龜頭還沒有從瀟兒的小穴中拔出來,裡邊的精液被堵住也一點都沒有流出來。

他把瀟兒放到床邊,拔出龜頭,趕快又用剛才扯下去的膠布粘到瀟兒的陰戶上。這時胖子一直在邊上拍照,瘦子坐在邊上休息。

「照夠了麼。」

「夠了,照了有兩百多張,小妞真夠勁,居然還能噴奶。」

「好,收拾一下我們趕快走,都一個半小時了,一會兒那個老孫子回來就不好辦了。」兩個人穿好衣服,把瀟兒的身上擦乾淨,屋子地上簡單收拾了一下,拿著自己的東西,翻窗出來了,關好窗,急急忙忙的跑了。

屋子裡瀟兒慢慢從剛才高潮的反應中醒過來,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咣」門打開了,護林員回來了,瀟兒攢成一團坐在床上。

「小姑娘,有沒有聽話啊。」那個老東西說著,扔下包就坐到了床邊,伸手拽過瀟兒。

「啊……疼……」

「過來我看看。」老東西粗魯地掰開瀟兒的腿,看到膠條還粘在那裡,滿意的笑了笑。

「聽話,聽話就好。」說著,猛地撕掉了膠條,裡邊的精液流了出來。

「啊……」瀟兒又是一聲尖叫。看來是粘掉了瀟兒的陰毛。

「呵呵,乖乖聽話啊,現在你是我老婆。」說著低頭去親小兒瀟兒乳房,

「啊……好疼,你弄疼我了,不要咬阿。」那個老東西哪管這一套,繼續在瀟兒兩個白嫩的奶子之間吸吮。

「好紮,你的鬍子好紮。」老東西現在都顧不上說話了,一隻手在瀟兒的小穴上亂摳。

「啊……嗯……你輕一點。」

「媽的,真是騷,這老些水把老子褲子都弄濕了。」老東西說著,把瀟兒扔在床上,自己站起來扒光衣服,撲到瀟兒身上,雞巴長驅直入插進了瀟兒的小穴。

「啊……」瀟兒大叫。老東西一聲不吭,屁股一挺一挺的開始抽插。由於剛才已經射了一次,所以這次沒有早洩。

「撲哧撲哧」兩個人下體交合的地方傳來很大的聲音,老東西很用力。

「啊……太大了……嗯……不要……你輕一點……」瀟兒叫著。老東西就像搗蒜一樣,一下一下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把整根雞巴插到底,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的幹女人的小穴。老東西的雞巴不像瘦子的那樣龜頭大,整體都很粗,每次都帶的瀟兒陰道裡的肉外翻。

「啊……啊……嗯……」瀟兒呻吟著,兩隻手開始緊緊地抱住老東西的背,兩條腿也抬了起來,盤在老東西的屁股上,瀟兒又被乾爽了,她又快高潮了。

「啊……啊……快……」插了有幾十下,突然老東西背一挺,屁股開始抖動,又射了。畢竟是第一次這樣幹女人,這麼強烈的刺激他受不了。

「啊……不要啊……好熱……不要射出來……嗯……」瀟兒在就要高潮的時候,老東西射精了,她正好被吊在中間。

「嗯……嗯……」瀟兒還在呻吟。射完老東西軟軟的趴在瀟兒身上,大口地喘著粗氣。

「真他媽夠緊,原來女人的逼這麼緊。」老東西說著,雞巴還在瀟兒的陰道裡插著。

「來,親個嘴。」

「嗚……」瀟兒還來不及躲,老東西就把舌頭伸進了瀟兒嘴裡開使攪拌。

「嗚……嗚……」瀟兒也發不出聲音。這時,老東西的屁股又往前一頂,開始抽插。媽的這老東西的雞巴射完居然沒有軟。

「嗚……嗯……」瀟兒被堵住嘴,只是發出支吾的聲音。

「小騷貨,我看你也操得挺爽啊?」老東西說話了。

「嗯……嗯……阿……」瀟兒沒有說話只是在呻吟。老東西停止了抽插,

「媽的,說話,老子又不是再操個母豬。」這老混蛋,幹了我女朋友還說他是母豬。

「啊……你……你你不要停……嗯……」瀟兒現在被幹到半中腰,迷迷糊糊的說。

「想叫我操你啊?那你叫我?」

「大叔……嗯……你別停阿……」

「大叔我不愛聽,叫老公。」

「老公……老公……來啊……啊……。」瀟兒現在處在一種迷離狀態。

「哈哈,比老孫的老婆來緊,看他們打炮,比這個差遠了。」老東西說著把雞巴拔了出來。

「啊……啊……不要……」瀟兒在抗議。老東西把瀟兒翻了過來,從後面插入瀟兒的陰道。這樣一來,雞巴插得更深了,剛才射進去的精液也被擠出來不少,順著瀟兒大腿流了下來。

「啊……。老公……好大。。好熱……你快動。」

「叫得真騷,來,我多給你下點種。」老東西用背入式快速地抽插起來,啪啪的撞得瀟兒屁股上的肉一顫一顫的。

「啊……好舒服……嗯……」這次老東西幹的時間明顯加長,而且每次抽插都是幅度很大。每一次插到頭,瀟兒都會

「啊」的叫一聲。這樣幹了一段時間,老東西的手原本一直在扶著瀟兒的屁股,突然繞到前面抓住瀟兒乳房,把瀟兒的上身拽了起來。

「啊……啊……老公……啊……」瀟兒順著抽插的節奏呻吟著。老東西用力揉搓著瀟兒的乳房,雞巴更加快速的操著瀟兒的小穴。

「啊……。老公……快……好用力……我要……要丟了……啊……」瀟兒又開始全身顫抖,兩個乳頭再次噴出了液體。

「啊……」老東西也一聲吼,第三次在瀟兒的陰道中射出了精液。兩個人都癱倒在床上。老東西又拿過膠帶,扯好一條,拔出雞巴迅速粘上瀟兒的小穴。這才起身坐到一邊抽煙。

「嗯……哦……」。瀟兒還趴在床上,在剛才高潮的刺激下迷糊著。老東西抽完煙,拿過瀟兒的衣服來到床邊。他拿出瀟兒的T-BACK,把瀟兒身體擦拭了一遍。

「小騷貨,穿上衣服吧,你男人也快回來了。」瀟兒爬起來卻看到老東西把紅色T-BACK裝到自己的褲兜裡。

「內褲……我的。」瀟兒低頭說。

「這個我留下了,做個紀念,你就穿著那個膠帶吧。」瀟兒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坐在了椅子上整理頭髮。老東西在邊上淫笑著看著。

整個這一幕全都被我用DV拍了下來,我把漂亮女友借給三個陌生人幹了五次。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便站起身來。一動不動地蹲了好幾小時,腿都麻了。正在揉腿的時候,我的頭一不小心撞到了木屋, 「咣」的一聲。

「誰啊?」我心中暗叫不好,趕快跳下石頭,繞回平臺。在平臺又休息了一下,我快速跑到木屋,這樣氣喘吁吁的他們就不會懷疑了。

開門進屋,老東西說「挺快的小夥子。」

這時我看見瀟兒坐在床邊,見我回來,馬上站起來叫我「老公」聲音很小。剛才我離開之前瀟兒明明坐在了桌邊的椅子上,怎麼會又坐到床上去呢?莫非這一會兒時間,那老東西又……?瀟兒低著頭就沒再說話。

「大叔,我拿來了身份證。」

「算了吧,你走了以後,我和這小姑娘聊了聊,你們都還年輕,下不為例,這次就算了。」我心想,你個老孫子,還聊了聊,你這癮過大了吧?

「那太謝謝了,以後我們一定不這樣了。」我也只好假裝賠笑說。

「瀟兒,我們走吧,快謝謝大叔。」瀟兒一直低著頭,紅著臉,輕輕地說:

「謝謝大叔。」我拉著瀟兒出來,臨走那個老東西還說:

「以後常來玩。」媽的,是你個老孫子想玩吧?

一路下山,瀟兒也不說話,我假裝問她:

「怎麼了老婆?」

「沒事沒事,有點累,我們快走吧。」然後就不說話了。開車回家的路上,瀟兒坐著睡著了。這一整天,除了早飯別的東西就沒吃,又被三個人搞到好幾次高潮,肯定是很累了。回到家,瀟兒馬上跑到廁所,關上門。我去敲門問她

「怎麼了老婆,這麼著急啊?」

「嗯,一身的臭汗,好難受,我先洗洗。」等她洗完,我藉口也去洗,看到廁所的紙簍裡,有一個攢成團的膠帶。我撿起來打開,裡邊居然裹著一個山裡的大榛子,上面沾滿白色的粘液,一看就知道是精液。

這個東西是塞到瀟兒陰道裡帶回來的麼?難道是我回屋子之前那一會兒放的?還有瀟兒兩次高潮的怎麼會噴奶?太多的問題還沒來得及想。回到臥室,瀟兒已經睡著了,這一天,她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