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女友

這兩個小子,還上癮了,願意跟就跟著吧,到時候迷了路可別怪我。

「老婆,我們開始爬吧?」說著,拉起瀟兒,開始爬山。

那兩個人果然遠遠地跟在我們後邊,我也沒去理他們,跟瀟兒手拉手有說有笑的往上爬。

爬了半個多小時,瀟兒說累了,我們坐下休息,那兩個人也停下了。

瀟兒湊過來低聲和我說:「老公,後邊有兩個人老跟著我們。」

瀟兒也發現了。

「管他呢,我們爬我們的。」

「那兩個人就是剛才在門口擠我的人,他們是不是小偷啊。」我心想,你可真是天真,那就是色狼,哪是什麼小偷。

「沒事的老婆,有我在呢,人家也是遊客。」

「那他們為什麼老跟著我們?」

「這裡就這一條路,人家走在後邊也不能說人家跟蹤我們阿?他們可能是想到上面的平臺。」見我這麼說,瀟兒好像是放心了,我們繼續向前走。

那兩個人也跟著走了,可能是我們剛才說話的時候頻頻回頭看,他們已經知道我們發現他們了,索性就跟得近了,就跟在我們後邊十來米的距離。

後山的路有好多地方很難走,有的石頭橫在路中,要跳過去。

都是我先跳過去,再接著瀟兒。

瀟兒害怕,總是先蹲下再跳,這一蹲下,低腰仔褲就把她紅色的T-BACK露了出來,連屁股溝都能看見。

兩個人跟得更近了,不時地舉起相機假裝留影,我想肯定拍的都是瀟兒性感的屁股。

就這樣,我們走走停停,走了兩個多小時到了後山平臺。

其實就是一塊大青石。

「老婆累不累?」

「還行,不累,這裡真涼快。」

「來的時候還嚷熱,現在不熱了吧?這裡的溫度比山下要低好幾度,住在山裡晚上睡覺都要蓋被子。」

「老公老公。」瀟兒拉了我一下說:

「那兩個人還跟著我們呢,我有點害怕了。」我用眼睛一掃,可不是麼,這兩個小子還真執著,還跟著呢。

「老公,這裡這麼安靜,除了我們一個人都沒有。」被瀟兒這麼一說,我還真的心裡有點犯嘀咕。

兩個人要真的起了什麼歹意,他們兩個人,還真不好對付。

「沒事老婆,這裡有護林員,我們走。」我當然不能叫瀟兒看出我的擔心,想個法子安慰她一下。

其實這裡是有護林員,可是真要有個什麼意外,也不能指著他們能突然出現啊。

我拉起瀟兒,繼續向上爬,刻意加快了速度,那兩個小子也果然快步跟上。

往前走了十分鐘,山路一轉,我拉著瀟兒轉到了路邊一塊大石頭後邊。

「噓。」我對瀟兒作出了禁聲的手勢。

就聽見後邊腳步聲。

「快點快點,到哪裡去了?老梁,你快點。」

「知道知道,我這不跟著……跟著呢麼?」聽聲音氣喘吁吁的應該是那個胖子。

這段山路轉彎開始多了,他們往前邊追我們去把,我們可是要下山了。

聽著聲音他們走遠了,我和瀟兒噗嗤笑出聲來,

「老公你真棒,輕鬆就把他們甩了。」

「那是,我是這裡活地圖,從小在這長大的,還有我甩不掉的人?」

「那我你也甩的掉了?嗯?」我一聽,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快哄瀟兒:

「只有一個人,她能把我甩了,可是我變個膏藥,叫她甩不掉!」

「哼,你要變也變個臭膏藥。」我們說說笑笑又走回平臺。

「老公,我想方便一下。」

「啊,爬山這麼出汗你還想尿尿?」

「討厭,還不是你叫人家多喝水,這裡有點涼,一直都沒有出汗。」

「那你去吧。」

「老公,廁所在哪裡啊?」

「這荒山野嶺的,誰修廁所啊?你就在路邊吧,又沒有人,還給大樹施肥了呢。」瀟兒轉悠了一下,看來是不想上露天的,可是又憋不住了,只好湊合了。

「老公你幫看著點人。」

「好好,放心吧。」

「你不要偷看啊。」

「嗯。」我心說,還偷看你撒尿,都操了這麼多次了。

瀟兒轉到了平臺下邊一點的一塊大青石後邊,我也坐下抽根煙。

剛點上煙還沒抽幾口呢,突然聽到瀟兒去方便的那塊石頭那邊有人喊了一聲「幹什麼呢?」接著就是瀟兒啊的一聲驚叫。

我噌的就躥了過去,看到瀟兒低著頭紅著臉正在系褲子,不遠處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那裡,胳膊上帶個紅箍,應該是個護林員。

「怎麼了怎麼了?」我趕緊問。

「那個女孩,你在這幹什麼?隨地小便啊!」瀟兒低著頭不出聲,這時候她肯定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趕快解釋:「大叔,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受不了了,這周圍又沒廁所,這不才就地解決的麼。」

「那也不成啊,破壞環境,這是公共場所,在大街上你忍不住你也隨地就撒啊。」聽著這話就來氣,不過確實是理虧,我趕快陪笑臉:

「大叔,來抽根煙,我們給埋上還不行麼?」說著就遞過煙去。

「你小子可真行,這是林區,嚴禁煙火,你居然還敢抽煙?」這一亂,我給忘了,護林員的主要工作就是防火,我這不是撞槍口上了麼?手裡的煙頭趕快扔到地上踩滅了。

「第一次第一次,大叔,原諒我們一次。」

「走,到辦公室說去。」說著,轉過身去就走。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先跟著走吧,到了辦公室,我打個電話找找人,也就沒事了。

想到這些也是有恃無恐,雖說在林區抽煙罪過不小,但是這裡的頭我都認識,也沒什麼事。

拉起瀟兒,跟著那個護林員走。一邊走我一般打量那個人,個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大約50十多歲,禿頂,一臉的絡腮鬍子,穿得挺髒,看著挺猥瑣的。

這老小子剛才肯定是看見瀟兒的大屁股了,想著要是這樣一個猥瑣男抱著漂亮的瀟兒,這畫面一出現在腦子裡,我的小弟弟又高高的翹了起來。

瀟兒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說,低著頭,這時候她心裡肯定是懵了。

走了有十分鐘,來到一個小木屋,這就是所謂的辦公室啊?就是護林員值班的宿舍麼,以前也轉到過這裡啊。

屋裡一張破木床,床上亂七八糟的堆著幾個被子,一個木書桌,上面有個對講和一些亂七八糟的雜誌,還有一個方桌,可能是吃飯用的,幾把破木椅子。

護林員坐在書桌前,說「你們這問題太嚴重了,隨地小便要罰款的,林區抽煙就嚴重了,我得向上彙報。」他說話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瀟兒。

估計這大叔也是很久沒見過女人了,像瀟兒這樣的小美女,誰都得多看兩眼,何況他呢。

「大叔,別啊,罰款吧。我認識這裡的陳園長。」

「認識誰也不行,我直接對消防負責。」

老孫子,我心裡暗罵,可是還得說好話「大叔,放過們一次,我們年輕不懂事。」

瀟兒低著頭,都快哭出來了。

「大叔,對不起,我們知道錯了。」那老孫子也沒搭話,眼睛色迷迷的盯著瀟兒的胸看了半天。

「帶身份證沒有?」聽這話有緩,趕緊問瀟兒,瀟兒搖了搖頭。

「大叔,這不出來爬山麼,沒帶。」

「那你們今天不能走,本來想放過你們了,怎麼也得給我登個記吧?」

「大叔,車本成麼,我們給你拿去。」老東西一聽馬上說:

「湊合,在哪啊?」

「公園門口車裡呢,我們這就去給你取。」

「那不行,你們走了不回來我找誰去?」老東西的眼神終於不看瀟兒了,抬著頭看著我說:

「男的去拿一趟,女的先扣在著,等東西拿回來再走。」

「那我們商量一下。」

「快一點,我還要去巡山呢。」我拉過瀟兒說:

「老婆,我去拿一下,你在這等我,我一會兒就回來。」

「老公我害怕。」

「沒事,他一會兒去尋山,最多把你鎖這裡,我一會兒就回來了。」

「那你快點老公。」

「嗯。」我轉過身多老東西說:

「大叔,我去取一趟,她留在這。」

「成,去吧!認識路吧?」我也懶得理他,又囑咐了幾句瀟兒,就趕快跑了出去。

由於跑得太著急,跑到平臺有點岔氣,停下來歇歇。

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抽吧,老東西這時候又不會出來逮我。

掏出煙點上,拿火的時候,在褲兜裡一模,身份證在,剛才就問瀟兒了,居然沒想起來我自己帶了。

這下省事了,抽完煙就回去。

現在清醒了,不像剛才心裡那麼亂了,覺得有點不對頭。

那個老東西開始說的那麼嚴重,怎麼這麼輕易又放過我們了?讓我去拿身份證?他該不會是對瀟兒有什麼想法吧?真的是我之前想的,猥瑣男和美女?想到這裡,我決定趕快回去看看。

沒一會兒就回到木屋,我想看看老東西在幹什麼,就繞到木屋的邊上,那裡也有塊大石頭,緊挨著木屋。我爬上去,石頭上正好有個凹,我跳過去,居然發現木屋的牆上有個園洞,蹲下來看,正對著屋裡的木床,屋裡的情況一目瞭然。瀟兒坐在木凳上,低著頭。

「你們年輕人啊,素質是越來越差了,你說你一個姑娘,就在那裡光著屁股撒尿,你說要是有流氓你怎麼辦?」瀟兒什麼都沒有說,估計現在是快羞死了。老東西接著說:

「那個男的就更嚴重了,抽煙,這樣引起山火得槍斃。我得好好考慮,要不要彙報。」他說這話明顯在嚇唬瀟兒。

「大叔,對不起,求求您了,我們再也不敢了。」瀟兒是被嚇到了。老東西見嚇唬見效了,接著說:

「那可不行,我在這守了半輩子了,連個老婆都沒娶,我可不能因為你們,再丟了工作。」怨不得他一直盯著瀟兒看呢,原來是個老處男。

「大叔,放過我們吧。」瀟兒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能叫他放過我們。我從包裡拿出DV,決定把他威脅瀟兒的場面給錄下來,留個證據。屋裡沒了動靜,兩個人都在那坐著,都不說話了,老東西自己點了根煙。

媽的,不讓我抽,他到不怕點起山火。就這樣安靜了一會兒,他又說話了。

「等那個男的回來,我就給指揮部打電話,叫他們帶派出所的人過來。」一說這個,瀟兒真是急了,站了起來。突然,瀟兒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大叔,我求求你了,別報警,罰款,幹什麼都行。求求你了。」看到這一幕,我真是很感動,瀟兒那麼的在乎我。我正要衝出去,看見老東西,雙手扶著瀟兒胳膊把她扶起來。

「姑娘別這樣啊,我也不想難為你們,但是我也沒辦法啊。」

「這就你一個人知道,你不說就沒人知道了。」瀟兒急得臉都紅了。

「姑娘你先坐下,坐下坐下。」說著把瀟兒扶坐下,那雙手就在瀟兒的腋下,肯定是摸到瀟兒的乳房了。他自己走到門口,打開屋門,把掐滅的煙頭扔了出去,又往外張望了一下,關門的時候順手插上了門。瀟兒卻沒有注意。

這個時候他想做什麼,我是清楚了,老東西起了色心。他準備怎麼占瀟兒的便宜呢?想著這些,我的小弟弟硬了,和在火鍋城的感覺一樣,好刺激,於是決定再看看。

這時我突然發現屋後面又過來兩個人。什麼人?壞了老東西的好事,也使我失去了這次享受刺激的機會?仔細看,是那兩個跟著我們的外地遊客。只見他們輕輕的靠近屋子,蹲在木屋的後邊,順著縫隙往裡看。

他們肯定是剛才往前沒有看到我們,就轉身回來找,然後目睹了剛才的一切,就一直偷偷地跟著,看見我出去了,就繞到後邊偷看。看樣子他們沒有看到我又回來了,我蹲的石頭上看得見他們,他們卻看不見我。

這時屋裡又說話了:「姑娘你讓我放過你們,這樣被別人知道了,我可就丟了工作,我連老婆都沒有,再沒了工作。」

「不會的大叔,我們不會和別人說的,我們給你錢。」

「那可不行,那是犯錯誤。」

「那你要什麼大叔,能給你的我們都能給你。」這時候,我看到老東西有點激動,手有些顫抖。

「我……我。。你說的是真的。」

「嗯,大叔,你要什麼?」瀟兒以為他會提什麼物質要求。

「我……我……我要看看你!」

「看我,怎麼看我?你不是一直在看著我麼?」

「我老李這一輩子都沒碰過女人,姑娘你讓我看看你的身子,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啊,瀟兒聽明白了他的意思,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不行不行……我男朋友馬上就回來了,你。。你要幹什麼?」說著站起來退到牆角。

「別怕姑娘,我不是強迫你,就是看你說了要什麼都行,我就提這麼個要求,不勉強,你坐你坐。」老東西膽子這麼小,放棄了?

「一會兒你男朋友回來我打電話你們一起去指揮部,派出所解決。」老東西真夠孫子子的,他吃准了瀟兒害怕。

「不要啊,大叔,求求你了。」老東西不說話了,又點了根煙。瀟兒低著頭也不說話了。一會兒瀟兒說話了,

「大叔,你。。你要怎麼看?」

「嘿。」老東西詭計得逞了,陰笑一聲。

「姑娘不用害怕,我就想看看你的身子,讓我這把老骨頭死了也算看過女人的身子了。」

「我男朋友就要回來了。」

「他啊,這會兒還沒到山下呢,這一去一回,得五六個鐘頭呢。」原來老東西早就有打算,算算也是,下到山下再繞道前山,再回來,可不得五六個鐘頭麼。那就把我的漂亮女朋友借給你看看,我也正好滿足一下。

「快點,要不我就出去巡山了,順便跟領導彙報。」老東西繼續給瀟兒施加壓力,站起來往門那裡走去。

「好……好吧,不過你答應我只是看看,看過了要放過我們。」

「把上衣撩起來。」老東西並不回答就開始指揮了。瀟兒站起來,低著頭,慢慢把小吊帶撩了起來。

「奶子真不小,脫了脫了,我要看看。」老東西已經開始激動了,他那看過這麼好身材的美女。瀟兒也只好聽他的,脫下了小吊帶和胸罩,用雙手摀住乳房。

「呼……呼……」老東西的呼吸都加重了,

「手放開,手放開。」瀟兒慢慢的垂下了雙臂,低著頭,羞紅著臉。一對可愛的大奶子暴露在了老東西的面前,淺淺的乳暈,粉嫩的乳頭。老東西往前走了兩步,一隻手插進了自己的褲襠裡,褲襠高高的翹起。

「姑娘,讓我幫你解開褲子成麼?」說完也不等瀟兒表態,就走了過去。瀟兒啊的尖叫了一聲,抱著雙臂退倒了牆邊。

「別……別害怕姑娘,我就幫你解開。」說著就走到瀟兒面前蹲了下去,雙手微微顫抖著扶助了瀟兒的膝蓋。這時瀟兒抱著胳膊擋住乳房,用驚恐的眼神看著他。老東西的手順著瀟兒的大腿慢慢地向上撫摸,摸到瀟兒的屁股時候,突然用力捏了一下。瀟兒又是啊的一聲驚叫,身子一震。

「這大屁股,真有彈性。」老東西現在的舉動已經超出了剛才說的只是看看,可是這時候瀟兒想的就是它能放過我們,肯定是腦子裡亂成一團麻了。老東西開始解瀟兒的仔褲扣子,拉開拉鏈,一下就把瀟兒的褲子褪到腳脖脖子。嚇得瀟兒只能是尖叫。

「這小褲衩,這麼小。」老東西站起來對瀟兒說:

「這是什麼褲衩?」

「這……這是丁字褲。」瀟兒咬著嘴唇說。

「都脫下來吧,脫下來給我看看。」瀟兒只得又慢慢的褪下了紅色的T-BACK交給老東西,然後抱著胳膊蹲在地上。老東西這時候坐到一個椅子上一邊看著T-BACK一邊說:

「站起來啊,害什麼羞阿?」瀟兒慢慢站起來,雙手垂下。

「你這褲衩都濕了,你這姑娘下邊尿了啊?」瀟兒聽了恨不得把頭紮到地裡。早上出發前被我挑逗就沒有滿足,買票的時候又被那兩個遊客挑逗了半天,再加上現在裸體站在被一個陌生男人面前,瀟兒的小穴不由得她,分泌出大量的淫液。現在她只有夾緊了腿。

「轉過去,讓我看看你的屁股,剛才你在外邊撒尿的時候我都沒看夠。」這老東西原來是看完我女朋友撒完尿才出來制止,剛才已經過了眼癮。老東西解開自己的褲帶,把褲子也褪了下來,露出老處男的大雞巴,又黑又粗,用手套住開始上下活動,看來這老東西就是靠打手槍過的這些年。

「比老孫那老婆漂亮多了,每回偷看老孫跟他老婆打炮,自己擼,哪有看著這樣的姑娘擼著舒服,呼……。。」原來這老孫子也偷看別人打炮。

「姑娘,屁股翹起來。」他還在指揮瀟兒擺姿勢。瀟兒看到他在打手槍,見他也沒有動手,也只好按他說的做。擺了幾個姿勢以後,老東西又說了:

「姑娘,坐到床上去,我想看看你的小逼。」說著,他自己站起來穿上了褲子。這老東西到底要做什麼,手槍也沒打完,怎麼就穿上褲子了呢?我也看不懂了。瀟兒看他穿上褲子就坐到床邊,按他說的,把腿分開了踩在床沿,擺成個M型。這樣正好正對著我偷看的洞。老東西湊了過來,

「粉色的,我還以為女人的逼都是黑的呢。」老東西說著粗話,品評著瀟兒的小穴。這不是廢話麼?我的女朋友能和他看過別人的老婆一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