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女友

難道是……那個服務生膽子也太大了,他敢上車麼?心裡想著,一個陌生男人突然出現在衣冠不整的瀟兒面前,淫笑著……心裡這樣想,小弟弟竟然高高的翹了起來,這難道就是暴露自己女友的那種變態快感心理?轉念一想,如果真是這樣,瀟兒肯定會大叫的,怎麼沒有動靜呢?我悄悄的靠了過去,車上沒有人,瀟兒的胸罩扔在車後座上,瀟兒去哪里了呢?這時我聽見灌木叢後邊綠化帶中的幾個大松樹那邊有人說話的聲音,於是我靠了過去。

借著從路上照過來的昏暗燈光,一副讓人血管噴張的畫面出現了。

瀟兒的連衣裙象剛才在車裡我弄的那樣,往上翻起罩住了頭,而且在頭頂上還系了起來,這樣她自己就沒法解開。

雙手撐著一棵松樹,彎下腰去,白白的大屁股撅的老高,兩條玉腿分開,D罩杯的大奶子垂下來,晃來晃去的。

一個服務生蹲在瀟兒的後邊,在舔著她的小穴,嘖嘖作響。

瀟兒由於被蒙著頭,再加上她叫床一直是很矜持的,老是咬著嘴唇的哼唧,所以聲音並不大,加上這邊根本沒有人,所以那個男也很大膽。

「嗯。。。嗯。。。好癢啊,老公你弄得我好癢,老公你好壞。」

瀟兒含含糊糊的呻吟著。

我一聽,就知道瀟兒肯定把那個男人以為是我了。

正要出去制止,可是突然覺得很刺激,網上的淩辱女友那種感覺親身體驗,有一種另類的快感,刺激戰勝了理智,決定躲在陰影裡再看看。

那個服務生一隻手扒著瀟兒的屁股,一隻手伸到前邊摸著瀟兒的大奶子,不時用手拍打瀟兒的屁股。

這小子,老子都沒捨得打一下,你還真下的去手。

「好疼,老公,別打我,嗯。。。嗯。。。」

這小子舔的漬漬的響,聲音挺大,看來瀟兒那裡一定是淫水流成河了。

這樣子可不像個性冷淡啊,難道是昨天晚上我喚醒了她的天性?

「老公不要舔那裡,那裡髒,哦。。。老公不要。。。」

那小子一定是在舔瀟兒的屁眼。

「老公,好癢,裡邊好癢。。。嗯。。。。」

瀟兒繼續支支吾吾的呻吟,那個服務生也不出聲,只是在哪里吸著瀟兒的淫水。

一會兒,那服務生站了起來,解開了自己的褲帶,把自己的褲子退到腳脖子。

一個又黑又粗的雞巴霍然挺立,別看這小子乾瘦巴巴的,他弟弟的個頭還真是可以。只見他,把龜頭放在瀟兒的陰戶上摩擦。

這時候,我要不要出去?瀟兒我可是才開的苞阿,就這麼便宜了那小子,可是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陌生人幹得感覺,真是很刺激,原來我有這種癖好。

就在我還在思想鬥爭的時候,瀟兒呻吟著:「老公,嗯。。。嗯。。。」

那個男的用他的雞巴在小兒陰戶上摩擦了幾下之後不動了,就那樣待著,一動不動。

我正在奇怪,難道是發現我了?就聽見瀟兒又呻吟了:「老公別停,我那裡好癢,快,動阿!老公我要」

瀟兒說完這句,就見那服務生腰往下一沉,「啊。。。」

瀟兒一聲叫,大雞巴整根插入瀟兒的小穴。

瀟兒的陰道不長,那一下一定是頂到她的子宮了。

「老公。。。啊。。。好熱,你的那個好熱。。。哦。。。」

瀟兒還不好意思,她只叫男人的雞巴是那個。

「快一點。。。我好舒服,啊。。。好熱」

那個服務生抱著瀟兒的大屁股,從後邊快速的抽插,每下都很用力。

我看著看著,情不自禁的把手伸進了褲子,掏出自己的雞巴,套弄起來。

唉,本來想著給別人進行現場直播,結果現在變成了看著別人操自己的女朋友我在打手槍了。

那個服務生抽插了有五分鐘,突然也拱下身去,雙手抓住瀟兒擺動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老公。。。你好厲害,我好舒服,啊。。老公老公。快,哦。。。啊……」

瀟兒被幹的都有些胡言亂語了。

突然那個服務生哼了一聲,雞巴緊緊的往瀟兒陰道裡一挺,屁股抖動了幾下,他射精了,而且是內射。

瀟兒也是一聲「啊。。。老公好燙。。。」

接著雙腿顫抖,站不穩跪在了草地上,瀟兒也被幹到了高潮。

雞巴滑出了小穴,一股白白的精液從瀟兒的陰道裡流了出來。

看著女友的陰道流出別人的精液,一種強烈的快感沖到了我的大腦,我也射了,只是我的精液射在了空氣裡。瀟兒在草地上喘著氣,還沒有從高潮的刺激中回過神來。

那個服務生穿起了褲子,我趕快閃到灌木叢裡。

那個人傳身跑開了,跑的時候,回過頭來,往我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他發現我了麼?那他膽子也太大了。

還是趕快去看看瀟兒,我跑了過去解開瀟兒頭上的衣服,發現原來瀟兒的雙手被她自己的那條白底紅點的內褲繞在一起了。

我心想,這小子還真有點詭計。

瀟兒看見我,攥起小拳頭,就捶我的胸。

「你真壞真壞,要是被別人看見怎麼辦啊?你這個大色魔。」

看來瀟兒真是把那個服務生當成我了。

「那你為什麼下車?」

我自然不能說破,只好試探的問問。

「還不是等你半天都不回來,我想去方便一下麼,又沒車鑰匙,也沒法去找你,只好在樹這裡湊合一下了,你回來還嚇人家,把我的內褲扔到草地上,自己卻躲起來,我去撿的時候你就過來撩起人家的衣服,然後非禮我。」

原來如此,這小子還是真有心機,他也知道我會去找瀟兒內褲了,就設計讓瀟兒誤以為是我回來了。

這不真成了小龍女被尹志平騙奸了麼?不過這小子膽子也真大,他就不怕我回來麼?「你發什麼呆啊?壞蛋」

瀟兒見我有些發呆,氣嘟嘟地說道:「人家腿都疼了,你抱我去車裡。」

我趕快抱起瀟兒,上了車,把她送回了家。

她進家門之前和我說:「你這個色情狂,這次如你願吧,你以後要是對我不好,我就吃了你,哼!」

「好老婆,我一定一輩子對你好的,快去休息吧。」

好不容易把她哄回家了。

我卻一腦子疑問,怎麼瀟兒從性冷淡就一下變成性亢奮了呢?就因為不是處女了?還有那個服務生,跑之前回頭看我一眼,難道他知道我在偷看。

還有他怎麼敢那樣做,不怕我突然回來麼?哎呀,我都暈了!

二.改變

自從瀟兒被火鍋城的服務生幹了以後,一個最大的疑問使我不解。

瀟兒因為泌乳素分泌高影響性腺,導致性冷淡,所以在被我開苞之前一直是處女。

可是那晚在火鍋城被陌生人幹的表現,絕對不像啊。

第二天到單位,查閱了大量的資料,又和內分泌課科的同事瞭解了一下,終於解開了迷團。

泌乳素對性腺的影響會造成人體性冷淡和性亢奮,原因是因為會影響雌性激素和雄性激素的分泌,而通過人為的雌性激素和雄性激素的攝入,會使人體由性冷淡變成性亢奮。

具體改變的辦法就是通過人體外部對雄性激素的吸收,和體內攝入定量的雌性激素,整體提高人體內兩種激素的水準,而兩種激素水準的提高,又會加速泌乳素的分泌。

原來上次瀟兒生病住院,治療的藥物中含有雌性激素,這樣她體內的雌性激素攝入量已經提升,而她的性冷淡沒有改變是因為沒有雄性激素的吸收。

正是前一晚我和她做愛,射入他體內的精液中含有大量的雄性激素,所以改變了泌乳素對她性腺的刺激,才使她那晚變成了性亢奮狀態。

而且,因為泌乳素的分泌,使瀟兒不會懷孕,只有在泌乳素恢復正常水準,她才會排卵。

這下好了,以後每次都可以內射,連套子都省了。

整整一下午,我都在考慮,瀟兒這麼漂亮的女孩,如果做一個冰美人,簡直是暴殄天物。

一個想法在我腦海中誕生了,改造瀟兒的體質,這樣我和她的生活一定會豐富多彩的。

晚上見到瀟兒,沒和她說這些,這些讓她知道,她心情也會不好,而且我的計畫就不一定能順利實施了。

晚上吃完飯,帶著她去散步。邊走邊聊天,我給她講了幾個黃色的笑話,羞得瀟兒小臉通紅。這些細小的變化,當然都在我的觀察之中,如果一個女孩是性冷淡,就不會對黃色笑話有這樣的反映了。

雌性激素可以吃藥攝入,雄性激素的攝入就難辦點了,不過兩次內射的精液,就起到這麼大的作用,效果還是很喜人的。

沒過幾天,瀟兒的媽媽要出國去開會,家裡就剩瀟兒一個人了。

這裡說一下,瀟兒是單親家庭,她媽媽從小把她和姐姐帶大,所以瀟兒對男人有種特別的依賴,有點所謂的戀父情結吧,這也是我用無微不至的照顧能把她追到手的原因。

瀟兒的媽媽是個高級工程師,這次要去美國參加一個研討會,她的姐姐已經嫁人了,所以這兩個月家裡就剩瀟兒一個人。

他媽媽臨走的時候還囑咐我要好好照顧瀟兒,我心想了,一定好好照顧,正好利用這兩個月好好改造一下瀟兒的體質。

這兩個月我和瀟兒也算是能短時間同居了,我從醫院拿回雌性激素的藥,每天都偷偷給瀟兒喝下去。至於雄性激素的問題,只好靠我自己解決。

每天晚上我們都做愛,每次都直接內射,這樣最利於她吸收雄性激素。可是我又不是鐵打的,精液這東西也是有個量的,一個月下來,我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但是對瀟兒起到的效果很明顯。

現在她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每次我們做愛,都要把床單弄濕一大塊。

偶爾我也給她看一些色情網站,開始她很不好意思看,慢慢也就能接受了。

瀟兒對待性的認識逐步加深了,不過有些東西他還是接受不了,例如口交,她就是覺得那個地方不乾淨,堅決不給我口交,我也沒辦法勉強,慢慢來吧。

週末的時候,我決定帶瀟兒去爬山。

早上醒來,我看見瀟兒光著屁股趴在床上睡的正香。

昨天晚上又是一張大戰,乾涸的精液還粘在瀟兒的陰毛上。

撫摸著她光滑的身子,小弟弟不自覺的又站立起來了。

伸手摸向瀟兒的小穴,沒兩下,瀟兒的陰道就分泌出淫液,努力真是沒有白費。

得意間,便插入兩根手指開始抽插,另外一隻手探入瀟兒身下,施展捉奶龍爪手。

沒弄幾下,把瀟兒給弄醒了。

「壞老公,你又擺弄我,啊……」瀟兒開始呻吟。

「老公,你好壞,我的小妹妹又濕了,嗯……老公,啊……我想要了。」說著,伸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開始套弄。

一個小美人,赤裸著身子,抓著你的命根子,神仙也受不了啊。

於是翻身上馬,提雞巴就刺入我可愛的小龍女的陰道,幹了起來。

突然,大腦中僅有的一點理智閃過,今天還要爬山呢,這再做一次,今天就在家休息了吧。

於是果斷拔出,這時候瀟兒正在陶醉中,啊,噢的呻吟著呢,突然下體就空了,這哪受得了。

「老公,嗯……來啊,我的小妹妹好癢,快啊,怎麼了?」現在的瀟兒經過這一個多月的薰陶,已經在叫床上面進步了許多,當然一些下流的話還是說不出口。

「寶貝,今天我們要去爬山啊,要節省點體力啊,要是再做一次,那還爬什麼山啊,床都下不去了。」

「老公,不要,你快來,我好想。」

「聽話老婆,晚上回來我讓你好好舒服,別鬧了,快起床,我們都該走了。」說完我趕快躲到廁所,就怕自己的意志不堅定。

瀟兒哼哼唧唧的磨蹭半天,見我都洗漱完畢,也只好起來了,開始穿衣服。

瀟兒穿了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包裹著她又園又翹的屁股,誰看了都想捏一把,裡邊穿了一條紅色T-back,是我給她買的。

以前她可不會穿這樣的內褲,我哄她說這樣穿緊身的褲子看不到痕跡,她才聽話穿了的,上身穿了一個白色的小吊帶,整個身材玲瓏有致。摘掉眼鏡,就是劉亦菲。

帶這樣的女友出去,真是太讓別人羨慕了。

開車出發,一個小時到達山腳下。

因為是週末的原因,今天的遊人很多,門口買票入口的地方擠滿了人,一點秩序都沒有。

「老公,人太多了,天氣又這麼熱,真不應該來。」瀟兒撅著小嘴嘟囔著,看來是還對我早上沒有滿足她表示不滿。

「只是門口這裡人多,這是森林公園,裡邊大著呢,而且山上樹多,特別涼快,一會兒你別喊冷就成。」我趕快解釋:

「老婆,我帶你來的一定是好玩的地方。」

「嗯,相信老公。」瀟兒是不會掃興的。

我拉住瀟兒的手,怕人多給衝散了,擠向售票口。

今天人是真多,我們艱難的一點點往裡挪動身體。

「老公,老公。」瀟兒湊到我旁邊叫我。

「怎麼了?」

「那兩個人老擠我,特討厭。」我順著瀟兒的目光看去,兩個外地遊客模樣的人,正往瀟兒身邊湊呢。

我心想,這一看就是趁機佔你便宜的,你這麼好的身材,長得又這麼漂亮,你要是不是我女朋友,我也會湊過來擠擠的。

當然嘴上不能這麼說,趕快勸她:「沒事老婆,人這麼多,誰能保證不擠到誰啊?你拿好手機,別丟了。」

「哦,知道了。」瀟兒趕快用一隻手摀住褲兜裡的手機,由於另一隻手被我牽著,這樣那兩個人擠過來,瀟兒就沒有手擋了。

我又可以滿足一下自己的變態刺激心理了。

兩個遊客身高差不多,一米七左右,一個胖一些一個瘦一些,他們一前一後把瀟兒加在了中間。

胖子在瀟兒前邊側著身子,胳膊擠在瀟兒兩個乳房中間,前後蹭來蹭去。

瘦子站在瀟兒的身後,面對著瀟兒,緊緊地貼著,胯部還在扭動著,一看就知道是在用雞巴蹭瀟兒的屁股。

我假裝往售票口張望,其實眼睛一直在盯著他們。

瘦子蹭了一會兒,便用手攬住了瀟兒的腰。

由於大家擠的都跟沙丁魚罐頭似的,誰也不會去注意的,瀟兒被夾在中間,也動彈不得,又不好意思出聲,把臉憋得通紅。

這時我看清原來瘦子是想把手從前面伸進瀟兒的褲子裡,瀟兒急得也是只扭,再加上瀟兒穿的是緊身的牛仔褲,所以瘦子一時並沒有得逞。

只是這一扭來扭曲,瀟兒的吊帶衫倒是上去了不少,加上她穿的褲子又是低腰的,裡邊的T-BACK露了出來。

瘦子直接抓住內褲的邊上,往上拉。

「嗯……」我聽到了瀟兒好像呻吟了一下。

肯定是丁字褲下邊的那一條線已經深深的嵌進她的小穴了,我想這時候瀟兒的小穴一定又是洪水氾濫了。

瘦子自然是聽到了,就一下一下的拉動瀟兒的內褲。

「嗯……嗯……」瀟兒低下頭輕聲地呻吟著。

那個胖子倒還是在前邊蹭著瀟兒的肥乳。

這要是被邊上其他的人發現就不好了,我趕快拉著瀟兒買了票,擠出人群。

瀟兒低著頭,趕快把衣服拉了下來,臉上有還沒散去的紅暈。

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拉上瀟兒走進大門。

因為這裡的頭是我爸的老部下,所以從小我就經常來,對這裡的地形是爛熟於胸。

本來可以找人直接進來的,但是一想還要搭人情,所以還是自己買的票。

我帶著瀟兒沒有順著大路去爬,哪裡人太多,我們繞到後山,開始爬。

後山只是路不是太好走,全是參天的大樹,有些大石頭,坡度也陡。

所以走這邊的人很少,有也是繞道這邊看看,很少有從這邊往上爬的。

準備開始爬之前,我和瀟兒在一塊大石頭上坐著喝水。

「怎麼樣老婆?這裡人少了吧?」

「嗯,這裡真安靜」

「老婆多喝點水,一會兒爬山別脫水了。」

「好的老公,我們一起喝。」說著瀟兒把水就給我遞了過來。

真是個體貼的女孩,我美滋滋地喝著水,突然發現在門口那兩個遊客,也到了後山,在遠處鬼鬼祟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