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女友

一.矛盾

我的女朋友叫瀟兒,今年24歲,身高167,體重48kg,三圍32D、23、33。

因為長得特別像劉亦菲,所以她的朋友都叫她小龍女。

我第一次見到她時,真的以為是劉亦菲呢,只是多帶了一幅小巧的眼鏡。

從那時開始,我就開始窮追猛打,雖然那時候她有個男朋友,而且已經交往二年了。但是在我溫柔的密語,浪漫的甜言,時常的驚喜輪番攻擊之下,終於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

可能是因為覺得心理上不能接受自己移情的事實,她也沒有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但是不久她生了一場病,住進醫院,恰巧我就是哪所醫院的內科醫生,機會突然出現,怎能輕易放走,我大獻殷勤,無微不至到照顧,送飯買水,陪著散步。

終於在她出院的那天,他說出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就這樣,漂亮女友投入我的懷抱。

在交往了一段時間之後,有一天,他的家人晚上去上夜班,我留宿在了她家,就是那晚,我得到了她的身體,讓我驚訝的是她居然還是處女,他的那個男朋友和他交往那麼長時間居然兩個人都沒有做過愛,讓我撿了個大便宜。

我問她因為什麼,她說和以前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她對性這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那個男人也是幾次想做,但是她沒表態,那男的也沒有強迫。

聽了這些話,我這個汗顏,剛才可是半強迫的做了啊,感覺自己太禽獸了。

但轉過來想,這不是早晚的事麼,唉,做都做了,就這麼地吧!第二天上班,無意中看到她的住院時候的病歷,一項化驗結果顯示,她的泌乳素分泌高。

這泌乳素會影響性腺造成性冷淡,或者性亢奮,不育等等。

謎底揭開了,這就是她還是個處女的原因,她因為泌乳素分泌偏高,導致了性冷淡。

晚上下班去接她,也沒和她說這些,免得影響她的心情。

送她回家的路上,趕上堵車,堵得一塌糊塗,我們聽著音樂,慢慢往前挪動著車子。

「老公,今天我好累哦,一天都沒精神。」

「怎麼了,小龍女姑姑?沒有休息好?」

我開玩笑地逗她。

「討厭啦,你還問我,還不是因為你昨天……」

這時候,我看到她的臉紅了,小女生不好意思了。

「那你睡一會兒吧,看這樣子還要堵一段時間呢。」

「嗯,那老公你慢慢開,我就眯一下。」

不大會兒工夫,瀟兒睡著了,看來是真累了,我接著一點點往前蹭,走走停停。

我把手搭在了瀟兒的腿上,今天瀟兒穿的是條棕色連衣裙,裙子不長,隨之她睡覺的姿勢,白白的大腿都露出來了。

看著看著,我的小弟弟起立了,趁著堵車,摸摸我的小龍女,過過癮吧。

我慢慢地把她的裙子撩了起來,哇,白地紅點的棉質小內褲,好可愛。

我輕輕地隔著內褲碰了她的小穴一下,她「嗯」了一聲。

嚇了我一跳,趕快把她裙子放了下來,傳過頭去,假裝往前張望。

其實在用眼光偷偷看她。

瀟兒並沒有醒,只是往下挪動了一下身子。

虛驚一場,繼續上鹹豬手。

撩開裙子,由於剛才她身子往下錯了一些,dfjstory.com腿頂到了前面的儲物盒,自然的兩腿分開了。

我用手繼續往小穴摸去,卻摸到粘粘的。

低頭一看那,瀟兒內褲的襠部全濕了,由於是棉質內褲,所以濕了好大一片。

我用手沾了聞了聞,沒有什麼異味,有些拉絲,是陰道分泌物,這個小丫頭發情了!我剛把手伸進瀟兒內褲,突然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抬頭一看,我的車正好和一輛公共汽車並排,我的汽車又沒有貼隔熱膜,車上的人全都再看著我的車裡。

一個小美女,裙子被拉了起來,內褲裡有個男人的手。

當時那個感覺,無法形容,趁著前面車子啟動,趕快甩開了公共汽車。

心裡的感覺怪怪的,不過小弟弟倒是硬梆梆的,應該是刺激大過了理智。

瀟兒的電話響了,她一下驚醒,小臉紅撲撲的。

還好這時候我已經把她的衣服恢復了原狀。

電話是她媽媽打回來了,也是因為堵車,所以沒來得及做飯,叫我在外邊吃了再回去。

「老婆,那我們去那吃。」

「我不想吃了,還是回家去吧。」瀟兒說。

我知道她的原因,肯定是因為內褲濕濕的,想回去換一條,那能讓你個小丫頭得逞。

「阿姨都說了,沒做飯,晚飯不能不吃啊,聽話,我帶你去吃火鍋。」

說完,不容瀟兒反對,直接開車奔向火鍋城。

一路上,我也在想,她應該是性冷淡啊,怎麼突然發春了呢?是什麼因素影響她的呢?明天要好好去查查。

瀟兒呢,一路上也不說話了,緊緊地夾著雙腿,低著頭不說話,我假裝不知情的問:「怎麼了瀟兒?不舒服了?要不我們不吃了回家吧?」

「還是去吧,都快到了。」

我就知道是這樣,故意說要回去,瀟兒很體諒人,肯定會順著我。

找到座位,這裡的座位是帶隔板的小卡座,我和瀟兒並排坐了下來。

瀟兒吃東西的時候明顯的心不在焉,肯定是在想著自己濕濕的內褲。

這時候,我瞥見餐廳的一個男服務生,一直在偷偷的看瀟兒。

也是,這樣可愛的小美女,誰不多看幾眼呢?這時,一種惡作劇的想法在我腦子中產生了。

我摟過瀟兒,「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瀟兒的小臉又紅了,女孩都愛聽誇讚的話。

她低頭不說話,雙腿夾得緊緊的。

「瀟兒」 我突然叫了她一聲。「嗯」瀟兒抬起頭看著我,我直接吻上了她的唇,用手扶助了她的頭,這樣她連躲都躲不了。

我直接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裡,親的漬漬作響,不過在這樣的火鍋城裡,又是帶隔板的小間,沒人會注意一對小情侶親熱的。

一開始瀟兒的雙手在推我,可是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她的雙手抱住了我。

我的手慢慢的撩起了她的連衣裙,她連忙用手擋住,「別這樣老公,好多人呢。」

「沒事的寶貝,沒人會看見的,有隔板擋著呢,我們又坐在角落裡。」

接著馬上又親上她,順手就把她的裙子撩到了肚子上,用手指隔著內褲輕輕撫摸她的小穴。

我用餘光偷偷看到那個服務員一直站在一個柱子邊上偷看。

沒摸一會兒,她的小內褲襠部就全都濕透了。

我輕輕拉開內褲,露出瀟兒粉嫩的只被我幹過一次的小穴,一下子湧出好多的液體,仿佛洪水打開了閘門,都留到椅子上。

「啊,老公,你把人家弄成這樣了,哦。」

瀟兒在我耳邊輕聲地呻吟,害怕被別人聽見,所以咬著嘴唇忍者輕聲的叫著。

我繼續用右手撥弄她的陰蒂,左手從裙子底下伸了進去,揉搓她的小乳頭。

這時我突然發現一直在那邊偷看的服務生不見了,這大好的景色他居然錯過了,我都替他惋惜。

咚,我們對面的卡座裡輕輕響了一聲,很輕微。

瀟兒此時正興奮著根本沒有注意,我卻聽得清清楚楚。

今天這裡的客人並不多,我們坐的又是角落,邊上的那個卡座裡不應該有人。

我往前稍稍探了下身子,看到了奧秘。

原來我和瀟兒坐在了一邊,對面的椅子空著,這種卡座的椅子靠背就是隔板,靠背和座椅之間有個五釐米的空隙。

就在那顆空隙裡,有一雙眼睛,原來那個服務生躲在了那裡。

這樣瀟兒兩腿之間就被他看得清清楚楚,這小子爽了。

我的手可沒有停,瀟兒趴在我的身上,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啊,哦,老公,不要了,我們走吧,我忍不住了,好丟人啊,哦。」

這畢竟是在公共場所,弄出太大動靜是不太好,就把手拿了出來,瀟兒又趴在我身上喘了一會兒氣,才做正了身子,趕快把裙子放了下來。

唉,這時候我都能感覺到對面那個小服務生一定非常失望。

「老公,都怪你,全都。。。全都濕了。」

瀟兒低著頭輕聲說,:「好難受啊,都。。。都粘上了。」

「那就脫了吧。」

「不行,太難為情了,要是不小心被別人看到可怎麼辦?」

還不小心,我心想,你都被別人看了半天了,可是嘴上可不能這麼說,我還準備送那個小服務生一個禮物呢。

「沒事老婆,天都黑了,我們直接回家了,沒人看得見,你脫了吧,這樣穿著多難受,對你身體也不好啊。」

瀟兒禁不住我的鼓動,站起來準備去廁所把內褲脫了,我把她拉住。

「就在這脫吧,沒人看得見,你去廁所脫,一會兒你用手拿著走回來啊?」

「哦。。。。好吧,那你不准偷看,幫我看著有沒有別人看見。」

這可真是,你脫個內褲你男朋友不能看,陌生人倒是來個近距離直播。

我無奈地站起身,這樣更可以清楚看到對面隔板下面的那雙眼睛,由於離得很近,我們說的話,他應該大部分都能聽見。

我想他這時候一定是小弟弟暴漲了。

想著女朋友在脫內褲,一米多距離的地方就有個陌生男人在目不轉睛地盯著,我也快爆發了,恨不能馬上把瀟兒拉過來好好幹一頓。

「好了老公,你坐下吧。」

我坐下看著瀟兒手裡拿著小內褲,不知道放在哪里好:「老公,這個,這個怎麼拿啊?都濕濕的。」

「先放在邊上吧,用你包擋著,一會兒就幹了。」

我看見桌子上有幾團攢成團的面巾紙,一看就知道是瀟兒剛才擦拭小穴的。

我們又胡亂吃了一些,期間我掃視了幾次對面的隔板,那雙眼睛依然還在目不轉睛地看著。

吃了不少羊肉,又經過剛才那麼刺激的插曲。

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結了帳。

拉上瀟兒,替她拿起包,匆匆走出火鍋城。

這時候瀟兒在忙亂中忘了她放在一邊的小內褲。

其實這也是我預想的,就把它送給那個小服務生把,還有那幾張沾滿瀟兒淫液的紙巾。

想想晚上那個小服務生,一定會拿著瀟兒的小內褲套著自己的小弟弟打手槍,我就興奮得不得了,恨不得現在就把瀟兒就地正法。

匆匆走到車邊上,由於我們來得比較晚,我們到的時候車位已經沒有了,我們把車停在了火鍋城後邊得一片綠化帶邊上。

我們出來的時候,周圍已經一輛車都沒有了,這裡只有幾盞小路燈,一個人都沒有,邊上就是半人高的灌木。

「瀟兒,這裡好安靜啊,我們在車裡坐會兒吧?」

「這裡我好怕,我們還是走吧。」

瀟兒顯然不想在這地方帶著,但是我現在就想在這裡幹瀟兒,要不送她回家啊,他媽媽在家,晚上我又只有回家打手槍的份了。

現在有這麼好的條件怎麼能錯過。

「就坐一小會兒麼,有我在你還怕什麼?」

說著我打開車的後門,瀟兒是個很為別人想的女孩,有的時候寧可違背自己的意願,她見我堅持,也沒再多說什麼,就坐了進去,我也跟著坐了進去。

就在我坐進車裡的一剎那,我看見邊上灌木叢裡有個人影一晃,借著路燈昏暗的光,我認出衣服是火鍋城的服務員穿的,難道是那個服務生跟了過來?不管他了,叫他看點更過癮的也無所謂,一邊看著小美女被幹,一邊拿著小美女的內褲打手槍吧。

到了車裡我抱著瀟兒,輕輕的親她的耳朵。

手就順勢又摸向了她的小穴,才這一會兒工夫,瀟兒的小穴又洪水氾濫了。

「啊,老公,你好壞,你把我騙到車裡就是要占我便宜,啊。」

我也顧不上跟她說話了,把她裙子整個撩了起來,解下了她的胸罩。

瀟兒D罩杯的大奶子跳了出來。

這時候,車外邊的灌木叢中一個頭正看著我的車裡,由於灌木的高度正好到我的車門,所以他借著路燈的光,把我車裡的情況看了個一清二楚。

我把瀟兒的連衣裙蒙著她的頭,把她身子搬向那邊,這樣省的叫瀟兒發現有人偷看,也可以叫那小子看瀟兒白嫩的大奶子。

瀟兒雙手撐著身子,也沒法去拿開連衣裙,加上她這時候也被我摸得正興奮,光顧上叫了。

「啊。。。老公,輕一點,哦。。。嗯。。。」

瀟兒也還是不能很放開,一直是咬著嘴唇在家呻吟。

突然,瀟兒猛地抬起身子轉了過來,「不要了老公,壞了。」

這一下嚇了我一大跳,我以為他發現了車外邊偷看的人呢。

「怎麼了,瀟兒?看到什麼了?」

「內褲,我的內褲忘了拿了。」

我長出一口氣,「忘拿就算了吧,不要了。」

「不行,要是被別人看見了,難為情死人了。」

「別人看見也不知道是誰的,每天這麼多人去吃飯,誰知道是誰的啊。」

「不行,一定要去拿,老公。」

「好吧好吧,我去幫你看看,你在車裡等著吧。」

正在興頭上,突然被打斷,小弟弟也沒了生氣,只好出去給她到餐廳看看。

結果早就知道,肯定是沒有的,不過為了不讓瀟兒懷疑,還是要跑一趟的。

回到餐廳,裡邊的服務生馬上迎過來,問我有什麼事情,是不是什麼東西忘在這裡了。

我又不能說女朋友的內褲忘了拿了,只好硬著頭皮說:「我剛才一個電話號碼記在張紙上了,忘了拿了,回來看看。」

服務員馬上帶著我到剛才做的卡座,那裡已經收拾乾淨了。

「這桌是小史負責的。」

領班馬上幫著找。

這時候別的服務生過來說那個小史說肚子疼去廁所了。

我心裡想,那個小子肯定是拿了瀟兒的內褲,然後跟著藉口肚子疼,跟著我們去偷窺了。

「先生,你稍等,我們叫人去找他問問。」

領班過來和我說。

「算了吧,也不是很重要,不找了。」

說完,我轉身準備走了。

「先生請稍等,您在我們這裡用餐給您成了麻煩,對此我們給您道歉,為了表示我是我們的歉意,我們送給你一張我們這裡的優惠卡。」

我一想,也不錯,反正經常來,不要白不要。

就跟著領班去去收銀台拿優惠卡,填寫客人資料。

拿著卡往車哪里走,找東西加上填資料,這一耽誤有二十多分鐘,估計瀟兒都等急了。

轉到後邊,遠遠的我就看到,車門打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