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無價

曉郁忽然感到身子一輕,就被家育抱了起來。因為小育怕摔下來所以雙手雙腳都緊緊的勾在家育身上,加上他的體重非常輕盈,所以家育抱的很輕鬆,如虎添翼的加速擺動讓肉棒再小育的體內全力衝刺。由於有曉郁體重的助力,肉棒每一次的插入都直至沒柄,龜頭次次探開子宮頸,深入子宮內部。

「喔…!二姐,你裡面還是這麼緊…!」

「啊…你…每次…啊…都插的好…深…這樣我…很快就受…不了的…!」

「插的…越深…就代表我愛你越…深啊…」

「…那…姐要…你…永遠都…嗯…插那麼…深…」

「遵…命!」

家育和曉郁幾乎每次做愛肉棒都深入子宮,子宮頸早已習慣龜頭的闖關,不再讓曉郁感到疼痛,所以很快的就讓她達到高潮。深夜偷歡讓兩人不敢發出快樂的呻吟,加上激烈的抽插動作讓家育根本沒發現曉郁已經高潮,不但沒有減速,反而開始在浴室裏散起步來,讓曉郁的高潮一次接一次衝襲而來。

十幾分鐘後精液灌入子宮,曉郁已經來了六次的高潮,整個臉漲成桃紅色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趴在家育胸前直喘氣。家預坐在浴缸邊緣休息,兩條腿累的直哆嗦,曉郁坐在他腿上,半軟的肉棒還夾在他的穴裏。兩個人都沒有說話,靜靜的抱著對方聽著彼此的喘息聲撫摸著彼此的背,享受著性愛後的餘韻。

嘉雯做了一個很激烈的春夢,她夢見自己裸體。裸體出門、裸體擠公車、裸體上學、裸體回家。每換一個場景,就是一場或數場激烈的性愛,其實並不是完整的性愛,因為夢裏的對象們都只是對她上下其手或是口交,就像現實生活中的她一樣,沒辦法享受到男性生殖器官的侵入,讓她感到有些許的不足。

嘉雯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渾身是汗,全身的肌肉有點運動過後的酸痛感。下體有點濕涼的感覺,她身手一探…沒錯,是春夢造成的生理現象。她下床想去浴室清理一下身體,卻發現曉郁不在床上,她沒有想太多,逕自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浴室的燈是亮的,她心想曉郁果然是在上廁所。她並不急,所以沒有出聲催促,只是靜靜的靠在牆邊等著。家育和曉郁這時正在享受著性愛後的餘韻,所以並沒有發出聲響。

幾分鐘後,曉郁陰道裏的肉棒又開始變的堅挺,家育尷尬的和曉郁對望著。

「你…還想要嗎?」

「嗯,姐的魅力太大了。」

「可是時間已經不早了。」

「沒關係啦!我會很快的!」

曉郁不忍拒絕輕輕的點了點頭,家育高興的給了曉郁一個熱吻,因為她想速戰速決所以先抽出肉棒,然後扶曉郁躺在地上,讓曉郁的雙腳掛在自己的肩上,瞄準好洞口以後馬上長驅直入!家育猛力的抽送著,曉郁體內的精液經過快速的摩擦,很快的就變成了白色的泡沫充斥在兩人的接合處。

「啊……!這樣…好…強……!」

「姐,你忍一下…這樣會…快一點…」

嘉雯似乎聽到廁所裡有奇怪的聲音,她不自覺的靠近門邊,果然聽到了曉郁的呻吟聲,以她的經驗判斷,曉郁應該是在裡面手淫。可是那個啪啪的聲音到底是怎麼發出來的?她的耳朵貼上門,聲音更加的清晰了。他聽到了有節奏的啪啪聲伴隨著曉郁的呻吟聲此起彼落著,剛剛夢裏的情境還在腦海裏迴繞呢,現在又聽到妹妹的淫呼,嘉雯的小穴又癢起來了。

嘉雯偷聽著浴室裏的淫聲,在門外自慰著,這還是她第一次偷聽別人自慰呢,而且還是自己的妹妹,心裏感到莫名的刺激,手指按摩在陰蒂上也感覺特別強烈。

「啊…啊…好舒…服!…好強…你……好…棒…姐…愛死你…了!」

姐?…嘉雯心想,自己有時自慰也會幻想個對象和自己做愛,曉郁不知道是在幻想誰呢?還自稱姐…?不會是我們家的小弟們吧?這樣不是亂倫嗎?想到亂倫,自己的心忽然猛跳了好幾下,手裡也不禁揉的更用心了。喔…!禁忌的幻想…的確是…更讓人感到…興奮…嘉雯感到全身都熱了起來。

「啊…啊…好…好棒…你…又頂…進來了…不行了…姐…姐不行了……!」

「姐…你也夾…的我好舒服……」

嘉雯終於聽到家育的聲音了,就像電流劃過全身一樣強烈,這不是自慰,曉郁不是在自慰,她是和家育在做愛!她的腦袋裡面一片混亂,腦海裏又浮現剛才夢裏的情景,在夢裏,她裸體和家人吃早餐時就是家育在幫自己口交的!那時,家育蹲在餐桌底下,用手輕輕的按摩自己的小穴,而自己則在幫坐在餐桌上的卓明口交。接著家育改用舌頭舔弄著自己的穴口,甚至將舌尖探進陰道裏攪動。

「…喔…啊……要…來了…要來了……」

快節奏的攻擊讓曉郁很快的到達了高潮,她緊緊的抱著家育,節奏性的顫抖著,小穴裏也陣陣的抽動吸吮著,看到曉郁淫蕩的媚態,家育漸感不支,快感即將到達巔峰。

「我…我也快出來了…」

曉郁也感受到在體內膨脹到頂點的肉棒,讓正在高潮中的她倍感狂亂。

「給…給我……射進來…射…射給姐…快…啊啊…嗯………」

「姐…我來了……我要射了……」

雖然家育才剛射過一次,不過這次的量一點都不輸給上一次,滾燙的精液在小育的體內如泉湧般噴出,佈滿了子宮的內壁炙燙了小育的心。門外的嘉雯妨如感同身受般穴心一熱,和門內的兩人一同步向高潮了。

高潮過後嘉雯心中倍感空虛,她忌妒曉郁,她是妹妹耶!為什麼可以先自己一步體驗性愛的快樂?她也想要,她也希望有一個男性能深入自己的體內,她也想體驗滾燙的精液佈滿子宮的快樂,畢竟這是女性的特權啊!可是又有誰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呢?難道要和曉郁一樣和自己的弟弟亂倫性愛嗎?想深入一點這的確是安全可行的一個對象,更何況家育和兩姊妹並不是血親,就算和家育做愛也不能算是亂倫啊!

是的!她可以和曉郁一樣和家育做愛,她也可以讓家育在自己的體內射精,而且她現在就想要這麼做!於是她握住浴室的門把想開門進去和家育做愛,可是門是鎖著的,當然囉!畢竟做愛並不是像牽手擁抱一樣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做的事,當然要鎖門囉!更何況她們的年齡和身分也都不是適合作愛的情況,所以才要在夜深人靜下隱密的進行啊!

打不開門的嘉雯思路轉了一圈以後冷靜了一些,就算自己再怎麼想要也不能就這樣加入曉郁和家育之間啊!身為大姐的她以後要怎麼面對她們呢?而且如果被別人知道了該怎麼辦?

浴室裏的兩人就快要出來了,嘉雯壓下內心的情慾靜靜的溜回房裏,她心想一定得警告一下曉郁和家育,因為今天會被她發現她們的事,難保哪天會被誰發現啊。========================================================================

第六回 自由

嘉雯內心很掙扎,一方面她很想警告曉郁和家育的禁忌行為,另一方面她又很羨慕曉郁能和男性體驗真實的性交。但是身為大姐的她又不能就這樣加入她們之間,難道要用這件事情去威脅家育和自己做愛嗎?嘉雯不可能這麼做的!而且要是被父母發現了,那不就天下大亂了?嘉雯已經決定要想辦法警告曉郁和家育,可是東考慮西猶豫的她一直無法付諸行動,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這段日子在有心觀察下,嘉雯發現曉郁和家育兩人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在浴室裡幽會,而她也幾乎是次次到場偷聽兩人做愛的淫呼藉以手淫發洩。半個月後他發現自己在洗澡時手淫的習慣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深夜在偷聽曉郁和家育淫戲時手淫的習慣。

為了辦事方便,嘉雯並沒有穿內衣,只有在外面穿了一件大尺寸的襯衫充當睡衣。昨天晚上曉郁並沒有到浴室和家育做愛,所以嘉雯昨天也沒有機會手淫,憋了一整天的嘉雯一直坐立難安,好不容易等到曉郁偷偷的離開了房間,她先確認曉郁和家育都已經進入浴室之後,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尾隨而出。

她輕輕的靠在浴室的門前,裡面的兩人可能是因為也憋了一天,所以很快就有動靜了。嘉雯閉上雙眼聽著門內的聲響在腦海裡想像著門裡的動態,很快的就把自己投入到曉郁的角色裡了。

家育脫光全身的衣服在浴室裡等了曉郁有好幾分鐘了,一等到曉郁進門馬上就拉進懷裡深吻。他一邊吮著曉郁的雙唇,一邊脫掉曉郁身上的大T恤,一雙雪白的乳房馬上壓上家育的胸口。家育享受著曉郁柔軟雙峰的按壓,口中交換著彼此的津液,隨著熱情的上昇口中的津液似乎也越來越香甜了。

「家育,今天…我好想喔…」

「我也是啊…姊…」

嘉雯舔著嘴唇解開胸口的一顆鈕釦,將左手伸進去按摩自己的乳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手淫愛撫比較多的影響,她的乳房最近成長的很明顯,不但越來越豐滿,而且也越來越堅挺了,短短的一個月就從C罩杯提升到E罩杯了。

曉郁只穿了一件大T恤在身上,大T恤一被脫掉,她就變成一絲不掛了。一對赤裸的男女緊緊相擁扭動著,曉郁的雙峰在家育的胸口不斷的變形,家育的陰莖也在曉郁的腿間隨意的滑動著,曉郁的雙眼越來越迷離,體溫也越來越高,淫水開始從穴口分泌出來,沾濕了在穴外磨來磨去的龜頭。受到淫水潤滑的影響,龜頭在兩人的扭動擠壓下更是不受控制的到處竄動,一下鑽出兩人的小腹中間左右竄動,一下又鑽回曉郁的腿間在陰唇的夾縫間滑動著。

「姊…妳的小穴…好濕…好滑…好燙…單這樣磨…就好舒服…」

「姊也…好舒服…尤其是…磨到那裡…的時候…」

門外的嘉雯面對著浴室坐在地板上,兩腿張的開開的,小穴正對著浴室的門。她的左手依然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右手覆蓋在陰毛上,中指正在陰蒂上揉按了一陣子,接著她從穴口沾一些淫水過來幫助手指順利的揉動。

「家育…妳磨的姊…好舒服……」嘉雯在心裡說

「…姊…太舒服了…我…!我已經…忍不住了……快出來了…!」

曉郁一聽連忙掙開家育的擁抱,蹲下身子幫家育打手槍。

「沒關係…想出來…就出來…射在姊嘴裡…!」曉郁說完立刻將龜頭含進嘴裡

「對…!射…射出來…射在姊嘴裡…姊想要吃你的精液…!」嘉雯在心裡說著,嘴也張的開開的,彷彿真的要盛接家育的精液一般

曉郁的頭快速的移動著,龜頭在嘴裡進進出出的卻始終保持著半顆龜頭含在嘴裡的狀態,龜頭越脹越大,潤滑的津液不斷從馬眼裡冒出來,曉郁知道家育快出來了,她做好了迎接精液的準備。

「…唔………!」

家育扶著曉郁的頭,精液迸射而出打在曉郁的上顎然後佈滿了整個口腔,精液一陣一陣的射著,曉郁甚至可以從握著陰莖的手掌上感覺到精液的竄動,精液的射出太快太多曉郁來不及承受,有一股精液擠出了唇外灑落在地板上,曉郁連忙慢慢的拉出口中的龜頭以便有更多的空間可以盛接家育的精液,一直到只剩下馬眼還含在口中時,精液的射出才停止。

漏網的精液散發出的味道從浴室的門縫鑽出來,嘉雯嗅著精液的腥味吞嚥著自己的唾液,就好像在吞嚥著真的精液一般,隨著家育的射精,情緒高漲的她竟然也泄身了。

家育蹲下身子,見證著自己的精液被曉郁嚥下,雖然才剛射精,可是想要插穴的需求卻更高了。他讓曉郁仰臥後趴在他身上,曉郁以為他是想和自己躺下休息,所以不以為意,正想和他商量事情的時候小穴已經被肉棒給填滿了。

「家育,姊有事想和你…嗯……呃……!」曉郁不可置信的看著家育

「你…怎麼……呃……嗯……」

由於正在情慾高漲的時候家育達到高潮了,肉棒這時的入侵讓他非常受用,曉郁很快的就進入了狀況,抱著家育低聲的呻吟著。

「…嗯…好…好舒…服……啊……啊……」

嘉雯也訝於家育的恢復速度,紅著臉聽著兩人的淫聲,從浴室的門縫傳出來的精液味道也更濃郁了,聽著兩人的對話,交錯著肉體結合的聲響,嘉雯感到一股搔癢感從子宮深處開始擴散開來,她的右手再度伸向下體,她撥開陰唇輕輕的摳著穴口,藉以排解體內的搔癢。

「姊…妳…剛剛……想說什麼…?」

「嗯……我…我是說…有…啊……有事…嗯…和你商量……喔……」

「…什麼…事?」家育抬起上身用手撫摸著兩人結合的地方

「啊…!討…厭…你這樣…我…我怎麼說的出…啊…先…先…停…停一…下…!」

家育快速的抽插了幾下以後,把肉棒插進曉郁的深處才停止抽插的動作,俯身親了曉郁的鼻頭後等著曉郁說話。

「姊很喜歡你把精液射進我體內的感覺,可是姊又很怕會懷孕…」

「…姊,妳是說…以後我們做愛都要戴套子嗎?」家育為難的說

「姊不想隔著套子和你做愛,而且還是要你的精液射進我的體內。」曉郁搖搖頭

「可是這樣不是很容易懷孕嗎?」

「我是指像剛剛那樣…」曉郁指著自己張開的嘴

「你快射精時就拔出來射在姊的嘴裡,讓姊吃下你的精液…」

家育很喜歡曉郁幫他口交,更喜歡看曉郁吞下自己的菁華,那種征服感令他特別興奮,所以這次才會不需要恢復就能立刻舉槍上場。當他聽到曉郁用那可愛的聲音說出這樣的話時,興奮的頂了兩下。

「啊…!討厭…你怎麼可以偷頂人家…」

「嗯…姊也要…姊要你射進來…射進子宮…射進嘴裡…」嘉雯在心裡喊著

「插進來…射進來…給我…給我……啊……」嘉雯在心裡叫著

家育雖然喜歡在口中爆漿,可是他更喜歡毫無保留的射進子宮的感覺,所以他不想也喪失了這項福利。

「姊這麼說我當然願意,可是能不能偶而也讓我直接射在妳的裡面啊?」

「放心吧!只要是安全期,姊也希望你直接射在姊的體內!」曉郁輕吻了家育一下

嘉雯的手越動越快也越來越強烈,兩人的對話一直不離體內射精,沉浸在想像中的她,腦海裡一直出現家育的肉棒插在自己小穴深處噴灑精液的畫面,而且是持續不斷的,一波接一波的灌滿了自己的子宮。子宮深處的搔癢感已經變成了一股炙熱的熱流,彷若真被精液給灌滿了似的令他泄出了第二次的高潮。

高潮過後的嘉雯慢慢平靜了下來,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服裝,用浴室外的吸水踏墊清理地板上那片水漬,浴室裡兩人的淫聲似乎也將進尾聲了。

「啊…不…行…不行……啊……我要來了……啊…」曉郁抓著家育的手臂

「姊…妳再忍一下……我…也快了……」家育猛力的抽插著

「…嗯…記得………啊!…啊!…射在…姊…嘴…裡面……啊……!」

曉郁握拳承受著高潮的來襲,穴口也緊緊的箍著家育的陰莖,曉郁的陰道忽然縮緊,家育知道曉郁已經進入高潮了。

「來了…來了……你…再等…一下……」家育一下一下的撞著穴心

「……!……!……………!」曉郁緊閉雙唇,不敢發出聲音

嘉雯聽見「啵」一聲,她想應該是家育把陰莖拔出小穴的聲音,接下來只能聽見一個人的喘息聲,這時的曉郁一定正含著家育那剛插過自己的肉棒,品嚐著精液的饗宴吧。

時間也差不多了,嘉雯回到房間鑽回自己的被窩裡,幾分鐘後曉郁回房了,和平常一樣很快就睡著了。嘉雯回頭看著曉郁那滿足的表情心裡頭百味雜陳,她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的手淫,不自覺的和以前在洗澡時的手淫比較了起來。

洗澡時的手淫雖然也很舒服,可是和偷聽時的手淫相比實在是遜色多了,之前的手淫只能短時間的紓解嘉雯的壓力,而現在藉由偷聽兩人的性愛過程將自己融入曉郁角色的手淫確能紓解她一整天累積下來的壓力。除了睡眠比較不足之外,在學習上她的精神更能集中了,所以成績不但提高而且也更穩定了。

嘉雯迷惑了,她越來越不想制止曉郁和家育的關係,內心反而有種想要保護她們的心態。可能因為她每次都把自己帶入曉郁的角色手淫,和家育的關係也不自覺的感到越來越親密而引起的保護心態吧。

兩個月後嘉雯考上大學,曉郁順利升國三,而家育和卓名也升國二了。以嘉雯的成績,原本可以考上更好的大學的,可是嘉雯捨不得離開家裡,所以選擇了離家較近的學校。而父親因為被轉調到內地去工作,回家的時間就更少了,一兩個月只能有一次回家和家人團聚的機會,而且每次回來也只待個三天就又離開。

一天上午因為嘉雯沒課在家休息,媽媽輕敲嘉雯的房門。

「嘉雯,你有空嗎?」

「我只是在看雜誌而已,有什麼事?」

媽媽開門進來,坐在床沿上。

「嘉雯,妳過來這邊坐,我有事和你商量。」

嘉雯依言坐在媽媽身邊,心裡想著:難道媽發現曉郁和家育的事了?

「嘉雯啊,妳也知道你爸自從調職到內地以後就很少回家了,我很擔心他在內地的生活,而且聽說有很多男人都在內地有女人,我很怕你爸爸會被別的女人搶走。」

「妳是怕爸在內地包二奶嗎?」

「嗯,其實男人在外面稍微逢場做戲我還可以接受。」

「沒想到妳這麼大方,既然是這樣那還擔心什麼?」

「妳爸長期在外面總是會有需要的時候…可是…前一陣子聽雜貨店陳嫂說她姪女離婚了,就是因為老公被內地的二奶給搶了。而妳爸爸現在越來越少回家,我真怕哪一天我們就被他給遺忘了…」

「那…妳的心裡有什麼打算呢?」

「妳也知道我是離過婚的女人,對離婚這兩個字非常敏感,我真的很怕…我有想過到內地去陪著妳爸,可是又擔心妳們沒人照顧…」

「妳有跟爸提過嗎?」

「沒有,我怕妳爸不準。」

「妳可以試著和爸溝通看看,我們都這麼大了,懂得照顧自己的。」

「我看還是算了吧,妳爸不會希望我在他身邊綁著他的。」

媽媽和嘉雯談了一陣子後本來打算自己悶在心裡,不和爸爸討論到外地去的事了,不過經過嘉雯努力的勸說之後,決定還是找機會向爸爸提出這件事情。嘉雯為什麼這麼贊成媽媽到內地去陪爸爸呢?當然是為了曉郁和家育。晚上,吃晚飯時嘉雯趁機會提出讓媽媽到內地去陪爸爸的議題,孩子們都一致贊同,而且都主動提出要如何分攤家事、彼此照應,讓媽媽感動不已。

又過了一陣子,在爸爸回來的時候孩子們又主動的提出了這個議題,也成功的讓爸爸同意了。過沒幾天,就安排好了一切,由孩子們將媽媽送上飛機了。

「耶!我自由了!」卓名興奮的說著

「別太興奮了,我或許沒有媽那麼嚴格,不過也不代表你可以為所欲為啊!」嘉雯掐著卓名的手臂說

「痛…!當然…當然…!我當然會聽姊的話啊!」

「我也會和姊一起監督你的!」曉郁也笑著對卓名說

「啊!那我不是比之前還慘了嗎!」

「你乖一點,就不會被姊姊們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