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無價

作者:NEYBIN

第一回 偷窺記

「你們快一點好不好!」

一個少女不愉快的抗議著,她叫做黃曉郁,今年剛升上國二,是個有點男性化的可愛 女孩。她瞪著眼前正在猜拳的兩個男孩,兩人在四五次的平手以後終於分出了勝負。

「我贏了,我不用走路回家了!」

「誰跟你說贏的可以上車的?贏的應該要讓輸的才對啊!」

「哪有這樣的?少賴皮了!」

這兩個男孩都是剛升上國一,猜輸的男生叫做黃卓名,是黃曉郁的弟弟。另一個叫做陳家育,兩年前他母親陳潔妮再婚,嫁給了第二任丈夫黃茂言,讓他突然多 了一個哥哥兩個姊姊。

因為他是獨子,加上母親因工作經常不在家,漸漸的他也習慣了孤獨的生活,忽然冒 出來的兄姊讓他不是很能適應。

今天兩兄弟和同學的聚會剛結束正準備回家,正好遇上二姐曉郁騎著腳踏車路過。曉郁善心大發說要讓他們撘便車,不過腳踏車只載得下一個人,就叫他們猜拳來決定。 所以才會有前面的爭執。

曉郁指著家育嚷道「不要吵了啦,阿育過來讓我載!」

家育聞言高興的坐上後座,回頭對卓名露出勝利的微笑,兩姐弟就一擺一擺的慢慢上 路了。

看著自己的姐姐載著家育,酸酸的醋意湧上心頭,不過人都走遠了,他還能怎樣呢? 只有歎口氣步行回家了。

其實曉郁是故意騎車過來載家育的,就算家育猜拳輸了,她還是會運用姐姐的權力讓 卓名就範。

曉郁和家育並不是親姐弟,青春期的情竇初開加上朝夕相對,不知不覺的曉郁就喜歡 上家育了。

原本曉郁掩飾的很好,對兩個弟弟一直都一視同仁,只是喜歡偶而偷看家育兩眼。但 是最近她漸漸禁不住想要多和家育有機會單獨相處,所以才會跑來載他。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呢?那就要提一下數天前的一個事件。

事情事發生在家中,因為工作經常不在的父親在睽違六周後終於出現,母親自然心情 雀躍了。

孩子們也很高興,因為父親總是會順道帶一些禮物回來給他們。dfjstory.com在難得熱鬧的晚餐過 後,眾人聚在客廳聊天拆禮物,玩的不亦樂乎,一副美滿家庭的模樣。一到十點,媽媽 就催促著眾人就寢,以便和丈夫連絡連絡感情。

卓名猜到今晚應該會有好戲可以欣賞,就拉著弟弟進房計劃今晚的探險。

曉郁睡到一半想上廁所,經過父母臥房時隱隱聽到房內的異聲,心裡又好奇又害羞, 便輕手輕腳的迅速經過。

她剛到隔壁的餐廳時,竟發現兩個弟弟站在餐桌透過牆上的氣窗偷窺。她怕驚動房內 的父母,於是也爬上餐桌,靠向兩人輕聲的責罵。

「你們找死啊?偷看?」

兩人嚇的差點叫出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二姐,卓名鬆了一口氣。因為二姐比大姐好 說話多了。

「二姐別嚇人啊!我們只是好奇,才想觀摩一下而已啦!難道你就不好奇嗎?」

「對啊!二姐,千萬別告訴大姐啊!」

曉郁當然也好奇,瞪著兩人的眼光偶而也偷偷的飄向窗內。

家育發現這一點,大起膽子邀她一起偷看,曉郁紅著臉看看他,居然點頭答應了。一 新一舊的兩個弟弟左右分開,讓出一個位置給曉郁。

三人躡手躡腳的靠上氣窗往裡面看,媽媽正把屁股對著爸爸,頭一上一下的在幫他口交。

由於角度的關係,他們看不到爸爸正用舌頭舔弄著媽媽的陰部,不過從媽媽臀部的抽 動,可以感覺的到他的興奮。

家育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不過內心依然非常的興奮,他不自覺的盯著在 媽媽口中進出的陰莖,一種異樣的搔癢感一絲絲的從下體竄上後腦,彷彿自己的陰莖也 享受著相同的待遇似的。

媽媽含的嘴發酸,吐出龜頭催促著「好了啦,快點進來嘛!」

「想要就上來啊!」

「又要人家在上面啊,討厭!」

雖然嘴裡抱怨著,不過她還是轉身翹起臀部,用充滿愛液的陰戶抵住龜頭。然後用手 抓著陰莖在穴口磨了幾下,把愛液均勻的塗在龜頭上,為接下來的動作做好準備。窗外 的三人瞪大眼睛,死命的盯著不放,生怕錯過了這令人期待的一幕。

媽媽慢慢的沉下嬌軀,陰莖因為受到擠壓而微微彎曲,陰唇也不勝推擠的左右分開。忽然滋的一聲,龜頭藉著愛液的潤滑完全沒入了她的陰道裡。媽媽抬起腰來順勢往下一 坐,整根陰莖就被她納入體內了。

「嗯…」媽媽滿意的呼出一口氣後開始前後擺動她的粉臀。

「嗯……啊……啊…」

「老……老公…摸摸…人……家的…胸部嘛……」

爸爸奉老婆之命伸出他的魔手,溫柔的揉捏著充滿彈性的乳房,偶而還用拇指按捺那 硬的發翹的乳頭。逗的媽媽嬌顫連連,臀部的擺動也更快了。淌著淫水的小穴迅速的吞 吐著陰莖,曉郁的心跳也越跳越激烈。

雖然因為昏暗的燈光不能清楚的看見父母交合的細節,但空氣中散發的淫蕩氣息還是 激起了她的淫慾。扶著窗口的右手不自覺的往下移動,最後落在兩腿之間。

曉郁張開手掌,用中指和無名指隔著運動短褲緩緩的摩擦陰部,雙眼仍然緊盯著前面 的戰事。

這時爸爸單手撐起上身,張嘴含住了媽媽的乳頭,滋滋的吸允起來。媽媽忍不住抱著 爸爸的頭,啊啊的發出淫叫。因為怕被孩子們聽到,她咬著下唇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那種拚命忍耐的氣音反而更加惹起爸爸的情慾。他嘴裡含著乳頭,右手揉著乳房,左手 環抱著老婆的腰,下體一陣一陣的頂向陰道的深處。

每頂一下,媽媽就忍不住叫出一聲。

「啊…老公……太強…了…………會被…啊……聽到的……啊…」

「太舒服了嘛……你就忍…耐…一下吧…」

「啊……不行……這樣……會…頂…啊……到……啊…啊……」

一個半公尺左右的小氣窗擠著三個人是有點超載了,站在左右的卓名和家育為了看的 清楚一點,不得不靠向中央。因此中間的曉郁不得不改成側著身子觀看,她左手扶著窗 邊將身子側向右邊,右手還來不及從兩腿之間抽出,就被家育的恥骨給夾住。本想往後 借點空間脫手的,但是後面卻也被卓名給頂住動彈不得。

卓名這時看的血脈噴張,小弟弟漲的微微發痛時忽然頂到二姐柔軟的側臀,心裡感到 非常受用。眼裡看著父母的激情表演,耳中聽著細微的淫呼,他不由自主的改變了他的 姿勢。

曉郁感覺到抵著臀側的東西緩緩的滑過臀峰,陷入了臀縫裡。雖然隔著短褲,不過她 很清楚那是什麼,但這種時候又不方便發作。

另一方面,夾在腿間的手背忽然滑過來一個熱燙的條狀物,她嚇了一跳望向家育,正 好家育也驚訝的望著她。因為從他陰莖上傳來的感覺不是姐姐的運動短褲,而是舒服而 溫熱的感覺。他原本以為姐姐沒穿褲子,隨即省悟他接觸到的是姐姐玉手,因為姐姐的 手抽動了一下以後居然反手抓住了他的肉棒。他看到姐姐壞壞的對他微微一笑,隨即回 頭繼續欣賞窗內的肉戲。他當然也捨不得離開刺激的畫面太久,雖然有點心虛害怕,不 過還是將視線轉回床上。

床上那頭的兩人已變為男上女下的正常體位了,曉郁知道這個意外讓她錯失了精采的 姿勢轉換。心想這都是家育害的,右手便惡作劇的抓了幾下,沒想到卻爽的家育直打哆 嗦。結果右邊這樣搖啊搖,卓名這邊就順勢的頂啊頂,兩男一女三姊弟就這樣磨蹭了起 來。

其實卓名和家育一樣都是打手槍打到一半轉移陣地到曉郁身上的,所以兩人的肉棒都 是直接接觸著二姐溫暖的女體。卓名比較高,所以肉棒只能夾在股溝之間活動,不過還 是讓沒有性經驗的他爽的不知所措了。

家育比曉郁稍矮一些,在磨蹭之間龜頭滑進了曉郁的腿間,受著兩旁腿肉的脅迫而抽 動著。龜頭有時還會因為曉郁小手的抓蹭,刷進褲管裡刮過冒著熱氣的陰唇。曉郁也發 現了這一點,龜頭刮過下體的美感,美的讓她想一嘗再嘗。經過多次的嘗試,她終於抓 到訣竅,找到最舒服的角度。

爸爸雙手勾著媽媽的雙腿,肉棒打樁似的一下又一下的鑽進肉穴。原本透明的愛液經 過激烈的打樁,早已變成白色的柔細泡沫。媽媽的淫呼也從單節的短音,變成了發抖的 長音。爸爸怕她的聲音會吵到孩子,低頭和她深吻起來,昏暗的房間只聽見抽插的啪啪 聲和媽媽受遮掩的淫叫聲。

床上的爸爸一下一下的插著媽媽的肉穴,有時因為抽起的動作較大,龜頭會從發紅的 陰唇翻出大半顆來。窗外的弟弟一抽一抽的磨著姐姐的穴口,有時因為磨蹭的動作較大 ,龜頭會混著淫液滑了大半顆進穴裡。

龜頭滑進穴裡的飽滿感有一陣沒一陣的,逗的姐姐心癢難熬,恨不得馬上將處女之身 交給正含在穴口的這根肉棒。曉郁放棄觀戰,轉身抱住家育吻了下去,家育也反手回抱 ,這才發現卓明也正抱著曉郁,揉著她那對有些發育的乳房。三個人抱在一起,只剩卓 名一人仍在觀察窗內的戰局,雖然自己也在姐姐身上磨蹭著,卻沒發現兩人幾乎要幹上了。

曉郁吻著家育,抓著肉棒的手騰出小指把褲管和內褲勾向一邊,讓龜頭能完全的和小 穴直接接觸。隨著身後卓名的磨蹭助力,家育的龜頭幾乎可以在不離開穴口的情況下進 行半顆龜頭的抽插。甚至有幾次整個龜頭都被曉郁給含進穴裡,這讓沒有性經驗的兩人 興奮的差點流淚。

在媽媽穴內的肉棒進出的頻率越來越快,頂刺的力量也越來越激烈,陰道緊緊夾著肉 棒,他知道老婆就快高潮了。於是就在抽插的動作加上旋轉的變化,讓忍的發漲的龜頭 左右上下的刮著肉壁,有時還會刮到子宮口。媽媽抱著他的力量忽然加大,穴內一陣陣 的抖動和吹向龜頭的熱流洩漏了她的秘密。

「老婆…我要出來囉……」

爸爸知道時機已到,趁著肉壁抽動的快感加速抽送著。

「嗚嗚……嗚~~~嗯…嗯~~」

媽媽沒有說話,因為高潮的進襲加上丈夫的搶攻,令她只能咬牙承受。

窗外有人射精了,卓名不敢射在姐姐的衣服上,連忙退後用手接下急射而出的童精。

卓名這一退,家育和曉郁好不容易才整顆含進穴口的龜頭也和兩人遽然分開的嘴唇一 樣,窣的一聲分開了。

射完精的爸爸趴在媽媽身上休息著,半軟的肉棒仍然含在穴裡,曉郁這才想起還沒上 廁所呢。卓名和家育溜向寢室,曉郁敲了卓名後腦一下後就往廁所方向去了。他以為二 姐在氣他不規矩,而家育知道二姐是氣卓名壞事,因為他也很想敲他。

第二回 告白

曉郁經過上次的事件後雖然對家育的態度有著明顯的變化,但並沒有因此而突破男女 的最後防線。兩人曾發生過親密的肉體接觸,雖然激起了兩人之間的情愫,但那畢竟只 是環境的影響所造成的欲情衝動。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對那件事閉口不談,肢體之間也 變的更客氣了,像一對互相暗戀的小情侶似的。不過拋掉姊弟間的名份,兩人的的確確 是一對互相暗戀的小情侶。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一直到大姐嘉雯畢業旅行時才出現變化。

「睡覺前要記得鎖緊門窗哦!」

「對了!還有瓦斯也要記得關掉!」

「如果嘉雯在家就好了,多一個人照應。」

媽媽在出門前霹哩啪啦的交代了一大堆事情,彷彿要出遠門似的。

「拜託,不過是一晚上不在而已,有這麼誇張嗎?」家育抱怨著說。

曉郁怕媽媽繼續囉嗦下去,連忙制止家育。

「放心好了,我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

媽媽心想兒子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再多交代幾句就開著車子離開了。為了照顧摔斷腿 而住院的卓名,媽媽只好留下兩個孩子看家,大姐又剛好不在家,沒辦法幫忙照顧弟弟 妹妹。幸好卓名只是輕微骨折,住院一天觀察一下就可以出院回家療養,不然的話她真 不知該如何是好。

曉郁看著身邊的家育,想到一向熱鬧的家裡忽然只剩下她和家育兩個人,心跳不已。 沒有旁人在場,心想今天應該可以毫不掩飾的對他表達吧。家育的想法和她不謀而合, 馬上提出建議。

「姐,難得家裡只剩我們兩個,現在又已經站在門外,不如先去吃個大餐,順便出去 晃晃吧!」

「好啊!聽同學說有家牛肉麵挺好吃的,去吃吃看好不好?」

「拜託!牛肉麵算什麼大餐啊?吃鬥牛士吧!不然試試冒煙的喬也不錯哦!」

「媽才給我們一千塊而已,如果不夠錢不是糗大了?」

「好啦!不然折衷,吃我家牛排算了!」

於是兩人邊討論邊抬槓,偷騎著機車走了。趁著晚餐的時候,兩人討論著平常沒機會 去的地方,最後決定搭渡輪到旗津去看海。沒搭過渡輪的兩人在西子灣繞了半天沒找到 渡輪站,反而跑到中山大學的側門去了。

「反正錯都錯了,乾脆就到這來看看吧!」曉郁建議著

看著側門的警衛室,也不知道能不能進去,於是兩人把車停在外圍的停車場,在岸邊 散著步。最後學著附近的情侶,找個較陰暗的角落坐在岸邊的石墩裡欣賞海景。

即將沉下海面的餘暉照著曉郁,紅通通的臉轉過來和家育對望著,兩人的心跳激動的 為潮聲伴奏著。

「姐…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啊?」

「你會不會討厭我啊?」

「你問這是什麼問題啊?」

「會不會嘛?」

「你這麼傻,討厭死了!」

家育一聽像淋了盆冷水似的,張著嘴發呆。

「騙你的啦!討厭你怎麼會陪你看夕陽啊?說你傻你還真傻!」

「…真的嗎?」

「你很煩耶!」

「那…你知道……我很喜歡你嗎?」

「……………」

「…我……我可以…愛上你嗎?」

「……………」

曉郁沒有回答,她轉過頭繼續欣賞夕陽。就在家育以為自己失戀的時候,曉郁靠向他 的胸膛,依偎在他的懷內。家育伸出另一隻手,把她緊緊的抱在懷中,兩人都沒有說話 ,只是一直靠在一起,感覺彼此的心跳…

一直到夕陽完全沉默,橙紅色的天空換成黑色的夜空。

家育低頭淺嘗曉郁的雙唇,曉郁熱烈的回應著,那晚的熱情延到現在才能繼續燃燒。

兩人狂野的用肢體表達內心的不耐,家育的右手愛撫著曉郁的下體。隔著牛仔褲和內 褲的磨擦,讓她感到些微的疼痛,更加強了她的快感。

他們都等的太久了,時間的煎熬、感情的壓抑,終於得到解放。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控 制,想要得到對方的慾望,此時飆到了最高點。家育解開曉育的紐扣,讓手能不受阻礙 的探索她的身體。滑過柔軟的毛髮後,手指終於探到神秘的泉源,他毫無遲疑的在門口 撫弄起來,曉郁抱的更緊了。

她想起那晚,她想起那滲入體內的溫柔,她想挺腰迎合手指的活動,但是坐在石墩裡 的她根本無法移動分毫。幾次以後她放棄了,專心的感受家育的愛撫。

家育撥弄著她的陰唇,中指在穴口來回的滑動,偶而蜻蜓點水的滑進穴裡。

「嗯…家育…好舒服……姐也…好愛你…」

「啊……啊…姐好高興……啊…………」

「…姐……我想要你,我好想和上次一樣……」

曉郁何嘗不想和他共赴巫山,雖然穴口讓愛人撫弄的感覺也很美妙,但畢竟還是比不 上那晚入侵體內的龜頭。她雖然想立即和家育合體交歡,但環境畢竟不適合,她只好暫 時離開家育的懷中。

「…帶我回家好嗎?」

差點被情慾沖昏頭的家育,以為惹怒了曉郁,連忙起身扶起曉郁。

「對不起,姐…我太衝動了…」

「…傻瓜!道歉幹什麼啊!我又沒生氣?」

家育愣了一楞,終於明白了曉郁的意思。

第三回 成長

回家後他們坐在曉郁的床上發呆,不是他們不知道怎麼開始,只是回家時路上的風將 兩人吹冷靜了下來。失去了一開始的熱情,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彼此都覺得有點尷尬,只 好對著牆壁發呆。

寧靜的氣氛讓家育感到非常緊張,平常都是強勢的姐姐們在主導一切的,遇到這種狀 況他更加不敢動彈了。他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強,強到甚至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回音 ,心跳會有回音好像太誇張了,他懷疑這回音是來自身旁的曉郁。他偷偷的看了曉郁一 眼,發現曉鬱閉著眼睛低著頭,兩個臉頰紅的發燒,豐潤的嘴唇因護唇膏而微微發亮。

看著曉郁動人的俏臉,他的心跳的更快了。家育彷彿被吸引似的漸漸的將身體靠向曉 郁,曉郁感覺到身旁的動靜茫然的張開眼睛。

迎接她的是家育的熱吻,於是她再次將雙眼閉上,回應著遲來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