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琳的情人節禮物

小琳半睜著眼睛,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的張開小嘴迎了上去,含住了明哥的舌尖輕輕舔吮,臉上一副嬌羞哀怨的樣子迷人非常。

明哥伸手捧住了美人肥嫩的腿肉,腰部發力,讓肉棒在花徑里面劃著圈的研磨著每一處嫩肉,麻癢又不著實處的逗弄讓小琳異常難耐,再也含不住明哥的嘴唇,「給我……」

「想要嗎,求求我?」

明哥繼續逗弄著小琳。

「你就會欺負我……啊!」

小琳正撒著嬌,卻被明哥捧著翹臀抱起又重重的放下,突如其來的重擊讓琳驚叫過后不住的喘息。

「舒服嗎?」

「恩……」

「還想要嗎?」

「想……」

「求求我就給你……」

明哥壞笑著說道。

「人家已經這樣了……你還要我怎麽樣嘛。」

小琳努力在明哥的懷里想扭動身體,卻被他箍住不得動彈。

「這樣……」

明哥放開了小琳,抽出了讓美人又愛又恨的肉棒,「轉過去跪下。」

原本脹滿的下身突然變得空虛讓琳的心中稍稍有些失落,但還是聽話的轉身跪在床上,擺出了一個小狗似的羞人姿勢,頭發從臉側垂下,遮擋住了美麗的面龐。

圓潤的肩頭被手臂支起,纖細的蠻腰微微向下壓著,再加上豐滿的翹臀,此時形成了一個優美誘惑的曲線,泛著嫩白的柔光。

后面的明哥也沒想到琳此刻的姿勢居然如此誘惑迷人,不由暗暗吞了吞口水,過去跪在琳的身后,一手撫摸著她白嫩的臀肉,一手扶著肉棒在上面輕輕拍打著,「還真是一個淫蕩的小色女……擺出這麽勾人的姿勢想干嘛?」

「討厭……還不是你讓人家這樣的。」

琳嬌嗔道,雪白的屁股隨著身體不依的扭動了幾下。

明哥笑著用龜頭在小琳剛剛被他干得淫靡不堪的肉穴上研磨著,卻就是不進去。

小琳幾次輕輕的向后迎去都被他故意躲開。

「你……到底想怎麽樣嘛……」

琳嗲嗲的聲音帶著對男人的渴望。

「說點好聽的就給你。」

明哥說罷用肉棒在小琳的屁股上拍打了兩下,臀肉一顫一顫的蕩漾著。

「說什麽嘛……」

琳雖然低著頭,但也能想想她嘟著小嘴可愛的樣子。

「別裝純了,你平時男人上床讓人干你都說什麽?」

「討厭……,明哥……好哥哥,給人家嘛……」

男人在床上大多都好這一口,小琳扭動著性感的身體誘惑著身后的男人,還特意歪著腦袋越過肩膀對明哥忽閃忽閃的眨了眨可愛的眼睛。

「操……你這個勾人的小妖精……」

其實明哥也早已經硬的發漲了,此時也不在逗弄,對準小琳淫水直流的肉穴一下捅了進去。

「啊……」

空虛終于被填滿的小琳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吟,「漲滿了……好舒服……」

無意流露的言語卻是對身后男人最大的鼓勵,明哥扶住了小琳的細腰,開始緩慢而有力的抽插著,每次有力的撞擊都讓小琳肥美的屁股泛起一層肉浪,兩人的結合處早已濕成一片,甚至有淫水在激烈的抽插中飛濺出來。

每次被明哥頂到最深處,小琳都會難以控制的大聲呻吟,兩團雪白的嫩肉垂在美人的胸前前后搖動。

被人用這種完全被動的狗爬式的姿勢干著,讓小琳心中有一種被使用的羞恥感,同時也仿佛生出了一種受虐的快感,難道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嗎?明哥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頻率,腰腹啪啪的撞擊著小琳的身體,看著身下被自己干得嬌叫不已的女人,明哥欲火更勝,揚起手在小琳的屁股上啪的就是一巴掌。

小琳啊的一聲驚叫,下身的肉穴確是一陣緊縮蠕動。

「操!喜不喜歡老子干你!」

看到小琳並沒有反對,明哥又是一巴掌,這次加了點力,打得小琳又是大叫出聲,雪白的臀肉也泛起了一絲紅印。

「啊∼!喜歡……用力……」

「是用力打你還是用力操你啊?」

明哥放緩了節奏,自己也喘口氣,剛才小琳夾得他太舒服了,差點沒有把持住。

「恩∼打我……用我……,快點……」

琳扭動著屁股卻沒辦法止癢,可還是說不出那個字。

「說讓我干你!」

明哥繼續摧殘著小琳的羞恥心。

「明哥……干……干我……」

小琳羞怯的把頭埋在枕頭里呻吟道。

「說你是賤女人,讓我隨便用!」

明哥重新加快了速度,把琳干得連聲浪叫。

「不要……我不是……」

琳的聲音中夾雜著難以抑制的快感。

「操,都被我干成這樣了還說不是,說!」

明哥的呼吸越加沈重,沈聲命令著。

「恩……我是……壞女人,隨便明哥用……」

小琳還是在呻吟中把那個字含糊了過去。

明哥見狀也不再勉強,集中精神奮力的抽插,速度快的幾乎瘋狂,肉體的撞擊聲幾乎練成一片,背入的姿勢使他一雙前后晃動的卵蛋啪啪的拍打在小琳的陰戶上。

「恩……啊……,好舒服……啊——!」

本來已經快到巅峰的小琳被這一陣抽插干得幾乎發出了類似慘叫的叫床聲。

身體不斷抖動著到達了高潮。

高潮中的小琳肉穴一陣陣的縮緊蠕動,明哥也快到到達極限,肉棒又脹大了幾分,愈發快速的在小琳高潮中的嫩穴中抽插著。

「我要射了,讓我射進去!」

明哥喘息著,從喉嚨中發出了低聲的吼叫。

可是高潮余韻中的小琳已經無力回答,上身軟軟的趴在床上不住的嬌喘。

明哥見琳沒反應,自己心中也不想讓和小琳的第一次留下遺憾,隨著幾下重重的沖擊,把肉棒整根頂在了小琳身體最深處,滾燙的精液噴薄而出。

感覺到明哥在體內一下一下的挺動射精,快感中小琳又是一陣蠕動呻吟,整個人終于癱了下去。

明哥在琳的體內擠出了最后一滴精液,也跟著伏在了小琳的身上。

本來還是春光蕩漾的屋子,一下子沈寂了下來,只有空氣中彌漫的淫靡味道和床上男女高潮過后的喘息聲,揭示著不久前的激情瘋狂。

慢慢從高潮的余韻中緩了過來,小琳輕輕的挪動了一下身子,明哥也順勢撐起了身體翻身躺到了旁邊,已經軟化的肉棒從小琳的身體中抽了出來,濕漉漉的沾滿了粘粘的液體。

抽過一張紙巾捂住了下身,小琳慢慢下了床,剛站起來卻是一個踉跄,剛才做的太猛烈,腿還有些軟。

明哥靠在床頭看著這一幕,心中又是一陣得意。

「腿還有點軟嗎,剛才太激動了,沒經過你同意就射了進去……」

「沒關系……」

琳沒等明哥說完就打斷了他,就向衛生間走去。

出來的時候,小琳已經穿上了一身可愛的家居服,看見明哥還是光著身子躺在床上,胯下那剛剛欺負過自己的東西,現在也老老實實的歪在那里,隱約還能看見上面泛著的水光,琳的俏臉又是一紅。

輕輕坐在床邊,琳此刻的心情有些複雜,激情過后冷靜下來,心中充滿了對老公的愧疚,好想聽到老公的聲音啊……可是明哥在身邊卻不能打電話,讓他走吧……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猶豫了一陣,也許是想出了還算靠譜的理由,小琳拿起了手機。

「明哥,我每天吃完飯都會給我老公打電話的……今天又是情人節……你……」

這時的她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哈,應該的,我去陽台抽支煙。」

明哥當然明白自己該做什麽,坐起身來隨便把衣服套在身上,走出了屋子。

琳松了口氣,拿起了電話,一陣等待的音樂后,電話接通了。

「老公……」

(三)

小琳懷著忐忑的心情撥通了電話,「老公……」

之前想了好多要說的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該先說什麽,只化爲一個個甜膩膩撒嬌般的稱呼。

「恩?怎麽了老婆?你在家嗎,張X明走了?」

小琳的老公顯然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打來電話,話語間有些詫異。

「沒有,在家呢,他……他也在,我說每天都要給你打電話,不打的話你會著急,他就躲到陽台去抽煙了。」

小琳刻意壓低了聲音,怕明哥會聽見,不過這種給自己老公打電話反而像偷情般的躲躲藏藏,讓她心里一陣莫名的刺激。

「做過了嗎?」

「恩……」

小琳弱弱的應了一聲。

「感覺怎麽樣啊?」

男人繼續追問,聲音里帶著難掩的激動。

「討厭,不告訴你∼」

「哦,我還以爲你打電話是爲了彙報戰果呢。」

「你去死啦,什麽戰果,還不是你把我賣了。」

小琳嬌嗔著。

「是啊,所以你要好好服務,省得人家找我退貨。」

「討厭,你才是貨物呢∼」

小琳被老公這麽一插科打诨,心情頓時也開朗禮物許多。

「好了老婆乖,好好享受老公送你的禮物吧,夜還很長,機會難得哦。」

「壞老公,那我挂了啊。」

因爲明哥還在,小琳也不敢說太多,說完便挂掉了電話。

「恩,好的老婆,愛你,白白。」

「我也愛你,白白老公。」

老公的寬慰讓小琳少了許多罪惡感,也許,肉體的享受真的能夠和感情分開吧。

正在琳滿懷心事的胡思亂想時候,只聽見房門咔咔幾聲脆響,明哥手里提著兩個袋子回到了屋子走到了床邊。

「打完電話了?」

「恩……」

琳下意識的拉過了散落在床邊的衣服遮掩著身體,可一身美麗的春光又豈是小小的衣衫能夠遮擋。

明哥見狀一笑,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船邊的梳妝台上,揚了揚手里挂著可愛挂飾的鑰匙鏈,「我剛才自己拿了鑰匙出去買了點夜宵,剛才消耗那麽多,一定餓了吧。」

明哥伸手拉過小琳的衣服,本以爲又要被上下其手一番,卻只見明哥溫柔的幫小琳穿上了上襯衣,又拉過一件單衣給她披在了身上,「剛才出了許多汗,別著涼了。」

明哥伸手揉了揉小琳的頭發。

琳的心里升起了一絲感動,說實話,相比于激情的做愛、高潮,事后所表現的溫情體貼更能征服一個女人的心,起碼現在,琳就被明哥這種細節上的關懷感動了。

無論這種關懷是無意還是刻意。

「謝謝。」小琳向明哥笑了笑。

這隨意的一笑卻讓明哥看得呆了一呆,之前只顧著發泄,並沒有仔細用心的欣賞,現在斜坐在床上的琳,身上只穿著上衣和內褲,一雙美腿白晃晃的泛著肉光,小小的內褲矜持的包裹著剛剛被淫辱的密處,上衣的領口微微敞開著,隱約透漏著內里的春光,烏黑的頭發隨意散落在肩頭,額頭還有幾絲亂發被汗水粘住,整個人性感又不失清純。

「小琳你現在的樣子真漂亮……」

明哥坐在了小琳的身邊,盯著她仔細說道。

小琳不知道明哥爲什麽沒來由的冒出這麽一句話,其實女孩子總是喜歡別人誇獎的,心里也是十分開心。

就這樣,兩個人坐在床邊一邊吃東西一邊東拉西扯的聊著天,明哥不是的調笑恭維把琳逗得咯咯直笑,偷情過后的緊張與罪惡感也淡了許多。

明哥眼見小琳不複之前的緊張,一顆色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本來按在床邊的大手不動聲色的悄悄挑開小琳的衣角,撫摸上了她腰間滑膩的肌膚。

感到明哥的手心傳來的熾熱,小琳本能的扭動了一下身體想要躲開,旋即又想到,反正便宜已經給他占盡了,再多一點又有什麽,俏臉一紅,主動靠到了明哥的懷里。

得到了美人鼓勵的明哥當然不再客氣翻身把小琳壓在了床上,三兩下把美人剛穿上不久的衣服扒個精光。

剛剛已經被明哥征服了肉體的小琳也不再像之前的婉轉承歡,放下了所有矜持,主動迎上了明哥的熱情,盡情的享受著肉體的歡愉。

這一夜,她僅僅是一個空虛寂寞需要男人征服滋潤的小女人……次日清晨。

小琳從睡夢中醒來,看著身旁背對著自己的男人寬闊的臂膀,回想起昨晚那可以稱得上是淫亂的一夜,臉上不禁升起了兩團紅暈,整個晚上兩個人都在極盡所能來達到肉體所能帶來的快樂,甚至跪在他胯間用老公都沒享受過幾次的小嘴爲他吞吐舔弄。

不過,當時心中很奇怪的並沒有排斥,只要看到明哥舒服的樣子自己就會想更加賣力的爲他服務呢,哼,都怪老公那個大色狼讓自己做這麽淫蕩的事。

正在胡思亂想中間小琳看到明哥動了一下,嚇得她趕緊閉上眼睛裝睡,小琳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要這樣,反正就是不想讓明哥知道自己醒了。

明哥翻身起來,看到身邊「熟睡」的美人,臉上泛起了得意的微笑,不斷顫抖的睫毛早就暴露了小女人的心思,雖然在自己上過的女人中,小琳既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風騷的,但學生時代留下的遺憾今日得嘗,那種滋味是跟別的女人上床的時候得不到的。

輕手輕腳的穿上了衣服,在床頭櫃壓上了一張字條,明哥最后俯下身輕吻了一下小琳的額頭,悄悄的離開了。

小琳聽著房門關閉的響聲,屋子里又恢複了略帶著一絲寂寞的平靜。

輕輕爬起身來,小琳坐在梳妝台前靜靜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略帶散亂的秀發隨意的在肩頭披散,清秀的臉龐帶著一絲女人被雨露滋潤后特有的媚態。

與明哥激情的片段一個個在腦海中閃過,似真似幻。

而大床上那一片狼藉正散發著絲絲淫靡的味道,提醒著女主人昨夜的激情並非春夢一場。

想著明哥得到自己身體后那難以掩飾的得意之情,小琳不由得一笑,男人要的,其實很簡單,也很直接。

而女人想要的又是什麽呢?老公精心安排的禮物讓小琳在平淡的生活中添上了一抹妖豔的色彩,與明哥再續前緣的一夜露水,讓小琳平淡已久的少女之心再一次激情燃燒。

很美,很醉……在天亮前輕輕離開,就像灰姑娘在午夜最美的時候悄悄溜走,不要讓夢醒來無奈的面對,讓睜眼后只留下回憶的甜美。

這是小琳最難忘的情人節禮物。

女人想要的也很簡單。

給她一個美麗的謊言,讓她在幸福中盡情墮落沈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