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家嫂子和她的兩個女兒

六八年我父親從勞改農場出來,但是還戴著右派的帽子,於是我們全家跟著下放到農村。那時候農村最下面的組織叫小隊,小隊上面有大隊,大隊上面有公社,公社上面就跟現在叫法一樣了縣、市、省……

我們大隊有六個小隊,我們家下放地是六隊,是全大隊最貧窮的小隊,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年終結帳時還欠隊裡不少錢。

我們村老光棍很多,印象最深的是個叫尹慶高的老光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我懂事時他好像已經四十多了。整天遊手好閒,隊裡的人管他這種人叫二流子。應該跟當年的趙本山差不多,農活啥也不會,但是吹拉彈唱倒會不少。

最有意思的是粉碎“四人幫”那年春節前,清算一年來每家每戶收益的時候,他和幾個人一起表演了一個近似于現在東北拉場戲的節目,他扮演江青。在放了兩個土豆在胸前,這當時在我們那裡是非常有創意的。記得他這個節目一出,整個生產隊的隊部裡笑聲不斷。

他有個叔伯嫂子,看上去是個非常正經的女人,那時候我才剛上學不久,那個女人因為和我們家住前後院,跟我們家關係非常好,因為她連聲了兩個姑娘,所以對我這個淘氣的小子非常喜歡。

我記得事情是發生在我上學兩年後的暑假,因為我們家的李子是那種桃型,非常酸的,我們叫桃李子。而她家的李子是那種雞心形的,我們叫雞心李子,非常甜。這個尹家嫂子知道我喜歡吃甜李子,就跟我說啥時候想吃自己過來摘。

那天下午,我從自己前院的籬笆牆翻過去,到她家後院的自留地裡摘李子。李子樹並不高,我三下兩下就上去了,依靠在樹杈上便摘便往嘴裡塞。那個位置正好能看到尹家嫂子家的朝陽的那鋪火炕。

我看到令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情景:尹家嫂子腦袋靠在朝陽的窗臺上,身子在火炕上,雙腿分得很大,她什麼也沒穿,白花花的大腿和白花花的奶子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她雙腿間有個腦袋在一顫一顫地,當時還年幼的我因為出生在農村,農村人說話很少避諱什麼,所以也知道這尹家嫂子一定是在和男人幹那事。好奇的我不敢出聲,趴在樹枝上觀看。

因為距離的問題,並沒看清那個腦袋伏在尹家嫂子雙腿間幹什麼,也並沒有看見那個腦袋是誰的。因為尹家嫂子一項很正經,我當時以為是尹家嫂子和尹家大哥在做事。

過了一會兒,那個腦袋抬起來,似乎尹家嫂子說了句什麼,那個被對著我的男人麻利地脫去褲子跳上炕去,站到尹家嫂子的面前。尹家嫂子坐了起來,伸手握住那個男人的下體,從我那裡可以看到那個男的下體硬翹翹的。尹家嫂子用手擼動了幾下,抬頭對男人又說了句什麼,那男人直點頭,然後尹家嫂子將那男人的雞巴就含在嘴巴裡。

那男人似乎很舒服,搖頭晃腦地,在這時候,我才看清那男人就是我們小隊的二流子尹慶高,這讓我吃驚不小,驟然想起今天小隊裡派出不少壯勞力去修大壩,這個尹家大哥體格非常棒,一般這種事情是跑不了他的。那麼就是說尹家嫂子趁她男人不在家,跟自己的叔伯小叔“跑破鞋”。

這個發現讓我興奮得不的了,這種事情是我們農村家長里短話題最多的。

尹家嫂子給尹慶高吸吮了一會兒雞巴,他似乎就受不了了,dfjstory.com張著大嘴身體抖動,尹家嫂子停止吸吮,吐出雞巴似乎罵了句什麼,然後伏在炕沿上往地上吐著。

吐完後指著尹慶高的鼻子叫駡著,我實在是一句也聽不到。

她罵了一陣子,就用腳去踢尹慶高,並抓起他的褲子往地上扔,似乎在攆他走。

尹慶高跪倒尹家嫂子面前不住地哀求,並時而還雙手指天,看樣子是在發誓或者答應尹家嫂子什麼事情。

漸漸地尹家嫂子不罵了,用腳撥弄幾下尹慶高的雞巴,臉上露出諷刺的笑容,不知道又說些什麼,尹慶高直點頭。

於是尹家嫂子一腳將尹慶高踹倒在炕上,她撲了過去,伸手攥住他的雞巴一陣擼動……

好半天,尹慶高的雞巴又硬了起來,尹家嫂子跨上去,騎在他身上開始上下運動。尹慶高似乎很興奮,伸手在尹家嫂子的奶子上捏著,有時候捏重了就換來尹家嫂子一頓掐,掐得尹慶高嗷嗷叫著。

那時候的我也沒有的時間觀念,也記不得尹家嫂子聳動了多久,她從尹慶高身上下來,躺到炕上,尹慶高跪在她雙腿間,扶著雞巴插進她雙腿間,身子一前一後地運動著……

在他運動中,尹家嫂子抬起雙腳,一隻搭在他的肩頭上,另一隻踩到他臉上,還一個勁往他嘴巴上湊。尹慶高扭動著臉躲閃了幾次,尹家嫂子似乎很不高興,就收回他肩頭上那只腳去踢他,似乎要把他踢開。

尹慶高不知道又說了些什麼,尹家嫂子才不踢他了,尹慶高將尹家嫂子放在他嘴巴的那只腳捧起來,用舌頭在上面像豬吃食一般地舔舐起來……

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尹慶高哆嗦著伏到尹家嫂子身上,屁股一上一下地顫抖了幾下,就不再動了。

尹家嫂子緊緊保住他的後背,也是渾身顫抖。

過了一會兒,尹家嫂子不再顫抖了,將尹慶高推開,在他光光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掌,然後下地走出去。

從這屋出去就是廚房,從我這裡看不到。

尹慶高爬了起來,似乎很累,一個勁地喘著。他穿上褲子也推門出去了。

我以為沒節目看了,正要下樹,就看到尹家嫂子端著一個臉盆進來,放到一個凳子上,雙腿跨上去,往下體上撩著水。

她洗下身時抬頭發現了我,臉色頓時變了,走到窗前,“啪嗒”把窗戶關上。

我也知道她看到了我,心裡非常害怕,自己也不知道害怕什麼,急匆匆地回家去了。這事回家我也沒敢跟爸爸和媽媽說。

第二天下午,我在我們家後面的山溝裡放豬,豬在山坡下拱地吃草,我躺在山坡上曬太陽。

這時候尹家嫂子來了,她坐到我身邊,我有些心虛的想流,她一把扯住我說:“害怕我嗎?你發現了我的秘密,我應該害怕你才對!”

是啊!我為什麼要怕她呢?是她偷人養漢啊!於是我乖乖地又坐下,心裡也不在那麼害怕了。

“你看到嫂子跑破鞋了,你告訴你爸媽了嗎?”她說話的聲音有點顫抖。

“沒有!”

“也沒跟別人說?”

“沒有!”

她長長出了口氣,說:“嫂子求你別跟人說,你大哥知道會打死我的。”

“大哥對你不好嗎?”

“也不是,主要是嫂子貪心,那二流子總往外跑,能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嫂子就是喜歡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我不太明白,也沒搭茬。

尹家嫂子四下看看,然後伸手在我褲襠上摸了一把說:“小雞雞還沒長成呢!嫂子讓你給保密也不白用你。”說完,她又拉住我的手往她懷裡帶,“嫂子讓你摸摸奶兒,也給你摸摸屄!嫂子先欠著你的,等你小雞雞長成了,嫂子的屄給你肏一回。好不好?”

她握著我的手去摸她奶子,肉呼呼地軟軟的,對於我那年齡段也說不上興奮,就是覺得挺好玩的。

然後她又拉我另一隻手塞進她肥大的褲子中,那時候農村哪有穿買的褲頭,都是自己用商店買的布頭拼湊的大褲衩子,所以從她褲子的腰部很容易就伸進去。

我記得她那裡毛很多,也很硬,有點扎手。

我也是好奇,跟她說:“嫂子,我想看看!”

“看吧!”她站起來走到一棵大樹後面,解開束腰的布帶把褲子和大褲衩子一同退到屁股下面,雙手拎著褲腰靠在樹上。

我過去蹲在地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屄。那條縫很長,兩個肉片又肥又大,顏色有些發黑。

“你可以扒開看看裡面!”她低聲細語的說。

我用手指扒開那兩個肉片,裡面的顏色就好看多了,白裡透紅,用手指觸碰一下那嫩肉,滑滑膩膩的。

她說:“看見那個孔了嗎?等你的小雞雞長成了,嫂子就讓你的小雞雞進去撒潑尿!”

“嫂子,為什麼要在這裡撒尿啊?”

“因為那樣舒服啊!”

“哦!”我還是不明白,但是也沒深究下去,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嫂子,你為什麼讓他給你舔腳丫子啊?”

“嗯……嫂子舒服啊!”

就這樣我結束了第一次和女人的親密接觸。關於這件事也成為我和尹家嫂子之間的一個秘密。

第二年夏天,也就七八年我父親平反回到縣城,我們全家也跟著回去了,但是尹家嫂子“跑破鞋”那件事情一直沒有忘記。

直到我十六那年,六隊跟我們家相處的很好一戶也是姓尹的人家大兒子結婚,由於父親那時候工作很忙,媽媽和我回去趕禮,再一次見到了尹家嫂子。

她沒什麼變化,已經是原來的樣子,只是看到我時格外多看幾眼。我那時正處在青春期的階段,想起往事,對她也格外關注。

因為我們有好幾年沒有回去了,那戶人家的主人不讓我們走,要留我們在他家住兩天,媽媽沒有工作,我又正趕上寒假,所以盛情難卻之下,媽媽就同意了。

農村的婚宴從中午開始一直到晚上很晚,到晚上九點多鐘時,尹家大哥還在酒桌上拼酒,那家主婦拉著媽媽在聊天,我就有些困了。

尹家嫂子跟我媽媽說:“這裡這麼吵,大強也睡不好,不如讓他到我們家去睡吧!”

自小尹家嫂子就對我非常好,媽媽也沒說什麼就同意了。

跟著尹家嫂子到她家後,我沒有看到她的兩個女兒,一問才知道她的兩個女兒寒假去外婆家玩了。

尹家嫂子鋪好炕,讓我坐到炕上,然後打來一盆水,親自給我洗了腳,洗完給我擦乾淨時還在我腳背上親了一口說:“我們的寶貝兒大強長成大小夥子了,這如果在街上遇到還真不敢認!”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嫂子沒啥變化!”

“真的?沒老?”

“沒老,還那麼俊!”

“嘖嘖嘖,大強還會奉承人了呢!”說完,尹家嫂子面帶喜色端著盆出去。

我靠在牆邊想著尹家嫂子以前對我說的話,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她把我接到她家來住,她還會不會記得以前自己說過的話了呢?從去年夏天開始我就學會了手淫,幻想的物件就是尹家嫂子。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尹家嫂子進來了,她手裡又短了盆水,拿過一個板凳放在炕沿下面,水盆放到上面,沖我找找手說:“你過來!”

我不知道她要幹什麼,但是還是挪動屁股湊了過去,她說:“你把褲子脫了!”

我猶豫著,她看著我說:“還不好意思呢?你小時候我還把過你尿呢!”伸手就來接我的褲帶。

我連忙按住她手,她說:“怎麼嫌棄嫂子了?”

“沒……沒……沒有啊!”我的手雖然還按著褲腰,但是已經不那麼堅持了,她麻利的解開我的褲帶,將我的褲子往下脫。因為裡面穿著棉褲,所以不太好脫,在我下意識的配合下,讓她把我褲子脫去。接著她又將我的襯褲和褲衩一起脫去,我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因為我的雞巴已經硬了,她看著我吃吃笑道:“我們的大強真的長大了喲!”

然後她將毛巾在水盆裡沾濕,在稍稍擰一擰,“你把手拿了,嫂子給你洗洗小雞雞!”邊說邊用一隻手來抓我的手,我按住不放,她微微一笑說:“聽話!”

我咬咬牙,將手拿開,她用濕毛巾給我擦起雞巴,雖然尹家嫂子的手很粗糙,但是到底是女性的手啊,扶著我的雞巴用溫熱的濕毛巾仔細地擦我雞巴的時候,我的雞巴一跳一跳。

她用毛巾給我擦了兩遍後,將板凳挪走,把水盆放到剛才板凳放的地方,然後她解開她的褲帶,一下子就連棉褲帶襯褲內褲一同退到膝蓋處,然後蹲在水盆上方,一隻手伸到下麵“嘩啦!嘩啦!……”地洗起她的下體。

我的心跳得更厲害了,她扯了扯我的腿說:“你往前坐一坐!”

我往前挪挪身子,雙腿就垂在炕沿下麵,屁股就坐到炕沿上。

尹家嫂子身後握住我的雞巴,說實話,那個時期我正在發育,雞巴不是很大,勃起時不過十二三公分,她一隻手握住只留龜頭在外面,因為自己手淫過,所以包皮已經包不住龜頭了。

她輕輕地柔動著問:“自己弄過?”

我羞澀萬分,也不想隱瞞她,就點點頭。她又問:“多長時間弄一次?”

“兩三天吧!”

“你正在青春期,手淫很正常,但是不能這麼頻,聽嫂子話,每星期只需弄一次,好嗎?”她說話的語氣非常溫和。

“嗯!”我用力點點頭。

“真乖!”說完,她用另一隻手將身下的水盆移走,然後腦袋湊到我的胯下,一下就含住了我的雞巴。

那一瞬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天旋地轉的,差點栽倒下地,幸虧她另一隻手扯住我的胳膊。

雞巴在一個溫暖的腔室裡,被她的雙唇緊緊夾住,還有一條軟軟的舌頭在上面舔舐。

現在想起來很丟人,大約也就一分鐘左右,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雙手按著尹家嫂子的腦袋,“啊!”地一聲,全射在了她的嘴巴中。

我射精的時候,她含住我的雞巴一動不動,一直等我射完,才用力的咂了幾下,似乎要將雞巴裡面的東西都給咂出來一般。然後吐出雞巴,喉嚨有明顯吞咽的聲音,說:“童子雞的雄真好!”

她站了起來,對我說:“你先進被窩吧!別涼著!”然後彎腰端起水盆走了出去。

我脫去上衣,還保留著襯衣轉進了被窩中,聽到外屋傳來房門落拴的聲音,接著她就回來了,“啪嗒!”拉滅電燈上了炕。我也不敢往她的那個方向看,只是聽到一陣淅淅疏疏脫衣服的聲音,然後被窩的一角被掀開,她鑽了進來,帶進來一股涼氣。

“嫂子的身子很涼吧?”一雙手臂摟住我,一具帶著涼氣的軀體貼到我身上。

“還……還好!”

“轉過來!”她貼著我的耳邊說,“你大哥喝醉了酒,得哪睡哪,今晚不會回來了。大強,讓嫂子兌現以前說的話吧!”

我一陣陣激動,轉過身來時就被她緊緊摟住,“嫂子……”我低聲的叫了一聲,將臉貼在她赤裸的胸前。

“大強,我肉肉啊!”她一手摟著我,一手伸到我的胯下握住我的雞巴,“大強長了一根肉呼呼的雞巴,真是可愛死了!”

她只是輕輕的擼動了我雞巴四五下,我的雞巴又站立起來,“大強,想嫂子沒有?”她親吻著我的臉蛋問。

“想……”

“想嫂子什麼?”

“想……嗯……”

“想什麼?”

“想嫂子跑破鞋!”

“你個傢伙,跑破鞋那詞不是什麼好詞,你……算了,你愛說就說吧!那嫂子問你,想跟嫂子跑破鞋嗎?”

“想……”

“你手淫的時候是不是想嫂子?”

“是!”

“真的嗎?”她將摟我的那只手抽回去,把著她一隻豐碩的奶子往我嘴邊送,我一口就含住了,用力地裹吸著她的乳頭。

她的奶子很大,但是有些鬆弛,依舊是軟軟的。

尹家嫂子扯了扯我的胳膊說:“到嫂子身上來。”

我翻身到她身上,她扶著我的雞巴放到她的屄上說:“進來,進來看看嫂子的屄跟你想的一樣不一樣。”

我的雞巴在她引導下插了進去,裡面很滑也很溫暖,她將雙腿盤到我屁股後面,“動,動動!”

以前看過手抄本的《少女之心》,也懂得性交是要抽插的,所以我一邊含著她乳頭吸吮,一邊挺動屁股在她屄裡抽插,當時心情非常激動,終於肏到女人了,終於可以去驗證《少女之心》中所描述的性交的快樂了。

可能我雞巴太小,或者是因為她生過兩個孩子,又加上尹家大哥的常年肏幹吧,所以感到她屄裡很鬆弛,抽插中完全沒有感覺到小說中寫的那種緊握感。

“哦……大強……哦……使勁……小夥子真猛……啊……啊……好樣地……啊……啊……使勁肏……啊……啊喲……大強雞巴真棒……啊……啊……啊……啊……是使勁肏……肏嫂子……肏嫂子小騷屄……啊……啊……肏我小屄心……啊……啊……大強真厲害……啊……啊……啊……啊……”尹家嫂子哼哼唧唧地浪叫著,雙腿時而夾緊我的屁股,時而鬆開,下體還一個勁地往上挺動。

越肏她屄裡的水越多,也就越顯得屄腔鬆弛,由於剛才在她嘴巴裡射了一次,所以我這次抽插了挺長時間也沒感到有要射精的意思。

她似乎察覺到這一點,低聲問我:“是不是嫂子屄太松了?”

“不……不是呀!”我也沒肏過別的屄,所以也不敢保證是因為這個原因。

“一定是的,你大哥都說我屄松!”她邊說邊伸手按著我胸口上,“你先出去!”

我將雞巴退出來,從她身上下來,她伸手從扯過枕巾到胯下擦了擦,“嫂子太敏感了,水太多了!”

擦完後,她再次讓我爬到她身上,我接著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