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穿絲襪的媽媽

我壓在媽媽的身上,把雞巴放在媽媽的乳溝中,雙手握住媽媽豐滿的乳房使勁往中間擠,雞巴在媽媽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中摩擦起來,龜頭不時頂到媽媽端正的下巴。

胸部被壓迫的結果讓她張大了嘴喘氣、呻吟,然後我又抓住媽媽的發髻,讓媽媽跪在我的面前,媽媽性感的朱唇正對著我粗大的陰莖,我順勢把雞巴插入媽媽的口中,龜頭直刺到媽媽的喉頭深處,媽媽被這突然其來的舉動弄得呼吸困難,胃裡一陣翻滾,我慢慢地前後抽動肉棒,我可以感覺到當我深入時,龜頭可以碰到媽媽的喉嚨內壁。

這種感覺使我無法再穩穩地站著了,我的雙膝顫起來,我無法平息我的激動了。床被我搖得晃動起來,我看到媽媽的身子動了一下,顯然她對這樣的侵入還是有點不適應。媽媽的舌頭蠕動起來,纏繞著我的肉棒,我伸手按住媽媽的後腦,免得抽插起來的時候她不自覺的逃避我的攻擊。

我開始迫使媽媽的頭與我的肉棒做相對運動,使我的每一次沖擊都能夠深入媽媽的喉管。媽媽的喉嚨裡發出了痛苦的嗚咽聲,我放慢動作,媽媽看起來才好多了,而且似乎也開始享受我肉棒的在她口中進出的滋味。

我的陰囊拍擊著媽媽的臉頰,粗大的肉棒進出媽媽濕潤小嘴的速度越來越快,媽媽看來完全接受了,我低下頭欣賞媽媽那不知是快樂還是痛苦的表情,狂暴地沖擊媽媽的小嘴。我看到媽媽的眼裡流露出渴求的神色,這使我更加快了沖擊的力度。

我慢慢將肉棒退出一半,媽媽松了口氣,閉上眼睛,顯然以爲我結束了對她嘴巴的侵犯,但我要讓她失望了。我緊緊地抓住媽媽的肩膀,然後又開始了向她喉管的進攻。

我合上眼,開始又一次有節奏的進攻,我砰砰地撞擊著媽媽的臉,肉棒深深地刺進她的喉管。我伸手撫向媽媽的小腹,感到她的肌肉極度地繃緊著。當我繼續沖擊媽媽的喉管時,她的身體劇烈地扭曲著,含著我雞巴的口中含糊不清地發出「嗚嗚」的聲音。

一會兒我把陰莖從媽媽的檀口中拔了出來,又馬上架起了媽媽的兩條粉腿,我堅硬的陰莖頂在媽媽還流淌著我精液的兩片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媽媽豐韻的大腿肌肉又是一陣痙攣,緊繃的足弓證明媽媽正承受巨大的痛苦,隨著我大起大落地抽插,媽媽又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我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整根插進去,陰囊打在媽媽光滑的玉臀上「啪啪」直響,混合著媽媽的呻吟聲形成一幅淫褻的景象。

當我粗大異常的肉棒兇狠地插了幾下媽媽的陰道之後,媽媽終於承受不了肉體的快感對理智的打擊,開始大聲的叫床了:「啊……呀……好……用力……繼續……快……快……」媽媽不顧一切的大聲喊叫著,雪白的玉臀拼命的聳動來迎合我的抽插,媽媽閉上她那令人癡迷的美眸,她似乎是在享受性交所帶給她的快感,眼角一串淚珠緩緩墜下,「嗚……嗯……啊……啊……嗚嗚……好……啊……好舒服……啊」她的下體的蠕動也更加激烈,大腿兩側的肌肉崩的硬硬的夾著我的睾丸,讓我好不舒服!

我在抽插了幾百下後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射入媽媽陰道深處,我拔出雞巴,順手掏了一把我和媽媽交合處的混合了我的精液和媽媽的陰戶的液體塗抹在媽媽豐滿的乳房上還送了一些進媽媽微張的小嘴,然後滿意地從她身上爬起來。

此時媽媽在我滾燙的精液的劇烈的刺激下登上了欲望的頂峰後逐漸清醒過來,媽媽想到自己剛才在自己的兒子的姦淫下發出興奮的叫床聲,美絕人寰的俏臉染上了兩抹嫣紅,媽媽輕輕地呻吟著掙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下身塗滿精液的景象以及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我淫笑著的臉,幻想著自己正在做噩夢的媽媽又被無情地拉回到了自己被兒子姦淫了自己的清白被自己的兒子玷汙了的現實裡。

媽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對自己的淩辱什麽時候結束,自己已經被蹂躪得麻木的下身依舊插著眼前這個本是她兒子的男人的陰莖。

媽媽突然覺著嘴裡粘乎乎的,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已爲人婦的她當然知道自己嘴裡是什麽了,不禁一陣惡心。這時媽媽感覺雙乳一陣疼痛,知道我又開始了對她新一輪的蹂躪,這次我又把媽媽幹的哇哇直叫才再一次在媽媽身體裡射精。

媽媽失神的美眸哀怨地看了一眼正抓揉著她的乳房並在她體內一悸一悸射精的我那享受的臉,同時她又發現自己的身體對自己兒子的姦淫不由自主的産生反應,媽媽還發現自己竟然喜歡上了這種亂倫和被奸的感覺,她不明白一向端莊賢淑的自己爲什麽會變的這麽淫蕩,強烈的迷茫感使媽媽痛苦而又無奈地閉上眼睛,兩行清淚順著有些蒼白的俏臉流了下來。

媽媽現在大腦一片空白,她的心仿佛在流血,因爲她被她的兒子強奸了,幾個小時之前自己還是這個正在她身體裡射精的男人的溫柔賢惠的母親,而現在卻成了這個男人的女人,身份變化太快讓她感到無法接受。

這時我在媽媽陰道裡射完最後一滴精液,然後我拄著媽媽的雙乳爬了起來。我看了看媽媽紅腫並且還流著精液的陰戶,淫笑著摟過媽媽豐滿的玉體揉著她雪白的乳房說道:「媽媽,你真淫蕩啊,想不到我平時端莊賢淑的媽媽在床上竟然這麽淫蕩,真是天生的尤物,哈哈。」媽媽睜開眼睛,哀怨地看了一眼毀了她貞潔的兒子,不禁「嚶嚶」哭出聲來。我把從媽媽陰道裡流出來的精液拿來慢慢塗抹在她雪白豐滿的乳房上,說道:「不要哭!媽媽你美妙的身體我想了這麽多年,我一定要先玩兒個夠本才行。不僅如此,我還有一份特殊的禮物要送給你呢?」媽媽聞言不禁問道:「什麽禮物?」我笑著湊到媽媽的耳邊說道:「如果我沒記錯,再過幾天就是你的排卵期吧?」媽媽聞言一愣,冰雪聰明的她馬上就明白了我話中的含義,嬌軀猛地一震,她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地掙脫我,哭喊著:「不!不要!!你不可以這樣?我是你的媽媽啊!嗚嗚……」我摟住媽媽欺霜賽雪的嬌軀淫笑著說:「正因爲你是我最愛的媽媽,所以我才要好好的愛你啊!你並不知道暗戀一個人的痛苦,特別是每天看著你那美麗的面容,一舉一動,嗅著你的氣味,都令我不能自巳,忍不住想向你告白。但我知道你是不會接受我們母子以外的關系,所以只有讓我得到你的身體並且讓你懷上我的孩子你才會永遠和我在一起。」我一邊說一邊用手輕輕撫摩媽媽那被我塗滿精液的肉絲美腿「不用擔心,雖然媽媽你今年38歲了,但我會爲你選一個最適當的時候讓你的卵子和我的精子結合!這樣我們會生出一個健康漂亮的寶寶的。」媽媽在我懷裡一邊掙紮一邊哭著說:「我怎麽能爲你生孩子!你是我的兒子!我們不可以生孩子的,你怎麽可以對媽媽這樣?」我說:「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只有這樣才能辦到。」媽媽聽了呆坐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兩行清淚順著媽媽美麗的臉頰流了下來,她哭著說道:「可是我們是母子啊。」「媽媽你太迂腐了,母子又怎麽樣,母子也是血肉之軀的男女,其間有情有欲,爲什麽就不能做愛呢?」我理直氣壯地說。

「如果我們打破古人的清規,隨心所欲,那麽母子交歡所獲得的享受一定是最美妙的!媽媽,剛才我們做愛時,你不是享受嗎?」媽媽沒有回答而是低下頭思考著我的話。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的肉棒幾乎24小時都停留在媽媽的粉穴裡,媽媽似乎想通了也沒有再作任何反抗,反而像溫順的小綿羊一樣任我玩弄,不管我用什麽體位媽媽都會努力迎合我,這樣媽媽和我過了幾天新婚夫婦般的甜蜜日子,而且我每天都會弄一些補品爲媽媽調理身體修複在我強奸媽媽時給媽媽的身體造成的創傷,終於到了媽媽的排卵期,我決定在今晚舉行受精儀式,讓媽媽懷上我的孩子。

虎山的夜晚分外寒冷,可在這密林深處,將要舉行一個受精儀式!而受精的物件是我美麗的媽媽和我自己。晚上8點,我爲媽媽受精的儀式正式開始!選在今天這個日子讓媽媽懷我的骨肉,是我精密計算過的,我美麗的媽媽將爲她的親生兒子懷上一個健康的寶寶。

過去一段時間裡我將媽媽的身體調理的非常健康,媽媽即將排出的卵子也將發育得非常健康,今天就是排卵日,如果我在媽媽體內射精,受孕率是百分之百。

走進我爲我和媽媽準備的小木屋,我將它佈置成新婚洞房的模樣並且我給美麗的媽媽穿上了一身性感的新娘裝,這時的媽媽長發披肩,頭帶白色的新娘頭紗,上身穿白色薄紗緊身文胸,下身穿白色的小丁字褲,腿上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足登白色高跟小馬靴。這套衣服是我專門爲今天的儀式而設計製作的!它穿在媽媽身上將媽媽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的更加性感。

看到這套性感的新娘禮服真的穿到媽媽美麗的身體上!我的心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想快點體驗一下媽媽穿著這套衣服被我幹的情景!

我笑著對媽媽說:「媽媽,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我會讓你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哦,對了,有一件事我差點忘了!」說完,我叫媽媽把手伸出來,媽媽順從的伸出她潔白光滑的玉手!

我迅速地將媽媽手上的結婚戒指拔了下來,然後取出另一枚戒指帶在媽媽左手無名指上,這表示媽媽以後都是屬於我的,媽媽以後就是我的妻子了。媽媽呆呆的看著手上的新戒指,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我笑著說:「從現在起媽媽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媽媽聽後眼神複雜的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媽媽的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層水氣……我像丈夫抱新婚妻子一般將穿著性感的新娘裝的媽媽橫抱起來走到我爲我們兩人準備的花床邊,輕輕的將媽媽放到了床上!低頭在媽媽誘人的櫻唇上吻了一下,然後擡起頭站在床邊,欣賞著媽媽那美麗誘人的身體。

此刻媽媽躺在一張純白色的床單上,她身上只有那套性感的新娘裝,幾乎赤裸的雪白胴體暴露在我的目光注視之下,媽媽像新婚之夜的少女一樣害羞的用雙臂擋住胸前外泄的春光,我將媽媽的一雙玉臂高舉平放,讓雪山般的嫩乳毫無掩蔽。

兩條誘人的絲襪美腿也彎曲起來,大腿根淫蕩地張開到下體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小馬靴高高踮著,只有鞋跟接觸床面。

我看看時間,說:「現在,媽媽差不多是時候了,我要開始下一階段了,這個階段是要把你的肉體和心靈都挑逗到最興奮的狀態,這樣對於授精是更有幫助的。」說著我扶起了我的美麗絲襪媽媽,開始熟練地挑逗媽媽柔美的身軀。

在我的手指運作下,媽媽的胴體上的敏感點被我一個個開發,媽媽羞怯地抿著唇,緊閉雙目,彎長的睫毛顫抖,模樣誘人至極。

媽媽順從我的擺布和指揮,我叫媽媽舉高手她便舉高,要媽媽擡起腿她就擡腿,在媽媽的配合和我的手藝下,媽媽的身體泛起了可愛的粉紅色,媽媽微蹙著眉一邊扭動嬌軀一邊發出細微的呻吟,媽媽側躺著身體擡高一條玉腿,好讓我看清楚她身體的最深處,我讓媽媽在我沒有說可以改變姿勢前,必須用這樣的方式給我觀賞。

媽媽久曠的身體在我這幾天不遺餘力的開發下變的非常敏感,媽媽的乳頭都還沒被刺激,就已經充血勃起,而且媽媽的肉穴裡的淫水都已經泛濫到大腿根,把絲襪都弄濕了一片,不久媽媽就開始大聲呻吟了。這時的媽媽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道德約束而向我主動求歡了。

我看著以前那個端莊賢淑的媽媽變成現在的淫娃蕩婦心裡湧起無邊的成就感,我在媽媽耳邊輕聲問道:「媽媽,你告訴我你是誰的女人?你想要幹什麽?我是你的什麽人?」媽媽媚眼婆娑的望過來,辛苦地喘著氣說:「唔……我是你的女人……人和心……都是你的了……我要你幹我……把你的精液……射進我的……身體……讓我懷上你的孩子……你是我的丈夫……我未來孩子的父親。」「對啦,這才乖嗎!親愛的!」我興奮的說著,同時我的雙手又爬上媽媽雪白的乳房。

「快來啊……啊……小傑……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在媽媽身體裡射精媽媽受不了了我要啊快點幹我啊……」媽媽像那A片中的女主角一樣,發出了亢奮的呻吟。

伴隨著我的挑逗媽媽全身羞顫地發出間歇喘叫,後來又開始呼喚著正在玩弄著她的身體的我的單名要我快點幹她,完全無視我與她所作的是徹底的亂倫。這時媽媽的興奮度已經很高了,她穿著性感的小馬靴的玉足緊緊的夾在一起,肌膚滲出細汗,通常這種現象,代表快出現第一次的高潮了。

我沒讓媽媽達到高潮,就停止了對媽媽的身體的挑逗,媽媽感覺快感一下子消失了,她失望地躺在床上激動喘息,媽媽擡起頭一雙美眸哀怨地望著我,那楚楚可憐的美姿一下就激發了我體內潛在的獸性。

我突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櫻唇,舌頭闖入她口腔內攪動,不停的吮吸媽媽香甜的津液,媽媽面對突如而來的襲擊,不但沒抗拒,反而挺起柳腰,伸出雙臂環住我的脖子,鼻間發出激烈的哼喘,穿著性感的小馬靴的玉足夾住我的腰。

媽媽和我濕粘的雙舌糾纏,四唇互咬,簡直像一對分隔兩地的情侶見面纏綿的樣子,我一邊深吻媽媽,一邊喘息著指示:「媽媽……把腿擡高……讓我看清楚……看清楚你和我接吻……也會高潮的身體……」媽媽一邊聽一邊舉高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的修長的美腿,如春蔥般的玉指剝開像處女一樣泛著可愛的粉紅色的花瓣,一邊哀喘哼哼的乞求:「嗯……啾……小傑……我聽你的……我們以後都要在一起……以後我們不光是……母子……你還是媽媽的親丈夫……讓我……懷你的孩子……」「放心……這次……只要我在你的陰道裡射精,你就一定會懷上我的……孩子。」我一邊喘著氣回應,一邊繼續與媽媽深吻。

媽媽此時痛苦地挺高嬌軀,和我唇舌交融的甜美小嘴含混不清地喊著:「嗚……我……啾……我要……唔……嗯……來了……嗚……」一覽無遺,可以直接透視到裡部的恥穴粘肉都呈現高潮前的血色,我卻在此時離開了她。從雲端跌落的媽媽發出一聲悲鳴,激烈地喘著氣,哽咽的問我:「小傑……爲……爲什麽……停下來……快來……媽媽受不了了!」「因爲媽媽你的身體在瀕臨高潮二次後,受孕的狀況會更好,這是第一次,接下來我會讓你再接近高潮一次,但一樣不會讓你達到,你今天真正的一次高潮,要保留到我在你身體裡射精的時候。」我迅速地脫下了衣物,只見我褲子中央明顯的鼓脹繃滿,媽媽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我那尺寸十分傲人的雞巴,但媽媽還是羞怯的垂下了頭,臉上升起兩團紅暈,看到媽媽那誘人的表情,我真恨不得馬上撲到媽媽身上大幹一翻,但爲了接下來的受精儀式我還是忍住了。我輕輕的爬上了床,坐在膽怯害羞的媽媽旁邊。

「媽媽,幫我把內褲脫掉吧!」我淫笑著對媽媽說,媽媽聽完害羞的伸出手爲我脫掉內褲,露出我雄壯的肉棒,接著我拉著媽媽瑩白如玉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撫摩我的陰莖,媽媽感覺到我的玉莖在她的撫摩下越來越大,她當然知道是怎麽一會事,於是媽媽剛剛恢複的俏臉又紅了。

我伏在媽媽耳邊輕聲說道:「媽媽,喜歡嗎,不要著急,一會我就用它將我愛的種子送如你的體內,讓你來孕育我們愛的結晶吧!」說完我把手伸到媽媽身後抓住她雙手的手腕,把她的雙手固定在身體兩側,然後我輕輕的壓住媽媽那柔若無骨的嬌軀,溫柔的爲媽媽脫去身上僅有的布料,接著我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吻媽媽雪白豐滿的乳房然後向下掠過媽媽那平坦光滑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到達那神秘的桃源洞我用舌頭在兩片粉嫩的花瓣上來回遊走,開始媽媽還有點害羞,她不停的扭動著嬌軀想躲避我的舌頭,但她那經過我一段時間的訓練和開發的敏感身體,很快就不由自主的對我熟練的挑逗有了反應,媽媽的害羞很快就被洶湧的欲望所湮沒。

「啊……別這樣……好癢」媽媽發出軟弱的抗拒,身體卻十分享受我的舌頭所帶給她的那種酥麻的感覺,美麗的眼眸淒迷地看著我的身影在她的嬌軀上爲所欲爲。

「舒服嗎?」我問。

「好……舒服……啊……繼……繼續……啊……不要……停……啊……」媽媽一邊喘息一邊回答「那你想不想繼續舒服呢?」我淫笑著問。

「想……啊……不要停……啊……」媽媽已經完全淪爲欲望的奴隸了。

「那你要乖乖的聽我的話,知道嗎?」我淫笑著對媽媽說。

「是……啊……我聽話……我一定聽話……求求你不要停……啊」媽媽已經完全沈醉在欲望之中,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麽,媽媽閉上了眼表現出完全順服的姿態。

我不斷用自己強壯的身體和媽媽赤裸的胴體摩擦,我擁抱著媽媽雪白均勻的嬌軀,我的手掌在她肌膚上揉弄,我用力地揉搓媽媽豐滿的乳房,讓我心愛的媽媽發出誘人的呻吟。媽媽的聲音不斷穿入我耳膜,讓我越來越興奮!

「噢……噢……哼……嗯……」媽媽猛然發出亢起的呻吟,我血液登時湧上腦,思緒足足有十秒鍾是空白的。媽媽香汗淋淋的嬌軀躺在我的身下。

我一手揉弄她滑膩的乳峰,另一隻手伸向下麵的桃源秘境,媽媽的兩條玉腿被我推高拉開,我的手指在媽媽粉紅粘稠的花瓣撫摩輕按。

我和媽媽的汗水和著愛液,隨著我的手指的抽動發出啁啁啾啾的淫糜水聲,媽媽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的玉足也沒被我放過,我托起媽媽穿著肉色天鵝絨絲襪和白色高跟小馬靴的修長美腿從小腿開始一直吻到大腿根。

媽媽的身體反應又愈來愈激烈了,壓著她身體的我不時地輕舔深鑽媽媽的玉耳和耳孔,弄得她發出銷魂蝕骨的忘情呻喘;一會兒我又把嘴對上她粉嫩的小穴拼命的吸舔,還用蘸滿媽媽的愛液的中指,慢慢轉塞入從未被開通過的窄緊菊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