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蜘蛛

他有些嚇到了,半天沒出聲,他心中正在想,昨天才想到,怎樣可將她騙到外蒙去,賣到羅宋窯子里去,誰知她今天告訴我她有了。

『你要不要我生下他?你不要我就趁早拿掉他』,她輕鬆地說。

『這是我跟五、六個女人後,才盼到的孩子,請妳不要這樣說,妳會嚇到他』,

『那你要跟我結婚,我才要生下他?我不要當未婚媽媽』,

『我爸媽早就死了,沒有財產,你跟我結不結婚,有什麼兩樣』,

『女人一生都在為小孩忙,我要有些人証,也要有些名份』,

『那我去請我打游擊時的那些戰友,一起來喝杯喜酒好嗎?』

『好,那麼連你九個人都要請到,少一個都不行』,

『二個當家都在廣州開公司,沒有連絡方法,請不到,其他六位都在寧波本地,一定會請到,我瘋狗講話算數』,

『好,那你去安排吧,我要去做幾套新衣服結婚當天好穿』,

『錢夠不夠?做新衣服要漂亮一些的』,

『錢用不完,說不定我還要買一些小孩的衣服,你喜歡第一胎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女孩比較會照顧弟弟』,他心里明明想說男孩,口中卻為了要討女人喜歡,違心地笑著說,他開心極了。

牡丹看他,好一張令人作嘔的黑麻子臉,滿臉都是黑麻子,大麻子里套小麻子,小麻子里套小小麻子,笑起來更醜。

我好命苦,怎麼會跟這麼醜的一個人生小孩。

她對瘋狗說:『三天沒做那個了,今天醒得早,有些想,我上床來做一次也吧?』。

『妳瘋了嗎,現在肏屄會害掉我們寶寶的』。牡丹碰了一鼻子灰。

*** *** *** *** ***

結婚沒有長輩,就沒有什麼繁文縟節,賭場的朋友,就在小餐館里開了三桌酒菜熱鬧一下,重點在新房外,另擺了另一桌非常豐盛的酒菜,款待當年一同打家劫舍的戰友,牡丹很重視老公的這些舊友,特地要瘋狗去紹興.去買了三罈紹興女貞陳酒,供舊友暢飲,大家羨慕醜八怪似的瘋狗,能娶到如花似玉的美嬌娘,席中熱鬧飛杯傳觥,大家嬉歡勸進,立志要在新房門口終宵鬥酒,不讓新人能夠圓房。

新娘化著濃妝,穿著鮮艷的新衣,在酒客間竺里里外外敬酒走動。夜色漸深,屋外已無人影走動,紹興美酒也只剩下一罈了,喝酒的人連新郎在內一共七個人,也陸續一個個醉倒了地下,新郎瘋狗因為要招待客人,喝得比較少,是最後一個倒下的。

牡丹小姐冷冷地,對著口中正在冒出鮮血的,垂死瘋狗說:

『不是只有你會下藥,老娘也會的』,可惜死狗已經不會回答了。

如果有人好奇問我,她肚子里的孩子後來怎麼了?

喔!你忘了嗎?日本皇軍村田少佐的女友,趙芬芳小姐在前一章里裝置了,子宮內避孕器。

(五)萬里刺殺總經理

寧波市警察局為了浦前村新婚毒宴命案傷透腦筋,七名死者全是寧波市低層社會份的無業份子,主要生活在偷、騙、賭、娼、煙毒圈子里(當時抽大煙是合法的,但要登記備案),惡名四播,好多曾受他們所害的人不少,聞訊大快人心,但人命關天,還是要追查,逃逸無跡的女嫌,很可能是死者拐騙來的外地女子,奇怪的是,所用之毒藥卻是重慶份子中統局所慣用的種類,無色無嗅,令人防不勝防,不知如何取得,發佈了通緝,但嫌犯沒有留下任何可資追縱的具體資料,不知姓甚名誰,年齡籍貫,學經歷等都毫無所知,唯有的證据是一張當日結婚照,但經過濃密新娘化妝,根本認不出本人來,甚至懷疑她是男扮女裝。

1945年8月15日下午,陳牡丹在旁人還沒有發現寧波市毒殺流氓案情前,就帶了在瘋狗行李里,搜刮了全部的財物,別看他生前似乎很窮,其實憑他睹場老千,這半年來的詐賭,賺進了不少的黑心錢財,加上汪記政府暮途窮(這時漢奸頭子汪精衛已死,換上了陳公博跳樑)紙鈔貶值一文不值,瘋狗早就把詐賭騙來的錢,換成了袁大頭和黃澄澄的金條,牡丹小姐(或是瘋狗太太?),不客氣的全部笑納打包帶走了,氣喘吁吁的背上家當,從容地搭上從寧波到上海的班輪靜波號,經海上到了上海市吳淞口碼頭,很順利地進入了市區,但覺得扛著沉重的現大洋太重,讓她吃足了苦頭,所以一到了上海,她就找了一家金飾店,把整數的大洋也換成了一條條的九九九金條,減輕攜帶重量。

當天晚上二點鐘,突然不知從何方,傳來超大聲的管弦樂隊演奏聲,後來又響起此起彼落的爆竹聲,把全上海的市民都吵翻了,天亮時,全市倒處都能聽到廣播,有一個日本老頭子用連哭帶喊的日本話,嘶喊著哭叫,很多鬼子兵跪在地上哭泣聆聽,据懂日本話的人告知,那是日酋天皇的玉音,懂的人說,那確是日本裕仁天皇本人,親自在收音机頻道里,宣佈日本接受同盟國菠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

上海全市,平時像兇神惡煞的南陽撟日本憲兵,中國人民經過,多要彎腰鞠躬才能通過,已經不知龜縮到那里去了。還有民眾對駐守營地的鬼子士兵投擲穢物,收音機中頻頻廣播,不要侮辱和激怒日本士兵,怕他們反撲,玉石俱焚,倒底他們手中仍握有武器。

牡丹跟著流動人潮,坐火車到了廣州,用新身份以朱玫瑰的名義住入河柳街的一間小旅社內,化了幾天功夫,終於在華僑新村租下了戶還不錯的屋子安頓住定。

她照著報紙分類廣告,徵人類廣告一一投寄履歷。

履歷上是這樣空寫的,

朱玫瑰,女,廾五歲,末婚,浙江定海沈家門人,安徽安慶大學經濟系畢業,精通商用英文,父親是遠洋貨輪船長,母親早亡。

應徵工作,秘書或業務。

這一段時期,抗戰剛勝利,全國在復員的浪潮中,而且英國人也回到了香港,羊城和香港工商業往來十分興盛,所以她收到的復函很多,玫瑰小姐細心一家家去應徵面談,但她不諳粵語,大多不能成功,即使有幾家公司老闆不是廣州人,願意錄用,但玫瑰小姐卻不願屈就,找事找了一個多月,始終都找不到一個合她意的工作。

朱玫瑰小姐,希望能找到一家公司,老闆是姓宋或者是姓一的,但人海茫茫,大海撈針,希望甚是渺茫,一些方向都沒有,萬一他的公司不開在廣州,萬一他改了姓名,萬一他開的是工廠,而不是公司,萬一他開的公司不缺人,最後,她還是選中了一家中規模的公司上班,做業務下手的工作。

所謂業務下手的工作,就是上手去貿易公司,接到從香港轉來一些各式各樣,希奇古怪的訂單,玫瑰小姐就要去找到下游的生產工廠把東西做出來,工作很辛苦,而且要接觸三教九流,上至大公司的總經理,下至包工頭,甚或地方角頭,半年下來,因為勤走,也認識了不少朋友,當然玫瑰小姐為人開放,香閨也偶有男仕光臨,甚或有合意的人留宿,但從沒有和男人,有金錢上或情感上的糾葛。

今天,朱玫瑰到了佛山的一家佩飾工廠,昌盛企業,與廠長兼生產部經理,同樣也是姓朱同宗的幹部,商討一批紀念章訂製事宜,談得甚是投機,約定明日攜空白訂單來,進一步談條款,及樣品打樣及价格事宜,朱經理約定明日陪玫瑰去見一總經理

同宗朱經理提到一總經理,玫瑰聽到,不禁心頭“噗!” 的一聲,問道:『大哥,一總經理,那個“一”,一二三四的一嗎?』。

朱經理笑了:『那有人會姓一二三四的一,是海軍巡弋的弋』。

玫瑰恍然大悟,不是”循一”的一,而是”巡弋”的弋,雖然仍然是個罕姓,們但終算解開了一二三四這個謎團。

但”弋”雖說是個罕姓,世上人這麼多,也極有可能只是同姓的人,等明天說不定就可揭曉了。

她第二天起了個早,盥洗沐浴,去做了頭髮,又仔細化了一個美美的妝,噴了一些淡淡們的香水,換穿一件艷麗的旗袍,對著化妝台鏡子,照了又照,修修描描,最後自認十分艷麗,用過午餐才開車出門去佛山赴約。

她在下午三點到了他們公司大門,她的盤算是三點鐘到工廠,和朱經理談樣品的規格細節,打樣時間表長度,如雙方合意,就可談价格、初驗、交期、付款等訂貨合約細節。她已經取得自己公司老闆底線,今天只是初談而已。今天要談們的是,一批英國客戶指定的一批胸飾,由里到外,不鏽鋼別針,底層是99.9足赤2μ電鍍,立體英國皇室獅子圖騰,最前配以多種不同級別的法瑯圖案,三十多款多樣少量製作,并壓上不同序號,總數達百万件,由港府派人監制,作為英國王室,贈送二戰有關人士,記念佩飾(不是勛獎章)。

如果在下班前順利談妥,就可在五時半左右見到弋總,說不定會一起用晚餐,可在餐桌上傍推側擊,弄清此人是否就是自己正在苦苦找尋的那個人。

人算不如天算,等到玟瑰和朱經理商談完畢,弋總已有前約,先一步走了,玟瑰好生失望,就故意推托,打電話回公司請示价格,要改期再來佛山洽商,因為這批生意總金額很大,朱某不捨得半途而廢,懇求玟瑰明日再來公司,由弋總親自來議。

第二天,玟瑰依約前來,弋總果然在他辦公室內恭候,才一照面,她就確定了,這才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鬍渣滿面瞎了一目的中年男人,這不是每日夢里,恨得咬斷銀牙,血海深仇的匪徒還是誰。

依玟瑰的心情,恨不得立即拔出鎗來,當面轟他一鎗,了卻心事,但我還要靠他,找出主要仇人,土匪頭子姓宋的大當家,現在還不是時候。

『弋總!久仰大名,如雷灌耳,只是一直無緣識荊,這幾天家門朱經理提起,才知道您在這里大展鴻圖,今天有緣見到您,真是十分榮幸』。

『朱小姐,這幾天我們公司朱經理,跟我提起妳,說妳精明幹練,美艷絕倫,今日一見,果然風姿綽約,國色天香』。

二人一見面,就互打高空,大家都言不由衷。

賓主坐定,很快就切入主題,先談規格,99.9赤金成色,鍍膜厚度法瑯色號,ISO標準,線上抽驗及成品驗收要求,打樣及預付款%和交期,FOB或CIF HK計款方法。

談得很順利,但因金額甚鉅,約定先簽草約,儘速交雙方律師審查後,并提交樣品十件備查。

商議完畢,弋總提議到市上穗美大飯店用餐祝賀,餐中,他帶來了他年青的新婚妻子共席。

賓主坐定,席上朱經理還帶上公司中其他六名幹部,正好十人一桌,連玫瑰在內一只共有十個人,在這個時候,玫瑰才能正面仔細端詳弋總和他夫人的相貌。

弋總今年約五十來歲,髮鬚濃密,鬍髭很可能早上才剃,下午就又長得整個下頦,鬍渣滿腮的那種充滿男性賀爾蒙的騷鬍子,左眼失明戴一個眼罩,有些像童話故事小飛俠里的虎克船長。

弋總夫人長得很清秀,年紀很輕,廿一、二歲,穿著有些土氣,一看舉止,就知道沒讀過多少書,和弋總都是安慶口音,小腹微凸,明顯地已經懷孕五、六個月了。

喔!他已經有老婆了,這倒有些辣手,玫瑰正在想,怎樣才能接近弋總,再從他口中套出大當家的行蹤來,但看到他老婆懷孕的情況,就感到有機可乘,男人在老婆懷孕初期時,性慾不能宣洩,往往容易出軌,正可利用。

家門朱經理對大客戶,玫瑰小姐百般奉承,她也十分高興,席中交互勸酒,大家有些醉意,弋夫人因為有孕,不勝酒力,弋總要駕駛先將她送回家去。

老婆走後,弋總就比較放得開了,頻頻向玫瑰勸酒,杯觥交錯,好不熱鬧,玫瑰善飲,但較能自制,不失儀態,仍能保持閨秀風範,弋總發動幹部淪流向她敬酒,但玫瑰不為所動,不管氣氛炒得如何熱烈,池她還只是淺酌低呡,保持鎮定微笑以對。

弋總看她美若桃李,艷如姣燕,不管如何言詞挑逗,都不為所動,有些垂涎欲滴,一使眼色,席上幹部,落續散去,玫瑰筷子不慎落在地上,她俯身下方去撿起,侍者急忙前來服務,但她已自己撿了起來,起身時,彷彿看到弋總在她酒杯中丟進了一顆藥,她只當沒看到,繼續平靜如常地喝酒,欲擒南山虎,偏向虎山行。

再喝了幾杯,玟瑰就有些不勝酒力,面泛桃花,說話有些口吃,東倒西歪,口中一直唸著:

『弋總!你這個酒不錯,很爽口。再叫一瓶,好喝!』。

『弋總!你這個鬍子很漂亮,比我老公的漂亮多了』。

『弋總!你這個鬍子硬不硬,扎起人來痛不痛?』。

『弋總!我老公在家等我,我要開車回去了,謝謝你的招待』。

『弋總!你這個鬍子比我下面的鬍子短多了,要不要比一比?』。

愈說愈不像話了,弋總勸住她:

『朱小姐,你喝多了,開車太危險,這樓上有房間,休息一下,等酒意褪一些再走吧』。

『我沒醉,我要回家,老公在家等我,我們約好大姨媽走了,今夜要爽一夜的,我要回家』。

『沒關係,你要爽一夜,我會比你老公使妳更爽,聽話,跟我上樓吧,這件事我最行』。

弋總看到玫瑰小姐已經口不擇言,身體柔軟,連站都站不直了,知道藥力已發作,連拖帶拉,把玫瑰弄進了客房。

其實她是半真半假,她以前曾被瘋狗下過同樣的藥,今天各為了要吊上弋總,不惜以身試藥,取信於他,硬著頭皮,喝下了那杯酒。

弋總將她弄上了床,脫去了外衣,心想這個小妮子,真不能用藥,發作得真快,這麼快就不行了。

玫瑰陰道不停冒水,下腹搔癢不止從一處來,面泛潮紅,兩眼迷離,弋總脫掉了她的奶罩,剝下了她的三角褲,他她卻不斷地對著弋總不停乞乞傻笑:

弋總把自己也脫得精赤,看著玫瑰在床上發情,這個女人還真是個美人,肥瘦均勻,細嫩白晢的皮膚,吹彈可破,我見猶憐,胸口二朵雞頭肉,巍顛顛忍不住張口就吸,呀!魂飛九重山。

『老公,你幹嗎在眼晴上貼一塊布呀,今天你好帥呵』。

弋總知道她已經有些幻覺,分辨不出他是不是她老公,也不去戳破他她的的幻覺,一面伸手下去摸弄她的陰蒂,一面俯身去吻她的乳頭,她興奮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不放,閉住雙眼,口中伊伊呀呀叫個不停。

『老公!今天你好大呀,好硬呀,好人,我等不及了,我裡頭癢得不行了,快些,快些進來,快些,快些!我等不及了』。

弋總爬在她二腿之間,龜頭頂住洞口,伸進了一粒龜頭,就停止不止再前進了,我急了,臀部往上一迎,進來了半支肉棒,他卻屁股往上一抬,又退了回去,我急忙再迎一下,他還是老樣子,退出停在了原點,只讓我陰道口含他一粒龜頭,他愈是這樣,我愈急,裡面愈騷癢,我氣壞了,睜開了眼睛想罵他一頓,為什要這樣耍我,卻發現不是老公而是弋總在我身上,我嚇了一跳,想推開他,誰知他卻整個身體一沉,大屌插進了我內部,直挺挺頂到了我陰道底,子宮口,大進大出插得我應接不暇,插得我雙臂緊緊抱住他上身,雙腿也緊緊圈住他下身也不放,口中不禁大聲叫床:

『呵…………呀……………好哥哥!…………出力…………嗚……肏死我……好!……就是這一點………肏得好……%&[email protected]^*($%%#加油………^*%#$^(*^%$#…………)』。肏得我不知所云。

叫著,叫著,我下面噴了一床,他也射了我一泡精液。

事後,玫瑰星眸半開,媚眼望著弋總,嬌聲說:

『弋總,你趁我酒後欺侮我呵,我老公知道,怎麼辦?』,

『怎麼辦,休掉他就是了,剛才爽不爽?』,

『呣,剛才你壞死了,欺負人家』,

『爽不爽?要不要再來一次,這次會比較久呵,要不要?』,

玫瑰含羞地點了點頭,身體投入了弋總的懷中。

*** *** *** *** ***

玫瑰回廣州,照著弋總的意思,和老公分了手,(其實他她本來也沒在廣州結過什麼婚)就成了弋總的外室,全公司都知道,只是瞞著他懷孕的老婆。

她仍在廣州原公司上班,但也進入弋總公司做一些英文函件處理的秘書工作,記念章樣品也送出去了,訂金也收到入帳了,弋夫人也產下了一個大胖兒子。

最重要的是在半年的同居生活中,從弋總對外來往的通信中找出了宋先生的資料,原來他進了上海市警察局中任職。難怪倒處找他不到。

玫瑰心里很矛盾,當年弋總這批盜匪,縊死了我的新婚丈夫宏輝,強暴了處女的我,現在,仇人就在身傍,隨時可取他性命雪仇,但殺了他,又留下未亡人,怨怨相報,何時了。

下了決心,如果他老婆生下一個女兒,我就饒她們母女性命,但如生下一個兒子,則我要斬草除根,殺他父子,說不定殺他全家。

第二天,廣州日報,社會版欣頭條新聞

「大小老婆爭寵,昌盛企業總經理弋XX,滅門血案」

本報訊:大雨傾盆中佛山市昨夜發生滅門血案,該市聞人弋XX父子,昨晨在自宅遭小老婆朱女開鎗擊斃,月子中的弋妻,驚佈血崩而死,兇手正在追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