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絕色後母的幸福生活

秦青低頭看看林雪茵的蜜穴,果然整個陰唇都翻了出來,粉紅色的穴肉摻著白色的淫水。

林姨,對不起,痛嗎?秦青疼惜的問道。

林雪茵微笑道:傻瓜,林姨很舒服,被你插得我都飛上天了。我從來沒有今天這樣快樂。

林姨,秦青好愛妳。秦青動情的道。

我也好愛你,我整個身體都給你了,你以後要怎麼對林姨呢?林雪茵問道。

秦青有點激動,興奮的道:我……要讓妳快樂,只要妳願意,我……每天都要干妳。

好兒子,林姨好高興,可是不要把身體弄壞了。林雪茵心中一陣蕩漾。

林姨,我是你養大的,是屬於你的,只要能給妳幸福,怎樣秦青都願意。

林雪茵一陣感動,咽哽的道:林姨好感動,林姨什麼都不管了,你是我的兒子,也是我的丈夫。

林姨,秦青抱妳去洗個澡。

嗯!林姨雙手環繞著秦青的脖子。

抱起林雪茵的時候,才發現整個沙發一大片都是林雪茵流出來的淫水。

林姨,妳看!

都是你啦!還看!林姨一手伸出來握著秦青那依然堅挺,沾滿林雪茵淫水的陽具。

青……還要嗎?林雪茵動情的問道。

林姨,這就要看妳了。秦青道。

好,我們母子兩今天好好的相聚,你要林姨怎樣都可以。

在浴室裡秦青幫林雪茵衝洗著蜜穴,林雪茵幫秦青搓洗陽具,搓著搓著,林雪茵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它含進口中。

林姨,你用嘴幫我洗……好棒!

林雪茵愛不釋手的又含又舔,秦青有些忍不住了。

林姨,來,秦青想從後面插妳,好不好?秦青提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林姨整個人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歡,我都給你。林雪茵說著轉過身子,彎下腰挺起臀部。

寶貝,來吧,從後面干我,今天就讓我們干個痛快。

說著,秦青撥開林雪茵的蜜穴,挺起龜頭抵住林雪茵的陰唇。

林姨,我要插進去了。

好……來吧!干我青……林姨的蜜穴是你的……隨時可以給你干。

秦青挺腰一插。

啊!

整根陽具順利的從後面插進了林雪茵的蜜穴。

喔……好兒子……這個姿勢好棒……好爽……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嗯……嗯……俊……好丈夫……干我……用力干我……我要你每天干我……好不好?林雪茵蕩漾的呻吟。

林姨……我會……我會每天干妳的……我要妳每天為我穿上不同的三角褲……用我的大肉棒翻開妳的三角褲來干妳……好不好?秦青邊說著,邊努力的抽送著。

當然好……啊……那些三角褲……本來就是為你買的……啊……嗯……我要每天為你穿……我要翻開……它……啊……讓你……插進我的蜜穴……喔……好棒……青……你好會干穴……我……身體……心……都給你了……快……我要你射進來……射進我的蜜穴……我的子宮……啊……你的好長……好粗……我好爽……啊……頂到花心了……干到子宮了……

林姨,妳的蜜穴好棒……好溫暖……夾得我好緊……好爽……

嗯……不是林姨的穴緊……是你的肉棒太……粗了……林姨喜歡……啊……

秦青把胸膛貼在林雪茵的背上,雙手握著她垂下的大乳房,一邊抽送,一邊揉著。

啊……親兒子……好哥哥……我要瘋了……林姨是你的人……我太舒服……我要叫你好哥哥……好哥哥……你好會干……干得我好爽……啊……不行了……快……快射進來……射進我的蜜穴……射進我的子宮……我們一起……啊……

秦青一陣狂插,終於,將精液射進了林雪茵蜜穴裡面。

林雪茵也泄了,可以從她不停收縮的蜜穴感覺出來,一會兒,秦青拔出插在林雪茵陰戶裡的陽具,林雪茵仍維持著彎腰的姿勢。

啊……青……只看見一股淫水從林雪茵的穴口流出,順著大腿流向地板。

喔……好丈夫……我被你干死了……腳都麻了……蜜穴也麻了……

秦青從後面摟著林雪茵,扶她起身,林姨,辛苦妳了!

林姨轉過身抱著秦青直吻,青……好兒子……我好幸福……干得我……爽死了……

林姨,妳也好棒,我也很舒服。

來,我走不動了,抱我回房間去。林雪茵撒嬌的依偎在秦青懷中道。

秦青雙手將林雪茵從浴室抱出來,林雪茵像小棉羊一樣的偎在秦青的懷裡,不由得秦青的陽具又勃起了,剛好頂在林姨的屁股上。

啊……青……你……又……不行了……林姨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林姨,妳剛剛才說,隨時都可以讓我干的,怎麼忘了?秦青一陣得意的賣弄道。

不來了啦……你就會欺負林姨……先回房再說吧!我們先休息一下,好不好?休息過以後,林姨會換上你喜歡的三角褲,再讓你好好干,你知不知道?剛才在廚房,林姨故意讓妳看林姨的三角褲,然後偷看你洗澡,看到你那粗大的陽具,確定林姨讓你動心以後我才下定決心把身體給你。所以,在房間換衣服引誘你,等你進來抱我,可是……你這個木頭……就是非要讓林姨主動不可。林雪茵終於道出心中壓抑許久的想法。

秦青一陣感動,最難銷就是美人恩。

林雪茵道:林姨已經完全是你的人了,你隨時都可以干我,但是,要保重身體,別弄壞了,好嗎?

林姨,我知道了,不過,剛剛在插妳的時候,妳叫我什麼,我沒聽清楚,可不可以再叫我一次?

你好壞……林姨把身體都給你了,你還要欺負我。

好嘛!叫啦,我要聽。秦青也撒賴皮的道。

唉!真是,冤家,你這小冤家。林雪茵說著親了秦青一下,然後在秦青耳邊輕輕的說。

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干得小妹好爽,你是我的好兒子,也是我的好哥哥、好丈夫,我是你的林雪茵,也是你的好妻子,你好會干穴,林姨被你干得好爽……這樣滿意了吧?

聽到林雪茵這一番淫蕩的告白,秦青秦青陽具不由得更漲了幾許,頂了林雪茵的屁股一下。滿意,我的小浪穴老婆。秦青吻了林姨的唇一下,走向臥室。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三章纏綿不知道睡了多久,秦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了,懷裡的林雪茵已經不在,秦青赤裸著身體下床,聽到廚房裡有聲音,秦青來到廚房,林雪茵已經換上了衣服,是另一件秦青沒見過的蕾絲睡衣,依然可以看見睡衣裡面另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林雪茵轉過身來。

青,你醒了,吃點夜宵吧!

林姨,妳真的好美啊!秦青一手接過她的三明治,一手摟著她的腰說。

嗯……只給你看喔!林雪茵像個頑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說。

秦青掀起林雪茵的睡衣,想仔細看看這件粉紅色的半透明三角褲,好小的一件,兩邊只是用一根絲帶系著,中間的部份只蓋住了重要的部位,濃密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緣蔓延出來,秦青不禁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它。

喜歡嗎?林雪茵問道。

林姨,我很喜歡,好漂亮,好性感。說著的的手伸進了三角褲裡面,整個手掌貼著林雪茵的陰戶,撫弄著陰毛。

林姨,妳的毛好柔軟,摸起來好舒服。秦青用中指順著林雪茵的裂縫來回搓揉。

嗯……啊……青……先吃吧……吃飽了……林姨……再給你……給你干……我今晚……要讓你完全的享受林姨的身體……嗯……

林姨,那你呢?吃飽了沒有?秦青關切的問。

林姨吃過了,不過……林姨還想吃……林雪茵詭異我微笑道。

秦青把吃了幾口的三明治遞給林雪茵。

不要,我不要吃這個,我要……我要吃……你的……林姨細聲的說著,然後伸手握著秦青又勃起的大肉棒。

林姨……好,讓我先舔舔妳的蜜穴。秦青放下三明治抱起林雪茵,讓她坐在流理台上。

秦青低下頭靠近林雪茵的陰戶,那裡已經又是淫水泛濫了,秦青沒有脫下三角褲,就隔著這薄薄的一層,秦青開始舔弄蜜穴的部位。

喔……嗯……親……親愛的……好……

秦青翻開粉紅色的三角褲,將舌頭伸進的林雪茵的陰唇。

啊……嗯……哥哥……小丈夫……我好幸福……好舒服……再進去……再進去一點……一股白色的淫水汩汩地流出,秦青把它吸進口中,吞了去。

秦青品嘗得津津有味的道:林姨,妳蜜穴的水好香,好好吃。

吃吧……親愛的寶貝……吃林姨的蜜穴……林姨舒服的仰起頭雙手抱著秦青的頭,撫弄秦青的頭發,一副忘我的樣子。

乖兒子……我要……我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雞巴……干進我的小淫穴……不……不要再舔了……我快受不了……林雪茵又發浪的呻吟。

林姨不是還要吃我的大肉棒嗎?

要……我要……我要用蜜穴……吃你的……大雞巴……

秦青馬上將林雪茵的雙腿架在肩上,握著陽具,抵著林雪茵的陰戶,但是並沒有馬上插進去,只是在洞口不斷的磨擦。

小鬼……你好壞……又要逗林姨了……快……快插進來吧……林雪茵一陣搔癢。

秦青輕輕一挺,粗大的陽具就全部頂進了林雪茵的陰道裡面。

啊……好粗……好棒……好丈夫……好老公……林姨的蜜穴……好滿足……

秦青先慢慢的抽送,插得林雪茵不停的淫聲浪叫 青青……兒子……你好會干……穴……啊……我愛你……嗯……

一會兒秦青抱起林雪茵,陽具仍然插在林雪茵的陰道裡面。

好兒子……你要……帶林姨去那裡……?……啊……這樣……好爽……

秦青讓林雪茵整個攀在秦青身上,一邊走向臥室,一邊抽送。

好兒子……親哥哥……你那裡學來的……這一招……好棒……

林雪茵一路上浪叫不停。

來到臥室後,秦青放下林雪茵,抽出陽具。

不要……你壞……怎麼不插了……林姨正舒服呢……

林姨,我們換個姿勢,妳在上面,好不好?

壞死了!林雪茵說著翻身跨坐在秦青身上,一手扶著秦青的陽具抵住穴口,迫不急待的用力一坐。

嗯……美……美死了……林雪茵隨著床的擺蕩,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時的閉上眼睛,享受這種主動的快感。

林姨,我要來了……秦青也順著床的擺動,上下的配合林雪茵的套弄,只聽見彈簧床和陽具抽動蜜穴的唧唧聲。

唧……唧……唧……林雪茵的淫水流得好多,秦青的大腿都沾滿了。

啊……啊……好棒……我飛上天了……小丈夫……親兒子……你好棒……我快……快不行了……沒力了……

秦青隨即一個翻身,把林雪茵壓在下面,抬起她的雙腿,幾乎將她的身體彎成了一百八十度,陽具在蜜穴裡一陣狂插猛送。

唧……噗……唧……唧……噗……唧……唧……噗……唧……

乖兒子……林姨的蜜穴……美……不美……你喜不喜歡……?……啊……林姨愛你……蜜穴……小浪穴愛你……的大雞巴……干我……干你的親我……干死我了……林姨的蜜穴……永遠……只給我親兒子干……啊……

突然一陣酥麻,秦青忍不住射出了精液,林姨同時也泄了。整個身體緊抱著秦青,雙腿夾著秦青的腰不肯松開。

一會兒。

林姨,雪茵。秦青輕喚仍在陶醉中的林雪茵,粗大的陽具仍然滿滿的塞在林雪茵的蜜穴裡面。

嗯……其……林姨好幸福,給你干死了,你怎麼這麼厲害?

林姨,告訴妳一個秘密,其實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把妳當作性的對像,幻想著跟妳作愛,妳跟我幻想中的仙子樣子一樣美麗,不,更美麗,所以幾年來,我就比較能控制自已射精的時機。

原來如此,難怪這麼久都不泄身,唉!我大概注定是你的人了……哎呀……你又漲起來了。林雪茵一陣感嘆,心中卻是無比滿足。

林姨,如果妳身體還撐得住,就讓我們干到天亮,我要把這十年來對妳的欲望,全部發泄出來。

嗯……乖兒子……我也要把十年來虧欠你的,全部都給你……干吧……我的蜜穴……今天……以後……都屬於你的……

就這樣秦青和林雪茵不斷的變換各種姿勢,瘋狂的性交,林雪茵不停的浪叫著,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一直到天亮秦青們才相擁著沉沉睡去。

秦青的性福生活第四章周末生活這一睡直到次日天大亮,秦青才悠然醒來。

秦青看見伏壓在身下春夢中的林雪茵,和自己赤裸裸的纏綿地互擁在一起。想起昨夜那銷魂蝕骨的歡愉,翻雲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林雪茵粉妝玉琢柔肌滑膚的胴體,一絲不掛的壓在身下,緊小的蜜穴仍噙含住自己軟縮如綿的寶貝,秦青真不敢相信他夢寐以求的事情,竟然變成了現實。

秦青星目含情脈脈地看著美夢正酣的林雪茵,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艷紅迷人,且仍然隱現春意宛如海棠春睡,並且林雪茵此刻在睡中似是夢到了什麼美事,嬌顏梨渦淺現莞爾一笑。這笑容再加上林雪茵嫵媚撩人的玉靨,實是令人心旌搖蕩,難以自持。

秦青欲火騰升,情欲勃發。他那在林雪茵銷魂肉洞中休息了一夜的寶貝,又恢復了勃勃生機,一下就硬梆梆地將林雪茵猶濕潤的陰道塞得滿滿的、飽飽的、脹脹的,沒有一處沒被貼到。

秦青立刻急不可待地抽插起來,被他插醒的林雪茵,睜開亮麗的美眸嬌媚地一看秦青,柔聲道:寶貝,弄了一夜還沒夠啊。

秦青邊抽插邊道:弄一夜怎麼夠,就是弄一輩子我也不夠。

林雪茵芳心甜甜的,她俏臉微紅,嬌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盡情地弄吧。

倆人休息了一夜,現在是精力充沛,干勁十足。

秦青是奮力揮舞著他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在林雪茵溫暖柔軟的肉穴中恣意地橫衝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銷魂快感,自寶貝與嫩穴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濤洶湧地襲上倆男女的心頭,湧遍渾身。

林雪茵舒爽得晶瑩如玉的香腮緋紅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啟,櫻桃小嘴只張,鶯聲燕語,不絕於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縱體承歡。

秦青俊面漲紅,微微氣喘地更為用力地狂抽猛插著。

兩人下體陰陽交合處,林雪茵肥厚艷紅的大陰唇,及肉穴口緋紅柔嫩的小陰唇,被寶貝抽插得一下張開一下閉合,恍如兩扇紅門翕張不已,而乳白色的愛液好像蝸牛吐沫,自肉穴中滴滴只下。

兩人如膠似漆,曲盡綢繆地不知鏖戰了多久。林雪茵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膩渾圓的肥臀急搖,紅唇大張「啊」地浪叫一聲,一股滾燙的陰精自肉穴深處湧出,她暢快地達到了高潮。

秦青龜頭在這陰精的衝擊下,腰背一酸,心頭一癢,陽精直射而出。

泄了身的兩人微微氣喘地纏抱在一起。過了好一會兒,林雪茵看見外面太陽已經老高,立刻道:青兒,快起來,太陽都老高了。

秦青道:不,我才不起來,茵兒。

林雪茵一愣,道:茵兒?

秦青抱住她道:對,你就是我的茵兒,我的娘子。

林雪茵心中一甜,道:好,林姨依你。快點起來。

秦青嘟起嘴道:我不是說過不起床的嘛!

林雪茵道:你怎麼不起來?

秦青初嘗這人間美妙無比的肉味,食髓知味,淫興絲毫不減。他手仍然握著林雪茵酥胸上,那一對肥大白嫩的肉球道:茵兒,我們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