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慾無間

公元2050年,「夢谷」公司。

「先生,歡迎您使用本公司產品,您希望使用幾號程式?」

「我……我不太清楚……聽說,你們有新程式推出……能不能說明一下?」

「是的,先生,本公司除了各式《套餐》服務,還特別為個人喜好而研發了讓客戶自行設計對象的程式,您除了可自行微調整對象的『音頻』,還可以根據您所輸入的2D圖像,即刻為您在夢境中呈現。」

「我懂了,那……我這照片……」大偉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

「喔!先生,我們的新程式,完全由您自行操作,只要您進入包廂,電腦螢幕會讓你自行設計夢境及情節,使用過後電腦不會留下您使用記錄,絕對保障顧客穩私,請您到3號包廂使用。」

服務人員按下手中鍵盤,寫著3字的一面牆壁緩緩推出。

「先生,根據您的信用值,您可消費一小時,提醒您在選擇情境的時候,勿超過使用時間,虛擬時間和正常時間相同,若時間到了,您設定的情境會自動結束,夢境會中斷,我們希望您能有一個完美的夢。」

「好的,我懂了。」

「謝謝!祝您美夢成真。」

大偉為了到《夢谷》來,偷偷瞞著母親在外多兼了一個家教,才存夠了錢在《夢谷》消費一小時的信用值。

躺在密閉的小包廂裡,大偉心情莫名的緊張與興奮,在眼前螢幕上的一排選項裡,他按下「自訂」。

雖然大偉是第一次到《夢谷》,但他早就從網路上,對夢境機器的操作流程瞭若指掌了。他將手中的照片置入螢幕下方的吸入口,螢幕隨即出現了他熟悉的擬真面容,並對著他露出親切的微笑。

根據電腦語音指示,並設定了年齡、身高、三圍。而在「服裝」這一項,設定相當細膩,從內衣到絲襪都有數千種選擇。

在「場景」一項,大偉仍然選擇「自訂」,將他預先拍好的場景光碟置入,很快的,他家裡的一切擺設與裝璜,都立體化的呈現,而畫面上的女子,正站在他熟悉的客廳,露出微笑。

接著在「聲音」設定一項,螢幕上顯示「請將音頻檔放入」。大偉拿出一片預先錄好的聲音光碟放入吸盤裡。幾秒中之後,電腦原本的語音,已經變成了他所設定的聲音了。

「先生!請告訴我,你要我扮演什麼人?」螢幕上的女子,dfjstory.com隨即接收了他置入的音頻,發出了他熟悉的聲音。

「妳的名字叫林雪兒,我叫楊大偉,我們……我們是……母子關係。」

「喔!孩子,不論你想要什麼,媽媽都會答應你的,來,告訴媽媽,你想要的。」螢幕上的女子立即改變了口吻,像個慈祥的母親一樣,輕聲溫柔的說著,並在螢幕的一旁秀出一些選項:「偷東西請求原諒」、「成績不好請求原諒」、「慶祝生日」……等等。

「哇塞!真是太完美了。」大偉掩不住內心期待的興奮。

而選項的最後一欄是「自行輸入」,大偉戰戰競競的在方格裡輸入了一個單字「incest」。

這時,螢幕上的女子原本慈祥的微笑,突然眉頭略微皺起,嘴角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孩子!不可以的……這是不被允許的……」螢幕上的女子臉孔,隨著一道刺眼的強光,突然,大偉的眼睛在一陣暈眩之後睜了開來。

「哇!真的……跟真的一樣……」大偉眼前所呈現的正是他的臥房。

「媽……媽……」大偉馬上急著找尋母親林雪兒。

「大偉!媽在這兒……你醒啦!」林雪兒正坐在大偉的床沿,身上穿的服裝正是他所設定的粉紅色薄紗睡衣,透過薄紗,媽媽裡面穿的,也正是他所設定的透明紅色小丁字內褲。

「媽,妳……」大偉雖知這是《夢谷》的傑作,但是仍不敢直接太過放肆。

「incest……多麼刺激的一個字啊!但是……寶貝,我們不可以這樣的,這是不被允許的。」林雪兒輕撫著大偉的臉龐,溫柔的說著。

「媽……那……那有什麼關係,這……不過是個夢境而已,在夢裡做什麼,都不會有影響的……不是嗎?」大偉小心的說著,因為,這一切都太真實了,讓他不禁有些懷疑,這真的是夢境嗎?

「呵!傻孩子,來,你摸摸看……這感覺……像是做夢嗎?」林雪兒拉著大偉的手,探入了她衣襟裡面。

「這……」大偉結實的摸到了他心裡渴望許久的母親乳房,觸感、溫度,都是那樣的真實,大偉更加的懷疑這不是夢,而是真實。

「呵……孩子,就當它是個夢吧!嗯……」林雪兒起身,讓身上的透明睡衣滑落地上,現出大偉曾不止一次偷窺過的身體,高聳而結實的雙乳、平坦的小腹和透明紅色內褲掩藏不住的濃密陰毛。

「媽……妳……」看了這夢寐以求的一幕,大偉的心臟幾乎跳了出來。

「嗯……孩子……媽好看嗎?」林雪兒一手撫弄著自己的乳房,一手則摸弄著從內褲邊緣蔓延而出的陰毛,十足是A片裡面的畫面。

「好……好看……媽,妳實在太美了……我……我想……」大偉衝動地撲向母親,將她按在床上。

「壞孩子,別急嘛!媽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嗯……好硬……讓媽先幫你把衣服脫了吧!」林雪兒說著,將大偉的褲子慢慢往下拉。

「噢,好粗啊!真不愧是媽親生的兒子。好粗的肉棒……要是……要是……媽會受不了哦……」林雪兒媚眼如絲的握著大偉已經勃起到了極點的陽具,輕輕的撫弄著。

「喔……媽……好棒……好棒……妳可不可以……」

「真是壞……媽就知道,是不是要媽幫你舔小弟弟?」林雪兒邊說著,邊俯下來將臉貼著大偉的陽具,兩眼半瞇著,嬌豔欲滴的看著大偉。

「是……媽……幫我……幫我舔……」大偉興奮極了。

「嗯……真是壞透了,壞兒子……想肏媽媽的嘴……嗯……好嘛,人家……人家給你肏……滋……嘻嘻……好香的雞巴……嗯……」林雪兒伸出了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大偉的龜頭,淫蕩的模樣,讓大偉差點就射了出來。

「媽……嗯……好爽……好爽……整個……整個含進去……快……」

「別急嘛!慢慢來……這樣才更快樂,是不是?媽也在忍喔!媽想到等一下你的大雞巴就要幹……就要幹進媽媽的小屄……生你出來的小屄,抽送著……抽送著……媽就好濕好濕了……」

林雪兒的淫蕩,完全顛覆了平常在大偉心目中媽媽的形象,簡直就是A片情節的翻版,大偉愛死了這個幾乎像真實一樣的夢境了。

「乖兒……先告訴媽,你從什麼時候就想要和媽媽性交了?」

「從……從我十歲開始,我就想了。」大偉說。

「十歲!噢……媽記得了,就是你偷媽媽那條內褲,還射精在上面那時候?好壞……明知道媽身邊沒有男人……還射精在人家內褲上面,媽當時看見時,真的好驚訝,才知道,我的寶貝兒子會射精了,可以讓女人懷孕了哩!」林雪兒將臉貼進大偉的臉,並不時的舔著大偉的臉。

「媽,妳都知道?」大偉說。

「傻瓜!這屋子只有你一個男人,除了你……還有誰會射精?」

「那……媽,妳當時……是怎麼想的?」

「壞!都是你……把媽害慘了。媽心裡很高興,因為媽也好愛好愛你,我的小寶貝。只是……那時候媽心想……男孩子都這樣,過了一陣子你就不會再對媽有興趣了,雖然媽很想和你親熱,但是媽愛你,捨不你將來長大了,懂事了,心裡會有問題,也……也不會再喜歡媽媽了,所以……媽從那時候起,只好隔著房間,想著你在自慰,而我……也自慰……壞兒……害苦媽了,你當時的雞巴就有這麼粗了,每次早上,媽偷偷看著你勃起的肉棒,都好想……好想給你……給你肏……給你幹……可是……媽不可以害你……」

林雪兒一邊套弄著大偉的陽具,一邊訴說著,眼淚還從眼角流了出來,更增許多令大偉愛憐的疼惜。

「媽,我不知道妳……我一直以為……以為妳絕對不可能會……」

「小傻瓜!這八年來,媽都暗示過你多少次了,你都看不出來嗎?」林雪兒嬌嗔道。

「暗示?有嗎?妳是說……」

「媽的內褲……哪一件沒被你玩過?媽又不是瞎子,自己貼身的東西,怎會不知道?傻瓜!」

「媽是說……妳故意……故意要給我……」

「再想想……是不是?而且,媽也常在上面留點東西給你,你有看見嗎?」

「媽是說……這個?」大偉一手探進了母親的三角褲,摸著母親濃密的陰毛說。

「嗯!你這些年……都有……收集起來嗎?寶貝!」林雪兒臉露嬌羞的貼在大偉的胸膛上,吻著大偉的頸子說。

「有!有!媽,我都有收藏著,妳要不要看看?」

「不,媽告訴你,媽這些年來曾對自己說,如果……如果你一直愛媽……一直都沒有變心……一直有好好珍惜媽媽送給你的……禮物,那麼,媽一定會在你成人之時,把媽送給你,讓你……讓你肏……給你幹……你只要拿出一根……媽送給你的毛,媽就隨時……隨時給你肏一晚上。現在……」林雪兒邊吻著大偉的臉頰,邊嬌柔的說著。

「媽,我現在就想要。我去拿……等等……」大偉興奮的翻身下床,直衝向他收藏的櫃子,從櫃子裡拿出一本書來。

「媽,這裡有幾百根呢!」大偉拿出書裡一頁一頁夾藏著的母親陰毛給媽媽看。

「噢!那媽可以……可以給你……給你肏好久了……好棒……來,給媽第一根吧!媽等不及……等不及要給你了……來吧!寶貝。」林雪兒靠坐在床上,誇張的將雙腿張開,撥開透明內褲,撫弄著自己的陰唇,淫蕩地呼喚著兒子。

「媽……我來了……」大偉迫不及待的轉身撲向母親。

「啊!」突然大偉眼前一陣刺眼的閃光,讓他一陣暈眩。

他並沒有抱到母親的肉體,反而像是掉入了萬丈深淵一樣的感覺。

一陣從高處跌落之後的心臟悸動,讓大偉再次睜開了雙眼。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時間到了。」

「什麼?這……」大偉一陣恍惚之後,才明白原來是時間已到。

「您對這次的夢境還滿意嗎?」服務小姐問。

「還……還好。請問……這個設定可以保留到我下次再繼續嗎?」

「很抱歉!為了維護顧客隱私權,基本上我們是不會儲存任何顧客使用過的資料,當夢境結束,電腦會自動刪除檔案,所以,您若要再重溫舊夢,您下次使用時,再輸入同樣的資料就可以了。不過……不過電腦根據您輸入的基本資料所營造的夢境情節,我們的設定是隨機選擇,也就是說您下次再輸入同樣資料,也可能情節並不相同,這是為了使顧客在使用本公司產品之時,隨時能保持新奇的快樂。」

「喔!原來如此。」大偉聽了服務小姐的說明,不禁有些後悔,後悔剛才和媽媽說了太多的話了,以致於在緊要關頭時間到了。

「大偉!你跑哪裡去了?」大偉一回到家,就聽到媽媽的聲音從廚房裡傳過來。

「唉!」大偉望向廚房,看著媽媽的背影,剛才在心裡留下的殘影還一時無法全然揮去,媽媽彷彿還穿著剛才夢裡那件透明的粉紅色薄紗一樣。

「大偉!大偉!你怎麼啦,發什麼呆呀。剛跑去哪啦?」林雪兒不知何時已來到大偉跟前。

「啊!沒……沒有……我……我去同學家……」大偉有點心虛的說著。

「先去洗個澡吧!快開飯了。」林雪兒說著又回頭進去忙了。

大偉仍有些恍惚的進了他自己房間,媽媽的樣子全然是一樣,一點都沒有夢境裡的半點溫柔樣子。他打開櫃子,拿出那本夾著母親陰毛的書本。

書裡只夾著幾根捲曲疏落的陰毛,那是他多年來從媽媽的內褲上收集來的,他一直幻想著,那是媽媽故意留給他的。但是數量並沒有如剛才夢境裡一般有幾百根之多,剛才的一切,完全是夢境機器根據他輸入的資料和幻想而來的。

「那部機器真是厲害,連我心裡想的都能營造出來!」大偉心裡不禁有些唏噓,不知下次要多久才能存夠錢,再去《夢谷》消費一次。

餐桌上。

「大偉!你不舒服是不是?怎從剛才回來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林雪兒問。

「媽……沒有啦!」大偉低頭吃飯,以掩飾他有些心虛的神情。

「還說沒有……對了,剛才有個什麼《夢谷》的公司打電話來說你中了他們公司的抽獎,可以免費消費一千小時,我看又是詐騙集團的花招,就給掛了。」

「啊!媽……妳怎麼可以……哎!怎麼可以掛……哎唷……電話,電話在哪裡?我打去問問!」大偉一聽之下,急得趕快放下飯碗。

「怎麼?《夢谷》是什麼地方?現在還有網咖那種東西嗎?你……你剛才就是去《夢谷》?那是幹什麼的?你可別被人家給騙啦,要小心……」

大偉無暇再聽媽媽嘮叼,忙著到房間裡找出《夢谷》的電話號碼。

「喂!您好。我叫楊大偉,剛才……」大偉忙著撥電話過去。

「喔!楊先生您好,恭喜您中了本公司回饋活動的參獎,可以免費消費一千小時,麻煩您抽空到本公司來辦理確認。」大偉話還沒說完,對方已經把一切都說了。

「好!好,我馬上去辦。」大偉急忙的掛了電話。

「大偉!你飯都不吃,到底有什麼事?你要去哪裡?」林雪兒進房來關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媽,我剛在外面吃過了,不餓,回來再吃吧!我還要出去一下。」大偉仍避開媽媽的眼神。

「不行!你不說清楚,我不放心,現在到處都是詐騙,你一定是被人騙了。來,把一切都告訴媽媽,媽放心了才讓你出去。」林雪兒堅定的擋在房門口,一副非得瞭解實情不可的姿態。

「媽……不會啦!哎,好啦,我告訴妳啦,《夢谷》是一家娛樂公司,不是以前那種網咖!而是提供顧客做夢的地方啦!」

「做夢的地方?你愈說我愈不明白,這是什麼……噢!我懂了,是之前不久某科技公司研發的《擬真虛境》?」林雪兒說。

「對啊!就是那個公司啦!」大偉回答說。

「你……你去那裡『做夢』了?哎!那……那不是說可能會有危險嗎?會讓人心智耗弱,甚至……變成真假不分……變成白痴!天啊!你怎麼會去那種地方啦!我聽人家說那跟吸毒一樣,一但上了癮就很難戒掉的。怎麼會……你……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啊?」林雪兒緊張的站了起來。

「媽,妳放心啦!沒事啦,我……我試過了,真的很安全!」

「還說沒事,看你剛剛一回來就魂不守舍的樣子,你叫媽怎能放心?你不要再去了,再去……你會……會不正常的。不行,媽不准你去!」林雪兒一臉嚴肅的拿出強硬的態度。

「媽,我……我……」大偉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媽媽。

「孩子,你怎麼了?到底有什麼不滿足的?需要去那種地方做夢,那不是真的呀!告訴媽,你需要些什麼?告訴媽好嗎?別讓媽擔心,只要你不再去那種地方,媽什麼都答應你,好嗎?」林雪兒口氣變軟的說著。

「媽……這……沒有……沒有啦!真的沒有啦,我只是好奇而已。」大偉心知,根本不可能對媽媽說出實話。

「你騙我,媽看得出來,這幾年來,你看著媽媽時,常常會兩眼無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媽一直沒想要問,但是今天媽非得問清楚不可了。孩子,老實跟媽說,你到底有什麼心事?你去那公司做了什麼夢了?」

「媽……我……我不能……不能跟妳說啦!那是我……我的隱私……說了,妳不敢聽的……」大偉支吾的說。

「傻孩子!你是媽身上的一塊肉,和媽之間有什麼好隱瞞的?你說,媽絕對不會怪你的。」林雪兒更加將口氣放溫和的說。

「媽……唉!難道妳一點都猜不出來嗎?和……和妳有關……」

「和我有關?……你是指……」林雪兒似乎想到些什麼,但卻又開不了口。

「看吧!連妳都不敢猜出口了,我怎能說呢?」大偉看著表情有點發窘的母親道。

「孩子,你是說……性嗎?」林雪兒小心的問著。

「嗯!」大偉點頭。

「和我有關?」林雪兒又問。

「嗯!」大偉又點頭。

「我……和你?」林雪兒更小心翼翼的問。

「嗯……」大偉看著母親的眼睛,慢慢的點頭。

「……」林雪兒沉默不語,並沒有如大偉所擔心的那種歇斯底里的反應。

「媽……我……對不起,我已經……已經幻想好多年了,我……」

「唉!孩子,是媽引誘你了嗎?」林雪兒眼裡突然閃爍著一絲不同往常的神色,看著大偉。

「不……媽!是我不好。我從十歲開始,就……就偷看妳的身體,偷……偷拿妳的內褲自慰了。」大偉怯生生的說出來。

「不!孩子,是媽引誘你的。」林雪兒突然站了起來。

「媽!妳……」大偉驚訝的抬起頭來,只見母親竟然開始解她上衣的扣子。

一下子,林雪兒的衣襟敞了開來,露出那一半的酥胸。

「孩子!是媽在換衣服時故意不關房門,把身體給你看,洗澡時故意露個縫給你看的;內褲,也是媽故意放在明顯地方給你拿的,你收藏的……那些陰毛,也是媽有意留給你的。」林雪兒說著,已經褪下了她的裙子,露出了她那包不住濃密陰毛的透明紅色三角褲。

「媽……這……」大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和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孩子……媽這些年會一直這樣做,也是因為媽心裡也一直幻想著,你有一天終於忍不住,會進媽媽的房間,脫光媽媽的衣服,將媽媽強姦,讓媽可以合理的和你亂倫。媽常想,要是那樣,媽會裝得很委曲,因為被兒子強姦,不得已才和兒子亂倫。媽常想,當你十歲那年就已經很粗大的那根肉棒,強行插入媽媽生你出來的那個地方時,媽媽會掩飾那種特別的快感,媽會裝得很痛苦的樣子。這樣想著,每次都讓媽很期待、很興奮,媽一想到,就會自慰,想著被親生兒子粗大的肉棒撞擊時候的那種感覺,每一次,都讓媽媽興奮得不得了。」林雪兒說到這裡時,全身只已脫得只剩下那一小塊紅色的小紗布。

「媽,妳……說的是真的……」

林雪兒的手,已經隔著大偉的褲子,撫弄著他已不聽使喚的陽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