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女友之脅迫

此刻紅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倩的心理負擔得到緩解,身體的反應便立刻顯現,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雙腿分開的幅度也更大。

紅毛扛起女友的一條玉腿,一隻手在她圓潤的大腿上撫摸,另一隻手搓揉女友被他幹得上下亂顫的雙乳。

小玉在一旁看著紅毛姦淫我女友,突然想到什麼,跑到廚房角落裡翻找。

我只能看到女友的身體在紅毛胯下被幹得上下晃動,「咿呀」的呻吟聲從她口中潮水般湧出,回蕩在小小的廚房裡。 這時小玉跑回來,手裡拿著一個白色盒子,我一看就知道她要幹嘛。

她將盒子放在桌上,敲打扭動幾下,從裡面拿出一塊冰塊!女友秀目緊閉,根本不知道噩運降臨,下身在紅毛的快速抽插下流出些許白漿,從叫聲判斷,女友已經在高潮邊緣了。

這時女友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接著睜開眼睛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身體。 此刻小玉正活動手指,夾著冰塊貼著女友的脖頸一路滑下,劃過她的胸口,留下了一行水跡。 紅毛停止了動作,看著小玉手中的冰塊在女友的乳房上畫圈,最後落在女友俏麗的乳頭上。

「啊~~不要……好……好涼啊~~啊~~」女友發出長長的呻吟,身體在他們淫笑的逼視下扭動。

「哦!日你媽的騷貨,要把我吸進去了!」 我知道女友的小穴此刻必定在吸著紅毛的肉棒,紅毛受到刺激便開始快速衝刺,接著女友的吸力一下下深深插入,直抵花心。

小玉命令雀斑將女友的雙手拉到頭頂按住,讓她的身體完全伸展,接著留下化得很小的冰塊在女友的肚臍上,又拿出兩塊冰,一塊按住女友的乳頭,另一塊直接放到小倩下體與紅毛交合的位置;紅毛則一手按住小倩的胸口,也拿起一塊冰抵在她的會陰部位。

可憐的小倩怎麼受得了這樣的刺激,潔白嬌小的赤露身軀拼命扭動,雙腿緊緊夾住紅毛的身體,雙腳在他後背交迭,小巧的腳掌弓起,高潮在痛苦和快感中瞬間決堤。

小穴湧出大量淫水沖洗紅毛的肉棒,陰道更是給他做緊箍式的按摩,甚至噴出一股淡黃色的尿液淋在紅毛的小腹上。

小倩極少到達這種程度的高潮,在長長的呻吟中失禁了。

紅毛趁女友的高潮快速抽插,十幾下便隨著女友的浪潮,將大量精液深深送進女友的子宮。 射完後紅毛喘息著趴在餘韻未平的女友身上,肉棒帶著大量白色液體退出女友的小穴,留下一片狼藉。

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漸漸陷入無盡的黑暗中,最後的印象就是女友赤裸的嬌軀躺在金屬檯面上,大口喘著氣,雙腿無力地分開,屁股下面積了一灘液體,小玉正在翻看女友的書包…… 當我再次悠悠轉醒已經不知過了多久,我的眼睛還沒完全睜開,就聽到陣陣微弱的呻吟,那正是我熟悉的小倩的叫床聲。

什麼!他們還在淩辱我女友嗎? 我的視線還有些模糊,就感到下體傳來一陣舒服的酸麻。

低頭一看,原來我的肉棒不知何時被拿了出來,小玉正用柔軟的小手搓揉它,紅舌還在龜頭附近打轉。 我的本能反應是向推開她,但手上使不出力氣。

小玉發現我醒來,抬起頭笑咪咪地看著我說:「你醒啦!怎麼樣?舒服嗎? 你別那樣看著我嘛!都怪你女友,我那兩個男朋友只顧著玩她,都不願碰我,所以我只好來找你玩了。

想不到你的東西還挺大的,比他們強。

剛才你軟軟的,現在麻煩你讓它硬起來吧,我……很想試試呢!」 想不到這惡女不僅要淩辱我女友,現在連我都要「強姦」。

小玉看著我,舌頭在我龜頭上刮擦,我的肉棒立刻起了原始反應。

這時我才發覺,原來小玉長得也不賴,雖然遠遠不及女友的清純可愛,但她狐媚的眼神和精緻的五官也算個小美人了。

我現在無暇顧及她,四處張望尋找女友,小玉見我如此,不慌不忙地說道:「你找那個騷貨啊!她正快活著呢!喏!剛才你睡著的時候,他們都在你女友身體裡播種了,後來我們在那個水池裡給她洗了個澡(我看到她說的水池,是平時洗菜用的,裡面積滿了水,還有幾條精液漂在水面上),至於現在嘛(她說著朝廚房內側的一扇小門走去),給你看看好了。」 說著小玉推開了那扇門,我看到裡面還有一間小屋,放著雜亂的衣物和兩張破舊的木床,那裡便是他們平時住宿和三人淫亂的地方。

此刻兩張木床拼成了一張,髒兮兮的床單上赫然有三具肉體交迭在一起,中間那個就是我可愛的女友! 小倩赤裸的嬌小身體被兩個同樣一絲不掛的男孩夾在中間,前面是雀斑,小倩的雙臂環住他的脖子,正在跟他熱吻,本屬於我的熱辣香吻現在正被她無私地奉獻給別人,同時雀斑的雙手抓住小倩的美乳搓揉著,小倩身體上下顫動,力量來源於她身後的紅毛。

小倩正跪坐在紅毛腿上,上身前傾,小嘴和香舌與雀斑糾纏,下身被紅毛抓住纖腰,從後面插入她的小穴,一下下撞擊著小倩的深處。

小倩口中發出含糊的呻吟,屁股被紅毛撞得「啪啪」作響,兩人的交合處更是發出「唧唧」的水聲。

女友已經被幹窘了,此刻理智盡失,只能靠本能對他們的姦淫作出反應。

我看到女友淫蕩的樣子,肉棒立刻挺起。

我的反應都被小玉看在眼裡,「哈哈!想不到你們男人都這樣,即使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姦淫也會興奮。 那我們也來玩玩吧!」說著小玉走到我面前。

我發現剛才趁我愣神的時候,小玉已經脫光了衣服,如果只看下體,她跟女友非常接近,同樣是稀疏的陰毛,小小的陰唇,現在我才意識到,女友小穴的粉嫩程度竟然直逼十六、七歲的女孩。

小玉坐到我大腿上,一股少女的香味傳來,我有一瞬間忘記了女友正在一旁被人姦淫,有種立刻佔有眼前這個平胸少女的衝動。

小玉用她嬌嫩的陰唇摩擦我的肉棒,接著緊皺眉頭,慢慢引導著它進入自己的蜜穴。

我的肉棒收到蜜穴的包裹,卻發現她的陰道並不如想像中緊,跟女友重迭的窄穴相比真是差太多了。

突然「砰」的一聲巨響把我們全部拉回現實,小玉嚇得從我身上躥下去,兩個男孩也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抽出了插在女友小穴和小嘴裡的肉棒,呆呆看著同一個方向。

還是女友先反應過來,驚叫一聲用手臂護住胸口和下體。 原來在隔壁屋子裡,從我的角度看不到的那面強上還有一扇門,那扇門通向飯店後面的小巷。

這時門被人撞開了,一個粗壯的光頭男人出現在屋裡,他滿臉通紅,手裡還提著只酒瓶。

他身後跟著一個胖子,兩個人都是中年模樣。

光頭嗓門很大,沖紅毛他們叫道:「我前幾天就看出你們不對勁,還偷了我櫃子裡的迷藥,我就覺得要幹小玉這個騷貨哪裡用下藥?原來是迷奸小姑娘啊! 幸虧我跟阿福撞上了,你們兩個小鬼馬上給我放開她!」 兩個男孩像老鼠見了貓一樣,聽話地閃在一邊,連衣服都不敢穿,扔下女友一個人蜷縮在床上。

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聽光頭大喊:「小玉呢?你個小婊子快給我滾出來!」 小玉正手忙腳亂穿衣服,聽到光頭叫她,顧不上只穿著背心和內褲便跑了過去,怯生生的叫:「老闆。」 原來他就是飯店的老闆!看來我們得救了。

可他明明看到了我,卻只是輕蔑地一笑,就當我不存在一樣,反而上下打量著半裸的小玉,惡狠狠地說道:「在我的店裡搞迷奸,你們膽子不小啊!到時候連累了我,我追到鄉下也弄死你們!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給我留的是假身份證?要不是你肯跟我睡,我早就把你們趕走了!想不到你們膽子還不小,玩起迷奸來了,是不是明天就準備跑了啊?」 這麼輕鬆就被識破,小玉一時無言以對。

光頭老闆說這番話的時候卻不是看著她,而是在我女友的裸體上打量。

女友怎樣蜷縮身體都沒用,她的衣服都在我腳邊,楚楚可憐的樣子反而更能激發男人的獸性。

果然,老闆並沒有解救我們的意思,反而一步步逼近赤身裸體的女友:「你們倒會找,弄到個這麼嫩的貨色,我好久沒玩過嫩屄了,今天就好好爽一下。」 說著他已經坐到床邊,女友嚇得縮在床腳,仍無法躲開他粗糙的大手。

「不要……求你放過我……」 老闆不理小倩,雙手抓住她的小腿,硬把她拖到身邊。

小倩一手護在胸前,一手遮住下體,身體在光頭老闆的拖拉下伸得筆直。

此刻她就像出浴的仙女,潔白而且美麗,可等待她的卻根本不是屬於仙女的命運。 老闆捧起女友的玉足贊道:「好一雙小腳!」不由分說就伸出舌頭舔起女友的腳背和腳底,又將腳趾含進嘴裡吮吸,女友無從掙脫,被他舔得又癢又舒服。

這時光頭老闆雙手一扭,將女友扭成側躺,再向上一推,女友的雙腿就被推得屈起到胸前,剛才她的小手還護住下體,現在老闆不必動粗就讓她的陰戶從身後完全展露。

小倩還沒反應過來,老闆粗糙的手指已經熟練地找到她的小穴,狠狠攻了進去。

「啊~~你的手指……別弄那裡……啊……」老闆的手指很懂得挖弄,女友的嬌呼很快變成呻吟,雖然我看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他的手指從女友的小穴裡挖出許多淫水。

剛剛只被幹到一半,女友的身體還處在興奮狀態,勉強抵抗了一下就匆匆繳械,纖腰微擰,屁股向外頂著,讓老闆的手指隨意進出她的身體。 別看女友平時正經,相貌青春,一旦讓她發起情來,任何一個男人都能讓她高潮迭起。

「哈哈!原來是X大的,難怪這麼騷。 上次我幹了一個X大的學生,比她還要騷呢!」女友的書包被小玉翻過,衣物和證件散在桌上,胖子正拿著女友的學生卡看。

「哦?是大學生啊!長得這麼嫩,我還以為是高中生呢!聽說現在的大學生都很騷,你看這妞,出這麼多水騷了,裡面還會吸呢!」 老闆的手指在女友嫩穴中抽插著,弄得女友浪叫連連,根本顧不上有多少人看著她,特別是老闆的中指插入她的小穴轉動時,女友的嬌小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扭動。

「媽的!傻看什麼?還不過來給我扶著她!老子玩得不爽,就把你們全送到警察局去!」 紅毛和雀斑聞聽此言,慌忙上前去拉女友。

紅毛輕鬆拉開女友護在胸前和腿間的手,拉到女友頭頂壓住,雀斑站在一旁分開女友的雙腿。

小屋裡擠了四個男人,而我可愛的女友就一絲不掛躺在他們面前,身體的所有隱秘完全曝光,只能喘息著等待即將到來的姦淫。

老闆很快脫光了衣服,我看到他勃起的下體都禁不住倒吸涼氣,他的巨炮不僅長大粗壯,而且盤根錯節,上面有許多突起的筋絡,就像一根巨大的樹根,特別是黑紫色的龜頭,比女友的拳頭小不了多少。

我真為女友捏把汗,要知道我的尺寸只算中等偏上,女友要完全吞進我的肉棒已經不容易,面對比我粗大一圈的巨炮,不知女友是否承受得住? 老闆可不管這些,只見他粗壯結實的身體壓向嬌小纖細的女友,雀斑大大分開女友的雙腿,讓老闆的巨炮輕鬆侵入她腿間,炮口分開陰唇,抵在女友的小穴口上。

這時胖子也脫光了衣服走到床邊,他的肥肚腩下麵那根陽具小得可憐,還不到一寸長,而且軟軟的,跟肥大的身體形成鮮明對比。

胖子直接趴在女友身上,兩隻肥胖的大手抓住女友的雙乳大肆搓揉,油膩的腦袋貼在女友白皙的皮膚上,啃咬她嬌嫩的乳房和小巧的乳頭。 他肥胖的身體幾乎遮住了女友整個上身,我只能看到她的頭露在外面,秀眉緊鎖,口中發出欲拒還迎的呻吟。

小倩渾身軟綿綿,已經不用人扶,紅毛和雀斑都被趕到一旁,胖子佔據了小倩的上身,逼迫她舔自己的陽具和肉蛋。

我看著可愛的女友用小巧的紅舌劃過胖子的肉蛋和小陽具,在胖子的命令下吮吸即將侵犯她的龜頭,變態的興奮已經充斥全身,自己的肉棒更是昂首挺立。

我擔心他們看到我的反應,尤其是女友,好在他們都無暇顧及我,三個旁觀者也目不轉睛地看著床上的三具裸體。 「啊……別再……折磨人家了,快……」女友的下體被老闆的大龜頭摩擦,巨大的快感和空虛感淹沒了小倩的理智,她還不知道頂在自己腿間的是怎樣一支巨炮。

「哈哈!小騷包,是不是想要了?想要就求我啊!求我的大雞巴插你啊!」 店主淫笑著說道。

「不要……啊~~別離開……求你……求你插我吧!」女友在情欲的浪潮中徹底崩潰,淫蕩地哀求老闆姦淫她。

老闆聽女友這樣說,下身開始向前挺,巨大的龜頭一點點擠進女友的嫩穴,「啊~~太……太大了~~不行!啊……停下……」女友的嫩穴從未接受過如此巨大的陽具,緊窄的陰道一時難以吞下老闆的巨物。

可老闆並沒有停下的意思,口中贊著小倩的緊穴,身體仍不住向前頂,大肉棒一點點地擠入。

女友被撐得極其吃力,雙腿拼命加緊,卻只能夾在老闆的粗腰上,根本沒有任何阻擋的作用。

老闆也不去管她,雙手捏著女友的纖腰,插入的同時將小倩的身體向下拉,這樣小倩無法再躲避了。

她兩隻小手徒勞地推著老闆粗壯的手臂:「嗯~~別再進來了!要撐爆了……啊~~小穴……受不了了~~」女友弓起身體,痛苦地皺緊眉頭,兩隻小腳收緊彎曲,可老闆只進入了一半。

「哈哈!我的雞巴一般女人都受不了,何況你這樣的小姑娘!不過我就是喜歡看女人被我插入時的表情!今天就讓你嘗嘗脹滿的滋味,保證爽死你!你要好好體會啊!以後恐怕就吃不到這麼大的東西了,如果你想吃就來找我,我可以喂飽你!哈哈……媽的!小騷貨下面真緊,跟處女一樣!搞不好會被我撐爆。」 老板擦了一把汗,完全不顧女友的身體極限,繼續向深處挺進,胖子還幫忙推女友的肩膀,「不要……啊……嗚……嗚……」女友在如此巨物的進攻下,竟被插得哭了起來。

這時老闆的大肉棒整根沒入女友的小穴,他想開始抽插,可剛剛向後抽出一點,女友的身體就被他巨大的龜頭拖著一起向下移動。

「操你娘的小騷屄!怎麼生了這麼副名器?」說著,老闆伸手壓住女友的身體,下身再次抽動,終於在女友大聲的呻吟中開始了操幹。

起初他抽送的頻率很慢,因為女友的小穴實在太緊,好在彈性極佳,被老闆操幹了二十幾下之後已經開始適應,分泌出更多淫水,被老闆的肉棒帶出擠出,但他仍然無法自由進出,每次抽出時都會帶著女友的身體後退,插入時又將女友往前頂。

女友嬌小柔弱的身軀就這樣在粗大的老闆身下顫抖扭動,小倩口中更是發出略帶抽泣的大聲呻吟:「啊!啊!嗯……太……太大了!哦~~幹死人家了…… 啊~~快……受不了了……快……」不知女友此刻是否依然清醒,但我知道她已經被乾爽翻,完全忘記了我的存在。

「哈哈!叫吧!讓你男友看看你到底有多騷!讓他看看你在別的男人胯下高潮!」 女友扭頭瞥了我一眼,僅僅是那一瞬間,我感到女友眼神裡充滿了無奈和歉疚,接著她又被拉回肉體的極樂境界。

老闆抓住女友的雙腿壓在她胸前,讓女友的下身抬起,陰戶向上傾斜,老闆從斜上方向下狠狠衝刺,利用體重一次次撞擊女友的最深處。

我從未聽過小倩在交歡時叫得如此大聲、如此淫蕩,一邊在快感的巨大衝擊下泣不成聲,一邊還不斷發出「用力」、「幹我」的淫聲浪語。 一旁觀戰的雀斑和紅毛看得把持不住,拉過小玉,迅速剝光了她的衣服,三人在床邊的桌子上大戰起來。

看到這裡,我只覺得藥力翻湧,頭又開始昏昏沉沉,我在心疼和快感的交替衝擊下強打精神,最終不支昏睡過去。

最後的印象是光頭老闆雙手托著女友的屁股,仰著頭將精液射進女友的子宮深處,在這之前小倩已經兩次到達高潮,下身的淫水浸濕了床單,口水掛在腮邊。

老闆抽出肉棒後,小倩像斷線的風箏一樣頹然躺在床上,大口喘著氣,任胖子拉開她的雙腿…… 醒來時我並不在飯店廚房裡,而是躺在不知何處的偏僻小巷裡。 天已經濛濛亮,我急忙尋找女友,還好她就靜靜睡在我身邊。

女友仍然露出清純可愛的面容,但她已經被蹂躪得不象樣子,衣服歪歪扭扭套在身上,明顯看出裡面沒有內衣;濕漉漉的T恤下面乳頭清晰可見,同時小倩的秀髮裡、嘴邊還有腰部露出的肚臍上都是精液。

更可恨的是有一個髒兮兮的流浪漢正掀起小倩的裙子,對著她赤裸的下體打著手槍,見我醒來,他嚇得連忙跑掉。

這時我才看到女友稀疏的陰毛被精液黏在一起,小穴有些紅腫,裡面還有未幹的精液緩緩流出。

我喜歡暴露和淩辱女友,看到自己可愛的女人被人糟蹋成這副樣子,除了興奮之外,心疼要多出好幾倍。

我給女友簡單整理一下,攔輛計程車把她送回家。

我將女友抱到床上,她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撲進我懷裡失聲痛哭,我竭盡所能安慰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她的哭泣。

最後女友哽咽著問我會不會不要她,我發誓說這輩子都對她不離不棄,她才破涕為笑,還脫光自己的衣服,告訴我那身體永遠是我的。

女友以為我不知道,昨晚之前她就不止一次被別人姦淫,更不知道是我有意安排。

我知道她是愛我,捨不得跟我分離,只怕我會嫌棄她不要她。

其實我雖然喜歡淩辱女友,對她的愛卻非常之深。

此刻看著她赤裸的身體,上面還帶著昨晚小玉虐待她的痕跡和幾點她也未發現的粗暴吻痕,我竟一點邪念都沒有。

哄女友睡著了,我看看表,小玉他們還沒有上火車。

我悄悄出門,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火車站四處尋找。

活該他們倒楣,我遠遠看到小玉他們三個走進一跳巷子裡的公共廁所,我悄悄走過去,隨手從垃圾堆裡抓起一根木棒,藏在垃圾筒後面等他們。

現在車站附近人很少,這裡更是偏僻,根本沒人看到我。

不一會紅毛先走出來,站在門口抽煙,接著是雀斑,我擔心他們任何一個跑掉,靜靜等待,直到小玉也出來。

他們剛剛打算離開,我突然從他們身後跳出來,手中木棒狠狠砸在離我最近的雀斑的後頸,他哼都沒哼一聲就倒在地上。

我迅速揚起拳頭向紅毛打去,他反應快一些,抬手想擋,但一個瘦弱的男孩怎麼擋得住打過多年架的成年人。

我下手很重,一拳將紅毛轟得撞到牆上,接著抓住他的頭髮,朝他臉上猛砸幾拳,他很快就像雀斑一樣軟在地上不吭聲了。

小玉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動不了,見我暴打紅毛才反應過來,尖叫著轉身就跑。

我想起女友被她打就怒火沖天,那時已經打紅了眼,哪裡肯放過她,揮手將木棒丟過去,小玉只跑了三、四步就被砸得一個踉蹌趴在地上。

她正想爬起來,我已經追到她身後,一腳踹倒了她,拉著她的腿拖回巷子深處。

我從沒打過女人,這次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我提起一大袋垃圾,全都倒在小玉身上,就是為了蓋住她的身體,讓我暫時忽略她是個女人。

當時我已經不願思考,憑著一股怒氣,不知向垃圾堆裡踢了多少下,只記得一開始還有幾聲哭叫,後來就沒有動靜了。

我回頭又在紅毛和雀斑身上補了頓拳腳,在雀斑的口袋裡搜出女友的內褲,扔下他們走出小巷。

我藏在遠處,看著他們拖著髒兮兮、傷痕累累的身體,艱難地走進火車站,引來不少人鄙夷的目光,這才覺得出了口惡氣。

回到家裡時女友已經醒來,而且剛剛洗了澡,見我回來她不顧赤身裸體就撲進我懷裡。 看到我拳頭上的血跡,女友忙問我幹嘛去了,見到我拿回她的內褲,女友立刻明白一切,死死抱住我,說不許我再做這樣的傻事,不許再去打架讓她擔心。

我滿口答應著,低下頭正遇上女友幸福的笑容。

接著女友蹲下身去解我的腰帶,我嚇了一跳,忙問她幹嘛?女友溫柔地說:「傑,我知道你非常愛我。小倩的下麵很倦了,但小倩願意服侍老公一輩子。」 說著她不顧我的反對,掏出我的肉棒含進櫻桃小口。

我看著女友赤裸的白嫩嬌軀,還有她的紅唇香舌吞吐舔弄我的肉棒時,眼角流出細細的淚水,捨不得再去阻止她,索性坐下來享受女友略帶生疏的口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