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女友之脅迫

雖然女友身材嬌小,但這件襯衫卻是更幼,不僅突現小倩的胸部,還露出一線小蠻腰,褲子也是有些低腰的,稍微有點動作,女友的小肚臍就會露出來。

就是這點讓女友遲疑,我勸她說:「這又沒什麼,大街上穿的都比你露。而且像你身材這麼好的有幾個?別人還不敢穿呢!」我從背後伸手捏住女友露出的一線細腰,又伏到她耳邊說:「我喜歡你這麼漂亮。」說著手指輕輕揉捏小倩的肌膚。 她被我誇得高興,而且蠻喜歡這身衣服,便答應買下來。

我跟店主還價,他出奇地大方,給我們很多優惠。

女友歡呼雀躍,還不知道是店主給她的肉香錢。 離開小店不遠,我就看到剛才吃免費餐的兩個中學生,他們正悄悄地看著我們,同時小聲議論,我跟女友就從他們身邊經過,女友的容貌和身材被他們看了個清清楚楚。

我們再逛了一會,女友似乎又想起她在大街上走光的事,顯得興致不高。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跟女友都覺得饑腸轆轆,正好路過一家經常光顧的飯店,我們便決定在這裡解決晚餐。

我們找了個位子坐下,隨便點幾樣女友愛吃的小菜,我一邊吃飯一邊努力逗女友開心,可效果不大。

小倩畢竟是單純的小女孩,當街露出內褲,而且是當著自己男友的面被別人看光,她自然會覺得很不舒服,好在飯菜合她的胃口。

這時一個年紀輕輕的女服務員給我們端茶上來,不知是她太累,還是地上太滑,她在離我們一米遠的時候突然一個踉蹌,失去平衡時手裡的託盤重重落在我們桌上,其中一隻茶杯立刻傾倒。

雖然女友已經向後躲去,但仍然有許多茶水濺到她身上,在她潔白的襯衫胸口部位形成一小片污痕。

「呀!」女友驚叫了一聲,我也連忙過去看女友燙傷沒有,好在茶水不是很熱,女友只是衣服濕掉,並沒有燙傷,可她嶄新的襯衫卻平白多了一塊污漬。 而且女友被嚇得不輕,加上本來心情就不好,一向膽小文靜的她突然爆發了。

只見女友大聲埋怨那個服務員,雖然她不會罵髒話,但言語決不饒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發這麼大的脾氣,而且遇到這種事都是我先發難,現在的我卻一時間不知所措。

反觀那個服務員,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來打工的,而且年紀不大,最多不過十六、七歲,個子跟女友差不多,此刻低頭站在那裡,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顯得比嬌小的女友還要矮小。

這時值班經理聞聲趕來,一看便明白了怎麼回事,急忙向我們道歉,還拿出手帕要給女友擦拭。

可我的小倩絲毫不給那個中年女經理面子,弄得她只好嘴裡不停道歉,還不斷訓斥小服務員,逼她給我們道歉。

我看見小服務員眼裡轉動著淚水,拼命咬住下唇,偶爾小聲說句對不起。

其實小倩只是一時壓抑不住才爆發,很快便恢復了小姑娘的文靜,看著服務員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由得心軟下來,我和經理更是趁機打圓場,支開了啜泣的服務員,同時經理賠償了我們乾洗費,事情才告一段落。

臨走時我看到那個小服務員在遠處看著我們,眼睛紅紅的,但眼神裡似乎帶著些許奇怪的神色。

接下來的兩天都很無聊,我忙著工作,女友要上課,我們見面的機會很少,晚上我只能偶爾流覽一下色情網站解悶,忍不住的時候便對女友的內褲和絲襪發洩。

好不容易到了週末,我正想給女友打電話,讓她來我這裡好好地溫存一番。

由於前房東對女友大施淫辱,我早就換了住處,雖然小點,但可以不用擔心被打擾。 我給女友打電話的時候,她說晚上還有一堂課,要下課了才能來我這兒,然而她言語中的些許急切告訴我,她已經迫不及待要跟我親熱了。

我把小屋整理了一下,準備好紅酒調情,接下來就是等女友到來了。

想想一會我那可愛的女友就會在身後的床上玉體橫陳,我的下身已經提前做好準備。

情欲高漲下,打開四合院流覽眾院友對小倩的評論,就算是給自己熱身了。

等了近一個小時,女友再次來電,說她下課後要跟幾個同學討論給寢室的朋友過生日,還要晚些才能過來。

我算了一下,只是晚課就要上到九點多,他們再討論一會,豈不是要等到半夜了?但我不好強拉女友脫離寢室活動,就說時間太晚,我去學校接她。

女友聽我這樣說自然很高興,小聲對我說:「老公你真好!我今晚一定…… 一定好好服侍你。」女友難得說出這樣的話,我不禁期待起來。

我接到女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只好搭計程車回來。

路上我跟女友都覺得肚子餓,正好路過上次那家飯店,便想進去吃點東西再步行回家。

我們進入飯店時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客人,兩個男服務員正在收拾桌椅,看來要打烊了。

見我們進來,其中一個服務員還蠻熱情的,對我們說,廚師已經下班了,但他們是住在店裡的,而且是給廚師打下手的,願意給我們做一些簡單的飯菜,反正是用飯店的原料給他們自己賺零用錢。 女友有些猶豫,但我們都饑腸轆轆,我便對女友說:「回去的路上也沒有什麼像樣的飯店,就在這裡吃點東西好了。」然後伏在女友耳邊色色地說道:「不然回家哪有體力做運動啊?」女友秀眉微蹙,瞪我一眼就不再說什麼。 坐下以後我還四周看了一圈,沒見到上次弄濕女友衣服的小服務員,我還特意問那個男服務員,他說只有他們兩個住在店裡,順便看店和準備原料,這樣最好,免得尷尬。

我跟女友隨便點了兩份飯菜,一個服務員去廚房裡忙開了,另外一個給我們端茶倒水。

他臉上有很多雀斑,看起來很年輕,談話中我得知他們都是十六、七歲。 那個廚房裡的男孩手腳倒是挺麻利的,很快就端了飯菜上來,他染了一頭不入時的紅發。

我和女友一邊吃一邊喝茶,他們就在不遠處坐著聊天,我無意中抬頭看向他們,發現他們在看著女友的背影竊竊私語,見我看過來便急忙移開視線。

今天女友穿的是件白色T恤和淺色牛仔短裙,裙擺剛剛蓋到膝蓋,腳上是露趾白涼鞋。

女友的T恤不長,一定是她探身吃東西的時候露出小蠻腰,兩個小子看到女友潔白的皮膚了。

我當作沒看見,繼續埋頭吃飯。

可剛吃了一半就覺得頭有點發暈,再看女友也是手扶著頭,一副昏昏沉沉的樣子。

我立刻想到是茶水有問題,怪不得剛才就發覺味道不對,可我喝得比較少,女友口渴卻是喝了至少三杯。

想不到這兩個毛頭小子想暗算我們,我倒想看看他們能幹什麼,心想等他們到身邊時突然發難,這兩個乾瘦的小孩兒應該很好對付。

於是給自己倒了一大杯茶,仰起頭一飲而盡,卻在擦嘴時偷偷吐在紙巾上,接著便裝作很暈的樣子。

這時女友已經趴在桌上,我叫她兩聲,她只是含糊地輕哼,我也就勢裝暈,眼睛卻留了一條縫,看著兩個服務員笑著走近我們。

他們先推推我,見我沒反應就去看女友,紅毛先推了推女友的肩,接著張開手撥開女友臉上的碎發,露出她姣好的面龐。

趁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女友身上,我正想跳起來,卻聽到雀斑男孩沖廚房的小門裡大喊:「小玉,快出來吧!」接著裡面走出一個人,正是被女友罵過的小女孩!這下再明白不過了,原來是見我跟女友來吃飯,就給我們下藥想報復,想不到她小小年紀卻如此記仇。

我想起身,卻發現不如想像的那麼容易,剛才我只喝了不到兩杯,難道他們給我下的藥更多嗎?不可能!我跟女友喝的是同一只壺的茶啊! 事後我覺得,當時如果我再努力些,應該是可以站起來的,可我卻看到那個紅毛用瘦長的手指在女友的臉頰上撫摸,又去捏她的耳垂。

看著可愛的女友被迷暈,毫無防備地被人侵犯,嘴裡發出「不要……不要……」的含糊抗拒,我竟然沒有再試圖站起來。

現在也不知是因為手腳發軟,還是心裡淩辱的快感令我不想起身。

這時那個女孩已經走到我們身邊,輕蔑地看著我們,對雀斑男孩說:「帶她進去。」雀斑很聽話地攔腰抱起女友,走進廚房的小門。 紅毛指指我,問女孩:「他怎麼辦?」她想了想,讓他把我也帶進去。

我渾身發軟,心想現在無法搏鬥,乾脆先看他們要幹什麼,等緩過些力氣後再收拾他們。

可紅毛一個人扶不動我,等了一會又不見雀斑出來,他和那女孩相視一笑,女孩對著廚房大喊:「你小子做什麼壞事呢?快他媽出來!」 不一會兒雀斑男孩急匆匆跑出來,跟紅毛一起扶我進廚房,叫小玉的女孩則警惕地察看門外。

現在路上行人極少,根本沒人看見我們被迷倒,然後她跑去鎖好門,放下防盜捲簾,完全隔絕了飯店與外界的聯繫。 我被他們扶到廚房裡,才看到女友被放在一個張大桌子上,裙子亂七八糟,兩條美腿露出一大半來,T恤也縮起來,露出一大截白嫩纖腰。

我聽到紅毛淫笑著罵道:「操你媽的!你小子下手倒挺快!」雀斑男孩也是一陣怪笑。

他們把我放在一張木椅上,正面對著女友,他們兩個站在台邊上下打量無力的女友,卻沒有做出什麼動作。

不一會小玉進來了,她看著女友,眼中充滿了邪惡,我擔心女友會受傷害,卻感到渾身無力,無法施援,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小鬼一步步逼近她。

我知道女友還有意識,她此刻一定很害怕。

小玉走到我女友面前,伸手抬起女友的頭,幾乎是臉對臉惡狠狠地對她說:「那天你不是很厲害嗎?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說完對兩個男孩一揮手:「弄醒她!」 聽到她的話,紅毛搶先一步抱起女友,對雀斑男孩說:「剛才你抱過了,現在該我了。」雀斑無奈地搖搖頭,去接了一大碗水來。

小玉笑著說:「你們都別急,這婊子跑不了,待會讓你們抱個夠。」我聽她如此作踐女友,心裡怒火中燒,同時感到一種快感隱隱升起。

雀斑端著一大碗水,對女友兜頭潑下,紅毛不顧被水濺濕,緊緊摟著女友的身體,看來是溫香暖玉入懷,他捨不得放開。 雀斑連潑了三碗冷水,女友才稍微清醒,但還是有些昏沉。

小玉拉把椅子坐在我身邊,兩個男孩拉起女友,讓她跪在小玉面前。

女友也明白了怎麼回事,剛要開口求饒,小玉的巴掌已經抽上女友的俏臉。

「啪」一聲脆響,女友身子一歪向一旁倒去,不是雀斑扶住她,她就會直接跌在地板上。

小玉這個惡女不給女友反應過來的機會,反手又是一巴掌,女友的白皙臉頰立刻出現兩片紅印。

好在她力道不大,但女友哪裡受過這樣的打,已經開始抽泣了。

我心裡大罵這個惡女,竟敢打我女友!等我緩過力氣,非讓你加倍奉還! 小玉捏著女友的下巴,惡狠狠地說:「怎麼!兩巴掌就把你打哭了?真是大小姐啊!你知道那天我被經理罵成什麼樣嗎?你這個臭婊子!」 「嗚……對……對不起……求你原諒我……」女友哽咽著求饒。

小玉看女友可憐兮兮的樣子,心裡似乎很滿足。

我雖然喜歡看女友被人欺負,可並不希望她受傷,現在心愛的小倩就在我面前被人打,我氣得快要炸開,但出來憤怒,竟然還有一絲快感摻雜其中。

我以為小玉還會打女友,可她卻停手了,換做用穿著運動鞋的右腳勾起女友的下巴,看著她流淚的樣子。

現在我的女友頭髮都濕了,黏在臉上,眼裡流出淚水,還在不停抽泣,臉上異常狼狽,卻散發出異樣的性感。

小玉對女友說:「讓我原諒你也可以,只要你給老娘把鞋舔乾淨就行。」這個十幾歲的不良少女竟然自稱老娘,真是好笑。

女友怎麼肯給她舔,卻怕再挨打,只好屈辱地伸出舌頭,給面前小自己好幾歲的女孩的舔起鞋子。

女友舔了一會兒,又在小玉的命令下用嘴給她解開鞋帶。

小玉甩掉鞋子,裡面穿的是白色棉襪,由於天氣熱,她又穿著運動鞋幹了一天的活,腳底已經汗濕了。

我聞到一股強烈的汗味混合著女孩的體味從她腳上散發出來,這股味道並不臭,對有戀足癖的人來說絕對是種刺激神經的靈藥。

然而少女腳上的味道對女友可不那麼友好,她本能地扭過頭去。

小玉怒道:「怎麼!老娘的腳很臭嗎?」說著用腳將女友的臉勾了回來。

「不……不臭。」女友勉強回答。

「那就給老娘好好舔!」小玉說著,雙腳追逐女友的嘴唇,旁邊的紅毛和雀斑還幫忙抓住女友的頭,令她無處可躲,只好給小玉舔起來。

「這樣舔不舒服,給老娘脫掉襪子舔!要用嘴脫!」 在小玉的命令下,女友哭著用嘴費力地拉下她的襪子。

想不到小玉這個惡女竟然長了一雙嬌嫩白皙的小巧玉足,不僅皮膚白嫩,腳型也是一流,足弓明顯,腳趾整齊,比女友的玉足也是不逞多讓,此刻就是這樣一雙美腳正試圖鑽進我心愛的女友口中。

小倩受不住這種羞辱,想往旁邊逃開,卻被蹲在兩邊的紅毛和雀斑夾住了身體,頭也被他們扶住,任憑小玉的腳趾壓在自己的紅唇上。

小玉的腳趾故意擠壓女友柔軟的嘴唇,刮擦她潔白的牙齒,雀斑更是幫忙捏住女友的下巴,讓她張開小嘴,小玉美足便輕鬆闖入,她還命令女友給她舔乾淨每根腳趾。

女友幾次想躲開,卻被兩個男孩牢牢控制住,只好流著眼淚,在小玉的命令下吮吸她的每一根腳趾,舔她的趾縫、腳背和腳底。

女友的香舌在她白皙的小腳上遊動,紅唇不停吞吐纖細的腳趾,這種場面太刺激,我看得下身硬梆梆的難以自持。

小玉上身向後靠,半閉著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輪流將兩隻腳送到女友面前逼她舔,還有幾次用力擠壓,試圖將小腳整個塞進女友的口中。

雖然她的腳很小,但女友的口更是小如櫻桃,最多只能讓她塞進三根腳趾。

對於一個戀足的男人,這可能是一頓絕美的盛宴,可對於女友這樣的小女孩絕對是莫大的羞辱,她正用自己小巧的舌頭舔一個同性女孩汗味濃重的腳,這種羞辱已經快讓小倩號啕大哭了。

我身體無力,意識卻比較清晰,眯著眼看女友受辱。

這時小玉靠向我身邊,我感覺到她呼吸沉重、面帶桃紅。 其實很多女人的腳被人舔,一開始可能會感覺很癢很難受,可多舔一會就能令她們很舒服,而且能夠激發性欲,我的女友就是這種類型,看來小玉也一樣。

我聽到她嬌媚地對我說:「你女友還真會舔呢!舔得我好舒服啊!她一定有舔腳的天賦,一定是特別下賤的女人。」我聽著她對女友的羞辱,真是要氣炸了肺,但腦子卻不禁幻想女友帶著奴婢的卑賤樣子,隨時給這個惡女服務。

小玉轉向女友:「怎麼樣?幾天前就是這張賤嘴罵我,現在還不是在給我洗腳!」她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語氣很重,而且一字一頓,每頓一下大腳趾就用力點一下小倩的俏臉。

我看到她的雙腳已經沾滿了女友的唾液,燈光下亮晶晶的更加誘人。

紅毛說道:「你不是說要好好懲罰她嗎?你的腳我們也舔過,很美味呢!這算什麼懲罰啊!」 小玉聽他這樣說,便抽回雙腳,右腳踏住女友的胸部用力一蹬,女友嬌呼一聲向後倒去,正栽進雀斑男孩的懷裡,他如獲至寶,趁機摟住女友,在她臉上脖子上一通亂親,弄得女友尖叫不止。

「你亂啃什麼!誰讓你親這個賤貨了?」 小玉的喝止聲中,雀斑男孩立刻停止了動作,為難地看著她。

我還以為她是出於同是女人的原因給女友解圍,可隨後她卻說:「這個小賤貨的胸部倒是很大很軟嘛!」說著一步步逼近小倩。

「是啊!是啊!剛才我就摸了兩下,手感真他媽好!」雀斑男孩應和著。

剛才他果然已經對女友動手了。

「操!你們這些臭男人!就知道看女人的胸!眼睛都長到肚子上好了!老娘就是平胸,我脫光了你們還不是口水三尺長?」 小玉穿的衣服比較寬大,這時我才注意到她的胸部真的很小。

就算年紀小,她現在也該發育得接近成熟了,可胸部卻是平平的,完全不像少女,看來是生來平胸。

而且我沒想到她出口如此骯髒,還經常跟這兩個男孩淫亂,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可怕了,特別是他們這樣年紀輕輕就出來討生活的,我更加擔心女友的處境了。

現在女人的嫉妒和對女友的記恨迭加起來,小玉這個十幾歲的少女向兩個幫兇發出了指令:「我看這娘們的騷奶子就火大!扶她站起來!」 兩個男孩聽話地扶起女友,一邊一個架住渾身無力、眼中充滿恐懼的小倩。

還沒等我推測她要做什麼,小玉已經手起掌落,一巴掌種種摑在女友的左乳上,「呀!」女友痛得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