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校淫蕩娃

一個月後,在校道上,秦守仁忽然出現,攔住了正在回家的孫銘澤。

「孫老師,謝謝你幫忙,這次時裝發佈會非常的成功,你那天真是漂亮極了。」

秦守仁對孫銘澤說。

「你說過這少遍了?該不會以後你一見到我就又說這句話吧?」孫銘澤笑著說。

這段時間秦守仁打了幾次電話對自己那天的失態表示歉意,他說因為孫銘澤的服裝太性感了才一時衝動做出非理的行為,孫銘澤心想那套服裝實在太誘人了,秦局長也是男人,這種表現也是正常的衝動而已,她原諒了這個用手指插進自己陰道的男人。而且表演的成功也讓孫銘澤淡忘了秦守仁那天對自己的性騷擾。

「哪裡!哪裡!我只是很感激你給的面子而已。」

「用不著這樣吧?你是頒獎委員,成功也是屬於你的。而且發佈會上有那麼多模特,我只是其中一個啊。」

「可你是最重要的一個啊!同行們都說,你的出場是整個發佈會的點睛之筆,而且你是所有模特中最能體現設計精髓的。」

孫銘澤沒好笑地對他說:「你懂什麼狗屁精髓?你又不是幹這一行的。不就是把穿的東西弄得儘量少嗎?

我孫銘澤都快變成裸體了!我還怕別人說我賣弄色情呢。」

「沒有沒有,那叫性感!而且是一種只有你才能詮釋的性感。」

「好了好了,管你那是什麼,我沒空和你閒扯,我要回家了。」孫銘澤有點不耐煩地說。

秦守仁又攔住孫銘澤,說:「哎哎哎,等一下,我最重要的事情還沒跟你說呢。」

孫銘澤停下來,秦守仁告訴孫銘澤,自從他看了上次孫銘澤參加的藝術照課程,對攝影有了很大興趣,一直在練習攝影技術,準備今後將這作為自己的主要興趣愛好,他想想讓孫銘澤幫他照幾張,一方面提高自己的技術,一方面讓孫晴晴留影作為記念。

「發佈會上那麼多相機照了那麼多照片,幹嘛還要照啊?」孫銘澤問他。

「我看過了,發佈會上照的現場照片多少都有些缺陷,我覺得效果不夠好,我想請你當模特再照幾張效果好一些的。」秦守仁回答說。

「我覺得你是最佳的模特,你就再幫我補補課嘛。而且我也想向你學習跳那段《秋天的狂想》,你瞧我不正想減肥嗎。」看到孫銘澤不說話,秦守仁又是勸說又是乞求又是恭維地說了一大堆。

聽他又說了一輪後,孫銘澤同意了,這個家夥是特別會磨人的,孫銘澤真還有點怕他。雖然明知這個公安局長是出名的色狼,兩次對自己性騷擾,但想到他多次打電話解釋,更重要的是他出力讓自己出了大名,自己也禮應回報他一下。

孫銘澤想道,他不過是想照幾張我的性感照意淫一下而已,就滿足他一次吧,反正自己已經兩次讓他連陰唇都摸過了,又何必在乎讓他多照幾張性感照呢。再說他好歹也是個40多歲的公安局長了,不會知法亂搞男女關係的。他那天只是一時衝動,這和性愛是兩馬事,只要自己把握住最後的分寸,是無論如何不會失身於他的。

「好吧,那明天我就讓你拍。」

「太好了。」秦守仁笑的一臉橫肉亂動。

「在哪裡拍呢?」

「到我家吧。」秦守仁喜形於色。

「到你家我可不放心,那不是羊入虎口嗎。肯定對人家動手動腳的。」

「我哪裡動手動腳過了。」

孫銘澤瞪了他一眼,「上次在化妝室裡摸人家……陰部還不算動手動腳啊。」

「你不要記仇麻,我是一時衝動。」

「好了,好了,我早原諒你啦。你家有攝影棚嗎?」

「沒有。」

孫銘澤想了想道,「那就到我家吧,我家有攝影棚。」

「你家?那你老公不是在家嗎。」

「你看你,就怕人家老公在家。放心吧,我老公明天出差,星期一才回來。

再說就算我老公在家,他也是支持藝術的,不像你,以藝術為名,恐怕心裡想的不是藝術吧。」

約定了拍照的時間與地點後,秦守仁笑嘻嘻地走了,孫銘澤也逕自回家。

四、攝影光下的裸露

星期六孫銘澤睡了個懶覺,天天練功,挺累的,平時又不敢放鬆,只好久不久偷一下懶也當是一次小小的休息。

張雨田很早就起床不知哪去了,孫銘澤記得大清早他起床時曾對孫銘澤說過今天他有事不回家,星期一才回來。

昨晚又是一次匆匆的交歡,孫銘澤剛有感覺,張欣慕就完事並轉身就睡,讓人好不懊惱。

在床上又滾了幾下後,一看鍾,居然已經十點多了!孫銘澤記得今天約好了要給秦守仁當模特的,一看10點了,還有半個小時秦局長就要來了,差點給誤事了。

起床後急忙整理了一下屋子,美女老師家的房子很大,他老公又在外地工作,所以她家有很多空房子。一會功夫,孫銘澤已將其中一間整理好做成了攝影棚,還推了個沙發進來,專等秦守仁來了。她想反正丈夫過兩天才回來,又是在自己家裡秦守仁不敢亂來,這次就讓這個好色的秦局長好好照照吧,也了了他的心願,免得他再緾著自己。

等秦守仁到家後,孫銘澤叫他先翻翻上次她們為學院照的那幾本人體照片集,好記住拍攝的要領。她告訴秦局長自己要洗個澡才能到攝影棚,要他先等一會兒。

洗了約二十分鍾後,美女老師孫銘澤從浴室走了出來。她看到那本照片集已翻開反放在一張桌子上,旁邊是一張椅子。

秦局長正盯著那本孫銘澤她們的裸體照片集,孫銘澤笑道,「你好色啊,只知道看一本。」

秦守仁馬上解釋說:「哦,看一下,借鑑一點拍照的技巧。」

孫銘澤只圍了一件白色的浴巾,她想反正過會也是要脫的,不如穿少點方便。

初浴後美女的面龐被映襯的愈加白晰紅潤,嬌豔的瓜子臉上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豔動人又比較含蓄清純。披肩的秀髮上還有幾顆晶瑩的水珠,胸前高聳的雙乳把浴巾撐得高高隆起,從上而下看去,順著裸露的雙肩只見白嫩肥美的奶子在孫銘澤胸前堆著,深深的乳溝分外誘人!只包住臀部並在腰上繫了浴帶的浴巾,使得原本就十分纖細的楊柳腰和白皙的大腿,顯得更加突出。

看著秦局長色迷迷地盯著自己,孫銘澤故意打開話題道:「你?你的攝影技術能行嗎?」印象裡孫銘澤從沒見過秦守仁拿相機,便對他產生了懷疑。

「這你就放心了,我一定會讓你以最美的形象出現在照片上。你先坐一會,我給你來杯咖啡。」說完,秦守仁扭動他肥胖的身軀走出了攝影棚。

孫銘澤在那張椅子上坐下,隨手拿起倒撲在桌面上的人體照片相集,翻轉過來看了一眼。

孫銘澤不由得臉上一熱,心跳也加速了許多。原來在孫銘澤出來之前,秦守仁正好將相集翻到自己高擡臀部將整個隱私部位完全暴露出來的那一幅。還有就是,孫銘澤發現這一頁被翻得特別熟,這個好色的秦胖子,肯定是只翻這一頁來看!

在開始拍攝前,秦守仁要求孫銘澤帶他跳一跳她平時練習藝術操時的舞蹈,說這是為了找一找拍攝時的靈感。對此孫銘澤倒沒有什麼意見,因為自己答應過教他跳舞。

前段時間秦經常看她練功,她覺得應該像學生一樣對待秦局長。

孫銘澤在攝影棚一角截出來的更衣室裡脫去浴巾,換上一身泳裝式的高開叉練功服,和平時學院的練功服不同的是,這身服裝是半透明的,沒有戴文胸,深深的乳溝完全暴露,還可以透過練功服隱約看到孫銘澤結實豐滿的雙乳,沒穿絲襪,兩條修長白晰的腿裸露著。

孫銘澤跳的是一段和上次那個男生跳的一樣的舞蹈。「你需要換練功服嗎?」孫銘澤問道。

「我看這樣可以了。」秦守仁笑著答道。

「那好吧,我們開始。」

孫銘澤先示範一個造型,然後偎在他身前背對著他,左腳盡力並張開弓起,雙手高舉。秦守仁還是穿身西裝,在孫銘澤後面緊靠著她並右手抱住孫銘澤的腰,

左手按照孫銘澤的要求從她張開的左腳膝蓋沿她的大腿內側一直往腿根部撫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這是一個西方舞蹈中的一小段,有強烈的造愛暗示。

造型中,孫銘澤的頭部是向後靠在秦守仁的肩膀上的。在示範時,孫銘澤清楚地感覺到秦守仁的呼吸隨著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的移動而變化著:他的手越接近孫銘澤大腿的根部,他的呼吸就越急促,當這隻手的五指來到了孫銘澤飽滿澎漲,在練功服下隱隱泛黑的三角區時,這種急促到了頂點。手移開後,他的呼吸有所回落,但當手摸到孫銘澤高聳的胸部尤其是突出的乳頭時,呼吸再次急促到頂點……

他變化著的還有他的下身,秦守仁雖只有1米68,他的陽具顯得很雄壯粗長,在孫銘澤性感的造型面前,他的陽具更是充分地勃起,高隆在小腹上,至少20公分長。

在教學校裡的年青男生們跳舞時孫銘澤和他們都發生過身體接觸,她發現他們的陽具都比不上他。即使隔著練功服,也能想像出它的情形,龜頭一定是很大的那種。孫銘澤靠在秦守仁身前時,臀部緊貼著他的小腹,能真切地感覺到他勃起的堅挺與粗碩。

孫銘澤還感覺他已經被自己的身體挑逗起來,他的陽具在自己的臀部跳動,似乎正要用力衝出那條難以承載它的練功服──這個被自己的性感所感染的老色狼,隨時都有猛烈噴發強暴自己的可能!

孫銘澤開始有點擔心了,她現在居然沒有平時跳藝術操應有的忘我投入,因為自己的私處已經被他頂的濕潤了,她覺得他們現在的動作不是在跳操,而好想是在偷情。想到自己是已婚的老師,孫銘澤居然有一絲刺激的想成為他人情婦的感覺。

秦守仁緊緊地抱著孫銘澤的腰,音樂舒緩輕柔,他的右手再次滑到了孫銘澤隆脹的三角區,竟然一把握在了已經沾濕的陰部上面,停了有幾秒鍾……

「好了,就到這裡吧,我們還要拍照呢,你的靈感也有了吧。」孫銘澤及時制止了秦守仁的粗魯行為。

「行,開始拍照吧。」秦守仁下意識地回應到,還把右手放到鼻前聞了一下。

孫銘澤恨了他一眼,嗔道:「我們是來拍照的,你嚴肅點行不行。」說完進入的更衣室。

拍攝開始了。孫銘澤在更衣室裡脫去練習泳裝,穿上《弗洛伊德的構想》裡的那些性感服飾,在秦胖子的鏡頭前擺出各種姿勢。秦胖子好像在攝影方面還是有些功夫的,拿起相機蠻像那麼一回事。他拍攝的角度很多,尤其注重背面的拍攝。他說:背面是孫銘澤服裝的重要組成部分。

很顯然,國內的時裝攝影師都是些只會拍正面的笨蛋,秦守仁就是對這一點十分不滿意的。

這次拍攝的都是一些非常性感的服裝,薄、透、小。孫銘澤在不少照片中都僅僅穿著只能勉強蓋住乳頭的小奶罩,堅挺的乳房大部分露在外面,或都是被一條緊小內褲包著的小腹。這段時間孫銘澤的陰毛長得較長,可她今天忘了剃掉一些,所以有好多細毛都露在T字褲的外面。

秦守仁看孫銘澤的眼光很色,讓孫銘澤感到自己就像一隻在餓狼窺視下的小羊羔。但這也沒什麼,反正上一次為學院拍人體圖片時他早已將自己看了個一清二楚,再說今天就是為了報答他為自己出名所出的力,看就看吧,反正自己是會把握住分寸的。

到了後來,孫銘澤看秦守仁還算老實,也放開了戒心,換衣服時都不進更衣室了,索性就在秦守仁的眼前換。當她換奶罩的時候就直接面對著秦守仁換,那一對微微顫動的豐滿白嫩少婦玉乳高聳著,足有34F般大,沒有奶罩也是那麼得堅挺,顫動的紅粉色乳頭含苞待放當她換小內褲的時候才像征性的轉過身去換,把白嫩的屁股讓給他看。

孫銘澤心想,這個秦局長不就是想佔點眼福嗎,除了私處外,都讓他看個夠吧!唉,其實自己的私處不也讓他看過甚至摸過了。看就看吧,美麗不是我孫晴晴的錯!

就這樣換了有十幾套衣服,全是超性感的那種!秦守仁說:拍到最後一套了。

孫銘澤脫掉前面拍攝的那套衣服,赤裸著上身,只穿著一條小小的T字褲站在燈光下,等秦守仁拿衣服出來。那一對微微顫動的豐滿白嫩的少婦玉乳高聳著,足有34F般大,沒有奶罩也是那麼得堅挺,顫動的紅粉色乳頭含苞待放,就如沒開過苞的處女的乳頭一般。

秦守仁直盯著孫銘澤豐滿白挺的乳房卻沒有動,而是對孫銘澤說:「孫老師,把內褲脫掉。」

「什麼?!」孫銘澤很驚訝地問他:「不是拍服裝照嗎?沒說要拍裸照的啊?」

「不是拍裸照,是要你穿上這個!」秦守仁笑嘻嘻地對孫銘澤說,然後拿出一樣東西。

孫銘澤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天發佈會上孫銘澤穿的那條極性感幾乎全透明的小褲。孫銘澤沒好氣地說:「這個也要拍啊?」

「當然要拍了!這才是精華啊!趕快吧,這是最後一組了。」

孫銘澤接過那條T字褲,習慣地就想背過身去脫內褲,但隨後孫銘澤想了幾秒鍾,卻停下了腳,站在了聚光燈下。孫銘澤咬了一下嘴唇,心想幹脆讓這個老色鬼看個夠吧,反正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照完了免得他經後老纏著自己。

她臉色一紅,說道,「算啦,先讓你拍一些裸照吧,照完咱們再照最後一組,免得你心裡老不幹心。」

這一次正對著秦守仁脫下了原先穿的那條T字褲,被黑色的陰毛蓋住的陰部這一次完全裸露在秦守仁面前,美女在聚光燈下一絲不掛的站了約1分鍾。

秦守仁死死地盯著少婦孫銘澤,眼光很曖昧。好爽啊,大美女的胴體這一次完全暴露在秦的眼前。修長的玉腳間是粉嫩的黑色芳草地,陰毛彷彿已經潮濕了。

孫銘澤笑道,「別發呆了,快照吧,這可是只給你一個人的珍藏版!」

秦守仁趕緊用相機搶拍了幾張,孫銘澤手持那條T字褲,一邊隨便擺了幾個極性感的POSE,一邊笑道,「怎麼樣,大局長,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秦守仁樂開了花,連說:「滿意滿意,孫老師的裸體才是真正的藝術啊!你的陰部真是太完美了!來,屁股向左邊翹一點。」

孫銘澤臉色腓紅,恨了他一眼,嗔道,「你別往我臉上貼金了。」

但還是順著他一手扶頭,一手叉著腰,屁股向左邊翹起。秦守仁連拍幾張後嘴更無遮攔了,說道,「孫老師,我玩過的女人不算少,但要是能你性交真是太幸福了!孫老師,要不今天我們……」

孫銘澤輕輕瞪了他一眼,扭了一下屁股,啐道,「瞧你色的那個樣子!」

她慢慢地彎腰穿上那條小小的褲子,也放開了說道,「你想都不要想了。今天我只是答應讓你拍藝術照,現在裸照也拍了,你還不滿足啊!還想和人家上床!

我可是有老公的人,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姦淫我。虧你還是公安局長的執法人員呢。」

「孫老師,我……」

「不行就是不行!還有,這幾張裸照只能供你個人使用,人家可是看在你幫過我的忙才讓你照的,從來沒有人單獨照過人家的裸照喲。可不許給別人看到!

不然以後就沒得照了!」

秦守仁聽後只好「嗯」的一聲答應了她。

孫銘澤穿好透明T字褲,問道,「那條縷絲巾呢?」

秦守仁手一攤,邪笑道,「忘帶了。」

孫銘澤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故意不帶的吧。不帶就不帶吧,你今天讓我怎麼照都可以,不過你可別想打壞主意。」

這次連上身掛的那縷絲巾都省了,孫銘澤的雙乳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燈光下。

站著照了幾張照片後,秦守仁又要孫銘澤擺出那個趴跪在地上高高翹起臀部的動作,孫銘澤有點不高興,但還是照做了。孫銘澤剛擺好姿勢,秦守仁就湊了上來,他居然繞到孫銘澤身後,把雙手插到孫銘澤雙腿的中間,用力往外掰,還一邊說:「把雙腳張開大一點!」

孫銘澤沒好氣地對他說:「你想要我怎麼做說出來就行了,別動手動腳的趁機佔我便宜。」

誰知話沒停口,秦守仁就一手按了一下孫銘澤的腰,另一手放在孫銘澤陰部的位置,緊貼著透明小褲,用力往上託了一下,說:「再翹高一些!」他的手姆指就按在孫銘澤的陰道口上!

孫銘澤「嗯」的一聲,全身一陣酸麻,陰道內一陣禁臠,一股淫水湧出了陰道口。秦守仁藉機在陰道口上揉捏著,那條小T字褲太小太透了,根本起不了保護的作用,隔著它明顯可以看到和感覺到陰道口正像一張小嘴一樣在張合著。

孫銘澤一身骨頭都軟了,氣道,「你把手拿開,放在那裡幹嘛!」

「你屁股再擡高一點,我在調整你臀部位置。」

孫銘澤無奈地高高撅起屁股,說道「好了吧,快拿開!」

秦守仁卻左手拉了拉小T褲,右手仍不斷撫弄著美女的陰部,「你的褲子有點向下掉,我正在調整。」

孫銘澤氣得剛想開口罵人,秦守仁卻又回到了相機架旁,說:「好了,就這樣,別動!」

孫銘澤趴在地上看著秦守仁那張又胖又好色的臉,被他吃足了豆腐又發作不得,真是無可奈何。

秦守仁用固定相機照了幾下後,又拿起一台掛在胸前的相機,繞著孫銘澤開始從不同的角度拍照。這個該死的壞蛋又轉到孫銘澤身後了。孫銘澤知道他要幹什麼。孫銘澤極不願他在自已的後方拍照,孫銘澤穿的這條T字褲那麼小,陰唇的後部肯定露出來了,而且那條繞過孫銘澤股縫的繫帶又細又透明,孫銘澤的肛門也一定會被看得清清楚楚……

可孫銘澤還是讓秦守仁在後面拍了,孫銘澤的心情挺複雜,一猶豫,秦守仁手中的快門就「卡卡」地響了幾聲。

終於拍完了!孫銘澤從地上站起來,長鬆了一口氣。秦守仁臉上堆著笑,很慇勤地為孫銘澤端上一杯水。孫銘澤幹脆沒換衣服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上一口水,休息一下。

「怎麼樣?局長,我這個模特還可以吧?」

秦守仁看著孫銘澤的乳房說道「當然!當然!孫老師可是天下最棒的模特了,真應該找個模特經紀公司,把你捧成全世界都知道的名模!」

「局長又耍花槍來了,定有什麼不良居心!不過,這次拍的照片,藝術照有了,全裸的性感照也有了,這下你滿足了吧。但我說明一下,我的全裸性感照只能供你個人使用,可不能做別的用途哦!」

「那是當然!我不是那麼沒有道德的人。但是,我會經常把它們拿出來飽飽眼福,打打手槍。」

「壞蛋!」孫銘澤一臉通紅。「你啊,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別老想著別的女人,你剛才又摸趁機摸人家那裡不是。不要告訴我你又是一時衝動!我警告你,要是被我男人看見你這樣打不死你。」

秦守仁笑道,「我也只是摸了一下,又沒有幹其它的,摸一下也有罪啊。」

「你!」孫銘澤氣得無話可說。最後,她說:「好了,時候不早了,你也該走了!」

說完,孫銘澤站起來脫下秦守仁的「大作」,準備穿上自己的衣服。

這一次孫銘澤又一絲不掛的暴露在秦守仁面前,一身白肉是那麼的嬌嫩。看秦守仁正盯著自己的胴體發呆,孫銘澤笑道,「還沒看夠啊,唉,我原來的那條T字內褲呢,秦局長,你放哪去了?」

秦守仁道:「孫老師,你先別急,褲子一定在家裡跑不了。我這個相機的數碼的,可以看到我們剛才照的回放,你來欣賞一下。」

孫銘澤也很好奇想看一下,她接過相機,心想反正自己的裸體秦守仁已經看到了,也不急現在就找衣服穿上,便一絲不掛的坐在沙發上一張張的翻起來。

秦守仁坐在她的身邊緊挨著美女的胴體,眼中看著美女顫悠悠的高聳豐乳和芳草漆漆的陰部,鼻中聞道美女浴後的陣陣幽香,真是心曠神怡,情不自禁的伸手攬住孫老師赤裸的肩頭。

開放的孫銘澤對此並不介意,心想他好歹是公安局長,絕不會犯法強姦自己。

所以沒有在意老色狼正在用眼光強姦自己,而是不斷和他聊著照片的效果,秦守仁隨口胡言幾句,眼光寸步不離美女的裸體。

攝影棚裡的沙發上,一個西裝革履的老色狼和一個一絲不掛的極品美女緊挨著,好一幅絕妙的色狼美女圖。

兩人在沙發上邊聊天看相片有好一陣子,孫老師一絲不掛的坐在衣著整齊的老色狼身邊,心裡沒有感覺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