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妳好壞

今天是假期,徐燕在家裡也閒著沒事,尋思出去逛街順便買菜,本來想把弟弟小偉也找上,最近這小子總是躲著她,但每次都偷偷摸摸的看著自己,徐燕偶爾也跟他對視了一下。當發現這小子眼裡全是情慾的時候,徐燕忍不住偷笑了一下,嗯,長大了,知道食髓知味了,雖然他本人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跟姐姐……那個……呵呵,真是太可愛了……徐燕心理想著,哪天再把他灌醉吧!^o^

呼呼~~對了,今天是耶誕節呢,難怪這麼人山人海。徐燕從人堆裡好不容易才擠了出來,身上的衣服都給擠變形了,不過膝的絲質紫色百褶裙+保暖型黑色絲襪,上身是白色小吊帶+紅色聖誕小外套(剛買的),再配上徐燕的資質,哪怕在人群裡也是很顯眼的存在,這也導致剛才擠出來的時候被蹭了不少油水,最過份的時候,那隻怪手都伸進內褲裡面摸到自己的小穴了。

唉~~下面又濕了,自己實在是太敏感了。正好看見附近有家賣內衣的,過去看看吧,下面黏黏的也不舒服。

這是一家香奈兒旗下的店,因為沒有打折得很厲害,而本身又是牌子貨,所以人比較少,算上徐燕才三個客人在挑內衣。徐燕也不介意,熟絡的走到賣絲質內衣的地方看了起來。

「小姐,需要幫忙嗎?」說話的是一把中年男聲。

徐燕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一個很有氣質的中年大叔,看上去也很和藹可親。男人看出了徐燕眼神裡的防備,解釋說自己是這裡的店長,看她挑了半天,過來問下有什麼能幫忙的。

「嗯……我想找這個款式要綁帶的,你這有嗎?」

老闆按照徐燕的要求找了好幾件,卻都因為一些細節不滿意換了好幾次。老闆看出來徐燕是比較挑剔的客人,就跟徐燕說要不一起去倉庫裡面挑,也省得麻煩,徐燕想了下也是,下面濕濕的也不舒服,想趕緊換下來。

倉庫不小,還有一個備用的更衣間,是用簾子擋上的,因為堆的貨比較多,顯得光線有點暗。徐燕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幾件內衣就在倉庫裡的更衣間試穿。

徐燕選的內褲比較新潮,儘管有面很大的落地鏡,但是由於光線不足,綁帶的小內褲試了好幾次都沒有穿上。情急的徐燕想起自己赤身裸體的站在陌生的空間,一簾之隔的背後有位中年大叔,淫蕩的身體不自覺的開始發熱,『要是那大叔突然衝進來,自己是被吃定了。』想到這,下面又開始濕潤了。

「那個……大叔,這條內褲人家綁不上帶子,你能來幫人家一下嗎?」

「沒問題,小姐,你想我怎麼幫你?」

「那個,你能把手伸進來幫我繫一下帶子嗎?」

有這等好事,老闆當然不會拒絕,剛說完就把手從簾子後面伸了進來,胡亂地的在試衣間裡亂抓,想找到內褲的帶子位置,但無奈碰到都是少女的腰、臀部跟大腿。

為了方便老闆幫自己綁帶子,徐燕把自己的身子靠後,老闆也識趣的把自己的身子往前挺直到雙手摸到了少女的腰肢上,感受著青春少女柔嫩的肌膚。要是這時候有人進來,會看見詭異的一幕:赤身裸體的少女紅著臉被簾子後面的中年抱在懷裡,中年人的雙手還不斷地遊走在少女的肌膚上。

「嗯……大叔,不是那裡啦!」老闆裝作摸錯了位置,雙手在少女赤裸的身上不斷地蹭油,不時捏在臀部、腰間上面,此刻正在少女的胸部上努力地按摩。

略顯粗糙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無忌憚地撫摸,把徐燕身體裡的慾火挑逗了起來,儘管嘴裡說著不要,但身體卻沒有太多的反抗。『啊……胸部被捏了,好害羞,大叔一定把自己當是淫蕩的女人了,被摸了這麼久都不反抗,嗯……乳頭被捏了一下……怎麼會這麼舒服呢?身子好軟啊……使不出勁了……』

「嗯……大叔好壞……不是那裡啦,那是人家的咪咪……人家只讓你幫繫帶子,你卻亂摸人家……討厭死了!」話剛出口,徐燕就後悔死了,這分明就是在挑逗人家嘛!

「哦!小姐,不好意思,大叔好久沒有碰過女人了,老婆死了以後,除了上班,大叔實在找不到別的事情可以做了。」老闆說完情緒一下就低落了下來,雙手也不亂摸了。

徐燕感受到大叔亡妻的情緒,忍不住開始可憐起這位剛才還在大佔自己便宜的男人,看他這麼可憐,讓他佔下便宜也不會掉塊肉。於是徐燕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把大叔的雙手引導到自己胸部,握住了自己柔軟的乳房。

「小姐,你這是?!」老闆很驚訝眼前這位極品美女的動作,如果說剛才自己是趁混亂佔一下便宜,現在是人家自願了,突如其來的好事讓他有點蒙。

「大叔,你賣內衣這麼久了,應該能感覺到人家的尺寸吧?我還想再買一件胸罩,你幫人家量一下嘛~~」徐燕紅著臉好不容易說完這段話,感覺全身的力氣都用完了,身子重重的靠在了老闆懷裡,下面濕得更厲害了。

老闆知道自己的豔遇來了,眼前的極品美少女自願被佔便宜,自己哪有不吃的道理!?老闆找了張沙發過來坐著,把軟倒的徐燕放在自己大腿上坐著,雙手毫不客氣的揉捏著少女柔軟的胸部。過了一會,老闆覺得簾子太礙事,直接把簾子抽走了,讓徐燕赤裸的身子靠在了自己的懷裡。

寒冷的耶誕節,外面開始下起了零星的小雪花,人們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禦寒,dfjstory.com可在一家香奈兒內衣店倉庫裡面,一個赤身裸體的美麗少女正坐在一個中年大叔的懷裡,少女潮紅的臉蛋上微張的小嘴不時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柔軟白嫩的胸部正被大叔的雙手揉捏著,自己纖細的雙手向後摟著大叔的頭方便大叔親吻自己的肌膚。

啊……自己這是在幹什麼?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大叔,自己正被肆意的品嚐著。微微睜開眼看見的就是一雙大手在自己胸部上揉捏著,不時捏著自己粉紅色的乳頭引來自己不自覺的銷魂呻吟。大叔的上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掉了,自己赤裸的後背靠著同樣赤裸的胸膛,肉體親密的接觸更增加了快感,脖子上被大叔舔弄的地方也傳來陣陣快感。下體雖然隔著西裝褲跟內褲,但也感覺到了什麼東西在頂著自己的小穴。而這一切,是自己自願的!

快感如潮水般襲來,徐燕被刺激得只剩下呻吟的力氣。突然左邊的胸部被放開了,隨即一隻大手出現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後隨著稀疏的陰毛摸到了自己的小穴。結過婚的人手法就是不一樣,很快地他就找到了徐燕的小陰蒂,開始用手指揉捏著少女敏感的小凸起,中指則深深的伸進了小穴,在裡面感受著少女陰道的緊湊,輕輕的摳挖著,小尾指偷偷的把自己的褲鍊拉開……

當小穴受到攻擊的時候,徐燕嘗試把自己的雙腿合上,無奈老謀深算的老闆早已用自己的腿勾住了徐燕的雙腿,徐燕只能眼看著自己美麗的小穴被大叔逐漸攻佔。

上下都失守的狀態給徐燕帶來更大的快感,腦子裡突然一片空白——自己高潮了!小穴噴出大量晶瑩的淫水,瞬間打濕了大叔的褲子,徐燕被自己的高潮搞得無比害羞,高潮加上害羞的情緒使得徐燕暈了過去……

過了一會,徐燕甦醒過來,自己依然在大叔懷裡被捏著胸部,但不同的是,自己被調整到正面對著大叔了。大叔正在吻著自己,小巧的舌頭正在被大叔肆意玩弄,自己的下體雖然沒有被大手玩弄了,但多了一條火熱的大肉棒被自己的小穴壓在大叔的小腹上,大叔的左手揉著自己的小屁股蛋子。

「小姐,我可以放進去嗎?我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那種感覺了,你能成全我嗎?」大叔停止了吮吸,眼睛直直的看著徐燕,眼神裡有明顯的懇求。

徐燕看著大叔可憐的眼神,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隨即才想起,自己幹了什麼?竟然答應了陌生人的性交要求!自己連這個人是誰,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甚至他是不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亡妻了找安慰都不知道,就稀裡糊塗的答應了!自己真的這麼饑渴嗎?為了身體的慾望,放棄了矜持,允許一條陌生的大肉棒進入自己的身體!

大叔得到眼前美女的肯定回答,立刻把徐燕的身體撐起,肉棒頂在陰唇上磨了一下,沾了點淫水,下一刻肉棒就進入了徐燕的身體!「啊……」肉棒穿刺自己身體的感覺沒有痛苦,只有滿足的充實感。大叔再一次吻上徐燕的小嘴,把她剩下的呻吟堵住了。

女上男下的姿勢讓大叔的肉棒更深入自己的陰道,一直頂到最盡頭,粗大的肉棒讓騎在大叔身上的徐燕爽到了極點,向前挺起的胸部受到大手溫柔的照顧:『啊……全身都被佔有了,自己好淫蕩、好墮落,但這種感覺太舒服了,嗚……嗚……我會上癮的!』

等徐燕的陰道習慣了粗大的肉棒,大叔開始挺腰上下抽插起水嫩的小穴,肉棒慢慢地進出著小穴,淫水在交合的地方不斷地溢出。有著淫水的潤滑,大叔抽插得越來越快,龜頭不斷地撞擊著徐燕的子宮口,挨操的小穴不斷地帶來強烈的快感,伴隨著耳邊傳來交合的「啪!啪!」聲,徐燕被快感刺激得很快又迎來了一個小高潮。

「啊……啊……大叔輕點幹,你的肉棒太大了,要把人家撐壞了……」

「小姐,你叫得真好聽啊,比我死去的老婆叫得好聽多了。小穴又緊又會吸人,簡直是名器啊!」

「嗯……壞蛋,把人家跟你老婆比,人家年輕嘛……啊……當然緊咯!人家還沒幹過幾次呢,啊……你佔了好大的便宜了。」徐燕淫蕩地說出羞人的話。

「那是,我家那黃臉婆怎麼能跟小姐你比。真是個好穴!這緊湊看來是真沒幹過幾次。哈哈!」

「啊……好舒服……啊……啊……肉棒頂到頭了,要把人家頂穿了……你要把人家幹壞掉了……」

「小淫娃,我可不捨得幹壞你,我還想天天幹你呢!」

「嗯……呀……討厭……說人家小淫娃……人家才不是呢……嗯……啊……要不是看你可憐……啊……才不讓你幹呢……」

「還說不是小淫娃,自己來內衣店讓陌生的大叔幹,還一臉的享受。」

「嗯……你討厭……嗯?你怎麼停了?」肉棒突然停止了抽插,讓快感中的徐燕渾身難受,自己扭著屁股磨蹭著肉棒。

「你說你自己是小淫娃,天天都想被大肉棒操,我就繼續幹你。嘿嘿~~」

聽著這淫蕩的台詞,徐燕心裡非常掙扎,長期的矜持受到了很大的考驗,現在身體裡被肉棒插著的陰道傳來進入腦髓般的痕癢感,恨不得被肉棒抽插。

終於,身體的肉慾還是戰勝了理智:「啊……大叔你快幹小淫娃……小淫娃是自願被操的……小淫娃以後天天都來這裡被大叔的大肉棒操……」

「噗哧!」肉棒又開始了在徐燕身體裡面的活塞運動,扔掉了矜持的徐燕完全享受在肉慾裡面,臉上帶著滿足的表情,雙手緊緊地摟著大叔粗大的腰身,兩條玉腿也緊緊地纏在大叔的腰上,享受著小穴被肉棒抽插帶來的強烈快感,馬上就迎來了一個小高潮。

「啊……小淫娃被操得很舒服……啊……啊……大叔用力操……不用管……把小淫娃操壞掉吧!」

「嘿嘿!小淫娃真好操,可惜我今天沒有開攝像頭,不然拍下來,以後就可以天天找你操你的小嫩穴去。」

「啊……嗯……大叔好壞,還想把人家拍下來威脅人家……小淫娃生下來就是挨操的,不用拍下來小淫娃也會來找你操屄……」

「實在太淫蕩了!大叔我要射了,你想我射在哪裡?」

「小淫娃是大叔的……啊……就射裡面吧!頂深一點……射在子宮裡面……小淫娃要受精……以後生一堆小淫娃天天挨操!」

「不虧是小淫娃!啊~~」大叔握緊著徐燕的臀部,肉棒深深的頂在陰道盡頭,火熱的精子瞬間噴發在稚嫩的花瓣裡面。被熱精一澆灌,徐燕又迎來了一個更大的高潮,兩眼一翻,爽得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看著自己穿好的衣服,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被換上的一條特殊的情趣內褲告訴徐燕,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淫蕩地被一個陌生人上了,還很享受的說自己是小淫娃,最後更是被射在了裡面。這條內褲很特殊,整個是皮質的,但一點都不硬,還很柔軟,但陰部的位置有一個小凸起,正好堵住了大叔射在裡面的精液。

「你最好別脫下來,你剛才暈過去的時候,我拍下了你的裸照。」穿好衣服的大叔出現在倉庫門口,手裡晃著一台手機,手機的螢幕正是自己高潮後暈過去的樣子。

「你……你想怎麼樣?」想到以後可能被要脅做些什麼事,徐燕快哭了。

「放心,你穿著這條內褲到了家以後,給我來條短信我就刪掉了,到時候脫不脫下來隨你。」

「就這麼簡單?」

「嗯,我跟你說的亡妻的事是真的,真的很感謝你再次讓我感受到那種極好的感覺。我看得出你是真心幫我的,我也不是什麼壞人,一次就夠了,當然,小淫娃你以後要是再有需要,大叔隨時歡迎。哈哈!」

徐燕羞紅著臉拿起自己的東西飛快地跑出了內衣店,找了輛的士回家了。到家發了短信後,果然看見大叔發的回信,說照片已經刪掉了,還有用另一台手機截圖的刪除圖片,徐燕這才放心。

繃緊的神經一放鬆,徐燕就感覺到肚子裡面還有著大叔的精液呢!想到這,徐燕又淫蕩起來,直接拿了根按摩撥開特製內褲插進了自己的陰道,混合著大叔的精液抽插,很快她又到達了一次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