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傳奇

她笑了一笑說:『請你把創口紗布打開,我檢查一下』,

『喔,我的小弟弟不乖,對不起,我不好意思打開』,我說。

『沒關係,這是年輕人的正常況現像,我是醫生,見過的』,

『真的,我好害羞,對不起,我不要打開』,我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撫住褲子不肯打開,

『你不打開,我怎麼檢查,打開!』,她一手扯下了我的褲頭,手一鬆,我的大水管「潑!」一下跳了出來,她『喔!』一聲,退後了一步,睜大了一對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看到它像一條眼晴蛇似的,對女醫師滋牙裂嘴,她好像怕它會昂首咬她一口,嚇了一跳,倒退了一步。

我趕快撫住水管,抬頭看她漲得滿臉臊紅,瞪大眼晴盯著成我水管看,停在那里,說不出話來。

半天,她吸了一口氣,清靜了一下思緒,說:

『小涂,請掀開紗布,讓我檢視一下創口』,我伸手仔細地撕開了固定紗布的透氧膠,我那支不聽話的大水管,一堆黑漆漆毛叢中,巍巔巔地矗立在旁邊向她示威。

她低身去檢視開刀縫合的傷口,說:

『很好,創口乾了,也沒有發炎』,她從醫療小包里掏出鑷子、藥綿,幫我清創,搽優碘,再換新紗布,貼上膠帶,但不知是她不心還是故意,竟碰到了旁邊,我的那支昂首的大屌。

我忍不住了,兩手一下握住了她的手和大屌,她想抽手離開,但我緊緊地握緊不放,她的臉更紅了,僵住了差不多有一分鐘,她終於放棄了,用她索性用小手忽鬆忽緊地玩弄它,我趁機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天雷乍響,火山暴發,靈光閃爍,水漿乍迸。我心中只是要上她,我要上到她求饒乞命,我要上到她滿床打轉。

她縮在我懷中,但仍抓住我大屌不放,我深深地吻著她,我吻了她軟柔的香唇,口紅的氣味很香甜,我想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但伸了半天,她都不會張嘴,牙齒咬合得緊緊的,我今天早上刷了好久的牙,也咬過口香膠,應該不是我嘴巴有異味吧?難道……..

難道……..難道……..,

難道這女人,到現在為止,沒和男生接過吻嗎?

好不容易,舌頭終於伸進了她的口內,我導引她與和舌吻,攪拌了半天,終算她慢慢學會了。但她一直不曾鬆開,她抓住我大屌的那只溫暖的手。

她溫柔地一直和我舌吻著,呵,這世界真美好。

(四) 吉美羽

我不敢相信,我終於和這個男人接吻了,我四歲死了爹,自小母親又離家而去,在我的記憶中,上次跟我親嘴的人是我的母親,那是在我六、七歲的時候,在她還沒被抓去關監獄的那段年歲里,自此以後就再也沒有見到她了,後來婆婆騙我,說她病歿在牢中了。

接吻是甜蜜的,他舌頭和著香香的口水,跟我的舌頭也和著淡淡的唾液,在口中互相攪拌,我們二人們的費洛蒙互相混合,呼出的空氣在鼻管中交換,嫣然心搖動,天搖搖,地旋旋,似痴如醉,活了廿八載,今日才知人生美好,除了紗布藥棉、鮮血剪刀,世上還有這等快活事。

我伸手從他右肩背後,摟住他左肩,他把我身體放在右大腿上,左手伸進我上衣,很熟練地鬆開了胸罩的鉤子,握住了我的左乳,二根手指輕輕捏住了敏感的乳尖,呵!我渾身一陣緊張,好像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乳尖澎漲,發熱變硬,渾身癱軟,小雞在獵鷹的利爪下,沒有反抗的能力,只得放縱任小冤家輕薄。

他輕薄過了我的左乳,又來輕薄我的右乳,他溫柔且灼熱的的大手在我乳上撩過,好癢….好癢………好癢…………..癢得受不了。

我全身發熱,覺得身上衣物,穿在身上好熱,好熱,好想脫光,我散開了頭髪,披在床上,目光迷離,口乾舌燥,喃喃自語,不知所云。臀部拚命上抬。

哎呀不好!我下腹冒水,不知是斯基恩腺Skene’s glands漏出,還是所謂的Coital ejaculation,應該沒有這麼咵張吧,我都不曾Sexual intercourse更不要說曾有orgasm呢。

喔!小冤家將手從乳房,向下伸進了我的尼龍內褲,觸摸到了我漲大而露出包皮的陰蒂,他輕輕地揉搓它,呀!這跟我自己在洗澡,或用衛生紙擦拭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好舒服呵,這種感覺一陣陣從外面,傳進內部,自己知道我生理和心裡,已經畢凖備好了,我今天要從一個女孩變成一個婦人了。

我已經有些瘋狂,也有些因過於興奮,而有些神志不清,廿八年來等的就是這一瞬間,我躺下睡在床上,叉開了雙腿,伸手握住了他勃起的大屌,他用右手食指伸進了我的陰道口,順著分泌的液体,漸漸地探了進去,他碰到了一些阻礙。

我呼吸變得非常急促,我知道臉上一定漲得通紅,雙眼有些迷離。

他碰到我的處女膜,我一凜,反射性地,推拒了他一下。

突然他退出了手指,驚聲問我:

『妳是第一次?』我點了點頭,對他笑一笑以資鼓勵。。

他從床上跳了下來,雞巴翹得很高,喃喃說:『妳輸血救過我的命,又對我這麼好,我還要玩妳,我不是人』,

冤家,我要怎樣才能向你表達,我真正的心意?

我覺得陰道內有些濕滑,前庭大腺Bartholins gland大量湧出,大概身體已經接受,他將要進入我的事實,他這樣一來,我有些不上不下,很是尷尬,不知怎樣告訴他,我很愿意,非常愿意,非常十分愿意,十分非常愿意,但說不出口。只有無奈地坐起來,默默地,漲紅著臉,慢慢地穿整了衣服。

他也穿好了衣服,說:『婆婆幫我們凖備了午餐,吃飯吧』,我有些惱羞成怒,不想吃了,但在他勸說下,最後還是去外間,低著頭紅著臉,將餐盒吃了,其實飯菜真的烹煮得十分美味。

我說:『我要回去了,請你代我向婆婆致謝』。

臨走他送我到門口,輕聲說:『下次妳想好了,告訴我』,我很想告訴他說,我不走了,我想要,可是害羞說不出口。

我慢慢地走向公車站,一路上在回想剛才在床上的場景,有些驚心動魄,明天還有一天休息,不知如何打發。

(五) 祖母

在主僱家中煮好了晚飯,就跟僱主說:

『先生,我家里今天有客人來,我要早一些回家去,晚餐的碗今天我不洗了,明天我早一些來洗可以嗎?』,他同意,我就回家了。

快步回家,家里冷清清的,阿楓一個人在家打電腦遊戲,女醫生已經走了,我問阿楓先生什麼時候走的?他說:

『換了藥,留了幾片消炎的藥,吃了便當就走了』,我好失望。

『你怎麼不留下他吃了晚飯再走,我很怕些(不好意思)』,我說。

『一個下午,沒事怎能留人家這麼久』,

『你不會找一些事做做,留住她,你對女人不是很有辦法嗎?』,

『我也想呀,別人不想,你能怎麼辦』,阿楓說。

『嘸菜(不值得)我買了這多的菜』,婆婆說。

3、功敗垂成

(一) 吉醫師

從小涂家里,踉蹌回家,一路走,一路懊悔,當時如果我沒有下意識地擋了一下,就一切圓滿,現在已經是婦人了,而且也很快是人婦了。月老呀月老,那時您為什麼不幫我一把。

獨自睡在床上,不能入眠,下腹一直不平靜,陰蒂不時從恥部開裂處(Venuscleft),探頭出來,磨擦到內褲,又痠又癢,抓也不對,磨也不對,好想低頭下去咬她一口,但可惜我沒有辦法做得到這個姿勢。沒辦法,只有把胸罩和內褲脫去,裸身睡在床上,倒了一些甘油在陰阜上(Pubic Area),用手指上下撫摸殺癢,結果愈摸愈癢,愈癢愈摸,不可開交,用中指插入了陰道,頂到了處女膜,我是有證照的外科醫師,自己身體的搆造,再清楚不過了,只要一咬牙,閉上眼,手指一下,插入了自己下身,就可暢所欲為,自己替自己破處。正想用力,忽然靈光一閃,好像有一個手執紅線的老人,在耳邊大叫一聲:『不可以!』

如春雷轟頂,緊要關頭,緊急剎車,退出了手指,罵了一聲:

『笨!』雙腿合併伸直,咬牙迸氣,好久好久才恢復正常呼吸。

一夜半睡半醒,老覺得小冤家在我身傍,摟著我睡,直到天明。

第二天早上,早上五點,我過於興奮就睡不著了,爬起了床,匆匆弄了一些早餐果腹,想打一個電話,跟他七搭八搭,說上一些話,看能不能找個理由,能再去看看他,卻遍找我的手機無著,仔細一想,應該是忘在他床上。

到街角,有一家超商,門口有一支公用電話,撥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手機,電話鈴才響了二聲,就聽到小涂磁性的盧聲音:

『這是吉醫師的電話,她把手機它忘在我這里,請問你是那位?』,

『小涂,我就是吉美羽,等一下,我會過來拿回手機』,

『呵!吉醫師姐姐,昨天看到妳的手機,忘在我床上,我也沒有辦法通知妳,怕耽誤了妳的正事,只有等妳發覺了,打電話來,請過來拿回去吧,我在家等妳』,

本來正在發愁,怎樣找一口籍口,可以再去他家,現在一切問題迎刃而解,我穿了一身自認為嬌俏一些的衣服,去洗頭,做了一個髮型,快一些,趕去他家。

中午前,到了他家,門居然沒鎖,推門進去,反手就鎖上了門,他正一人在房中,坐在床上,好像在打電腦遊戲,我的手機則放在螢幕旁邊。

婆婆大概上工去了,小傢伙一人在家,我看到他坐在那張床上,想到昨天的場景,不禁臉上一片通紅,想開口跟他打一個招呼,沒想到嗓音突然乾了,發不出半個字,只能怯生生地說了一個:

『我來了………』站在他身傍,他很自然地伸手摟住了我的腰,把我拉下來坐在他身傍,原來他正在觀看一些繪畫商品的網站廣告。

『在看什麼?』,我信口問他。

『沒看什麼,只是一些繪畫材料的廣告而已』,他隨口回答我。手就很自然地,不老實伸進我上衣下擺,摸到我胸罩下方。我一愣,順手自己就把前胸罩鉤鬆了,抬頭看著他俊俏年青的容貌,任他恣意憐愛。

喔!他一手捫住了我整個左乳,輕輕一托,手指夾住我乳尖,呀!我渾身泛力,必須要依靠在他身上,才能不倒下去。

他把我放倒在床上,不停地蹂躪我的雙乳,又瘋狂地和我舌吻,我吸取了他大量的唾液,他也吸取了我無數的口水,我披頭散髮,把適才做的髮型都不顧了。我們互抱,在床上翻來滾去,一會兒他壓在我身上,一會兒我壓在他身上,我用二只腳圈住了他腰部,他的大屌硬繃繃地頂住了我的內褲,我隔著他褲子抓住大屌不放。

感覺到有一陣口乾舌焦,心中昇起一些無名的渴望和焦慮,慾火熾盛,感到自己渾身發熱,臉上一定潮紅滾燙,沁沁出汗,我用滾熱汗透的粉臉,在他剛有一些軟軟鬍渣的臉上不斷磨蹭,我的前庭大腺在陰道中外冒,我一直在將他的短褲往下拉。

他將我壓在床上,再一次低頭輕聲問我:『妳真的很想嗎?』。

我滿臉發熱,口乾舌焦,全身酥酥軟軟,咬了咬牙,點了點頭,輕輕地說了一個:『是!』,給他一些鼓勵,將臀部向上一頂,催促他快一些走下一步。

他將我抱得緊緊的,親了一口,站了起來站到床邊,全身脫得光光的,我看他十九歲年青的身材,一身精壯肌肉,令我稱羨,胯下一支男孩雄風,矗立在一簇黑毛之中,又粗又長,齜牙裂嘴,尤其那個鴨蛋大的龜頭,更是怕人,雖然我是外科醫師,但沒有讀過這方面的資料,不知我下面小小一個洞洞,能否容納進去。

他抓下了我的內褲,分開了我雙腿,頂住了陰道入口,還是又向我確定一下,微點了一下頭,我心頭怦怦亂跳,緊張得口中一些唾液都沒有,稍一頷首,咬了牙,閉上眼,凖備承受,女人一生一次的椎心刺骨之痛。

我感到他頂開了大小陰唇,探到洞口,我渾身緊繃,抓住他雙臂,微微有些顫抖,緊張的不得了,緊閉雙眼,要承受這了個雷霆之一擊。

『啊!…………要死的囝仔,你們在做什麼!』,霹靂一聲,春雷乍響,婆婆突然出現在床傍。

他凍結了動作,臨時做了一個大撤退,很快他的大屌軟了下來,一切又歸零了。

我躺在床上,事出意外,僵持在適才的姿勢,無法動彈,不知所措,瞪著大眼,愕然無辜地看著婆婆,不知要對她抗議還是說什麼。

(二) 婆婆

阿楓你這個死囝仔,什麼女人都亂搞,吉醫師這麼好心的人,幫你急救,將你從地藏王菩薩那里拉回來,還輸血來救你,阿彌陀佛真是一個女菩薩,阿楓這個壞囝仔,沒心沒肝的還想睡她,真是夭壽喔。今天虧我回來得早,但不知道這!你這個壞囝仔有沒有闖下大禍。阿彌陀佛,天公寬恕!阿彌陀佛,天公寬恕!

(三) 阿楓

吉姐姐好像真的喜歡我,已經二次來我家表示喜歡我,其實她生的那麼漂亮,又是大學七年畢業當醫生,會喜歡上我這個高中都唸不完的壞學生,有些可能是天註定的。

吉姐姐廿八歲了,長了個娃娃臉,看起來還只有廿一、二歲像個丫頭片子呢。今天好可惜,箭在弦上,正差臨門一腳,就要上了她,誰知婆婆會在要緊關頭出現,她獅吼功一叫,不知怎的,我被嚇得水鎗軟了下來,一蹶不振,功敗垂成。

一個禮拜沒去上學了,身體和精神都芣感覺不錯了,今天吉姐姐來家,倒提醒了我,有些事,我必須回學校去處理,現在必須回校去走一躺,親自弄妥它。

(四) 邱老師

已經整整一個星期沒看到二年仁班的涂同學來校上課了,他再請假就會趕不上功課,又要留級了,真為他著急,今天我代他們國文張老師的課,上課時,看到他居然乖乖地坐在椅子里聽課,不禁精神一振,好想被他緊緊抱住亂親個夠,他也意外地看到了我。

自從他十六歲,就讀本校高一,就是在我的數學課上,他天資其實不錯,水彩畫功力也不壞,但數學這一門老追不上,高一他留了一次級,高二他又留了一次級,這學期如果數學再當掉,這高二他就要讀三年了,但這小傢伙,俊俏不凡,能言善道,古怪精靈,很會討女人歡心,去年他不斷地咵耀自己的繪畫天賦,居然在我老公到外國公務時,說動了我,在家中,為我繪一幅仿莫迪利亞尼斜臥的裸女畫,不知為什麼,我居然答應了,畫完成了,這小冤家也跟我上了床,我這才知道他天生異稟,沒遇到他以前,我這三十九年算是白活了。

他喜歡撫摸我的臀部,還叫我大屁股,在二人見面時,只要他一摸我臀部,或叫我大屁股,我就會瘋狂起性,不能自已。

今天看他乖乖地在座位上聽課,不禁大喜若狂,多次拿了課本走過他的座位,觀察了他一下,小冤家清瘦了不少,也白晢了不少,有些心疼,很想燉一隻雞,給他補補身體。

這星期,老公不在家,好久沒有敦倫了,希望能約小冤家,找一家漂亮一些的麾鐵,歡渡一晚。

再次拿了課本,走路經過他面前,看到他面前鋪了一張紙,用鉛筆寫了幾個大字,”下午六點,龍山寺捷運站”,我大喜如獲至寶,我頜了一下頭,他就把紙給撕了。

四點五十分下課,五點十分,我就回家換妥了衣服,化一個較年青的淡妝,噴了一些香奈兒,照了照鏡子,看看自己好像卅歲上下,不至太老,想到今夜會跟小情人盡魚水之歡,子宮不禁有些騷動,為了不要讓這條全新的內褲,還沒做愛就被分泌物弄髒了,我還貼了一片護墊。

高高興興地坐地鐵了龍山寺站,還沒有出站,就看到高大的他,站在出站收票口等我。

依照往例,怕遇到熟人,我們倆人互不打招呼,他反身向一號出口走去,我默默地距他十來公尺後面,跟著往外走。

跟他走了漫長的一段路,進了一家咖啡館,

趕嗎要來喝咖啡,我們應該先去用餐,或先去麾鐵親愛,完事後再出來吃飯,喝咖啡根本是浪費鈔票或時間,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叫做”春宵一刻值千金”嗎?

我們點了二杯拿鐵,二片波斯頓派,挑了二個角落的位子,面對面坐著,他沉默了半天,才開口對我說話:

『老師,我有了愛人了………』,我以為是多大的新聞,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你另外有女人,早就知道了,我又不是要獨佔你。我說:『所以呢?』,

『妳是有師丈的人,我們不可以再這樣見面了』,

『我有師丈,你早知道了,以前可以,為什麼以後就不可以見面?』,我抗議,

『我有罪惡感,對不起師丈,要深自懺悔,不要再見面吧』他說,

『你是一個從來沒有罪惡感的人,一定有了新的女人,就要摔掉我這個老太婆是不是?』,我有些火。

『邱老師,我剛才講的全是真心話,你鬧也沒有用,我們倆人的關係如果公開了,對誰都沒有好處,我只是一個不良少年,妳情我愿,我沒差,倒是妳和師丈,還能在這個環境中存活下來嗎?即使躲到故鄉屏東去,妳認為故鄉的人,不會對你們恥笑嗎?老師,我們平靜地分手吧』,我想了很久,勉強地點了點頭。我說:

『你好狠,我知道了,但今天我生理、心理都凖備好了,今天算是我們最後一次外會吧,好嗎?楓弟弟,好嗎?…好嗎?』,我感到有些含冤莫明,抽搐著說。

『今天加一次,明天又可以再加一次,後天,大後天就可以有再加N個次數,沒完沒了,今天就不必了,明天在學校再見吧,敬愛的邱老師,請保重』,他吻了一下我的手,站起身就先走了。

以前叫我,親愛的邱老師,現在改叫我,敬愛的邱老師,以前會吻我的胸,現在改吻我的手,我愣在座位上。

(五) 卡拉OK王姐

好久沒看到大鵬鳥小涂了,今天XX飯店蔡董夫人,打電話來指名要找他,現在已經下午五點了,學校應該放學了,掛通手機給他。

『我是涂一楓,王姐妳好』響了好久,他才應答我。

『阿楓呀,蔡董夫人指名找你,這兩天下午有空嗎?』,我問他。

『上星期有人放了我的血,都上報了,妳都沒看報嗎?』,他說。

『喔,這樣呀,你死了沒有呀?我那里有時間看報啊』,我大聲問他。他說:

『死了還會接妳的電話呀?晦氣!下面斷了,不能用了』,他說,

『一定你亂肏亂搞,玩到大哥的女人,被他叫人修理你。你斷了?真的嗎,開玩笑的吧?』,我說。

『斷了大半根,斷下來被丟了,不能用了?真的』,他說。

『騙人的吧,不是真的吧?我不相信,開玩笑的吧?』,我說。

『不是很光彩,騙你做什麼』,他斬釘斷鐵地說。

我想了一想說:『那你這台蘋果手機還我吧,以後你就再也用不上它了』,他爽快地答應了。

4、大姨媽來了

(一) 吉醫師

自我撿討,我只是太急於嫁給小涂,有些過於急色,本想以既成事實,嫁給他,達到目的。試了二次都功敗垂成,想到這里有些很不好意思,我要改變策略,不要再以造成既成事實,來達到婚姻的目的。必須要用細水長流,慢火焙茗的方法,比較容易成功。我要改變策略,用投其所好的方法,才能達到目的。

那天到小涂家里,看到他房中有一些成品或半成品的畫作,覺得他還是有些繪畫的天份,那天又看到他正在觀看,網路上的畫具畫材的廣告,我回家也找到了那個網站,發現他們在網上推銷的是法國進口的紙材,英國進口的顏料,價格不斐,我瞭解他祖孫相依,家境清寒,大概只是望梅止渴,可望而不可即,只能在帶螢幕上看看解嚵。

這個月,急診室分來了一些獎金,本來想添購一個包包,買幾雙鞋子,但為了要討冤家歡心,就改在網上訂了一些畫紙,和一整盒廿七色水彩顏料,八支一組的貂毛畫筆,把這個錢化了,明天到他家去時帶去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