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意外事件

看司機猛盯著自己赤裸裸的身子,老婆羞赧掩著臉跑去關燈順便想洗個澡,司機尾隨把老婆抱往床上。

「那兒髒髒,先洗個澡……」老婆不好意思的提醒司機。

「不要,洗我喜歡原味的!」司機說著就撥開老婆雙腳,一頭往她的陰部栽下去,舌頭開始不停舔著老婆那條細縫。

「哦……不要這樣……哦……髒髒……哦~~~」老婆經不起司機的舌下功夫,自言自語地呻吟起來。

老婆陰道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司機邊舔邊把淫液吸進肚子裡,來來回回宛如清道夫。老婆看著有人願意把自己下面髒髒的東西吃下,覺得相當刺激屁股不由自主的跟隨著司機的舌頭擺動起來;每當司機溫暖的舌頭掃過陰蒂的時候,老婆的屁股便不由自主的提高,想讓司機的舌頭更靠近陰核。

他相當清楚老婆的意思,舔了一回兒後突然靜止不動嘴唇緊緊霸佔住老婆翹起的陰蒂開始吸吮起來。

「哦……哎唷……喔……不要吸……受……受不了!嗚……哦……哦~~」老婆受不了歇斯底里叫起來,混身激烈震盪雙手搥打床舖。司機此時機不管老婆屁股如何擺動,嘴巴就是死纏著老婆的陰核不停的吸呀吸,老婆嘴巴不停叫著不要吸屁股卻愈抬愈高……

接著又是一場老婆被幹的死去活來的床戲,司機因為老婆的配合興致特別高昂,各式各樣的姿勢全部出籠,一連搞了三炮幹得老婆哇哇叫。老婆這回不再壓抑悶騷的本性,叫床叫得厲害,淑女變成浪女。

司機很滿意老婆的表現肏起來特別賣力,肉棒馬不停蹄進出老婆的陰道,不斷的出擠出濃稠的淫液把床單都給染濕一大片,司機每射出一次精就趴在老婆身上稍事休息,肉棒卻不拔出繼續留在老婆的體內。

這時,老婆兩個誘人的奶子卻不得安寧,司機的雙手在上頭捏來捏去,司機只要老婆奶頭一硬嘴巴就去吸,老婆被吸得受不了時屁股就開始動,老婆屁股一動司機的肉棒也隨即硬起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喔、喔、喔、喔~~~」淫水聲夾雜著叫春聲宛如一首淫蕩交響樂在空氣中迴盪著,老婆跟司機交合的樣子真是有夠淫穢。

老婆整整被司機搞了一個下午,臨別前司機還捨不得讓老婆走抱著她又是親又是吻。老婆衣服都穿好了硬是又把她內褲脫下不斷的吻她的下面,老婆拗不過又被司機推回床上再補一炮。

(八)慘遭修理

將來兵擋,水來土掩,面對司機每個月一兩次的性交要求,老婆想不出什麼辦法拒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先應付再說。司機性慾愈來愈強,老婆每次跟他一起總會被搞個兩三次,司機花樣也愈來愈多,三不五時還會把老婆綁起來玩。

既然抱定應付的心情,老婆就逆來順受除了肛交外其餘任他擺佈,自己也獲得從老公身上得不到的刺激。老婆每次赴約之前內心都很掙扎,想到粗魯的司機實在不配玩弄自己高雅的身體,因此每次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硬著頭皮去應付,有時走到半途就想回頭;可是一旦進入旅館被司機抱住上下其手的時候,老婆就無法抗拒肉體燃燒的慾火反而乖乖配合司機任他玩弄。

跟司機這樣往來了半年,老婆覺得終究會被外人發現,於是下定決心要終止跟司機不正常的關係,司機電話打來老婆不是說忙著有事就是擺明不想赴約。

這樣冷水潑了兩三個月,司機被搞毛了說要把跟老婆的關係張揚出去,老婆十分緊張只好硬著頭皮再去應付。

那天老婆進到旅館房間,司機不像以往歡歡喜喜迎接反而擺出一幅臭臉臭,老婆剛靠過去立即被他推倒在床上,接著用繩子把老婆雙手雙腳各綁在床鋪的四個角落。老婆心想反正以前也被綁過,任由他高興就好;老婆萬萬沒想到這次司機心理不正常,存心要修理她。

老婆穿著洋裝被大字形綁在床上動彈不得,此時司機人站到床上,用腳指頭把老婆上衣的鈕扣一個個踢掉,白色蕾絲織襯衫鈕扣也遭到相同的命運;接著又把老婆粉紅色的奶罩踢開,兩個白晢豐滿的奶子赫然全盤露出。

面對司機一連串瘋狂的動作,老婆緊張的把頭歪到一邊不敢正面看他,既然無法反抗只好任由司機宰割。

司機看著老婆露出白嫩的雙乳毫無憐香惜玉之意,竟然把粗糙的腳掌直接在乳房上蹂躪起來;司機故意用腳代替手不停的在老婆胸脯肆虐。說也奇怪,老婆明知司機有意羞辱她,圓滾滾兩粒奶頭還是禁不住硬起來;而當司機用腳指頭像筷子般夾住她的奶頭左右旋轉的時候,老婆更禁不住咿咿唔唔的呻吟起來。

這般情景看在司機眼裡知道老婆已經發賤,於是開始用髒話羞辱老婆,說什麼「老婆敬酒不吃吃罰酒,今天要好好修理她的臭雞掰(台語)」!

搓揉完老婆的雙乳司機繞到她的雙腿中間,用腳翻開老婆的裙子踢掉內褲,毛茸茸的三角地帶立即毫無遮掩地呈現眼前,夾縫中的淫水早已沾濕了兩旁的陰毛;老婆躺著無法看到自己下面的情形,只感覺陰部濕濕的。司機起先是用腳指搓揉老婆的陰蒂,最後竟然用粗壯的腳母指直接插入老婆多汁的陰道。

「哎呀,不要啦,你不要用腳!」老婆發現司機愈來愈離譜趕緊想阻止,司機卻我行我素把肥大的腳母指愈塞愈進去。

「唔唔……不要……不要……拜託不要這樣!」老婆老婆苦苦哀求著,司機腳母指進出老婆的洞穴剛開始還慢慢的,老婆陰道淫液潤滑母指之後,司機腳擺動速度逐漸加快。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淫水濺出聲跟肉棒進出聲一般淫蕩。

「不要……不要……不要……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老婆繼續哀求著屁股左閃右閃,沒想到愈扭動陰道愈騷癢,簡直比肉棒插入還刺激。司機腳母指還故意在轉老婆的洞穴內上下旋轉。

「嗚……喔~~受不了!哦~~受不了!哦……不要!我會被你弄死……」老婆受不了如此強烈的刺激喊了起來,只見她腦袋不停搖晃身體更是失去控制而瘋狂的擺動。

老婆嬌嫩的桃花洞穴就這樣被司機粗暴的用腳指頭進忽進忽出的插了十多分鐘,在不停的哀求與呻吟聲中老婆達到了空前高潮,然後混身突然一陣痙攣淫水如尿失禁般從洞內奔流而出,洩了淫水的老婆整個人就像死去般動也不動癱瘓在床上。

這次司機從頭到尾沒脫褲子也沒有用老二搞老婆,顯然純粹是要羞辱老婆而已,臨走前他留一個大哥大號碼給她,並且冷冷的丟下一句話:「臭雞掰,想被搞的時候自己打電話來!」

(九)慾火難耐

上次事件之後過了幾個星期司機都沒有打電話來,老婆心想這樣最好,日子會過得平靜些,時間又過了一、兩個月,司機依然沒有打電話來,老婆十分納悶司機會輕易放過她嗎?

這段期間本人因公時常出國,老婆白天上班還不覺得,下班回到家沒有講話的對象,心中難免感到寂寞無聊,夜深人靜之時,躺在床上儘管閉著眼睛休息,腦子裡卻盡是浮現著司機搞她的影像,淫水不自覺濕透了內褲;受不了情慾煎熬的老婆開始自慰起來,雖然理智告訴老婆不要胡思亂想,可是原本純潔的靈魂已被邪惡的魔鬼收買,心中熊熊慾火一發不可收拾。

顧不了面子與羞恥心,老婆鼓起勇氣按下司機大哥大號碼……

「喂!喂!是誰?」

對方回應了老半天,老婆緊張的久久不敢出聲,最後勉強蹦出一句:「你好嗎?」

(十)投懷送抱

為了這次的約會老婆今晚特別濃妝艷抹一番,嘴唇塗著豔麗的口紅,腋窩噴上濃郁的香水,前凸後翹的玲瓏身材搭配一身花色絲質洋裝;平時穿著淡雅的老婆,覺得自己現在有點像應招女郎,加上穿著高跟鞋走起路來屁股一搖一擺,不知情的人真會以為是上班小姐哩!

懷著即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老婆踏進了房間,司機坐在沙發上抽煙一付愛理不理人的屌樣。老婆小心翼翼走過去靦腆的坐在他旁邊。

「今天妝咖卡水哦!(台語)」司機兩眼色色的上下打量著老婆說。

「哪有?謝謝!」老婆謙虛的回答。

「坐在我大腿上。」司機伸手拍拍老婆的屁股示意著。

老婆臉上帶著慣有的羞赧起身正在猶豫要不要坐下來,司機卻從後面拉了一把,老婆整個人重心不穩就往司機身上坐下去,司機趁勢抱緊老婆雙手伸入衣內握住她的乳房並且開始撫弄奶頭。

「嗯~~~」好久沒有嘗到司機粗魯調情的滋味,老婆很快的Hight起來。

「跟我講……」當司機翻開老婆裙子把手摸向她陰部時戲虐著說:「妳的這裡叫什麼?」

老婆搖頭裝迷糊,司機立刻一根手指插入陰道,「快點說,這裡叫什麼?」司機邊催促手指邊在老婆桃花洞裡攪動著。

「唔……唔……喔……喔……」老婆愈來愈興奮,「是雞掰啦!」老婆漲紅著臉脫口而出。

「呃……是雞掰哦?」司機用下流的語調重複著,「妳的雞掰是香的還是臭的!」

司機話愈說愈不像話,「唔……唔……不知道……唔……!」老婆嘴巴咦咦唔唔臉愈漲愈紅。

「不知道?」司機於是把沾滿淫液的手抽出來,直接按在老婆鼻孔上,「自己聞聞看,妳的雞掰是香的還是臭的!」司機硬是要逼老婆說明白。

「是臭的,嗚……嗚……」老婆被逼著說出來。

「妳的臭雞掰要誰修理?」司機的手又回到原位繼續抽插老婆的陰戶。

「你啦!」此話一出,老婆在司機前面僅有一點點的自尊已經蕩然無存了。

司機似乎很滿意撕裂了老婆的淑女形象,自從上次報復她不屑跟他約會後,司機愈來愈有虐待狂的傾向,老婆這次自己送上門來,司機心理更興起變態的邪念。

司機首先想餵飽下面饑餓的弟弟,把老婆抱上床上後,立即脫光自己跟老婆的衣服,撥開老婆雙腿架到肩膀上,再舉早已翹起半天高的肉棒對準老婆充滿淫液的陰道,只聽見「噗滋、噗滋」兩聲,司機粗大黝黑的陽具就整根沒入老婆的桃源洞穴。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司機的陽具有節奏的抽插著老婆的陰部,老婆才剛洩了不久的陰道被司機龜頭不停磨擦下又敏感起來,屁股很自然隨著擺動不已!

今天司機比以前更為粗魯,邊幹老婆邊罵髒話,還要老婆承認自己的「臭雞掰」,天天想要人家幹;沒想到他罵的愈下流老婆聽了愈浪,高潮的時候竟然承認自己的「臭雞掰」,天天想要人家幹。從未說過髒話的老婆講完之後,自己都覺得羞羞臉不停的把頭埋在司機胸懷裡。

像吸毒品一樣性虐待會愈來愈嚴重,上次老婆被綁著羞辱算是很厲害了,司機今天進一步突破了老婆的禁忌,第二次床戰除了把她綁著搞外,快射精的時候立即拔起陽具塞入老婆嘴裡,一股熱精直接噴向她的喉嚨。

老婆雙手被綁根本無從躲避也無法吐出,腥味十足的精蟲就這樣活生生的吞到肚子裡。

「咕嚕咕嚕……唔……唔……不要……好腥哦!」老婆抗議的時候已經慢了一步。

久旱逢甘霖,今天老婆高潮連連叫聲不斷,幾個月來苦悶的慾望暫時獲得疏解,身心暢快之餘老婆竟答應司機下次約會換到南部。

(十一)變態情慾

時間匆匆又過了一個月,老婆剛好排到休年假一個禮拜,司機聽說老婆要南下相當高興,為此還特別請假陪她,白天的時候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到了晚上男歡女愛十分爽快,美妙時光如煙火。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要走前一天司機請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司機頻頻敬酒老婆盛情難卻,回到旅館已有三分酒意了。

今晚司機為老婆訂了一間風景區內的別墅旅館,裡面設備豪華;按摩浴缸、三溫暖一應俱全,客廳很大中間擺了個顏色豔麗的絨毛大沙發,臥室跟客廳是隔開的,柔和的燈光灑在粉紅的壁紙上,把整個室內襯托得十分羅曼蒂克。

「好漂亮哦!」老婆不禁讚美起來!

在酒精發酵下,已經滿臉通紅的老婆顯得特別嬌艷美麗,被司機擁抱著坐在沙發。老婆小鳥依人的靠在司機厚實的胸膛上,司機一隻手已經伸入她的奶罩,他邊捏弄老婆的奶頭邊說今晚要讓她好好爽一下,並且告訴老婆不得抵抗;老婆羞赧的低著頭心想這幾天都沒有把她綁起來玩,今晚大概跑不了。

果然不出所料,老婆衣裙未脫坐在客廳,司機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繩子把她雙手綁在後面,「妳知道我今天要怎麼玩妳嗎?」司機靠過來一手摟著老婆的腰問她。

老婆不好意思的把頭垂得低低說:「不知道。」

「是不是隨便我?」司機把老婆的摟得更緊要她回答。

老婆紅著臉「嗯」了一聲。

雖然被司機綁著玩已不是頭一遭,面對緊張刺激的性虐遊戲,老婆還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還好有了幾次的經驗老婆知道司機不會傷害她的身體,打屁股、夾奶頭、吃精子算是最嚴重的了,想到自己的肉體即將交由司機肆意蹂躪,內心淫蕩的意念反而凌駕了害怕的心理。

今晚司機到底會怎麼玩弄她呢?老婆陰戶隱隱騷癢了起來!

(十二)前後夾擊

被綁的老婆早已春心盪漾的等候司機的下一步動作,可是司機先是走進臥室打電話,出來後又在一旁抽起煙來。老婆正納悶他不知道在搞什麼鬼,突然聽到「叮噹叮噹」兩聲門鈴;她以為是警察臨檢,趕緊起身躲進臥室,老婆卻因手被綁著無法把臥室的門關上。

坐在床上她隱約聽到司機開門後跟一個男人講話,接著「砰」一聲門又關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司機走進了臥室老婆赫然發現後面跟隨著一個男人,「哇!不要進來啦!」老婆直覺不妙叫起來。

司機迅速把門鎖上關暗燈光,接著從後抱住老婆解開她胸前的鈕釦拉下奶罩說:「不要緊張,這位是我侄子,剛當完兵想認識妳!」

微弱的燈光下,老婆看見這個男的皮膚黑黝黝的、頭髮短短的,年紀輕輕樣子長得十分帥氣,他用十分渴望的眼光注視老婆已經敞開的酥胸,卻不敢有所行動。

「過來吸她的奶子。」司機竟然指揮起他的侄子。

「嗯?不要啦!」老婆雖然不討厭這位年輕人,不過第一次在兩個男人前面袒胸露乳感到相當羞赧。

年輕人受到司機的鼓舞靠近來,托起老婆豐滿的乳房低頭吸吮起來,老婆雙手既被綁著又被司機從後抱住根本無從抵抗。年輕人輪流吸著老婆兩個已經硬起的奶頭,愈吸愈起勁。

「哦……哎唷……喔……不要吸……受、受不了!嗚……哦……哦~~~」老婆受不了開始斷斷續續的呻吟。

不知何時,年輕人的一隻手來回撫摸著老婆白晢的大腿,最後悄悄的潛入老婆的裙子裡。

「哦……哦……唔……唔……喔~~」當年輕人手指扣入老婆水汪汪的陰戶時,她呻吟聲愈來愈大,屁股也主動配合年輕人手指進出的節奏左右擺動著。

看到老婆發浪的表情,司機知道她現在已經不會抵抗了,司機解開老婆手上的繩子,脫光老婆的衣褲,再把老婆擺平在床上。

司機跟年輕人也隨著脫光光,並且很有默契輪流分享老婆的上、下半身。上方的司機首先進攻老婆的雙奶,一邊用嘴巴吸吮,一邊用手捏弄;下方的年輕人則分開老婆的雙腿,舉著血脈憤張的老二對準老婆淫水滿溢的陰戶「噗滋……噗滋……」的抽插。

老婆上下一齊遭受攻擊,肉體真是有如被拋入洗衣機裡,上沖下洗、左搓右揉,「哦……哦……唔……唔……喔……喔……嗚……嗚……喔……喔……」只見老婆雙眼緊閉,嘴唇微張,雙手緊緊抓住床單,呻吟聲高低頓揚、如泣如訴,淫蕩極了。

年輕人體力果然不同凡響,幹了半個小時才一洩千里,熱精直抵老婆的玉門關,其間老婆早已洩了好幾次,年輕人才剛下馬司機立刻跨上來,司機老二奇粗經驗老到忽淺忽深還會打轉,又搞了三十分鐘以上,老婆簡直是欲仙欲死爽到天上去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