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愛女神

於是我抓住薇兒丹蒂的小腿,身體馬上往床上壓下去,薇兒丹蒂的美臀也立即上翹懸空,接著在深吸一口氣,猛烈的搖起我的虎腰,連帶著粗大的陽具,每一下都是猛烈的重擊!!

磅~!磅~!磅~!磅~!磅~!磅~!

「噫噫啊啊啊~!!……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啊!!……薇兒、薇兒丹蒂會受不了啦~!!……嗚嗚啊啊啊~!……大雞巴、大雞巴太粗了啊……人家的屁股會被刺穿啦!!……噫噫噫噫……好熱、好熱……會燒起來、會燒起來了啦!……嗚嗚嗚……屁股、屁股會壞掉啦~~!!」

隨著我猛烈的撞擊,不但床板激烈的搖晃吼叫,就連身材纖瘦的薇兒丹蒂也被我幹的浪叫與求饒!胸口那對G罩杯的豪乳,也像海浪一樣,波濤洶湧的前後搖晃著,面對突如其來的砲擊,薇兒丹蒂雙手緊抓住我的手臂,睜大雙眼,一副哀求的目光看的我,但她的嘴角仍誠實的呻吟淫叫著!

「嘻嘻~怕屁股會壞掉啊?那母豬女神現在覺得爽不爽啊!?」

「嗚嗚啊啊啊……不要、不要欺負人家……薇兒丹蒂才不是母豬女神啦~!……啊啊啊……哥哥的……大雞巴、大雞巴……慢一點、慢一點啊……姊姊從沒吃過這麼粗的大雞巴……太大力幹人家的小穴……姊姊真的會受不了啦~!!」

「靠!明明爛屄濕的要命,還怕會被老子搞壞掉嗎!?妳這頭母豬到底覺得爽不爽啊!?」

「爽、爽、爽!!……噫噫嗚嗚嗚……薇兒丹蒂被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爽、好爽啊啊啊~!!」薇兒丹蒂閉上眼睛又羞又恥的大喊!!

「操!妳這淫賤的母豬!會爽就好!!再多捅幾下妳的濫屄,妳就會習慣了啦!!」

「噫噫噫噫……好、好的……哥哥教訓的是……是薇兒丹蒂太不敬業了……小穴、小穴要好好習慣客戶的尺寸才是……」單純敬業的薇兒丹蒂被我罵的直喊知錯了。

「幹!這才像話啊!」我得意的打了薇兒丹蒂粉臀一下。

持續幹了薇兒丹蒂十來分鐘,薇兒丹蒂似乎慢慢習慣我的30公分大砲的驚人體積,原本痛苦的表情逐漸轉變成愉悅淫蕩的笑臉,晶瑩剔透的香汗也流滿她完美的神聖肉體上。

「啊啊啊……哥哥、哥哥……啊啊啊……薇兒、薇兒丹蒂被哥哥幹的好爽、好舒服啊……噫噫噫……這麼強壯又粗大的雞巴……連阿斯嘉特都難得一見呢……啊啊……飛起來了、人家飛起來了……居然不用翅膀也能飛起來啊啊啊~!」

「嘿嘿~是嗎!那老子就干到妳飛向宇宙吧!!」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磅~!磅~!磅~!磅~!

在薇兒丹蒂法術的加持下,除了老二變的堅硬不倒之外,體力似乎也用之不竭,接下來的活塞運動,每一下的撞擊,都讓薇兒丹蒂的臀部爆出激烈的聲響!被大雞巴頂到花心深處的薇兒丹蒂,宛如忘記自己崇高的女神身份,忘情的放浪淫叫!

「啊啊啊……爽死啦~爽死人家了~!……啊啊啊……好棒的雞巴……干的薇兒丹蒂好幸福、好幸福啊~~啊啊啊……感謝奧丁大神的恩惠……才能讓薇兒丹蒂遇到這麼棒的男人啊啊啊~!!……嗚嗚噫噫噫!!!……要尿尿……人家想要尿尿啊啊啊~!!」

隨著薇兒丹蒂激烈的淫叫,下體的陰道也急速緊縮,我的龜頭也被刺激的達到頂天,要射精的衝動也爆發了出來!!

「嗚啊啊啊!!老子,老子也要射啦~!!」

我低吼叫完,陰莖根部劇烈抽搐,從睪丸出發的精子團大軍,一路經過長達30公分的尿道,透過馬眼狂瀉而出!!

「噫噫噫噫!好熱!好熱!哥哥的精液都衝進人家的屁股深處了啊啊啊!」

好不容易射完,我停下的動作攤在薇兒丹蒂柔軟的胸脯上,粗大的肉棒並沒有因為射精而軟掉,依然硬梆梆的停留在薇兒丹蒂的陰道里。薇兒丹蒂高潮的淫水不斷的從肉棒和陰道間的縫隙流出。

「呵呵~姊姊的身體真是淫蕩,干的我好爽啊!」我笑著對薇兒丹蒂說。

「嗯嗯嗯……人家、人家才不淫蕩,剛剛只是身體的正常反應嘛~」薇兒丹蒂還沉醉剛剛高潮的餘溫,害羞臉紅的狡辯說。

我內心一陣暗笑。

「好啦,我現在口渴了,薇兒丹蒂姊姊可以喂我喝可口的乳汁嗎?」

「當、當然可以……」薇兒丹蒂羞澀的答應。

「啊~~~」

我張開嘴巴,薇兒丹蒂立即握著自己的奶子,將乳頭送進我的嘴裡,等我嘴巴一合上,薇兒丹蒂賣力的擠壓自己的乳暈,好讓濃郁的乳汁在我的嘴裡噴發。

在薇兒丹蒂有如母親哺乳般,我喝了幾口略帶鹹味的加料奶水,心滿意足後「嘻嘻~看姊姊也留了滿身大汗,妳自己要不要也喝上幾口啊?」

「嗯,好、好……」

薇兒丹蒂像我的寵物般,乖乖的捏起自己另一粒粉嫩的乳頭,清秀氣質的臉蛋像前一仰,臉蛋羞紅的吸吮自己的乳頭,兩側的臉頰快速的內凹吸起奶水。

「嘿嘿~我的老二還是硬梆梆的,接下來要在干薇兒丹蒂姊姊第二遍囉~」

「當、當然沒問題,姊姊、姊姊的身體可以讓你玩弄到大雞巴軟掉為止。」

「好!那這次換姊姊自己主動要屁股,我要躺在床上。」

薇兒丹蒂跪在一旁讓我正躺在床上,對於我那直挺挺的大凶器,薇兒丹蒂害羞的偷瞄。

「好了,姊姊可以坐上來了。」

身材豐滿姣好的薇兒丹蒂,纖細的雙腿一跨,右手扶著我的老二,左手撐開自己嫩穴的兩片大陰唇,確認龜頭有滑到她陰道的入口處,隨即肥臀一沉,我的大肉棒緩緩的沒入薇兒丹蒂的屁股裡。

「噫噫噫……怎麼……還是感覺這麼粗啊……」薇兒丹蒂輕皺眉頭說。

看薇兒丹蒂慢吞吞的樣子,我故意抓住她的小蠻腰往下一拉,薇兒丹蒂肥美的屁股立即一棒到底!!

「噫啊啊啊!!不、不可以!!大雞巴、大雞巴會刺穿子宮啊啊啊!!」薇兒丹蒂全身顫抖、雙拳緊握的激動大叫!

「嘿嘿~怕什麼,姊姊不是阿斯嘉特的三女神嗎?這點小事沒問題吧!」

「唔唔唔……話不能這麼說啊……」薇兒丹蒂摀著嘴,鼻頭髮紅的說。

「少廢話,完成客人的需求不正是妳們女神的工作嗎!?難道要我投訴妳們的奧丁大神嗎!?」我拿出工作的理由要求薇兒丹蒂說。

「嗚嗚嗚……不要、千萬不要這樣……閣下教訓的是……薇兒丹蒂不該抗拒客戶的要求~」

「哼!那還不快給老子搖起屁股!」

「噫噫……好、好的……」

薇兒丹蒂在我的催促下,眉頭緊皺、咬緊牙關,忍著粗大異物在體內的不適感,跪在床板上的雙腿上下搖擺,兩片豐厚的陰唇肉咬著陰莖上下吞吐著!

「噫噫啊啊……不行、不行啦!……薇兒、薇兒丹蒂真的受不了啦~~大雞巴、大雞巴頂的好深、好深……好像會刺穿到肚子裡啦~!!……啊啊啊啊……人家、人家的身體好熱、好熱……屁股麻掉了、麻掉了……」

「靠!妳這假正經的母豬女神,屁股還不搖快一點!妳這樣對的起奧丁大神交給妳的任務嗎!」

「嗚嗚嗚……不要、不要再逼人家……人家已經很盡力了嘛~」

薇兒丹蒂哭喪的潔白臉龐,雙眼哀求的看著我,「媽的,妳這沒用的母豬,老子現在口渴了,擠妳的奶汁噴到我的嘴裡。」

「嗚嗚嗚……好、好的……」

薇兒丹蒂勉強打起精神,雙手的拇指和食指掐住自己大奶子上的乳頭,四根手指一用力,數十道的乳白汁意宣洩而出!!

「嗚啊啊啊……好浪費、好浪費喔~~人家珍貴的奶水……都散落在床上了啦~~噫噫……」

「妳這笨蛋母豬,不會瞄準一點嗎!?」

「嗚嗚嗚……不、不行啦……人家的屁股吃下大雞巴後……就已經全身無力了啊……啊啊啊……薇兒丹蒂現在好舒服、好舒服……身體快要融化了啦~~」

我故意要薇兒丹蒂擠她的奶水給我喝,看著她一臉不捨又沉醉在肉棒的淫威下,淫蕩的搖著她的肥臀,紅色的秀髮也跟著飛舞,臉蛋滿是淫香的汗水。而纖細的雙手著自己的乳頭擠著奶水,沉重的乳肉下緣硬是拉扯被抓住的乳暈,有規律的上下搖晃,這一副淫賤的母豬乳搖的畫面,實在是非常的賞心悅目啊!!

等薇兒丹蒂的乳汁噴的我滿臉都是後,我馬上命令薇兒丹蒂停下動作,並跪在床上背著我,翹起肥圓白皙的屁股,被粗大肉棒擴大孔徑的淫屄不時流出含細小泡沫的淫水,我伸出雙手姿意的在薇兒丹蒂的美臀上撫摸幾圈、得意的欣賞了幾秒後,雙手拇指撐開股溝下方的鮑魚肉,紅色的杏鮑菇頭頂住肉洞口,隨著腰部一挺,粗大的陽具順利的捅進薇兒丹蒂的嫩穴深處。

「噫噫啊啊啊~!!……大、大雞巴……又粗又熱的大雞巴又插進來了!」薇兒丹蒂手肘撐床,仰著腦袋淫蕩的浪叫。

啪!!

「媽的,老子的雞巴搞了妳這母豬這麼多次,妳的騷屁股現在應該很習慣了吧!?」我打了薇兒丹蒂的肥臀抱怨說。

「噫噫噫……是、是的……母、母……薇兒丹蒂的淫穢肉體隨時都可以讓大雞巴狠狠的姦淫一番了!!」

聽到薇兒丹蒂嬌淫的回答,並且差點自稱自己是母豬,我內心征服的優越感慢慢的浮現,看來阿斯嘉特來的女神也沒多神聖高貴嘛,再加把勁,搞不好就可以把這女神幹到變成真正的母豬哩!!XD「哼哼~這可是母豬妳說的喔~那老子要使出全力幹妳啦!!」

我大吼一聲,雙手緊抓住薇兒丹蒂細滑的蛇腰,用力的搖起我的屁股,揮舞30公分的大砲拚命的往這淫蕩女神嬌嫩的肉屄裡猛幹!!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磅~!磅~!磅~!磅~!

「我操!!妳這淫賤母豬,大雞巴干的妳爽不爽啊!?」

「噫啊啊啊啊~!!……爽、好爽、好爽啊!!……哥哥的大雞巴……是這世上最棒的大雞巴啊啊啊!!……啊啊啊……母、母……姊姊、姊姊的屁股被塞的滿滿的……好充實、好幸福的感覺喔~~噫噫噫噫~~不行、不行~~姊姊會瘋掉、姊姊會被大雞巴幹到瘋掉啊啊啊~!!」

啪!!啪!!

兩下清脆響聲,薇兒丹蒂兩邊的屁股肉,各立即浮起紅腫的手掌印。

「什麼姊姊!現在起,妳的名字叫做母豬!知道嗎!!」我狠狠的咒罵說。

「噫噫噫……是、是的……薇兒、薇兒丹蒂現在起就是母、母……母豬女神了……」在我的逼問下,薇兒丹蒂仍猶豫了一會,才緩緩的說出。

「哼哼~那現在母豬女神現在覺得爽不爽啊!?」

「啊啊啊啊~!!……爽、爽、爽……母、母……母豬……豬……現在覺得好爽、好舒服啊~~」薇兒丹蒂礙於自己女神的尊嚴,口是心非的淫叫。

「操!!那這樣搞妳,妳這母豬是不是更爽了啊!?」

我不爽的咒罵,右手捏住薇兒丹蒂腫成花生一樣大的陰蒂用力一壓,薇兒丹蒂全身如觸電般,立即抽蓄顫抖一大下!!

「嗚嗚啊啊啊啊~!!……別、別這樣!!……母豬、母豬女神被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爽、好爽喔~!!……噫噫噫噫噫~!!……薇兒丹蒂天生就是淫賤的母豬!……母豬最喜歡被大雞巴幹了!……熱呼呼的又粗又硬的雞巴!……比大神的更有感覺啊!!……嗚嗚嗚嗚……母豬、母豬已經不能沒有大雞巴的日子了啦~!!……啊啊啊啊……」

薇兒丹蒂身為女神最後的矜持瞬間瓦解,像是中了淫毒的妓女瘋狂激烈的放肆淫叫!!

「那最好!老子最喜歡干母豬了!現在就看老子怎麼幹死妳!」

我隨即使出吃奶的力氣,雙手環抱住薇兒丹蒂的細腰,粗大的陽具在熊的力氣和公狗的速度兼具的腰部驅使下,有如鑽木取火般的猛烈的砲擊薇兒丹蒂這母豬的下賤肉壺!!

「啊啊啊啊啊~!!……燒起來了、屁股燒起來了啦!!……母豬、母豬會被大雞巴干死掉啦~!!……嗚嗚嗚……半神人的雞巴……怎麼會這麼厲害啦!……姊姊、姊姊快來救救薇兒丹蒂……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母豬又想尿尿了啊啊啊~!!」

薇兒丹蒂近哀求的淫叫後,下體立即急速收縮,大量潮吹的淫水噴了出來!白皙的大腿持續的抽搐發抖!!薇兒丹蒂的嬌軀也攤平在我的床上。

「哼哼~這麼快又洩啦!?老子還沒幹夠哩!!」

我得意的看薇兒丹蒂洩身癱軟在床上的模樣,一臉失神無力的表情,和她剛出現在我房裡的正氣高貴的外貌大不相同,現在的薇兒丹蒂,只不過是一個在地球某個角落的欠人幹的母豬罷了!!

我抱住薇兒丹蒂的腰部,這母豬的身體有如斷線的風箏攤軟無力,我強拉抬起薇兒丹蒂的紅腫的肥臀,還硬的跟鐵棒的雞巴,再度插入薇兒丹蒂濕爛的開花肉穴,隨即搖起我的屁股,盡情享受這難得可以任人姦淫的女神靈肉!!

「嗚嗚噫噫噫……哥哥的大雞巴怎麼、怎麼還這麼硬啊?……法術的效果應該停了啊!?……嗚啊啊啊~~再這樣幹下去……母豬、母豬真的會死掉啦!!……噫噫噫……請哥哥饒了母豬吧!蜜壺、蜜壺會壞掉啦……嗚嗚嗚嗚~!!……快停下來!大雞巴快停下來啦!!母豬、母豬的屁股又要洩了啦~!!」

才幹沒十分鐘,薇兒丹蒂臉紅氣喘的嬌淫大叫,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粉臀再度噴出淫水!!

「妳這騷貨!老子才幹沒幾下又噴了啊!?」我不耐煩的罵說。

「嗚嗚嗚~~主人、主人、對、對不起嘛~~母豬、母豬就是忍不住啊~!……還有求求主人,不要再幹下去了啦!!嗚嗚嗚……」

「操!老子都還沒爽夠咧!妳乖乖的再當母豬吧!!」

不理會薇兒丹蒂的哭求,我硬的老二繼續猛幹這沒用的命運女神,不、是母豬女神才對!

持續又幹了薇兒丹蒂近1個小時,薇兒丹蒂已經高潮十來次,體力虛脫的她清純的臉蛋已全變了一個樣,明亮的雙眼已完全翻白,躺在枕頭上的性感雙唇無力的張開,鮮紅的舌頭外露在枕頭上,香淫的口水流滿嘴邊,纖細的雙手無意識的擺放在床上,身體也流出像是被大雨淋濕的汗水。

「噫噫噫……要撐住……要撐住啊……薇……薇兒丹蒂……妳可是阿斯嘉特……神聖的……母、母豬女神……不能……絕對不能沉淪在……大雞巴的……淫威下啊……噫噫噫……噫噫噫……不行、不行……屁股又要洩了啊……」

薇兒丹蒂幾近無意識的喃喃自語,但不管腦筋是有清醒,淫蕩的肉體永遠都是老實的高潮噴水!

「嗚嗚嗚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老子終於要射了啊!!!」

幹了近萬下的活塞運動,老二總算有要射精的快感,緊緊抱住薇兒丹蒂的雙腿,陰莖一陣激烈的抽搐,大量滾燙的精液全數噴進薇兒丹蒂的陰道深處,且量大到足以擠壓入子宮內!!

經過近十秒的射精,我的老二也緩緩的消退變小,我累的躺在地板上,薇兒丹蒂也像是獲救般,閉上朦朧的雙眼喘氣休息。

我看著躺在床上的薇兒丹蒂姣好無瑕的肉體,要是可以永遠的幹下去該有多好,突然目光瞄到前女友留下的養狗狗鍊,內心突然浮起一個念頭。

趁著薇兒丹蒂還神志不清的時候,我拿起狗鍊套在她的脖子上,輕拍她絕世美麗的臉龐。

「妳這母豬還不醒來,主人有事要妳辦!」

「噫噫噫……好、好的……請問主人有什麼吩咐嗎?」薇兒丹蒂勉強的睜開雙眼,下意識毫無防備的問我說。

「嘿嘿~就是我的願望想好了,老子要妳這淫蕩的母豬當我一輩子的性發洩肉便器!!」

「好、好的……契約自此生效,母豬女神將是主人一輩子肉便器……」薇兒丹蒂全身發著光、一臉精神恍惚、帶著外翻的舌頭微笑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