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愛女神

只見薇兒丹蒂閉上眼睛,小嘴唸唸有詞,接著雙手一揮、十指全朝向我的半軟老二,一團白色的光芒注入我的下體。沒多久,我可以感覺到腹部有一股暖流往陰莖根部聚集,30公分長的大砲神奇的再度緩緩勃起!!

「嗚喔喔喔~!好棒、好棒的感覺!老二變的好有力氣啊啊~!」我不敢相信的大叫!

「咯咯~當然,姊姊可是無所不能的女神呢!」薇兒丹蒂得意的微笑。

受於神奇法術的影響,我的肉棒不但完全勃起,陰莖上還浮現不少青筋,整根大肉棒又熱又麻,恨不得現在就找個肉屄好好的大干一場!

「唔,姊姊,我受不了了!現在我就想要干姊姊下面的嫩穴啦~!」我忍不住哀求說。

「嘻嘻~別急嘛~你還沒享受過姊姊的奶砲呢~」薇兒丹蒂表情略帶淫媚的笑著安撫說。

「奶砲?……不是乳交嗎?」

薇兒丹蒂沒回答我的問題,左右手掌托高自己胸前的爆乳,性感的雙唇同時含住兩粒高聳的乳頭,臉頰也立即內縮吸吮起來。

吸吮了幾口,薇兒丹蒂把乳頭從嘴里拉出,粉嫩的乳暈上還殘留些許濃稠的乳汁,薇兒丹蒂再用雙手將她的大奶球左右夾住我硬到不能再硬的肉棒上,小嘴一吐,乳白色的汁液全滴落到紅腫的龜頭上,最後,薇兒丹蒂開始抓住自己的奶子,上下交錯的幫我乳交起來!!

「嗚喔喔喔~!好棒!好爽啊!姊姊的大奶子居然有會乳汁!?」我驚訝又爽快的大叫。

「哼哼~還不是你們這些變態男人要求的,姊姊只好迎合你們的淫慾啊!」薇兒丹蒂似怨非怨的解釋。

「所以、所以……姊姊妳有生過小孩了?」我有些驚訝的問說。

「咯咯~你就別亂猜了,姊姊可是阿斯嘉特的女神,這點小伎倆自然會有人幫姊姊調配泌乳藥水啦~」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嘿嘿,我看過不少乳交的A片,沒不到還有這麼特別的奶泡式乳交啊!」我驚嘆的笑著說。

「咯咯~那等一下你還想不想吸姊姊漂亮粉嫩的乳頭啊?每個喝過姊姊乳汁的男人都讚不絕口喔~」薇兒丹蒂突然表情神秘的笑著問我。

「真的嗎!?當然好啊!」我興奮的大叫,對於薇兒丹蒂胸前那白皙無暇的爆乳,老早就想要好好的品嚐品嚐了。

「嘻嘻~那你這次要把滾燙的精液,大力的射在姊姊的臉上,姊姊才准你吸人家的大奶奶喔~」薇兒丹蒂作勢微吐舌頭、嬌嗲的說「當、當然沒問題!我會用力的把精液全射在姊姊的臉上的啦~!!」我情緒激動的大喊,胯下的肉棒已腫脹的要爆炸般,巴不得眼前這頭母豬女神可以馬上幫我解套射精!!

「嘻嘻~姊姊最喜歡像你這種有幹勁的年輕男人了~這樣人家服務起來才會有滿滿的成就感呢~」薇兒丹蒂原本充滿正氣不可侵犯的臉蛋,現在也開始流露出滿心期待的淫笑。

薇兒丹蒂說完,馬上用力的擠壓她的乳球,賣力的幫我打奶砲!兩團又白又滑的大乳球,在薇兒丹蒂白皙的手掌擠壓下,緊緊的包覆住我的整根大陰莖,最頂端的香菇頭,不斷的和兩旁細膩的肌膚作摩擦,加上乳白色的奶汁潤滑,在如此觸覺與視覺的雙重享受下,很快的,一股炸裂的射精快感急速湧現!!

「啊、啊、啊!……姊姊、姊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啦~!!」

「快、快、快射在姊姊臉上!」聽到我快要射精的叫聲,薇兒丹蒂也跟著急促的嬌淫大喊。

噗滋~!噗滋~!噗滋~!

一道道腥白的精液從穿越雙乳夾擊的龜頭噴了出來,薇兒丹蒂也興奮的張開小嘴,伸出豔紅的舌頭、緊閉雙眼、享受這些蛋白質的砲擊!一瞬間,薇兒丹蒂那清純無潔的臉蛋,不論臉頰、鼻子、嘴唇、舌頭,甚至是前額的頭髮,全都沾有黏稠牽絲的精液團。

過了數秒的射精,精液噴泉終於停止,但神奇的是,我胯下的肉棒依然是屹立不搖,隨時可以再度姦淫擄掠!

「呼呼~好棒的味道……半神人的精液……」

薇兒丹蒂淫媚的自言自語,並不時用手指颳起在她臉上的精液拚命往嘴裡送去,現在這個自稱阿斯嘉特的女神,越來越有淫蕩母豬附身的錯覺。

「呃、姊姊……什麼是半神人啊?」第二次聽到半神人這名詞,我一頭霧水的問說。

「沒、沒什麼!你不是很想吸姊姊的大奶奶嗎?現在姊姊允許你可以盡情的玩弄喔~」

薇兒丹蒂急忙收拾她剛剛忘我淫糜的姿態,臉蛋泛紅的將她身上那兩粒大奶子挺進到我的嘴邊。

「我、我、我真的可以吸姊姊的奶頭嗎?」懼於薇兒丹蒂還是女神的身份,我有些恐懼的問說。

「哎呦~你別害怕嘛~既然姊姊都答應要跟你做愛,那就要做到最好啊~姊姊保證之後再也不會對你發脾氣了好不好!?」薇兒丹蒂看出我內心的擔憂,馬上溫柔親切的安慰我,柔情似水的語調更是讓人松下心防。

「真、真的嗎!?」

「咯咯~當然是真的啊~你還可以用雙手盡情的捏爆姊姊這對充滿罪惡的大奶奶喔~!」

「好!那、那我就不客氣囉~!」

看著薇兒丹蒂一臉羞澀又充滿期待的模樣,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雙手往她那對豐滿的大奶子抓去,一碰觸到乳球細膩光滑的肌膚,十根手指頭立刻狠很的向乳肉深處用力一掐,乳暈外圍的奶肉跟著瞬間爆凸,上頭的乳頭肉柱也馬上噴出數十道細小的乳白汁液,濺的我的雙手都是奶水!!

「哇哈哈哈~!!姊姊的大奶子真棒!居然還可以噴出這麼多的奶水啊!」

「噫噫噫……輕一點、輕一點……奶水會全卡在乳腺裡面啦~~」薇兒丹蒂輕皺眉頭,第一次露出痛苦哀求的表情。

「嘿嘿嘿~~姊姊的大奶子是什麼罩杯的啊!?真的超級大的啦~!!」我一面問薇兒丹蒂,一面張開嘴巴、伸出舌頭,搖頭晃腦的接收空中的濃郁乳汁。

「以、以你們人類的世界來說……姊姊的奶奶是、是G罩杯的等級……噫噫噫……不要、不要這樣玩……乳汁、乳汁好浪費喔~~」薇兒丹蒂雙眼不捨的看著我回答。

「哇靠!G罩杯!?那不就跟母牛沒兩樣!?老子這次真的是賺到啦~!」我興奮的大吼大叫說!

「嗯嗯啊啊……因為、因為喝下泌乳藥水……大胸脯會脹奶嘛……」

「嘿嘿,原來是這樣,那現在我要好好品嚐姊姊的乳頭囉~」

「嗯嗯……好、好啊……快一點吸吧……」

我低下頭一口氣就把薇兒丹蒂的雙乳頭含進我的口腔,雙手十指再度狠狠的猛掐,瞬間,我的口腔裡爆出大量又濃又甜的奶水,甚至滿到從我的嘴角溢出,這口裡爆漿的快感簡直是『爆乳撒奶牛丸』啊!!

「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姊姊的奶頭好麻、好癢喔……噫噫噫……不行、不行啦……奶水、奶水又流出來了……把它喝光、喝光啊……」薇兒丹蒂嘴角一面愉悅的呻吟,眼角卻流露出不捨她自己奶汁的目光。

媽的,妳這淫蕩的母豬女神還真是節儉,奶子裡的奶水這麼多,妳是在心疼什麼?該不會是還想要留些庫存給下一個男人喝吧!?靠!與其便宜下一個人,不如老子現在就把這兩粒奶裡的奶水榨光光!!

「呵呵~好、好、我知道,只是剛起床肚子正餓,姊姊大奶子裡的奶水我要喝光光喔~」我故意試探說。

「嗯嗯嗯……好、好啊……儘量吸吧……啊啊啊……等等……不行、不行……喝光啦……」薇兒丹蒂先是答應,但隨後又反悔說。

「為什麼不能吸光光啊?姊姊不是說過可以讓我盡情玩弄的嗎?」

「噫噫噫……不可以、不可以……現在喝光了奶水……還要等好幾天才有足夠的份量嘛……」

「哦~難道在我後面還有人要喝嗎?」我故意繼續問說。

「嗯嗯嗯……就是、就是……沒、沒有了……是姊姊自己想喝啦……這樣可以嗎!?」薇兒丹蒂欲言又止的紅著臉,最後才硬說是自己想喝。

聽到薇兒丹蒂的解釋,我心中暗罵,看妳這母豬女神心虛的樣子,應該是晚一點還有客要接吧,所以才會這麼在意妳的奶水會被我喝光吧!

「好吧~那我就留點給姊姊自己解渴囉~」我假裝一臉極度失望的說。

雖然知道薇兒丹蒂很可能拿她的奶水給下一個男人喝,但畢竟薇兒丹蒂還是有神力的女神,把她惹毛了我也不會好過,暫時還是先忍忍。

「嗯嗯嗯……對、對不起……讓您失望了……噫噫噫……不如、不如……我們現在馬上進行下一階段……就讓姊姊下面的蜜壺……好好的服侍您好嗎?……姊姊的蜜壺……可是天界知名的名器喔~~」薇兒丹蒂臉頰羞紅的建議說。

「好啊,姊姊都這樣自誇了,我當然要試一試啊!」既然有免費的嫩屄可以干,我當然是不客氣的說好啊!

「好的……那可以請您起身,好讓姊姊準備好姿勢行嗎?」薇兒丹蒂又恢復到最早親切和藹的模樣,一臉嬌羞的對我請求。

等我從單人床上起來,薇兒丹蒂馬上平躺在床上,緩緩的弓起白皙修長的雙腿,有如翻過來的青蛙般的姿勢。接著,薇兒丹蒂紅著臉,將她纖細的雙手繞過大腿,再輕觸自己的敏感陰戶上,六指左右一撥,掀開左右兩片大陰唇,立即露出裡頭鮮紅肉多的凹陷前庭,晶瑩剔透的天神淫水更是多到溢了出來!

「請、請、請閣下好好觀賞本女神的下流陰戶……淫蕩的大陰唇裡頭……滿滿的都是淫蕩骯髒的肉膜與淫汁……請、請閣下用您尊貴的手指……好好的鑑定這鮮美鮑魚是否合乎您的味口……」

薇兒丹蒂撇過頭,紅通通的臉蛋不敢望著我,極度羞恥與呆版的說出這段幾乎是介紹商品的說詞,一瞬間,受寵若驚的震撼與快感重重的打入我的身體!!

「呃、薇兒丹蒂姊姊不是跟過很多男人做愛過了嗎?怎麼現在好像……」我按耐住內心即將爆發的獸性,疑惑的問薇兒丹蒂說。

「姊姊、姊姊才沒那麼好上好嗎……因為、因為大部分的男人……被姊姊口交跟乳交之後,就勃起不能了……幾百年下來……目前只有、只有閣下進行到這個階段嘛~」薇兒丹蒂羞澀的解釋。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囉~」知道這不是薇兒丹蒂桃色陷阱,我才放下心中僅存的疑慮。

於是我伸出中指往薇兒丹蒂的嫩屄摸去,指頭順著濕滑的大陰唇內壁胡亂的畫圈撫摸,隨著豐富的肉褶上下起伏,享受這濕嫩柔軟的觸感,並好好欣賞眼這難得一見的女神美鮑!

「噫噫……嗯嗯……噫噫……」薇兒丹蒂不時的呻吟。

「嘿嘿~真是漂亮又淫蕩的嫩屄,我等不及要把雞巴插進去好好享受啦!」愛撫了好一會,我激動的對薇兒丹蒂大吼!

「噫噫……不、不、不可以……別這麼急啊!……儀式、儀式還還沒做完……嗯嗯嗯……接下來請閣下用您嘴巴、舌頭……好好的吸吮本女神蜜壺分泌的聖潔之水……阿斯嘉特女神的蜜汁……可比甘醇美酒……」薇兒丹蒂急忙臉紅的制止我,並還要我再品嚐她的淫水。

「哇塞!真的有這麼神奇嗎!?姊姊分泌的淫水是甜的!?」

我半信半疑的跪在地板上,低著頭用舌頭輕舔薇兒丹蒂的陰戶前庭,吸吮了一口從肉穴分泌出來的淫汁,一碰到嘴巴裡的味蕾,果真有如甘泉般甜美!

「我靠!阿斯嘉特女神的淫水真的是甜的!比奶水還好喝啊~!!」

「那、那就請閣下用您尊口……好好品嚐這下流靈肉分泌的蜜汁吧~!」

「放心!我絕對會吸到姊姊妳爽到升天的啦!!」

放完話,我馬上將我的嘴巴變的跟章魚嘴般,狠狠的吸住薇兒丹蒂鮮紅多汁的嫩屄,舌頭也不停的在薇兒丹蒂的尿道口、陰道口瘋狂的滑舔,並不斷的變換戰地,攻擊大陰唇交界處的凸起陰蒂,在我的挑逗吸吮下,薇兒丹蒂的陰道源源不絕蜜汁傾瀉而出,濺的我的臉上、鼻子都是甘甜的淫水!!

咻滋~咻滋~咻滋~咻滋~咻滋~咻滋~

在我接連續吸吮品嚐這爆乳女神的蜜壺,薇兒丹蒂也放浪的淫叫起來。

「嗯啊啊啊……好棒、好棒……小穴、小穴會吸吮的舒服啊……屁股、屁股好像被電一樣……又麻又癢……酥麻的快感……真的讓姊姊受不了啦!……啊啊啊……哥哥的嘴巴好厲害……搞的姊姊好爽、好爽……噫噫噫……陰蒂、陰蒂被吸起來了!……用力吸!用力吸啊啊啊~!!」

躺在我床上的爆乳淫女神,被我這樣狂吸數分鐘,肥圓的屁股竟然開始不自覺的顫抖,白皙豐腴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夾住我的頭,有失女神身份的淫語更是沒有停過!!

「媽的!妳這淫蕩的女神,下面的淫水多到快嗆到我啦~!」我急忙抬頭換氣咒罵說。

「噫噫噫……對、對不起……對不起……人家太興奮的嘛~~既然哥哥已經品嚐過本女神的蜜汁……接下來、接下來……就可以把……大傢伙……」秀髮凌亂的薇兒丹蒂,雙眼迷濛的對我說。

啪~!!「噫噫……」

「我知道!現在老子終於可以用大雞巴干妳這淫蕩的母豬女神了嘛!」

我不客氣的重打了薇兒丹蒂屁股一下,導致薇兒丹蒂驚嚇的菊花急速收縮,嫩穴竟也擠噴出一道淫水出來!

「嗚嗚嗚……哥哥、哥哥不要亂說……人家才不是什麼母豬女神~~薇兒、薇兒丹蒂可是尊貴的……諾倫三女神啦……」薇兒丹蒂被我這一羞辱,想挽回顏面的低聲反駁。

「隨便啦~妳這頭母豬的大腿還不打開一點!?」

「噫噫……好、好的……」

薇兒丹蒂羞紅著臉孔,雙手勾住自己的白皙大腿左右大開,大陰唇兩旁的恥骨肌立即浮起,紅嫩的鮑魚間的縫隙,甜美的蜜汁緩緩流著。

「好、好哥哥……你的大雞雞……可以進來了……」薇兒丹蒂極度羞恥的低聲說著。

看著躺在床上的薇兒丹蒂,姣好的淫蕩肉體擺著極度淫蕩撩人的姿勢,胸口掛著的G罩杯大奶如奶油般攤平,並雙腿大開展現一個女人最隱密的私處任憑觀眾欣賞,尤其是薇兒丹蒂全身肌膚白皙如雪,嫣紅的恥鮑肉更顯的突兀,洞口直流的淫水,更加表示等待外物的侵犯!!

「嘿嘿~那老子就不客氣了!」

我先用左手把薇兒丹蒂的兩片大陰唇撥開,右手握著陰莖讓龜頭對準目標,腰部微微一挺,粗大的香菇立刻推進陰道內1吋,鮮紅的前庭肉褶也硬是被撐了開來!

接著我緩緩的把大肉棒插入薇兒丹蒂的嫩穴裡,一面欣賞薇兒丹蒂的表情變化,只見這淫蕩的母豬女神,美麗無瑕的臉蛋秀眉緊皺、艷紅的雙唇有些扭曲的變形,上下兩排潔白的貝齒緊緊咬住強忍,手掌也緊抓著床單!!

「嗚噫噫噫……好大、好粗的大雞巴……小穴、小穴都被塞的滿滿的……」

看薇兒丹蒂有些吃不消的表情,我的內心不由得一陣得意,而這母豬女神的嫩屄也不愧有名器的稱號,豐富緊密的陰道肉褶緊緊的咬住我的陰莖,隨著老二每一吋的深入,前端的龜頭都被摩擦擠壓的快感直來!!

「喔喔喔~~姊姊的小穴真是名器,夾的我好爽啊!!」好不容易把整根大肉棒插入薇兒丹蒂的屁股深處,我忍不住爽快的大喊!

「噫噫……能夠讓閣下感到滿足亦是我等女神的榮幸……嗯嗯……接著、接著閣下想要的性交方式是溫柔純愛?還是粗暴狂野的方式?」薇兒丹蒂忍著下體的不適再度詢問我的意見。

「哇塞~這做愛儀式還有分溫柔純愛跟粗暴狂野?」

「是、是的……不知道哥哥喜歡哪一種?」

「呵呵,我是沒差,那姊姊妳喜歡哪一種啊?」

「嗚嗚~~姊姊、姊姊不知道……只要……夠、夠刺激就好……」薇兒丹蒂低聲呻吟說。

「哦~所以姊姊喜歡男人粗暴一點嗎!?那我瞭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