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離我們不遠處,刑警隊隊長白豔妮剛剛從郊區監獄歸來途中,按照路線,馬上就會碰見在路邊做愛的我們。

白豔妮,市公安局刑警隊隊長,42歲的少婦,保養得當,看起來隻有35歲的模樣,170的身高,身材偏好,胸部34D,算是一個傲人的成績,雙腿修長,膝下還有一個女兒,女兒完美的得到她的遺傳,16的歲的女兒就成爲學校拉拉隊隊長,16歲身高就有178,比自己的媽媽還要高,身材也挺拔。

白豔妮一遍開車,一邊跟女兒通電話:「知道了,媽媽馬上就回來,餓的話就點外賣吃吧。」

「那媽媽你開車慢點,注意一點安全,我等你回來一起吃吧,我點了你最喜歡吃的回鍋肉。」

聽著女兒關系的話語,白豔妮開心的笑了笑:「恩,我知道,你餓了就先吃,媽媽馬上就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白豔妮看見路邊一個女人不斷的掙紮反抗,女人後面站著一個男人,仿佛是在強奸一個女人,匆忙的掛斷電話之後,停車在路邊。

作爲刑警隊隊長的她,可是攜帶有手槍,拿著手槍小心翼翼的靠近,聽著女人不斷反抗的聲音,她心中更加懷疑這是一起強奸案。

正義感爆棚的她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事情出現在自己眼裏卻無視這一切?

「別動,警察,放開那女人。」白豔妮穿著高跟鞋,用著輕巧步伐邁進之後,拿著手槍對著男人威懾開口道。

正在玩強奸遊戲的我,本來高潮已近,聞言之後,回過頭看來人是一個女人,穿著警服和警褲,頭戴警帽,警帽上的國徽閃爍到心中感到恐懼,但看著這個女人感覺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裏看見過。

雖然穿著保守的警察制服,但依然掩蓋不住那性感的肉體,這樣的打扮,也讓她的肉體的優點全部展現出來,黑色警褲讓她的雙腿顯得更加修長。

但是,一把黑色的手槍對準這自己。

這樣的情況,嚇的我突然軟了,一動不動就這樣傻站著。

宋玉卿也回頭看著來人。

我們兩人對于這樣的情況都傻住了,完全沒想到玩一場野外強奸遊戲居然引來一個警察。

「女士,你過來,你得救了,這混蛋不敢對你怎麼樣。」白豔妮用著焦急的語氣說道,想要讓宋玉卿趕快過去,以免成爲人質。

我本能的舉起雙手:「別開槍,我們是情侶,在外面玩遊戲呢…警察同志,你誤會了。」

「別動……」白豔妮後退一步,再一次看向宋玉卿道:「女士,趕快過來,以免犯罪分子做出過激的事情。」

「警察同志…你真的誤會了……」我的內心現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一方面是可笑,一方面是委屈,我特碼什麼時候成爲犯罪分子,你特碼還把雞巴給我嚇軟了,你是不是也是犯罪分子?

宋玉卿知道這個時候不說話的話,也解釋不清楚:「警察同志,你真的誤會了,他是我老公,我們……我們……」

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外人表達,她對我可以放棄一切,但對待外人的話,她可丟不下尊嚴。

聽著宋玉卿的話,白豔妮看著她那爲難結巴的態度,仿佛感覺自己真的誤會了一樣。

漂亮臉龐的變的紅彤彤的,整個人帶著害羞和尷尬。

「現在的年輕人玩的這麼開放?強奸都敢玩?」白豔妮小聲的嘀咕道。

雖然聲音不大,但周圍也沒有任何雜音,我們兩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宋玉卿害羞的整個人都靠在我身上,背對著白豔妮。

「我知道你是誰了,你也住在悅達公寓,我們住在一個層。」

第五章 我們結婚吧

白豔妮離開之後,宋玉卿一邊安慰我那受到驚嚇的大雞吧,順便向我撒嬌撫平我那憤怒的內心:「白豔妮,呵呵,既然你打攪到我好事,那我的調教之始就在你身上實現吧」

內心深處報復白豔妮的內心越來越強,想著那把冰冷的黑色手槍所帶來的震撼和恐懼,差點把我的大雞吧給嚇軟,剛剛開始的性福之路差點就在此斷下。

我駕駛汽車向著公寓行駛著,這樣能夠讓宋玉卿能夠更好的安慰我的大雞吧,上車之後宋玉卿也換了一雙贊新的黑色絲襪,斜靠著副駕駛窗門,雙腿放在我的大雞吧處,一雙被黑色絲襪包裹的性感美腿夾著我的大雞吧不斷刺激,想要這樣的方法看看我的大雞吧到底有沒有受到傳說中的驚嚇刺激。

看著我的小弟在高貴撒嬌冷美人宋玉卿的性感美腿上慢慢復蘇,我內心的狂暴慢慢平復下來,左手掌握方向盤,右手撫摸宋玉卿那雙黑絲美腿,黑色絲襪帶來的視覺效果可不是白色肉色能夠媲美的,雖然宋玉卿的腿穿上白色絲襪會顯得完美,但黑色顯得更刺激和誘惑。

手慢慢順著黑色絲襪的肉順感往下撫摸,從小腿慢慢到足背,黑色絲襪包裹著的足背和粉紅色高跟鞋的融合讓人視覺反差更大,粉紅和黑色,這樣的搭配讓人感覺到欲望。

褪下那雙粉紅色高跟鞋,手抓住被絲襪包裹的足心慢慢放到我的大雞吧上,一邊是小腿作為穩定,一邊讓絲足來摩擦我的大雞吧。

宋玉卿嘟著小嘴,擡起媚眼橫了我一眼,嬌嗔道:「討厭,很癢的,你這大色狼就喜歡這樣,你就說你這幾天休息過嗎?小心精盡人亡。」

我笑了笑,確實是這樣,幾乎得到異能之後性欲大漲,從前打飛機都要休息幾分鐘或者半小時,而且次數多了,雞巴和睪丸還會發脹發痛,但這幾天下來完全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身體反而覺得越來越強壯,而且宋玉卿臉上的皮膚也越來越白,氣質除了以前的冰冷高貴外,還增添了嫵媚。

對於這樣說不出的變化,任何一個男人都夢寐以求,我也沒在意什麼,抿嘴笑了笑,繞著宋玉卿的腳心,癢的她直樂呵:「你真是越來越誘人,我恨不得把你吃了!」

宋玉卿仰躺著,黑絲腳心腳背不斷交替摩擦我的大雞巴:「討厭,你那一天沒有吃人家?」

很快抵達公寓樓,在行人的目光下,我摟著少婦宋玉卿的腰部走向電梯。

在電梯內,宋玉卿靠在我身上,小鳥依人,宋玉卿在我身邊的性格很軟,也很暖,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也遺傳了她母親一部分知性的氣質,讓我每一次都想要狠狠的征服她,揉賤她,踐踏她,但每一次性愛之後,我都會細心照顧她,愛護她,這樣的糾結的情感讓我對她愛不釋手,她就像是一個妖精一樣。

等待出了電梯之後,宋玉卿因為回去要處理今天的工作文檔,所以在門外給我來了一個吻別。

打開我家公寓房門,就看見媽媽楚菲雅坐在客廳沙發上,拿著手機樂呵著,順著視線第一眼看見那雙被黑絲包裹的大長腿,足下是一雙白色細高跟鞋,這樣的打扮只能說中規中矩,不像宋玉卿愛好視覺反差。

「哼…今天一整天死哪裡去了?我一點過就偷懶回來,結果你人都不見了,打電話也不接!」媽媽站了起來,沈著臉一臉質問。

等待楚菲雅站起來,我才發現,這裝扮不簡單,上身穿著透明白色深V襯衣,下身穿著天藍色高腰短裙,整個腰部都被天藍色的高腰短裙所包裹,往上就是她的那一對誘人豪乳。

頭髮微卷,髮絲顏色也被染成酒紅色,顯得更加性感和年輕,這樣的裝扮配上媽媽楚菲雅的身材和氣質,那完全就是一個吸精狂魔。

深V開口就可以看見那雙豪乳的乳肉,讓我恨不得馬上沖過去狠狠的吸上兩口和咬上兩口。

「看什麼看…你看那猥瑣的樣子!口水都流出來!」媽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伸出白嫩修長的手掌抽出兩張紙遞給我:「給,擦一下你的口水,活脫脫的一頭色狼!」

媽媽的靠近,我的鼻尖瞬間出現那股屬於她的香水味,雞巴再一次蘇醒,在她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伸出手抱住她的細腰,讓她的豐滿肉臀牢牢的靠在我雞巴處,雙手牢固她的細腰,一隻手慢慢伸入深V襯衫裡撫摸那勾引我的大白球。

我用著沙啞低沈,躁動的聲音:「媽媽打扮成這樣是準備讓我好好的操你?要不然我們玩玩角色扮演?」

「別亂說話,你外婆在樓上換衣服,去把道具準備好!等她下來你好好玩她!」楚菲雅橫了我一眼道。

如果是以前,那我肯定會放手,但現在,不可能,吃了媽媽之後,我就知道媽媽不會翻起浪花,永遠只是我的女人而已。

我腦海中突然想起性感和豐腴猶存的熟婦外婆,我更加用力頂著媽媽的臀溝。

「臭小子…別亂頂…」媽媽回過頭嬌嗔,順便拍打我的手。

然而我只是笑了笑,突然伸向她的紅色性感嘴唇,吻著那屬於我一個人的性感紅唇和粉嫩翹舌。

就在他們熱情的親吻時候,樓梯處出現一個從面容上觀看大概在四十幾歲的熟婦,豐腴猶存,舉手投足都充滿著讓人征服的欲望,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三,穿著白色高跟鞋,修長的大腿上搭配著肉色絲襪,小腿和大腿的比例剛好合適,不細不肥,下身穿著肉色超短裙,短的仿佛能看見臀溝,上身穿著蕾絲上衣,髮絲也和楚菲雅一樣成為酒紅色,幾縷彎彎的髮絲吊掛在胸前,遮擋那幾乎透明的蕾絲上衣。

這樣的打扮簡單,但又處處透露著性感,性感之中又透露著典雅和優雅的氣質,那種想要欺負,但又捨不得欺負的感覺讓人有些捉摸不定。

透過幾乎白的透明的蕾絲襯衫,可以看見裡面根本沒有穿著內衣,胸前那雙D級肉球處的襯衣也出現浮水印,好像是乳液打濕襯衫一樣。

成熟女人分為兩種最為誘惑人,一種就是這樣優雅典雅柔弱,一種是冷冰冰,不食煙火的女人,這兩種女人是男人最想得到,或者說最想征服的女人。

看著客廳處激情相擁的母子,張芸感覺身體慢慢變得炎熱起來,騷穴中好像都溢出淫水,腦海中想著那天的視頻,那根巨大的大雞巴,可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每時每刻都想要那根大雞巴插入自己的騷穴中得到快感。

張芸也知道女兒叫自己過來是什麼意思,心中雖然害羞,但體內天性淫亂的心不斷躁動,驅使自己來到這淫亂窩,亂倫窩,讓外孫得到自己的肉體和心靈,成為他的肉便器,性奴外婆和亂輩分的性奴老婆。

「你們母子在幹什麼?」外婆張芸突然大聲喝道。

突然的聲音打斷了我和媽媽的口舌之爭,看著還站在樓梯口的裝作清高和無所知的外婆,我大腦一片空白,仿佛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楚菲雅看著自己媽媽張芸的這模樣,心中早已知道該如何做,含住我的耳垂不斷吸允小聲道:「角色扮演,遊戲快要開始了,媽媽的寶貝兒子老公,你興奮嗎?」

外婆張芸進入角色:「還不開分開,兒子這麼大了還這樣抱著像話嗎?傳出去不被人家笑話?」

楚菲雅沖我笑了笑,挑了挑眉之後站在我旁邊楚楚可憐的看著外婆張芸道:「媽媽,今天兒子考試拿了一百分,他說如果不給一點獎勵,明天考試會發揮失常,讓我這個當媽媽的給他一點獎勵。」

張芸皺了皺眉頭:「我外孫考了一百分要獎勵不是很正常嗎?趕快,別虧待我外孫了。」

看著兩人的表演,我站在一旁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難道她們平常在私下都是這樣玩的?

如果天天能這樣玩角色扮演就好了。

楚菲雅點了點頭,從鞋櫃上遞給我一個袋子,牽著我的手來到沙發處,伸出手,面帶嬌羞,嫵媚又淫賤的表情把我推坐在沙發上。

我也不知道袋子裡面裝的是什麼。

隨後媽媽帶著嫵媚又淫賤的表情脫下我的褲子和內褲,穿著黑絲高跟就跪在我胯下舔著我的大雞吧。

這個時候外婆張芸也走了過來,坐在我旁邊,雙手拉過我左手,仿佛沒有看見媽媽正在她面前舔著我的大雞吧一樣,看著我噓寒問暖道:「乖孫,在學校沒人欺負你吧?」

我心中笑了笑,這群騷貨,還要玩情調?:「沒有,除了幾個老師經常把我叫到辦公室裡面。」

張芸:「老師把你叫到辦公室裡面幹什麼?」

我搖了搖頭裝作不知:「不知道,每一次叫我過去都讓我脫褲子,說給我檢查一下。」

說完之後,我就拍了拍媽媽楚菲雅的頭,她吐出我的大雞吧,大雞吧就這樣矗立暴露在外婆張芸眼中。

牽過外婆張芸的白嫩手臂,讓她握住我的濕漉漉大雞巴,上面還殘留著媽媽的口水:「老師們都是這樣。」

張芸滿臉紅霞,性感紅唇微微張開,氣息濃重,不斷的深吸氣,眼神迷離,時刻盯著我那傲人的大雞吧。

她身體開始躁動,體內淫水開始沸騰,乳頭的奶水也開始溢出,打濕了透明的白色襯衫,肉色絲襪的大長腿緊閉,雙腿伸長。

看著外婆的這模樣,我再也受不了誘惑,突然伸向頭吸允住外婆張芸的乳頭,連襯衫都沒有脫去,就這樣隔著幾乎透明的襯衫努力吸允著。

外婆張芸突然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我以為她要打斷我的動作。

但接下來的動作,讓我今生難忘,外婆張芸帶著嬌羞的笑容,吸允著我的手,那模樣仿佛就像是在吸允我的大雞吧一樣,淫賤的媚眼微閉,仔細的的用舌尖挑逗我的食指。

一旁仔細觀察的媽媽楚菲雅看著時期成熟,從剛才遞給我的包中拿出兩條項圈,黑色項圈上面還連接著冰冷的鐵鍊。

我隨後把外婆張芸扶起來,親吻著她的性感嘴唇,雙手不斷探索新的區域,雙腿,肉臀,肉球,騷穴。

一番激吻之後,我放開張芸的小嘴,退後兩步,把媽媽楚菲雅扶到外婆張芸旁邊,兩人的美腿絲襪出現在我眼前,而且兩人的裝扮都是那麼的誘人,那麼的性感,刺激著我內心當中的欲望。

我俯下身去,將腦袋邁進外婆張芸的肉絲雙腿之中,撩起她的肉色短裙,一遍用臉摩擦,感受大腿的柔軟豐滿感覺,一邊感受絲襪的柔順感,外婆張芸只穿著了肉色絲襪,沒有穿內褲,我伸出舌頭舔著外婆的絲襪騷穴。

「你們這兩個騷貨,怎麼樣?吃了本少爺的春藥,今天你們怎麼也跑不掉,呵呵,說來好笑,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外婆,結果,你們兩個人都馬上被我操。」

我站起來,退後兩步面帶猥瑣的面容說道。

角色扮演,這遊戲,越來越讓我著迷,可以成為不同的角色玩弄同一個人。

聞言,外婆張芸和媽媽楚菲雅兩人都迅速進入角色,軟躺在沙發上,面帶紅暈指著我道:「你這逆子,我是你媽媽,你怎麼能這樣對待你媽媽?」

外婆張芸媚眼微閉,不斷交叉緊閉摩擦雙腿:「我可是你外婆阿,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楚菲雅:「啊啊啊啊……兒子……兒子不要,媽媽……媽媽好癢……媽媽……媽媽好癢……」

張芸:「嗯嗯嗯嗯嗯……」

我可不管母女兩人的反應,蹲下去抓住媽媽的黑絲左腿,另一隻手抓住外婆的肉絲右腿,讓兩人不同絲襪的性感美腿夾著我的大雞吧不斷摩擦。

這樣淫亂糜爛的氣氛刺激著兩人,兩人都面帶笑意對視一眼,隨後再一次進入角色。

楚菲雅帶著嫵媚,外婆帶著嬌羞。

外婆張芸的美腿比起媽媽的美腿更加豐滿,具有一點肉感,但媽媽的美腿配上黑絲顯得更加迷人。

張芸看著我玩弄她的美腿,底聲罵道:「你……你變態……」

「嗯嗯嗯嗯嗯……雅兒……雅兒………媽媽好癢……媽媽……媽媽想要……想要……」

「嗯嗯嗯嗯嗯嗯……媽媽……雅兒……雅兒也好癢……雅兒……雅兒也想要……」

我脫下媽媽左腿的高跟鞋和外婆右腿的高跟鞋,讓兩人給我足交,黑絲和肉絲的性感絲足不斷的侵犯我的大雞吧。

「媽媽,外婆,你們兩個可真是騷貨,在客廳內就給自己的兒子和孫子足交,還穿著絲襪足交,真是兩個淫亂的騷貨。」我知道,這個時候越是說些羞辱的話,媽媽和外婆越是入戲,後面的戲會越來越好演。

我伸出抓住外婆的乳房,用力揉捏,從乳頭處突然射出一道潔白的水線,這可是奶水線。

我笑了笑,繼續羞辱道:「你這淫賤亂倫的外婆,居然在自己孫子面前射奶水!」

張芸徹底入戲了:「不不不………不是的……不要這樣羞辱外婆……外婆……外婆不是賤貨……」

「原來你承認你是賤貨了?」這樣淫亂的氣氛讓我快感十足,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我也不打算忍耐,放開媽媽和外婆的絲襪美足,直接雙腿跨站在沙發上,一隻手讓外婆的頭靠在沙發靠背上,雞巴對準她的性感紅唇,直接插入進去。

「賤貨,給我舔,給我舔出來,我要射在你嘴裡,讓你吃我的精液,你這想要亂倫的賤貨,只配吃我的精液。」

外婆張芸只是象徵性的掙扎,在掙扎途中,可沒有放過我的大雞吧,仔細的舔著我的大雞吧,品嘗我的大雞吧。

很快,今晚的第一次射精就在外婆張芸性感紅唇中誕生了,一次的射精當然無法讓我得到滿足,媽媽楚菲雅看著我做了一個口型。

「袋子!」

袋子當中一定有東西,我明白媽媽的意思之後點點頭,抽出外婆張芸口中的大雞吧。

「啊啊啊啊啊」外婆張芸開始喘息,嘴長著,還可以看見她舌頭上還遺留潔白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