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我的大雞巴,被宋玉卿那雙性感的紅唇包裹著,不斷的吸允給予我的刺激壓力,有時吐出含住的大雞吧,用著她那性感紅唇和翹舌不斷刺激我那敏感的大龜頭。

「啊…爽…真的爽…」

宋玉卿聽見我的呻吟聲,更加賣力,吐出大雞巴之後用著她那極具成熟風韻的媚眼對我眨了眨之後用著嬌羞的聲音道:「老公,你是不是很想操人家媽媽?」

「對,我很想操你媽媽,在你家我就受不了了,大雞巴硬的發痛,看見你媽媽的那翹臀和那雄偉的乳房,再加上你媽的裝扮和雍容華貴的氣質和美顔的臉龐,我就受不了,我想把你媽媽按在地上狠狠的用我大雞巴操死她,操死那個騷貨。」

宋玉卿聽著我的話這番話,借著車內不太亮的氣氛燈,可以清晰的看見她臉上泛起的興奮紅暈,我可沒有讀心術,不知道她目前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就她這樣的表情,我清晰的明白道,這女人對于自己想要操她母親林晚晴可沒有任何反對,反而聽見之後更加興奮。

我繼續刺激著她:「以後,等我把你媽媽變成我的性奴,在床上我讓她叫你媽媽,叫我主人爸爸,叫你主人媽媽,讓我們一起狠狠的操她,讓她在家裏成爲我們兩人的性奴女兒,在外面,她還是那樣的高不可攀,繼續飾演她在公衆面前的大畫家。」

一邊享受著宋玉卿的激烈口交,一遍用著話語不斷的刺激她的腎上腺素,讓她變得更加興奮,更加賣力。

宋玉卿興奮的口水直流,卷卷柔然發絲的頭快速的吞噬著我大雞吧,肉棒和龜頭上全是她的口水,深喉也是不斷嘗試,仿佛迫切的想要把我的大雞吧吃下去一樣。

「那你快點學習,學習調教,讓我媽媽在床上變成我們的性奴女兒,讓我們一起操她。」 宋玉卿激動的嬌羞道。

「網上的東西都是假的,不能信,也不知道誰會調教。」

「婆婆會,你找婆婆阿。」

宋玉卿的話突然讓我醒悟過來,對阿,自己媽媽楚菲雅可是會調教,而且她的動作和挑逗是那麼的嫻熟,她的經驗肯定豐富。

解決了心中的問題,我很是高興,拍了拍宋玉卿的腦袋:「下車,我要在外面狠狠的操你。」

「老公……不……不要阿……會有人看見的。」 宋玉卿聞言不知是太過于興奮還是害怕,帶著一絲哭腔。

「誰特碼會看見,你看這條路上有什麼車?這裏也沒什麼村莊,下車,讓我獎勵獎勵你的這大騷逼。」說完之後我就打開車門走下車。

周圍的環境全是空曠的,而且這條路也沒什麼車來往行駛,對于我這樣的野外新手是最好的學習經驗的地點,而且我自己也不想自己的女人給別人看見,那隻是屬于我自己一個人的騷貨。

這條路上隻有昏黃的路燈在亮著,我不斷的催促宋玉卿下車。

最後,在我不斷的催促下,宋玉卿扭扭捏捏害羞的邁著步伐走下汽車,站在車旁邊害羞的站立著,我趁機慢慢欣賞這屬于自己一個人的美顔熟女。

想著上一次帶田靜母女去逛街的時候,周圍男人那羨慕的目光,我決定拍攝一些照片傳上sis上面,看看反響如何。

宋玉卿這女人在我心中的地位僅次于媽媽楚菲雅,如果自己是皇帝的話,那媽媽楚菲雅和宋玉卿兩個人就是皇後級別的女人。

打心眼歸屬于自己的女人,我走上前去一遍安慰,一邊親吻她的紅唇,刺激她的性欲,來緩解害羞害怕的成分。

感覺緩解的差不多之後,我打開車門坐在椅子上抱著她,一遍玩弄她的絲襪美腿和胸圍的乳房:「等下,我們先拍一點照片,讓我傳到網上去。」

「網上?不行。」聞言之後宋玉卿很是激動的反抗:「不行,不能這樣做,傳上去就完了。」

「不是,我們不拍臉,我就拍你的嘴唇以下,尤其是你的絲襪美腿,不露臉,就這類不露臉的照片,傳到我以前經常混的論壇。」

「不行,萬一被認出來怎麼辦?」 宋玉卿想了想後還是搖了搖頭反對。

她這樣身份的人對于隱私異常看重,對于這樣的事情有些刺激到她的底線。

「沒事的,你可是我老婆,我怎麼會把你露臉的照片放上去?那不是招蜂引蝶?萬一出現一些未知的事情,我不是後悔一輩子?」

「就是一些簡單的照片,刺激誘惑下論壇的水友,比如你胸部的照片,你嘴唇以下的全身照。」

最後,浪費十幾分鍾的口舌,宋玉卿終于同意嘗試,但最後拍出的照片必須讓她來鑒定選擇,露臉的全部刪,不能留下一張。

我激動的抱著宋玉卿下車,看著她那性感的裝扮和那雙誘人的美腿,想著sis上的水友們的贊美和羨慕,我就有些受不了,興奮的血液不斷的流向全身。

「你把內褲解下來,等下拍點絲襪騷穴的照片,那樣才誘人。」

「色狼!」宋玉卿嬌嗔的白了我一眼,但也乖巧的滿足我的內心。

「等等…今天你沒穿裙子,直接把短褲和系帶內褲都脫了吧,就留絲襪就行。」

聞言宋玉卿沒有回答,隻是默默的完成我所說的一系列動作,坐在副駕駛的真皮座椅上,慢慢脫下齊逼短褲,這樣的動作我可沒有傻看。

「慢點。」

「慢點,等我拍一些,這樣的動作誘人。」

慢慢,短褲被脫到粉紅色的高跟鞋處,宋玉卿擡起頭向我示意讓我給她脫下。

我慢慢伸出手幫她取下掛在高跟鞋處的短褲,透過超薄的肉色絲襪,我能清晰的看見超薄的肉色絲襪。

宋玉卿慢慢把一隻白嫩細長的手掌伸向絲襪內,解開系帶黑色內褲,慢慢拉出,這樣的場合我開啓了連拍模式。

拉近鏡頭,不放過一個鏡頭,黑色內褲的離開,超薄肉色絲襪內,騷穴旁邊的黑色農毛清晰的出現我眼中和相機裏面,成爲一張張絕美的圖像。

「腿翹直一點。」

「對,就這樣別動。」

「漂亮……完美。」

宋玉卿也開始享受這樣的場景,這樣的事情,刺激著她,騷穴內也慢慢溢出晶瑩的液體。

「下來,我們在車外拍一點。」

「你雙手靠在車窗上,屁股翹一點。」

「對,就這樣,別動。」

「再翹一點,對,再翹一點,好,別動。」

我咽了咽唾沫,繼續拍:「雙腿繃直……」

這個姿勢,這樣的角度,能完美的拍攝她的完美身材,肥嫩的美臀被絲襪包裹,絲襪的的褲線也能清晰的看見。

就這樣慢慢拍攝,嘗試了十幾種拍攝姿勢,我終于忍不住,打開車門把手機丟進去,就解開褲子,抱著還撅著屁股的她,在騷穴處扯開絲襪,造成一個小洞,挺著大雞吧直接操進去。

騷穴的包裹讓我的大雞吧得到了滿足,爽的我讓我忘記一切,腦海中隻有一個聲音,那就是操死身下的這個女人,操爛包裹大雞巴的騷穴。

然而宋玉卿沒有任何準備遭受到了大雞吧的侵犯,有些肉疼的伸出手往後拉著我的撫摸她臀部的的手。

「啊啊啊啊……老公……別這樣……疼……別這麼深……」

「啪……」我一巴掌重重的拍向那被肉色絲襪包裹的豐滿翹臀,臀浪一層接一層。

受到襲擊的宋玉卿開始搖晃臀部,騷穴也用力夾緊我的大雞吧,爽的我不要不要的,龜頭受到了騷穴肉的不斷刺激。

「誰特碼是你老公,老子是一個路人,你這賤貨,開車停在路邊居然脫光褲子和內褲,隻留下一條絲襪,是不是想要別人操你?阿?是不是想要大雞巴狠狠的操你?你這賤貨,老子就滿足你,大雞巴操的你爽不爽?」

宋玉卿知道我想要玩什麼遊戲,立刻應付:「不要阿……不要操……你這混蛋……快點拔出去……我不要……」

「阿……老公……老公救救我……我……我被人……被人強奸了。」

「老公………老公……我……人家……人家對不起你……」

對于這樣的強奸遊戲,我變得更加興奮,速度也越來越快,不斷的抽插。

「啪……啪……啪……」連著重重的拍打三巴掌她的肉臀。

每一次拍打宋玉卿的肉臀,她都會受到刺激,肉臀會不斷的搖晃,也會用力的夾緊我的大雞吧,讓我爽的不要不要的。

「你這騷貨,是不是經常給你老公戴綠帽?阿?啪……你這騷貨還不說話……啪……我打死你。」我一邊在她後面不斷操,不斷用遊戲話語刺激她。

宋玉卿顯然也對這樣的遊戲興奮到頂點:「沒……沒有……人家……人家和老公……老公關系很好……阿……啊……不要這麼用力……太……太深了……」

啪……

「不要……不要打人家屁股……人家……阿……啊……太深了……要操死了……要死了……」

啪……

「你這騷貨,爽不爽?我操的你爽不爽?有沒有你老公操的爽?我大雞巴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

宋玉卿:「不……不要……不要這樣……不要提……不要提我……提我老公……阿阿阿……好爽……爽上天了……啊啊啊啊……又來了……不要……不要這麼頻繁……我……我受不了……」

我用手死死地抓著宋玉卿的大肥屁股,不斷的抽插,不斷用力操進她的花心處,讓她直呼受不了。

這樣的環境,這樣的場景,這樣的對話,讓我感覺真的很刺激,刺激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隻能不斷的用語言刺激宋玉卿,幹她,操她。

「你老公叫什麼名字?不說的話我就不操你了。」

速度越來越快,宋玉卿忍不住用著鼻音媚叫,穿著粉紅色細高跟的絲襪美腿使勁夾緊,騷穴也用力夾緊我的大雞吧,腳尖踮起,崛起的屁股幅度更大,好像是想要尋求更大的刺激,這樣的動作簡直騷的不行。

我一直手扶著絲襪美臀,一隻手玩弄她的絲襪大腿,不斷的撫摸,絲襪的刺激是我所追求的,不斷的刺激我的手心,刺激我的大腦,刺激我的大雞巴。

「不要……你這壞蛋……不要停……我老公……啊啊啊……太爽了……啊啊啊……」

啪……

「不要……不要打人家屁股……那是我老公最愛的地方……你這壞蛋……」

「啪……」又是一巴掌。

「快說,你這騷貨。」

「不要打……啊……啊啊啊…爽上天了……人家…人家老公是楚天……是……是楚式集團……的……的少東家……啊啊啊啊……好爽……」

啪……

這樣的刺激,我忍不住再一次用手重重的拍打她的美臀,打的宋玉卿屁股不斷顫抖,臀浪也不斷的疊起。

「啊啊啊啊啊……我要……我要死了……壞蛋……流氓……你把……你把我……把我玩壞了……回去……回去怎麼……怎麼跟我……跟我老公交差……」 宋玉卿結結巴巴的呻吟道。

宋玉卿不斷的搖晃那讓百分之九十女人羨慕的美臀,我的手撫摸那絲襪包裹的肉臀,那柔軟順滑的感覺刺激著我狂暴的內心,手微微用力抓了抓那肉臀,宋玉卿搖晃絲襪美臀的速度反而越快,仿佛要躲避我的手一樣。

用著鼻音說道:「不要……不要抓……人家……人家老公……最愛……最愛的肉臀……你卻這麼心狠……」

宋玉卿這樣的代入角色,言語上表達出來那種含羞帶臊的騷樣,讓我也滿足在這裏面。

「你這騷貨,我要操你死,在這野外操死你,讓其他路過的男人奸你的屍。」

「不要這樣,我……我害怕……不要……不要這樣對我……你已經……你已經得到我的身體……不要……不要操死我……老公……我……我不要玩了……不要玩了……嗚嗚嗚……老公……不要……不要這樣對我……我錯……啊啊啊……我錯了……不要這樣對我……」

好像剛才的話語把宋玉卿這女人給嚇住了,帶著嚴重的反抗和哭腔,我的大雞巴仿佛隨時都要被她反抗出她肉體,我兩隻手牢牢的拽住她的細腰。

我知道這個時候不安慰她可能要出事,慢慢緩解放慢速度在她耳邊巧巧說道:「怎麼了?剛才嚇住你了?開玩笑的,別當真,你可是我的女人,我的乖老婆。」

宋玉卿偏過頭,看著背後的我,我能看見她的眼眶已經變紅了,眼眶的妝也花了。

宋玉卿委屈的咬著鮮紅嘴唇點點頭,用著哭腔輕生說道:「老公……老公我害怕……你……啊啊啊……不要……不要這樣……你……你嚇著我了……」

此刻的宋玉卿絕不是玩情趣遊戲所故作害怕,以我對她的了解,這女人極度缺乏安全感,這樣的遊戲話語,讓她胡思亂想,以爲我真的會這樣做。

她現在的這幅表情就想是一個受傷的小貓一樣,讓人産生保護感。

我抽出大雞吧,把她抱著向著我,親吻她的小嘴說道:「寶貝,對不起,老公嚇著你了。」

宋玉卿愣了幾秒後點點頭,整個人都軟到在我身上。

「別亂想,你可是我的女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僅次于我媽媽,你們兩人都是我這輩子的榮幸,我會好好保護你們,以後我們不玩強奸遊戲了,別哭了好吧,聽話,你可是我的乖老婆,以後我們玩其他遊戲,這個遊戲我們從此不玩了,行嗎?你要相信老公會愛你一輩子,會照顧你,保護你,寵愛你一輩子,這是我對你的愛,也是我對你的責任。」

宋玉卿含著淚像個小姑娘一樣不斷點頭,沒有任何一個女人不喜歡愛人的甜言蜜語,尤其是這樣環境下的甜言蜜語,讓她的內心得到了蜂糖版的甜蜜感。

經過這樣的一番事情,我對于宋玉卿這女人的愛更深,更重。

「老公,你答應我以後不玩強奸遊戲,那我們今晚就好好的放縱一次吧,我不知道以後能不能接受,但今晚,我爲你接受。」

聽著宋玉卿的話,我本來想要拒絕的,但看見她臉龐上堅定的表情,我答應她,隨後我們再一次在野外玩起了強奸遊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