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公寓樓(1~5)

看著楚天正在脫衣服,宋玉卿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也伸出手想要脫下自己身上礙事的東西。

「別脫,我就要讓你穿著衣服,絲襪,高跟讓我好好的操你…」

楚天抓住她的手,把大雞吧放在她的絲襪大腿上不斷摩擦,那種感覺就像是爆炸一樣。

「好噁心……」看著那大雞巴正在自己腿上摩擦,宋玉卿憋過紅彤彤的臉,害羞的嬌嗔。

白絲,如果配上好的擁有者,那這雙腿對於男人的誘惑可比黑絲強上一百倍。

然而,宋玉卿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的這雙腿,對於楚天的暴擊,那可是上億來算。

跪在宋玉卿雙腿之中,用粗糙的手扒開她的美腿,一遍看著害羞的她,整個腦袋一步一步慢慢的伸向她的騷穴處。

「恩……恩……」

楚天都還沒有舔那性感美麗的絲襪嫩逼,宋玉卿就開始呻吟起來,雙腿緊繃。

看著她的這模樣,楚天還想要讓她更騷,用著言語調戲著。

「寶貝小卿兒,老公要吃你的絲襪嫩逼,你給老公吃嗎?」

「恩……恩……恩……討厭……人家……人家比你大那麼多……怎麼……怎麼能叫人家……人家小卿兒……」

別的不用說,就這模樣和害羞的話語,給楚天的刺激比田靜母女多上許多,極品熟女就是極品熟女,和其他的風味完全不一樣,田靜和宋玉卿的差別還是很大。

「阿……阿……不……不要阿……」

楚天只是輕輕的用著嘴唇在她的絲襪嫩逼上面觸碰一下,宋玉卿整個人就受不了,雙手緊緊的抓住楚天的頭往後拽,雙腿用力夾緊他的腰部,不讓他再進行下一步。

這樣的動作,讓她整個人都陷入沙發中,胸前的巨乳更加凸顯,那種美感無語能比。

楚天笑著用力捏了捏那軟嫩嫩的肥碩乳球,柔軟的感覺讓他欲仙欲死,粉紅色乳頭早已硬了起來,美乳上面也沒有黑暈,異常的美麗:「怎麼樣,是不是我的小卿兒,是不是我的乖女兒,做不做我的女人。」

宋玉卿這樣的曠世熟婦哪裡經歷過這樣的調教和刺激,早就已經受不了,但現在她還在用最後的意志在堅持,雙嘴緊閉,上齒努力的咬著下唇,努力的抗拒著。

「不要……不要……不要捏阿……呀……要……要破了……」

「乖卿兒,你的屁股又肥又大,而且又穿著老公最喜歡的絲襪高跟,是不是早在走廊上等著我來操你?你這欠操的騷貨。」

「不……不是……不是的……卿兒……卿兒……不是騷貨……」

看著身下的熟婦慢慢沈淪,楚天也有些按捺不住,慢慢伸出手拍打她那又肥又大的絲襪美臀。

「啊啊……好疼啦……別那麼使勁打人家的屁股。」

「不打卿兒的屁股也可以,不過呢,卿兒你準備用什麼來代替呢?」

宋玉卿再一次沈默的閉上了嘴巴,整個房間內只有她的呻吟聲。

看著不太聽話的宋玉卿,楚天再一次拍打她的美臀。

「呀……不要……不要……疼……疼……不要打了……人家……你……你是人家……人家的爸爸……是人家的主人……是人家的老公……快……快點……親親卿兒的絲襪騷穴……」

聞言之後,楚天滿意的笑著,低著頭看著那雙性感白晶晶的白絲,宋玉卿的襠部早已濕潤無比,絲襪已經被她的淫水弄的完全透明。

淫水居然還帶著一絲黃瓜的清香味,吸引著楚天。

楚天慢慢把頭湊了過去,他扒開宋玉卿肥大的肉臀,伸出舌頭在那無比濕滑隔著性感白絲在她那肥美騷穴上不斷舔舐。

舌頭拼命舔吸著,宋玉卿下麵的淫水味道鹹鹹的:「啊……好舒服……爸爸……老公……在吃卿兒下麵……阿……要……要融化掉了……」

嬌媚的嗓音仿佛哭泣似的哼著,雙手不斷用力抱緊楚天的埋入她雙腿之中的頭。

因為坐姿陷入沙發之中,穿著性感白絲的性感雙腿不斷在楚天臉上蹭著,兩邊大腿內側的絲襪柔順感讓他難以自拔,像是一個饑渴難耐的人似的大張開嘴狠狠地舔吮著宋玉卿的肥美騷穴,那粘稠鮮鹹的鮑魚濃汁源源不斷的流出來:「嗯嗯……主人……老公……卿兒受不了了……操人家吧……人家的小穴好癢……被你舔了好難受……你快操操卿兒,操操你的性感母狗奴隸吧……快……快操你的性感熟婦女兒…………」

宋玉卿終於徹底淪陷,緊閉著雙眸狂亂的嬌聲

看著宋玉卿迷亂的樣子,一種一樣的佔有欲在他心裡升起一股暴虐的氣息,他站起身來,掄圓了巴掌在宋玉卿肥美的大肉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啪!」

「阿……」

一聲脆響,宋玉卿的鼻腔裡發出一聲又爽又疼的呻吟。他褪下褲子,將他那巨大的大雞巴扶槍對準宋玉卿那性感騷穴,連絲襪都沒有撕,直接將龜頭伸向宋玉卿那騷穴口處,絲襪慢慢跟著龜頭的進攻一起進入宋玉卿的體內。:「啊……老公……狠狠操母狗啦……卿兒是你的……快愛愛女兒!」

宋玉卿興奮的幾乎有些狂亂起來。

不愧是極品熟女啊!

楚天深吸了口氣,將胯下漲挺著的雞巴狠狠操進宋玉卿的騷穴中!

這樣的騷熟女越粗暴越能讓她有種被征服的快感!:「啊啊啊啊……」

手也不斷的拍到著她的性感絲襪美臀,整個房間內充斥著糜爛的性感聲。

他像打樁機一般有節奏的一下一下的狠狠撞擊著宋玉卿的絲襪肥臀。

每次陰莖抽插時,宋玉卿那層層疊疊的陰道折都像一串小嘴般不停的吮吸著他的大雞吧,這才操了沒多久,楚天就感覺到了想要射精的感覺。

宋玉卿給他帶來的滋味真是無語能比,至少目前為止比田靜母女給的還要多。

宋玉卿那被絲襪包裹著大屁股被他撞的不停地抖動,被絲襪包裹的性感翹臀就像是水球一樣不斷的搖晃搖擺,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看著這撩人的臀浪!兩片肥厚的小陰唇隨著他的抽插被帶的一張一合!:「啊啊啊……老公你好厲害……插得好深!卿兒好舒服啦!」

「嗯!嗯!對……就這樣!用力地操卿兒呀!」

「啊?不要打女兒的大屁股啦……好痛……啊啊……輕一點啦……」

楚天一邊操著宋玉卿的騷穴,一邊看著宋玉卿那肥美性感,被白色絲襪包裹的,隨著抽插顫動的美臀,忍不住興奮的伸手在宋玉卿的大屁股上拍起來。只聽清脆的「啪,啪」聲不絕於耳。

不多久,宋玉卿原本雪白肥膩的大屁股就變得粉紅粉紅,一浪接著一浪的臀肉在他眼前不斷的晃動著。看著讓人恨不得在上面狠狠咬上一大口!

連續的用力抽插和剛才宋玉卿屁股的刺激,讓宋玉卿已經徹底陷入瘋狂,那一聲聲淫賤淒厲的叫床聲,不是親眼所見根本想像不到會是平時那個看起來溫柔賢淑,身居高位,高傲美人一般的宋玉卿所發出來的!

可能是這幾天跟著田靜母女各種放蕩淫亂的做愛,又加上宋玉卿這尤物給他帶來的刺激,讓他爽到天上去,這一次射精的欲望越來越強。

視線目不轉睛的放在宋玉卿的美臀上和美腿上,那雙性感的尖頭高跟鞋在她的腳腕處掛著,隨著抽插不斷的擺動。

越來越快的抽插下,宋玉卿就像被宰殺的母豬一般,扯著嗓子嬌生的叫起來,他的龜頭只覺得一股溫熱的水流,從宋玉卿的花房中湧出,沖洗著他的龜頭。隨著他一抽一插,帶出來一浪浪的清亮粘液!

「老公……爸爸……主人……人……人家……人家泄了……不……不要……不要了……」

隨著宋玉卿的高潮,她的哭泣聲刺激著楚天,速度越來越快。

楚天也能感覺到他的高潮也快要接近,宋玉卿高潮過後上半身無力的趴在沙發上,可是他還沒有到高潮,所以他依然快速的狠狠抽插著那挺得更高的肥美絲襪肉穴。

宋玉卿全身的嫩肉都被他撞的一顫一顫的。

嘶啞的嗓音被他操的不停的直顫!:「爸爸……啊啊……你……好厲害……女兒下麵都被你玩壞了……慢點慢點啦……老婆的屁股好痛啦……」

在宋玉卿叫聲軟語的求饒下,他的大雞巴只覺得一緊,但沒有扯出來,速度越來越快,他就是想要射入性感熟婦宋玉卿的騷穴當中,徹底的征服這個給他帶來上天刺激的少婦。

「啊,啊……爸爸……爸爸……爸爸把人家內射了……老公……我……我愛你……」

「啊……啊……好燙……好燙……好……好舒服……」

宋玉卿待我內射之後,一下子抱著他,癱軟在他身上,下體淅淅瀝瀝的流出陰道裡的淫水和精液,絲襪已經濕的不成樣。

宋玉卿滿足了,倆人休息了十幾分鐘後,宋玉卿才擡起頭來,整個人癱軟在他身上,手在楚天胸口處不斷畫著圈圈,整個人魅惑極了,嬌羞的問道:「老公……老婆……老婆……是不是很淫蕩……你……你會不會看不起卿兒?」

楚天覺得這種濕潤無比的絲襪沒有了感覺,一邊幫她脫下絲襪,聞言之後親吻她嘴唇後說道:「以後要比這更淫蕩,當然,只能在我面前淫蕩……」

隨後兩人在浴缸內一遍泡澡,一邊品著紅酒,一邊說著情話。

「以後我打算把我們這層的絕色少婦們都操了,都做我的女人,然後把所有房間打通裝修,在定制一張超級大床,以後就一起生活,一起穿著絲襪高跟給我操。」

「恩……老公說什麼卿兒都照做。」

第二章

正在和宋玉卿談笑風生的時候,他們沒有發現,家裡客廳內已經出現一個絕色少婦。

穿著黑色西裝裙,只是很短,短到有些齊逼,纖悉修長的那雙美腿上包裹著性感的黑色絲襪,腳上穿著白色尖頭細高跟鞋,細鞋跟大概有八釐米。

臀部曲線和胸部大的誇張,肥美的翹臀讓人忍不住伸出手前去撫摸。

烏黑的青絲,隨著大大的波浪,耀著高貴的光澤,披灑肩頭。雙眉自然濃重,沒有經過太多修飾,眉形略粗,盡顯英氣狂野,雙目有神,丹鳳眼大得勻稱不誇張,流露媚氣,睫毛翹長,楚楚動人,鼻子十分翹挺,嬌唇豐厚,鮮紅亮眼,下巴尖尖的。

臉上裝扮著白妝紅唇,烈焰色一般的性感紅唇讓人忍不住想要前去親吻。

這少婦輕輕邁著腳步,儘量減輕高跟鞋的聲音,巡視著才經歷過一場性愛大戰的客廳。

客廳內高跟鞋,裙子,胸罩,絲襪,精液,淫水遍佈。

少婦慢慢走向剛剛楚天和宋玉卿大戰的沙發上,看著上面的淫水,慢慢伸出食指,食指蓋上塗上了粉色的指甲油,上面還遍佈著亮晶晶的各色水鑽。

伸出食指占了一點粘粘的精液,慢慢放入性感的紅唇中,仔細的品嘗吸允著,感受那種誘惑人的味道。

這人就是楚天的母親,楚菲雅,一個性感,勾人的尤物。

 曾經剛剛到達青春期的楚天,就把自己的母親楚菲雅當做是自己的性幻想物件,每時每刻都想要操一操這個性感誘人的熟婦。

他在青春期說過最多的話那就是:能夠讓我操楚菲雅,減壽十年我也願意。

為什麼會說楚菲雅勾人呢,那是因為楚菲雅一次偶然發現他電腦硬碟中儲存的AV片和性感寫真照片之後,就準確的直到他的喜好。

從此之後,幾乎每一天都會按照他的喜好來打扮自己,勾引他,但每一次楚菲雅都點到為止,不再進行下一步,上不去下不來的感覺讓楚天很是不爽。

兩人最多只是擁抱和親吻,其他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楚菲雅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坐在另一個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性感的黑絲美腿慢慢的搖晃起來。

拿出手機打開微信,在一個名為家庭群裡面說了一句話:「原來我想錯了,他已經帶了一個女人在家裡幹完去洗澡了,就在客廳沙發上,整個客廳都亂糟糟的,哎,我的好日子什麼時候才能來,什麼時候才能讓兒子跨越倫理操操我。」

隨著這句話,這個群裡面的人都炸了出來。

楚菲菲:「姐,你能不能矜持一點,什麼操都說出來,像話嗎?」

楚菲雅:「有種以後你別讓我兒子操你,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處還留給他的嗎?」

楚菲菲:「……」

張芸:「不像話!」

楚菲雅:「媽……你老人家最沒資格說這句話,他小時候你給他洗澡就幫他口了,你以為我不知道?」

張芸:「……」

白玉芝:「菲雅,趕快去把那天生妖孽收了,受不了叫我,我來幫你。」

楚菲雅:「騷貨,我兒子是我一個人的,他以前可是說要娶我。」

白玉芝:「那女人應該是你兒子女朋友,娶你?咯咯,可能不太現實……」

楚菲雅:「滾……」

甄妍:「那是我乾兒子,他的大雞巴是我的。」

蔣晨:「那也是我乾兒子,什麼你的,全是我的。」

楚菲雅看著這群騷貨在這裡浪談,思緒卻飄到了另一個地方。

對於別人搶先取得自己兒子第一次,她心中很是憤怒和不甘,為什麼取得兒子第一次的女人不是自己,難道欲擒故縱這戲碼玩的太久了嗎?

下定決心之後,纖悉具有美感的手指在手機上敲打著,發出最後一個短信:「晚上我就把他拿下,你們要準備好高跟鞋,絲襪,制服,那天我讓兒子把你們全部叫上,一起把你們這群騷貨操了。」

發出這短消息之後,楚菲雅腦海中幻想著一個個少婦穿著黑絲高跟,撅著屁股等著自己兒子的操,雙腿之中的騷穴處慢慢出現一絲炎熱感。

「楚菲雅,你可真騷,這都能濕!」懊惱的自言自語。

正在這個時候,楚天抱著宋玉卿慢慢從浴室走了出來,兩人赤裸著身體,巨大的雞巴暴露在楚菲雅的視線中,那種雙腿之中的熾熱感更加強勁,都讓她感覺馬上就要高潮一樣。

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那根大雞巴,捨不得任何偏離。

宋玉卿這個時候愣住了,不斷的看向楚天和穩坐在沙發上的楚菲雅,不知道來人是誰。

楚天看著楚菲雅這淫蕩的模樣,早已忘記施展魔法,這可是他的夢中女神,也是他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