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俱樂部之淫妻雪琪的終結

「真遺憾,不過我想她最後一定很興奮!」侍者打開門,我沖了進去,可是,屋子裡沒有屍體,一具赤裸的肉體依然卡在兩塊擋板中間,如果不是看到雪琪熟悉的面容我甚至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她顯然也看到了我,臉上帶著吃驚的神色,塗滿的精油的肉體卻在瞬間如蝦米一般拱起,兩條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住男人的身體,那男人也低吼著,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她子宮深處。

「夥計!你也是來玩的嗎?」男人一臉滿意的從妻子下體抽出肉棒,帶著高潮餘韻的雪琪雙腿保持著叉開的模樣,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從她騷逼裡湧出:「這女人真帶勁!」

「我還是下次吧!」看到雪琪嗔怒的臉,我忙道,卻在此時,男人似乎不盡興,拿起一根粗木棍啵滋一聲插進雪琪騷穴裡。

是司馬芸那個賤女人,後面那段雪琪沒露臉,想是她讓侍者吧處決那個倒楣女人的視頻當做現場轉播給我看了,我恨的牙癢癢的。

休息室裡,白色吊帶短裙的女人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份雜誌翻閱,烏黑的長髮垂在一邊,雅致而不失嫵媚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就連我也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就是那個剛剛和男人玩過3P,是我那個被人肏的魂都要丟了的妻子陸雪琪。

「雪琪!」

「老公,你怎麼今天像個毛頭小夥子一樣,冒冒失失的闖進來肏!你不知道人家有多尷尬嗎!」她眼中的狡黠甚至讓我懷疑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她和司馬芸那騷貨串通好的。

「沒有你『大肉棒老公』幹的爽啊!」我抱住妻子嬌軀,在她耳邊輕道。卻聽她吃吃的笑著道:「人家只是隨口叫叫嘛,怎麼,老公你吃醋了,下次我換種叫法!」說話間,她手中的雜誌落在地上,彩頁上,一個豐滿迷人的女人雙腿分開跪在地上,雪白的脖頸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百分之一心跳」,雜誌的另一半,她雪白的下體和軀幹掛在半空中,漂亮的腦袋插在一根尖刺上。

「看呆了吧!」妻子笑著道:「雪琪今天也差點和她一樣了!」她說著向前翻了一頁:「這個女人也很漂亮的哦,叫雪慕華,和你今天玩的司馬芸一樣也是個老師。我啊,和兩個男人玩之前看了好幾遍她的視頻,實在忍不住才答應的!老公,你不會怪我吧!」

「就你鬼點子多,我捏了捏她的鼻子!」

卻聽她道:「老公,人家還約了『大肉棒老公』,一會你一定要裝作不認識我哦!」休息室門開了,一個穿著白色背心的男人走進來,不是雪琪的「大肉棒老公」又是誰,見我抱著雪琪罵罵咧咧的道:「小騷貨一會不見,就勾搭上其他男人了。」

「誰讓你不操人家呢,這個是我認識的新朋友,讓他一起玩吧!」雪琪說著從我懷裡站起來,掀起裙子,頓時赤裸的下體毫不保留的暴露出來,她那被操了兩個多小時的小穴居然絲毫沒有變形,穴口微微張開向外冒著蜜汁。

「哥們!這小騷貨我一個人還真扛不住!」那人也不膩歪:「一起玩更有趣,嘿嘿!」我剛想推辭,卻被雪琪拉了拉衣角。

休息室裡只有一張沙發,雪琪熟練的趴在上面,母狗一般撅起渾圓的臀部,那人啪的一聲在她翹臀山拍了一巴掌,掀起她雪白的裙子跪在沙發上,肉棒直搗黃龍。雪琪誇張的大聲啊了一聲,卻在同時調皮的向外眨了眨眼,我知她意思,也跪在沙發上,肉棒塞在她嘴巴裡抽送起來。

妻子雪琪剛開始還有作戲的成分,幾分鐘不到就被後面的大肉棒幹出真火來,嘴裡嗚嗚的叫著,屁股一顫一顫的迎合著她的「大肉棒老公」,我也毫不憐惜每一次都直插到底,不一會她便在兩隻肉棒的夾擊下徹底丟了。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和她的「大肉棒老公」也成了不錯的朋友,有空的時候一起玩雪琪和其他女人。轉眼間已經到了每年一度的年會,大廳裡,雪琪一身迷人的露背晚裝如小鳥依人一般挽著我的胳膊,沒人知道,這個看起來高貴典雅的女人其實裡面什麼都沒穿,她淫蕩的蜜壺裡至今依然塞著「大肉棒老公」那天臨走贈送的跳蛋。

「各位嘉賓,各位會員,歡迎大家前來參加王朝俱樂部周年活動!」禮臺上,穿著燕尾服的司儀聲音回蕩在大廳中,作為帝都最大的綜合性娛樂中心,王朝俱樂部除了各式各樣的會員之外,影響力也是驚人的,國家政要,各界有影響的人物都會前來參加周年大慶!

一番致辭之後,幾個重量級人物發言之後那人繼續道:「下面開始每年的重頭戲,雖然連續十年沒有一組會員被抽中,但每年它都備受關注!接下來由佳怡小姐為大家重複一下規則。」

「各位嘉賓,各位會員,根據俱樂部章程121條,每次周年慶將換妻類型會員組號編成彩球,混入十倍數量彩球當中,隨機抽取。有幸被抽到的小組,女性會員參加終極之旅活動,在年會的舞臺上處死,以最璀璨的方式帶給大家一次完美的視覺盛宴,作為補償,他們的丈夫將獲取終身會員資格,五萬點積分,以及各項娛樂一折優惠!」

「老公!」妻子湊到我耳邊道:「便宜都被你們男人占了!」我抓住她的手:「別胡鬧,從去年開始我就為這個擔驚受怕!」

「怕什麼,要是被抽中,你不爽死了!」

「我,捨不得你,小騷貨!」感受到我的擔心,雪琪緊緊的摟住我:「老公,只要你願意,雪琪願意為你去死,只要死的夠風騷,夠淫蕩就行!」

俱樂部老闆從抽獎箱中抽出一個彩球交給司儀,隨著彩球打開,容納幾萬人的大廳瞬間暗了下來,3289,一個熟悉的數字出現在大螢幕上。

「老公!」是我們組!雪琪的聲音微微顫抖,雖然她剛剛滿不在乎,雖然她玩過「十分之一心跳」,但真正這一刻來到的時候本能的恐懼充斥了她的內心,妻子緊緊的挽著我的手臂,而我有種帶著她奪路而逃的衝動。

「不要!」雪琪緊緊的抓住我的手:「逃了不但我要被處死,你也會什麼都得不到!」

十幾年來第一次抽中存在的小組,整個會場沸騰起來,看著雪琪被兩個侍者帶走,一步步的登上舞臺,我的心在下沉,在此刻我才發現,雖然我總是騷貨騷貨的叫她,但在內心深處我是多麼的愛她。

陸雪琪、司馬芸、阿美,習雪……,八個熟悉的身影站在舞臺中央,或端莊秀麗,或風情萬種,作為同一組的會員,她們每個都和我有過合體之緣。

「她們是賢慧的妻子、她們是孝順的兒媳,她們是都市里迷人的白領麗人,在這裡,她們為了追求性的最高境界,化身性與愛的精靈,與愛與不愛的男人交融,用她們的身體讓自己的丈夫得到終極享受。不錯,她們是騷貨,蕩婦,她們人盡可夫,淫賤無比,但不可否認,她們的身上有讓我們無法忽視的閃光點!」司儀陰陽頓挫的聲音充滿了誘惑力:「我很想讓她們說句話,但很可惜她們今天沒有這個權利,今天她們只能用身體來詮釋一切,八位女士,請你們脫下衣服,讓大家看看你們淫賤的身體吧!」

我們這組,八個女人個個是極品,雪琪的風騷嫵媚,司馬芸的波濤洶湧,阿美的豐腴,習雪的可愛,八具環肥燕瘦的肉體出現在舞臺中央。

為了更好的效果,俱樂部煞費苦心的安排了八幕靜態情景劇穿插在年會節目中。

第一幕:誘惑,八個女人穿著各種性感的情趣服飾,或躺或坐,每個姿勢都充滿了無盡的誘惑。我的妻子雪琪穿著一套黑絲的連體絲襪站在中央,手中握著黑色小皮鞭,蜜壺裡赫然插著根轉動的電動陽具。

第二幕:出牆,每個女人都配上一兩個男模,擺著各種性愛姿勢,肉穴裡都插著男模的肉棒。雪琪也穿著粉色的開檔情趣內衣趴在地上,後面和嘴巴裡分別插著男人的肉棒。

……

第六幕:欲望:雪琪和其他女人一樣穿著黑色奴隸幢,撅著性感的屁股,尻穴敞開著對著觀眾。十分鐘內,會員花費10個積分,非會員捐獻10W元就可以上臺玩弄她們的騷穴。

第七幕:淫賤:雙手綁在身後,八個女人分開雙腿跪在地上,擀麵杖粗細的木棍肏在她們騷穴裡,雪白的肚皮上寫著賤貨兩個大字,幾十個男模輪流把肉棒插進她們嘴巴裡抽送。

第八幕:終結:我美麗的妻子雪琪躺在地上,騷穴裡依然插著那代表恥辱的木棍,大腿呈W型分開,雪白的脖頸上掛著個代表她身份的銘牌。

八幕情景劇後,年會達到了最高潮,一個黑色的大橡膠墊抬到舞臺上,八位參加終極之旅的女性將和他們的丈夫加上十幾位會員一起完成最後一次亂交,之後結束她們年輕淫蕩的生命將在這裡結束。

雖然帶著面具,雪琪依然注意到我的存在,朝我調皮的眨了眨眼睛,可她卻選擇了另外兩個男人,亂交遊戲的規則,妻子一般不會和丈夫玩。她雙手分別握著男人的肉棒左右開工,幾下子就把兩根肉棒舔的鋥亮,那兩個男一個分開她雙腿迫不及待的插進她騷穴裡,另外一個插進她嘴巴裡抽送起來。

我的肉棒也被習雪捉住,這妮子平時挺保守的,今天也這麼放的開,含著我肉棒的同時也不忘撅著屁股引導另外一個男人從後面插入,這場盛大的淫宴一開始便進入白熱化,看著妻子被兩個男人這麼搞,我本能的瘋狂的在習雪嘴裡抽送起來,那司馬芸下面被男人肏著也不忘用她兩隻大奶子夾住一個男人的肉棒。風騷的阿美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兩隻肉棒在她尻穴與菊穴同進同出,嘴巴裡卻又被另一隻肉棒塞滿。

兩個男人都在雪琪身體裡射了次之後,她被另一個男人捉住,那人把她抱在懷裡肉棒在她穴裡插了幾十下後,把她雙手反剪起來對準她菊穴肏進去,雪琪菊穴早在大學時就被開發過無數次,今天為了周年慶後和「大肉棒老公」玩3P早早的浣過腸還塗了潤滑劑,這一下登時把肉棒整個吞進去,那人抽了幾下覺得美妙無比,躺下來狠命的抽送起來。

雪琪屁眼裡插著肉棒,身體揚起,一對頗為可觀的乳房上下跳動,更妙的的是她的蜜壺由於身下男人的抽插竟是敞開了露出粉紅的肉洞,蜜汁泉湧般向外冒。這下立有人忍不住,扶著她揚起的腰肢,肉棒插進她蜜壺裡抽送起來。

我在習雪耳邊小聲告訴她想幹她屁眼,這小妮子大概也認出我,轉個個身,挺翹的臀部對著我,在一隻手上吐了口唾液沫在菊門上充當潤滑劑,她的後庭和雪琪一般彈力無窮,我知她每次來這裡之前都會浣腸,大肉棒對著她菊穴插入,習雪開始一陣呼痛,待我動了幾下找到感覺這才浪叫起來。

剛剛被兩個男人射的滿滿的阿美被兩個侍者架到一個小圓臺上,戚阿美,女,29歲,職業:全職太太,會齡,兩年四個月。參加24次亂交,16次性愛派對,累計點中104次,累計與258人次男性會員發生性關係,做愛時間累計1568小時。

螢幕上滾動播放著阿美和男性會員歡愛的各種場景,此時,她已經趴在圓臺上,一個身形壯碩的男人從後面插進她菊穴裡瘋狂的抽送,鐵塔般的身軀壓著她雪白的嬌軀,一對鋼匝般的手掐著她雪白的脖頸,阿美徒勞的張著嘴,性感迷人的身體扭動著帶給身後男人一陣陣銷魂快感,而她的生命也在這一次次的掙扎中逝去。

砰的一聲,肉棒從菊穴裡抽出,阿美的身體落在地上,敞開的尻穴裡,一股股粘稠的愛液噴湧而出——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兩個侍者把她翻過來,讓她兩條雪白的大腿淫蕩的分開,啪的一聲按下快門,這張照片將作為她俱樂部檔案裡的最後一頁——戚阿美,29歲,死亡時間****年**月**日,死亡方式:窒息,死亡原因:當眾處決。

女人們一個個被拉到圓臺上處決,屍體堆成一個誘人的肉堆,當司馬芸脖子歪到一邊的時候,依然在瘋狂的亂交的只剩下習雪和雪琪了,雪琪騎在一個男人身上,雪白臀部上下擺動著,嘴裡含著一根男人的肉棒,兩隻手也分別抓著兩根肉棒套弄著。

見到兩個侍者朝自己走過來,她狠狠的向下一坐,那肉棒齊根沒如她肉穴中,噗嗤噗嗤的把精液盡數射進她身體裡。

「該我了吧!」雪琪拭去嘴角的精液站起來,兩個侍者沒有說話,默默的把她雙手反剪起來,推著她離開橡膠墊。

陸雪琪,女,28歲,職業:帝都藥業財務總監,會齡:一年零五個月。參與35次亂交,16次性愛派對,累計被點58次,累計與589人次男性會員發生性關係,做愛時間累計1054小時,綽號:性愛寶貝,三明治女王。

大螢幕上,妻子雪琪一年多來在俱樂部淫亂的精彩畫面迴圈播放,那個聰明美麗的白領麗人此時已無半點存在的跡象,或許下次人們提到她只會想到她那向外冒著騷水的尻穴,想到她赤裸的肉體,想到她的淫賤與荒唐。根據俱樂部條例,八個女人在俱樂部的各種映射資料在她們死之後都將屬於俱樂部,他們肯定會把男人的臉上打上馬賽克後公開發售。

雪琪的胸脯依然飽滿迷人,玉石般雪白光澤的乳丘上,那一點耀眼的豔紅跳動著,纖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潔白修長的大腿,她是我淫蕩的妻子,她赤裸的嬌軀是讓我欣賞了無數次也不覺得厭倦的珍寶,此時,這具完美的軀體卻讓這裡所有人猥褻,意淫。

她輕輕的低下頭,誘人的肉體擺出一個迷人的姿勢,縱然下體依然向下滴著白色的穢物也讓人驚豔無比。就連臺上兩個即將奪取她生命的男人也短暫的失神,她如初戀的情人般,兩隻晶瑩的手臂樓主一個男人的脖子,腦袋輕輕的湊過去在他耳邊低語著。

兩個男人並沒有像對待其他女人般直接插入她的身體,雙手匝住她的脖子,而是在她的身體熟練的挑逗著,而我的雪琪蹲下去捉住一個男人的肉棒仔細的舔舐起來,從陰囊到肉棒的頂端,直到那二十釐米長的肉棒上佈滿了她亮晶晶的唾液,接著,是另一個。

我的雪琪轉過身,讓那男人從後面抱住她把玩著她一對雪白的玉乳,猙獰的肉棒在她胯下磨蹭著,鮮紅的肉冠頂著她敞開的玉洞,在她粉嫩的蓓蕾研磨著,一股股晶瑩的的愛液落在肉棒上,讓它看起來越發淫靡。

香豔淫蕩的場景通過大螢幕展現在所有來觀禮的嘉賓眼中,雪琪撅起渾圓的屁股,一隻手握住那嚇人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菊穴,竟然是菊穴,沾滿愛液的肉棒順利的突出雪琪的身體,她如一只被射中的小鹿般戰慄起來,男人順勢托起她兩條雪白的美腿,隨著雪白的身體上下顫動,她誘人的菊穴一次次吞吐著肉棒,這樣插了幾十下,另一個男人從前面插進她的肉穴,雪琪雙手緊緊抱住那男人的脖子,兩條渾圓迷人的雙腿夾住男人健壯的腰部。

雪白的肉體被夾在兩個健壯的男人之間,兩隻肉棒在她雙穴裡你進我出,她高高翹起的腦袋,臉上迷人的紅暈,讓我不由的想起第一次見到她在學校後面樹林裡和兩個男生淫亂的情景,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充斥了我的內心。

雪琪,我喃喃的道,往事一幕幕在腦海裡重播,我們一起快樂,苦惱,爭執,她的淫亂一次次讓我揪心的疼痛,就要結束了嗎。

她呢喃著,雪白的大腿在雙棍的配合著不自覺的顫抖著,一隻手從後面掐住她雪白的脖頸,扼住她的喉嚨,一點點收緊,她的身體瘋狂的扭動著,掙扎著,尖利的指甲在男人身上劃出觸目驚醒的血印。插著她肉穴的男人抽出肉棒,轉到他們身後代替那只手狠狠的扼住她修長的脖頸。

胸前一對玉乳顫抖著,菊穴裡被一根二十釐米長的肉棒充滿,男人托住她兩條大腿讓她敞開的尻穴直面眾人,菊穴被幹的瘙癢,窒息的快感,雪琪如怒海裡一頁小舟,敞開的尻穴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瘋狂的向外冒著愛液。

不,不,我心中默念著,可我的雪琪還是走到了她最後的一刻,雪白的肚皮收縮著,兩條渾圓的大腿反射性的繃緊伸開,一股晶瑩的水箭從她誘人的蜜壺裡噴出,她迷人的肉體如過電一般猛地一顫,然後就像松了發條一般軟軟的躺在男人懷裡。

男人抽出插在她菊穴裡的肉棒,一股清澈的尿液淅淅瀝瀝的從她下體淌出,雪琪的身體依然迷人,可那本來明亮的瞳孔中卻永遠失去了光彩。

陸雪琪,28歲,會員編號:24435,死亡時間****年**月**日,死亡方式:窒息,死亡原因:當眾處決。我的雪琪靜靜的躺在地上,美麗的腦袋崴在一邊,兩條雪白的大腿無力的張開,尻穴裡慣性的作用下依然向外冒著愛液,由於她出色的表現,侍者把俱樂部獎賞的黃金棍插進她向外冒著淫水的尻穴裡,耀眼的閃光燈過後,這一刻被永遠的記錄下來。後來,這張照片不止出現在雪琪的檔案裡,更出現在俱樂部不少宣傳材料裡。

她的屍體並沒有被馬上摞到屍堆上,而是放在圓臺邊上讓人觀賞,剛剛被男人射進身體裡的習雪最後一個被押上來,路過雪琪屍體時,她故意的在插在後者肉穴裡的黃金棍上踢了一腳,那東西深入宮頸深處,頓時擠出不少白色的泡沫。我們這組的女人中,習雪最小,平時玩起來也最保守,我隱隱感覺到她似乎對我意思,卻沒想到她對雪琪醋意這麼大。

兩個劊子手沒有急於處決她,一個躺倒在地上,習雪屁眼對準那人大肉棒坐下,另一個男人把肉棒插進她嘴巴裡抽送。習雪雪白的臀部上下擺動,菊穴吞吐著肉棒,腸液順著那猙獰的肉棒淌下,肉穴裡更是汨汨的向外冒著愛液。

那人從習雪嘴巴裡抽出肉棒,拿出一根繩子勒住她雪白的脖頸,而她身下的男人托起她雪白的屁股抽送起來,她胸前兩隻雪白的乳房跳動著,騷穴裡愛液止不住的向外冒。不一會身子便繃緊了抽搐起來,兩條大腿胡亂的掙扎著,雙手瘋狂的插進自己小穴裡。

她最後的瘋狂並沒有堅持多久,那男人手中稍一加勁,繩子深深的陷進她雪白的脖頸中,她迷人的肉體立時開始打著哆嗦,兩隻眼睛睜的老大,顫了幾顫登時斷了氣。

劊子手抽出肉棒,把她斷了氣扔到雪琪旁邊,兩個女人一樣雙腿淫蕩的叉開呈W狀,唯一不同的是,雪琪下面插著根金色的棍子,而習雪敞開的肉穴仍在汨汨的向外冒著騷水。

給兩個女人幾個特寫之後,她們的屍體也和剩下的女人堆在一起,僅僅兩個小時,八個千嬌百媚的女人便成了一堆性感的美肉,王朝俱樂部老闆和幾個大人物在屍堆前合影留念之後,幾個侍者用小車把她們運到後臺。在那裡,雪琪雪白的肉體和其他女人一起被擺成各種淫蕩的姿勢拍了一套寫真。

王朝俱樂部門口左右兩側,八具雪白的肉體對稱排列,她們雙腿呈W型張開,一根根粗木棍肏著她們菊穴裡支撐著她們的身體。「賤貨陸雪琪」我癡癡的看著雪琪肚皮上鮮紅的大字,她敞開的蜜壺裡插著一根木棍,木棍的下端掛著的彩帶上寫著:「歡迎您的光臨」。

雪琪迷人的身體就這樣以這種恥辱的方式肏在王朝俱樂部門口整整一天,來往的人都要對它們這些「賤貨」品評一翻。

我不知道雪琪的屍體最後怎麼被處理,她好像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了一般,幾年之後,俱樂部發行了一套圖片中我找到了雪琪的影子——一個身體被烤成金黃色的女人靜靜的趴在盤子中,她的容貌依稀就是雪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