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護士女兒

他忍不住把雪倩抱起來,叉開雙腿,把她放在他兩腿中間,坐在堅硬筆直的雞巴上,嘴裡說著:來,讓爹地給你示範一下應該怎麼用。一邊抱著她小小的身體,在他的雞巴上滑動,一邊在心裡祈禱這個見鬼的藥能像它的廣告說的那樣好,讓人在醒來之後忘記之前發生的一切。

“哦………”他忍不住呻吟出聲。雪倩小小的身體來回的滑動著,軟軟的陰戶熱呼呼的緊貼著他堅硬的雞巴,他甚至能透過那薄薄的泳衣感覺到肉唇上軟軟的褶層。不自覺的,他抱住雪倩的手開始加快,屁股也開始向上五俯投地的支持,希望能帶給自己更大的快感。

他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這時的他,時間是沒有意義的。最後,是雪倩的嬌吟聲喚回了他的神智。

“好了,你該睡覺了。”他放開手,故意說。i“不,不要,”雪倩緊緊抱住他的胳臂,快要哭了出來:人家還想要你幫他按摩。”

“爹地,”雪倩現在已經完全被藥效給控制了,她大大的眼睛裡充滿了顯而易見的欲望,以至於現在的雪倩看起來甚至像一個成熟的少婦,“哦………”她呻吟著,聲音裡流露出哭音:他感覺好熱,爹地,幫我………”她開始哭泣。

他沙啞著嗓子,說:寶貝,你可以不必去睡覺,只要你吻我,並且做我說的任何事。

她停止了哭泣。

他以自己也不能相信的速度脫去了她的比基尼泳衣,然後把手放在她美麗的小屁股上,“別動,”他饑渴的說,讓她坐在浴池的邊上,分開她的雙腿,跪下來,以一種膜拜的眼光看著她光禿禿的陰戶。

啊!這是多麼完美的陰戶,粉紅色的肌膚上沒有一根礙眼的黑毛,隆起的陰壑是那麼的恰到好處,小小的肉縫緊閉著,而且,天哪,從那緊閉的肉縫裡正向外流出一些粘液,他可以拿他的祖先發誓,那是雪倩的淫水。啊,主啊,我他感謝你,讓我看到這樣美麗的場面。

他緩緩的把鼻子湊過去,聞到一股香甜的滋味,忍不住輕輕的吻了上去。抬起頭,他吻上了他的寶貝。他在她的嘴裡翻滾著他的舌頭,把剛從她的陰戶吸來的淫水反哺進她的嘴裡,並且讓她照著做。他轉過頭,從鏡子裡看著這個淫蕩的畫面。現在,終於到最後一步了。他輕輕的按摩著雪倩緊閉的陰戶,她開始呻吟:爹地,我感覺好舒服。他站起來,把一些油塗在他的雞巴上,我的寶貝,他抱起她,讓她趴在鏡子上,爹地會讓你更舒服的。

他把雞巴放進她的兩腿之間,五俯投地的支持在軟軟的肉縫上開始滑動。雪倩扶著鏡子,看著鏡子裡他的動作,她不見得瞭解他所做的一切,可是每分鐘她都在享受。他閉上眼睛,感受著她的陰戶,他從來沒感到過這樣柔軟的東西,還緊緊的包裹在他的雞巴上。睜開了眼,他看見雪倩滿面通紅,努力的呼吸,而且,正本能的搖動她可愛的屁股。

他看著鏡子裡雪倩迷蒙的眼睛,輕聲說:我的寶貝,我將要讓你有更好的感覺,你想要嗎?你想要感覺到更好的東西嗎?

“是的爹地。”她說:我愛你。告訴我,我該做什麼?我不想去睡覺,我想要更好的感覺。”這十五歲的小女孩正在開始享受她的爸爸的姦淫。他拿出嬰兒油,塗抹在她緊閉的陰戶和他那堅硬的雞巴上,開始緩緩的在她的肉縫上滑動了。每次他的雞巴從陰戶滑到屁眼,再滑回來時,她都會發出呻吟。

他湊到她耳朵邊上輕聲問道:感覺到了嗎?我的寶貝,你正在變得溫暖。

”輕吐一口氣,他繼續說:你讓爸爸感覺好舒服啊,讓他們就這樣玩一晚上吧!”她沒有說話,可是兩腿開始不自覺的夾緊,屁股也開始左右扭動。

他把雪倩抱上床,叫她閉上眼睛,她聽話的閉上那迷人的大眼睛。他把整瓶嬰兒油倒在她的陰戶上,按摩著她柔軟的褶唇,和裡面那顆小小的陰蒂。她開始輕聲呻吟,他沒有浪費精神去安慰她,因為他知道她是因為極樂而呻吟。

“寶貝,”他叫著她:你看好了,我將進入你,而這將帶給你更快樂的感覺。”他站起來,把她放在床邊,把她的兩條修長的美腿放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讓他的雞巴接觸她年輕的陰戶。他看著他巨大的龜頭被她的肉唇包住,逐漸的消失在她的陰戶裡,雪倩的呼吸再次緊張起來。

他沒想要穿破她的處女膜,但是他確實想要姦淫她。因此他緩緩的推進,直到感覺到一層薄膜阻住了他的去路,他知道,那就是她的處女膜了。他拔出勃起的雞巴,又再度插回去,開始姦淫他的小女孩兒。

隨著他的插入拔出,雪倩的兩腿沒有力氣再放在他的肩上,因為他的每一次插入而顫抖。“啊………啊,爹地!我………我感覺………啊………好舒服………啊………。”她呻吟的說。

他抱起她放在鏡子前面,再度從背後用雞巴貫穿她的身體,讓她親眼看著這一幅淫糜的畫面。她的臉頰變得通紅的,滿臉都是淫蕩的表情。他抱著她的屁股,插入、拔出,插入、拔出………她彎起腰,無力的趴在地上,只有正在被他幹著的屁股是翹起的,就像一隻小母狗一樣,呻吟、呼吸,就像他要她做的那樣。

他在雪倩的耳朵邊說:雪倩,他愛你,他想要你享受這所有的一切。”她搖擺著她的屁股,小小的陰戶纏夾著他的雞巴,呻吟著說:啊!爹地………它是………這麼的堅硬………啊………我………好………好舒服………”

聽著她的話,他感覺快要爆發了,他緊抱著她的屁股,像從沒有姦淫過女孩子那樣拼命的姦淫她。不知不覺中,他穿過了那層薄薄的肉膜,緊緊的五俯投地的支持在陰道的最深處,肉體的碰撞聲迴響在房間裡。

“哦,我的小寶貝,”他也大叫了起來:我要來了!我要來了!”伴隨著最後的節奏,他開始在他的女兒的身體裡吐出他的精華,他緊緊的五俯投地的支持進她的陰道深處,粗壯的雞巴把熾熱的精液全都封鎖在她的體內。他射了,在生活中,他從未嘗到過如此熾烈的高潮。z5L在擠完最後一滴精液後,他無力的躺在地上,把雪倩抱到他的身上,充滿愛意的看著她高潮過後的嬌容,微笑的說:寶貝,他告訴過你今晚將要有一些有趣的事。”

她也看著他,眼裡充滿了高潮後的滿足和愛:爹地,我愛你,我希望能永遠和你在一起。”說完,耗盡了精力的她很快的沉入了睡眠。

看著趴在他身上沉睡的女兒,他開始計畫著,什麼時候再找個機會享樂一番了。

從此,父女倆只要家裡沒人就開始這種歡樂的遊戲。

那是2000年的一個夏天的一個週末,那時十八歲的丁雪倩還在護士學校上學,媽媽對她們姐妹說:“趁你們放暑假,我帶你們出去玩幾天。”雪倩的兩個妹妹當然高興了,當問到丁雪倩時,她的心裡她陡然一動,藉口說天太熱,自己還有些功課沒做就不去了。

晚上,他和父親開車把母親與妹妹送上了火車,她扭頭看向父親,立即就從那雙眼裡看到那股熟悉而有親切的欲火。兩人會心地一笑離開火車站,一上車倆人就忘情地狂吻了起來,這一吻吻的個丁思宇是欲火高漲,恨不得立即把女兒剝光了,把自己的肉棒立刻查進去。

“不………不………行,爸……………這是在火車站,會被………人看見的。”雪倩嬌喘著推開了爸爸,臉紅紅的,真是讓人見了及憐又愛呀,這時丁思宇真想一口把她吞下去。

父女倆這時才恢復了理智,開車飛快地往家賓士,一進家門,丁思宇就抱住了女兒,狂熱地吻著,邊吻邊脫女兒的衣服。這時的雪倩,開始大獻殷勤,不但不拒絕父親的愛撫,反而更是投懷送抱,以獲父親的心,真是一個性感的尤物啊,如不是這樣,丁思宇怎麼會這麼容易地就得到了她呢。如此這樣,兩人狂吻了片刻,丁思宇已是心脈加快跳動,呼吸也急促,忙說道:“寶貝!現在家裡就我們倆了,現在已是我們倆人的天下了,你還顧忌什麼,我………可要………”

說著他便毫不客氣的將雪倩的內外衣脫下,自己也僅剩一條內褲。

他繼續將她擁在懷,盡情的愛撫,她那柔若無骨的玉手,也在撫摸著他的雞巴,在套送著。

“唔!好舒服………”

“呀!太美了………真的………”

“寶貝!我也是………”

“嘻!哈哈………”

雪倩面頰開始泛紅,呼吸開始急促,慢慢地開始呻吟。

“啊………啊………好………好我………受不了了,爸快快………放………進去,快我………的好………老公………“親老公!放進去,好嗎?”怎個不好,天天放在裡面不拔出來是最好,丁思宇忙將她剩下唯一的三角褲,奶罩脫掉,自己也將內褲脫去她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紅霞遍佈,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膚,細細的小腰,又圓又大的臀部。那紅紅的蛋臉,又豔又媚又嬌。

那高挺的麵包,就像在成功嶺上受訓所吃的麵包似的。那小小的乳頭,又紅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

那平滑的小腹,如同還未破開的豆花一樣。那修長的大腿,讓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

尤其大腿根處,那動口一張一合,浪晶晶,誘人極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見了,都想先上馬為快。

他撥開了她那雙修長纖細的的玉腿,啊!那深不見底的神秘之淵,是那麼可愛,那麼令人神往,那麼令人心跳加快………他用手撥開那兩片動口的小丘,啊!紅紅的,小小的,圓圓的,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

他那八寸長肉棒已是堅硬無比,他一挺身,那肉棒如同猛張飛的丈八舌矛槍一樣“撲哧”一聲便插入了十八歲女兒的體內。

雪倩“啊”的一聲,隨後雙手緊緊地抱著父親,雙腿也死死地夾主父親的臀部,好象害怕父親離開他似的。

這時的他伏在她身上,按兵不動,享受這一吸一允的滋味,父親的雞巴被雪倩這樣一吸一吮,興奮的有點出精的趨勢,馬上猛吸了一口氣,將雞巴拔了出來,抑制陽精出來。

“啊爸……爸!你怎麼…拔出來…這會要我……的命,快…插……進去”

“好一個淫婦!”他起先由慢………變快………再快………像暴風雨似的………雪倩亦不甘示弱,雙腿下彎,支撐著屁股,抬臀迎股,又搖又擺,上下配合著他的抽插。同時口裡浪叫著,令他發狂。

“啊………好………爸爸………好………哥哥………好老公………好美………喔…對………插的真好………喜………你………真行………這一插………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搖的好嗎………插呀………插到底………插到我花心去………甚至插進我肚去都行………啊………唔………美死了………美………”。

沒一會,她已出精了,將一股火熱的陰精直往他的龜頭上澆,澆的丁思宇舒服的差點背過氣去。

雖然她已出精了,但是更加具有浪勁。

只見她更加浪,他也更加瘋狂的抽送。

“蔔滋!蔔滋!“這是他倆又大戰了三百回合。

“嗯………哼………啊………喔………”也沒多久,他的陽關一陣衝動,已快支援不住。

“我………快射精了………我………”

“不行!你不能射………你不要………”她惶恐的叫著。

“不行!我忍不住………我………出來了………”

他只感到腰身一緊、一麻,一股火熱的陽精,全數射在十八歲女兒的子宮內,花心裡去。

她緊抱著他,怕失去他似的。

但是他卻是金槍不倒,雖然射了精,大雞巴仍像鐵柱子一般,硬硬地湊在那又緊又溫又暖的子宮內,享受射精後的快感。

“老公!繼續抽送好嗎?我可難受極了,拜託!“雪倩淫心正熾,浪聲的說:“這樣好了,讓我的大雞巴歇會兒………我用手來替你解解渴吧!”

他話一說完,爬起來就坐在她的身邊,左手摟抱著她,右手按在她的陰戶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進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來,中指也在陰核上撫弄著。陰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經他手指一撥弄,她不由得混身一顫斜躺在他的大腿上,讓他盡情的撫弄、挖撥。她一躺下,他的左手也空出來,於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撫起來。一會兒摸,一會兒捏。她也不甘示弱,倆手握著他的大雞巴,輕輕套弄,偶而也用舌頭去舔舔的令他毛孔俱張,酥麻極了。

“爸!你的好大、好粗、好長喔!”

“真的嗎?有比別人怎麼樣,大嗎?”他淫笑著說。

“爸!你怎麼說話呢,我還從沒和別人上過床呢。我怎麼知道別人的怎麼樣,他原本以為她肯定被別人操了,這一聽我還是女兒的第一個男人,更是我雄性大發。

他雙手抱著她的嬌屈,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口,身子一沉,向下一坐”滋!”地一聲,他的大雞巴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

“啊!美極了”。

雪倩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雞巴五俯投地的支持在她的花心上,五俯投地的支持的她全身麻麻的軟軟的,燒的很,真是美極了。

他雙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雞巴又悄悄的溜出來,屁股一沉又套了進去。

“啊!美………太美了………”。

小穴現在又把大雞巴給吃了進去。

“啊!爸爸!現在是你插的我,好舒服”

他看她這付春意蕩漾的神色,也感到有趣極了,忙伸出雙手,玩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時而看著小穴套著大雞巴的樣子。

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美極了。

“嗯………老公………你快插我………爸爸………你插的我好痛快………哈哈………太棒了………好過癮。”

三四百次後,女兒又是嬌喘頻顫聲浪哼:”啊………啊………親丈夫………我………舒服………死啦………可………可……重一點,快……我要升天了”。

他感覺到她的陰戶一陣陣收縮著,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陽具,伏在她身上。

這時的女兒,正在高潮當中,欲仙欲死之際,他這麼一抽出,她尤如從空中跌下,感到異常空虛。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說:“老公………你怎麼啦………快………繼續。”

“好………這就來。”

“滋!“地一聲,我那火熱的陽具插入她那濕淋淋的陰戶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

他被雪倩的浪叫激勵的性欲更旺,提著雪倩的細腰更加猛烈的抽插雪倩的嫩穴。

雪倩在他的瘋狂抽插之下也浪叫連連:“好爸爸………好………好老公………插………插死………雪倩了………了……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幹………幹我………呀!啊………啊………啊!啊!啊!要………我要………死………死………了………了………”看著雪倩達到高潮,他興奮得用手狠狠的拍打著雪倩的肥臀“啪啪啪“他已經開始快馬加鞭了,雪倩在他的連連抽送之下,很快丟了精,他的雞巴被雪倩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

又在雪倩的小穴裡邊狂幹了100多下,他感覺背脊一陣酸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他知道他要射了,他的大雞巴用力向前一五俯投地的支持,哦。哦哦。哦。

哦,隨著一聲仰天長嘯他的精液強力的射向了女兒的子宮深處,雪倩似乎也同時達到了高潮,上身興奮地揚了起來,哦!哦!哦!哦!哦!雪倩邊浪叫著邊甩動著飄逸的長髮,他和雪倩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過了幾天,丁思宇正在客廳裡看著電視,這時女兒從診所下班回來,她身上仍穿著那件護士服,只不過外邊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進到客廳,脫下大外套放在你的發言很精彩上,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粉白色的連身的護士制服,是那種從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長排扣子的制服,在短窄裙之下是純白色的絲襪。

雪倩那是什麼?她指著丁思宇手上的東西說道朋友送的,你看看…………他隨手向她一扔哪知道她一個沒接准,竟落地滾到電視機下邊櫃子底下的的縫裡邊。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當女兒立刻趴在地上伸手進縫隙裡邊去拿那小玩意兒,他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有些輕輕扭動,甚至在她短裙下我還能看見她大腿根處的粉色蕾絲鏤空內褲,那件我最有感覺的小內褲,這時他吃了一驚,他感到一種從來沒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出事之後從未有的,他下身一陣火熱,原本軟趴趴的陰莖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慢慢脹大,雖不是相當的硬,卻是出事後頭一遭她好象撿到了,想要站起身來“倩倩……你別動……”

“怎麼啦!”

“我好象有反應了,而且是相當大的反應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