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母女

我到家時,由紀與梅田都已經在家了,我一到家就在沙發上休息,這可引起了梅田的注意。

「川村女士,你還好吧?」梅田刻意避開由紀後小聲的問著我

「梅田先生,這真是太棒的調教了,以後請多多指教。」我笑著回答道

「呵呵..那就好,不過應該是以後請多多調教吧。」梅田笑著說道。

我與梅田都笑了,由紀此時由廚房回到客廳,也加入話題,說著她今天聚餐的去多趣事,這件事也就成為我與梅田的小秘密了。

晚餐後,習慣早睡的我,早早的就已經上床睡覺了,加上今天下午的私人調教後,讓我覺得更累,於是我比平常更早睡覺,至於梅田我則讓他與女兒由紀同房睡覺了,大家都是大人了這也沒什麼了,我一點也不在意梅田與由紀會不會做出些越軌的動作,因為他們都要結婚了。

約莫半夜兩點,我被尿意給吵醒,從溫暖的被窩裡爬出來,到外面的廁所去,好不容易上完了廁所,卻發現由紀的房門是沒關的,我經過是只是偷偷的瞄了一眼,裡面確是讓我既驚訝又不意外的畫面,為什麼這麼說呢?我的女兒由紀雙手被梅田綁在背後,綁的緊緊的,身上的繩子被綁的非常美麗,由紀的身體在麻繩的束縛下宛如一件藝術品,由紀她坦露著上半身,乳頭都被黏上了兩顆跳蛋,下半身正被梅田的陽具給來回抽插著,由紀被綁的緊緊的,眼睛被黑色的布給蒙住,再加上眼罩,對外面是一點也看不見的。

梅田似乎是察覺到我正在門外偷看了吧,他拔出了他的陽具,男人的性器,留下在床上淫叫的由紀,他將門打的更開了,然後走了回去,繼續將他的陽具插入由紀的陰戶裡,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兒性交,我想這是天下媽媽都很少見到的畫面了吧。

梅田有意要我留下繼續觀看,他閉口不言,只是用他的手指對我的褲子比啊比的,示意要我脫下褲子自慰吧。但我那做的出來呢?我邊這樣想著,另一隻手邊扯下的褲子與內褲,在女兒由紀及梅田的眼前我閉上嘴巴,閉的緊緊的,我的手搓揉著我的陰蒂,梅田則插的更加用力了,由紀則是完全無法察覺我就在她的身邊的。

我意識到自己失態的行為,拉起了褲子趕緊回到房內,但我怎樣都睡不著了,只有上網看看梅田的調教會的寫真紀錄而已,但我的性慾已經被剛剛的畫面給燃起,無論如何都是睡不著了,看來今晚也不用睡了。

其實今晚也讓我解開了不少想不通的問題,也就是由紀與梅田的關係,原來有其母必有其女,看來女兒由紀是繼承了我的被虐血緣了,完全是標準的M女。

我想起了在調教會上梅田的一句話:「川村女士是標準的M女吧?」他問完我回答是後,他那一抹的微笑與喃喃自語大概是在說我們這對母女根本都是一樣的吧。但我腦子裡都是由紀與梅田性交的畫面,我久久無法忘懷,但由紀是自己的女兒??但梅田呢?他是我心目中喜愛的繩師,卻同時又是我女兒的未婚夫,也算是我的半子,這下子我陷入了兩難了。

心中的那股渴望卻是不能輕易抹滅的,梅田的調教真的很棒,我心中只是簡單的這樣想著。

早上我依舊起了個大早,替由紀及梅田做好早餐,看著梅田與由紀手牽手一起到餐廳的樣子,我看了心裡也挺舒服的,看來由紀可以放心交給梅田了。我瞄了一眼由紀的手腕,手腕上雖然戴了手錶與飾品,卻仍可以看見麻繩的痕跡,由紀好像有點發現我在注意她手上的痕跡了,故意用袖子來遮掩自己手上的繩痕,而我自己稱這樣的繩痕為「幸福的軌跡」。

我笑了笑假裝自己沒看到,我瞄了一眼梅田的眼光,他也在偷看著我,他的手上似乎拿著一個小盒子,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的手好像在打開開關似的,只見手指一扳,由紀的眼神就怪怪的,再一扳,由紀就輕鬆許多了,我馬上意會出那是什麼了!!

「無線跳蛋?」我心中這樣告訴自己。

「由紀現在被調教中?」我心中這樣問著自己。

「由紀,媽放在廚房的湯匙去幫媽拿一下。」我想出了辦法要把由紀支開, 我來好好的問一下梅田。

「哦,好的。」由紀起身走往廚房,這下子餐廳裡就剩下我與梅田二人了。

「梅田先生,你那手上的不會是無線跳蛋的開關吧?」我對著梅田問道

「是的。」梅田很乾脆的回答道

「你正在調教由紀?現在?」我繼續問道

「不是我正在調教由紀,是由紀自己要我調教她的,這是她的最愛。」梅田繼續說道

「由紀的最愛?」我好奇的想繼續問下去,但由紀已經從廚房走了回來。

「……」梅田只是簡單的點點頭跟我示意,我已經無法再問下去了。

我的寶貝女兒由紀喜歡這樣的調較方式?我有點不太敢相信,從小就相當聽話乖巧的她,功課也不用我替她操心,但卻喜歡這樣的調教方式嗎?我只好把這當成她們之間的情趣吧!

梅田先生似乎要在我們九州這裡設一個分會,他這次來九州頗受好評,他也忙進忙出的,女兒由紀則是忙著籌備婚禮,整天都在外面。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那天被私人調教的記憶還歷歷在目,心中慾望越來越強,始終無法宣洩,一遇到梅田先生,我就會想起那天的調教。

我一個人坐在咖啡館裡,等著梅田的到來,也不知道怎麼了,他忽然約了我出來喝咖啡,總之我是不會拒絕梅田先生的。

「川村女士,多謝你前來。」梅田鞠了個躬後坐下,跟服務生點了杯義式咖啡。

「不用客氣,我們都快成一家人了,不過今天是怎麼了嗎?」我好奇的問著梅田先生。

「喔,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梅田流的九州分會,開幕在即,當天有個雙人表演,我們打算找來兩名素人女性,來擔任當天繩縛的表演者,現在已經找到一個了,另一個則臨時有事,就不來了,所以想請川村女士幫忙。」梅田說完,服務生的咖啡也剛剛好送到,梅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完全不加糖,似乎很習慣喝義式咖啡咖啡。

[我可以?]我回答道,但我心中止不的興奮

[當然可以啊!其實我本來就是想這樣]梅田先生如此這樣說道

[嗯…我知道了!我答應了。]我答應了梅田先生的請求

接下來我與梅田先生就開始閒聊了一下午,也聊了很多,並不止於綁繩與調教了。

這是一個我夢寐以求的調教場合,一個若大的舞台,舞台下坐滿了客人,我戴著面具跪坐在舞台中間的榻榻米,中間隔著一道矮牆,我偷偷看了幾眼,旁邊跪坐的是一位年輕的女性,她也戴著面具,我們都穿著簡單的浴袍,舞台上方是好幾組的燈光,往我們的身上照去,把我們的身體照個通亮。

舞台的旁邊是數名小提琴手,他們都坐在舞台旁,在等一會兒就會有悅耳的音樂陪奏,梅田站在舞台下方,看著舞台上的我們,他笑了笑,接著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梅田在掌聲中走上舞台,一旁的小提琴手開始演奏,如此悅耳與舒服的環境下,我與另一名女M被麻繩緊緊的綁在一起,再高高被拉起、吊高,此時一旁的攝影師便靠了過來,開始對著我們拍照,我們的浴袍早就已經被脫光,我與旁邊這位女性,背靠著背,身體靠著身體,雙腳被麻繩給綁開,分別對著兩個方向張開雙腳與露出自己的陰戶。

我們的陰戶被插進了電動陽具,我們開始嬌喘著,私密的地方被不斷的刺激著,陰蒂的小肉球也被陽具給刺激的快要受不了,一旁的那位女性嬌喘時,叫的特別大聲,但我確覺得相當熟悉,好像在那裡聽過這樣的聲音,但一時之間我還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正當我還在疑惑的同時,她的面具忽然被拉了下來,但我還是看不見,因為我們是背對背的被綁起來的。

舞台旁數名繩師也走了上來,約有三四名吧,他們手執鞭子,開始在我們的身上揮舞著,但不只是揮舞而是鞭打著。

接著,我與她的繩子被解開了,但雙手在背後的束縛依舊綁的緊緊的,而另一個女性則是被綁起來後吊起來了,但吊的位置不高,就在我跨下而已這個高度,她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而這個女人竟然是我最熟悉的一個人,她就是我的女兒-由紀,但因為我臉上還是戴著面具,她是認不出我的,而她滿臉享受舒服的樣子,看樣子也是與我一樣享受著被虐被束縛的感覺。

這也是第一次看到女兒被綁後的陰戶了,雖然同樣身為女人,但在這樣的場合下看到女兒的陰戶也是第一次。而我的陰戶也因為雙腳被麻繩無情的拉開後,展現在眾人與女兒由紀的面前了,在梅田的示意與命令下,由紀靠了過來,她用舌頭舔著曾經生養過她的陰戶,她似乎相當熟練這樣的事情,她舔到的地方都是相當敏感刺激的地方。

「啊……啊……好舒服啊……對……」我在眾人的面前嬌喘著叫喊著,台下觀眾個個看的部不轉睛的樣子,但她們似乎不知道在台上被調教的這兩位是一對親生母女吧,一想到這一點,我的心跳的好快,而且不斷的流出淫水,在我跨下舔著陰部的由紀似乎感覺到我的舒服,她舔的更加用力了。

而梅田他們可沒有就這樣閒著,他們手上的鞭子可也沒有閒過,一鞭鞭的打在由紀的屁股上,由紀每被鞭打一鞭,她就會露出幸福的樣子,她抬頭看看我,然後繼續舔著,梅田則是拿著已經點上火的蠟燭,在我的胸部上滴著,火燙的蠟油就這樣滴在我的胸部與乳頭上,敏感的乳頭一被熱蠟滴到後,就更加敏感與刺痛了。

由紀身上的麻繩被解開了,她暫時獲得了自由,但時間不長,她被套上了紅色的項圈,梅田牽上個狗繩,拉著她在台上爬行著,而我雙腿的麻繩被拉的更開了,就這樣向觀眾們展現出我最最私密的地方,我一邊看著台下的觀音一邊看著被犬調教的女兒由紀在台上爬行著,她一邊爬行一邊被鞭打著,她的雙腿間看的出流下了些許液體。由紀看起來相當喜歡犬調教吧?一定是的,一定是喜歡犬調教的,真不愧是我的女兒啊。

由紀一邊爬行著,一邊學狗一樣叫著,此時我才仔細注意到由紀的陰戶陰毛都已經被剃光了,現在只是一片光溜溜的恥丘,此時的由紀看起來不旦十分淫蕩,更像是一頭母狗,一頭淫亂的母狗一樣。

梅田沒忘了我被丟在台上,一旁的助手推出了一台推車,上面放著許多淫穢的情趣玩具與電動陽具,看來是要用來調教我的吧?我一點也沒有猜錯梅田的想法,梅田手上的狗繩交給了他旁邊的助手,他則是走了過來,拿起了一支電動陽具,在我的跨下私處附近玩弄著,但就是不肯插進來,最後才插了進來,他用一條不長的麻繩,在我的腰間綁了條丁字型的束縛帶,這是用來固定電動陽具的。等到他綁好後,才打開陽具的開關,而且將強度開到最高。

「啊……快關掉啊……天啊……被塞的滿滿的了!」我對著梅田及台下觀眾喊著。

「還舒服嗎?」梅田問著。

「嗯嗯……」我點點頭回答著。

我雙手的麻繩終於被解開了,我也被套上了項圈,還繫上了狗繩,我與由紀一起被牽著,在台上進行犬調教,這是一場母女犬的調教。這是我們母女第一次在台上以母狗的身份進行調教,當然,女兒由紀是不知道的。而梅田的鞭子不斷落在我們母女倆身上,我們母女倆不斷的發出叫聲,也被狗繩拉著不斷往前爬著。雙頭龍被放在檯子上,梅田的助手推著推車來到舞台的中央,我與由紀也被狗繩拉著來到推車的旁邊,我與由紀被分開,背對背,屁股對屁股,這個時候我的陰戶早已經濕潤到了極點,我想由紀也是吧!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調教,一定很刺激。

雙頭龍先被插入了由紀的陰戶內,因為我聽到了由紀的叫聲,她的聲音我聽幾十年了,不可能聽錯的,接著我脖子上的項圈被狗繩拉著,離由紀更近一點,我的陰戶也被插入了雙頭龍的另一端。

「啊……」我也叫了一聲。

接著在梅田與他的助手的鞭子下,來一場陰戶拔河,他們揮舞著鞭子,不斷的鞭打我們的背部與屁股,我們只能向後,不能往前,我與由紀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被抽插著,我們母女倆淫叫著,叫的引起台下如雷的掌聲。

而就在我們母女倆的淫叫聲中,舞台的布幔慢慢放下,在掌聲中,梅田流的九州調教會正式成立了。

布幔放下後的舞台並沒有停止調教,我的面具被拿了下來,我一點也沒有反應的就被取下面具,取而代之的是驚嚇到的女兒由紀。

「媽?怎麼會是你?剛剛我們……」由紀驚訝的趕緊用她的雙手遮掩她被麻繩綑綁完、滴蠟過的身體。

「是啊!是媽沒錯,女兒,媽媽也跟你一樣,是個M女啊!」我這樣回答著。

「是……是嗎?」原本還想解釋些什麼的由紀一時間似乎也只有接受了。

「剛剛在梅田先生的調教下,很開心不是嗎?」我繼續問著由紀

「嗯嗯……沒錯。」由紀擦擦身上的蠟跡後說著

「那麼……讓媽媽也能接受梅田先生的調教好嗎?」我幾乎用哀求的方式對女兒由紀說著。

「由紀,此時你的母親已經不是用你母親的身份在哀求你了,而是一個女人對著另一個女人在哀求著」梅田先生在一旁也說著。

「親愛的……既然梅田先生都這麼說了,也只好這樣了」由紀說著

「謝謝你,由紀。」我對著由紀說著。

「那……我們回家吧!」由紀說完正要起身時卻被梅田制止了

「我說過調教結束了嗎?」梅田問的由紀

「沒……沒有。」似乎有點嚇到的由紀回答著

「那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梅田先生說著

「是……女奴……是梅田主人的母狗。」由紀顫抖的說著。

「知道就好。」梅田說完拉起我們母女的狗繩,繼續在台上繞著,當然我們陰戶那的雙頭龍早已經拿走,我們只是單純在學母狗一樣在地上爬行著。

害羞的由紀只能任由狗繩的牽引而爬行著,連正眼也不敢瞧我一眼,我則是看了由紀好幾眼,我笑了笑。

「能與女兒一起被梅田先生調教,真是幸福。」我自言自語的這樣說著

「媽……」由紀聽到了,也笑了笑,並看了我一眼的由紀,露出了一種幸福的笑容。

這裡是調教會所的各別調教室,是一間四面都有鏡子的房間,地板則是用傳統的榻榻米所組成的,天花板上有數支木樑,可以供吊綁使用。我與由紀被綁在一起,單腳站立在榻榻米上,另一隻腳則是綁在一起吊高,我與由紀都露出了我們的私密處,我們面對面的被綁在一起,梅田還用細繩綁住了我與由紀的乳頭,加上面對面的綑綁,我的乳頭與由紀的乳頭都碰在一起了,我的嘴巴被塞入了調教用的口球,口水不斷的從口球的洞裡流了出來,流在我的身上也流到了由紀的身上。

梅田絕對不會放過我們敞開的陰戶的,電動陽具緊緊的被插入到最深處,再用麻繩固定,絕無脫落的可能,陽具的前端還有用來刺激陰蒂的裝置,電動開關一被打開,強烈的震動立刻刺激著陰蒂,電動陽具的末端也盡責的在陰道的深處開始轉動著。

房間內淫叫聲此起彼落的,梅田說這是「母女丼」的一種展現,畢竟能調教到真正的親生母女這機會實在難得。調教的同時,我們母女倆的屁眼並沒有被遺忘,塗上潤滑劑的細長按摩棒,被推入了我們的屁眼中,下體來自兩個地方的雙重刺激下,我高潮了,但被灌腸是由紀的第一次,她痛苦的哀求梅田把按摩棒肛塞取出,梅田第一次照做了,但接下來就不再聽由紀的指示,大了一號的按摩棒往由紀的屁眼裡插入,一樣再用麻繩固定住。

我身為梅田的丈母娘,也即將成為梅田母親的我,與女兒被綁在一起,來個我幻想中才有可能出現的「雙穴調教」我的身份帶給我來自肉體與精神上的刺激快感,因為畢竟我可是由紀的母親啊。

「嗯……嗯……嗯……」發不出聲音的我只能這樣委屈的叫著

「啊……媽……媽……啊……」由紀盡情的叫著我,一邊淫叫著,一邊抖動的她的身體,但卻也擺脫不了麻繩的緊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