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誘姦現場(1-18)

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似瘦小的阿浪居然有著讓男人羨慕,女人醉愛的大老二,而且是向上彎曲的,他曾看過一本書,說那樣的形狀是女人心目中最理想的 陰莖,而且他看到這個人不只是陰莖大,龜頭又更大,黃種人有這種比一般老外還大的陰莖是他今天才知道的,想想自己有著壯碩身材,老二卻居然只有他的一半 大,這是否常聽人家所說得人瘦砲肥呢?是否自己的營養都吃到身材裡,而那個小傢伙卻都吃到老二裡呢?他是既羨慕,又忌妒的,想想如果他有那樣的大老二,等 進入到心怡的體內時,她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應該是強幾倍的刺激吧?不過心怡也沒跟別人做過愛,並不知道老二大小有何差異,想想她還是天生性冷感吧,果然如 此的話,再大的老二插進去時應該只是增加痛苦而並不會感到爽快才對吧?

維雄現在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女友正主動的抓著阿浪那根兩個手掌居然都無法握滿的大老二,臉上還一副吃驚的表情,使得他吃味得老二又充血,他想如果抓的那根大 傢伙是自己該有多好,他一定能讓她爽呆,不過他可以斷定的一件事︰由這個女孩主動握著阿浪的陰莖看來,她應該不是被逼才對。,

也許是喝了酒,也許是被下了藥,也許是被這樣兩個職業老手全身上上下下長時間不斷的技巧愛撫,也許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粗大的陰莖,總之,乖巧的心怡內心與肉體異於往常,已經完全不像平日的自己!

她明知這兩個壞人即將要對她做什麼,然而雙手雙腳全身都自由的她,居然任由他們擺佈,非但沒反抗,而且還助長對方的伸手去握住對方的生殖器,甚至連內心也 因為肉體的激發而產生了一股期待被摧殘的慾望,她甚至想把被點燃的慾火燃燒到對方上,使他們不要再繼續作弄她,折磨她,趕快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所以她情不 自禁的握住了阿浪的陰莖,用舌頭去舔他的那兩顆幾乎有雞蛋那樣大的卵蛋,試圖更加激發他們。

阿浪那根粗大陰莖在她手中漲跳著,活像個即將脫韁的野馬,她用舌尖細細的舔著阿浪睪丸皺皺的溝巢皮膚,偶而將其中的一顆塞進口中吸吮。

她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個男人的睪丸光是一顆就比她男友的兩顆加起來還大,因為她可以把男友的整個睪丸張口含住,然而現在才只塞進一顆就塞滿了她的嘴巴,留下 了另外一顆在她嘴旁上上下下的伸縮著,她很好奇這樣大的睪丸對做愛有什麼幫助或作用,不過她曾聽說過睪丸越大的人,精力也越充沛,甚至連精液也越多,她不 知道是真是假,不過她的身心倒是有股強烈的慾望希望馬上就能證明呢。

阿浪被心怡這樣的女孩舔著睪丸,舒服得嘴上“喔喔“的鬼叫著,過一會兒,他再也忍不住那種隔靴搔癢的感覺,他用雙手捧起心怡的後腦勺,使她的臉部面對自己的下體,再將自己臀部謙溳,把龜頭送進心怡的口中。

這時阿興已把裂縫更加擴大,用舌頭舔向心怡肉屄內側小小的陰唇。

此時心怡的小嘴巴已被阿浪碩大的龜頭給塞滿了,她想這一定至少有她男友的兩倍大!

這個人不但睪丸大,連龜頭都大得嚇人,以前她含著男友的龜頭時還可以用舌頭在裡面繞來繞去的舔著、吸著,然而現在蛋大的龜頭已塞得連裡面的舌頭都沒有活動的空間了。

但是越是那樣緊,越是讓阿浪感到刺激,他要心怡用兩手摸著他的睪丸,然後自己用雙手固定捧著心怡的臉龐,然後用臀部慢慢一前一後擺動著使他的陰莖龜頭對準心怡的雙唇一進一出的抽送著,好像心怡的嘴唇就是她的陰唇似的。

十、羨慕與忌妒

維雄看著心怡口中含著那樣大的龜頭困難的吸吮著,他有說不出的憐惜感,但是內心卻又有種反向的思緒,想看看這樣大的東西會如何蹂躪這個清純的女孩。那樣矛盾的情感讓他的老二仍是充滿情慾的翹著,一點也不像射過精的樣子,這可是他從沒有過的情形。

也許是龜頭實在太大的關係,心怡的嘴唇明顯的感覺到有一粒粒稍硬的東西刮著。

她不懂阿浪的龜頭為何會長這種東西,記得她男友的龜頭只是一顆海綿體,平常時候表面皺皺的,興奮時就充血脹大到比平時還硬一些,但並沒有那樣像繭的東西, 但是這個不起眼的人,她的龜頭不但大,而且非常有彈性,塞進她嘴巴時會跟著她嘴裡改變形狀,使她的口中塞滿滿的,而在抽出到嘴外時明顯的發出“剝“一聲, 便完全恢復形狀,但是抽出時她感到龜頭邊緣有細細的顆粒狀往外刮出,使得她感覺不是很舒服,她只有多分泌些口水來潤滑,她心想這樣的東西若進入她體內不知 會有什麼後果,越是那樣想,她的體內越是炙熱起來。

其實心怡在內心受到了莫大衝擊,下體也同時接受了阿興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陰道一直保持著興奮溼潤狀態。

阿興更用中指整個伸進裂縫中,並且揉開內側的小陰唇,他一面用雙手扒開心怡的下體,一面用嘴按住整個陰唇用力的吸吮。

心怡下體不由自主的挺向阿興,阿興的舌尖也再次向敏感的陰蒂滑去。心怡的陰蒂早已被阿興的口水加上自己所流出的愛液浸濕透,直直的挺立著,阿興用鼻尖頂 著,再將舌頭滑進開口。心怡的下體再次起了一陣痙攣。阿興舌尖和手指不斷愛撫閉她最敏銳的性感地帶,她已經完全的墜入慾火的深淵。

阿浪則是聚精會神的盯著心怡的臉龐,用大陰莖在她口中一抽一送著,他想這樣漂亮純真的天使面孔要他如何才能不洩精呢?

阿興的唇繼續侵襲著心怡的陰部,他的唇每一接觸到,心怡的陰部就不自覺的浮了上去,她已快無法克制要爆發的情慾。

阿興的舌頭不斷的撥弄著心怡的陰核及陰唇,溼溼熱熱的愛液也從心怡的子宮不斷的滲進陰道裡,使心怡再也受不了,她伸出手想阻止阿興的挑弄,阿興並沒理會心怡的手,他更把中指伸了進去。

心怡陰唇的入口處從最深處傳來一陣強烈的收縮,隨著阿興手指的滑動腰部整個浮起來;而心怡修長的大腿間略帶粉紅色的極為誘惑的凹陷,還有那外側充血的大陰 唇,不論是哪一個部位,此時都淹沒在阿興的口水與他舌頭所沾的心怡的淫水之下,閃閃發亮,充滿官能之美。阿興趴在心怡的大腿根部上仔細的一個個的去舔,隨 著舌尖撫過之處,心怡一陣陣酸癢的感覺泊泊不斷的流出。

阿興更加起勁的吸吮,而且也越來越形粗暴。而心怡的身體不論阿興舌頭如何去挑逗都呈現尖銳的反應,柔細腰枝更加挺起。

阿興完全沈浸在心怡的肉體快感中,雖然這樣舌頭很酸,而且舒服的是心怡,但他卻一刻也不想停下來,他希望舔心怡的每一根陰毛,和每一片陰唇,還有陰道的裡裡外外,只希望能吸吮個夠,等到她受不了時才把她操個夠本。

阿興與阿浪想利用這次誘姦的機會使出全身解數,將她的慾火點燃到最高點,然後再操她幾次,讓她一夜高潮不斷,她就會食髓知味,以後再找她時即使不下藥使她也願意繼續成為他們的性奴隸,提供他們表演與玩樂。

當阿興抬起頭時,滿臉早已沾滿心怡的淫水。

心怡陰道充滿色慾的濡溼聲音讓阿興直吞口水,他準備開始上了!

然而阿浪卻想搶在前頭先上,因為他認為這個可愛女孩的陰戶已讓阿興品嚐得夠久了,而他自己都還沒真正吃到。

因為這些主意都是阿浪出的,誰叫自己比他不聰明,阿興無奈的只有讓出位置來,移到心怡上半身的位置,負責她的上半部性感地帶,他用舌頭細舔著心怡上半身的任何地方。

阿浪則跪在心怡的下體兩腿之中,用雙手分別抓住心怡的膝蓋,一方面往前推,使心怡的臀部稍為離開床上,一方面往左右扒開,使她的整個陰戶暴露在阿浪的眼 前,而且不但是那兩小片陰唇已全大開,連陰道口都有點往外翻,使得裡面的淡粉紅色肉穴都一輕二楚,甚至還看得到晶瑩剃透的愛液充斥著裡面。

心怡那樣迷死人的粉嫩肉屄就被溼漉漉的攤在阿浪那即將爆發的大陰莖上,與阿浪的大龜頭距離不過三公分的互相對立著,這景象使得維雄心驚肉跳的,他自認為了 解心怡的肉屄的,心想心怡那樣嬌小的洞屄是無法承受那樣大的龜頭,比例那樣懸殊,應該進不去吧,就算勉強進去也應該只是痛苦而無樂趣可言吧。盡管他是這麼 想的,但是他仍有一股邪念的色慾使他很急於看到心怡的陰戶要如何的容納這個大東西。

十一、入肉!操

只見阿浪的龜頭頂端小洞一直冒出一滴滴的黏液,而且不再一漲一縮的,而是完全膨脹到使表皮光滑無比,他抓住向上翹得高高的堅挺大陰莖,用龜頭擠著頂端小洞 冒出的黏液將心怡的陰蒂揉摩得濕淋淋的!心怡忍住要喊叫的衝動,閉上雙眼,接著灼熱的龜頭已經插入了她充滿淫慾的粉嫩肉屄中了!

一瞬間心怡冷汗冒出,嘴巴大張,身體挺直,一陣刺痛由下體傳來,那是比她男朋友還要大上一倍多的肉棒!雖未整根進入,光是那大龜頭經過她的陰道膣口塞進肉 屄內時,已不是處女的她居然仍像初次般的疼痛,這可是她萬萬想不到的,所以她本能的伸出雙手撐在阿浪胸前以阻止他的陽具繼續入侵,阿興立刻撥開她的雙手, 並趴在她的胸前吻著乳房。

那樣激烈的視覺使維雄看得幾乎差一點射出精液來:只見阿浪寬大扁平的菌狀肉頭,奇蹟似的隨著心怡窄小陰道入口,很有彈性的變形的鑽了進去!粉碎了他的想法,但也更加深了他陰穢的獸慾。

阿浪的龜頭一進入立刻感覺到被心怡小小的陰道擠壓得變形,但是那種被溼溼熱熱的肉壁緊緊包圍的快感,使他更想讓他的整根陰莖早點進去享受享受,他不理心怡的阻擋,硬是移動臀部緩緩的向前推,使他的大龜頭帶著整根陰莖一點一點的侵入心怡的肉屄內。

心怡雖疼痛卻叫不出來,又不敢反抗,因為在阿浪緩緩刺進她的陰道時,只要她一動立刻感覺痛苦更加劇烈,現在她的嘴巴張成“0“字形,瀕住呼吸,只有忍住痛苦讓那可怕的大陰莖一點一點的戳進她自己小小可憐的陰道內。

阿浪很慶幸剛才阿興下過不少的工夫,使得心怡的肉屄內充滿著足夠的淫水,他的碩大陰莖才得以順利進入心怡這個小小的嫩屄,雖說她已不是處女,但是對阿浪的 大陰莖來說,心怡這個尚未經過多少摧殘的可愛肉屄仍像處女般的緊密與稚嫩,他想這個女孩一定是只跟過一個男人做過,這個男人的陽具一定不夠大,而且也不常 做,才會讓這個肉屄保持得這樣新鮮粉嫩,他不懂她的男友為何不常做,要是自己的話是每晚都不會放過她的,他也慶幸正因為她已不是處女,所以才能讓這個可愛 的女孩享受他的大陽具,否則女孩的第一次對男人雖有極大的誘惑力,但是對女孩子來說根本無法享受,更何況如果第一次就碰上他這種大陰莖,那整晚不就在她的 哀嚎中渡過?那有什麼樂趣可言。

阿浪的思緒不斷,動作也未停,雖然有點急躁,但是他知道急不得,眼見自己這樣大的陰莖正一寸寸的擠進這看起來幾乎不可能的小嫩屄中,興奮刺激之情不言於溢。

在這段痛苦期間,心怡無法思考,她只能等待阿浪停止,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只有等到這根可怕的大蟒蛇侵入到底才會停止吧。

終於,阿浪的龜頭已深入到心怡陰道的底部頂著子宮,然而他的陰莖幾乎還有三分之一還留在外面無法進入,不過他知道這也是大陽具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小隔間之內的維雄已是緊張得張目結舌的,他親眼目睹了讓人血脈噴張的景象:尺寸比老外還大的陰莖居然在他的眼前逐漸鑽進心怡不成比例的小小陰道!雖說還 有三分之一未完全進入,不過按照那樣大的尺寸看來,他知道已經插到底了,他甚至可以想像這小子的剛剛那個大龜頭現在正抵著心怡的子宮不放!

阿浪已停止下來,心怡陰道被阿浪的陰莖塞得滿滿的,子宮也被阿浪的大龜頭給頂著,詫異的是心怡似乎沒有像剛才那樣疼痛了,其實她忽略了女人陰道的彈性是大 到連小孩都可以生得出來,更何論是多大的陽具,只是陰道膣口就沒有那樣大的彈性了,而阿浪陰莖最粗的部份就是那長得像鋼盔的大龜頭,只要它不要在陰道膣口 處進出就不會那樣痛了。

老經驗的阿浪知道千萬不能急,必須等到這個女孩適應以後才能抽送,現在他只能與心怡的下體互貼在一起,靜靜的等待心怡的肉屄慢慢習慣他的大陽具撐著,等她的疼痛減低之後再開始享受。

在這靜靜的等待中,阿浪望著心怡雖然帶著面具亦可看得出純真姣好的臉孔,看到這樣的女孩子閉著眼正被阿興舔著小乳房上的嫩乳頭,與被自己的大陽具操進她體 內深處最隱密的肉屄中,他的龜頭又忍不住的漲了一下,使得心怡的子宮又被頂了一下,一陣酥麻酸癢的快感迅速傳遍心怡全身,使她身體抽蓄了一下。

阿浪看在眼裡更加倍感刺激,又故意再漲一下,心怡受不了的又抖了一下,阿浪每漲一下,心怡一定會報以回應似的抖一下,乳房已經被阿興吸得酸癢難當,加上因 為子宮被擠壓刺激得受不了所產生的自然反應,是她無法控制的,而心怡微微向下彎曲的陰道被阿浪反向彎曲硬翹的大陽具頂著,剛開始確實使她漲得發痛,但是自 從阿浪的龜頭經過她陰道最小處的膣口引起的疼痛後到現在已好多了,而現在阿浪龜頭故意的浮漲,透過她的子宮向她的腦子傳達了一陣陣舒暢的快感,只是她沒敢 露出太多聲色。

可是阿浪從心怡的表情看來,知道她絕不是痛苦的,至於是否舒服或舒服到什麼程度,那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十二、真正好戲才要上場

現在阿浪與阿興阿興開始準備施出最狠的一招,打算讓心怡爽得魂飛魄散,直達雲霄慾樂世界不墜,以讓節目進入最高潮。

才剛剛鑽進心怡下體溫室的大陰莖冷不妨的被阿浪抽了出來,經鍋陰道膣口狹小洞口時還『袚!』的一聲像開可樂似的,可見當時的結合有多緊密。

心怡一陣冷汗直冒出來,因為她怕的是阿浪在她的陰道還未習慣他的大陽具之前開始抽送,那會不知有多痛,然而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居然連跟拔了出來,速度快得使她痛得感覺陰道肉璧似乎也被翻了出來呢!

阿浪一抽出之後,阿興立刻從小茶几抽屜裡拿出一小瓶罐罐,那是一種特殊的潤滑液,擦在任何皮膚上過不了多久就會發燙,阿興倒了一堆在手上,再抹在自己的陰 莖上,將整條長得與雙生弟弟極相似的高翹的陽具抹得滑潤潤油亮亮的,接著讓心怡跪著趴在床上,自己再跪到心怡的背後,托起心怡的屁股,將龜頭對準心怡的肛 門,藉著潤滑液的幫助,把陰莖逐漸送入心怡的肛門內。

一陣痛楚從肛門傳來,使心怡不禁皺起了眉頭。她的肛門可還是處女,從沒有過異物入侵過,男友偶而也想試試,都被她斷然拒絕,她認為那根本是變態,如果肛門 可以玩得話,那男生不就變成女生了,而且她覺得陰戶用來性交還可接受,畢竟那還是性器官,會有性感覺,然而肛門裡面不過是條大腸,除了排泄用以外是一無是 處的。所以阿興的陰莖在她的肛門裡,除了讓她的肛門洞口漲痛以及內部被灌滿以外,她無法感受到任何一絲絲的刺激感,她不懂阿興為何會這麼做。

阿興就暫時的讓陰莖放在心怡的肛門裡,接著用雙手從後面往前圍繞住心怡大腿膝蓋後面窩處,將跪著的心怡的整個身體活生生的抱起來,然後離開床上站到地面 上,阿浪謙溳將心怡的雙手高舉反向往後環繞抱著阿興的脖子,使得心怡的胸腹往前拱出,而兩腿也被阿興從後面托起往左右分開的抱著,陰戶也因此大開而一覽無 遺,更由於阿興的陰莖插在她的肛門裡,把內部塞得滿滿的,以致於陰戶被擠得往外翻,使得陰道內充滿著愛液而閃閃發亮的淡粉紅色肉壁依稀可見。

阿興就這樣抬著心怡慢慢的繞著四週的牆壁走了一圈,讓每位在小隔間裡的觀眾分享,再走回到落地的大鏡子前站著,看似在自我欣賞,其實也讓鏡子後的攝影機拍個大特寫。

當心怡與阿興赤裸裸的出現在維雄的眼前時,幾乎使他無法正視,因為實在是太像自己女友了!眼見這樣的景象使他莫名其妙的興奮得又偷跑了幾滴精液出來,他也 不懂自己為何會有這樣變態的感覺,是不是每個男人都像他這樣(雖然不會願意女友讓人搞,但是若無奈的看到了,除了醋勁盡發與生氣外,卻產生一股奇異的肉體 激情,因之亢奮到極點),真想問問別人。

在大鏡子面前,心怡看到了使自己都無法正視的淫穢的景象。

心怡眼見著自己潔白的全裸身體被一個尖頭鼠目的的裸男抱起,自己的下體除了肛門門口垂著阿興的兩顆大睪丸以外,陰道也被阿興已進入裡面的陰莖撐開到一清二楚外,那樣污穢的影像使她立刻側頭閉上雙眼不敢正視。然而她萬萬想不到鏡子後居然有攝影機在拍攝她的一舉一動。

而這時她的肛門開始感到發燙,她並不知道是那怪異的特殊潤滑液作祟,只是癢燙的希望阿興的陰莖能稍微動一動以止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