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誘姦現場(1-18)

一、Pup

這真是一個特殊的夜晚。

心怡以前的高中女同學小娟,打電話約她到她在那家Pop做調酒師的店裡,說是要請客,其實是想炫耀她的調酒特技,沒有去過那種地方的心怡心裡有點怕怕的, 於是打電話約她的男朋友維雄一同前往,但是維雄說跟別人有約,無法陪她,她賭氣的告訴維雄說如果在那種地方被男人盯上旁邊沒有護花使者的她,請他不要後 悔。雖沒去過那種地方,但是,既然不用花錢,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她毅然決然隻身前往。

維雄今晚其實並沒有事,只是他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廣告,說有現場做愛的表演,是兩猛男對一美女,而且強調他們所找的女孩都是非職業的,只是為了撈一點 外快才做的,甚至有的還是女學生。在這麼大的誘惑之下,維雄與他們聯絡上,本來還怕自己受騙,但是對方一再保證物超所值,人數有限,而且不須預付,只要到 現場再付錢,所以他們之間已經談好了,正好就在今晚,而女朋友心怡臨時才告訴他的事,他當然不願意去A想想好不容易才等到這一天,他那捨得這個千載難逢的 好機會,平常有機會想跟她做愛時,她都推三阻四的,大概四次裡她才會答應一次,雖然她的處女初次是給了他,但是從第一次做愛到現在為止,她的反應都不熱 烈,他懷疑她是否性冷感呢。

而這次的真人秀使維雄充滿強烈刺激的好奇心,從沒有看過的他,一直想看看別人做愛是什麼樣子,尤其廣告說是兩個猛男對一女,他更想看看那個女的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把那個女的換成他的女朋友心怡,她是否還是一樣冷冷的呢?

這時心怡已經來到了這家Pup,坐上吧台椅子,在一陣寒暄之後,小娟秀了一手調酒特技,並請她一杯“神農特攻隊“的雞尾酒,甜甜的,有點像水蜜桃汁,蠻好喝的。

她一面與小娟聊天,一面聽著樂團演唱。過些時店裡突然來了一通電話要小娟立刻請假回家處理一重大事情,小娟立刻又調了一杯酒給她,要她在店裡先看看樂團,等她回來再好好聊一聊。

其實今天阿浪與阿興這兩個雙生兄弟來這家Pup就是專門為了晚上現場秀找女主角,因為每次都跟那些從事特種營業的女人表演,都快膩得舉不起來,他們跟老闆 講好,如果他們自己找到女主角就用他們的,如果找不到只有用原來的,只是如果原來的不用的話也要付一半錢,他們講好願意從他們的錢中扣除,為什麼他們願意 這麼做?因為每次與那種女人表演做愛只是他們的工作,這次他們不只是工作的表演,更是他們的興趣,所以他們挑的女孩一定是要自己很喜歡的,而跑了幾家 Pup之後才發現眼前這個可愛清純的女孩。

就在小娟離開五分鐘之後,自稱阿浪與阿興的兩個男生分別坐到她左右與她淦訕,這兩個男子塊頭小小的,大慨只比她高三、五公分而已,瘦瘦乾乾的,臉孔長得是 獐頭鼠目,不但醜,而且土得沒有一絲絲的氣質,心怡心想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土又這麼相像的人,說不定是雙生的,只是雙胞胎長得這麼抱歉還真是少見與可惜。因 此心怡根本懶得理他們,但是人家也點了酒,也有權坐在吧台椅上,心怡以輕蔑的眼神對付他們的淦訕,卻仍沒能趕走他們,氣不過,只好藉故上洗手間待他個十幾 分鐘才出來。

當她一離開座位不久,阿浪就把無色無味,俗稱強姦藥的FM2偷偷地融入心怡的酒裡,然後就離開吧台到另一漆黑角落站著。

心怡出來之後發覺那兩個臭男人已不見了,(至少不在吧台附近)這時她才放心的坐回去,高興之餘一口氣將眼前的雞尾酒一飲而盡。

才過了五分鐘,不會喝酒的她已是面頰紅潤,雖有酒意,但是神智卻還算清楚,只是身體懶洋洋的不聽使喚,她還在奇怪這種酒怎麼有這種奇怪的感覺時,她的身旁又回來了那兩個臭男生!

她用驚悸的眼神看著他們,想叫他們滾卻說不出話來,想離開吧台卻是全身無力,一咕嚕的從高高的吧台椅子上跌了去,正好被阿浪阿興左右接住扶回椅上,他們說 要送她回家,心怡當然不肯,可是卻無法表達,所以別人都以為她與他們是原本就認識的,只是現在她喝醉了,有認識的人送她回家不是正好嗎?

於是心怡就被阿浪與阿興一左一右夾著腋下走出Pop。

其實在阿浪的車上後座,她還是蠻清醒的,阿浪在前座開著車,dfjstory.com後座的阿興一直有意無意的把手放在她身上,她很氣,但是卻更氣自己無力反抗,只能從喉嚨發出一些連她自己都聽不懂的囈語以示抗議。

其實綽號阿興比綽號阿浪早了約一分鐘出生,理論上應該是哥哥,可是阿浪卻一點也不服氣,何況自己又比阿興聰明,更加不願稱呼阿興為哥哥,也不准阿興稱呼自己為弟弟,以致外人看起來總以為阿浪是哥哥與老大的怪異現象。

「等一下可千萬別猴急啊!」開著車的阿浪突然表情凝重起來說著。

「為什麼?你不想嗎?」

「廢話!我比你還想啊!我們什麼時候玩過這種清純貨色的?每次表演都是跟那些妓女或特種營業女郎,她們的乳頭都被吸黑了,下面也鬆垮垮的,要不是為了表演我才懶得操她們屄。」

「那就更應該快點上啊!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別忘了她可不是以前那些專門來表演的女人,這是我們偷偷給她下藥才綁來的,萬一藥性不夠或時間未到,弄得她大叫救命,那可就慘了!到時候被告輪姦你划得來嗎?」

「說得也是,像我們這種職業要玩女孩子實在是輕而易舉,只是……,老是玩風塵女人,卻玩不到這種女孩啊!就算她們想找對象也輪不到專門表演現場秀的我們。」

「所以我們才需要對她下藥,喂!是FM2!最近抓得很兇呢!如果不是像她長得那麼純真可愛我還真不敢用呢!」

「好吧!那你到底打算怎麼做?」

「我建議我們不要猴急,難吃的要盡快吃掉,好吃的可要慢慢的來,好好品嚐,操她個幾次才過癮,到時候全程錄影還能幫我們不被告,而且還可能被我們繼續威脅再誘姦個幾場,那才夠本啊!」

「不!膩了還不夠!物盡其用,別忘了咱們的顧客,他們只要額外再付一些錢就可以像咱們一樣的爽快,。好啦!那現在要怎麼玩?」

「我們千萬不能讓觀眾看出她是被我們強迫的,要讓大家覺得她是甘願的,所以我們先用各種辦法把她的情慾挑起到最高點,直到在藥性真正發作時還是不能上,要 一直等到她實在受不了折麼時再操她,讓她達到高潮後她就會從被動變主動,等她達到個幾次高潮後,她就不能告我們強姦了,你有聽說過女孩被操到出來好幾次, 事後還告對方強姦嗎?就算告了又有誰會相信呢?」

「可是我們要怎麼挑才真正有效呢?平常我們碰到的都是特種營業上班女郎,根本不用我們挑,她們就主動挑我們了。」

「喂!別忘了是二對一,我們兩張嘴,四隻手,還有靠著它吃飯的兩根大屌!你以為那些女人真的只是表演,而不是真的被我們淦得爽得死去活來的啊?」

「說得也是,看到這麼清純的女孩,頭都變呆了。」

「別忘了等一下要給她戴上眼罩面具。」

「為什麼?以前從來沒這樣做啊!」

「對不起,以前是用特種職業上班女郎,現在這個良家婦女可是我們綁來的,若不戴面具的話,萬一被客人認出怎麼辦?。」

「可是我們的客人一次也才只能容納十五個人,哪有那麼剛好會有人認識她。」

「說你呆,你就是沒腦筋,難道你不知道現場有兩部攝影機在拍嗎?若不戴面具,將來賣出的影帶如果被她的親人認出來的話,要怎麼辦?你想被告嗎?」

「可是可以加馬賽克呀。」

「加馬賽克?你以為我們是賣什麼?我們賣的是地下色情錄影帶啊!加了馬賽克能叫地下嗎?還會有人買嗎?,而且也看不到臉部,不夠真實,戴上化妝舞會用的蝴 蝶型眼罩面具,至少還可以看到眼睛、鼻尖、嘴吧、整個下巴及下半部臉頰,才夠顯得出她純真的面孔,而當有人認出她時,卻沒證據,也無法百分之百的確定就是 她。」

「可是對方可以依據影帶裡特寫鏡頭的乳房和陰戶的特徵證明那就是她呀。」

「你的頭腦真的有問題,難道說屌大鳥小,鳥大屌小嗎?我就不是這樣子。你想想有正常女孩子會刻意揭露自己的生殖器,只為了證明她就是影帶的女主角嗎?那對她是更大的第二次傷害呀!」

「說得真有理,還是你聰明。」

其實他們的對話心怡迷迷糊糊的多少都聽到一些,應該要有極大的驚悸反應才是,無奈力不從心,其實她的心也只是半醒而已。

二、現場

維雄已經來到了現場了,繳了錢後他被安排到一個用木牆隔起來的小隔間裡,這個隔間很小,前後左右才各一公尺的距離,天花板上有一盞小燈,地上擺了一張高腳 椅,右邊牆上有一個吊衣服的鉤子;左手邊牆壁有一個小架子擺了一包衛生紙,一罐帶著吸管的飲料,以及幾個紙杯子;正面的牆上有一個三十公分寬的不能開啟的 四方形小窗戶,小窗戶的右邊有一個小洞插著一對隨身聽用的小耳機,旁邊甚至還有一個音量調整扭,下面則有一個關著的十公分小木門,旁邊還貼了一張寫了字的 紙,大約是告訴客人幾個注意事項,其中最特別的是希望當客人自慰時請勿亂射,請務必射在紙杯中,當被控制的小木門開啟時,喜歡的話就可以把紙杯中自己的精 液送出,讓表演的男士拿去澆在女主角的身上。

這倒真是設想周到,蠻專業的,應該也蠻刺激的,維雄心想著。

在還未開始前,維雄坐上高腳椅,透過小窗子往裡面先觀察一番。

裡面是一間造型蠻奇怪的房間,天花板上吊著幾盞有各種顏色的軌道燈,既不像住家,也不像公共場所;整個房間約五公尺平方,四四方方的地上只在中間擺著一張 床,旁邊擺了一張小茶几以外,其餘都空空如也;四周的牆壁除了有一扇門的那一面以外,每隔一公尺就有一個同他這間一樣不能開啟的三十公分四方形小窗戶,每 個小窗子下面也都有一個關著的十公分小木門;每一面牆壁有五個小窗,三面牆總共有十五個,也就是有十五個像他一樣的小隔間一次可以容納十五個觀眾;至於有 門的那一面牆則有一面落地大鏡子。說是鏡子,其實是暗藏玄機,只是維雄並不知道。

從開了燈的房間裡看過去確實是一面鏡子,但是從另一邊看過來則只是一片玻璃而已,能將整個房間看得一清二楚。而鏡子的另一面房間佈滿了一堆錄音錄影器材,有三個人在操作著,其中有兩部攝影機正架好著準備拍攝現場。

過了一會兒所有小隔間的燈光被關熄了,而房間裡的彩色燈光開始亮起,包括維雄在內的十五位觀眾已戴上小耳機,挺直了背脊,瀕住呼吸的等待好戲上場。

三、女主角出現

幾分鐘之後,門被打開,阿浪與阿興懷著與往常表演時截然不同興奮心情將半夢半醒的心怡扶進房間放到床上,脫掉了心怡的鞋子,接著準備開始著手解除心怡的全副武裝。

與剛才不同的是他們在心怡的臉上掛了一張像化妝舞會用的面具,遮住了臉的上半部眼睛及鼻梁的地方,但是左右各有一個小洞露出雙眼,鼻尖以下的部份包括嘴巴面頰及下巴則全部露在外面。

維雄嚇了一跳,因為他看到這個女孩的臉有點像他的女朋友“心怡“!

等他回過神來再仔細想一想,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看到她臉的下半部而已,當然會有相似的可能,如果脫掉面具就會差很多了,別擔心,好好欣賞吧!

心怡躺在床上,神智比剛離開Pop時更模糊一些,但是仍然知道周遭的事物,她知道她被戴上眼罩似的面具,雖上至額頭下至鼻尖都被遮住,但是卻露出眼睛讓她 能觀看,全身雖還是無力,卻比之前好一點,最起碼在阿興脫她的衣服時,她的兩手還能緩緩的伸出試圖阻止,只是抓到阿興的手時卻無力移開,以致於看起來像是 在幫助阿興一起脫。

維雄雖然認為不可能是心怡,但是看著長得跟自己女朋友有點像的女孩被兩個男人脫著衣服時,那種複雜心情使他自己都無法形容。

阿浪與阿興合力把心怡的外衣脫掉到僅剩白色的胸罩與內褲,並脫掉自己的衣物到只剩一條在舞台上表演用的小得不能在小的黑色內褲,然後站在床上俯視著半裸的心怡!

他們看著看著,黑色小內褲早已被裡面的大陽具撐得老高了。

維雄看著全身只剩胸罩及三角褲的女孩,使得他更加驚奇,因為他發覺這個女孩不但臉的下半部長得像心怡,連身材都很像,世界上真的有這麼湊巧的事?

心怡微張的雙眼看到兩個穿著黑色小內褲的陌生人站在自己半裸身體眼前的景象早已該魂飛魄散了,奇怪的是心裡雖驚悸,但她的臉居然浮起一陣紅暈,更增加了一個少女的撫媚,看在阿浪及阿興眼裡,真恨不得立刻把老二塞進她肉屄裡射精。

到底薑還是老的辣,在女人堆裡混了那麼久,他們當然清楚如何讓女人high起來。

阿浪先俯下身體,伸出雙手隔著白色胸罩輕輕的捏著心怡的胸部。

心怡全身輕微的顫抖著,即將來臨的一場大風暴,使她的心與肉體張力似乎要被撕裂。但在藥性發作之下她已完全失去抵抗力,別說反抗,就連嘴巴說話時牽動喉嚨都還有點困難呢。

這時這兩個醜男人已完全被心怡的肉體香味所吸引,阿浪用鼻子像狗一樣的一面嗅著一面用舌頭舔著心怡,從耳邊鬢角、粉頸、脖子後面髮根深處,一直到眼睛、鼻 子、嘴唇、下巴,再沿著喉嚨順著脖子一路舔到心怡的胸前,那種他從來沒聞過的淡淡的少女體香確實快讓他像狗一樣的發狂!

阿興則在心怡的小腹肚臍附近舔著,接著慢慢轉移到大腿根部內側鼠蹊部,伸出舌頭戲弄著,還不時伸手隔著白色內褲輕輕的撫摸著心怡的下體。

心怡在這樣的愛撫之下,內心與肉體逐漸起了一絲絲她自己都覺察到的變化。

首先,在她肉體深處有一股似乎不是痛苦的模糊感覺使她逐漸鬆弛下來,而她心裡也似乎忘了這兩個正準備強姦她的臭男人,只是覺得全身被舔得一陣陣酥麻,讓她的胸口與下體感覺開始發燙。

四、全裸

阿浪與阿興看在眼裡,互使了一個眼色,先脫掉自己的內褲,再一起把心怡的內衣褲脫個精光,將她的雙手雙腳左右分開成“大“字形,使她的青春肉體毫不保留的呈現在他們面前!然後他們又站在心怡的左右兩旁膝蓋邊,跨下挺著大老二張開大腿,從高處俯視著全裸的心怡。

維雄看到全裸的心怡時,心差一點跳出來,這不就是他熟悉的女朋友身材嗎?難道這世界真的這麼湊巧有兩個人長得這麼相像的事?這可由不得他不信,若不信的話豈不是就是心怡了,那要如何解釋她為何會這樣做呢,他想若不是再這種場合碰到,他一定會認定她就是心怡。

維雄的思緒一陣混亂,眼見著跟自己的女朋友長得很像的女孩在眾目睽睽之下,赤裸裸四點盡露的躺在兩個全裸男人的腳跟前,他尚不知道是該覺得吃醋還是刺激,但是他的陽具早已硬邦邦的翹起來了。

因為他太了解他的女友絕不會是淦這種事情的女孩,那樣清純的心怡,他都懷疑她是否性冷感了怎麼可能從事這種行業,更何況今晚本來她要他陪她去Pup,怎麼 可能會跟這兩個醜男到這裡來呢,如果她是被逼的,可是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被捆綁的跡象,而且她也不像昏迷的樣子,以她的個性一定會會反抗,然而她看起來卻 是一副心甘情願的樣子,那絕不可能是她!應該是湊巧的只是長得很像心怡的女孩,電視上不是有明星臉比賽嗎?可見這個世界上絕對有根你長得很相像的人,只是 你沒碰到而已,但是今天確實被他碰到了。

已全裸的心怡快羞死了,除了她的男朋友以外還沒有人看過她的身體,平常時她自己都是蠻潔身自愛的,她聽說男人對同一個女人玩久了會沒興趣,雖然男友是奪取 她初夜的第一個情人,然而兩個人也還未結婚,她還是不願意讓他看輕,結婚之前她還是要做一個乖女孩,所以每當男友要求跟她做愛時,她都會盡量避免,盡量少 做,害她的男友幾乎懷疑她是否性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