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車美人

他再狠狠地頂了她幾下,她已是全身舒暢,淫水狂流了,他抽出大雞巴,舉挺進李秋玉穴中。

李秋玉那穴水多了,不由叫道:「哎呀!痛喔!好難過呀!輕點!」

他便輕輕的抽插著!邱美蘭趁機擦著田淑珠的淫水。擦濕了一條毛巾,她連忙再去拿一條乾毛巾來擦,左手同時又拿著一條浴巾作預備用。

王一中邊輕抽插,邊吻著李秋玉的玉背。一點點的吻,吻得她直抖!陣陣淫水直往外流!玉穴也寬鬆多了,她哼道:「哥,不痛了,可以插了!」

他再依「八淺二深」之法抽插著…她因趴著挨插,別有一番滋味!那陰唇被大雞巴磨得舒服極了!他改用「五淺五深」之法,抽插著。一強一弱地交互攻著!

她美得直叫:「哥…好哥哥…哎呀…我的親哥哥呀…哎…哎呀…美死我了…想不到…你這麼能幹…我…我先前還以為你不行呢…真對不起…哎喲……哎…對…對…對了右邊…就是右邊…再重一點…真好…實在…好痛快呀…大雞巴哥哥…你真利害…哎喲…頂得好…頂得好…好舒服呀…哎…哎呀…快…快…快用力…我…我要去了…出了…」

剛叫完便全身一抖,接著大屁股的陰精直洩而出了,王一中以龜頭頂住花心四周輕磨著。陣陣陰精直洩而出,她已漸昏迷。他忍住龜頭之酥癢,繼續磨著,目前正是緊要關頭,他不敢疏忽,終於,她大叫一聲,陰精狂洩不止。他忙抽出雞巴仰躺休息!

邱美蘭忙用毛巾為他和她擦拭著,同時又去取濕毛巾為田、李二女擦臉,希望她們早點醒過來!

不久,二女悠悠醒了過來!兩人相視微笑著!那是極樂後之笑!

田淑珠歎口氣道:「大姐,美死我了!」

李秋玉也歎道:「我也舒服極了!快要升天了!」

田淑珠道:「大姐,想不到他這麼行。」

李秋玉道:「是呀!我們真是看錯人了,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王一中笑道:「兩位已經休息夠了吧?再來吧!」

二女齊聲道:「哥,我們服輸了!不能再插了!」

王一中笑道:「你們看它還沒倒呢!怎麼辦?」

大雞巴果然還是威風稟稟的。

二女吐了吐舌道:「哇!它更壯了呢!」

田淑珠低聲對李秋玉道:「大姐,我已經不行了?你行嗎?」

李秋玉道:「我全身酥軟無力。」

她二人在商量時,邱美蘭也暗思:「事情因我而起,應由我來收拾!看他英俊體貼,不如把身子獻給他吧!就這麼決定了!」

「不過,那東西實在太強了,大姐二姐都受不了,我…」

「管它的,水到渠成。」

邱美蘭便道:「大姐,二姐,由我來吧!」

田淑珠忙道:「美蘭,你尚是處女,會受不了的。」

邱美蘭道:「為了咱們三人名譽,我不顧那些了。」

李秋玉道:「美蘭,輸就輸了,沒關係!」

邱美蘭道:「他還沒洩精呢!」

田淑珠頓悟道:「唔!敢情你對他動了情?」

美蘭低頭不語,那張臉卻也因被田淑珠說中了心事而漲得通紅,田、李二人便嬉笑不已!

美蘭低聲道:「大姐,二姐,別取笑人家了嘛!」

李秋玉止住笑,接道:「好,好,我不笑了,你小心些!」又偏頭對王一中道:「便宜你了,要溫柔些!」

王一中養精蓄銳後,大聲道:「放心!我會讓她從此愛上男人的!」

田淑珠笑道:「小妹,放心干吧!替你把風!」

美蘭仰躺在床上點頭致謝。

李秋玉拿個枕頭墊在美蘭臀下,道:「美蘭,不要怕!」說完、握握她的手。

王一中笑道:「美蘭,妳放心,我會很溫柔的替妳開苞。」他彎下腰吻住她的櫻唇。

兩人忘情的吻著,舌頭也互相舐著,互相的吸吮。他那右手也不閒著,忙著上聖母峰。然後,以嘴唇吻著玉乳,右手下山到桃源洞口。美蘭早就淫水氾濫,再經挑逗,更一發不可收拾,他右手中指逆水而進,在洞口和處女膜前摸索著。不久,她已面帶桃花、嬌喘吁吁了!她全身不住的扭著!

他低頭要舐玉穴時,李秋玉道:「哥,不要舐.她受不了的!」

田淑珠也接道:「是啊!你那招太利害,她會受不了的!」

他一笑,便又吸吮著玉乳。

不久,李秋玉道:「好了,可以上馬了!」

美蘭已分開雙腿,張手待「宰」了,她那神情是企盼中帶有緊張,他端槍,先在洞口「巡視」!那種酥癢令她受不了!

「哎…哎呀…癢呀…」

他確定可以了,便對準洞口,微一用力。

她不禁抖了一下,道:「哎呀!痛…痛…」

只見那大龜頭已經進入洞內了,他也覺得被那小穴夾得又緊又癢的,他便拔槍,在龜頭擦些凡士林。然後,再輕輕愛撫著。她只感到心亂如麻!她更感到渴了、熱了!她已經是意亂情迷了,此時只要王一中叫她幹什麼,她一定會答允的,不久,她的那對美目,己成赤色了!

她不禁叫道:「哥,快插吧!我難受死了!」

他輕輕一送,約進了一吋左右,問道:「美蘭,痛嗎?」

她搖頭道:「別問我,你只管插就是了。」

他吻了她一下道:「太急了,怕妳吃不消。」

她喘道:「不要如此斯文,我裏面癢死了!」

他笑道:「好,我挺進去試試看!」他用力一挺,又插進寸許。

只見她秀眉一鎖,不由流出了冷汗,全身也輕微顫抖著,她那手掌也突然變冷,同時也泌出不少冷汗。那是痛苦與快樂的混合,她也說不出是美感或是痛楚,那滋味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王一中便輕抽慢送著。雙手更在玉乳上撫摸著。

他看她秀眉已舒,便用力再向前一挺,道:「美蘭,痛嗎?」

她喘口氣道:「啊!似針刺般又癢又痛!」

田淑珠便道:「小妹,不玩算啦!」

她搖頭道:「早晚都要痛的,哥,再挺進去吧!」

他邊愛撫,邊挺進。她忍住疼痛,不敢吭氣,那種神情真令人愛憐不已!他知她痛苦,不敢長驅直入,只是輕挺著!

她暗想:「長痛不如短痛,不如…」

當下她一咬緊牙,接著把臀部向上一挺、再挺,只聽「滋!」一聲,便已全根盡入了!

她卻痛得直叫:「哎呀…哎呀…哥哥…我要…死啦…哎呀…我…痛死我了…」

田淑珠也心驚膽跳地道:「小妹,妳好勇敢喔!痛嗎?」

李秋玉替她擦眼淚和冷汗,道:「小妹,妳不要動,由他去弄吧,他會小心的!」

田淑珠也道:「小妹,妳命好,碰到他這種體貼的人。」

他見到她痛,便頂住不再抽插,靜靜地享受著大雞巴被小穴夾的美感,雙手仍撫摸著玉乳,有時吻吻它。大雞巴在穴巾輕輕地抖著!龜頭也在花心輕磨著。此刻,她樂極了!她感到穴不再痛了!小腹也不再發燒了!心頭也不再空虛了!她只有欲仙欲死之感!

她一聲聲叫著:「哎呀…哥…哥哥…我的親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我美死了…我達到…人生最美的…境界了…哎呀…喔…喔…我美死了……哥哥…你真偉大…你…太能幹了…你賜給我痛快…哎…哎呀…哎呀…太美了…哥哥…插吧…小穴被大雞巴…插穿了…我…我也不會怪你…哎……哎呀…美死我了…哎…我太痛快了…」

王一中確有一套,把美蘭幹得哇哇大叫:「哥…哥…頂死我了…」

「大雞巴哥哥…哎…我好美喔…」

「哎…哎呀…哎喲…用力…用力…對…對…再用力…好哥哥…謝謝你…」

「哥哥…我的親哥哥呀…你真利害…我…哎…哎…我甘心被你插死…」

「哎…哎呀…我…我…不苦了…哎…快…快…頂…頂…對…對…用力頂…我…我要出了…哎呀…出了…美死我了…」

她猛抖不已.那對玉乳令人眼花撩亂。處女之陰精燙得大雞巴又熱又酥。他覺得痛快無比!他乘勝追擊著!「四淺一深」之招式用上了!她只是軟棉綿的挨插著,那迷死人的呻吟聲不住地哼著,李、田二女想幫忙,卻也全身無力。

她倆因已流太多的水,才會覺得酥軟無力!還是處女較有活力,五分鐘後,她又英姿煥然了!她將玉腿纏在他的腰側,全力的迎合著!圓臀由輕輕的搖著,進而至瘋狂的猛搖!

玉戶由慢挺至猛烈的挺進!他似猛虎下山!她似餓狼出柵殼!他改用「二淺一深」的方式,猛烈的幹著。她使盡了吃奶的全部力氣,配合他而迎戰著!

她喘著氣道:「喔…喔…真美…美死我了…哎呀…好哥哥…我舒服極了…我作夢…也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想不到它會使我這麼快樂…哎…哎呀……我…我實在…美死了…哎…哎喲…用力…用力…用力…對…對…哥…哥哥…我愛你…」

他改用長打,每一下皆直抵花心!而且是又沉又重!不到五十下,她已經氣喘如牛了!

她不禁狂叫:「哎呀…哥哥…這一招…太利害了…我…我招架不住了…哎呀…好哥哥…我活不成了…你就饒了我吧…哎…哎呀…哎喲…」

他更用力頂著!

她忙叫道:「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求求你…別急呀…你別這樣…我……我不行了哎…喲哎…我一定…一定活不成了…哎呀…癢死我了…」

他喘著道:「美蘭,妳要我慢慢的插嗎?」

她點點頭道:「對!求求你,哥慢慢的來吧!」

其實,她是中了王一中的計了。他先以快攻引她加速的達到高潮,此時她的全身已經達到興奮狀態,若以慢抽,她一定會覺得很不好受!這只能怪她,對於插穴的經驗還不夠!

果然,他改用慢抽之後,還不到二十下,她便發現情形不對勁了!她只覺得全身是既麻又癢的。尤其小腹似有一把火在燒著,難過極了!她急於發洩那把火,她需要他又重又快的好好幹她幾下,但是他卻漫不經心的,他那慢抽卻似火上加油。她越來越難受了,可是他還是照舊的慢慢抽送著!

終於,她忍不住了,吻了他一下,道:「好哥哥…我求求你…快用力插吧…」

他逗著她:「哎呀!妳剛才不是叫我要慢慢的插嗎?怎麼又改了呢?」再一偏頭,對李、田二女道:「二位小姐,妳們說美蘭到底是怎麼啦!一會兒要快,一會兒又嫌太慢,真是的!」

田淑珠笑道:「小妹一向很乖巧,今天遇上了你,算你運氣好,怎麼說她不乖呢?」

他搖頭道:「我看妳大概是在說謊,喔!或許妳們是好姐妹的關係,所以妳才會說她乖!」

田淑珠急道:「笑話,我怎麼會說謊呢?事實如此!」

他笑笑道:「妳們看,她剛才要我慢,現在又故意要我快,這樣乖嗎?」

李秋玉笑道:「哥哥呀!你別佔便宜又賣乖啦!」

田淑珠也領悟道:「喂!好啦!好啦!你就成全小妹吧!」

他笑道:「成全她,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田淑珠道:「喔!什麼條件,你且說出來讓我們姐妹研究看看吧!」

他笑道:「很簡單,她洩後,我一定還沒洩,所以我要插妳們的屁股,怎麼樣?」

田淑玲嚇著叫道:「插屁眼?不行,你那個太大了,我會受不了的。」說完,下意識的往後退著。

王一中轉對李秋玉道:「秋玉,妳肯嗎?」

李秋玉白著臉道:「我說,好哥哥呀,你就不要再嚇人了好嗎?」

他笑道:「不,我不是嚇妳們,我是說正經的,妳肯嗎?」

他在說話時,抽插的更慢了,那速度簡直比老牛拉車上坡的速度還要慢,邱美蘭穴裏癢得難受,看她直扭著,抖著!

她求道:「親哥哥呀!我求求你,大發慈悲快點用力幹吧!」

他笑一笑,仍不加速度,慢慢的抽插!

李秋玉看了內心不忍,便道:「好吧!我就答應你啦!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他奇道:「什麼條件,請妳說吧!」

她笑道:「你只準抽插一百下,加何?」

他內心暗道:「等一下就會知道了。」

因為她不知插屁跟之奧妙所在。若挨插一百下以後,屁眼便已鬆弛了,而且自麻中會感覺快感,自然而然會需要他繼續的插!

他不點破她,笑道:「好,沒問題,一言為定!」說完,他便用力加速的抽插著邱美蘭,一時水聲、肉聲,床聲響個不停,美蘭不由得長吐了一口氣!

那舒服就似久旱逢甘霖!美蘭已開始眉開眼笑了,真浪!她經哼著情歌!她也急速的迎合著!一時,戰得天昏地暗,只聽床舖猛叫。「吱!吱!」的叫個不停,啊!別有一香情趣!

當美蘭正在大樂特樂的享受時,秋玉卻緊張得要死,在緊張中帶有不少的恐懼,她在為自己的屁眼擔心!淑珠也心情沉重極了!她也在為秋玉擔心不已,但她又沒勇氣代替秋玉來上戰場,因為她深知那根大雞巴的利害,所以不敢當「槍手」。

玉穴那麼大都受不了,何況小小的屁眼,一定更受不了它的攻擊…他實在太缺德了,竟然想出這種點子來。

她忙找出凡士林來,對秋玉道:「大姐,我先來替妳上一點凡士林吧!」

秋玉嘆口氣道:「也好,這冤家真是的!」一頓,又道:「淑珠,妳以中指先挖我的屁眼好嗎?」

淑珠不明白的道:「大姐,為什麼呢?」

秋玉苦笑道:「先挖得讓它鬆弛一點,等一下可少受點苦啊!」

淑珠便以中指抹些凡士林在秋玉的屁眼,然後挖弄著,兩人全是一付緊張的樣子,可見王一中多麼罩得住啊!未戰已先屈人之兵,高明!

且說,美蘭挨了一百多下以後,全身舒暢不已!

她美得直叫:「哎呀…萬歲…大雞巴哥哥萬歲…我…我美死了…愛死你了…我…我愛你…愛在心深處…好哥哥…你真美…你真能幹…我不能沒有你…你…我我嫁給你好不好…好不好嗎…哥哥…」

他只搖頭不語,但抽插得更快了!

她急道:「哎…哎呀…美死我了…哥哥…我嫁給你好嗎?…你說話呀…求求你說話呀…哎…哎呀…那麼用力…幹麼…哎呀…哎呀…頂死我了…哎…哎喲…我…我不行了…我…我要洩了…快…快…快用力…用力頂…對…對了…美死我了…唔…喔…唔…洩死我了…哎…」語聲越來越細,終至不可聞!

他忙抽出大雞巴,用一塊白布擦乾淨。一大股的淫冰,自美蘭的穴中直流出來!那聲勢浩大得勝過水庫在洩洪!流得好多,好急呀!

淑珠一看,忙對秋玉道:「大姐,妳看美蘭好像不太對勁喔!」

秋玉看了一眼,忙道:「糟了,可能脫陰…」說完,她連忙起來,直捏著美蘭的人中,並直拍她的臉,淑珠也急著拿了一條濕毛巾來幫美蘭擦著臉。

不久以後,美蘭終於喘了一口氣,悠悠地醒了過來,那淫水之流速已在漸漸減少了,但美蘭全身仍在輕抖著。美蘭看了四周一眼,便又閉上了眼。她實在太累了!自從她有生以來,第一遭便碰上了王一中這強手,以致於差點就脫陰而死,是福?是禍?天曉得!不過,她的確是爽透啦!

王一中見美蘭醒了,便笑道:「秋玉,現在該輪到妳啦!」

秋玉內心不禁緊張不已,好似一個要上刑臺受刑的犯人一樣的緊張,好久,她才低聲道:「哥哥,妳要輕點喔!只能一百下喔!」

他點頭笑笑道:「妳放心吧!我不會黃牛的!」又對淑珠道:「淑珠,妳來數,數到一百下的時候,妳就叫停呀!」

淑珠點點頭,說沒問題。

秋玉上身趴在床上,高蹺著圓臀準備應戰。

淑珠忽叫道:「哥哥,龜頭上抹一些凡士林吧!」

她替他在龜頭上抹些凡士林後,便用分開了秋玉的屁眼,王一中舉槍在屁眼四周巡視一番!然後在秋玉的屁眼口輕頂著。秋玉緊張得直流冷汗,全身也不由得輕輕地顫抖著,那雙腳也有站立不住的感覺,她實在太怕那根太雞巴了!

他以右手輕輕的扣著她那騷穴。而那左手更忙著登「玉女峰」。大雞巴仍在輕頂著!

三管齊下,她不由得哼出聲!「哎呀…癢死我了…」

他微一加力,龜頭便進去了少許,忙問道:「秋玉,妳覺得痛嗎?」

她忍住漲痛,道:「還好,哥哥,你要慢點喔!」

他仍三管齊下,以減輕她的緊張心裏,漸漸地,她全身酥麻不已,精神也逐漸在恍忽了。那屁眼也稍微鬆弛了一點,他趁此機會再微向前挺!結果大雞巴已進去了三分之一,她就受不了了。

她只覺得一陣漲痛:「哎呀…哥哥…痛呀…停停…」

淑珠下意識的推了他一下,道:「喂,親哥哥,你慢一點,因你那東西實在太大了!」

他笑道:「好啦!又不是妳在挨插,妳替別人緊張什麼?」一頓,又道:「妳別急,等一下還有妳的節目,乖乖站一旁等吧!」

淑珠莫名其妙地道:「我的節目?」

他點點頭笑道:「是的,妳等著瞧吧!」說完,繼續三管齊下的工作著!

秋玉趴在床上想著:「老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唉!」

他聽到秋玉嘆氣,便道:「秋玉,忍耐點,我…」

淑珠忙道:「哥、不能亂來呀!」

秋玉苦笑道:「沒關係!用力頂吧!」

淑珠急道:「不行呀!大姐,那會很痛呢!」

秋玉道:「大妹,謝謝妳,我知道的,但長痛不如短痛呀!」

王一中問道:「淑珠,我插幾下了?」

淑珠說謊道:「喔!五十下了!」

王一中道:「哇!這麼多下了呀!」

秋玉心中也暗暗地高興著…因為她總想能夠早點挨到一百下,以便解除身心的雙重威脅!

王一中便道:「秋玉,還是妳自己頂吧!」

只見秋玉咬緊牙,做了一個深呼吸以後,便用力朝後一頂,只聽「波!」一聲,大雞巴終於全根盡入了!但秋玉卻大叫一聲:「哎呀!」接著冷汗、淚水、鼻涕一直往外流,一張玉臉已變成蒼白,令人十分的同情。

淑珠邊擦邊道:「大姐,妳,妳這是何苦呢?」一頓,又問道:「大姐,妳覺得好點了嗎?」

她那張蒼白的臉,只是苦笑著。

王一中道:「淑珠,請妳開始數吧!」說完,他開始輕抽慢插著!

秋玉仍覺得很痛,但她仍咬緊牙關,努力的忍耐著!

淑珠在一旁數著:「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

隨著抽送,秋玉的那屁眼,已經逐漸的鬆弛了!他一吸氣,大雞巴便縮小了一些,這樣一來,進出便更方便了。他趁此機會,猛然一陣快攻…淑珠也加快地數著…有時,她故意偷工減料,跳著數…

隨著那陣快攻,秋玉已漸漸入了佳境,王一中更加緊的攻擊著。秋玉已覺那玉穴,被那對卵蛋敲得酥癢酸麻不已!她全身已經漸漸舒暢了,那淫水竟又開始往外流了。

很掃興的是,此時淑珠已數到了一百,而叫出:「九十九、一百,到了,快停呀!」 .

她的話聲中,禁不住充滿了欣悅,因為她為秋玉的可免挨插而高興著,話聲一落,便便直催著王一中。

王一中笑一笑,便把大雞巴抽出來,秋玉忙道:「慢著,哥…求求你,別把大雞巴抽出去吧!」

王一中卻笑道:「抱歉得很,一百下已經到了,而且淑珠也已經叫停了!」

秋玉求道:「哥…求求你,再插小屁眼幾下好嗎?」

王一中故意道:「對不起,老規矩,我有一個條件。」

秋玉急道:「啊!什麼條件,你快說吧!」

王一中笑道:「是這樣的,我再插妳一百下小屁眼,但要淑珠以口舐大雞巴。」

秋玉便道:「淑珠,我求求妳,妳就答應他吧!」

淑珠也知道自己的過錯,便道:「好吧!怪不得,剛才哥叫我等著瞧。」

王一中哈哈大笑,同時開始又在小屁眼中抽插著。他仍舊是三管齊下,而且更加的賣勁,秋玉也大力的配合迎戰著,七、八十下後,只聽秋玉哼道:「哥,美死我了!」

「哥…我…我又不行了…快…快用力…我…我美死了…哎…痛快…」

王一中便道:「秋玉,我是不是可以把大雞巴抽出來了?」

秋王點頭道:「哥,謝謝你,可以了,謝謝你!」

王一中一把大雞巴抽出來後,淑珠便忙以乾淨的白布擦乾了它,然從淑珠以舌頭舐著馬眼,刮著龜頭。他只覺得一陣陣的酥麻酸癢,舒服極了!

淑珠張口含住大龜頭,她那張小口已經「客滿」了!不過,她仍很用心的吸吮著!她吸著大龜頭,同時一直往後拉,好像要拉斷它似的,他只覺得別有一番情趣,不由得輕輕地抽送著。

淑珠被大雞巴插得幾乎要窒息,便輕輕地咬了它一下,既痛又麻的滋味,使他更加的舒服!他不由得更加的猛抽猛插送了!

淑珠直咳嗽道:「哥,你別這樣,你快要把我的喉嚨插破了呀!」

他不好意思地停止了抽送了!她繼續吸吮著大雞巴。秋玉也張口咬住那兩個卵蛋。右手更輕輕的撫摸著那輸精管。足足弄了有二十分鐘之久,他才覺得一陣酸麻…兩點似的精水直射入淑珠的口中,足足射了有二十多秒還在發射,那些精水多得淑珠差點脹死!

她連忙吐出大雞巴,秋玉連忙「接棒」,她一接過大雞巴連忙大口的吞著精水,她邊吞精水,邊吸吮著龜頭。這一招令他更加舒服!他只覺全身汗毛直豎,快感陣陣!

他終於完全征服了,那三個「霹靂嬌娃」了!同時,他也得到最高的快感,這可以說是皆大歡喜了!從此,四人便長相廝守。

小久,玉如和莎莉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五女相處的十分融洽,王一中便在眾香國中享盡了艷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