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車美人

兩人一言一語中皆充滿了敬意和愛意,王一中只是在旁含笑靜靜地聽她們談話,他心中的那份得意更不用說了!

莎莉吻了他一下,道:「哥,你感覺到舒服嗎?」

他點點頭道:「真是太痛快了!你們兩人對我真好,我也很喜歡你們。」

玉如伸出手打了他一下道:「還說呢,你太凶了,差點要了人家的命!」

聽她這樣一說,他不由得意地大笑著。

三人經過一陣溫存後,便進入夢鄉了!

自從與玉如和莎莉搭上線後,王一中安守己多了!

今晚他送她們回去後,本想進去和她們再大戰一場,以洩洩火,但二女卻腕拒了,理由是身體久安,想早點休息。他只得快快的回家了!也想早點睡覺,以便養精蓄銳。

他家住在陽明山的高級住宅區,室內佈置得非常豪華。當他一進門,便看見二樓有燈光一閃一閃的!好像一個人在上面移動著。那似乎是手電筒的光,大概有人拿著手電筒在上面找東西。

他直覺地想到賊!有賊光臨他的住宅。於是他便輕輕的走了進去,輕輕的摸到了樓上。他聽到輕微的腳步聲和開箱的聲音,那手電筒的光更是一閃一閃的在房間內移動。

果然有賊光臨!他當下便想好了一個對付的方法。

他迅速的打開房門,接著便迅速的開燈!只聽「擦!」一聲,室內頓時大放光明!突然的變化,使那夜行客大吃一驚!她在燈光下被照得清清楚楚,原來是個女的,而且長得相當漂亮。

他意外地叫道:「怎麼是女的?是一位艷賊!」

原來那個夜行客竟然是個妙齡少女,十七八歲的年華,甜甜的臉,大大的眼睛,均勻的身材,長長的頭髮,乃上等姿色。真是想不到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她也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看了他一下。

梢一定神後,她便喝道:「你是誰?亂闖別人房間,有何貴幹?」

聽她一說,他真有點啼笑皆非之感!真是笑都笑不出來。

她見他不語,沒有一點表示,以為他也是和她同行,便對著他道:「還不快滾!」

他苦笑道:「叫我滾?你…」

她揚起手道:「你再不滾的話,小心你的狗命!」

他裝作十分害怕的樣子,慢慢後退著,手腳還裝出輕微地顫抖,看到他這種樣子,她雙手抱胸十分得意地笑著!

突然,他快跑過去一把抱住她,接著將她往床上一推,只聽「砰」一聲,她便四腳朝天地倒在床上。他爬上去壓住她,對準嘴唇猛吻著!

她手捶腳踢的掙扎著!就是無法掙得開,便不停叫道:「唔!唔!你這賊!色狼!你這壞蛋!」

他更用力地抱住她,接著吻住她!雙手不停的在她全身移動著,撫摸著,不過他可不敢把舌頭伸進她口中,以免被她咬斷!那才划不來呢!

她敵不過他,被壓得無法動彈,只得任由他輕薄,無法抵抗!

他吻過癮後,才道:「小姐請問貴姓大名?」

她哼一聲,頭往旁邊一擺不理他。

他只是笑笑,便伸出手抓住她的衣領,握緊後用力一撕,只聽「嘶!」一聲,她那套洋裝便已被撕成對半!不能穿了!而且奶罩也露了出來。

她不由氣道:「你這色狼!你…撕壞了我的衣服了!」

他仍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能告訴我嗎?」

她仍不吭氣,理也不理他。

他伸手抓住她的奶罩,用力一扯。「叭」的一聲,奶罩已是應手而起,那對高聳的玉乳便跳了出來,那種堅挺白嫩狀令他不由一陣心動!

他又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雙手遮著玉乳,還是不答話。

他一狠心便用力扯下那件小三角褲,隨著褲子撕破聲,她那美妙的桃源洞和黑森林,便完全出現了!香噴噴,軟綿綿的好不誘人!

她忙分出一手遮著玉穴。

他仍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只是瞪著他,仍然倔強不語!她那對眼睛恨得幾乎噴了出來,真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才甘心似的。

見她不說一句話,他對她笑了一笑便迅速的脫去了西裝,只剩內衣褲,對著她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還是冷哼一聲不語。

他慢慢脫去內衣,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冷冷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他脫下內褲,慢慢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不能告訴我嗎?」

她急著道:「你想幹什麼?你這賊!你這壞蛋!你這色狼!」

他笑一笑道:「再問一次,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冷笑一聲道:「你敢對我怎麼樣?」

他逗著她道:「你說呢?我會對你怎樣?」

她冷笑道:「諒你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他笑了一下,道:「再一次,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閉目不語!

見她不答話,他連忙一把抓住她的乳房,來回不停的搓揉著!

她羞得伸出手來,給他一把掌!「拍!」清脆的一聲,打個正著!

他仍笑道:「請問貴姓芳名?」

她氣道:「色狼!色狼!」

他急忙低下頭吻住她那神秘的、敏感的桃源洞口,這一吻,吻得她暈頭轉向,對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她不由怔住了!一張臉漲得紅紅的!嬌艷欲滴!一粒粒眼淚便奪目而出!滿臉都是,看起來滿可憐的。

他見她沒有反應,於是便抬頭一看,想不到她竟然會掉淚,因為以他的想法,干「闖空門」這一行的一定很「開放」的。

見她這個樣子,他的內心也稍覺不忍!便道:「小姐,你為何要幹這一行呢?是否有什麼苦衷?可以告訴我嗎?」

聽到他的問話,她眼淚流得更多了!真是悲從中來。

看到她這個樣子,他不禁慌了起來!真不知如何來應付這個局面。女人的一哭、二鬧、三下吊,這三絕招實在厲害得很,他想了一下,便自衣櫃內取出一套洋裝,道:「小姐,穿上它,你走吧!我也不想為難你了!」

於是她便草草穿上洋裝後,道:「有膽的就別走,等我一個小時。」

她那生氣的樣子,別有一番姿色,他看得竟呆住了!

她喝道:「你到底聽到我的話沒有?」

他回過神來道:「好,我等你!不見不散!」

她瞪了他一眼以後,便很快出的跑了出去,房內只留下一陣少女的幽香,讓王一中一人在房內回味著…回憶著剛才的奇遇!

也不知道時間經過了多久,突然聽到一陣汽車喇叭聲響著!他忙把頭探出窗外一看,在住宅門前亭亭玉立的站著三個妙齡少女!

他忙下去,開門道:「請進!請進!」

三個少女各自重重地哼了一聲以後,便大大方方的跟著他走進了客廳,王一中尚未來得及開口,稍年長的一位少女,便對著他道:「我叫李秋玉,她叫田淑珠,另一個叫邱美蘭。」

他用手指著最年輕的那位少女,笑道:「唔!你芳名叫邱美蘭呀!」

邱美蘭哼了一聲,不理他!

他忙道:「遠來是客,各位小姐請坐!請坐!不用客氣,不要見外!」

三人陸續坐下後,他又問道:「三位小姐想要喝點什麼?」

李秋玉道:「隨便!」

他便從冰箱中取出了四瓶罐裝啤酒,分與三人一人一瓶,三位小姐也不客氣的伸手接了過去,四人各喝著啤酒不語。

還是王一中打破沉默,道:「三位小姐深夜來寒舍,不知有何指教?是否可言明?」

李秋玉忙道:「不敢,不敢,只是想要請教先生一個問題!」

他忙自我介紹道:「我叫王一中,講說!請說!我是知無不言。」

李秋玉道:「不知你剛才為何羞辱我們老三?」

他大笑道:「李小姐,這可是她自找的!這可不能怪我!」

邱美蘭氣道:「這怎麼是我自己找的?明明是你的不對,你欺侮我,還不承認!」

李秋玉連忙阻止她道:「美蘭,你先靜一靜,聽他說下去,等一下你再說好了。」

王一中點點頭道:「還是李小姐明理,不愧是老大姐,敝人深感佩服。」

頓一頓,又道:「邱美蘭小姐深夜到敝舍來作案,被我發現後又拒不合作,對我不理不睬的。」

李秋玉道:「她作案是她的不對,你可以把她送到警所處理,又何必羞辱她呢?」

聽了李秋玉的話,王一中不由啞口無語,不知如何啟口。

李秋玉又道:「你知不知道美蘭尚是清白身子嗎?」

王一中紅著臉道:「我…我…」

田淑珠冷冷地道:「你,你什麼?色狼!你簡直是色狼!無恥!」

王一中急道:「冤枉,我若是你們所說的色狼,我會輕易的放她走嗎?」

三人低頭無語。

他又接著道:「我是見她長得很可愛,才和她開玩笑的,想不到…」

田淑珠不滿道:「開玩笑,那有這種開法,太過份了吧?」

王一中紅著臉道:「我錯了,任憑處置好了!」

李秋玉道:「自我三人結拜以來,未逢此種羞辱,美蘭,你想怎麼處罰他?」

美蘭張口:「我…我…」

誰知現在她已氣消了,她心中竟然不忍心去責罰他,原來她已經是暗中愛上他了!真是緣也!

田淑珠較潑辣,見她吞吞吐吐的,便道:「美蘭,快說呀!」

美蘭更急了!

田淑珠便和李秋玉到一旁商量著,大家一時看著她倆在談些什麼?不久,田淑珠神秘地笑道:「你敢接受我們的挑戰嗎?」

王一中低問道:「挑戰?」

李秋玉點頭道:「不錯!」

王一中道:「那一方面的挑戰?」

田淑珠冷笑道:「怎麼?怕了?」

王一中挺胸道:「笑話,男子漢大丈夫我怕什麼?」

李秋玉忙接道:「任何挑戰都不怕嗎?」

王一中拍胸道:「大丈夫一言既出…」

李秋玉接道:「駟馬難追。」

王一中點頭同意道:「任何挑戰我都能奪標。」

李秋玉對田淑珠道:「淑珠,告訴他吧!」

田淑珠笑道:「走吧!到床上去!」

王一中莫名其妙道:「到床上幹什麼?」

田淑珠笑道:「挑戰呀!」

王一中頓悟道:「喔!原來如此!」

四人便到樓上房內。

㶏李秋玉三人的想法中想藉美色好好地修理王一中。她們認為憑李、田二人便可以收拾王一中了。誰知她們都大錯特錯了!她們一念之差,慘遭痛宰;她們三人差點就「死」在床上,不過,話說回來,何嘗不是享樂一番呢!

言歸正傳…四人一進房,便各自脫得光光了!連那邱美蘭也不例外。王一中見三女之姿色,內心不由急跳!這三女無論在身段、膚色都很合乎標準,實在太美麗了!但他馬上吸氣寧神,準備好好的應付這一場硬戰,畢竟他是經過大風大浪的狠角色。

他一吸氣,只見那根大雞巴便軟綿綿地低垂著,一付「萎靡不振」的樣子。

田淑珠低頭一看,心中暗喜:「哼!憑這種小角色,還敢逞強!」

李秋玉也看到了,暗想:「憑他,由我一人應付便夠了!」

邱美蘭也想道:「奇怪,那東西怎麼和一小時前不一樣了?」原來她被羞辱時,已看到那雄偉的大雞巴了。

王一中一看三女之神情,暗喜道:「她們中計了…」

這真是一場鬥智鬥力之戰!王一中先使敵人輕敵,再伺機痛宰。

於是他道:「三位小姐,先看場小電影,培養情調好嗎?」

三女齊點頭同意。

五分鐘後,一切準備妥當以後,便熄燈放映了,王一中坐在三女之間,一起觀賞著…那是一個富麗堂皇的舞台。小喇叭手奏起急速的旋律,幕幔隨著旋律慢慢地升起,一個金髮碧眼尤物,著薄衫在輕舞著。

那尤物年約廿二、三歲。身材修長,三圍玲瓏。自薄衫可看到裡面之三點裝。她隨著音樂舞著…同時做著各種思春的表情…不久,她慢慢脫去薄衫。馬上呈現出她那雪白的肌膚。

那對雪白的豐乳,以乎要自那小乳罩中跳出來,尤其她那妖冶的表情,更令人銷魂!三女自覺比不上她。接著出現一個熱騰騰的蒸氣浴缸,那浴缸剛好能讓一個人洗澡,最妙的是那浴缸是透明的。

那尤物跳了一會,表現十分無聊狀。她慢慢地除去那小奶罩。那對令人著迷的肉彈便跳了出來,它們甚至還不安份的一直抖著,不由令人想入非非。

李秋玉低聲對田淑珠道:「我看她的胸圍至少有四十三寸。」

田淑珠笑了一笑,下意識的摸摸自已的玉乳,其實她那對玉乳,也是十分豐滿的。王一中在暗中看見了她的動作,便有了主意,他伸手摸著田淑珠的玉乳、只覺得滑膩異常!起初,她嚇了一跳,繼而任由他撫摸了。王一中得寸進尺的直摸她的玉穴。

她呻吟一聲,便由他去挖弄了,以他的高明挑逗手法,不久便把田淑珠逗得淫水直流,全身酸癢了。

銀幕上那尤物撫摸自己的玉乳一陣子以後,便溜進浴缸中,就好似一條美人魚般迷人。她害羞的把三角褲除去了。那肉包子似的玉穴便完全赤裸裸的呈現在四人的眼前了。

李秋玉不由吸了一口氣,暗道:「那穴太美了!」

此時,那尤物輕輕用水清洗著玉穴。自陰唇、陰核洗起…再拿手指進去洞內挖洗著。王一中己看過好幾遍了,所以很能沉得住氣,一付無動於衷的樣子。那三人就不行了!

王一中見把田淑珠逗得差不多了,便轉向李秋玉,田淑珠突感穴內空虛,只得自己動手了!王一中的手指輕經地撫摸著李秋玉的玉乳,輕搓慢揉的。李秋玉正在需要之時,他來了,毫不抗拒,相反地還挺合作的,他摸著乳房,捏著乳頭,輕輕佻逗著。

然後,他的手指到桃源洞中去遊覽觀光一番。她強忍著酸癢,不敢吭出聲來。那滋味實在很難受,全身似有萬支螞蟻在爬般,說多癢就有多癢,但卻不能哼一聲,也因這樣,她更易興奮。因此,不久,她已淫水大放了!

他仍繼續不斷輕逗著她!此時,那尤物,正以手挖著玉穴,一付酸癢難耐的表情。她全身微微發抖,兩腿也挺直的顫抖著,小腿不時伸縮著。由於情慾的激動,使得她滿臉漲得通紅。她低聲呻吟著。那動作表情十分的誘人。

田淑珠就似那尤物般春心大動了,在不知不覺中,她照著那尤物的動作,挖弄起來了。她竟呻吟了…聲音也越來越清晰了!王一中忙轉移陣地,改向邱美蘭。他此招很高明,好似到處放火,任它燃燒,不久將會燎原,李、田二女已被他逗得如癡如醉了!

邱美蘭在私下已經愛上了王一中,故當他來襲時,她根本沒叫喊,她靜靜享受著他的愛撫。此時此景和一小時前完全不同。她己陶醉了!尤其那李、田二女之呻吟聲,似細菌般馬上迅速地感染了她,她不禁也低聲呻吟起來了!

王一中見狀,暗喜自己的計劃已成功一半了。他急忙起身關掉放映機,並且打開燈。在強烈燈光的照射下,三女不由一陣臉紅!原來燈亮時,三女的手指皆在穴中,而且還有韻律地挖弄著,尤其地上已成一片汪佯大海了。

三人所流的淫水,已經彙集在一起了,地上到處滑溜溜的,王一中小心地收拾著放映機,以免滑倒。三女只是低頭不語。

王一中收拾好後,笑道:「這部片子好不好看?嗯?」

三女皆答不出來,只是紅著臉!原來她們三人都已經春心蕩漾了!

王一中笑道:「接著該正式挑戰了,你們誰先來?」

三女對望一下,李秋玉站起來道:「我是老大,美蘭尚是處女,田淑珠先來吧!」

田淑珠忙道:「不,大姐,還是你先!」

兩人便相互客氣著。

王一中便道:「沒關係,一起來吧!」

田淑珠道:「一起來,怎麼來?你行嗎?」

王一中笑道:「試試看,我拼老命伺候你們三位吧!」

李秋玉道:「要試就快點來吧!」

王一中卻裝出苦笑道:「不過,它卻還在睡覺呢!」說完,用手指著軟綿綿的大雞巴。

三女一看,不由吃驚不已!

田淑珠大叫道:「你…你難道不能人道?」

王一中拍拍她的肩道:「不是的,只是還在睡覺。」

李秋玉便道:「好,我來叫醒它。」

「你們別難過和失望,等一下你們就知道。」說完,伸出玉手套動著大雞巴,上下不停地套動著。

整整弄了五分鐘之久,它仍然是要醒不醒,懶洋洋的樣子,當然,那是王一中盡力克制著的緣故。三女看到這種情形,不禁著急不已!因她們已是全身酥癢難耐了,正極需要大陽具的安慰。

田淑珠便道:「還是讓我來吧!」說完,張口含住大雞巴,不停吸吮著。

她這一招果然有效,經她又吞又吸又吮又配合著輕咬,弄了三分鐘,大雞巴終於醒了!它漸漸變粗加長著,慢慢的抬頭挺胸起來。終於它完全醒過來了!足足有八寸長,而且熱呼呼的,推糾糾、氣昂昂,好不雄壯。那大龜頭更似草菇那麼大,神光滑亮的。

田淑珠不禁喝采道:「想不到它這麼壯,真是好寶貝!」

李秋玉也感歎道:「是啊!真可怕!」

三人心中皆狂跳著,真是又愛又恨!

王一中笑一笑道:「現在可以展開正式挑戰了!」一頓,又道:「為節省時間,李小姐、田小姐,你們一起來吧!」

李、田二女呆呆望著他,似問:「又不是打架,怎能一起來?」

王一中笑著叫田淑珠仰天躺著,再叫李秋玉爬在她的身上,好像是男人要插穴般。兩個玉穴便互相頂著,由於兩人身材差不多,兩個穴竟頂得密密的,兩人不由得互相磨擦起來了。

王一中笑道:「別急,先停一停!」一頓,又道:「我站在床前插穴,上下輪流插,好不好?」

田淑珠道:「我下面比較累呀!」

王一中笑道:「李小姐會以手撐著身子的,不要怕。」一頓,又道:「我就多插你幾下,聊作慰勞吧!」

田淑珠媚笑道:「別黃牛喔!」

王一中又對邱美蘭道:「邱小姐就拿塊乾布,隨時擦水吧!委屈你了!」

邱美蘭含情脈脈的點了點頭。

王一中便輕吻了她一下,以表示感激之意,誰知道,她竟抱住他長吻起來,這一吻長達三分鐘。

田淑珠忙叫道:「好了,該幹活了吧!」

王一中笑道:「好,就先拿你開刀!」說完,端槍前進刺!對正目標,正中紅心!

由於陰戶早已濕透了,大雞巴很容易便直抵花心!雖有淫水潤滑,田淑珠仍覺有點漲痛!

「喔!好大的雞巴呀!」

他沉住氣按「九淺一深」要領上下不急不徐抽插著。並且伸出右手在李秋玉穴中挖弄著。田、李二女也全身不由自主的動著。玉乳對玉乳,玉穴對玉穴的磨著。

田淑珠披上下夾攻的直喊著:「咬…哎呀…哎喲…好哥哥…嗯嗯嗯…好兇猛的大雞巴呀…又粗…又又大…又熱…把我的小穴搗碎了…哎…哎呀…又粗…又大…又熱…美死我了…我全身發麻…哥…好哥哥…我的親哥哥呀……我…我丟了…哎…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