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吃定你了

他父親和章婷婷的父親是摯友,他和章婷婷從小一起長大,但他從來都只當她是妹妹,從未想過娶她為妻。

所謂的「未婚妻」,也只是兩位老人家一相情願的說法而已,他從來沒有承認過。

「難道你一點也不喜歡我?」章婷婷垮下臉,泫然欲泣地看著他。

自小一起長大,她真的很喜歡他,沒想到他卻從來不將她放在心裡。

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換了這麼多,現在又迷上那個叫寧心怡的女人,為什麼就是不肯多看她一眼?

「小婷,抱歉。」孟天翔看著她,眼神是不容懷疑的堅定。

章婷婷嘆了一口氣,看著他:「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那就吻我。」

「吻你?」孟天翔怔了怔。

「對,我只希望得到你的一個吻。只要你肯給我一個吻,以後我再也不會來糾纏你。」章婷婷閉上眼睛。

「這……好吧。」

想到只要吻了她,就可以省去不少煩惱,孟天翔上前一步,象徵性地親了親她的唇,誰知章婷婷卻死命抱緊他,張開嘴和他緊緊糾纏起來。

此時若有第三者無意撞見,看到他們吻得如此「難捨難分」,必會以為他們是對心心相印的愛侶。

「小婷,你太過分了!」

孟天翔畢竟是男子,力氣大,回神後立即推開她,還一臉厭惡地用手背擦了擦嘴。

看來他對她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

眼眸一黯,章婷婷勇敢地接受了這個打擊,一仰頭,仍是一臉如花笑靨。

「那……再見了!。」

一吻後,便不再糾纏。

章婷婷說到做到,轉過頭,邁開腳步,卻在轉頭的瞬間,熱淚奪眶而出。

這畢竟是她的初戀呵……。

她猛地打開門,卻對上寧心怡那張清麗的臉龐,兩人四目相對,都怔住了。

「寧心怡?」章婷婷忍不住輕呼出聲。

「心怡?」孟天翔一震,大叫一聲。

這叫聲震醒了寧心怡,她一秒都沒有猶豫,就掉頭向外面跑去。

「該死!」孟天翔咒罵一聲,一把推開章婷婷,立即追向她的背影。

寧心怡衝到電梯口,拚命按著電梯,男人就在不遠的走廊邊叫著她的名字邊追過來……。

快一點!

寧心怡焦急地跺著腳,終於,電梯門「叮」地一聲打開,她逃也似地衝進去,按下一樓按鈕。

「等一下!」

孟天翔撲過來,卻仍是追趕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心怡那張震驚而悲傷的臉龐,被緩緩合攏的門遮住……。

她一定是誤會了!

孟天翔沒有一秒遲疑,立即朝樓梯間衝去。

見孟天翔沒有趕上,寧心怡緩緩吁了一口氣,她的心臟怦怦直跳,雙腿虛軟無力,根本支撐不住自己。

靠著電梯牆壁緩緩滑坐在地上,寧心怡摀住自己的臉,手掌心頓時傳來液體滾燙的觸覺。

她猶豫再三,終於鼓起勇氣來找他,想聽聽他的解釋,但她卻親眼目睹了兩人熱情接吻的一幕……。

原來,章婷婷說的都是真的,她只是他玩玩的對象而已,他真正愛的女人是章婷婷!

明知這段感情不可能有結果,也做好了心理建設,卻在得知背叛後,仍是嘗到了胸口欲裂的痛楚滋味……。

把手按在胸口,寧心怡覺得自己真的受傷了,傷得很深、很重,超乎她的想像。

原來早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愛他這麼深……。

彷彿等待了一個世紀這麼長,電梯門終於開了,寧心怡蒼白著臉,才跨出一步,就突然被人揪住手臂。

「心怡!」

孟天翔大汗淋漓、氣喘如牛……,從十六樓直奔到一樓,可不是鬧著玩的。

寧心怡渾身劇震,看著這個令她又愛又恨的男人,眼眸瞬間濕潤。

「心怡,你誤會了,我和章婷婷根本不是那樣,聽我解釋……」孟天翔仍喘著氣。

「沒什麼好解釋的。」寧心怡垂下眼瞼,甩開他的手:「反正彼此都不是認真的,你當然可以喜歡別的女人。」

「誰說我不是認真的?我對你當然是認真的!」孟天翔生氣了,大聲吼道。

一樓正是大廈的入口,來來往往都是天宇的員工,不少人對自家總裁和總裁身邊的女人投以好奇的目光……,當然,他們不敢多看,瞥一眼便快步走開。

但寧心怡生性害羞,不禁飛紅了臉:「你不要這麼大聲,大家都在看我們。」

「誰敢看?」孟天翔瞪了四週一眼,目光如劍,被掃到的人,個個嚇得噤若寒蟬。「你是我的老婆,他們遲早有一天都會知道的!」

「你未來的老婆不是章婷婷嗎?」寧心怡眼神一黯。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要騙她?

「她是喜歡我沒錯,但我只當她是妹妹。剛才她要我吻她,說吻了她之後,她就不會再來糾纏我,所以我才會吻她……,沒想到正好被你看到。」

「沒錯,天翔說的都是真的。」章婷婷笑嘻嘻的,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看到她,孟天翔便忍不住咬牙切齒。

「我知道我錯了。」章婷婷不好意思地吐吐舌。

現代女性,拿得起放得下。她是很想破壞他們的感情,把孟天翔佔為已有,但她知道,不管她再怎麼努力,孟天翔的心仍是牢牢系在寧心怡身上,她又何必再來瞠這淌渾水呢?

「對不起,我上次告訴你的都是假話。」章婷婷走到寧心怡面前說道。

她可以感覺到從背後射來孟天翔想殺人的目光……。

這小妮子竟敢趁他不在的時候去找心怡?孟天翔死死瞪著章婷婷,恨不得將她大卸八塊。

「都是假的?」寧心怡一怔。

「嗯。我和天翔從小青梅竹馬,兩家的關係也很好,他爸爸和我爸爸恨不得能結成親家,我也的確很喜歡天翔,可是他的心卻不在我身上……」章婷婷無奈地嘆了口氣:「今天看到他這麼擔心你,我才終於醒悟。原來這一次他是認真的,不像以前只是玩玩而已……,寧心怡,你要好好珍惜他,多相信他一點。」

她說的都是真的?

甯心怡有一種明明已經墜到深海,卻在瞬間被人突然打撈起來的感覺。

她轉頭看向孟天翔,兩人四目相對,他的眼眸溫柔橫溢卻又帶著一絲埋怨,似在怨她對他的不信任。

寧心怡臉一紅,慚愧地垂下眼瞼。

「好了,我只負責澄清,剩下的話由天翔來告訴你吧。」章婷婷拍拍屁股,很爽俐地走人。

第十章

「到現在你還懷疑什麼?」孟天翔握住她的手,從他大掌中,傳來源源不斷的熱力。

「對不起。」寧心怡低下頭去。

「只是一句對不起就算了?不管我怎麼對你,你還是要顧忌什麼年齡差別,甚至經不起一點挑撥,一有風吹革動就懷疑我的誠心……我真是太傷心了。」

寧心怡不由得擡起頭,深深看著他閃爍著動人神采的深邃眼眸。

「對不起。」除了這句,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

「我喜歡你,你呢?」孟天翔深深看著她。

這次再無法逃避了!

寧心怡咬了咬下唇,毅然擡起頭:「我也喜歡你!」說出這句話已是她的極限!

「真的?太好了!」孟天翔欣喜若狂,一把抱起她,開心地轉了個圈。

「喂……」

寧心怡在他懷裡不安地掙紮著,仍十分不習慣在大庭廣眾下的親密行為。

「不過今天你這麼輕易就誤會我,我非要好好懲罰你不可!」孟天翔微微笑著,眼中又出現了她所熟悉的情慾火苗。

「怎麼樣的懲罰?」她不由得有些害怕。

「這個嘛……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孟天翔的嘴角緩緩上揚,勾出一抹懾魂奪魄的弧度……。

柔美的燈光映照出床上糾纏的一對男女,他們都身無寸縷,赤裸一如初生嬰兒。

男人有著健碩的肌肉,結實的背部,隨動作而突顯出有力的肌理,而躺在他身下的女子膚白勝雪、柔美嬌嫩,像一塊上好的美玉,散發著淡淡瑩光。

突然,「砰」地一聲,什麼東西被打開,空氣中頓時傳來紅酒濃醇的香味。

「這瓶可是珍藏了三十年的紅酒,你一定要好好品嚐它的滋味才行。」

孟天翔飲了一口酒,並不嚥下,只是含在嘴裡,然後將它喂哺到寧心怡口中。

濃烈的酒悉數灌入寧心怡喉中,香香的、涼涼的,她的小腹頓時燃起一道暗火。

「啊……」

突然,醇香撲鼻的酒液自頸間流下,孟天翔惡意地倒了一點在她身上,順著液體流過之處,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緩緩輾轉吸吮起來。

暗紅色的酒液流淌在她雪白的肌膚上,說不出的嬌美誘人。

甯心怡修長的頭頸仰著動人的弧度,渾圓的綿乳微微顫動,紅酒調皮地滑過她綿峰上的兩顆粉色小櫻桃,朝平坦的小腹流去。

更有一、兩道酒液十分曖昧地一路向下,滑進了她私密的花園……。

「啊……」感覺到下身涼涼的,寧心怡忍不住驚叫起來。

沿著酒液所到之處,孟天翔一處處舔著,像品嚐大餐般品嚐著她。

她的味道可口極了!

寧心怡身上清淡的香味和酒的醇香混在一起,孟天翔又吮又吸,一口含入她的椒乳,除用舌尖挑逗外,還以牙齒輕咬,逗弄著已然挺立的粉色櫻桃。

「啊……不要……」

快感陣陣傳來,寧心怡想逃,身子一弓,卻是更將自己的傲人雙峰送入他口中。

「好熱……」

她難耐地搖頭。他的手指不知何時探入了她的水穴,在那兒輕輕攪動起來……。

她的私處又熱又癢,簡直酥到了內心,她越想逃,他的手指進入得愈深。

感覺到唇下肌膚的顫動,孟天翔悶聲笑了起來,手指輕刮著她敏感的水穴嫩壁。

「好熱……天翔……」她哀哀叫著,身體扭動起來,想減輕身上蒸騰的火焰。

不知道是因為被灌了酒的緣故,還是互相告白後心靈相通,她覺得自己的身子變得分外敏感。

「你好美……讓我無法自持……」

孟天翔嘆息著,一邊品嚐她,感受著她的魂銷滋味,一邊撥開她的大腿,露出嬌嫩粉紅的花穴幽徑。

「我來了!」

隨著一聲佔有性的宣告,他用力一推,將巨大的慾望猛地推入她體內。

「啊……」

又濕又軟的蜜穴根本沒有半點抵抗的意思,柔順地含住了火熱的鐵杵,緊緊吸住不放。

隨著男人狂野的律動,緊熱的私處淫蕩地纏緊男性不肯放鬆,強烈的快感陣陣沖上腦海,令她無法思考。

甯心怡仰起修長的頸項,那美麗的弧度吸引著孟天翔不斷磨蹭舔吮,濕濕的觸感讓她又癢又麻。

「寶貝,你咬得我好緊……」孟天翔以自己剛硬的陽具,衝撞著濕軟的柔嫩蜜穴,火熱的碩大不斷擴展著緊窒之處。

快感像電流一樣,自四面八方包圍過來,寧心怡咬住粉唇,體驗著強烈的愉悅。

「好熱……老公……天翔……」她胡亂叫著,發出像貓咪般讓人又愛又憐的嗚咽,斷斷續續,若有若無,令男人欲火更甚。

體內的巨物,彷彿又在瞬間脹大了幾分。

如雲的秀髮在枕上散開,隨頭部動作而輕輕拂動,寧心怡難忍地纏上男人的腰身,不知該逃避還是迎合,十指緊緊揪住被單,攪成了一團。

「啊……」

酒香泌入鼻間,原以為已經習慣了的節奏,卻在男人的一次強而有力的抽插中撞到了某個敏感點,寧心怡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戰慄起來。

她拚命搖著頭,大腿夾緊男人的腰部,原本清澄的水眸已是一片迷離。

孟天翔知道她的弱點,連連猛烈衝擊,蜜穴緊緊裹住碩大,摩擦而起的火花將陣陣甜美的酥麻傳遍了四肢百骸。

「天翔……」寧心怡忍不住挺起臀部,迎合男人的抽插,失控的喉間再也擋不住誘人的嬌吟:「慢一點……不要那麼快……」

這般誘人的美景,令孟天翔一時屏息。

「我喜歡你……」

發出幾乎是嘆息般的低語,孟天翔猛然抱起她,自己躺下,形成女上男下的姿勢,一邊扶著她的腰,一邊繼續往上頂送。

「啊……」

甯心怡驚喘連連,急忙調整自己的呼吸,努力適應這個新姿勢。

「你喜歡我才怪……」一邊被男人向上頂擊著,她一邊斷斷續續地含淚抱怨:「你根本一開始……就吃定了我……」

「是啊,我一開始就吃定了你……,誰讓你看上去這麼美味可口呢?」

孟天翔笑著,往她的蜜穴不斷挺送,如鐵的手臂箝住她柔軟的腰肢,一次比一次更深入。

「嗯……你好壞……」寧心怡一雙水眸含怨帶嗔,全身都染上一層淡淡櫻紅。

愈來愈強烈的快感就像要將她整個人燒燬一樣,私處不斷傳來的酥麻戚,讓她舒服得欲仙欲死。

她整個身體往後仰,那強烈的快感幾乎要將她逼瘋,她不由得低低啜泣起來。

他的碩大就像一團烈火在她體內橫衝直撞,一波波愉悅強烈襲來,強烈得讓她幾乎失去意識。

紊亂的氣息相互纏繞,男人又是一個深深地刺入,她叫得更大聲了。

「天啊!好深……天翔……慢一點……」

甯心怡連連嬌喘著,在他身上不斷舞動,她能感覺到他那紮人的草叢摩擦過她柔嫩的臀肉和私處的感覺,他火熱的龐然大物深深埋在她體內,那麼熱又那麼深,她幾乎整個人都快被穿透了。

「啊……」

柔嫩的水穴戀戀不捨地緊包住男性的火熱,那生機勃勃的脈動從內壁直傳到腦部,寧心怡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舒服嗎?心怡。」

孟天翔的聲音在耳邊低低響起,寧心怡看著眼前這張近在咫尺、英俊無比的臉龐,覺得自己真是愛極了這個男人。尤其當他也沈浸在慾望中,為她深深著迷,她覺得,他們的心是緊緊相連的。

心靈的相通,加深了情事的快感。受到愛情的滋潤,這場情事更綻放出熏人欲醉的芳香。

寧心怡一邊扭動著腰肢,一邊俯在男人身上,和他熱烈擁吻。她豐盈的椒乳在他眼前不斷顫動,雪白的雙峰上點綴著兩朵紅櫻,就在孟天翔鼻尖處跳動,他忍不住一口含住,吞了進去。

「啊……好棒……」

寧心怡發出深深的嘆息,直衝腦部的快感都快將她整個人融化了。

孟天翔的大掌深深掐進她緊翹的臀部,將她同時向上拋動,她則忘情呻吟,完全沈醉在快感中,無法自拔。

「心怡,你好美,好熱……」孟天翔插得又深又狠,肉體激盪出動人的旋律。

「啊……啊……慢一點……我會壞掉……」

寧心怡不由得激烈地搖頭,一邊低低啜泣著,表情嬌豔誘人,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把持不住。

正在兩人意亂情迷的時候,突然,放在床頭櫃上的行動電話響了,那是寧心怡脫衣服時留下的。

「是你的電話。」孟天翔微微一笑。

「不要接……」寧心怡搖頭。現在的她,什麼都無暇去管。

「不可以。響這麼久,找你的人一定有急事。你還是接吧。」孟天翔卻壞壞一笑,拿過電話,便按了接聽鍵。

寧心怡嗔怪地看了孟天翔一眼,但既然已經接通了,她也只能將手機拿過來。

「喂?」

「是心怡嗎?你在哪裡?」手機裡傳來歐陽華的聲音。

「哦……」寧心怡雙眸迷濛,耳朵是接收到了,腦中卻一片混亂,無法及時反應。

「喂?」

「嗯……我和朋友……在一起……我待會再打給你……」

寧心怡試圖保持清醒,努力回話,她可不希望被歐陽華「捉姦在床」。

但愈是這樣,她心裡卻感到一種異樣的刺激和興奮,身體也更加火熱敏感。

「啊……」

這一聲驚呼,是因為孟天翔突然大力往上頂了一下,她的花心一顫,忍不住嬌吟出聲。

「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歐陽華察覺了她的異狀,不禁關心地詢問。

「我……很好……真的……」

火熱的陽具還在體內進進出出,她一邊要強抑快感,一邊還要保持清醒和歐陽華通話,寧心怡覺得自己就快被逼瘋了。

「你在忙的話,我就不打擾你了。我本來是想問問你和孟總裁溝通的情況……,如果他有空的話,我明天會遞交一份正式的設計圖給他。」歐陽華說明來意。

「我和他……溝通得很好……」寧心怡不由得又愛又恨地瞪了身下的男人一眼。

顯然孟天翔也知道他們在談什麼,他唇間勾起一抹邪笑,又是一個猛力衝刺,頂入了她濕熱的花穴深處。

這一次,寧心怡拚命咬緊牙關,才沒有讓歐陽華聽到自己羞人的聲音。

「那我們明天再說。再見。」

寧心怡匆匆說完便結束通話,生怕再遲幾秒,就會擋不住自己流溢而出的呻吟。

「你好壞!」她不禁恨恨敲著孟天翔結實的胸膛,卻被他又一個衝刺,頂得整個人趴在他身上。

「我是壞啊,夠壞才拐得到親愛的老師你嘛。」孟天翔微微一笑,挺送腰部,在她纖弱而溫軟的花穴裡感受著陣陣快感:「怎麼樣,剛才夠刺激吧?」

漸漸被男人的挺送帶上高峰,寧心怡嗚嗚地說不出話來,光滑的胴體上佈滿汗水。

「啊……啊……好刺激……我受不了了……」

體內被摩擦並攪動的快感淹沒了她,她雙手攀著他的脖子,好像要抓住這根慾海中的浮木,孟天翔也穩托著她的身體,並不斷揉搓著她的翹臀,徐徐加深刺激,唇也沒閒著,饑渴地吸吮著她口中的柔軟。

「嗯……嗯……」

完全由孟天翔主導的性事激情而冗長,寧心怡的身體已變得十分敏感,原本白淨的肌膚一片粉紅,孟天翔也不斷變換著姿勢,每次都帶給她不同的新鮮刺激。

他的火熱一次又一次佔領著她柔嫩的窄小,不曾給她留下分秒休息的時間。

「心怡,我的寶貝,替我生個孩子好嗎?」愛憐橫溢地吻著懷中人粉嫩的香肩,孟天翔以充滿情慾的低音,瘖啞地在寧心怡耳邊低問,同時依然保持著強而有力的律動,一次又一次將她送至高潮邊緣。

「嗯……生孩子……想得這麼遠?」

雖然馬上飛紅了臉,但一想到擁有他們愛情的結晶,寧心怡也覺得心裡甜甜的。

「是啊。如果是男的,就會像我這麼帥;如果是女的,就會像你這麼漂亮……,我們快生一個吧!」腦中構思著美好的未來,孟天翔衝刺得愈發有力了。

「你想得真美……」寧心怡嬌喘吁吁地說。

「我想要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你呢?」

「我不知道……我還沒想好……」寧心怡上氣不接下氣。

「沒關係,我們有一輩子的時候可以想。」

孟天翔摟住她,炙熱的唇含住了她的,溫柔纏綿地吮吸起來。

沒錯,他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長得很呢!

他們的身體猶如兩塊海綿,不斷吸收著彼此給予對方的快感和愉悅,彷彿兩團在無聲的黑夜點燃的神奇火種,永遠都不會有熄滅的時候。

「心怡,我愛你!」

最後,在男人愛的宣告中,他們終於釋放了彼此,齊齊攀上高潮的絕頂,在那裡一起領略了這個世界最美妙的風景……。

「我也愛你。」

寧心怡終於說出埋藏在心裡已久的愛語。

「我知道,我的寶貝。」

孟天翔寵溺地點了點她小巧的鼻子,溫柔地再次送上一個熱吻。

他們意猶未盡地抱著對方,汲取對方的體溫,像是永遠都不想放開。

纏綿的吻無休無止,就像他們的愛,永遠沒有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