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吃定你了

寧心怡知道他說的有道理,她只是害怕愛得太深,無法自拔……。

不!

她現在就已經陷得太深了!

否則她又怎會容許自己沈溺於他溫熱的胸膛,捨不得離開……。

不可以!

甯心怡想起了母親悲慘的戀情。現在遠在南部老家鬱鬱寡歡的母親,當年愛上了小她三歲的父親,為此,她不顧家人反對,毅然跟隨父親到臺北闖蕩。

剛開始幾年,兩人也過了一段甜蜜的日子,誰知就在母親生下她後,父親變了心,有了別的情人。

父親的情人比他小六歲,年輕亮麗、活潑驕縱,和母親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父親被那個女人迷得神魂顛倒,硬是逼著母親和他離婚,狠心拋棄她們母女,和那個女人雙宿雙飛,從此再也沒出現過。

她自小和母親相依為命,對母親的痛苦深有體會。

現在,孟天翔也比她小三歲,和母親當時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歷史的軌跡彷彿在重演,她怎能不警覺?

她曾經答應過母親,永遠不和比自己小的男人談戀愛,沒想到會突然出現孟天翔這個異數。

他令她所有的堅守都毀於一旦!

望著這個令她又愛又恨的男人,甯心怡心潮起伏,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些,他又怎麼會瞭解?

寧心怡沈默不語,孟天翔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他只知道自己深愛眼前的女人,想擁她在懷裡,熱吻一千遍……。

他是行動派,想到就做了。

「不管如何,我都不會放開你的!」

扣住寧心怡的後腦,他堵住了她的唇,不讓她再沈溺於自己的消極想法中。

「唔……」寧心怡不由得掙紮起來。

誰知她的反抗,反而引出了孟天翔更猛烈的深吻。

她的唇舌完全被他控制住,她的嘴裡滿滿都是他的氣味,帶著男性濃厚的醇香。

他身上還傳來BOSS淡淡的香水味,縈繞於她的鼻間,她的身體越來越虛軟無力……。

她抗拒不了他在身上四處點燃的火苗,她的身體似乎埋有某種密碼,而他就是唯一能解密的人,只有他才能激發她體內最深處的熱情……。

不斷的熱吻令寧心怡的雙腿虛軟無力,只能軟綿綿地趴在孟天翔身上,幾乎快沒了氣息。

「小傻瓜,你連怎麼接吻都不知道嗎?要用鼻子呼吸。」孟天翔的語氣愛憐橫溢,撫著她的秀髮,霸道的舌尖仍十分蠻橫地與她的唇舌嬉戲著。

「不……」寧心怡抓住男人的衣襟想推開他,但手掌一觸及男性那獨有的健美肌理,她不但沒有推開,反而變成無力的輕抓。

他炙熱的吻令她頭暈暈的,臉紅心跳,身體漸漸發熱,有了反應。

「我想要你!」

孟天翔一把抱起她,大掌一掃,桌上的文件如落葉般被掃至地面,散落一地。

然後,他抱起她的腰,將她擱在辦公桌上,並扳開她的腿,纏至自己的腰間。

「天翔,你瘋了!不要在這裡……」

寧心怡拚命抵抗,捶著他的胸口,他卻置之不理,鐵臂緊緊箍住她,讓她動彈不得。

「你實在太不誠實了。以後你想逃,我就一次次抓住,你想否認,我就一次次抱你。如果不能用心,那就用身體來說明,我要讓你身體的每一處都刻上我的印記……,記住,你是我的,我絕不允許你離開我!」孟天翔霸道的宣告,英俊的臉上氣勢逼人,令人根本無法反抗。

寧心怡正在迷亂間,突然感到胸口一涼,原來孟天翔的大掌已經解開了她米色的上衣,並一把掌握了她的綿乳。

「啊……」她驚喘著,臉頰已是暈紅一片。「你不是說……要和我溝通設計稿嗎?」這傢夥簡直是公私不分!

「我是在溝通啊。」孟天翔的唇角露出性感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才……才不是這樣的溝通……」寧心怡氣喘吁吁地說。他的手像滑魚一樣,害她的情慾被漸漸挑撥起來。

孟天翔趁機解開她的胸罩,她晶瑩雪白的胸脯和傲人雙峰瞬間脫圍而出,雙峰上兩顆紅萸還如櫻桃般彈跳抖動著。

孟天翔毫不猶豫地俯下身,一手揉搓她的綿乳,一邊吸吮起她的紅萸。

「不要……會被人看到……」

寧心怡又羞又急,怕在大庭廣眾下被人窺見的感覺和快感混雜在一起,反而令她的身軀更加敏感。

「別怕,這裡我最大,他們知道我在開會,不會來打擾的。讓我們好好享受吧。」

孟天翔的手指向下,解開了她裙子的拉鏈,悄悄伸入她神秘三角花園的禁地,隔著薄薄一層底褲,以自己火熱的大掌不停狎玩挑逗。

「啊……」敏感的私處承受不了這種挑逗,寧心怡幾乎完全癱軟在他懷裡,又羞又慌,只能任他輕薄。

「你真的好美……」孟天翔著迷地一邊玩弄她,一邊親吻著她的綿乳,施以最大的刺激。

他以舌尖挑逗著她的兩顆紅櫻桃,緩緩繞著打轉,同時他的一隻手早已不動聲色地褪下了她的底褲,撥開花叢,長長的中指伸入了她神秘的花徑。

「啊……」寧心怡發出一聲短促而尖銳的嬌吟,按住他的手,卻阻止不了他的長驅直入。

「別怕,放輕鬆……把你自己交給我。」孟天翔貼在她耳邊輕聲細語,一邊說,一邊細細舔著她小巧的耳垂,更一口將那可愛的小東西含入嘴裡。

寧心怡的全身都顫抖了起來,輕輕叫著:「不要……不要舔那個東西……」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身體如此敏感,連耳垂也是性感帶。

當然,她的抗議對孟天翔來說,完全無效。

第八章

他靈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耳廓內攪動,力道恰到好處,她拚命扭頭想逃開,他卻按住她,逼她承受這樣曖昧的挑逗。同時她扭動的身體也和他火熱的身軀相互摩擦……。

情慾的火焰,在他們之間漸漸點燃。

孟天翔的長指進進出出,在她幽密的花園內肆意攪弄,手法嫺熟。

「嗯……」寧心怡發出微微的呻吟聲,被他進佔、舔弄的下體和右耳都熱得厲害。

他好整以暇地挑逗著她,以一種令人難耐的速度,挑撥著她敏感的心弦。

寧心怡不禁全身發熱,鼻間的呼吸漸漸成為喘息。

他的舌尖還在她滑如玉脂的臉頰四處遊移,令她鼻間都充滿他的氣息,幾乎難以抵擋。

她想夾緊大腿,濕熱的內壁卻只是夾緊了他的手指,讓異物的探入感更加明顯。

「不要……」

孟天翔微微一笑,體會著指尖傳來的濕漉感,「你真的不想要?這裡明明都已經這麼濕了。」

「討厭……我都說不要了……」甯心怡水眸含淚,楚楚動人的模樣,令男人情慾更盛。

「心怡,乖,我已經忍了一個星期了。我好想要你……」孟天翔輕聲哄她。

在他的言語和動作的雙重攻擊下,寧心怡的身體防線和心理防線都已接近崩潰邊緣。

她微微啜泣,拚命搖著頭,卻再也無法抗拒孟天翔的步步侵入。

孟天翔的手指在她水穴中的動作由輕而重、由慢而快,同時他火熱的唇舌也吮舔著她的綿乳,並搜尋著其他的性感地帶。

在他如此挑逗下,寧心怡的快感不斷上升,她緊緊咬住下唇,試圖不讓自己發出那種羞憤至極的呻吟,可隨著他的動作,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猶如在熔爐中,快感如同不斷攀升的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強烈、越來越令她難以自已。

她能感覺到自己的水穴越來越軟、越來越濕,黏黏的液體流到他的手指上,發出難為情的潤滑聲。

寧心怡覺得自己的臉上幾乎能滴出血來,整個身體彷彿一團火,她不由得大張雙腿,紅唇輕啟,無意識地發出嬌吟。

「不要在這裡……」

當火熱的硬鐵抵住水穴入口時,內心僅存的一線理智讓她發出了求饒聲。

「我進來了……」

果然,男人對她的要求置之不理。他抱住她的腰,將自己的慾望緩緩頂入她又濕又熱的水穴。

「啊……」

寧心怡感到自己的下身被完全撐開,男人火熱的陽具正緩緩往她最隱密的地方刺入,那種異物侵入的感覺令她全身微微顫抖起來。

因為先前已有充分的潤滑,男人的龐然大物很快就沒入了她柔美的身體深處。

「啊……」寧心怡蹙起秀眉,呻吟聲微帶一絲苦悶,卻又透出淡淡欣喜。「慢一點……」

男性的火熱幾乎要一頂到底,寧心怡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都要被這團火給貫穿了。

「忍一下,寶貝……」孟天翔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她的水穴實在是太熱太緊了,害他根本忍不住。

過一會兒,見她已經適應,孟天翔擡起她修長的大腿纏上自己的腰身,開始緩緩抽送。

「唔……」

寧心怡敏感的身體幾乎立即有了反應,水穴緊緊纏住那團火熱,碩大的鐵杵摩擦著濕滑的嫩壁,陣陣快感從內壁深處湧上,直衝腦髓,讓她全身都快融化了。

寧心怡緊緊閉上眼睛,雙手像海草般纏上男人的頸項,大腿更是下意識地夾緊了男人的腰。

「啊……啊……慢一點……」

寧心怡的上衣敞開,露出雪白綿乳,隨著男人狂野的動作上下彈跳,下身的裙擺早已撩到腰間,露出光滑修長的大腿,配合著他的律動,緊緊纏在男人腰上,兩人的下體親密結合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

一想到自己此刻竟在會議室的桌上與男人忘情交歡,寧心怡不由得緊緊閉起眼睛。

怕被人窺見的刺激、內心的一絲罪惡戚和快感混雜在一起,逼得她幾乎瘋狂。

「寶貝,你裡面好熱……」

孟天翔也沈浸在征服身下清麗美女的快感中,一開始,他先緩慢抽送,讓興奮已久的碩大感覺著被她水穴包裹的至上快樂,也順便挑逗她。

但她如此誠實可愛的反應卻令他慾火大熾,不知不覺加快了動作。

「想不想要我?快說你想要我……」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

被男人猛烈撞擊著,寧心怡的大腦完全不能思考,似已迷失了自我。

孟天翔邪邪一笑,略略抽出,又突然把炙熱的碩大撞入她濕滑的嫩穴中。

甯心怡媚呼一聲,雙手抱緊孟天翔,連帶夾緊了她體內的男性。

孟天翔一傾身,猛然將她整個人壓倒在辦公桌上,調整位置,立即展開一陣暴風急雨般的猛攻。

修長的雙腿被男人高高架起並分開,兩人的結合處一覽無遺。

「寶貝,你看……你的小嘴正咬著我不放呢。」孟天翔炙熱的視線在她臉上梭巡。

寧心怡頭一低,便看到昂然怒放的陽具在自己的私處進進出出,紅嫩的水穴不斷吞吐著火熱的陽具,還發出淫靡的聲響……。

那畫面,怎麼看怎麼情色!

「不要……不要看我!好難為情啊……」寧心怡胡亂喊著,又羞又急,體內的快感卻一波波湧上,太多混亂的情緒在一瞬間沖上她的腦中,讓她無法承受,眼角不由得溢出晶瑩淚珠。

「別難為情,你很美……」孟天翔邊猛力抽插,邊俯下身親吻她,兩人的舌尖立即瘋狂地交纏在一起,體會從灼熱舌尖傳來陣陣的愉悅感。

他的舌頭好舒服好柔軟,寧心怡戀戀不捨地舔了又舔,覺得全身都暈陶陶的,好舒服。

經過剛才一番狂抽猛插,孟天翔知道她已達高潮的邊緣,他不想兩人太快結束,便放慢了動作,只是和她纏綿地吻著。

看她休息得差不多了,他才捧住她的臀部將她抱起,抱離辦公桌。

「你要幹什麼?」寧心怡驚呼一聲,只能緊緊攀住眼前的男人。

「不幹什麼,散散步而已。」

孟天翔露出自信的笑容,抱著她,就著仍插入的姿勢,緩緩朝前走動。

「啊……不要……快放我下來!我不行了……」

驚人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在寧心怡的腦中爆炸!

男性的火熱一下比一下刺得更深,一下比一下刺得更狠,她渾身顫抖,內壁不自覺地蠕動,緊緊箍住那團火熱不放。

眼前火花四射,意識飄浮,甯心怡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能發出無比亢奮的叫聲。

「好棒!天翔……我不行了……啊……啊……」

孟天翔粗厚的手掌揉捏著她柔嫩的臀部,走到窗前,將她抵在沁涼的玻璃帷幕上,展開高頻率的插送,每一次都直抵嫩壁深處。

私處傳來的陣陣酥麻,讓寧心怡神魂飄蕩。

她香舌輕吐,媚眼如絲,臉頰早已紅成一片。

「舒服嗎?」

孟天翔屏息,在急插之後,又開始緩慢轉動,在嫩穴深處刺探著她的敏感點。

「好舒服……」寧心怡不自覺地扭動翹臀,配合著男人的動作,追逐著本能的快感。

「想要嗎?」孟天翔故意以自己的陽具,輕緩地在她濕熱的體內轉動摩擦。

「想要……」

「想要什麼?說出來,不然我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想……想要你插進來……深深地插進來……」

情慾早已俘虜了寧心怡的理智,慾火高漲哪裡經得起這種挑逗。

「那你還記得以前叫我什麼嗎?」男人卻惡意拖延,不給她滿足。

「天翔……」

「不對!」說著,火熱的陽具猛地向前一送!

「啊!」寧心怡驚喘著,眼角又墜下幾串淚珠。「老公……」

「這才差不多。」

孟天翔這才終於滿意地笑了,捧起她的臀部,將她壓在玻璃窗上,展開長程猛攻。

寧心怡如痴似狂,只覺得好熱、好舒服,這種激烈的快感幾乎要把她逼瘋。

孟天翔的額角也泌出一層細汗,他一邊發出粗重的喘息,一邊更加快了速度。

「我不行了……老公……」在尖聲嬌吟中,寧心怡的水穴陣陣收縮,夾緊了男人的陽具。

與此同時,孟天翔的背脊也感到一陣酸麻。

「寶貝,我們一起……」

他的火熱深深刺入她體內,在低吼聲中,熱情的愛液噴射到水穴最深處,令她的嬌軀又是一陣亂顫。

「啊……」

寧心怡全身無力地癱軟在孟天翔身上,他的男性仍停留在她體內,微微抖動。

敏感的內壁感覺到滾燙灼熱的存在,每抖一下,她的身子便止不住顫動一次。

如此水乳交融、激烈纏綿的性愛,甯心怡生平從未經歷過,難道……是因為物件是孟天翔的緣故?

看著他性感英俊的臉龐,默默體會著內心驚濤駭浪般的感情,寧心怡久久說不出話來。

愛,早在心海萌芽綻發,即使她拼盡全力抵擋,恐怕這一次,是再也抵擋不住了!

緋紅的桃腮被男人輕撫著,溫柔的手指愛憐橫溢,寧心怡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鼻子一酸,垂下頭去。

「怎麼了?」

她的下巴被男人輕輕擡起,對上他深邃似海的眼眸。

「沒什麼。」寧心怡搖頭,再用力搖頭。

「小傻瓜,別再想那些有的沒的……記住,把你自己交給我就行了。」

孟天翔溫柔地吻她,並體貼地替她清理乾淨。

有了第一次,就必然有第二次。

自那以後,隨著設計案的進展,兩人「溝通」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會議室、公司大廈無人去的頂樓、總裁辦公室……,天宇大廈的每一處,幾乎部留下了他們相愛的證據。

這是不對的!

甯心怡明明知道,卻無力阻擋男人的進攻,更無法熄滅他的熱情。

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到底什麼時候,他才會徹底對她的身體厭倦?

她不可以期待太多,越期待,將來受傷便越深!

寧心怡一遍遍告誡自己,一遍遍做著心理建設,要自己不可以陷得太深。

然而,她也很清楚,愛情早就已經闖進了她的心裡!

溫柔、暴烈、不可抵抗,一如當初擅自闖入她生命的他……。

第九章

清晨,孟家別墅。

鳥鳴啁啾,陽光穿透樹梢,悄悄投射在柔軟大床上熟睡的女子臉上。

姣美的面容仍殘留著昨晚瘋狂的激情,令她看上去略顯疲憊,眼角眉梢卻透出比以前更成熟的美豔。

「嗯……」

寧心怡鼻間輕哼,身子動了動,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緩緩睜開眼睛。

枕邊依然留有男人的氣息,但床單已是一片微涼,看來孟天翔很早就去上班了。

自從兩人發生關係後,孟天翔便屢次提出要她住進他別墅的要求,但都被她拒絕了。

她不想兩人進展得如此迅速。

但有時他們在公司裡太忘情,她往往承受不住昏厥過去,醒來後,便發現已被孟天翔帶回了他的別墅。

如此一來二往,她在孟家別墅過夜,已是家常便飯。

她也發現自己越來越眷戀他的體溫,要是再這樣放任下去……。

寧心怡不敢再想下去,起身梳洗,下了樓。

廚房傳來早餐的香味,管家王媽迎了上來。

「甯小姐,你起來了。少爺吩咐我們給你準備好早餐,快來用餐吧。」

「謝謝。」

孟天翔特地吩咐?

寧心怡心中頓時湧過一道暖流。

正當她坐下要用餐時,別墅突然闖入一位不速之客,一開口便氣勢洶洶。

「你就是寧心怡?」

來人是一位穿著紅色洋裝的女郎,她身材苗條,容貌豔麗,香氣襲人,卻是氣勢淩厲,來者不善。

「我是。」寧心怡緩緩站起。

那女子繞著她打轉,不客氣的眼光將她從頭打量到腳,彷彿她是一件待價而沽的商品。

「就是你把天翔迷得神魂顛倒?哼,天翔的品味未免也太差了。」終於看完後,她冷哼一聲。

「請問你是……」

被人如此不客氣地評估打量,寧心怡雖然內心有些生氣,但表面上仍保持著禮貌。

「我是孟天翔的未婚妻∼∼章婷婷。」

孟天翔的未婚妻?

寧心怡內心劇震,呆呆地看著她。

「怎麼,很吃驚嗎?我就知道天翔不會告訴你。」章婷婷冷哼一聲,「我父親是普華集團的總裁,和天翔的爸爸是舊識。我們兩家關係匪淺,又都出身世家,我和天翔的關係很早由兩位老人家定下來了。」

章婷婷瞪著臉色蒼白的寧心怡,傲然一笑。

「我是孟天翔的未婚妻,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看你這麼吃驚,天翔一定什麼都沒告訴你吧。我知道你和天翔的關係,天翔生性風流,總是喜歡拈花惹草,這麼久以來我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我知道,最終他一定會回到我身邊,只有我會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寧心怡覺得自己搖搖欲墜,章婷婷說的每個字都在她腦中嗡嗡作響,讓她眼前陣陣發黑。

「今天我來提醒你,也是為你好。天翔和你只是玩玩而已……你長得不怎麼樣,年紀又比他大,用腳趾頭想就知道,天翔怎麼可能和你當真?以天翔這麼優秀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他對你只是新鮮好玩而已,等他玩膩了,自然就會離開你。可等到被他拋棄,你才醒悟就太晚了……甯小姐,你不如現在主動離開他。只要你肯離開,要多少錢,儘管開口。」章婷婷冷冷地說。

寧心怡深深吸了一口氣,她的頭像刀割般疼痛難當,全身都在發抖……。

「章小姐,這是我和孟天翔之間的事,應該由我和他自己解決。」

乍聽這句話,章婷婷柳眉一擰,臉色又陰沈了幾分。

「我會親自去問他,如果你說的是真,你真是他的未婚妻……不必你上門,我自然會離開他。」

「我怎麼能相信你?說不定你就是想狠狠敲詐天翔一筆,才捨不得離開!」

「我不是這種人。」

「你說你不是,我就要相信?」章婷婷冷哼一聲,高跟鞋一轉,「反正今天我只是好意來提醒你,不離開他,到時損失的是你。我看天翔過不了多久就會甩掉你,回到我身邊,到了那一天你可別哭啊。」

對寧心怡留下一個輕蔑的笑容,章婷婷便踩著高跟鞋,傲氣淩人地走出門外去了。

寧心怡跌坐在椅子上,心亂如麻。

孟天翔在自己的辦公室走來踱去,猶如一頭困獸。

足足三天,寧心怡都以各種藉口避不見面,打手機不通,上門找人也不在……。

可惡!

她明明已經成了他的人,可為什麼她的心仍遙在天邊,不可捉摸?

他本以為,她對他已經完全敞開了心房。

雖然她嘴上總是說不要,但她的身體卻誠實反應了對他的渴望。

他對自己一向有信信,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更確定寧心怡是喜歡他的,否則她不會如此忘情投入。

雖然她嘴上不說,但心裡肯定有他!

那她到底為什麼突然對他避而不見?是他無意中說錯話得罪了她?還是有其他原因……。

「總裁,章婷婷小姐來訪。」突然,桌上內線傳來秘書甜美的聲音。

「我沒空。」孟天翔沒好氣地回答。

「喲,連見自己的未婚妻都沒空?」章婷婷逕自推開門走了進來。

「對不起,總裁,章小姐硬要闖進來,我攔不住。」秘書急急追在她身後。

「你出去吧。」孟天翔皺了皺眉。

「是。」秘書退了出去。

「親愛的,看到我怎麼臉色這麼可怕?」章婷婷笑嘻嘻地走到他身邊,一伸手就要繞上他的脖子。

孟天翔動作敏捷地退後一步,避開她的動作。

「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怎麼不能來?」

「我可從來沒承認過你是我的未婚妻。」孟天翔眸色一冷,神情更加懾人。

「可是,我明明記得你父親和我父親都答應了。」

「那是他們一相情願。」

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給他訂娃娃親!一想到這裡,孟天翔就想嘔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