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吃定你了

她跟周航交往時,兩人僅止於親吻,雖然周航有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但都被她拒絕了……,個性保守固然是一個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她並不想給人隨便的印象。

萬萬沒想到,她平靜的生命中,竟會出現像孟天翔這麼直接的男孩。

他就像一團從天而降的火球,砸到她淡然的心湖,頓時激起滔天巨浪!

甯心怡完全不知該如何應對,酒精和情慾同時燒灼著她,讓她既熱又渴,想在最脆弱的時候被撫慰,又想遠遠逃開這團令人膽顫心驚的烈焰。

「老師,別那麼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孟天翔一手輕撫著她的臉頰,一手攬住她不盈一握的細腰,隔著薄薄的針織絲衫,在她柔軟的身軀上下撫摸。

他的力道很溫柔,像在呵護一件寶物……。

寧心怡漸漸放鬆下來,酒意令她昏昏欲睡,但他的撫弄又讓她忍不住喘息。

空氣中,瀰漫著浪漫而甜蜜的氣息。

「老師,你真美……」

很長一段時間,孟天翔只是輕輕撫摸著她,並不時親吻著她滑嫩紅潤的雙頰。

寧心怡的臉頰漸漸泛上一片緋紅,她的秀目似閉似睜,目光迷離,眼角眉梢漸漸變得柔和。

孟天翔的手幾乎撫遍她全身的曲線,那觸戚玲瓏有致,性感迷人。

趁她迷亂的時候,孟天翔不動聲色地解開她的胸罩,並將手自寬鬆的絲衫下,采上了她的胸脯……。

「啊……不要……」寧心怡輕喘一聲,拉住他的手,濕濕的眼睛既有嬌豔的羞色,又有哀求的神色。

「老師,你好美……我只是想親親你,我發誓,什麼都不會做的。」孟天翔溫柔地說,親吻著她嫣紅嬌美的面龐,並探入她的嘴裡,吮著她香甜的丁香舌。

他強韌的舌尖與她的柔美緊緊纏繞著,像水草般難分難捨,一陣天旋地轉,早在寧心怡察覺前,他的大掌已將她的椒乳一手掌握。

「不……」寧心怡輕輕搖著頭,黑髮在枕頭上散開。

她嘴裡雖說著拒絕,一雙手臂卻早已違背理智,不知不覺纏上了他的脖子。

這個女人簡直是在挑逗他!這種欲迎又拒、柔若無骨的嫵媚,足以令全世界的男人瘋狂!

孟天翔慶倖此刻看到的男人只有他一個,否則他絕對會克制不了,要宰了那些親眼目睹她如此媚態的男人!

全身慾火大熾,他壓上她,右手揉捏著她尖鋌而渾圓的雙乳,興奮不已。

「老師……你好柔好棒啊……就像揉著一團棉花糖……」強烈的刺激讓孟天翔渾然忘我,一把撩起她的衣衫,不由得分說地脫了下來,她那一對美麗迷人的雙峰便暴露在他面前。

峰尖的頂端有兩顆紅色朱萸,在燈光下散發著粉紅的光澤。

孟天翔悶哼一聲,忍不住把嘴貼上了那微顫的乳峰……。

寧心怡倒抽一口涼氣,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她的腦袋幾乎要爆炸了!

「啊……」她拚命搖頭,發出了銷魂蝕骨的喘息和呻吟聲。

第一次親密接觸,自然想給對方留下美好的印象。孟天翔使出渾身解數,以厚實溫熱的舌頭上下舔吻著她光滑的綿乳,每一寸都不放過,又舔又咬。

不一會兒,寧心怡的乳尖就像熟透了的葡萄,飽滿剔透,還帶著絲絲透明的津液,誘人犯罪。

「嗯……」她發出了如貓咪般細微的嗚咽聲。

孟天翔的吻一直向下栘,滑過胸口、平坦的小腹、然後便是那神秘的禁地……。

「不要……」意識到危險的來臨,寧心怡又驚又羞,奮力掙紮起來,長長的睫毛不斷抖動,淚珠像斷線的風箏,又快又急,成串成串往下掉……。

第四章

孟天翔停住了動作。如果說有什麼事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便是她哭泣的樣子。

她晶瑩的淚水,讓他心痛……他不想強迫她。如果真要發生關係,必須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更何況,他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淚水,光是見它撲簌簌往下掉,就讓他心痛難忍,慾火瞬間熄滅。

「老師,對不起……」孟天翔將寧心怡抱人懷中,一遍遍吻著她的秀髮,吐露歉語。

寧心怡只是哭……整個混亂的夜晚,都令她無所適從。她想逃,卻又不知能逃到哪裡,委屈的情緒如潮水襲來,讓她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

她不想這麼脆弱的!尤其不想在孟天翔的面前,暴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她畢竟是他的家教老師啊!

可是,她還是止不住淚……。

「對不起,老師,我再也不會做什麼了。我發誓!」孟天翔緊緊抱著她。

「你騙我!」他老是這麼說,但其實早就把不該做的都做了。

「這次是真的。我最不願傷你的心,只要你有一絲不願意,我絕不會強迫你。」

寧心怡擡起濕濕的眼睛看著他,猶如小鹿般的眼睛,可愛而純淨。

孟天翔恨不得馬上把她壓倒,吻上那雙眼眸,但想起對她的承諾,又不得不強自壓抑。

許是哭累了,不一會兒,寧心怡便在他懷裡沈沈睡去,長長的睫毛在如雪的臉上投下一道淺影。

孟天翔卻只能看著眼前毫無防備的美人苦笑。

好不容易才得來的機會,他卻只能眼睜睜看它溜走……,因為他承諾過她,所以儘管全身發熱、想要她想得不得了,他也必須控制住自己。

由於自身條件優異,長相帥氣有型又會玩,他很早就有了性經驗,身邊也多得是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從清純玉女到嫵媚熟女,只有他不要,沒有他得不到的。

當初看到寧心怡,他也以為憑自己的魅力,不用多久,她就會自動爬上他的床。

沒想到她卻全然不為所動,拒他於千里,直到現在仍不對他敞開心房。

生平第一次嘗到被拒絕的滋味,竟是如此難忘,刻骨銘心。

再次深情地吻了吻寧心怡的額頭,孟天翔抱著早已陷入沈睡的小女人,任心思起伏……。

不知過了多久,他也漸漸闔上眼睡去。房間裡交織著兩人綿長的吐息,靜謐而美好。

「啊……」

一睜眼,卻看到男人閉目而眠的俊臉,寧心怡不禁嚇得尖叫起來,差點跌到床下。

「老師,是我。」大男孩揉了揉眼睛,撐起身體微笑著,顯得健康又陽光。

「孟天翔?!你怎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會睡在我床上?」寧心怡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老師,你都不記得了嗎?昨晚你暍醉了,一個勁地拉住我不放,只要我一走開,你就會大哭起來,我沒辦法,只能抱著你一起睡嘍。」

「你沒有對我做什麼吧?」寧心怡一摸全身,立即驚叫出聲,「我怎麼沒穿內衣?」

寧心怡只覺眼前陣陣發黑。她只穿著內衣和短褲,大片肌膚都暴露在外!

一想到被孟天翔看到自己這副樣子,她就想昏倒算了。

「老師,你真的想不起來了?嗚嗚嗚,我好傷心……你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完全變成了一名蕩婦,不但拉住我不放,還一個勁地向我索吻……」

「蕩婦?索吻?」寧心怡又尖叫起來。

「你還拚命脫掉我的衣服,對我上下其手……,我的豆腐全被你吃光了。」

「我……」寧心怡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

孟天翔強忍住笑意,一臉正經。

「老師,經過昨晚,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該不會把我吃幹抹淨後,就拍拍屁股走人吧?」

「我們……難道我們已經……」寧心怡全身抖得像風中的秋葉。

「對!」

孟天翔一句話,頓時把寧心怡打入地獄。

「我們已經做了!老師,你一定要對我負責!」

天!她為什麼不當場昏倒算了?!

「老師……」

可偏偏有人就是不讓她逃,唇上傳來炙熱的觸感,寧心怡微睜開眼,大男孩自信狂傲的微笑就映入眼簾。

雖然孟天翔笑得很帥氣很有型,但怎麼看,都像肚子裝滿了壞水的惡魔。

「老師,你別想逃哦。」

「你明明說過,不會再對我做什麼的。」寧心怡虛弱地說。

「我是說過啊,我不會強迫你的。老師,我知道你拒絕我,只是因為我太年輕,你無法把自己交給我。但是∼∼老師,你等我好不好?等我三年!等我長大了,我們就真正在一起,好嗎?不要僅僅因為我年輕,就把我拒於千里外,至少給我一個機會……我發誓,我會比這世上任何一個人都愛你!」

三年……。

太久了!

誰能預期三年後會有怎樣的變化?誰又能斷言此刻深愛,三年後仍能不變?

連她都無法確定自己在三年後會是怎樣的光景,他又怎能說得如此堅決,彷彿三年對他來說,只是短短三天而已。

他畢竟還是太年輕了……。

寧心怡輕嘆一口氣。

「老師,答應我嘛,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歡你。」孟天翔緊緊握住她的手,眼中閃爍著炙熱的光芒。

寧心怡怎麼也無法說出拒絕,只能保持沈默。

「老師,你再不說話,我就當成你是答應嘍。記住,你答應要等我三年,不許反悔。」

「喂……」

未完的話,被孟天翔悉數堵回唇間,炙熱的氣息堵得她頭昏腦脹、渾身無力,只能任他為所欲為,無奈而柔順地接受了他的吻。

孟天翔還以為她不再反抗便是贊同,以為自己得到了她的承諾,滿心歡喜的他怎麼也沒想到,自這一刻起,寧心怡便已下定決心要離開他。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孟天翔怎麼也聯絡不到寧心怡,頓時慌了,匆匆趕到她就讀的大學,才知道原來寧心怡已在前幾天便赴美深造去了。

這個狠心的女人!離開他之前居然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表面上和他虛與委蛇,暗地裡卻早就打算離開他!

她背叛了他!

孟天翔的第一個念頭是追到美國去,但一想到她的淚水,他又退縮了。

她會做出如此無情的舉止,還是因為討厭他吧!

的確,從頭到尾,她說最多的就是「不要」,也從未說過喜歡他,更沒答應過他什麼。反而是他,像個初次戀愛的傻瓜,傻傻地掉了進去。

他從小就是天之驕子,誰都喜歡他,誰都想留在他身邊,只有他最重視的她,視他如無物,一個字不留便走。

難道這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自小含金湯匙出生,他擁有一切,卻獨獨缺她一個……。

他的初戀無疾而終,而被人捅破的傷口,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癒合,風一吹,還會隱隱作痛……。

*** *** *** *** ***

∼∼七年後∼∼

繁華熱鬧的國際商業區,天宇房地產集團的智慧型大廈矗立於樓宇之間,顯得格外醒目。

現代化的風格,簡潔流暢的設計,令天宇大廈成為這個都市中一道亮麗的風景。

「總裁,TOP設計室的總經理和設計總監已經按照預定時間抵達,請您馬上過去。」

秘書的聲音打斷了孟天翔的沈思。

他微微蹙眉,扔掉菸蒂,香菸已燙傷他的手。

回過神,他才驚覺,自己的記憶再次回到了七年前,那場全心全意付出,結果卻令他痛徹心肺、慘敗告終的初戀。

寧心怡。

他的生命裡,還烙印著這個名字。

這麼多年了,她過得好嗎?是否交了男友,還是已經結婚,甚至有了孩子?

現在的他已屆二十四,以她的年紀,做了母親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孟天翔覺得胸口隱隱作痛,光是想像她成為別人的妻子,仍是如此難以忍受……誰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說這話的人根本沒有愛過!

如果是真愛,時間不但不能沖淡這份感情,反而會讓它愈來愈深。

這些年來,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為何他的腦海中仍只留下那個無情女人的身影?

「總裁?」秘書不安地看著他陰沈的臉色。

孟天翔收斂心神,淡道:「知道了。我們走。」

一看到那個散發著無形氣勢的成熟男子,寧心怡不禁睜大眼睛,全身僵硬。

不知花了多少力氣,她才強抑住奪門而出的衝動。

沒想到「天宇集團」的孟總裁就是孟天翔!七年過去,他長大了、成熟了,也比以前更帥氣英朗了!

昔日男孩修長的身軀已拔高到一九0,立體的輪廓線條俊朗,薄薄的嘴唇抿出一道性感的刻痕,他看起來成熟精悍,十足十足一名商界精英。

「心怡,你還好嗎?」

見她一臉蒼白、搖搖欲墜的模樣,寧心怡公司的總經理歐陽華不禁擔心地詢問。

歐陽華是寧心怡在美國留學時認識的,畢業後,兩人一起在美國大型建築公司累積了數年工作經驗,三年前回國,開創自己的事業。

他們專門承接住宅大樓或商業大廈的外觀設計,出色的設計方案和服務品質頗受客戶好評。

這次「天宇集團」豪華度假村外觀設計的標案,正是TOP工作室立志要拿下的專案,如果成功了,工作室將受益無窮,同時工作室的名聲也將更上一層樓。

「寧心怡?」

孟天翔瞪著眼前會談的對象,難掩臉上的錯愕,隨即又恢復成不動聲色的冷靜。

他已經不再是七年前那個被她無情捨棄的男孩了!

「孟總裁,你好。」寧心怡深深吸氣,仰起頭,露出略顯虛弱的笑靨。

老師,我喜歡你!

老師,你等我好不好?

七年前,他的話猶歷歷在耳,但寧心怡知道,自己的不告而別,早將兩人未來可能的發展完全澆滅。

他應該還是恨著她的吧!否則他現在看她的眼神又怎會如此冷漠,沒有一點熱情的火花?

然而,即使時光倒流,她也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她必須離開他,他們不可能有結果的。

她曾發誓不和年紀比自己小的男人談戀愛,更何況那時他年少輕狂,做事只憑衝動,那些誓言最多也只是戲言而已,她怎可當真?

孟天翔說喜歡她,她相信在那一刻,他的確是認真的。可人生漫長,他總會碰上比她更可愛、更漂亮的女孩,屆時他又會如何?他對她的感情,是否脆弱得不堪一擊?

她很清楚,沒什麼事能永恆不變,尤其感情,「脆弱」是它的另一個代名詞。

她還沒有勇氣把自己未來的幸福,賭在他的年輕和一時衝動上。

所以,當年她毅然選擇了遠去他鄉,也藉此逃離這個讓她混亂的人。

原以為距離會淡化感情,然而,看到他的一眼便遭受如此巨大的衝擊,她才明白,其實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經闖入了她的心扉深處,只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然而這個人是她早就已經放棄了的,即使現在就站在她面前,也是遙遠不可觸摸的存在……。

「原來你們認識啊!心怡,怎麼從來沒聽你提過?」歐陽華笑道,渾然不覺兩人之間的暗濤洶湧。

「對,我們認識,七年前。」孟天翔淡淡地說,並沒有看寧心怡,但他的眼眸裡卻有一抹深沈的光芒。

寧心怡渾身一震,不由得看向他。

他果然還記得以前的一切!

「原來你們是老朋友?真是太好了!」歐陽華笑吟吟地說:「孟總裁,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今後還請多多照顧我們公司,相信我們一定會合作愉快的。」

「我當然會的。」孟天翔接過名片,意味深長地看了寧心怡一眼,露出一抹邪笑。

寧心怡心頭一跳,連忙避開他的視線。

整個會談中,孟天翔都保持著沈穩鎮定的神情,和以前那個充滿熱血的狂傲少年截然不同,處處展現出商界精英的獨特魅力。

甯心怡在欣慰的同時,亦感到一絲難言的酸楚。

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成長著,而她,竟會因為沒有陪在他身邊而感到無比空虛。

雖說當初離開他,是她深思熟慮後的決定,但現在再看到他,說一點也不動搖,那是騙人的。

「心怡,你認為剛才孟總裁的意見如何?我們是不是要照他所說的修改一下比較好?」突然,歐陽華轉過來徵求她的意見。

「啊?」寧心怡不由得怔住。剛才她的腦子亂亂的,一直無法集中精神。

「我看甯小姐似乎是太累了。」孟天翔的臉上掛著淡淡笑意,眼光若有所思。

「對不起。」寧心怡懊悔自己的失神,連忙將所有注意力投注到工作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一分分流逝……。

第五章

談完公事,寧心怡和歐陽華並肩走出「天宇大廈」,此刻已是下班時間,暮色昏暗,人潮如湧。

寧心怡才想坐上歐陽華的車,就聽到遠處傳來喇叭聲,一輛流線型新款BMW緩緩開至他們身邊。

車窗降下,露出一張英俊得幾乎讓人窒息的臉龐,上頭掛著一抹懾人的笑意。

「孟總裁?」沒想到是孟天翔,歐陽華不禁吃驚地叫道。

「我來接『老朋友』吃飯。我和甯小姐好久沒見了,想聚一聚……借用一下您的設計總監沒問題吧?」孟天翔淡淡道,把「老朋友」這三個字咬得特別重。

「當然沒問題。心怡,你和孟總裁去吧。」歐陽華對寧心怡說。

見寧心怡惶惶不安地看著他,歐陽華不禁笑了,親暱地拍了拍她的肩,「幹嘛露出這種表情?你和孟總裁是老朋友,這麼多年沒見了,好好聊聊吧。」說罷,便不由分說地將她送上了孟天翔的車。

甯心怡才剛關上車門,系好安全帶,孟天翔就猛地一踩油門,車子如利箭般竄出,只留下一道淡淡煙痕,在風中散開。

「你開慢一點……」寧心怡整個身體往後仰,不得不拉住車頂的扶手,才穩住身形。

孟天翔理也不理她,鐵青著臉不說話,車內的氣氛緊繃得如拉滿的弓。

過了好半天,孟天翔才說:「那個歐陽華……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寧心怡被他突如其來的問題擊中,沈默了一會兒才輕輕回了一聲:「我們只是好朋友。」

孟天翔長吁出一口氣,表情如釋重負,陰沈的臉色微微緩和下來。

如果她回答「是」的話,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親手宰了那個男人!

一想到她被別的男人擁有,一把無名火焰就熊熊燃燒著他的內心,讓他痛楚難當。

「你現在沒有男朋友吧?」孟天翔板著臉再問,口氣猶如在審重大刑犯。

「沒有。」寧心怡小聲說。即使被他以如此不客氣的口氣問話,她也沒有生氣。

七年來,這個男人的臉龐一直糾纏在她夢裡,反反覆覆,無法忘卻。

她也試過和其他人交往,但不知怎的,結果總是無疾而終,彷彿一種魔咒,離開了他,她亦無法幸福。

最後她寧願寄情於工作,也不想在那些無聊的男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寧心怡忐忑不安地問,覺得車窗外掠過的景物都非常陌生。

「我家。」孟天翔簡短回答。

車子一個拐彎,孟天翔的豪華別墅便映入眼簾。將車停好,熄了火,孟天翔便一把拉住寧心怡,將她帶下車。

「放開我!」寧心怡拚命掙扎,內心浮上不妙的預感。她想逃,手臂卻被他死死揪住。

「我不放!」孟天翔沈聲道,抓著她,就像抓著這世上僅有的一件寶物。

寧心怡怔住了,男人陰沈的臉色、銳利如劍的眼神,似要將她整個人吞噬。

她傻傻的,忘了所有的反抗……。

將她一把拉入客廳,孟天翔甩上門,一拳砸上門板,終於忍不住低吼出聲。

「為什麼?你明明答應要等我三年,為什麼突然不告而別?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後打擊有多大?我到處找你,沒想到你什麼都不留給我,就這樣狠心地一走了之……那我算什麼?你對我到底有沒有認真過?」他的神色仍是沈穩精悍,但他冥暗的眼眸中卻隱隱有一抹受傷。

「孟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