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突然小薰身體一繃緊:「咿……呀呀呀呀呀……高潮來了……喔喔喔……」

老劉被這麼多言語刺激,肉棒頓時又想射精了:「我也來了!啊啊啊……」

有過性經驗的人都會知道,男人在第二次射精的時候不管之前多軟,多少都會勃起幾分,老劉趁著這股勁,肉棒勃起了一些,筆直的插進了小薰的嫩穴內,「啊啊啊啊啊啊……」小薰仰頭叫喊了出來,淚水流了下來,不知道是對於終於被插進去而享受到的快感激動落淚還是對於辜負了澤的傷心落淚,也許兩者都有吧!

『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薰心裡千頭萬緒。

小薰嫩穴內一股股淫液不斷噴出,老劉哈哈大笑,憑著勃起幾分的肉棒勉強抽插了四下便又隨著一股精液射在小薰腹部而告終,但老劉心裡已經很是痛快,終於多少嚐到了滋味,儘管只有幾秒鐘時間。

他放下了小薰,小薰無力的靠在牆上,玉手捂著私處:「大伯……你……唔唔……哥,對不起……」

老劉拍了拍小薰的肩膀:「沒事的啦,閨女,以後這種事情還多著呢!大伯也只不過爽了幾秒,還沒給你內射。我沒有對不起閨女你,閨女你也沒有對不起你哥,就這樣,看開點。嘿嘿!」

小薰抹了抹眼淚:「真的嗎?我沒……對不起我哥?」

「那是當然啦!閨女你可是在最後關頭還想要護著自己的聖土啊!哈哈。」

小薰心想:『也許確實是這樣吧……總之還是不要告訴哥哥為好。』於是對老劉說:「謝……謝謝大伯開導,我得走了……」

「哎哎,閨女別急,把衣服穿好,絲襪換好再走,什麼腦袋啊?哈哈!」

「哦哦……對哦!」小薰差點沒穿衣服走了出去。

過了幾分鐘,小薰換回了之前的打扮,不過修長玉腿上裹著的是白色吊帶絲襪,而紅色的那一雙,此時此刻正被老劉攢在手裡,死命地嗅著。

「香啊,真香啊!」

「那……大伯,再見,多注意身體……」小薰揮了揮手,走了出去。

「閨女你也是啊,別被肏壞了身體。」老劉望著她的背影癡癡笑道。

過了幾分鐘,老劉把絲襪往兜裡一塞,準備離開,剛打開包廂門,突然一根鐵棍橫插進來,將老劉杵在牆上不得動彈,一個身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他的眼前。那個男子從容優雅地取出老劉兜裡的絲襪,放進了自己兜裡,然後鐵棍一鬆,扛在肩上,哼著小調轉過身走了。

老劉剛想衝上去罵娘,但是卻突然軟下了身子,因為見到那個男人脖子背後散發著異樣的恐怖:一隻鴿子血的蜘蛛刺青!

夜晚,澤的臥室中。

小薰渾身赤裸躺在床上,只有一雙白色絲襪裹在修長渾圓的美腿上,此時緊緊地纏在澤的腰部,整個嬌軀被澤壓在身下,不停地配合著澤的頂聳而扭動,一聲聲嬌喘不斷。

而在浴室內,美琪在蓮蓬頭下沖洗著她的曼妙身姿,手順著小腹慢慢往下,搓揉著剛剛經歷完狂風暴雨的私處。她雙眸緊閉,靠在牆邊,嘴裡緩緩吐出三個字:「王大哥……」

(八)紅杏出牆第一春

距離上次與澤的做愛已經過了十多天了,這期間由於澤受人委託做些規劃,所以和美琪跟小薰打了個招呼之後整日在學校忙。小薰是高中生也臨近高考,所以倒是一門心思在學習上面,偶爾澤回家還能順便親熱親熱,可卻苦了美琪。

「叮鈴鈴鈴……」一串鬧鈴響起,昏暗的臥室裡,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嘩——」屋子的主人美琪昏昏沉沉的將窗簾拉開,陽光瞬間打了進來,照在美琪白皙的胴體上。美琪拿起被子的一角稍稍遮掩著胸部,揉了揉眼睛,看著窗外藍天白雲,深吸一口氣又躺了下去。

薄薄的被子蓋在曼妙的嬌軀上依舊不能遮擋任何部位,可以看到美琪的玉手緩緩往下遊走,似乎是在私處停了下來,稍稍搗鼓了一會兒,「嗡嗡嗡……」的聲音漸漸響了起來。

美琪緩緩扭動著嬌軀,臉上升起一層層紅暈,美眸緊閉著:「嗯~~澤,肏我……啊哦……喔噢……」清晰的嬌喘聲漸漸響起。

美琪弓著身子輾轉反側,被子漸漸被甩在一旁,整個人背對著窗戶,白皙的玉背、水蛇般的柳腰、西方人的翹臀和修長渾圓的美腿暴露在陽光之下,床上清晰可見深深的濕痕。漸漸地嘴角露出微笑,俏皮的笑容。

自從十幾天前開窗注意到對面樓層有人在偷偷觀察她之後,美琪就每天這個時候都會特意把窗打開,然後賣一些福利,加上自己住的公寓樓下有防盜門,她就更加大膽的公然露出,讓自己的一舉一動暴露在那個人的視線之下。而現在,對面樓層的一個窗戶後面,的確有一個人在偷偷的看著。

美琪一隻手偷偷的捂住插著自慰棒的騷穴輕輕揉捏:「嗯哼……唔唔……」

『看看又不會懷孕~~』美琪紅著臉悄悄的想著,隨即伸直了修長的美腿交纏在一起,更加愉悅的嬌喘起來。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美琪認為是澤的電話,滿懷期待的拿過來:「啊,是王大哥……澤呢!」美琪悶悶不樂了一會兒,隨即嫵媚的笑了起來,接起了電話。

「喂~~王大哥找我什麼事?」美琪靠在床上,對面的那個人此時能夠看見她完美的側面,高聳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以及被玉手遮擋的私處。

電話裡沉默了一會兒:「咳……那個……小琪啊,還記得你上次……」

美琪頭一歪:「上次?什麼上次?」

「就是……說做……做模特的事情。」王經理尷尬的說著。

美琪一下子想了起來,上次在媚藥的支配下他讓美琪許下了這個承諾,但清醒之後卻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呀!我想起來了,這……上次……」美琪支支吾吾的。

「我知道上次是特殊情況……但如果有你的加入,我的店經營會順利得多,我也難得有機會認識美女。除了你,其他人都不適合做模特……你看……」

美琪想了想,平時王經理待她也不錯,心想:『幫他一次應該也沒事吧?』

「嗯……行,什麼時候?」美琪無奈地問道。

手機裡傳來一陣東西摔落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太好了,太好了,小琪,不如就等等中午吧!現在八點,再過三個小時怎麼樣?」

「嗯,可以的,王大哥~~」熱心的美琪膩聲回答道:「那我先掛電話起床啦!」

「嗯嗯,好的,期待小琪你的到來!」

隨後美琪便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在一邊,纖纖玉手從騷穴中慢慢地將自慰棒拔了出來。高速顫動的自慰棒漸漸停了下來,上面濕漉漉的都是美琪的淫液,美琪伸出香舌舔了舔,酥軟的舌頭接觸到自慰棒凸起表面的淫液,離開的時候帶起一絲黏線,顯得淫靡至極。

『嘿嘿,對面那偷窺狂一定在打飛機了吧?哈哈!』美琪心裡驕傲的想著。

隨後美琪拉上了窗簾,下了床,從衣櫃裡取出今天的行頭。

黑色情趣內褲裹在美琪的私處只能算是件裝飾品,上身傲人的酥胸被同款黑色內衣緊縛,一道深深的乳溝隨即出現。美琪站在鏡子面前不斷地調整,總算合適了,心裡樂了樂:『都怪澤上次來家裡做愛把普通款式的內褲都扔了,只剩下情趣了~~算了,應該沒關係。』

美琪套上一條黑色緊身熱褲,就算如此,翹臀依舊很吸引眼球,她也是無奈的看了看鏡子裡越來越翹越大的臀部,心裡又愛又恨。

上身套進去一條大款白色襯衫,鬆鬆垮垮的衣服反倒平添幾分誘惑,露出雪白粉嫩的一片胸前春光,不僅僅是乳溝,小部份乳房也露在外面,但是美琪看著黑色的胸罩映襯了出來,很不美觀,『這樣也太招搖了~~』美琪心想。

於是美琪將胸罩抽了出來,找出兩片乳貼貼了上去,再套上了一雙白球鞋,照了照鏡子,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少女出現在眼前。

突然電話又響了,美琪撲到床上拿起電話,來電顯示:李莎莎。

『姐?!』美琪心頭一暖,接起了電話。

「喂,姐!」

「妹,我在你住的公寓樓下,來給姐開門。」電話裡傳來一陣輕快的女聲。

「噢噢,好的,馬上!」美琪拿了鑰匙下樓。

幾分鐘後,美琪的客廳。

「姐,無事不登三寶殿啊,你這身行頭是想……」美琪笑嘻嘻的看著眼前那個正在喝茶的女人,正確的說是美人。

一頭栗色長捲髮,面龐姣好,與美琪有幾分相似,濃密的睫毛,明眸皓齒,性感紅唇。一襲黑色短紗裙裹身,一對不輸於美琪的雙乳在胸前晃蕩,修長勻稱的大腿比美琪都要長上些許,裹著斑馬長筒絲襪,性感至極,腳踩著一雙黑色漆皮高跟鞋,身邊放著一個行李箱。

莎莎用戴著戒指的手放下茶杯,抿了抿嘴唇,怏怏不樂的說:「和你姐夫吵架了,來你這兒暫住幾天咯!」

「出了什麼矛盾啊?姐。」美琪坐到莎莎身邊,湊近了些。

「我……他……」莎莎尷尬的說:「我和他朋友玩,他不樂意了。」

美琪笑著說:「和朋友玩怎麼啦,有什麼好不樂意的?姐夫真小氣。」說著拿起一杯茶喝了起來。

「我和他朋友……上床了。」莎莎幽幽的說著。

「噗~~」美琪將嘴裡的茶吐了出來,驚訝地看著莎莎:「姐,不是吧……你給姐夫戴綠帽啊?」

「小孩子懂什麼,被別的男人上的感覺……不一樣,很興奮的。」莎莎紅著臉啐了一口。

「有什麼不一樣的,不都是做愛嘛!澤的陽具可大了,誰都比不上他的~~我當然是跟著他,哪還顧得上別的男人。嘻嘻,是姐夫的太小了吧?姐姐慾求不滿。」美琪笑道。

莎莎紅著臉繼續說道:「沒有,你姐夫的不小,說起來他朋友的反而連正常人的尺寸都及不上,可是這種滋味……你嚐了才會知道,會上癮。」

美琪想到自己前段日子的經歷,不禁一股淫液從騷穴裡冒出,故作鎮靜的給兩杯茶添了水:「那姐你這幾天打算幹嘛?」

「我啊,在這裡找份工作唄!我出門後卡什麼的都沒帶,你也養不起我,還是自給自足吧!」莎莎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哀歎了一聲。

美琪想了想:「姐,我認識個熟人,是開一家絲襪店的,我今天正好要去給他當模特,我們一起去吧,給你弄份銷售小姐的活總是可以的。」

「嗯……好!」莎莎愉快的答應了。

FUCK&STOCKING簡稱F&S,是當地提供最高端品牌絲襪的一家旗艦店,開年生意不錯,但是後來因為其他絲襪店聘請了當紅明星或者模特代言,所以生意漸漸冷清下來,等到經理王志反應過來,一切已經幾乎不可翻盤。

裝飾豪華的門面內只有幾個銷售小姐,相貌平平,身材不顯,王經理在冷清的店內來回走動,看著陳列著的一排排名貴絲襪唉聲歎氣。

「王大哥~~」一聲清脆的女聲在他背後響起,王大哥轉過頭,看到美琪和莎莎站在門口,笑臉相迎。「小琪,歡迎歡迎!」王大哥緊緊抱了抱小琪,隨後轉向莎莎:「這位是……」

美琪笑著說:「她是我姐姐李莎莎,年方26,跟我姐夫鬧矛……」還沒說完就被莎莎用手堵住了嘴。

莎莎尷尬的笑了笑:「妹,別亂說話。」

王經理兩眼泛精光,上下打量著莎莎:『身材火辣,還是個美人妻,不錯不錯,有文章可作!』

「王經理,我身上哪裡很奇怪嗎?」莎莎故作好奇的問道。

王經理趕緊搖搖頭:「沒有沒有,小莎你那麼漂亮,怎麼年紀輕輕就嫁人了啊?想我三十多了還沒娶到老婆,也是慚愧。哈哈!」

莎莎「噗哧」一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反抗不了。」

「王大哥,是這樣的,我姐想找份兼職,就這幾天的事兒,你看我都答應給你做模特了,能不能……」美琪媚笑的看著王志。

王志兩眼放光,心想:『把這美人妻留下,幾天裡發生點事情,指不定就能抱得美人歸,炮轟姐妹花啊!』忙說:「可以可以,這絕對沒有問題!」

「那就謝謝王經理了!」莎莎微微彎腰鞠躬時,王志正好看到深不見底的乳溝,不禁一咽口水。

「使不得使不得,小莎你就和小琪一樣叫我王大哥吧!」

莎莎媚眼如絲的看著王志:「那就隨王大哥的了~~」

「額……呵呵,兩位美女隨我去會客廳吧,我來說說下午的安排。」王經理手一請,便領著美琪和莎莎走了。

會客廳內,美琪和莎莎坐在沙發上,王志坐在對面,由於沙發比較低,莎莎坐下去的時候裙襬往上收了很多,堪堪包住臀部,她曲起雙腿內疊,露出纏在大腿根部的斑馬絲襪的蕾絲邊,魅惑誘人;而美琪則很大方的伸直勻稱的美腿。

對面的王志邊說話邊瞄向四條美腿,美琪和莎莎絲毫不在意。

「下午的話,小琪和我去拍照片,然後小莎你就先做銷售小姐吧!放心,待遇絕對比其他銷售員優厚!」

莎莎伸了伸絲襪美腿,問道:「怎麼個優厚法?」

「就比如你可以不穿員工服,工資待遇是她們的三倍,一禮拜有兩天假期等等。」王志非常正經的回答道。

「嗯哼,謝謝王大哥~~」莎莎捂嘴一笑。

「呃,不過我需要借用你的特殊身份進行一下炒作,以吸引顧客,不知方便嗎?」

「什麼特殊身份?」莎莎疑惑的問道。

王志推了下眼鏡:「人妻!」

莎莎想到上次被她老公的朋友幹到合不攏腿,對方一直在用人妻來調教她,她的美腿不禁偷偷摩擦起來……

當地的一號線被人們戲稱為「陸上金」,因為大多有錢的商人們都會放棄私家車而坐這條線,這條線通往各個潮流購物點。

地鐵疾速行駛,燈在「FUCK&STOCKING」指示牌下亮了起來,一個西裝革履卻又胖乎乎的中年男子走了下去,正在與人打電話。

「喂,天其,我下站了,真的要讓我去F&S嗎?這家店好像業績很差啊,需要和他們簽合同?」胖男人嘟嘟囔囔道。

電話裡的男人笑道:「你去了就知道,有驚喜。」隨即掛了電話。

胖男人對著手機罵罵咧咧:「當初說好的一三五七,小雪歸他,二四六歸老子,好不容易禮拜二了,居然打發我去和個破絲襪店簽合作合同,我&*¥¥@¥@&%*……」

筆直往前走了一段路就看到F&S的大門,「哎喲,裝修得挺奢侈的,咦?人怎麼還挺多啊?」胖子走上前去一看,門上貼了張告示:「美人妻傾情助力本店,以專業的態度服務各位!」美人妻三個字用紅色加粗加大號特註。

『有點意思啊,拿人妻做噱頭,我得看看長得怎麼樣。』胖子摸了摸光禿禿的下巴,笑著走了進去。

有許多人在銷售小姐的引導下購買著各色絲襪,胖子一眼就看到最裡面那個高挑的小姐身邊有著更多的人,應該是她了。胖子走了過去仔細一瞧,趕緊躲在了一排架子後面,露出個頭偷偷的看著。

『居然是她!』胖子瞪大了眼睛盯著那個身材火辣、此時手裡拿著絲襪忙於介紹特性、香汗淋漓的長腿美女。

『小莎!』胖子想起了一年前,他在火車上偶遇了她,那時的她清純甜美,他花了一百萬才租得她一天,也是那時候,他才認識了現在公司合夥人韓天其。

胖子舔了舔嘴唇,現在的她平添了幾分成熟性感以及妖嬈嫵媚,身材比以往更好了,特別是那對酥胸,比一年前大了一罩杯。胖子暗想:『媽的,不知道被她老公蹂躪多少次!』

這時,胖子的電話又響了,他悄悄接起,「喂,你小子他媽總算上路了,知道體恤龍爺我!說吧,怎麼搞定那女人?」胖子開口就罵罵咧咧。

「哈哈,不要著急,你手頭有著一千萬的資金,幫這家店運作渡過這個難關只需要五百萬,剩下的五百萬你大可花在她身上。」

胖子專心的聽著,不禁點點頭,隨即一臉壞笑:「我可以先挑逗挑逗她。」

「隨你咯!我得專心工作,掛了,祝你好運~~」

胖子樂呵呵的點點頭,突然臉色一變:「喂,我怎麼聽到小雪的叫床聲了?你小子違規啊!喂喂喂……」

「嘟嘟嘟……」電話被掛斷了。

胖子收起手機,安心的等著週圍的一波波人從小莎身邊離開,週圍終於暫時清靜了,小莎坐在工作台後面,揉著自己的絲襪美腿。

突然,小莎的雙眼被兩隻肥碩的手捂住了,小莎嚇得不停掙扎:「是……是誰?」

「你猜啊,我們曾經發生過關係。嘿嘿!」胖子在她後面笑著說。

小莎心想,和自己發生過關係的男人可多了。

胖子正樂呵呵的,突然小莎劈腿就是往後倒勾一腳,胖子趕緊閃到一邊去:「媽呀,嚇死我了,這還會攻擊啊?」

小莎起身一看,一下子認出了他,驚呼:「是你!龍……」

「哈哈,就是我。小莎,想你多時了啊!」胖子流著哈喇子說道。

小莎靠著工作台,身子往後傾:「你……你來這幹嘛?」

「我來這買絲襪啊!你是歧視單身狗不能來買絲襪嗎?!我要投訴!」胖子佯怒道。

小莎趕緊上前:「不不不,好不容易有了點人氣,不能被投訴。」說著領著胖子看列出的絲襪:「客官,這裡有你中意的絲襪嗎?我可以挑出來給你講講性價比。」

胖子笑眯眯的說:「有啊!」

「那麼……是哪雙?」小莎戰戰兢兢的問道。

胖子一把摸在她的絲襪美腿上,反覆揉捏:「就是你穿的這雙。」

小莎想要掙脫,可是因為工作了幾小時,一直站著,完全沒有力氣,只能紅著臉說:「這……這是我自己穿來的,不賣的……那雙和這雙是一個款式,我給你去拿。」說著便想甩開。

胖子哪會讓她得逞,他直接蹲了下來,臉湊了上去,仔細地在小莎的美腿上來回地嗅,呼出的熱氣不停地打在她的腿上。雖然穿著絲襪,但小莎還是直接感受到了那股股熱氣,不禁雙腿一夾,嫩穴流淌出了一絲絲蜜汁。

「香,真是香!我就要這雙了,說吧,多少錢。」胖子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小莎的絲襪美腿,她嬌軀一顫,為了趕緊擺脫魔爪,急促的說道:「一百萬,如果你付得起就給你,付不起請你選擇其它絲襪或者趕緊走。」

胖子「嘿嘿」一笑,如果說一千萬他還真付不起,但是這一百萬……只能怪小莎太不上心了。

胖子站了起來,抿了抿嘴,似乎在回味小莎的美腿滋味,他從兜裡掏出了一張支票,上面數額不多不少,一百萬:「小莎,說到做到啊!」

小莎接過那張一百萬的支票,一陣無語,只好順著走下去,「那……好吧,你等著,我去更衣室脫。」小莎說完便朝更衣室走去。

「誒,不行,我得看著你脫下來,我也去!」胖子緊跟在後面,樂呵呵的說道。

小莎蹙眉怒道:「哪有你這麼不講理的!」胖子隨即又掏出一張一百萬的支票遞給了小莎:「別廢話,爺我就跟定你了。」小莎心頭一陣無語,但也只能認了,有錢的主難惹。

「砰!」門被關上了。這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小莎深吸一口氣,轉了過去面對胖子:「你退後點,我要脫了。」

胖子一臉諂媚的笑著,肉都堆在一塊兒了:「讓我先幫你按摩下腿吧,就像以前在火車上幹的那樣。」小莎確實很累了,心想反正也逃不掉,實在不行就喊救命,於是坐了下來,拉住紗裙一角遮掩了下私處。

胖子坐在地上,抱起小莎的一條絲襪美腿,用肥碩的手輕輕的撫摸。長腿上一條條黑色的斑馬紋理,和白皙的大腿構成鮮明的對比,顯得實為熱辣,胖子輕輕的撫摸一會兒後,抬起拇指往小腿肚用力地按壓,從腳踝一直到膝蓋處。

「啊……哦……噢噢……好酸……」小莎頓時感覺左腿酥麻無力,但又有種說不上的舒服。胖子拿指甲蓋輕輕在小莎的大腿上劃動,絲襪表面輕輕泛起幾道刮痕,但隨即又被胖子的舌頭舔舐乾淨。

「唔……不要舔……說好按摩的。」小莎嗔道,雖然手推了幾下,但也是有氣無力,乾脆放棄了。

胖子的舌頭在小莎的大腿上打轉,一圈又一圈,慢慢地往玉手抓住的裙角逼近。小莎另一條美腿緊靠著,不停地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音,她紅著臉靠在牆壁,發出了微弱的呻吟:「嗯……」身子不自覺的貼在了牆上。

胖子見時機差不多,便將小莎無力的玉手挪開,輕輕撥開了裙角,被黑色丁字褲包裹的嫩穴展現在了他的眼前:「還是和以前那樣粉嫩啊,怎麼保養的?嘿嘿!」

他將手伸了過去,在上面來回撥弄,然後將手指在小莎的絲襪美腿上塗抹一番,小莎感覺到了美腿被濕漉漉的液體浸潤,不禁一陣臉紅。「小騷貨,那麼快就出水了。」胖子藉機調戲道,小莎喘著氣,嗔道:「都是你……唔……」

胖子將丁字褲往邊上一撥,露出濕漉漉的嫩穴,然後整個頭湊了過去,緩緩地舔舐著,每一下都繞著週圍轉一圈,然後深插進去,再抽出來。小莎兩條美腿不自覺的纏住胖子的頭,翹起臀部,雙手撐在胖子頭上,不知道是推還是拉,嬌軀隱隱在扭動,嘴裡哼出聲來:「咿……不要……」

胖子加快了速度,「噗嘰、噗嘰」的不停重複著動作。突然小莎的兩條美腿繃直了一會兒,然後開始抽搐,她的嬌軀也不斷顫抖,「唔唔……」小莎被胖子舔舐得高潮了。

胖子撥開了小莎纏繞的美腿,倒在地上深呼吸,臉上和嘴裡都有泛著光澤的淫液。胖子舔了舔,色迷迷的說:「騷貨很久沒被肏了嗎?那麼饑渴,舔幾下就高潮。哈哈,想被我肏可以直說,立馬滿足你。」

高潮過後的小莎清醒了一些,搖著頭:「不行,你還……要不要絲襪?不要我走了。」說著便扶著牆站了起來。

胖子說:「我要看你自己脫,就站著脫。」

小莎無奈地脫下了高跟鞋,微微抬起剛剛被舔舐的左腿,纖細的手指撥開纏在大腿末端的蕾絲邊,輕輕的往下拉扯,慢慢褪過膝蓋,然後提起玉腿,再往下一拉,一條薄如蟬翼的斑馬紋絲襪就被她脫了下來,被胖子一把奪去放在鼻子上使勁聞:「真香!嘿嘿嘿,繼續。」

小莎面色緋紅,抬起另一條玉腿,這時胖子蹲了下去,仔細地看著不受裙襬遮掩的私處,一滴滴液體從嫩穴流出,掉在胖子的掌心裡。然後胖子在小莎的支撐腿上一抹,小莎一陣無力,整個人摔了下去。

「啊呀……」小莎一聲驚呼,正好倒在了胖子的襠部,小嘴一張,蓋住了胖子凸起的帳篷,「唔……」剎時間小莎的手不知道該往哪放。

胖子樂呵呵的:「哈哈,沒想到你還那麼主動。來,給大爺好好舔!」說罷便抓住小莎的頭,麻利地掏出粗大的肉棒,扎進了她的檀口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