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小薰走到了廁所門口,看了看男女牌子,左邊男、右邊女,小薰拎著袋子進了左邊的門。

廁所很潮濕陰暗,地上都是一些黑乎乎的髒團和一些黃褐色的黏稠物體,一雙紅色的高跟鞋踩過地上,「吧唧」一聲踩在黏稠物體上,離地的時候腳跟帶起一根根黏線,再「啪」的一聲繃斷。

小薰看到裡面沒人,頓時放心了許多,再彎腰低頭看著包廂,看到只有一個包廂鎖著,敲了敲那扇門,輕聲道:「大伯,大伯。」

「嘎吱~~」門被打開了,小薰跨進了門內,「砰」門又被關上了。

包廂內。

「不要動手動腳,大伯。」小薰推脫著老劉的侵犯:「等我先換上袋子裡的絲襪啊,笨蛋!」說著她從袋子裡拿出一雙絲襪,老劉頓時呆住了。那是一雙紅色水晶吊帶絲襪,兩根帶子上嵌有一顆顆小水鑽,光彩亮麗,十分配小薰的紅色恨天高。

「嘿嘿,果然這樣更性感啊!閨女你後悔不?」老劉摸索著下巴笑道。

「不……才不後悔呢!小薰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做到,總之為了謝謝你剛才誇我,我會穿著這雙絲襪讓你好好品嚐我的美腿的……總之,先找個地兒坐,把絲襪換了。」小薰看了看包廂內的情況,發現都很髒,找不到可以坐的地方。

老劉紮了一個馬步:「閨女你看,大伯我的馬步是否結實?」

「大伯你好厲害啊!招式確實很規範,和電視上看到的武打片裡的武生一樣呢!」小薰驚訝地打量著,沒想到老劉還會一些武行。

「閨女就放心坐上來吧,大伯保證不會摔著你!」老劉信誓旦旦的承諾。

小薰看這裡也確實沒地方換,只得聽從老劉的意思,坐在了老劉的膝蓋上,「不對不對,閨女,要這麼坐。」說著一把將小薰抱了過來,小薰一屁股坐在了老劉翹起的胯部,兩條絲襪美腿被老劉分別架在了他的兩條紮著馬步的大腿上,「對嘛,就像坐沙發一樣才配閨女你啊!哈哈!」老劉淫笑著。

「大伯你好壞……那邊不老實……」小薰嘴裡嘟囔著,但也沒辦法,於是甩下恨天高,放入袋中,再脫下白色吊帶絲襪,放入袋中後,換上了紅色鑲鑽水晶吊帶絲襪。

薄如蟬翼的紅色絲襪裹在小薰誘人犯罪的修長美腿上,小薰自己也迷上了性感的雙腿,兩條腿不時交叉變換上下姿勢,好好的讓自己也讓老劉欣賞著。當然這一系列動作也使得小薰無意間加大了臀部和老劉胯部的作用力和作用面積,老劉十分舒服的享受著懷中的暖香美玉。

老劉將雙手從小薰的T恤下方伸入,抓住小薰不小的玉兔把玩著,舌頭在小薰美麗的臉龐上來回舔舐,弄得小薰一臉口水。

「唔唔……大伯不可以……等下會被哥哥看出點什麼的,說好了……小薰給你玩絲襪美腿還不夠嗎?噢噢……下邊不要亂頂啦!啊……」小薰面色潮紅,身子略作反抗,細微的扭動反倒更加迎合老劉胯部的聳動。

老劉老實的將雙手伸出,不過又撩起了小薰的紗裙,兩條紮馬步的腿把小薰架著的絲襪美腿撐開,於是很順利地把白內褲暴露了出來:「閨女低頭看看……對對對,低頭。」

小薰把頭低下,看到了自己私處的白色內褲,上面已經全部濕透了,連陰唇的形狀都可以看到,輕微的一張一合,淫靡誘人。小薰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睛,「大伯不能……再這樣了……不然就不給你吃美腿了……唔唔……」小薰嚷嚷。

老劉也怕到手的天鵝肉飛了,於是將她抱了起來:「那你就雙腳這樣站在我腿上,手抱住我,不然摔下去和地上的污垢來個親密接觸就有意思了。嘿嘿!」

小薰聽話的站直了雙腿,弓著身子正對著老劉,一隻手撐著他肩膀,另一隻手抱住他的頭,兩團玉兔在老劉的頭頂撥動著。

老劉聞到了小薰私處傳來的陣陣幽香,看著眼前裹著紅色絲襪、反著誘人光澤的絲襪美腿,忍不住口水直流。老劉張開大嘴,舔上了小薰的光滑絲襪美腿,感受著舌頭與絲襪紋路間的親密接觸,還有幽幽的體香。

「唔唔……輕點……噢……」小薰漸漸抱緊了老劉,嘴裡不斷呻吟:「啊啊啊……慢點慢點……」

「閨女,我的舌技還不錯吧?」老劉趁著間隙說了一句。

「大伯……大伯好厲害……噢噢噢……繼……」嬌喘連連。

「閨女你想說什麼?」

「沒……」

老劉停下了動作,小薰瞬間感到空虛:「別……別停,小薰要你……繼……繼續……」小薰近乎哭著求道。

老劉又開始了動作,「噢噢噢噢……好舒服……噢噢……咿呀……輕點……好大伯……不……不要……不要停……對……就這……樣……繼續……小薰……吃得……消……噢噢噢噢噢噢噢……」小薰叫著叫著,「噗噗噗……」一股液體釋放了出來。

「哎喲,閨女那麼快就高潮啦?」老劉摸了摸小薰的大腿內側,小薰彷彿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弓著的身子不停亂顫,淫液從內褲兩邊順著玉腿內側不停地往下流。

「啊啊啊啊啊……人家快去了……大伯你好……厲害……噢噢噢噢……不要停……咿呀……」小薰抱著老劉不停地呻吟,雙眼也變得十分迷離,頭髮凌亂。

「高潮帶,嘿嘿……」老劉嘴裡嘟囔著。

男廁的包廂內,呻吟嬌喘持續不斷……

十字路口。

高挑性感的媚人美琪還在等著,不開心的情緒從她姣好的面龐可以直接看出來,「壞澤,存心放我們鴿子,可惡!」美琪跺著黑絲包裹的美腿氣道:「哼!你不來啊,好,不怕你的老婆們被強暴?」

這時,幾個混混打扮的少年走到了她身邊:「喲!美妞啊,穿那麼騷,出來賣的啊?」綠毛的混混打量著美琪。

「你才出來賣的!滾開,我沒心情!」美琪皺眉罵道。

「喲,還挺辣的啊!爺幾個就喜歡你這騷屄裝純的貨色。哈哈!」說罷,一隻大手拍上了美琪的翹臀,另外兩隻手摸上了美琪的豐胸,還有幾隻手摸索著絲襪美腿,甚至摸上了美琪的私處。

「放開我……啊啊啊……噢……」美琪尖叫著,但立馬就被堵上了嘴,被抬到了之前那個轉角口。

「瞧瞧這絲襪,一看就幾千塊錢啊,真配這騷貨。幹!」

「那麼大的胸老子還頭一次見到,一看就是被男人肏多了!」

「哪裡?看她這副騷樣,沒一會兒下面一摸全是水,肯定是被很多男人肏過啊!哈哈哈哈……」

轉角處傳出美琪的呻吟和男人們的叫吼……十字路口,一輛轎車停下,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五)被玩弄的美琪

佈滿灰塵的小巷轉角,一個白皮女性拎著包靜靜的躺在地上,不遠處,正在發生淫靡的暴行。

「啊……你們這群禽獸……住手,啊啊……唔唔唔……噁心……」美琪被綠毛撲倒在地上,裙襬被褪至腰間,露出白花花的平坦腹部,原本保護著主人私處的黑色情趣內褲掛在美琪的右腳踝上,隨著美琪的掙扎而不停擺動,場面極其淫亂。

兩個男人分別抓住美琪的兩條美腿,油膩骯髒的舌頭舔舐著美琪包裹著黑絲的小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濕痕。一個紅毛解開了美琪胸口的束縛,粗糙的雙手盡情地在美琪柔嫩的酥胸上摩擦揉捏,隱隱留下幾道瘀青,美琪嬌豔的臉頰上佈滿了淚痕,但不是因為這幾個男人,而是因為那個綠毛。

綠毛現在正在解開自己的褲腰帶,隨時會掏出肉棒來姦淫美琪,「不要,不要過來……喔喔喔……離我遠點……唔……」美琪此時心裡一片混亂。她對於性十分開放,穿著打扮也很騷,但並不是所有騷貨都是可以任人騎的婊子。美琪深深戀著澤,但此時卻因為澤的遲到,她很有可能就要給澤帶上一頂,更有可能是四頂綠帽了。

「唔……唔……」雙乳傳來的痛感又把她帶回現實,綠毛已經把牛仔褲甩到一邊了,褲衩被肉棒高高頂起,可以判斷出綠毛的肉棒雖然沒有澤的二十多公分長,但也遠超常人了。

『如果被這樣一根肉棒肆無忌憚地姦淫,會淪陷嗎?』美琪心想:『不,不會,但是如果是四根呢?一路上自己被猥褻可以感覺到四個人的性能力都很強,如果是他們四個一起來輪姦我……』美琪暴露在空氣中的騷穴溢出了一股液體,『我會淪陷的!』美琪想道。

想到四個男人的肉棒分別貫穿她的嬌軀,自己身上的三個洞都被污濁的陌生男人精液灌滿,平坦的腹部高高隆起,而澤看到了這一切……

『不!不行,不能對不起澤。』想起如果澤看到她的淪陷,美琪心裡一下子從淫慾中清醒了。她要拖延時間,澤一定會趕來的,因為澤可以通過手機定位找到位置,包就在不遠處。

美琪思緒轉回現實,這一刻彷彿一切靜止,綠毛猙獰的肉棒已經探出,距離騷穴只有一厘米,扭曲的慾望浮現在他的臉龐;抓著美琪左腿的瘦子將自己的肉棒貼在了她的小腿上,和絲襪貼合在一起,龜頭分泌出一些白色的液體,粘在絲襪上面;抓著美琪右腿的胖子張開全是污黃牙齒的大嘴,伸出肥碩油膩的舌頭舔向黑絲美腿,整條小腿已經全部濕透,都是他的口水;紅毛抓著美琪的雙乳,她的雙乳完全變形,上面佈滿了手指的紅印……

「停!!!!!!」美琪喊出了聲,打斷了淫靡的氛圍。五個人被美琪突然的尖叫喝停了,呆呆的看著美琪。

美琪緊閉美眸,緩緩地吐出要求:「我……還是處女,這週就要和未婚夫結婚了,你們……你們會惹上事……放過我可以嗎?我……可以為你們……」

「美妞,你可以為我們做什麼?嘿嘿!」綠毛發話的同時,把肉棒貼在了美琪的騷穴上。

美琪身體一顫,心裡很亂,但立馬平靜了下來:「可以口交……我……技術很好。」美琪幽怨的白了綠毛一眼。

「哈哈哈哈,爺我什麼沒嚐過,連那『蝴蝶花』的十大美蝶之一李冪詩的口交我都嚐過,可別小瞧了我們啊!美妞。」綠毛大笑道。

「什麼……小詩她……」美琪臉上閃過一絲詫異。

「喂,阿虎,這騷貨是不是故意玩我們啊?看她穿得那麼騷,怎麼可能還是處!」紅毛向綠毛和阿虎發出了質疑。

「我……你……」美琪一下子無言以對,心想:『完了完了,難道要失身給這幾個人了嗎?澤……』

「對啊,阿虎,小心被這女人誆了我們,看她騷腳穿的高跟鞋,是法國名牌啊,沒有幾千搞不定的。」瘦子發話。

「對對對。還有,你看這絲襪,是我舔過最舒服的,絕對名牌。我見過的女人裡,只有非處敢穿這麼浪的過膝絲襪!十大美蝶裡涵雪那大騷屄就這麼穿過來勾引老子。」胖子也跟著說。

綠毛拿不定主意了,如果不是處女的話,這姦淫了也不會有太多麻煩,不會被她未婚夫察覺;但如果是處女,一旦被察覺,就會把他們的組織暴露,這樣會被組織清算的。

「你們說的李冪詩、涵雪……我都認識。」美琪面頰潮紅,朱唇輕啟。

「你怎麼會認識?!」阿虎包括其他四人都一臉詫異。

美琪嬌軀掙扎了幾下:「你們先放開我,我一個弱女子也逃不到哪去。」幾個人猶豫了一下,但考慮到一些利益相關,幾個人鬆了手。美琪緩緩地站起了身子,往邊上退了幾步,儘量離五個人遠一些。

「我……我是『蝴蝶花』的蝶蛹,」美琪邊整理自己的衣裙邊說:「你們既然和十大美蝶有過接觸,那肯定也知道蝶蛹的意思吧?」

「蝶……蝶蛹!」阿虎臉龐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喂,阿虎,蝶蛹是什麼東西?」紅毛一臉納悶。美琪看了胖子和瘦子的表情,也是一樣納悶,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上鉤了。』

綠毛清了清嗓子:「眾所週知,『蝴蝶花』是近幾年來穩居色情業第一的公司,公司的主要業務往往是用旗下十大美蝶的肉體交換搞定的,除此之外,最為重要的就是蝶蛹了。」

「廢什麼話,講重點啊!」胖子猴急的說。

「一些老總有著處女情結,這是身經百戰的十大美蝶所做不到的,於是應運而生了蝶蛹。蝶蛹即經過嚴格培訓的雛妓,她們擅於媚術宮心,身材極佳,口交腿交乳交都十分靈活,最為重要的是處女,這種蝶蛹一次性的成交價往往是十大美蝶一次的十倍。」綠毛解釋完後,彷彿為自己的淵博知識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你知道得很多,你們是組織?」餘潮未退的美琪冷靜的問道。鉤已經被吊起了,美琪十分自信,自己絕對不會被攻陷,但還有些問題需要問清楚,順便拖延時間等待澤的救援。

綠毛淺淺一笑,順手捋起自己的袖子,「喂,阿虎,不可以,如果暴露了怎麼辦?」紅毛一把手抓住了綠毛。

「你傻啊?大牛,這騷貨是蝴蝶花的人,業內人士彼此都瞭解,自然不算暴露。」綠毛說了這些之後,又貼在紅毛大牛耳畔悄悄說道:「沒準她知道我們的身份之後,還會乖乖讓我們享用,這樣不是省事多了?晉級要緊!」紅毛一臉釋然,鬆手退到了一旁。

「蜘蛛會……」美琪看到綠毛手臂上的蜘蛛刺青,心裡又泛起了波瀾。

蜘蛛會是一個色情幫會,但與蝴蝶花完全對立,如果說蝴蝶花是生產蝴蝶製造收入,那麼蜘蛛會就完全是捉蝴蝶來享受快感。蜘蛛會有很大的靠山,他們只需要抓住散佈在各地的蝴蝶花的蝴蝶來享樂。

本以為是與蝴蝶花有經濟來往的組織,美琪謊稱自己是蝶蛹就完全可以做到全身而退,但這下反而給自己引火上身。

美琪感到了陣陣恐懼感,如果是普通混混還好,居然是蜘蛛會的人,落入他們的手裡就玩完了!美琪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兩條美腿互相靠攏,整個人後退到貼在牆上才不得不停下。

「本來是想找一些身材中上的普通女人充當蝴蝶花的人,拍下錄影之後交給上頭,我們就能順利完成晉級,往組織高層爬去,沒想到……嘿嘿!」綠毛露出了一抹奸笑:「居然碰到了貨真價實的蝴蝶,還是蝶蛹,這下怎麼說都得給我們個『捕蝶郎』的職位了。」

「你們……你們的捕蝶郎也在附近?!」美琪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蜘蛛會的規矩就是若干人組成一個捕蝶團隊,然後再指派一名性愛經驗老到或是捕蝶數量極高的捕蝶郎來帶頭。而蜘蛛在進行行動的時候,捕蝶郎往往不會干預,而是在附近盤旋,探探有沒有隱匿的蝴蝶窩,可以一網打盡。面對這種捕蝶郎,美琪絕對沒有勝算,因為他們的性技可以和澤媲美。

胖子哈哈大笑:「雖然聽起來很複雜,但總之我們應該是撿到寶了對吧?沒錯,捕蝶郎就在附近找其他蝴蝶。阿虎,在他來之前,我們先好好享用吧!」說完,胖子便從地上的背包裡架出了一台攝像機。

蜘蛛會的名頭打亂了美琪拖延的計畫,面對虎視眈眈的四個人,美琪毫無勝算。

『澤還沒找到我的地方嗎?』美琪面對著一步步逼來的四個人,亂了陣腳。

綠毛粗暴地將美琪死死頂在牆上,雙手抓著美琪的纖纖細手:「大牛,幫忙把這騷屄的內褲給老子扒下來!」大牛一把扯碎了美琪的內褲,「不要,啊……你們不能這樣亂來……」美琪感到綠毛的龜頭已經貼在了自己泥濘不堪的私處。

「啊……噢……噢噢噢……」美琪無力地靠在綠毛的肩膀上,秀髮垂下,傳出陣陣呻吟:「啊啊啊……不要進來……不……喔喔,唔……不行,啊啊……真的……不可以……」

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綠毛猙獰的龜頭慢慢地從濕潤的騷穴口鑽入,粗糙的龜頭和嫩滑的騷穴口產生摩擦,美琪感到了強烈的恥辱感,導致她的騷穴自主地一張一合,綠毛連龜頭都還沒全部插入就感到無比的快感。

「啊噢……啊噢……不要……咿呀……啊啊啊啊啊……」

「喔喔喔……爽啊!哈哈,不愧是貨真價實的蝴蝶,這屄和李莎莎的一樣緊緻啊!」綠毛發出狼嚎。

「唔唔唔……不行,不可以……噢噢……」美琪貝齒緊咬朱唇,但還是發出了呻吟聲。

綠毛沒有長驅直入,在進入了半個龜頭之後,又緩緩地拔出,這二次的摩擦令美琪雙腿一軟,身子往下沉了一點,又把剛拔出的龜頭吞進去了半個。

「噢噢噢……腿好軟……怎麼……啊……」

「瞧這騷貨,一開始裝純,現在跟隻母狗似的自己主動求插。」一旁的瘦子調侃道。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腿軟……啊啊……不要進來……」美琪面色緋紅的辯解。

瘦子一把抬起美琪的右腿,用手將高跟鞋脫開一些,一把將自己的肉棒頂了進去,肉棒感受著美琪裹著黑絲的騷腳的細滑紋理,美琪不時的掙扎像是在給瘦子的肉棒做足交。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喔喔喔……咿呀……」瘦子的這個舉動讓美琪的身子更加往下沉了,逐漸又把綠毛的肉棒往裡吞了一點,引得美琪嬌喘連連。

「走……開……噢噢噢噢噢……噢噢……好癢……」

「哈哈哈,大爺的技術可以吧?騷上勁了吧?胖子,把攝像機對準交合的地方。」綠毛笑道。

胖子很聽話的把攝像機對準了兩人正在交合的私處,可以看到每次綠毛拔出龜頭,美琪的陰道又非常主動地把龜頭吞了進去。這樣來回幾次,美琪的身體不斷地往下移,與牆壁的摩擦將她的衣裙撩起到了腰間,整個人美臀著地,雙腿呈M字掰開。

在美臀著地的那一剎那,美琪的騷穴吞進了一整個龜頭,綠毛感受到龜頭被一陣液體噴薄。胖子的鏡頭裡,美琪的騷穴儘管被龜頭堵住了,但還是緩緩地流出淫液。美琪雙腿一繃直,兩條腿翹了起來,腳背繃直,不停亂顫,美琪埋著的頭昂了起來,雙眼迷離茫然——美琪被一個龜頭玩到高潮了。

高潮中,美琪嘴裡言辭不清:「不,不要插……不要……澤……噢噢噢……不行了……」

美琪這一強烈的顫動使得瘦子大受刺激,一股精液噴薄而出,澆灌在了美琪的高跟鞋裡面,濃稠的精液沁潤著美琪的騷腳,一股股順著美琪的腳背一直往下流,流過被胖子舔得濕漉漉的絲襪美腿,流過雪白嫩滑的大腿,直到騷穴,在泥濘不堪的入口處打了個轉,彙聚著那麼一小灘乳白色的黏稠液體,緩緩流進了陰道內。

瘦子隨即將高跟鞋給美琪再次穿上,「吧唧」的聲響傳出,美琪的騷腳穿上高跟鞋的一剎那,許多白色的黏稠物從鞋口溢了出來,十分淫靡。

「哈哈哈,這婊子被我受精了!」瘦子大笑道。

紅毛拍了他一個後腦勺說:「你傻啊?處都還沒破呢!你那點精液還流不進去,哪來的受精?」

「噢噢噢,好可惜!」瘦子搖了搖頭。

瘦子的這些話卻如驚雷般在美琪的心中炸開:『他的精液……要是不及時避孕……我會懷上他的孩子!不行!』

「好了,婊子,不和你玩了,大爺我要舒服舒服了。」綠毛一隻手搭在美琪的秀肩上,屁股往後一退,龜頭又被拔了出來,上面粘著幾根絲線,不僅有美琪的淫液,還有龜頭分泌的精液。

美琪被這一拔弄清醒了:「不行!憑什麼是你破我處?」美琪一聲怒喝,綠毛整個人一時不穩往後摔倒在地上,趕緊掐了自己美腿一把,扶著牆直起身子。

「呼~~這裡……有四個人,憑什麼你……有資格破我的處?」美琪臉色潮紅,雙眼仍有些迷離,髮絲凌亂的粘在額頭,香汗淋漓,喘著大氣。

「憑什麼?憑……」綠毛眼看到手的天鵝肉又飛了,氣得想罵街,可是突然發現自己也罵不出來。

「每個蜘蛛巢除了捕蝶郎,其他人都是平等的。」美琪大口吸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下體傳來的快感和剛才被玩到高潮帶來的羞恥感令她面色更加潮紅,像是吃了重度春藥一般。

「別聽這女人挑撥離間!」綠毛嚷嚷道:「早點肏了她早點輕鬆。」

「瘦子,難道你不想懷我的種嗎?」美琪緋紅的臉頰生出一股媚意,挑著眉毛問道。

「什……什麼……」瘦子支支吾吾的,一下子被問住了。

美琪走到他面前:「難道你不想……不想用你沾滿精液的肉棒……侵入我的騷穴……在陰道壁上塗滿你的精液嗎?」美琪說出這句話後,自己也感到羞愧:『我到底在說什麼啊?知不知羞恥?』

「我……我……」瘦子驚慌失措的看了看其他人。

「我的這條右腿已經被你的精液潤濕了,」美琪故意抬高了那條先是被胖子舔,再是被瘦子肏的絲襪美腿,上面的黑絲濕漉漉的一捲一捲,黑色高跟鞋的表面沾滿了白色黏稠體,整條腿多多少少都爬了幾道精液的痕跡,「我的騷穴裡也有你的……種,你不想用精液噴遍我的全身?不想……讓我平坦的小腹越來越大嗎?」美琪貼著瘦子逼問道。

「想,我想!我想狠狠地肏遍你的全身,用精液好好澆灌你!」瘦子雙眼漸漸怒瞪。

美琪媚眼一拋,笑罵道:「那你還看著我被他玩弄?」美琪指向綠毛。

「婊子哪來那麼多話,欠揍!」綠毛氣不過,衝上來想要給她一拳頭,結果突然瘦子發動攻擊,一拳頭砸向了綠毛的頭,「噗通」一聲,綠毛悶哼一下,昏死在地上。

「他媽的,憑什麼就你能破她處,憑什麼不是我?」瘦子想上去踹幾腳,可是被胖子和紅毛攔住了。

「被捕蝶郎知道了,會出事!」紅毛警告瘦子後才消停下來。

紅毛剛轉身,就被美琪貼身,頓時感到襠部有一隻玉手伸入,被握住肉棒,「那你呢?大牛,你的比阿虎的大,為什麼不是你上我?」美琪感受到握在手中的紅毛的肉棒越來越大,約莫比綠毛的還長出一厘米,粗了好多,竟有些驚歎:『居然那麼大,不過……還是比澤的小。嘖嘖!』

「我……你走開!」紅毛一把將美琪推開,美琪還是頭一次那麼主動,居然被人排斥,感到很納悶。

美琪舔了舔摸過他肉棒的手:「味道還不錯,比瘦子和綠毛的都好聞,如果是你來……破處,我會……配合很多,你……不想嗎?」美琪嬌媚的聲線勾人心魄。

「我……我也是……不懂……」紅毛扭扭捏捏的擠出了幾個字。

「什麼?!你是……處男?」美琪驚訝的表情完全寫在臉上,『不行,不能停,繼續製造矛盾,讓他們內訌!』美琪驚訝的同時心想。

下一刻美琪便又撲了上去,紅毛比她高出好多,所以美琪踮起了腳,終於吻到了他的雙唇,『其實他也長得蠻俊俏的,可惜了。』美琪心想。

「姐姐……教你怎麼做……做愛,好嗎?」美琪使出了最嗲的聲音,整個人貼在紅毛健碩的身上。

「好……太好了,阿虎一直不讓我破處,終於有機會了。嘿嘿!」紅毛奸笑了起來,剛要掏出傢伙上美琪,就聽到後面瘦子的叫喊:「那是我的貨,你給老子滾開!」

紅毛頭也不回,一記擺拳正好砸中跳起來打人的瘦子的襠部,瘦子頓時捂著命根子倒在地上直叫喊,但是紅毛現在眼裡只有美琪這個尤物,連補刀都懶得補了。

紅毛將美琪撲倒在地上,美琪砸向地上之後帶來的顫動,使得騷穴往外飛濺出許多液體,混雜著絲絲白色落在地上。

紅毛大口大口的吃著美琪的朱唇,碩大的舌頭堵住了美琪的小嘴,「唔唔唔唔……」美琪完全說不上話,不斷地有口水溢出,順著臉頰流到地上。紅毛的雙手不停地蹂躪美琪的酥胸,上面又佈滿了一道道指痕。

『完了,好不容易把……兩個難搞的解決了,他該怎麼辦?不能一直這樣壓下去啊,遲早會被上的……』美琪千頭萬緒。

「砰!」一聲巨響傳來,美琪發現壓在身上的紅毛停止了動作,整個人似乎昏過去了,卻見是胖子拿著一根鋼棍敲在了他的後腦勺上,能看到一絲絲血液流淌下來。

「呼~~還好沒有……啊,等等,你要……你要幹什麼?」美琪剛剛從紅毛手裡逃脫,眼看就只有最沒戰鬥力的胖子了,卻不料因為給紅毛壓著不能動彈,雙手被胖子舉過頭頂,用麻繩綁了個結。

「騷貨,你這點伎倆我會看不出?胖爺我可是這個團隊的軍師啊!繩縛術玩過嗎?嘿嘿,今天讓你痛快痛快。」胖子肥碩的大臉貼著美琪姣好的面龐,壞笑著說。

「什麼?繩縛術……不,不要……」美琪還沒來得及多說什麼,就被胖子拽著繩子拖行而出:「來,騷貨,咱們好好玩玩。」

「咿呀~~」美琪的身影消失在一扇門後,地上留下的淫水的痕跡彷彿將剛才的淫亂全部烙印了進去,也暗示著接下來美琪將遭受怎樣的狂風暴雨。

(六)受精的美琪

「嘎吱~~」一扇破舊的木門被推開,小巷深處都是些廢舊的倉庫,這裡是灰色地帶。

美琪被胖子拖了進來,胖子將美琪雙手的麻繩繞過一個不高的樑柱,將美琪吊掛了起來。

「唔唔……你住手!」美琪兩條手臂被高高吊起,整個嬌軀懸在半空中,她晃動嬌軀做著掙扎,修長淫靡的絲襪美腿在空中來回擺動。

胖子見到美琪做出的種種極具誘惑的動作,揉了揉襠部,罵罵咧咧的又找來了幾根麻繩:「臭婊子,到了這副地步還不乖乖就範,跟大爺裝什麼純?給我老實點!」胖子二話不說就拿兩根麻繩分別綁在美琪的兩條美腿上,還順便脫下來美琪左腳的高跟鞋,然後將繩子繞過樑柱一拉,美琪雙腿呈M字掰開,泥濘的騷穴暴露在胖子眼前。

「可惡……有本事就放我下來,你這頭死肥豬,只會玩玩這種把戲欺負人是嗎?」美琪被這樣羞辱的吊起來,感到十分氣憤,美琪不怎麼喜歡SM類,眼下的情況無疑很糟糕。

「臭娘們,你說我什麼?!」美琪被吊起得並不是很高,胖子很輕易地掐住了美琪的脖子,逼問道。

「唔唔……死……死肥豬!」美琪一下子喘不過氣來,但仍嘴硬的罵道,在她看來胖子不成問題。

胖子笑了笑:「本來想直接幹翻你的,既然你不識抬舉,嘴巴那麼賤,我就好好的羞辱你一番。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