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絲襪淫女(全)

作者:凌天君

(一)女友的放縱

陽光明媚的下午,一棟單身公寓的一間客廳裡,「悉悉索索」,是筆快速摩擦紙張的聲音。

「哥,我做完啦!」筆聲戛然而止,一個面容姣好、身材豐滿勻稱的少女坐在椅子上甩了甩青絲長髮,伸了個懶腰,撲閃著明媚的黑眸,笑嘻嘻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的英俊少年。

英俊少年咧嘴一笑:「小薰你的文化課越來越優秀了啊,雖然離老哥當年的巔峰水準還是差距蠻大的,但是考到老哥的大學來足夠了。哈哈!」

小薰站起身來,美少女亭亭玉立,身上的白襯衫和牛仔褲依然讓她散發出高雅的光芒,她雙臂環住少年,在他的臉頰上輕輕一吻:「哥,謝謝你最近肯幫我復習功課,美琪姐姐不會生氣吧?」隨即鬆開。

少年尷尬一笑,撓了撓頭:「咳,當然不會,你是我妹,又不是什麼外人,放心啦妹,她很支持的。」

「那就好,要是破壞了哥哥和姐姐的關係,妹妹我可就過意不去了呢~~」小薰俏皮的笑了笑:「我去臥室裡睡覺了,老哥你有空去陪陪姐姐喔!」說完便去休息了。

少年去盥洗室洗了把冷水臉,便打算出門去找女友美琪,剛打開門就看到一個與小薰媲美的大美女站在門前:「嗨!澤,真巧!」大美女一頭橙黃瀑絲,垂至腰間,靚麗的面容帶著熟女的嫵媚與風情,藍色圓點襯衫與高腰黑色超短裙相得益彰,一個大蝴蝶結纏在腰上,本就纖細的柳腰如此一來便是不足一握,渾圓雪白的美腿與經典的黑色帆布鞋給人以視覺衝擊。

「美琪大老婆,我剛想去找你,咱兩真是心有靈犀啊!」這個叫澤的少年溫柔的笑著。

美琪狐媚的看著他,慢慢將鼻子湊到他的脖子上嗅了嗅,然後滿臉慍意的看著澤,嘟囔著小嘴:「連親妹妹都下手,你個大淫魔!」說罷美腿一甩,正中澤的襠部。

「啊!痛痛痛痛痛……老婆你誤會了,嘶~~是小薰她抱的我。」澤雙手捂著胯下壓低了聲音,怕讓臥室裡的小薰聽到。

「喔,那麼說,是小薰她主動勾引你咯~~」美琪整個人伏在澤健碩的身軀上,纖手伸到澤的襠部,來回緩緩地揉搓,玩味的看著澤:「像這樣子嗎?」

澤頓時感覺胸中悶熱不斷,壞笑著張嘴吻住美琪的殷桃小嘴,dfjstory.com伸出舌頭與美琪的香舌交纏在一起,口水「滋滋」的聲音預示著一場「腥風血雨」。

「唔唔唔~~」美琪剛開始眉頭微蹙、滿臉通紅,但隨後便放輕身子,酥柔的倚著澤,接受他肆意的撫摸與愛吻。澤用嫺熟的吻技不斷挑逗著美琪,從嘴唇慢慢下移至香頸,再至美琪引以為傲的豪乳上。

「唔……呼……你好壞,把我晾在一邊整整一個禮拜……嗯嗯……」美琪雙目迷離,不斷呻吟:「不怕我去找野男人嗎?唔……」

「我知道你離不開我的老二的,還有誰能把你肏得那麼舒服。」澤一臉壞笑的將美琪頂在牆上,美琪的手已經將澤的老二釋放出來了,一根碩大的陽具宛如龍筋,長達25厘米,難怪澤如此自信美琪必定死心塌地。

美琪纖手上下套弄著澤的龍筋:「澤,我要……快滿足我……」美琪喘著香氣,將龍筋往自己的裙下引導,卻被澤有力的大手制止:「我要後入式,乖。」澤深邃的雙眸有著令美琪不得不服從的威勢,美琪很聽話的雙膝跪地,雙手也撐在地上,回頭媚眼如絲的嗔道:「快來呀!澤~~」

澤挺著一杆龍筋,掀起超短裙的裙襬,在美琪的後庭來回研磨,馬眼的分泌物刺激著美琪敏感的皮膚。澤把身子伏下來,咬了咬美琪紅彤彤的耳朵:「不要叫出來,小薰在睡覺。」美琪聽話的點點頭,隨即扭動著魔鬼身材的身子,示意讓澤快點插入。

澤把著龍筋,往美琪的後庭深深一挺,「呼~~」美琪倒吸一口氣,一隻手捂著嘴巴,雙眸翻白,看起來就知道十分享受。澤採取九淺一深的合歡法,挑逗得美琪主動前後聳動臀部來索取快感。

澤賣力地動作著:「老婆,你還要找野男人嗎?」

「嗯嗯……才看不上呢!喔喔喔……慢點……澤你真棒……」美琪忠誠的向澤宣誓。

「往前爬,到主臥去讓你舒服舒服。」澤的命令不能違抗,這是美琪和澤多年交歡培養出來的準則。美琪慢慢地挪動身子,雙腿因為壓迫而死死地貼合在一塊兒,不斷的摩擦令她的嫩穴淫水不止,臀瓣有力的夾揉令澤性情大增,不斷地與美肉拍打著,「啪啪啪……」充斥著淫靡與瘋狂。

澤用粗壯的龍筋不時地將美琪的下半身挑起來,令美琪忍不住叫出了聲來:「喔喔喔~~輕點,澤……不要……不要……再進去些……嗯……」

所幸門口與主臥沒幾步路,澤將門關上,雙手分別抱住美琪的兩條大美腿呈M字趴開,美琪肉慾的嫩穴暴露在空氣中,可以看到嫩穴不斷地微微張合,淫水滴了一地。

澤加大力度不停地抽插著後庭,美琪終於嬌哼一聲,大量陰精噴薄而出,嫩穴不停地噴出淫水來。「啊啊……美死了!澤……好爽……」忍受了長達一個禮拜性事停滯的美琪終於迎來了高潮,還是潮吹。

澤與美琪撲倒在床上,順勢將龍筋退了出來,雙手抓住美琪的豪乳不停地揉搓,舌頭在她的臉上馳騁不止。「啊……澤,我還要呀……給我……」美琪將雙腿纏上澤的腰際,不停地用嫩穴與龍筋研磨,使得龍筋輕而易舉地滑入淫穴中。

「唔……好舒服……」美琪嬌柔的呻吟,酥膩入骨,聽得澤虎軀一震,於是雙手摁住美琪的雙肩,人如電動馬達般高速振動,這是澤的合歡絕技,每次都令美琪欲罷不能。

「喔喔喔喔喔……好老公……再快點……好美啊……啊啊啊……要去了……唔……我又……丟了……不要啦……受不了了……小穴要被你玩壞了……」美琪美眸裡盡是性福的淚水。

「老婆,我可連一半的力氣都還沒使出來呢,你不行了我怎麼辦?嘿嘿。」澤用舌頭舔著美琪的耳垂,耳垂是通用的敏感帶。

「讓我的小穴休息……休息……再……唔唔唔……服侍你……」美琪已經繳械投降了。澤最後抽插了幾下,將美琪再度送上天堂,龍筋拔出來時帶著一絲銀線,顯得十分淫靡,龍筋依然屹立不倒,可謂佳品。

「呼……呼……呼……」美琪無力的躺在床上,雙目無神,臉頰緋紅,髮絲凌亂,衣不蔽體,下體不斷地有淫液泛出,打濕了一片床單。

「澤,和我去洗個澡吧,我們……等等玩那個?」美琪笑吟吟的問道。

澤顯得十分激動:「老婆大人真開竅,沒問題!」於是澤將自己和美琪脫了個全身赤裸,抱起她,開了主臥的門,轉而進了浴室。

澤把蓮蓬頭打開,溫暖的熱水撲打在兩人剛剛交合過的身上,消散了美琪的疲憊。「澤,來~~給你口交好不好?」美琪正對著澤跪倒在地,翹著臀部,纖手握住澤的龍筋上下套弄。

澤二話不說,便身子往前靠,將龍筋貼在來美琪的朱唇上。美琪挑逗的伸出香舌在馬眼週圍打轉,然後細膩的舔著龍筋的每一個部位,再然用嘴含住睪丸不停舔舐。「舒服嗎?澤。」美琪狐媚的看著澤,然後用小嘴慢慢地含住龍筋往下套弄。

「舒服極了!老婆,你真美。」澤看到美琪春心蕩漾的樣子實在憐人。

不得不承認,美琪的口技十分高超,含弄了不過十分鐘就令澤有些把持不住了,畢竟美琪的背景不一般,是當地一家著名妓女會所培訓出來的口妓,後來因為一些事情而被允許自由權利,與澤在一起。

「美琪,啊……有你真好!」澤長吟了一聲。

「澤,我愛你!」美琪停下了嘴裡的工作,站起身來抱住澤,四唇相對,又是一番熱吻。

十餘分鐘過後,美琪和澤停止了接吻,美琪把頭靠在澤的胸膛上,柔聲道:「你洗好澡在這裡乖乖等我叫你,我先去換衣服。」澤吻了下美琪的秀髮,大手往美琪的翹臀上一拍:「走吧,我的小馬駒。」美琪滿臉羞憤的跑了出去。

澤繼續沖澡,回味著剛才與美琪的放縱,她濕漉漉的秀髮、明亮的雙眼、嫵媚的笑靨、修長雪白的美腿……

「咚咚咚……」這是美琪已經打扮完畢的信號,澤迫不及待地擦乾身子離開浴室,步入主臥。

「客官,要服務嗎?」嬌柔入骨的叫客聲傳入澤的耳畔,眼前的美琪雙眸劃上了濃濃的眼影和眼線,眼瞼下方貼有幾點水鑽,雙唇塗抹豔麗的口紅,脖子上戴著一個銅鈴鐺,一身鮮紅的情趣旗袍裹著身材豐盈的嬌軀,旗袍的分叉開至大腿上部,一雙黑色的過膝絲襪透露著無盡的嫵媚與淫慾,腳上的那雙紅色高跟鞋的鞋跟更是有足足8厘米,是性的象徵。美琪儼然是一個身價極高的高級妓女。

「客官?」美琪見澤震驚得無法自拔,心中一陣竊喜,呼聲試探:「客官,難道……人家不漂亮嗎?」

澤走上前來,將美琪頂在牆上,大手肆意蹂躪美琪的豪乳:「你不漂亮,」美琪眼裡透露出很明顯的黯然失望,「你簡直是騷到家了,我的寶貝!」澤漲紅著眼啃咬著美琪的玉頸和酥胸,大手由胸轉至同樣傲人的修長美腿,黑絲裹在上面,帶來的磨砂感覺真是令澤欲罷不能。

美琪聽到澤的評價,心中又是一陣狂喜,她知道澤對絲襪有著極致的癖好,但是這時候她不能表露得太多,應該更騷更下賤來迎合澤的情趣,他們在玩角色扮演。

「客官不要性急嘛,我們來產品展示,談談價錢好不好?」美琪魅人的聲音佔據了澤的大腦。「美女你要怎麼展示呢?」澤冷靜下來,參與到角色扮演中。

「為了更好的展示我自己,我覺得是否應該找別人來進行評估呢?」美琪將手指放在朱唇上,故作思量。她知道澤會答應的,澤有一定的綠帽情結,但是澤會把握住尺度的,這就是澤的魅力。

澤滿心歡喜:「好啊,我想看看別人對你的評價有如何好。」

美琪俏皮的說:「那……找一個客官的朋友吧,以前不認識我的就好。」

澤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小馬嗎?嗯,對,是我,澤。我剛才找了個高級妓女,要價五千一晚,我怕被訛,你來我家評定一下價錢。嗯,我懂,你是專業的,我相信你。」澤掛了電話,壞笑著說:「小馬是專門從事妓女身價測定的人員,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喔!」

美琪其實內心中並不喜歡別的男人來與她接觸,因為她忠於澤,但她知道澤真的很喜歡這樣,所以她必須藉此機會越騷越好,越下賤越好,於是說:「我一定會積極配合測定的,嗯哼,不過客官您的龍筋已經勃起到現在了,是不是應該先釋放一下呢?」

澤笑然,龍筋立馬恢復到了平時非勃起的狀態。澤的陽具是世間罕見,因為勃起時間長,所以為了適應而產生了能夠暫時抑制性慾的特殊效果。

過了十五分鐘左右,小馬便興沖沖的到了澤家門口,澤開門後熱情的迎接了他,將他迎進了主臥。澤雖然瞭解小薰平時一睡就是十小時,但還是有些害怕小薰突然開門的。

「哇,Sexlady!」小馬看到眼前的高級妓女美琪,大聲讚歎:「就沖這門面,五千肯定不止!」

妓女美琪嫣然一笑,真是一笑百媚生,差點把小馬的魂都勾了過去:「這這這……這笑絕對是一個職業高級妓女所擁有的!根據剛才的一笑,可判斷身價起碼再漲五百!」

「多謝馬哥的讚賞,某位客官還怕人家訛他呢~~」妓女嗲聲嗲氣的嗔道。

「哪位客官那麼沒眼光啊?他不要,我小馬要!」小馬受到妓女的傾慕,頓時心情大好,揚言包下美琪。

「你一邊去,我是讓你來測定價錢的,不是讓你用的!」澤不耐煩的推了小馬一把:「趕緊的。」

「誒,是是是,澤大哥,嘿嘿,小的保證到位。」小馬真是個牆頭草,兩面倒啊!

「那~~馬哥,我該怎麼配合你呢?」妓女問道。

「你只需要讓我摸一邊,就可以幫你作出最準確的測定!」小馬信心滿滿的說道。

妓女狐媚的瞥了澤一眼,蓮步輕移走到小馬面前,在小馬耳畔吐氣:「那馬哥趕快喔,人家絕對配合!」澤就在一旁看著。

小馬首先雙手摸了摸美琪的臉蛋,然後將一根手指伸進了美琪的嘴裡:「含住,像口交一樣弄。」美琪聽話的將手指含住,用自己的香舌不停地打轉,頭前後聳動。過了一分鐘後小馬便喊停,也沒有說什麼話,繼續他的動作。

小馬將手摸至酥胸,毫不含糊的伸了進去,不停地揉搓,惹得美琪臉通紅,嘴裡不住地發出微弱嬌喘:「馬哥……輕點……」

小馬又轉移陣地,往美琪的腰部撫摸,他如按摩師般循環漸進,有模有樣,讓美琪的腹部產生了一股暖流,使她整個身子徹底軟了下來。

小馬時刻注意著美琪的身體情況與面部表情,他再往下摸到了美琪修長的美腿,裹著黑絲,十足誘人。小馬這時掏出了他已經堅硬的老二,貼住裹著黑絲的美腿來回搓動,這使得美琪十分緊張,「馬哥~~不要擦槍走火喔!」美琪柔聲提醒。

小馬點點頭,表示會注意,老二仍然在美琪的兩條美腿上觸碰,馬眼的分泌物使得整條黑絲泛著反光。小馬隨即又把老二塞回去,美琪鬆了一口氣,但旋即她的美足又被小馬舉起欣賞,令她心猿意馬,春心蕩漾,「嗷……」忍不住叫了一聲。

小馬脫下她的兩隻紅色高跟鞋,聞了聞高跟鞋內充滿皮革氣息的味道,然後又聞了聞美琪的秀足,將其含入嘴中舔了幾舔,「呀……好癢……馬哥別……唔唔……」美琪忍不住叫了起來。

「且慢,還沒好,還有你的嫩穴和屁眼需要測定。」小馬終於說了一句話。

美琪此時已經被玩弄得羞憤不已,體內的性慾又被點燃,雖然很想當場和澤做愛,但為了澤的爽感,她知道必須配合:「嗯……馬哥隨意,只要別走火。」

小馬點點頭,用手指插入美琪的嫩穴:「雙腿夾緊,動用陰道的肌肉來取悅這根手指,把它當作陽具。」

「喔喔喔……大力大力……快……我要榨乾你……」

「啊哈啊哈啊哈……那邊癢……對……再深點……」看著女友美琪在床上被小馬指姦得花枝亂顫,澤內心中有一陣爽感。

過了五分鐘,美琪因為過於刺激而第二次潮吹,小馬乘勢舔了點淫水,然後將手指插入美琪的屁眼中,這令美琪尖叫不斷,淫水橫流。

一段時間之後,美琪橫躺在床上,四肢無力,只能嬌喘。小馬搓了搓襠部,起身對澤彙報情況:「首先,該妓女臉蛋風騷嫵媚,值一千;長髮增加了女性的魅力,五百;嘴唇性感,嘴部有力,舌頭香膩,口技高超,一千;頸部完美,五百,雙乳十分傲人,達到E罩,乳交絕對棒,一千;腰部纖細卻有力,豐腴卻無贅肉,五百;雙腿修長有彈性,腿型極佳,雙腳有香氣,適合足交腿交,兩千;嫩穴粉而緊,宛若處女,卻性經驗十足,而且十分敏感,一千;屁眼乾淨,臀瓣有力,五百;再加上懂得性感裝扮,銅鈴帶給人狗奴的感覺,一千;紅色情趣旗袍露骨露點,性感狂野,一千;黑絲配合美腿,野性張揚,性慾大增,兩千;紅色高跟鞋皮革氣息濃郁,刺激神經,一千;會潮吹,兩千。所以該妓女身價為一萬五千卅晚,澤哥,賺了!」

小馬專業的評析聽得美琪和澤目瞪口呆,澤很快就回過神來:「真是麻煩小馬了!」

美琪嬌媚的站了起來,給了小馬一個熱烈的擁抱,與小馬四唇相對了幾秒:「謝謝馬哥的賞識,奴婢送你到門口。」小馬樂呵呵的被美琪環著送出了門。

「客官,來吧~~今天免費,不要你錢了。」美琪踏著貓步回到主臥,她下身的淫水染濕了旗袍的裙邊。澤早就饑渴難耐,一下子把美琪撲倒在床上,抽插起來:「小騷貨,馬哥馬哥叫得那麼親熱,是不是想著給他肏?」

「人家哪敢啊……唔唔……人家是為了你爽嘛……喔喔……」

「大力……大力……」美琪的美腿被澤壓到胸脯上,瘋狂的蹂躪了一番。

「啊……呀呀呀呀呀!好粗……嗚……啊呀……」美琪的陰道因潮吹後的緣故,敏感得整個龜頭的形狀也感覺得到。

「噢……想不到你這妓女這麼淫蕩,今天真的賺到了。」澤興奮地用力抽插美琪緊密的陰道。

「啊哈……好舒服……啊……嗯……」大量的快感讓美琪順著插抽的節奏在浪叫。

「糟……糟了……今天真的太刺激了……啊……太舒服了,我要把精液……啊……灌進去了……啊呀!」澤再度抽插了十幾分鐘,便感到濃烈的射精反應。

「啊啊……嗯……裡面……好熱……啊……又要……嗯嗯……去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美琪的淫水和澤的精液同時噴出,兩股暖流在窄小的陰道內相遇,為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好舒服……啊……啊……」

與此同時,主臥的門似乎早就被悄悄的打開了一條縫隙……

(二)妹妹的計謀

一個美好的清晨,一縷朝陽打在窗簾上,微風輕輕撫過,帶起了一絲光隙。

昨天與美琪的一場酣戰,令澤睡了一個不錯的懶覺。「唔……頭真暈。」澤迷迷糊糊的醒了,在昏暗的臥室裡看著美琪背對著自己,頭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不禁無奈的笑了笑,輕輕的在裸露的白皙美背上輕輕舔舐,像一頭雄獅愛護自己的雌性伴侶。

「真香,小妮子還有力氣洗澡啊!」澤聞著美琪身上散發的沁人香氣,不禁心潮澎湃,一股熱氣彙聚丹田,挑起了龍筋的慾望,漸漸有了反應。

澤悄悄的將手臂從熟睡的美琪頭下抽出來,然後鬼鬼祟祟的在美琪柔嫩的嬌軀上不停摸索,並用嘴輕輕點在她的耳垂。「嗯……嗯……」美琪輕喚了幾聲,挑得澤一個春心蕩漾。

澤沿路往下摸,摸到美琪那修長有彈性的美腿時不禁眉頭一皺:『這妮子,都訂下了同床必須穿絲襪的規矩,怎麼今天那麼隨意,連絲襪都不穿?不行。』

這是澤和美琪又一個準則,美琪需經常穿絲襪來取悅澤,同床更是必須穿有絲襪,這樣有利於澤的「晨操」。

澤隨手從床上一抓,便抓到了一條絲襪,這是昨晚妓女版美琪穿過的過膝黑絲襪,上面還留有點點精斑,並且好幾處地方都被澤昨夜的性奮粗暴而拉扯得脫絲了。

「將就著用用得了。」澤掀開背子,儘管臥室裡比較昏暗,但他還是順利地將黑絲襪套到了美琪兩條誘人的美腿上,澤或輕或重的撫摸著柔順的絲襪美腿,並將自己的方向倒了一下,錯位的69式,捧著美琪誘人的絲襪腳仔仔細細的聞了一番。一點也不輸背部的幽幽麝香刺激著澤性奮的大腦,體內器官不斷地分泌性激素,整條龍筋不斷充血,越來越碩大。

「唔唔唔……」澤看著晶瑩的腳趾頭被黑絲包裹,散發著迷人魅力,於是用嘴含住,大力地吮吸,舌頭不停打轉,「喔……」又是美琪一陣舒爽的叫聲。

澤放過了腳趾頭,用舌頭舔舐美琪的絲襪腳背和腳掌心,致使美琪迷糊著媚眼仍舊有孱弱的呻吟,美腿時不時抽搐幾下。

玩弄良久,澤又調回原來的姿勢,這時候美琪一個轉身來了個翹臀朝天頂,澤用大手將棉質的白色內褲褪了下去:「誒,今天怎麼穿得那麼保守,騷貨玩純情?有點意思。」澤壞笑著伸手摸了摸美琪的小穴,可謂泥濘不堪。澤取出了床頭的人體潤滑劑,在自己的手指和美琪的肛門裡外都塗抹了一下,並細心擦拭。美琪的後入式好久沒有嚐過了,澤很愛美琪,生怕把她弄痛。

過了不久,澤見準備工作差不多了,便提著自己的龍筋,舌頭在美琪的玉頸畔來回舔舐,接著溫存一捅而入。「噗哧」龍筋並沒有一插到底,似乎遇到了點阻礙,但澤也不管那麼多,再弓腰深深一挺,一切通透。

「啊啊啊啊……好痛……」一聲驚叫響起,澤已經被慾望佔據,粗壯有力的雙手摁住掙扎的香肩,口吐濁氣,不停地聳動身子,以後入式的姿態抽插征服著美琪。

「小騷貨,好久沒跟你玩後入式了,今天要好好爽一下。」澤狡黠的在美琪的香頸處留下了一排齒印,然後又速度逐漸增加般抽插著美琪的翹臀。

美琪天生臀部特別翹,類似於西歐的金髮碧眼女郎,所以後入式簡直是一種享受,澤對此翹臀的眷戀度可是排在美琪嬌軀的第四位(第一位是美琪的絲襪美腿,第二位是美琪的香唇與小嘴,第三位是美琪的名器陰道),可是今天似乎不怎麼順利。

美琪在開始尖叫一聲後漸漸適應下來,嘴裡不時發出呻吟,身子慢慢扭動,配合著澤的姦淫。「啊啊啊啊啊……呼……」令澤意外的是才剛插入,美琪便高潮了,一股陰精從她的嫩穴噴出。

「哥……你……嗚嗚嗚……」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小……小薰!」澤滿臉驚恐,馬上拔出龍筋,將躺床上剛經歷過高潮的嬌軀抱起,果然,那張清秀不惹塵埃的臉,是小薰沒錯。小薰明亮清澈的眼眸緩緩流下眼淚,臉上的紅暈掩蓋不住剛才交歡的興奮,髮絲凌亂卻可人。

「哥……你怎麼能……這樣對親妹妹!」小薰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如開閘洩洪般一瀉千里,小薰鑽在沒回過神來的澤的懷裡,嬌柔無力的小手拍打著澤寬厚的肩膀:「我的初夜……嗚嗚嗚……哥……你個禽獸!」小薰失聲痛哭。

澤用舌頭舔了舔小薰哭花的臉,很是心疼:「小薰,哥哥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你會躺在我身邊,我把你錯當成美琪了。」澤心亂如麻,悔恨不已,身為哥哥卻姦淫了妹妹,害了妹妹的一身清白。

「嗚嗚……還記得小時候嗎?哪一次我失眠,不是躺到你懷裡才能安睡的。昨天我也失眠了,在門外……」小薰聲音漸漸地弱了下去。

澤心頭一震,果然和美琪的交歡,還是被小薰偷看了麼。

「小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好嗎?」澤心疼的抱緊小薰,龍筋也被壓制下去。

「我……我時時刻刻都是站在哥哥身邊的,」小薰哭聲漸停,但仍在啜泣:「可是,美琪姐姐呢,哥,你對得起那麼愛你的美琪姐姐嗎?」

澤眼神黯然道:「我的確對不起她,她很愛我,我也愛她,她彷彿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份,我一輩子也離不開她。但是我現在卻背叛了她,和自己的妹妹交合,是我的錯……我會主動認錯的,妹……哥也不會拋棄你的。」

小薰兩眼含情脈脈的看著澤,突然又轉向臥室門口,雙眸神色複雜說:「美琪……姐姐……」澤身子一怔,回頭看到昨日與自己旖旎的女友,美琪,愣愣的站在門外,雙眼無主,手裡是一袋包子,應該是剛買好早餐回來。

澤的思緒全亂,難以置信,這麼荒唐的劇情竟會發生在他身上,他現在也滿口無言,只能默默低下頭,等待著黎明的審判。

忽的,他感到自己的臉被兩團軟軟的東西擠壓著,美琪抱住了他:「澤……剛才我聽到了你的歉意……我以前一直以為只有我是愛你的,而你只是依戀我的肉體,可是沒想到原來你也是那麼的愛我……澤,美琪這輩子只忠與你,聽你的一切,」美琪雙眸泛著淚光,將妖媚的臉蛋貼在澤的頭上,深情的說:「澤,我願意與小薰一起,」美琪貝齒輕咬嘴唇:「做你的……女人。」

「姐……薰兒對不起你和哥哥。」小薰淚水再次決堤,懷住了澤和美琪,埋頭痛苦。

「沒事,澤是我們的男人,他那麼強壯,性慾那麼旺盛,我一個人守不住他的。來,薰兒,我們一起捍衛我們的男人,不要讓他被外面的野女人拐走。」美琪拉起小薰的纖手,兩手緊握。

「唔唔……」這時美琪才注意到澤剛才一直被埋在她的豪乳裡,呼吸不暢,於是趕緊後彎了一下。「呼哈……呼……老婆,你是要謀害親夫啊?」澤聽到美琪的深情對話,心中的石頭已經放下。

兩女「噗哧」一笑,無限春光。

「哥,薰兒下面……好……」小薰漲紅著臉,扭扭捏捏的擠出了幾個字。澤也臉一紅,這才剛給小薰破處呢,還沒好好寵愛過,小薰自然難耐禁果的滋味,只是澤也沒嘗試過在女友面前上別的女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澤,我想把你和薰兒妹妹的交合攝像下來,這是我們一生難忘的回憶,可以嗎?」美琪打破了澤心頭的桎梏。

澤輕輕吻了吻美琪,重重的點了點頭。美琪從床頭櫃裡拿出了一台DVD攝像機,稍微擺弄一會兒便對準了澤與小薰:「今天,是我的妹妹小薰和我老公澤初次交合的日子,是小薰讓我和澤的關係更進一步的日子,也是小薰初次加入我和澤性愛關係的日子。」聽到這兒,小薰滿臉通紅,羞澀的低下頭,不敢面對鏡頭。

「小薰,回答姐姐,你,願意一生一世追隨我們的主人,澤,地老天荒,白頭偕老嗎?」

小薰抬起頭,難掩激動:「我願意。我願意做哥哥的女人,做哥哥的奴僕,一輩子只忠於哥哥!」

「澤,回答我,你,願意根據自己的嗜好,放開身心來玩弄我和小薰嗎?」美琪嫵媚的咧嘴一笑。

澤被問得不尷不尬,撓撓後腦勺,靦腆笑了笑:「我願意。今日起我便是你們的君王,你們的身子由我支配。」美琪和小薰用堅定而又充滿濃濃愛意的眼神望著澤,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好,那麼,澤和小薰的交合,正式開始!」美琪一聲令下,澤便抱著小薰躺倒在床上,澤撫摸著小薰細膩柔嫩的美背,四唇對接,「滋滋」口水聲聽得美琪心神蕩漾,美琪空出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的私處,慢慢揉捏。

美琪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薄紗連身裙,蕾絲花邊,堪堪過了美琪的翹臀,僅剛好遮住,雙腿包裹著一雙肉色閃光絲襪,至於腳上是什麼,也不得而知。澤注意到了這身俏麗嬌豔的打扮,十分激動,不知不覺中已經將龍筋送入了弱弱呻吟的小薰的嫩穴中。

「唔……哥哥,後面……」小薰哼道。澤這才恍然大悟,剛才是後入的,才插了幾下,小薰一定還沒爽,只不過正常體位已經開始了,那還是先好好享受,等等再換。

「等這樣子把你伺候舒服了,哥哥再換,好不好?」澤說。小薰羞澀的點點頭,然後死死的靠在澤的胸膛上。

澤決定讓小薰對於今日刻骨銘心,於是身子一後躬,龍筋從小穴內往外退了不少,僅讓龍頭在小薰泥濘不堪的穴口慢慢抽插研磨。「哥哥,好癢……我……要……」小薰剛失身不久,受不了澤的高超性技所帶來的慾望,於是蚊子叫般支支吾吾。

澤繼續用龍頭研磨,並在小薰耳畔呢喃:「小薰,告訴哥哥,你要怎樣?」小薰面紅耳赤,雙眼迷離的看著澤:「我……我……」澤壞笑了一下,隨即將龍筋拔出,改為用整根陽具在小薰平坦的腹部摩擦:「快大聲的告訴哥哥,你要什麼!」

「我……薰兒要哥哥……要哥哥來……來給小穴止癢……嗯……好癢啊……唔唔……」小薰扭動著身子,慾望勝過了羞恥,大聲說了出來。

「薰兒,你要澤哥哥的什麼來止癢?」這時在邊拍攝邊自慰的美琪惟恐天下不亂,也加入到調戲小薰的行動中來。

「薰兒要哥哥的大陽具……快來哇,哥哥……薰兒什麼都聽你的……啊啊啊啊……」

澤已經忍耐不住小薰性感的胴體,徘徊在穴口的龍筋一記猛衝,扎進了小薰九曲十八彎的陰道。

「哇!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哥……我愛你……啊啊啊……」小薰的慾望得到滿足。

「小薰,哥也愛你!」澤紅著眼睛在小薰嬌柔的身軀上瘋狂抽插,如電動馬達。「啊啊啊啊啊啊……唔唔……」小薰感受著澤瘋狂的抽插,敏感的身子令她淫水氾濫,高潮頻頻出現。

「啊啊……怎麼會那麼……爽……」再嚐禁果的小薰陷入肉慾中無法自拔,「嗷嗷嗷嗷嗷……再快點……好哥哥……」小薰熱情地抓住澤的肩膀,一雙修長的黑絲美腿纏上澤的腰部,臀部前後聳動尋求歡愉,「唔唔……大力……啊……美死了……」小薰臉上儘是肉慾春色。

「沒想到妹妹也這麼主動,哈……今天是交好運啊!」澤愉悅地舔舐小薰美麗的玉頸,口水讓小薰滿脖子油光氾濫,顯得特別淫靡。澤的雙手又朝小薰那不輸於美琪的豐乳摸去,反覆揉捏,力道精準,令小薰不能自拔。

「啊啊啊啊啊啊……來了來了……不要揉了……受不了,啊啊啊……」小薰滿眼幸福淚,哭著被澤肏上了高潮。美琪也加大了搓揉的力度,一股陰精噴射在床單上,美琪靠著衣櫃喘著香氣,但一隻手仍舊舉著攝像機,兢兢業業!

小薰爽夠了正常體位,於是澤將依舊屹立不倒的龍筋退了出來,將小薰翻了個身。「小薰,還能動嗎?」澤溫柔的咬著小薰的耳朵。

「嗯……哥,我還能動。」

「下床,跪趴著。」澤開始發號命令。小薰依澤之言,慢慢下了床,跪趴在地上,雙手撐著床沿。「臀部翹起!」臀部緩緩抬高,雪白粉嫩的臀瓣看起來很有力道。

「老婆,上床,把攝像機的鏡頭對準小薰的臉,要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