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替我開苞

張華的家,在一棟十層公寓的頂層,由於附近沒有其它更高的建築,因此視野非常好。整個都市剛剛入暮,遠近的燈火盞盞亮起。張華提議到頂層陽台,去看看暮色中的都市。我當然非常樂意,於是我們來到陽台,我發現陽台上,居然有一個不小的花園。花園的角落,在一個花棚下,擺了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我不禁感歎起來。在這種環境中生活,那才是真正地享受生活,我從心眼裡真心的佩服表哥張華能有一套這樣的公寓。

這所房子是他父親以前住過的,現在給了張華。我們相互摟抱著經過漂亮的陽台花園,進入這間裝飾華麗的客房。房間裡的佈置非常講究,也十分安靜,牆上的一束束鮮花,發出了醉人的香味。我們進屋坐在沙發上,表哥先給我倒了杯咖啡,然後坐在我身邊,一隻手摟住我纖細的小蠻腰,另一隻手輕輕地偷摸我高隆的乳房,同時笑迷迷地說:「徐萍!你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害羞地低下頭,兩眼緊盯著地板,的確,今天我打扮得非常漂亮,一身穿作極為富麗華貴,光彩耀眼,而華貴的服飾,卻隱藏不住我那凹凸有致、撩人心弦的苗條體態。只見我朱唇皓齒,面白眉細,輕描素裝,顯得特別誘人。苗條的身子,上身穿一件水紅色的網紗上衣,豐滿的雙乳把衣服撐得鼓鼓的,白色的乳罩顯得格外突出,下身穿一件黑色肉紗緊身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腳蹬一雙米黃高跟皮鞋,透過紗裙,隱隱約約可看到紗裙裡面那粉紅色小三角內褲,把我那迷人的陰部緊繃繃地包著。

這時,張華他輕輕的撩起我肩上的頭髮。色瞇瞇的看著我,從我頭髮上散發出的甜美芳香,強烈地刺激著表哥,表哥他瘋狂地同我親嘴,揉捏我的乳房,最後他對我說:「表妹!我的小寶貝,你絕對是一個超級性尤物,我們到臥室去吧! 」

「啊!啊!」我驚叫了兩聲,乳頭和陰蒂是女人性最敏感的地帶,自己的上下敏感地帶,同時被表哥愛撫揉弄著,我只覺得全身陣陣酥麻,豐滿而富有彈性的乳房,被揉弄得高挺著,陰部也被愛撫得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了透明黏稠的淫水,把三角內褲弄濕了一大片。

這時,表哥將我的三角褲褪到膝邊,手指更加不斷地撥弄著我的陰蒂,此時此刻,我已被表哥撩弄得性慾高漲,一股強烈的快感,從體內冉冉燃生,理智逐漸模糊了。而表哥的雙手,側貪婪地在我光澤白嫩、凹凸有序的胴體上,一寸一寸仔細地摩挲,他的嘴唇,也移到了我的櫻桃小嘴上,把我的舌頭吸出來,不停地吸吮著,像在品嚐一道美味的佳餚一般。

我被表哥攻擊得毫無招架之力了,嬌軀不斷閃躲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嗯...嗯...」最後表哥的舌頭,慢慢地離開了我的紅唇,我倆的舌尖上拖著一條長長的唾液。表哥轉舔為吻,在我那泛紅的香頰上細細地吻著。我口中輕聲呻吟著,胴體也情不自禁的扭動起來。表哥玩弄了我一會之後,索性又抱起了我的纖細的身體,自己靠坐在床上,讓我倚在他的胸口。然後把我的上衣全部脫掉,雙手從背後伸過來,繼續玩弄我已裸露的乳房,同時伸出舌頭,細細舔著我的耳朵。

表哥真可說是玩弄女孩子的高手!上次在植物園,就將我玩弄得神魂顛倒,魂不附體,今天的舌功又把我舔得欲罷不能。表哥在舔弄我的同時,雙手溫柔熱情地在我堅挺豐腴的乳房上,規律地推移,姆指和食指更是輕捻著那對已經充血發硬的乳頭。此時的我,深深感受著那愉悅的愛撫,強烈地性刺激,使我發出難忍地昂奮浪叫。其實我早已做好思想準備,就等他那強壯地陰莖往我陰道裡插了,我真有些憋不住了。

可是表哥並沒有立即同我性交,他扶起我,把我帶到浴室門前,對我說:「好妹妹,你先進去好好洗一下吧!我在外面等你!」

這時,我的臉立刻漲紅起來,心裡不住噗通噗通的直跳,我明白表哥的用意,他是要讓我把身子洗乾淨後,再同我好好地幹,沒辦法,我只好脫光了衣服,走進浴間,哇!這個浴室還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納五六個人一起泡澡,而且,在浴池一邊還有個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強勁水柱往中間沖激著。我豪不猶豫地便在按摩浴缸裡躺了下去,閉起眼睛,靜靜地享受這舒服的按摩浴。同時敞開四肢,讓身體完全的放鬆下來,然而我的腦海中,卻始終飄蕩著表哥健壯軀體的身影。不知這個按摩浴池是否經過特別設計,就那麼巧,有一道水柱正對著我的兩片肥大的陰唇直衝,沖得我陰道內騷水直流,長長的陰毛在水中飄蕩。

在不知不覺中,我低頭看了看我那雪白粉嫩的大腿,和那肌膚細膩滑嫩、身裁婀娜、風情萬種的嬌軀,兩片鮮紅肥大的陰唇沾著濕淋淋的淫水,若隱若現,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充滿誘惑。密密麻麻的陰毛,覆蓋著那已經充血突出的陰蒂,我不由地想起了昨天晚上,我倆在植物園裡所發生的一幕幕動人的情景。這時,陰毛蓋著的陰唇又癢了起來,陰唇張開,好像是要吃東西似的,緊接著從陰道裡流出一股白色的粘液,我下意識地用手摸了一下。

好傢伙,又流出這麼多的騷水,真的如同表哥所說的那樣,我是一個天生尤物嗎?我順手摸了一下我那高隆的乳房,感到比以前更加豐滿了許多,也更富有彈性了。於是我便伸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著,就在這觸摸之際,心中突然產生一股熊熊的慾火,只覺得自己目光迷濛,神魂蕩漾,粉頰發燙,嬌軀不停顫抖,口中不斷發出淫蕩的呻吟...

我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突然,隔壁的房間裡好像有人走動,我急忙起身將門拉開了一個小縫,向外張望。 「哎呀!張華今天太美了!」我不由得差點叫出聲來。

只見表哥他渾身上下一絲不掛,正半躺在沙發上,等候著我的到來,強壯的小腹下,那黑亮的陰毛有一大片,比我的陰毛多得多,而且又很長,最引人注意的是表哥張華雙腿中央,那根強有力的陰莖,足有半尺多長,粗得就像一根大香蕉,挺撥地在兩腿中間豎立著,還有節奏的一跳一跳的擺動著,再看那個大龜頭就像個小雞旦,紅的發紫。

我靠在表哥身上,仰著頭,妙目微啟,濕漉的紅唇甘美地低吟著,身心完全溶合在喜悅之中。陰道大量分泌的淫液已沾滿了整個陰唇、陰毛及表哥少華靈動的手指。甜美的快感竄遍了全身,此刻我興奮地輕聲尖叫著,不停扭動著窈窕的裸軀,朦朧的醉眼中,我看到少華正以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自己,羞愧之情一時難以自已,便用嘴含住自己的手指,努力不使自己叫出聲來,盡量隱藏自己的情慾興奮之情。

表哥張華見我不停地扭動豐臀,發出飲泣般的呻吟聲,知我快要憋不住了,便在我耳旁輕聲道:「徐萍!我的小親親,你想不想上性交的天堂?嗯?」我羞赧地朝表哥張華點了點頭。表哥隨後上床緊緊抱住了我,用嘴狂親我的乳房,陰部及全身後,讓我開叉修長的雙腿,仔細地欣賞我那豐滿的陰唇和那密密麻麻的陰毛,然後隨意的在我身上亂摸,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他突然爬了起來,壓在我的身上,雙手用力揉捏著我的兩個乳房,狠狠的捏了幾下乳房頂端的那對嫩嫩的乳頭,由於性的作用,我控制不住這強烈的性刺激,不停地使勁擺動屁股,表哥又在我的白嫩的屁股上亂摸,我只覺得他的手伸到了我的陰部,手指分開我兩片濕潤的陰唇,輕輕地按摩我的陰蒂,啊!真舒服!

表哥的手不斷在乳房上揉著,捏著,搓著,我的性慾急劇上漲,陰道內發熱發癢,淫水一股接著一股的往外流,這時,張華他起身跪在我兩條雪白的大腿中間,一手握住那根硬似鐵棒的粗壯陰莖,而另一隻手的兩指把我濕潤的陰唇分開,用陰莖的大龜頭在我的陰唇內來回劃弄,粗壯的龜頭抵住陰蒂輕輕磨擦,陰道內一陣陣地騷癢,使我發出甜美的哼聲,並且迫不及待地扭動屁股。這個動作,使得表哥紅的發紫的龜頭慢慢深入,滑向陰道洞口。

「啊!美極了!」這時,表哥用盡全身的力量,將堅硬地陰莖向前一挺。龜頭突破陰道洞口,繼續向裡挺進,終於勉強進入了我只有一根手指寬的窄小肉孔,前面就是我富有彈性的處女膜,在軟弱地阻擋著表哥陰莖的進入。「徐萍!我要你的處女膜!給我好嗎?」刺到處女膜的快感,使表哥的情慾火上加油,內心深處的魔鬼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又愛又怕,呼吸急促地晃動著嬌艷的身子,在神志迷糊中,只感到窄小的陰道被表哥堅硬地陰莖緊緊地抵住,我害怕得全身顫抖,手緊緊的抓住表哥的手臂。門牙用力的咬著下唇,一雙美目,緊緊的閉上。一邊顫顫抖抖的說道:「別...我怕...表哥...你的...好大...表哥你輕一點...我的呀...」表哥他像是沒聽到我的叫,陰莖又往裡一挺,我真受不了這樣大的陰莖啊!

表哥開始前移動陰莖時,我的戰慄感更加強烈。陰莖終於迫開了我陰道口緊閉的肌肉,在我的呼痛聲中,插進了我從未有人到過的陰道。

表哥將雞蛋大的龜頭,用力迫開我緊箍的陰道口,在我痛苦的哀號中,突入了處女陰洞。陰莖無情的推進,四周的嫩肉像銅牆鐵壁一樣,將龜頭緊緊夾著。一直前進到處女膜前才停了下來。我已痛的淚流滿面,陰道像被人插入了一根燒紅的巨大火棒,要將它撕開兩邊似的。我拚命的搖著頭,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表哥的手臂中。口張的大大的,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隨住陰莖的突進,我發出淒厲的慘叫,美麗的面龐痛得扭曲了,眼淚從緊閉的眼眶中飛射而出。表哥側將整條超大號的陰莖,緊緊地塞進我處女窄小的陰道內。這時,表哥為了能體驗到撕開一個少女處女膜的感覺,同時又能欣賞到我失去處女那一瞬間的痛苦表情,充分滿足自已強烈的佔有慾望,於是便將陰莖一路往後退,直退到陰道口才停下來。我窄小的陰道緊緊地箍著表哥龜頭下的淺溝,表哥毫不留情的將陰莖重重插入。我再一次感到我窄小的陰道,被強力撕開而產生的劇烈疼痛,龜頭終於衝破我處女膜脆弱的防衛,撕破了我處女的印記。鮮血,像朵桃花似的飛散而出,落在龜頭上,帶著長長的血痕,撞落在陰道的盡頭。

「啊!啊...不要啊!啊...表哥...痛啊...拔出去吧!」我緊閉著雙眼,發出微弱的悲叫聲。

「徐萍!你彆扭屁股呀...馬上就會舒服了。」表哥鋼鐵般的陰莖,在我縮緊的陰道洞裡來回衝刺。

「啊...痛啊...啊...陰道...要裂開了!」聽到我的悲叫聲,表哥的陰莖的硬度更加堅硬,刺破處女膜的感覺,如同給表哥的性器官澆上了美酒,粗壯的雄性象徵,像鑽頭一樣不停地抽插。

「啊!啊...啊...媽媽啊...」我因被深深插入,忍不住哭的臉色通紅。大腿也在抽搐,火一般炎熱的陰道在痙攣。整個陰道好像要被燒焦的熱度包圍,表哥抱緊我雪白的身體,一面享受我肉體的美味,一面將堅硬地陰莖慢慢拔出。然後又像鑽頭一樣狠狠的插進去。

我用雙手無力地推阻著表哥強健的軀體,同時忍不住輕聲啜泣,臉貼在表哥的胸口上。劉海因淚和汗水貼在額頭上。眉頭緊緊皺起,臉色通紅。眼神呆呆焦點不定,我實在無法承受表哥如此猛烈的抽插運動,屁股的嫩肉在抽搐。我的腦海已經完全麻痺,在一片空白的思維裡,對這樣接納男人的陰莖,頓覺有種超越自我的幸福感。女人都是這樣,雖然沒有性經驗,但有著一生下來就俱有的性本能,在這同時,吞下陰莖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難道這就是女人的性歡愉嗎?

表哥終於親嘗到了一個純情少女處女膜的滋味,而我處女膜被撕破的傷口滲出的鮮血,在床單上灑下零零落落,星星點點的紅色斑點。表哥已沉醉在性的慾海中,享受著陰莖上不斷湧出無比的快感,表哥慢慢拔出陰莖,然後再緩慢插入我處女的陰洞裡,龜頭的傘部刮到我處女膜的殘餘,每一次我都要發出痛苦的哼聲。

經過一段時間的抽插,我的陰道不知是疼得麻木了,還是適應了,原來劇烈的疼痛感,竟然慢慢地減輕了。陰莖在我的陰道裡,開始有節奏的上下抽插,快速的抽動的陰莖,反倒使我享受到性的美妙感,我的被表哥得越來越感到舒服了,異常的舒服,也很過癮。

「真美呀!太過癮了!」我那軟綿綿的身子都支持不住了,我便用手攥住了表哥那粗硬而且有些發燙的陰莖往外拽了一下,可他抱住我的屁股,更加猛勁的將陰莖往陰道裡插,真沒辦法,只有隨著他的性子任其擺佈吧。

表哥壓在我嬌艷的身子上面,〔噗哧!噗哧!〕喘著粗氣,堅硬地陰莖在我濕潤的陰道裡,來回拚命地抽插著,他的臀部,也隨著抽插的動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動著,雙手五指緊緊抓住我的乳房,而我的嬌軀也隨著表哥的抽插上下蠕動,兩手緊緊抓住床上的被褥,仰著頭,緊閉著雙眼,如癡如醉地呻吟著。

「表哥!別太猛了呀,那樣我受不了啊! 」我媚眼如癡,嬌羞無力地說著。

張華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安慰我說:「徐萍!不要緊的,開始有些疼,那是陰莖破了你的處女膜,現在好點了吧!」

我從鼻子裡「嗯!」了一聲,陰莖在我陰道裡隨便插著,時而又攪著插,插的越深,越覺得舒服,攪得越猛,越覺得美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舒服的輕輕呻吟著:「喔!...表哥...真對你沒辦...哎唷...哼哼嗯...輕點...美極了...」我陰道裡漲得受不了,可張華見我春情如潮、媚態嬌艷,面容猶似海棠花一樣美麗,更加促使他欲焰高漲,雙手緊抱我的嬌軀,擺動著屁股,如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加勁的插,快速的抽。

這是我第一回享受真正的性交的快感!

突然,表哥像發狂似地將我抱得更緊,簡真叫我喘不過氣來,就覺得在我陰道裡,來回磨擦的陰莖,變得更加粗大,陰道漲得歷害,陰莖並且比開始硬得多,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越來越長,越來越粗,越來越硬,陰莖的強力越來越大,表哥的喘氣也越來越急。

「哎呀!我受不了......真舒服...哎呀...你這是...喔...」我止不住地發出興奮的浪叫起來。

這時,張華的陰莖在我陰道裡急速抽送,然後又猛插幾下,突然,張華猛地將陰莖猛地向裡一挺,身體抖了幾下,就覺得陰道裡有一股股熱燙的、又稠又白的精液,從那陰莖裡射出來,射在我的陰壁上,強有力的灌入子宮,好不舒服,我忍不住地問他:「太舒服了,表哥!這是怎麼回事? 」

他說:「徐萍!那是我的精液,經過剛才你我的性愛,射進了你的陰道裡,你覺得舒服嗎? 」

我點頭〔哼!〕了一聲,激烈而美妙的性交生活結束了。張華將失去力量而軟縮的陰莖,慢慢地從我陰道裡抽了出來,我順手捏了一把表哥那軟縮的陰莖,心想:「喔!這樣軟綿綿的,比剛才差多了!〕我體內的陰水,隨著陰莖抽出而流了出來,流了足有半茶杯,再加上他射的精液能少了嗎!雖然剛射精,但張華對女人的慾望仍未消失,我看到表哥發出粘粘光澤的陰莖上,沾滿了我陰道分泌出來的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龜頭還帶著一部份我處女的鮮血。看到血,我感到自己的處女生涯已經永遠結束了。

我倆在這次激烈的性交後,都感到很累,便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

張華摟抱著我躺在床上親嘴,我側回想著我倆激烈性交的情景,忍不住伸手攥住他那軟唧唧的陰莖,玩著那已軟縮的龜頭,不一會兒,我感到表哥他那軟縮的陰莖,又漸漸在我手中發硬變長,發熱,同時〔咚!咚!〕的跳起來,我側起頭一看,〔呀!〕真嚇人,比剛才還要厲害,陰莖上的表面,青筋盤繞,龜頭漲大,發著紫紅的光。我的手都快攥不住這突然變大的傢伙了,這陣勢我真有些畏懼。

這時,表哥再次起身按住我,「徐萍!讓我再次你的小!」說完,將我的兩腿抬高曲起,在我的屁股後面,雙手攥著粗硬的陰莖,朝我的陰道猛刺過來。

「哎呀!表哥!輕一些!」陰道疼得我竟喊出了聲,張華的陰莖沒刺進去,他也不聽我的叫喊,又一次衝刺,陰莖一下子就插了進去,這下可不得了,簡直像巨大的木塞,強迫打入了我雙腿之間,疼得我的陰道象火燒一樣,我急忙用雙手支住他的胯部,使他不能再住陰道深處,他見我支住了挺進的胯,就用那結實的前胸擠壓我高聳的乳房,我感到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可是我的大腿之間充滿了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眼睛都不能眨一下,我張開嘴,身體大理石一樣停在那裡不能動。表哥張華粗大的陰莖在我陰道裡前後活動時,我柔軟的陰道肉壁纏在上面,隨著陰莖的進出翻起或陷入。我配合著張華,有節奏地將屁股微微上挺,表哥也用力將陰莖深深地插入我陰道底部,陰莖頂得我舒服的不得了,張華看到如此沉浸在慾海裡的我,猛力又抽插了十來下,每一次抽動,我都深深歎息,強烈的衝擊感,使我下腹部感覺到快要裂開的樣子。

「徐萍!別動!再讓我一次!」少華開始發揮性交的技巧。在陰道淺處充份搖動後,突然陰莖深入到底。就在這樣靜止幾秒鐘以後,慢慢向外抽出,同時,粗大的手指在我最敏感的陰蒂上,帶有節奏強弱的揉搓著,每一次揉搓,都使我像木偶一樣的扭動屁股,我好像受到電擊,發出哼聲的同時,身體像波浪一樣不停地起伏。

張華慢慢地將陰莖撥了出來,又分開我的腿,把陰毛分開,猛地吸住我的陰道口,舌頭在陰道裡來回亂攪,捨了陰道又吸吮我的奶頭,經過他的一陣吸舔擺佈,我的慾望逐漸劇增,陰道一鬆一緊張合著。

最後,張華讓我坐在他身上性交,我就按表哥說的爬了上去,坐在他的胯間,表哥將我的屁股托住,用那堅硬的陰莖,對準了陰道使勁往裡猛挺,不好進,我背過一隻手,幫他將陰莖對準陰道洞口擠了進去.不知怎的,陰道不像剛才那麼疼了,反之倒有一種快感,我興奮的吻著他的嘴,他用嘴一下吸住我伸出來的舌頭,吸吮著我的口水。

張華的陰莖又開始抽動了,屁股有節奏地向上頂抽,我發覺表哥的龜頭碰到了我子宮上,強烈的性快感不由得使我發出野獸般的哼聲。初時我紅著臉,從鼻中輕輕吐氣,繼而氣喘噓噓,緊接著轉成陣陣的呻吟聲,偶爾夾雜著誘人的浪叫。原本睜開的雙眼,也變得半開半合,最後妙目緊閉,朱唇微啟,陶醉在性交的太虛幻境中。性交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憋不住。便使勁擺動屁股,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如同使我進入仙境般的美妙。

現在,我真正體會到性交的快樂,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替代的享受。

張華的陰莖越來越快的在我濕潤的陰道裡抽插著,我們就這樣用兩具肉體磨擦,全身發出電麻似的舒服感,此刻我感到了無比的快樂,我不知如何來形容和表白這種快樂興奮的心情,就這樣,我們擁抱著、性交著,各自發洩著性慾。

我的陰水不斷往外流,陰水把我們倆人的陰毛沾在一起,黑乎乎的一卷一卷的,亂烘烘的黑毛沾在一起,分不清他的還是我的,精液和陰水的混合液沾在我倆肚皮上,陰唇隨著他的陰莖繼續運動著。

突然,他像一匹脫韁的野馬,用盡全身的力氣,向上猛頂幾下,性交的快感達到了高潮,我倆都喘著氣,一下,兩下...我們摟得更緊了,他的動作速度告訴我,他又要射精了。

我全神貫注地等待享受這射精的剎那間,這時,他的陰莖迅速變硬、變粗、變長,我覺得射出的精液一股股噴在我的陰壁上,熱乎乎的舒服極了!此時,我倆正疲倦的沉浸在一片幸福之中。

我倆這次性交時間不短,覺著陰道裡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勁,太累了,他拖著疲倦的身子把那軟縮了的陰莖,從我這裡撥了出來,隨著陰莖的抽出,一股白漿從陰道裡湧了出來,床面濕了一大片。

剛才發生的事情像夢一樣過去了,我的陰部沾滿了許多精液和淫液,他把我的身子反過來,用舌頭舔了又舔,又將他的陰莖,在我肚皮上擦了擦,我們坐了起來,這次性交,使我特別滿足。我流了許多淫水,他也射了許多精液。這一晚,我們擁抱著玩到了大天亮。

自從我們這次性交後,我對性的要求更加渴望了,性的衝動也更大了,這次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享受性交的快感,這種幸福甜蜜的生活,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