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幻想錄

坐在床上看著緊張的柏儒,轉個頭看見房間裡面還有浴室,就跟他提議說我們一起洗澡吧,也不等他說好就把我跟他的衣服脫光,拉著他走進浴室了,或許是他沒看過女生的裸體或者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實際的裸體,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一直盯著我的胸部看,不過看到我再看他他又不好意思的轉頭了,看著他害羞的臉,讓我有種很想戲弄他的想法,就把他的手抓起來,把肥皂放在他的手上,貼在我胸部讓他幫我洗澡。

貼上來的時候他嚇到了,傻了幾秒,看著我把他的手一直在我身上塗抹肥皂,之後他就自己雙手在我身上游移了。看著有點放開了的他,我將我的手握住了他的處男棒,感覺的到他再一次的被我嚇到了,他看著我的手握住他的硬棒上下的移動,從我的手上感覺的出來處男棒越來越硬、越來越粗了,我就跪在他面前吞含著他的肉棒,或許他不曉得他的手該放在哪哩,就這樣立正站好的看著我吞吐他的肉棒,或許是他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我幫他吹沒多久他就射在我臉上了。看著在我臉上的精液,我用手指抹一小團起來送到我的嘴巴裡面,眼睛看著他,嘴巴則舔著我的手指,看著他再一次復活的處男棒,我站起來將我跟他身上沖洗乾淨以後,就把他拉回到房間的床上,讓他躺在床上。

我告訴他,「看在你是處男的份上,本小姐這次先主動幫你服務,下不為例唷。」他聽完也不曉得是等著我要做出什麼還是已經被我嚇到說不出話,也都沒說什麼,我讓他坐在我前面,開始幫他按摩著肩膀,抓阿~抓的,手開始慢慢的往他胸前的兩個小葡萄乾前進,捏阿~夾的,感覺到當我的手在他的小葡萄乾遊玩的時候,他身體是不停的顫抖的,之後我就繼續的、慢慢的往下,來到了他雙腿內側,但是我不急著玩他的小肉棒,看著抖抖的肉棒,我也很心動,但是現在的我比較想先玩個夠本,就將兩支手不停的在他大腿內側磨來磨去,偶爾不小心的碰到了他的肉棒。

看著他享受的臉,我讓他躺下來,趴在他的身上,親吻著他的耳垂,聽著在我耳邊不斷的呻吟,讓我感覺到我身上越來越熱。慢慢的舔到了他的嘴唇,可能他已經受不了了,很粗魯的在跟我接吻,他想把我翻過在他身下,我把他按著要他不要亂動,又開始的舔著他的脖子,再慢慢的~慢慢的舔到了他的小葡萄乾,舔著左邊,手就玩著右邊,舔著右邊,手就玩著左邊,聽著他不斷發出他快受不了的聲音,讓我有種成就感浮出,我還是不急(笑)。

當我感覺到差不多的時候,我還是慢慢的舔到了他的肚臍,貪玩的用舌頭在他肚臍週圍繞著圓圈,才慢慢的舔到了他熱熱的硬棒,不過或許我真的太愛玩了(笑),所以我是先舔著他的兩個蛋蛋,手不斷的在他硬棒緩慢的上下滑動,感覺到玩的也夠久了,自己也夠濕了,就結束了對他的戲弄。

他感覺到我終於停下了動作以後,急忙的想把我壓在他的身下,不過我還是不給他壓(笑),要他躺好不然就不理他。看著他快哭出來的臉讓我一直笑,跨坐在他身上,要他不要急,之後就扶好他的肉棒對準我的小穴以後,對他笑了一下,就馬上的往下壓,頓時只聽到房間響起了一聲尖叫一聲淫叫,淫叫當然是我發出來的,雖然是個處男,但是肉棒可不短也不小。

至於柏如他會尖叫,可能是因為太刺激,他就直接射了(笑),感覺到他射了我反而是笑了,趴在他的身上在他耳朵旁邊輕輕的跟他說,「小弟弟,太刺激你受不了了是嗎(笑)」,還再他耳朵旁輕輕的吹了一口氣,頓時讓我跟他都吸了一口氣。為什麼?因為我感覺到在我體內的肉棒又開始變硬了。

「大姐姐,妳這樣很看不起我喔,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是我平常還是有在打手槍的。」柏儒看著我說,看著他自信的臉,我笑了。接著我把他扶起來讓他坐在我身上,然後我就攤在床上不動,要他自己來(笑),好吧,我承認我貪玩了點,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他比我還愛玩(哭),他將我的腰扶起來,讓他的肉棒在我的私處滑動,經過小穴還故意稍微的進去一點點,看著他微笑的臉,讓我後悔為什麼剛剛要小看他(哭),看著他不停的玩我又不打算進入我體內的樣子,我只好再次把他壓在身下,自己往他肉棒坐下去,讓他的肉棒開始在我體內進出,感覺到不斷進出的肉棒,我只能不停的叫喊,啊!好爽!啊!好粗!啊!

我不停的快速的移動著我的腰,他也配合的不斷往上頂,讓我每次的下壓都可以頂到子宮口,不斷的快感讓我不曉得洩了幾次身,動了多少次也不曉得,只曉得在某次的洩身後,我動不了了只能趴在他的身上。柏儒看著我高潮後的臉,或許是知道我沒力了,就把肉棒拔出來將我轉過來跪在我身後,讓我趴在床上背對著他,再次的插入一次頂到底,只聽到才剛高潮的我對突如其來的侵入只感到下體的快感令我不斷的淫叫,「唔~太快~太快了,慢點,慢點,我~這麼快~我會~會~阿」,我在茫然之間聽見「妳,妳的穴,好緊,好爽,我每一下,都要出力,才能動」。

或許因為他的經驗還是不夠多,聽到我不斷的浪叫,讓他不斷的加速再加速,在他不斷的抽插下,我再一次的快達到了高潮,我不斷的叫著「阿~我~我快~不~不行了~阿~我~我要~高潮了~阿~阿~」,只聽見他也回應我「我,我也是,你要~要我射在哪裡」,我用大腿夾著他的腰說,「來,射進來,我有避孕,儘管射」,他聽完我說的話之後,又開始加快了他的抽插速度,不斷的加速,加速,再加速,在不知道抽差了幾下後,我跟他同時到達了高潮。兩個人一起攤在床上,他也沒拔出來,就這樣插在我體內。

不曉得過了多久,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了,這時候我看著在我身旁還在睡覺的他,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我該回家了,只聽到他趕緊醒了過來跟我說,「我,我送妳」,我們兩個彼此將自己的衣服穿好之後,就走出門了,在路旁的我跟他打個招呼說再見之後,告訴他如果還需要,可以MSN找我就好了。之後我便隨手招了公車回家。

- 第四段 -

在嘗過年經小處男的滋味之後,又過了好一段時間。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家,老公帶著女兒跟婆婆去串門子,我因為睡太晚沒跟上,其實是老公叫不醒我,醒來以後我就打了通電話給老公問她們人在哪,確定中午跟晚上都只有我一個人吃飯我就將電話掛斷,繼續坐在電腦前面上網了。

因為睡覺的時候我不習慣穿太多,所以我醒來以後只穿著一件蓋到大腿的毛衣,內衣褲都沒穿,就這樣坐在電腦前面。而電腦放在客廳大門進來的地方,也就是一進門就看的到我坐在電腦前面,這是我家客廳的配置。而家裡有一支黃金獵犬,固定一個禮拜會送洗一次,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發生我接下去要敘述的小插曲。

坐在電視旁邊的電腦前面的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玩電腦,突然電話鈴聲響了,原來是寵物店要接小金去洗澡,跟他說可以來接過去已後我就繼續上網了,過沒多久門鈴叫了,開了門原來是寵物店的人來接狗。因為沒事所以就稍微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常看到的接送人,因為光線不足又帶著帽子,看不太清楚臉,但是稍微可以看出是個不錯的年輕人,年齡大約在25歲上下,身材麻,不算胖,不過也不是個竹竿,身高大約在180左右,體重應該有個70吧,真是個不錯的男人耶,不過不曉得他的某方面是否跟他的身材一樣的好呢,我是這麼想著。

突發奇想的我,就穿著一件毛衣的問他「外面在下雨,要不要進來坐坐喝杯咖啡,等雨小一點再送狗過去洗就可以了」,他看了一下外面不小的雨,也點了個頭就走進來我們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我要他稍微坐一下,我去泡個咖啡。泡好咖啡的我,拿著咖啡走到客廳準備要端給他,結果不曉得是我故意或者不小心,也有可能是他故意的或者不小心的,反正就是那麼剛好的,咖啡杯掉在了他的褲子上,他看著一直在幫他擦褲子的我,突然就把我壓在地上,就這麼突如其來的親著我的嘴,他就像是怕我尖叫一樣一直親著,雙手則不斷的在我身上上下其手,摸的我是身體越來越酥了。

我必須承認我最初真的有誘惑他的想法,只不過沒想到他的反應會這麼的激烈,不過看著事情簡單的就走向了我要的方向,我也樂得接受他的上門(笑)。

這時候不想躺在地上的我,就暫時制止了他的動作,拉著他進到了我們的房間,將房間門鎖上後告訴他不要急,今天到晚上都只有我在家,他看著我毫無反抗與驚訝的反應,似乎是被我嚇到了,稍微傻了一下,看著他呆住了的臉,我將他的襯衫一顆一顆的用嘴巴幫他解開鈕扣,也是用嘴巴將襯衫從他的身上脫下。當他身上的衣服被我脫下以後,我將他壓在了床上,從脖子開始慢慢的親著,偶爾小力的咬了一下,我可以感覺的到每次小力咬的時候他都會稍微的發抖了一下,或許是第一次遇到主動的女人吧,讓他不曉得要怎麼反應才好,就這樣傻著任我在他身上四處留下我的口水。

愛玩的我故意在他的胸前咬著他的葡萄乾,就像男人舔女人的乳頭一般的玩著,似乎胸口是他敏感的地方,耳邊傳來一陣陣小聲的呻吟,聽著他的呻吟讓我很有一種優越感,當胸口的葡萄乾我玩膩了以後我就轉移陣地,舌頭不離開他身體的往下移,目的地是他的親親小老弟,途中經過了他的肚臍我還故意用舌頭在他的周圍繞了一圈,才慢慢的往下。

不過這時候他的褲子還是穿著的,我就用手將他的皮帶跟鈕扣解開,再用舌頭將他的拉鍊拉下,眼前出現的是一條飽滿的三角褲。看著似乎快被擠爆的三角褲,我急忙的將三角褲從他身上脫下,丟到了旁邊。我跪趴在他的兩腿之間,嘴巴忙著在他的硬屌上舔著,一雙手也不閒著在他的蛋蛋按摩著,或許是他撐不住太久,也可能是太刺激了,我在他的硬棒含著,舌頭不停的在龜頭上舔著,過不了多久他就在我喉嚨開始抽插,沒多久就在我的嘴巴裡射出了。

我抬起頭讓他親眼看著我將他射出的精液吞下,或許是這一幕讓他受不了了,他將我轉身躺在床上,將我的毛衣脫下,看著我什麼都沒穿的身體,跟我說,「小姐,你也挺色的喔,陌生人來家裡你只穿一件毛衣。」他一邊說一邊粗魯的揉著我的胸部,另一支手則滑到了我的私處,稍微摸了一下手上就有了不少的液體,他將手伸到我的面前說,「你也太敏感了,才幫我吹一下就淹水了阿」,我還是沒回應,繼續享受他在我身上的撫摸。

他將我的雙腿打開,以屁股在我頭部的姿勢舔著我的私處,看著出現在我面前的硬棒,我將硬棒送入了我口中,我們兩個就以69的姿勢互相幫對方。我舔著他的硬棒,感受著他在我私處不斷滑動的舌頭,就算私處有一條魚一樣不斷的跳動,有時候在外面,有時則滑到了裡面。他看著水不斷冒出來的私處,停下了他的嘴巴,改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插入了我的小穴,我必須自豪的說,生過小孩的我私處還是挺緊的,用過的都說過我緊。(笑)

嘴裡舔著他再次硬起來的屌的我,感受到不停的在我嘴裡摳著的手指,讓我無法專心的舔著我嘴裡的玩具,我只能將他的硬棒緊緊的握住,嘴巴不停的吸舔,這時候的他則不停的摳著我的私處,使我直接的將水給噴的他滿臉都是。

在我高潮了以後,他也停下了他的動作,要我將噴上他臉的淫水給舔乾淨,我照他說的將水都舔乾淨後,他將我翻轉過去背對著他,這時的我也準備好他進入我的體內,感覺到他硬棒頂著的地方,突然『啊!』我尖叫了,不是因為太粗,也不是一次被頂到了底,而是他進入的地方是我的菊花地。

現在的我只感覺到很痛,肛門只有一種撕裂的感覺,他不停的抽插,一邊將淫水塗抹在他的硬棒中,一邊在我身上四處的摸著,希望我能夠放鬆。但是突如其來的痛感讓我只能不停的尖叫,不曉得何謂放鬆。

或許他知道在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就停下了他的動作,但是也是沒從我菊花內退出,反而繼續的在我身上撫摸著,不停的在我私處抽插著,再一次的舒服感讓我忘卻了菊花傳來的排斥感,他感受到我的放鬆之後說『我要開始動了喔』,也不等我回應就繼續的在我菊花內抽插著,或許方才的愛撫按摩起了作用,這一次反而感覺不到不舒服感,他將三根手指在我的陰道不停的抽插,他的硬棒往前手就跟著往前,硬棒退出手指也跟著退出,感覺到私處與菊花不停傳來的快感讓我再度洩了整床都是水,他看到我再一次的洩身後退出了菊花,改而進攻我的私穴,感受到在我體內的硬棒,我只能夠不停的淫叫,他的硬棒雖然不是很粗,但是每一下的抽插都能頂到了我的子宮口,讓我在他每一次進入都只能發抖,不斷的快感讓我總共洩了兩次,但是他還不見要射的跡象。

接連洩了三次的我,先要他暫時將動作停下,我跟他說,『大哥,你太猛了,我不行了。沒辦法在繼續讓你插了。』他看著我快虛脫的臉,摸著我因為冷而不斷發抖的身體,跟我說,『可是我現在還硬的,要怎麼回去上班?』看著他不斷跳動的硬屌,我只能跟他說,『不然我用胸部跟嘴巴幫你吧,如果真不行的話你在繼續插我,好嗎?』說完他也不回應而直接將沾滿了淫水的硬棒放在我胸部之間的乳溝,我將他的硬棒用胸部夾緊,他不斷的抽插,我的頭也抬起來伸出舌頭舔著他的龜頭,他不斷的抽插時跟我說,『我是第一次被人用乳交,想不到感覺這麼爽。』看著他似乎快射了,我也稍稍的感覺到輕鬆,但是還是覺得有一點缺憾,就要他再停一下,讓他插進來我體內,他也配合的再轉移到我的私處。

他這次的進入一次就用力的頂,一次的頂到底,之後快速的在我體內抽插,突然的快速雖然給我不少的快感,但是卻也讓我有點小小的承受不了,我只能一邊淫叫一邊說,『太,太快了,你,這麼,長,還,動這麼,快,這麼用力,我,會一直,洩的,阿,慢,慢一點,阿,快,快一點,用力一點』他聽著我似乎已經胡言亂語的話,一邊插一邊問我,『你是要我慢~還是要我快!還是小力呢~還是要用力呢!!』他的硬棒配合著他的話,慢的時候就慢慢的插,快的時候就突然加速的抽插,小力的時候就小力的在我體內動,大力的時候又一次一次的頂到了我的深處,不斷的刺激讓我只能不停的淫叫,無法再對他說的話作任何的回應。

再他大約抽差了五、六百下以後,期間我已經洩過了三次,他才靠在我的耳邊告訴我,『要射了,你想要我射在哪裡?』「射,射在我體內,不要把床單弄髒」,在我說完之後他就開始不斷的加速再加速,過沒多久他就在我體內射出了。

運動過後的我們只能攤在床上,過了幾分鐘我推了推他,告訴他該走了,還得把狗帶回去洗呢。他將他的衣服穿上以後問我,『如果下次還有機會的話,可以再來一次嗎?』全身無力的我只能告訴他『如果我老公跟女兒都不在的話你就有機會了。』之後他就將我家的狗帶走回去繼續上班了,而我則在床上攤了30分鐘以後才有力氣爬起來收拾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