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女大學生慘遭輪姦

他身下的婉瑩猛地一震,由於剛剛被刀疤瘋狂抽插的陰道已經有幾處流血的傷處,再加上角度的原因,當阿龍插入時,她已痛的無法忍受。

婉瑩瘋狂地擺脫了刀疤把住自己頭的手,吐出了那根陰莖,大聲慘叫:「不要……疼……破了……啊……不……」

可是這群禽獸哪管婉瑩的死活。

在婉瑩痛苦的呻吟聲中,刀疤給了婉瑩兩記響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頭拉向自己已堅硬似鐵的陰莖。

聽見婉瑩的慘叫,另一側的阿龍更加興奮,更用力地抽插,那粗大的陰莖讓婉瑩痛苦萬分。

「疼啊……不……求……嗚……嗚……」

刀疤又一次將陰莖捅進了婉瑩溫暖的口腔,從讓婉瑩難以忍受的口交中尋求獸欲的快感。

阿龍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細觀察了身前這美麗性感的女體:一個渾身白皙的女孩用手腳支撐在積滿粉紅色液體的浴缸上。

一頭飄逸的長髮被汗水粘在光滑的脊背上,顯得格外嫵媚迷人。

動人的纖腰隨著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後擺動。

這無疑更讓阿龍興奮,可當他低下頭觀看自己進進出出的陰莖時,一股直沖大腦的快感差點讓他立刻繳械:兩片豐滿可愛的白臀有節奏地不停抖動,中間的肛門一直因為痛苦而抽搐。

自己烏黑粗大的陰莖和婉瑩潔白的身體形成了巨大的差別。

這使阿龍意識到,自己在強姦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學生。

這讓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躪可憐的婉瑩,青筋暴脹的陰莖每次抽出都沾滿白色的黏液和處女的鮮血,婉瑩嬌嫩的陰道已經不能承受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陰唇已被阿龍的陰莖抽插得開始外翻,陰道裡粉紅色的粘稠液體沒有大陰唇的阻礙,開始隨著那根巨物的活塞運動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陰莖上,正在哭訴婉瑩的痛苦,更多的順著婉瑩的大腿流淌下去,與白嫩的肌膚一起在浴室的燈光下現出淫靡的色彩,讓禽獸更加興奮,讓婉瑩更加難受。

「啊……射了,真他媽爽。這小妞的嘴真會弄。真是個騷貨。」

把住婉瑩頭泄欲的刀疤停止了陰莖的動作,鬆開了緊緊抓住婉瑩的手,把自己再次軟掉的肉棒從婉瑩口中拔出。

婉瑩的嘴角開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液,腥臭的氣味讓婉瑩一陣陣作嘔,她開始咳嗽,想把這些邪惡的液體吐出去。

可是刀疤的匕首卻橫在了她美麗的臉上。

「喝下去,老子給你的東西你也敢不要?喝!」

婉瑩只好忍住呼吸,把刀疤留在嘴裡的精液艱難地喝了下去。

在刀疤拔出陰莖時噴射在婉瑩臉上的精液混合著婉瑩的汗液和淚水在婉瑩的啜泣聲中緩緩流過她美麗的臉頰,讓刀疤又有了新的衝動,下身的陰莖又不知疲倦地挺立起來。

可另一邊的阿慶早已無法遏止原始的獸欲衝動,急忙對刀疤說:「大哥,讓我試試這個妞咋樣?」

已經在婉瑩美妙的身體裡發洩過兩次的刀疤看著猴急的阿慶,樂了。

「來吧,好好操,反正不要錢。可別剛上去就他媽下來啊。」

刀疤從婉瑩面前走開,邁出了浴缸,走向了阿龍那邊。

阿慶急忙接替刀疤的位置,用手拿起陰莖準備在婉瑩的嘴裡泄欲。

這時的婉瑩的下體已經基本麻木了,除了疼痛,婉瑩再沒有別的感覺。

阿龍一下下抽插著的陰莖給她帶來了一下下鑽心的痛苦。

現在婉瑩所能做的,只有等待這場噩夢的結束。

她的思維早已紊亂,嘴中的話已經前言不搭後語,只是表達著婉瑩被強姦時的痛苦:「疼……不……啊……請別……求……疼……不……」

阿慶站在婉瑩的面前,見到這樣漂亮的城市青春少女全身赤裸著跪在自己前面,淩虐的欲望立刻沖了上來。

「給俺含著,聽見沒有。」

阿慶的陰莖讓婉瑩痛苦的叫聲變成了嗚嗚的聲音。

婉瑩的心裡已經完全絕望了,她只能再次用舌頭去吸吮阿慶的陰莖。

可她沒想到,在一旁觀看已久的阿慶更急於姦淫自己。

他抓住自己的頭抽插時比刀疤還要用力,婉瑩的頭一下下撞擊在阿慶的腹肌上,阿慶的陰莖也一下下深入婉瑩的喉嚨。

每次都幾乎讓婉瑩窒息。

突然,婉瑩覺得自己的雙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後就是一聲低沈的號叫,緊接著一股熱流就又沖進了婉瑩的子宮。

她想,在自己下身強姦的人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想到這裡,婉瑩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婉瑩想的沒錯,在婉瑩窄小嬌嫩的陰道和強烈的視覺快感的夾擊下,阿龍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他不情願的抽出陰莖,邁出了浴缸。

婉瑩的下身在第二次劫難後已經一塌糊塗,男人的精液混雜著陰道的分泌物從陰道口慢慢流出,兩片潔白豐腴的屁股已經被阿龍的腹肌撞的通紅。

幾個小時前還是冰清玉潔的她現在陰道已經多處流血,子宮裡兩個男人的精液完全可以讓她懷上歹徒的骨肉。

可現在的婉瑩早已無暇顧及這些。

阿慶在她嘴裡的抽插已近瘋狂,不到10分鐘,阿慶就在婉瑩嘴裡爆發了。

精液灌滿了她的口腔,讓她難以承受,可阿慶和刀疤一樣,用刀逼著婉瑩喝了下去……當阿慶離開浴缸時,婉瑩無力地倒在了那些粉紅色的積水裡,雖然積水不多,可卻足以讓婉瑩觸目驚心。

她天真地想,一切都已結束了吧。

可是當刀疤將她拉起時,她知道,自己錯了。

刀疤傲然挺立的陰莖讓她渾身顫抖起來。

「你們……你們還要做什麼?」

婉瑩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又被擺成了剛才的姿勢。

刀疤的陰莖又讓婉瑩的會陰部開始感受到恐懼的熱量。

婉瑩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刀疤那一下衝擊。

可她又錯了,刀疤的目標是她沒有想到的,就是婉瑩豐滿屁股中間的淡褐色的肛門。

「啊……那裡……啊呀……不行……不可以……疼……會死的……」「老子就是想讓你死,哈哈哈哈……」「啊……啊……疼……啊……」

伴著婉瑩的慘叫,刀疤的陰莖沖進了婉瑩的肛門。

僅僅是進去一個龜頭,婉瑩便已痛到無法忍受,可是刀疤進去的一小截陰莖被夾得又溫暖又舒服。

他一用力,剩餘在外的部分便開始繼續闖進婉瑩的肛門。

「啊……痛……不行啊……」

婉瑩開始收縮肛門附近的肌肉,意圖擋住這根異物的進一步闖入,可這更讓刀疤感受到了快感,他更用力了,很快,整個陰莖便進入了婉瑩的肛門。

「啊……啊……疼……呀……」

婉瑩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幾乎無法忍受。

可刀疤的陰莖卻很舒服,婉瑩的肛門比陰道更緊,這讓刀疤無比興奮,開始用力抽插。

「啊……停……停下來……停啊……」

刀疤並沒理會婉瑩的哭求,隨著陰莖的抽插和摩擦,婉瑩的肛門開始出血,但是刀疤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用力挺進,每下都力圖直沖到底。

一旁的阿慶和阿龍看到刀疤舒服的樣子也躍躍欲試,也想在婉瑩的肛門中發洩自己的獸欲……很快,八分鐘就過去了,刀疤開始了最後的衝刺,似乎不把婉瑩的肛門弄殘誓不甘休。

「幹殘你個婊子,真他媽緊,我快泄了,啊啊……」

他發出怪獸一樣的吼叫。

緊接著刀疤的身體一陣抽搐,然後他便抽出了軟掉的陰莖,任由鮮血和精液從婉瑩足有雞蛋大的肛門裡流出。

就在他離開位置的一剎那,阿慶立刻撲過去接手陣地,開始對婉瑩的肛門進行又一輪的抽插,阿龍開始抓住婉瑩的雙乳用力捏擠。

看到這些,刀疤向另一邊走過去,抓住婉瑩的秀髮,把沾有髒物的陰莖放進了婉瑩的櫻桃小嘴。

「給我舔乾淨,快點!」

婉瑩只好忍住那難聞的氣味,開始為刀疤的陰莖「服務」.她挺立的雙乳已經被玩弄得不成樣子,白嫩的乳房上到處都是牙印和指痕,有幾處已經開始出血。

陰道裡的混合液體仍然在向外流淌,積水的紅色由於她的鮮血的緣故變得更深,大小陰唇已充血外翻,無法掩蓋少女的禁地。

肛門裡多處受傷還要忍受阿慶的抽插……婉瑩被三頭惡狼圍在中間發洩著欲望,而可憐的婉瑩只能用哭泣和慘叫表達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那天夜裡,浴室的燈一直開著。

裡面不時傳出少女的慘叫和幾個男人的淫笑……小黑和那三個男人正在用色迷迷的眼神欣賞著無助的雨薇,那把冰涼的匕首讓雨薇感到來自心底的一陣陣涼意。

她被這群民工用匕首脅迫到了客廳的一個角落,身後就是客廳的牆壁,她用驚恐的眼神看著小黑,不知道這個帶頭的男人究竟要做什麼。

不過當小黑把匕首交給旁邊的民工,自己猛撲過來時,雨薇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意圖。

「幹什麼……滾開啊……不行……救命啊……」

雨薇一邊手腳並用抵抗著小黑的侵犯,一邊用激烈的語言呼救。

可是在這幢沒有住戶的住宅樓裡,根本不會有人伸出救援的手。

小黑獰笑著說道:「叫去吧,騷貨。小猛小剛,抓住她的手。」

立刻就有兩個民工牢牢抓住了雨薇的雙手。

雨薇只能拚命地用腳踢打著,可這又怎麼能阻止一個要發洩欲望的男人呢。

小黑很快就抓住了雨薇的一條踢來的腿,他用力抬起了雨薇潔白的腿,雨薇穿的白色超短裙便失去了為主人遮擋身體的能力,小黑看到了雨薇的白色小內褲,這無疑讓他更加衝動。

他把雨薇的那條腿遞給了旁邊的小猛,小猛緊緊地抓住了,根本就沒給雨薇掙扎的機會。

雨薇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黑的一雙魔爪伸向自己的下身。

「啊……幹什麼啊……救命……」

伴著雨薇的一聲尖叫,白色的內褲便在小黑的手裡四分五裂了,它所遮掩的少女禁地便完全暴露在小黑面前,可小黑並沒有急於動作,他又掀起了雨薇上身穿著的藍色T恤,狠狠扯下了那個黑色的文胸。

緊接著,小黑便抓住雨薇的雙乳開始玩弄起來,那兩個高聳豐滿的乳房在他手中不停地改變著形狀。

他似乎還不滿足,揉了一會之後,他的動作開始兇暴起來,掐、撓、摳、擠讓雨薇苦不堪言。

「手拿……開……快……不要……」

待小黑的雙手從雨薇雙乳上拿開時,那兩個粉紅色的可愛乳頭已經變硬了,兩個乳房上佈滿了野蠻的印記。

雨薇從來沒被人這樣虐待過,她憤怒地對小黑喊:「快滾啊……滾開……臭民工……滾啊……」

可小黑並沒有如她所願離開,反而抱起了雨薇,把她仰面朝天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還讓小剛小猛拉起了雨薇的雙腿。

雨薇開始害怕了,她開始央求小黑:「求你……不要……人家求你……拿開啊……」

可小黑並沒有理會雨薇的央求,他把頭伸向了雨薇打開的雙腿中間,開始用舌頭舔雨薇的會陰部位。

少女的身體哪受得了這種刺激,開始震顫起來。

小黑看到了雨薇身體的反應,便把舌頭伸向了雨薇禁地裡的珍珠,開始吸吮起來。

「啊……好癢……啊……不要啊……啊……」

雨薇的叫聲開始變得嬌媚起來,她的呻吟聲已經不完全是憤怒和痛苦的表達,隨著小黑的動作,雨薇的聲音開始有節奏:「啊……啊……啊……」

當小黑重新抬起頭時,雨薇的下身已經開始分泌女性興奮的標誌。

雨薇的陰毛被小黑的口水打濕沾在一起,絲毫不能阻擋五個男人向陰道內窺視的目光。

雨薇的大小陰唇被小黑揭開了,當小黑的目光聚焦在陰道內那一片粉紅色的薄膜時,他興奮的聲音在客廳內響起。

「這個婊子還是個黃花閨女,我操,今天真他媽值。」

雨薇閉上了雙眼,聽著民工們的淫笑聲,她知道,那三個姐妹也都是守身如玉,可是今天她們的第一次卻極可能被這些歹徒奪走,想到這裡,一行清淚順著她的眼角緩緩流了下去。

突然,她感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擠入了自己的陰唇,睜眼一看,已經脫掉褲子的小黑正獰笑著把胯間的陰莖塞入自己的陰道。

雨薇開始拚命的掙扎,不讓小黑的陰莖順利向前,她清楚,只要這根陰莖再向前移動一些,自己守護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貞潔就會在瞬間化為烏有,她絕對不能讓這個惡魔如願。

「快出來……啊……救命……不可以……」

小黑看著身下一邊慘叫一邊拚命掙扎的雨薇,並不急著馬上進攻,因為雨薇的掙扎使得陰道壁和自己的龜頭不停地摩擦,感覺實在是妙極了,他閉上了眼睛,慢慢享受由雨薇的掙扎為他帶來的快感。

「啊……不行……拿開……不……快拿開啊……」

雨薇還在掙扎著,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滾落。

掙扎用盡了她幾乎全部的力氣,很快,她苗條性感的身體停止了扭動,就在同時,小黑的陰莖開始向前兇猛地突刺。

「啊……不……痛啊……」

小黑的陰莖突破了一切阻礙,一直頂到雨薇陰道的盡頭。

雨薇的陰道由於經常運動的緣故,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緊窄,小黑粗大的陰莖被緊緊地夾在了雨薇的陰道裡。

這讓小黑的陰莖感到無比的舒適和溫暖,他興奮地叫到:「我已經幹穿她了,真他媽的爽啊……」

緊接著,小黑開始前後抽動,陰道給予的阻力讓陰莖更加興奮,開始用一秒一次的速度快速抽插。

「啊……疼啊……輕點……不要啊……」

失去處女的痛苦讓雨薇感覺無法忍受,幾乎要昏死過去,可小黑絲毫不顧雨薇的痛苦,繼續著自己的活塞運動,陰莖抽出時帶出的處女血,已經把雨薇陰道下方的白色超短裙染紅了。

這更讓小黑感覺興奮,他抽插地更起勁了。

「啊……受不了了……破了……要死了啊……」

雨薇感覺就好像自己被幾頭惡狼在深山老林裡圍住,其中一隻撲倒了自己,開始噬咬自己的下身,從大陰唇、小陰唇、陰道一直到子宮都被惡狼咬了下去,自己已經疼的痛不欲生了,可那頭惡狼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別的狼也開始躍躍欲試,突然那頭惡狼兩個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胸部,抓住了自己的乳房開始拚命揉捏。

巨痛讓雨薇變得清醒,她發現小黑的手伸入了自己的T恤,抓住了自己的乳房正在用力玩弄。

「噢……不……不行啦……啊……天啊……」

小黑看著身前這個正在慘叫的美女,上身的藍色T恤、下身的白色超短裙和腳上的白色襪子紫色涼鞋讓這樣一個青春美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顯得清純可愛,T恤上別著的校徽證明她是一名大學生,水靈靈的大眼睛一定讓許多男生過目不忘。

可她正在被人殘忍地強姦,陰道裡抽動的陰莖正是小黑的。

這一切都更讓小黑瘋狂,他的抽插更加用力,雙手也更加帶勁地擠壓著雨薇的乳房。

「啊……痛啊……不能……啊……」

雨薇的慘叫撕心裂肺,可是這並不能為她帶來哪怕一點點好處。

她的身體隨著小黑的抽插而擺動。

突然雨薇感覺下身一熱,一股白色液體從子宮口噴射了出來,整個身體也癱軟了下去。

小黑被雨薇的淫水泡著的陰莖似乎變得更大,每一次抽插都在雨薇的慘叫聲中直插到底。

雨薇的慘叫始終為小黑的抽插伴奏著。

又過了十多分鐘,隨著小黑的一聲低沈的吼叫,積攢了快一個小時的精液從小黑青筋環繞的陰莖內噴射而出,直射進雨薇的子宮。

剛才小黑姦淫雨薇的場面讓旁邊的另外三個人變得迫不及待。

好不容易等到小黑射了精離開了雨薇的身體,小猛立刻興奮地把雨薇的身體翻了過來,讓她的腳站在地上,身體趴倒在桌子上。

雨薇早已沒有力氣去反抗,陰道的巨痛幾乎讓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