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辣媽

我控制不住我的目光盯著她緊身短褲下圓潤的肥臀以及上下跳動的大奶子。

我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開始了和黛比的一天。很擔心怎麼和她相處,和她在車裡,商場裡在她旁邊我的目光會放在那裡。

保姆是一個親密的朋友,自己就進入了房間,立刻開始照料孩子。

黛比穿了一件小小的夏裙走下了樓梯,這件夏裙完美的顯示出了黛比的曲線。

上半身是收緊的,在乳罩的襯托下,讓一對大奶子高聳在胸前。夏裙有點短,剛好能蓋住屁股。下身穿著一雙長靴,化了淡妝,稍稍大理了一下頭髮。使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性感的「鄰家熟女」。

我們在不同的商場裡逛了幾個小時。她挑選了好多不同的T 恤、寬鬆的褲子和夾克等等衣服讓我一件件的試穿,每試穿一件她都要仔細的品評,直到她滿意為止。幾個小時之後終於選好了衣服。

在回家的路上,她告訴我這件紅裙子的來歷,是她上一週一個偶然的機會買到的。還問我是否關照她裡面穿了什麼,希望我裡面穿什麼。在我喝可樂的時候她讓我非常震驚的是,她問我晚餐的時候是希望她穿丁字褲還是穿吊帶絲襪。然後要不要現在就穿上讓我看一下。對比一下。

「噢,我不清楚,還是保留一份神秘,讓我慢慢猜吧?」

「噢,好的,甜心,到時一定給你一個驚喜!」

在接下來的時間,我估算著返回基地之前我還有多少自由的時光。我跳入泳池,潛入水中。我猜黛比想和我多待一會。她穿著我們第一次在泳池前見面時穿的紅色比基尼。躺著遮陽傘下的躺椅上。一邊打著電話一邊逗著孩子。甚至當著我的面開始給孩子餵奶。我儘量呆在水下或背對著她,以避免看她。但是看到孩子趴在她的巨乳上吮吸乳頭的樣子讓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

晚上,當我洗澡的時候我發現浴室裡沒有比基尼或胸罩留下。這是從她第一次發現我用她的內衣手淫後唯一的一次沒有留下內衣給我娛樂。我的心裡有點淡淡的憂傷,不是因為幾天我沒有色情的東西發洩,而是我知道我就要走了。

第二天一早我沒有想平常一樣早起,而是起的很晚,起來後我就開始去跑步。

我需要燃燒一些熱量以沖淡如此美妙假期後我不得不返回基地帶給我的憂傷。

我跑了大概7 英里,當我滿身大汗的穿過院子返回側臥的時候。我通過樓上主臥打開的窗子聽到了好像是電視的聲音。但是又不完全像電視,因為我不時的聽到嘿咻的啪啪聲,中間還夾雜著呻吟聲。但是又聽不真切。我輕輕的打開房門進入客廳。

很明顯聲音來自樓上,但是聽不清楚。我輕輕的爬上樓梯來到他們臥室的門口,這時聽到非常清楚了。電視上正在播放一部色情電影。透過半開的門縫我可以看到電視的螢幕,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從後面抱著一個熟女的大屁股,雞巴在肥逼裡反復抽插。漂亮誘人的熟女低吟著這種感覺太美妙了。小夥子很有節奏的幹著熟女的騷逼,偶爾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肥臀。

「喜歡我的大雞巴嗎,老騷貨。」小夥子問。

「噢,天哪,是的,喜歡,快操我的熟逼。」熟女大喊。

我很快意識到黛比一定也在做著什麼。但是現在我看不到她。我把門又推開了一英寸的距離,變換著角度尋找。這時我聽到黛比的聲音大喊道:「現在就給我大雞巴,噢,就這樣,射給我!」這時我看到她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翹起,一條白色的假雞巴正插入她光滑腫脹的粉紅小逼裡。那個假雞巴估計和我的差不多大,大概有10寸長。正在反復的摩擦著她漂亮的小騷逼。一會兒,黛比拉出假雞巴,用龜頭在陰蒂上反復摩擦。

「對,就這樣。」黛比一邊看著小夥子用力的操著熟女一邊說。「用那根大雞巴狠狠的操她。」

她在看著電視,我在看著她,我把手伸入短褲不停的摩擦我的雞巴。她的小逼濕漉漉的。估計她一定做個陰部美容。因為她的小逼不僅光滑而且泛著光彩。

粉嫩的陰唇充血外翻。估計她就要高潮了。她開始閉上眼睛,全身抽搐享受好像幾分鐘的高潮。在她拔出假雞巴開始噴射的時候我的雞巴也在我的套弄下開始噴射。喘息片刻,我悄悄的下樓進入臥室洗了一個淋浴。

時間過得真快,很快就到了整裝出席晚宴的時候了。黛比僅僅裹了一條浴巾在樓下大喊,我們最好開始換衣服了。於是我和羅格換上西服坐在客廳裡等待著黛比,女人穿衣化妝真的挺費時間的。

黛比在樓上說幾分鐘之後她就下樓。當她下樓之後,我的目光完全被她吸引了。該死,這是我最好朋友的媽媽,我到底在想什麼。她梳著一頭完美的垂發,額頭上留了幾縷卷髮,柔美的向臉頰下垂。穿了一件完美火辣的小紅裙。紅裙是袒胸露背樣式的。胸罩的系帶穿過光滑圓潤的肩頭。胸罩托起了她完美的巨乳。

一條性感的項鍊垂在兩乳之間,讓人更加關注她的豐胸。當她穿著高跟鞋走下樓梯時巨乳在她的胸前輕輕搖擺。裙子很短,我很擔心她是否穿了內褲。大腿像絲綢一樣光滑。紅色的高跟鞋顯得圓臀更加誘人。

「親愛的,為什麼不幫我們先把車開出來?」

當羅格起身走向車庫之後,黛比靠近我,在我面前轉了一圈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嗯,很好,哇,你看起來太迷人了。」

「我的奶子迷人嗎?」她雙手托著巨乳幾乎露出乳頭給我看到。

「是的,太迷人了。」

「我的屁股怎麼樣?是不是有點太緊了?」她轉過身問我。

「噢,一點也不,真的。」我無法判斷她是否穿了內褲,但是的確有點緊。

我的雞巴開始勃起,她看到了我的窘態,在我的雞巴上輕輕的拍了一下。

「想知道我裡面穿了什麼嗎?」我們一邊向外走,她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雞巴問道。

晚餐對我來說就是一場折磨。她抓住任何一個機會來挑逗我。感覺這頓晚餐不是在和我最好朋友的父母一起吃,而是和一個我想哄上床的女人一起吃。我也注意到羅格喝的比平時還要多,黛比也不停的給他勸酒。黛比的大奶子一直吸引著我,當她前傾和我說話以及抱著雙肩擠壓巨乳的時候,感覺它們在想我著手,讓人去緊緊的抓它們。

吃完晚飯,我們站起來準備離開的時候,羅格又跌倒在他的椅子上,這時他完全意識到自己喝醉了。黛比大笑著,在侍者的幫助下我們把羅格扶上了汽車的後座。我發動了汽車,黛比在侍者的幫助下坐在了副駕的位子。她光滑的大腿就在我的旁邊,看起來如此的光滑,突然她拉起裙子到了腿根,露出了整條光滑的大腿。

羅格很快歪倒在後座上開始呼呼大睡。

「這個餐廳重新裝修了,更漂亮了,謝謝你裡基,晚餐怎麼樣?」

「晚餐非常棒,謝謝你的款待,估計我要再等幾年才能再次吃到這樣的美味了。」

幾分鐘有的尷尬的沉默之後,黛比突然問道:「現在你猜到了嗎?」

「猜到了什麼?」

「真空的還是絲綢的。」

「噢,這個,嗯,我不知道。」

「算了,估計我有點難為你了,這樣吧,我給你一點線索,」說著她將一條紅色蕾絲的丁字褲放在了我的膝蓋上。

「噢,我的上帝,你在幹什麼呀?」

「噢,不用擔心,他醉了而且睡著了,我想你很想知道。咯咯咯!」

開車回家的路上是令人尷尬的,我最好朋友的媽媽的丁字褲就放在我的膝蓋上,怕人發現,我迅速將它塞進我的褲兜裡。

終於到家了,我必須想辦法把羅格送到床上。將他扶出汽車,他完全不能行走,幾乎都站不起來。我想我傷到了黛比的感覺,下了車她就不見了。我讓羅格抱著我的脖子,慢慢的扶著他走上樓梯將他放到床上,不要說醒,他躺著床上一動不動。他喝的太多了。我找遍整個臥室期望能見到黛比以便於和她說聲晚安。

可惜沒有找到。我回到自己的臥室脫掉外套、領帶、襯衫。當我解開襯衫的時候黛比出現了。

「我能最後看它一次嗎?」

「我想沒問題。」我開始脫掉襯衫,她一直盯著我來到我的身邊。我脫掉了襯衫將它仍在床上,然後開始脫T 恤。

「噢,我幫你」黛比說著,然後雙手拉著我的T 恤舉過頭頂幫我脫掉。

沒有多餘的語言,黛比塗紅指甲的手指劃過我的胸膛,解開我的皮帶和褲子。

我望著她的胸部,太迷人了,深深的乳溝,兩個大大的奶子在紅裙和胸罩的包裹下緊緊的擠壓在一起。當她解開了我的褲子,然後把褲子拉倒了蛋蛋下部的大腿上,同時自己也彎下身去。我的雞巴直挺挺的對著她,她的臉正對著我的雞巴。

她抬頭望著我,雙手抓著我的雞巴,輕輕的套弄著肉棒,張開嘴巴用兩半紅唇包裹住我的雞巴。依然抬頭看著我,然後慢慢的蹲下身去。

「噢,啊」當她溫暖的嘴唇包裹著我的雞巴時我不自覺的發出舒服的呻吟。

雞巴也變得越來越硬。

「呣,我愛你的大雞巴,裡基。」她一邊說著一邊用嘴巴吞吐著我的肉棒。

她一手握著我的蛋蛋,一手扶著雞巴的根部,頭部向前將龜頭插入了喉嚨。

肉棒刺激著喉嚨使她不得不把肉棒拔了出來,肉棒上沾滿了她的口水,然後她再次用雙手套弄它。

「噢我的天哪,不能相信你的雞巴是這麼美妙。我整晚都夢想著吸允它。」

她再次含住我的雞巴,雙唇緊緊的摩擦著我的棍棍,讓我享受到了最美好的口活。我低下頭看著她含著我的雞巴,她也抬起頭眼神迷離的望住我。她抓住我的右手放在她的頭上,讓我來控制她活動的頻率。

「裡基,繼續,操我的嘴。」

她深吸一口氣之後,我抓住她的頭將雞巴狠狠的插入她的口中,深深的刺入喉嚨,感覺到她的窒息後開始後退,然後再次插入。她呻吟著好像要說什麼話,但是我抓住她的頭髮狠狠的操著她的嘴巴。她把我的手從她的頭上向下拉到了她的胸上,然後嘴裡吐出了我的雞巴。

當她把我的手從她的脖子拉到奶子上的時候,她依然蹲在地上。

「第一次見到我你就想摸我的奶子了吧?」

我點了點頭,她拉起我另一隻手也放在了她的奶子上。

「繼續,想怎麼摸就怎麼摸,揉它,搓它,擠它」,她一邊說一邊把手伸到脖子後面解開了裙子的掛鉤。裙子向下滑落,露出僅靠紅色蕾絲帶胸罩包裹的大奶子,她抓著我的屁股身體後仰慢慢的起身,大奶子從我的雞巴、肚子、胸口上劃過。她接著伸手解開了胸罩的系帶,讓胸罩滑落在地板上,手裡抓著奶子看著我。「裡基,你喜歡我的大奶子嗎?」

「太喜歡了,它們太迷人了。」

她非常高興的笑著說,「我知道,我也愛他們。當你第一天在泳池裡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那天我看見你在用我的比基尼手淫,噢,天哪,那晚我達到了不可思議的高潮。」

她一邊和我交流一邊撫摸著自己的奶子,我一直盯著她的手指戳動著她自己堅硬的粉紅色乳頭。她對我笑了一下,然後托起一隻奶子開始用嘴吸允乳頭。舌頭在乳頭上打轉,然後開始兩個乳頭交替吸允。

「你想吸嗎?」

「想,我能吸嗎?」

「當然,但是你要為我做一件事。」她給了我一個我從未見過的下流女孩的眼神看著我說。

「什麼,什麼事?」

「我要你的大雞巴操我,我有幾年沒有被這樣的大雞巴操過了。」

「噢,天哪,黛比,我可以嗎?」我低下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扶著我的臉頰望著我說:「我知道你想吸我的奶子,從你到這的第一天你就盼望了,我也知道你愛我濕淋淋的小逼,來吧,操她。」

「呣」在我沒來得及說一個字,或者再次仔細思考之前,她已經把乳頭塞進了我的嘴邊。我喊道「來吧,好吧,但是不要告訴任何人。」

「當然,我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就是想你的大雞巴。」一邊說著一邊把乳頭塞入我的口中。我吸著,舔著,咬著,把大部分奶子都吸入了嘴裡。當我一手玩著乳頭,一邊用嘴拉伸另一個乳頭的時候黛比高潮了。在我吸吮乳頭的時候她一直抓著我的雞巴。她輕輕的推開我,脫掉了裙子,然後來到床上,她並沒有躺下,而是彎腰撐在床上,把肥園的大屁股對著我,仿佛在告訴我該操她了。她回過頭,站在紅色高跟鞋上望我。誘人的屁股對著我,濕漉漉的小逼向下滴著淫水。我來到她的身邊,一手扶著她的肥臀,一手握著雞巴,這是我第一次摸她的屁股,我甚至能夠看到她背上的雞皮疙瘩。當我把雞巴緩緩插入她的小逼深處的時候,她的喉嚨裡發出一股誘人的呻吟。然後在她濃重的喘息聲中開始快速的抽插。

「哦,天哪,這種感覺太妙了。」

我把雞巴全部拔出來在狠狠的插進去,然後轉到屁股用龜頭摩擦小逼深處的嫩肉。摩擦嫩肉的時候她又發出誘人的呻吟,我反復拔出,插入,旋轉。

「噢,天哪,就這樣,操我,操我的騷逼。」我開始控制節奏,希望儘量滿足黛比,讓她儘量享受。不知道是由於緊張還是興奮。我覺得我能操很久。我把雞巴整根拔出,在粗魯的整根插入。黛比以輕喊和大叫來回應我。聽著她的淫叫更加鼓勵我更狠的操她。

我狠狠的扇了一下她的大屁股,告訴她騷逼裡有多麼濕滑。

「噢,操我!」她大喊著。

我抓住她的雙肩把她用力的拉向我。當我的蛋蛋撞擊著她的屁股的時候她大叫著,騷逼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我感覺她要高潮了。這種感覺讓我更狠的操她。

大雞巴象打樁機一樣瘋狂的插著她的騷逼。

「啊!操——我」當我喘息的告訴她我就要射了的時候她幾乎無法發出聲音。

或許由於本能或者害怕,「噢,天哪,不要射在裡面。」她向前撲到掙脫了我的束縛。

我挺著濕漉漉的大雞巴站在那裡。她快速的轉過身跪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雞巴開始快速的套弄。

「Cum for me. Give me your cum all over me. 」「射給我,全都射給我。」

她用舌頭含住我的雞巴,我抓住她後腦的頭髮把她拉近我。第一股精液射在了奶子和脖子上。第二股射在了臉上和舌頭上,第三股直接射到了嘴裡,第四股直接射到了她的鼻子上、臉頰上和眼睛上。在我舒服的呻吟聲中她的嘴巴包住我的雞巴開始啜食上面的精液。

「噢,上帝呀,太不可思議了,我的騷逼會永遠記得你的大雞巴,你射的太多了。」她一邊說一邊把精液刮入口中,開始一點一點的咽下。

太舒服了,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她親吻著我的臉頰,說了聲晚安。那是我對那個晚上最後的記憶。

多年之後,我們偶爾還會見面,但是我們都沒有討論過那天的事情。我想那晚的事情讓黛比和羅格的婚姻更加美好,因為他們的關係看起來更好了。不過我總是迷惑羅格知道黛比有一個大大的假雞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