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母愛

而在得知父親背叛了母親之後,我更是把對父親的愧疚害怕轉成了憤怒和解脫:既然你對家庭不忠,也就沒資格管我和母親了。雖然不可能真的對父親說出這句話,但是我自己在心裡已經把自己和父親定位成了類似動物群中失勢的老獅王和取而代之地年輕雄獅的關係,在面對父親時,內心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成就感:曾經雌伏于你的女人,現在是屬於我的了。我現在有一點能夠理解為什麼明明所有男人都不會忍受被戴綠帽子的恥辱,但偏就有男人喜歡勾引有夫之婦——太他媽有快感了!

既然父親在家,母親又在自己房間睡覺,我自然也沒可能跑到母親被窩裡去享受母親的熟豔肉體了。我有些怏怏不樂地和父親打了個招呼,走進了自己房間。

躺在床上我是輾轉反側,被激起的欲望沒有釋放怎麼也睡不著。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拉開一條縫看了看,父親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電視。鎖上門,我打開書桌的抽屜鎖,拉開抽屜取出了一條淺灰色的褲襪。

以前父親在家的時候,不方便和母親做愛,我會讓母親把她穿過的絲襪脫給我用來手淫。這次過年父親要在家呆好幾天,我自然也做好了準備。唉,可是老實說,我還是比較喜歡絲襪穿在母親修長美腿上供我褻玩,而不是現在這樣單獨被我拿在手裡手淫用。

把帶著淡淡的母親肌膚味道的超薄灰絲褲襪一條襪筒套在手上,握住自己漲硬的雞巴開始上下擼動,另外一隻手抓起母親褲襪另一條襪筒,送到臉蛋跟前又聞又舔。

自從發現我的戀襪癖後,母親特意托她們賓館一位和她關係不錯的港方經理從香港買了不少各種顏色和款式的絲襪、褲襪,而且都是品質比較好的——當然了價格也不便宜——材質順滑又柔膩,裹著母親豐腴肉感的長腿,摸上去每次都讓我迷醉不已,和母親做愛的時候幾乎總有一隻手一直放在母親的絲襪美腿上摩挲著。

現在沒辦法享受到母親的豐熟肉體,那麼也只好拿母親的絲襪來手淫了,總得先讓劍拔弩張的雞巴平靜下來啊……這樣邊聞邊舔,手上不停,原來殺氣騰騰的雞巴在母親的超薄褲襪激射著噴出了一大股濃稠的白濁精液,慢慢平復了下去。

我簡單處理了一下,胡亂把被精液浸透了的灰絲褲襪往床底一扔,鑽進了被子裡。釋放過了一通之後心情寧靜多了,很快我就睡著了。

再一睜眼,是父親把我搖醒的:「小傑,醒醒!」

我打著呵欠揉了揉眼睛,「爸,現在幾點了?」

「四點都過了,你小子還睡得跟大半夜一樣。我要去接人去了,你也該起來了,待會等我接完新郎家親戚,正好順路回來接你和你媽一起去酒店。」

「不用了吧。再說我也不喜歡和不認識的人擠一輛車。」我原本還有些懵懵懂懂的,聽了父親這話倒是立刻清醒了過來,當即出聲反對。

父親也沒堅持:「那也行,畢竟接了老徐家幾個親戚之後那輛麵包車也基本坐滿了。那你和你媽注意點時間,酒席是定在六點半,別太晚。我就先走了。」

我點點頭,父親轉身出了我房間。我聽著父親就在客廳裡跟母親交代了幾句,母親應該也是在房間裡,應了一聲,父親隨即就出了門。

隨著大門「咣」的一聲關上,我一下子從被子裡蹦出來。冬日的空氣冰涼徹骨,我身上就一套貼身的秋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胡亂拽過外套披在身上,我幾步就沖過了客廳,打開母親臥室的房門,兩步就竄到了母親床上。

母親看來正準備起床,靠著床頭坐著穿衣服,剛把毛衣套了一半。顯然也被我這樣風風火火地闖進來嚇了一跳,一條胳膊舉在半空中還沒放下。看到是我,母親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你呀,什麼時候才能學著穩重點。」一邊說著,母親一邊抖開半邊被子讓我趕緊上床上來,「衣服都沒穿好,也不怕凍著。」

母親畢竟是母親,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擔心我凍著。我嘿嘿一笑,哧溜一下鑽進被子,隨即就貼到母親身上,狠狠地在母親白淨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剛剛在被窩裡躺了好一會兒,母親只穿了內衣的豐腴肉體溫暖柔軟,幾乎是毫無間隙地貼緊了我都身體,讓我摟上去覺得分外舒服,

伸出胳膊環著母親柔軟豐腴的腰肢,我把母親重新拽回被子裡。母親輕聲笑著,也伸手摟住我的脖子,主動把嘴唇湊到了我嘴邊上。

我毫不客氣地噙住母親兩瓣濕潤的紅唇,舌頭靈活地鑽進母親口腔內,尋找到母親濕滑柔軟的香舌,肆意舔吮起來。雙手也輕車熟路的在母親成熟豐腴的肉體上摸索著。

母親原本是穿了一套粉色的棉毛衫棉毛褲(注:貌似現在普通話裡都叫秋衣秋褲,不知道起源於何處。微博裡也曾有人發起過疑問,很多地方都叫棉毛衫棉毛褲,筆者老家也是這麼叫),在她的配合下,我很快把這套衣服脫掉,露出母親白皙豐滿的肉體。

因為我的戀絲癖,加上處於青春期少年的蓬勃欲望,母親為滿足我,絲襪、褲襪幾乎成了她穿衣時的標配。今天也不例外,母親在內衣下面貼身穿著一雙肉色水晶玻璃透明絲襪。

我整個人鑽進被子,跪趴在母親的兩條絲襪美腿間,色急地把嘴唇貼到母親豐腴肉感的大腿上舔舐著,從圓潤的膝蓋一路向上,充分品嘗著母親溫暖胴體散發的肉香和材質細膩順滑的絲襪帶給舌尖嘴唇的觸感,在母親的肉色超薄絲襪上留下道道濕痕,也讓母親十指扣住了我的頭髮,發出陣陣似拒還迎的婉轉低吟。

當我的舌頭越過母親絲襪頂端的蕾絲花邊,隔著粉色內褲頂在母親飽滿隆起的陰戶上,母親忍不住輕哼了一聲。隔著一層薄薄的絲棉,我賣力地用舌頭舔弄著母親肥美肉丘中間的凹陷。很快,內褲中間就濕了一大塊,除了我的口水,母親自己肉穴中分泌出來的淫蜜也貢獻很大。

隔著內褲給母親口交了一陣,我稍稍抬起頭,用牙齒咬住母親內褲的鬆緊帶試圖把內褲給母親脫掉,母親也很配合地提起腰臀,讓我輕鬆地把母親下身蜜穴外的最後防護解除掉。

雙手在母親又滑又軟的絲襪美腿上下摩挲著,我把頭重新紮到母親兩腿中間,舌頭分開母親已經流水潺潺的牝戶,鑽進母親濕潤溫暖的陰道中,又舔又吸,還不時的把舌頭卷起成柱型,竭力向蜜穴深處探索。鼻子也被我利用上,在陰蒂上來回刮蹭著。

在我的口舌刺激下,母親原本只是鼻子低哼的聲音越來越急促,慢慢地變成了口中輕輕的「嗯……啊……」聲,雖然我人在被子裡聽著有些不清楚,但傳到我耳中就像是勝利的衝鋒號一樣清晰,讓我的欲望越發高漲。

又舔弄了一會兒,感覺雞巴漲硬得有點發痛了,我才把頭伸出被子,深吸了幾口氣。低頭尋到母親小嘴,含住母親滑軟的舌頭親了一會,也讓母親品嘗了一下自己的味道,這才急吼吼地分開母親雙腿,把我熱騰騰的堅挺雞巴插入了已經濡濕不堪的蜜穴。

雖說是生過兩個孩子的成熟婦人,母親的陰道也不可能像書上說的年輕女性那樣緊窄,但溫潤濕滑的肉壁讓我不用費太大力氣就可以輕鬆動作,最關鍵的是,看著自己粗壯的雞巴在親身母親的蜜穴中抽插的那份刺激,是其他任何感覺都替代不了的。得益於我本錢的雄厚,每次抽插都可以頂到母親的子宮口,而母親的花蕊會在被頂到的時候一張一翕地動,就像是嬰兒的小嘴在吮吸龜頭一樣,讓我感覺異常的酥爽。

幹得興起,我俯身把母親兩條修長的絲襪美腿架到肩上,低頭含住母親勃起的乳珠用牙齒輕輕囓咬著。看母親黛眉輕蹙、滿臉潮紅的模樣,我惡作劇地用力咬了一下口中的乳頭,母親「啊」地驚叫了一聲,抬眼看到我滿臉壞笑,又氣又笑地在我胸口掐了一把,「壞小子,想把你媽的……咬下來啊!?」

我嘿嘿一笑,直起腰來,雙手抓住母親圓潤的大腿,往兩邊用力分開,把母親泥濘不堪的花房暴露在我眼皮底下,猛地一挺腰,沾滿著母子倆性器分泌物的粗大雞巴迫開半敞的花唇,一下子齊根沒入了母親下體。

母親悶哼了一聲,媚得快要滴出水來的雙眼目光迷離看著自己寵溺的小兒子在自己下身肆意聳動著發洩欲望。從母親的角度,可以看到每次兒子雞巴從自己蜜唇間抽出時,青筋暴起的棒身上沾染的汁液水光,讓母親本就潮紅一片的臉龐又增添了一絲羞色。

隨著我的動作越發激烈,母親的呻吟聲漸漸大了起來。我舉著母親豐腴柔滑的絲襪美腿,一邊大力在母親的蜜穴中聳動著雞巴,一邊偏過頭去舔舐著母親被我舉到半空中的圓潤腿肚和秀氣小腳,弄得母親在呻吟之餘還加上了幾聲怕癢的輕笑,而我就在母親的笑聲和呻吟聲中用口水把母親包裹在肉色玻璃絲襪下的美腿塗了個遍。

在母親身上激烈聳動了上百下之後,我放下母親被我舉了好一會兒的雙腿,拍了拍母親的白皙臀球,示意她把身子側臥過來,順手又扯過被角蓋在母親背上。

母親微笑著看了我一眼,誇獎了我一句,「乖兒子,知道心疼人了。」話音未落就被我抓著她的右腳踝把一條肉感十足的絲襪美腿抬了起來,我自己則跪坐在母親另一條肉光致致的大腿上,青筋暴起的雞巴對正花唇微微翻開的蜜穴,輕鬆的連根插了進去,而母親的話音也立刻變成了一聲悶哼。

把母親的一條美腿摟在懷裡肆意摩挲舔舐著,腰身也不斷地前後擺動著,粗壯黝黑的雞巴不停進進出出地擠開顏色略有些黯淡的兩瓣陰唇,帶著母親蜜穴內的鮮紅嫩肉時隱時現,淫蜜如同泉湧般流出,從我和母親接合的縫隙處往下染濕了床單。而此時母親的另外一條包裹著柔滑絲襪的美腿被我坐在屁股下面,隨著我的動作磨蹭著屁股和大腿內側,順滑柔膩的感覺陣陣傳來,刺激得我越發的性致高昂。

不過維持這樣的姿勢在母親濕滑的蜜穴中抽插了將近十分鐘,我也不得不停下來稍微歇口氣,一方面母親的腿被我這樣抬著時間長了吃不消,另一方面我自己也腰酸腿麻的。

稍微休息了一下,讓母親翻了個身,換了一條腿抬高。我把沾滿了分泌物的堅挺雞巴在母親絲襪上蹭了蹭,抵住母親已經被淫蜜浸濕的淺褐色菊輪,稍一用力,赤紫發亮的碩大龜頭擠開緊窄但又柔軟的菊肛,慢慢整根沒入了母親兩瓣豐厚的臀肉中間,把肛口原本細密的褶皺都撐平了。

完全插入母親菊肛以後,我稍停了一下。雖然對於肛交母親是駕輕就熟了,但是畢竟還是不能像前面花徑一樣上來就橫衝直撞。

母親長出了一口氣,適應了一下臀間飽脹熱辣的感覺,沖我微微一笑,示意我可以動了。

得到母親授意,我自然要盡心盡力。撫摸把玩著母親柔軟豐厚的雪白臀瓣,我開始在母親緊窄濕膩的菊肛中抽插起來。母親挺直了脊背,隨著兒子雞巴的捅弄,白滑的豐臀不住抖動,伴著雞巴的一進一出,從母親口中發出「啊……啊……」的輕輕叫聲。

隨著身體的扭動,母親的長髮披散在枕頭上,素白的臉龐紅暈一片,迷離的雙眼似開似闔,時不時的因為我激烈的動作蹙一下眉頭,看起來既嬌弱又嫵媚,刺激得我動作更加狂暴,母親的呻吟聲也漸漸大了起來。

粗大的雞巴在母親白皙的豐臀間時出時沒,每一下都盡根而入,把她柔嫩的菊肛撐得更大。拔出時猙獰的紫紅龜頭將母親小巧的屁眼帶得從臀溝中隆起,充滿彈性的肛肉裹住雞巴,傳給我的是又暖又軟的美妙感覺。

偏頭噙住了母親被順滑絲襪裹著的豐腴腿肉,感受著口腔中溫軟肉香和天鵝絨絲襪在舌尖上的質感,我一邊聳動雞巴在母親緊湊溫熱的肛門中馳騁,一邊用目光在母親豐腴熟豔的肉體上下游走。看到母親雪白的胴體隨著我的大力抽插扭動,豐乳肥臀擺動著蕩出層層臀波乳浪,特別是雪白的大屁股像彈性十足的牛奶果凍一樣在我胯間顫動著,伴著身下綿軟肉體傳來的觸感,突然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衝動,揚起手臂一巴掌扇在母親的白膩豐臀上。

伴著「啪」的一聲脆響,白光光的臀肉一陣亂顫,母親原本一直刻意壓制在喉嚨裡的低沉呻吟陡地拔高了很多,一聲似痛非痛的呻吟聲穿出兩片紅唇飛散到空氣中。看母親輕咬著牙卻目光迷離的樣子,我放下了原本還有些忐忑的心思,嘿嘿一笑,揉捏著白美的圓臀毫不憐惜地大力挺動,在熟母肛中充滿力地道進出著,將柔嫩的屁眼幹得發紅。一邊操弄著母親的柔膩肛菊,我還時不時地揚起手來,在隨著雞巴動作不斷震顫的豐臀上拍一巴掌,沒多一會兒,母親原本雪白的肥臀就染上了一層豔的顏色。而伴隨著我的每一次拍打,母親的呻吟聲也會抑制不住地高亢起來。

呵呵,看來小說果然是來自生活高於生活,就是一向荒誕不經的色情小說也適用。雖然母親肯定不像有的小說中有受虐傾向的女主角那樣被我弄得高潮迭起,但我感覺到每次被我拍打屁股時——我也沒敢真用大力,害怕母親會翻臉——母親雪白的大屁股都會痙攣般收緊,綿軟的臀肉間,一個緊揪揪的肉環箍住雞巴,爽得我幾乎口吐白沫——當然,是指下麵的雞巴啦!

我低頭看去,母親原本緊窄的屁眼被撐得圓圓的,仿佛一圈紅紅的細線套在雞巴上。龜頭輕輕一退,軟嫩的屁眼被帶得翻開,露出一圈紅豔的肛肉,在雞巴上微微抽搐,熟豔欲滴。

這時候母親腿已經放了下來,變成一腿屈一腿直地姿勢側趴在床上,肥美的雪臀竭力向後翹起。我維持著跪坐在母親一條絲襪美腿上的姿勢,雙手抓住母親暖嫩豐盈的臀肉,雞巴往前一擠,母親的屁眼立刻收緊,被帶得陷入臀內。柔嫩的菊肛緊夾著棒身,從龜頭下方一直磨擦到雞巴根部,整根陽具都被柔膩濡濕的腸壁包裹著,又緊又滑。

抓緊了母親豐臀,伴隨著我一輪密集的挺弄,母親的身子顫抖得更厲害了。平時端莊穩重的面孔這時佈滿嬌羞嫵媚的神態,濕膩的肛菊夾緊雞巴,無意識地抽動著。

我俯身在她耳邊問,「媽,舒服嗎?」

「你的……好熱……裡面都要燙化了……啊——啊——」

腸壁上一圈圈的嫩肉在龜頭上摩擦,傳來令人銷魂的酥爽感覺。母親雙頰火紅,雙手抵緊了床頭,迎合著我的抽插極力扭動著豐熟白臀,臀肉被我小腹拍得啪啪作響,密穴裡淫液四溢。

輕舔著她的耳垂,我用耳語般的聲音說:「媽,你是我的,永遠都是……」

母親顯然也動情了,斷斷續續地道,「我是你的……好兒子……你也是媽的……」

母親呻吟越來越急促,雪白的豐臀在雞巴的插弄下,不住跳動。忽然她渾身一緊,肛菊緊緊夾住雞巴,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我已經忍耐了半天,這時雞巴陷在母親直腸內,腸壁一圈圈纏在棒身上,不停蠕動,我立刻放鬆精關,在她腸道深處盡情噴射。

這次射精的份量格外多,我整個人伏在母親背上,手插到前面去握住母親豐滿的乳房,雙腿則緊貼住母親豐盈的絲襪大腿磨蹭著,眯著眼享受積蓄了幾天的欲望在母親體內盡情釋放的快感。

母親被我壓在身下的豐臀抽動著一抖一抖的,不時夾緊剛射精還沒有完全疲軟的雞巴,把殘餘的精液也一下下擠了出來。

反手拉過被子,把自己和母親蓋嚴實了,我偏過腦袋去親母親。母親也側過臉來迎上了我的嘴唇。把舌頭伸進母親小嘴,含住濕滑柔嫩的香舌一頓舔吮,直到脖子傳來酸痛的感覺我才依依不捨地鬆開母親的雙唇,從母親身上翻下來和她並肩躺著。

母親轉了個身,沖我輕輕笑了笑,「咱們也該起來了,收拾收拾準備去酒店吧。」

「嗯」,我點點頭,爬起來開始穿衣服,母親套好衣服去衛生間清理了一下,我回房間把衣服穿好,和母親一起出門打了一輛的趕去酒店。

到了酒店,父親早就已經坐在那和一群同事吞雲吐霧聊得火熱,我過去和他打了個招呼,父親不以為意地沖我和母親擺了擺手,又轉回頭聊天去了。

我和母親相視一笑,找到位置坐下,沒過一會兒,哥也來了,不過沒和我們說幾句話就被父親叫到他們那桌喝酒去了,用同桌的父親那些同事的話說,老何你大兒子都那麼大了,該喝點酒了。

其實哥哥在體校裡和他那些同學出去吃飯什麼的都喝酒,爸媽大概也知道,對此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閒話不多說,等了一會開席了,因為是和一群阿姨嬸嬸坐一桌,沒人喝酒,我也就只顧埋頭大吃,等到新郎新娘來敬酒時我都差不多吃飽了。

打量了一下新娘子和伴娘(新郎官什麼的被我自動忽略了),雖然天氣冷,但酒店裡暖氣很足,人又多,所以新娘子穿的是一件比較大膽的婚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國人結婚一窩蜂地都要穿婚紗——,裸露出小巧的香肩和胸口的一抹賁起的弧形。伴娘比較胖,也明顯沒新娘耐看,我不無惡意地揣度大概是新娘特意挑了個明顯不如自己的伴娘來當陪襯的吧。

新娘敬酒時正站在我旁邊,當她上身前傾挨個和人碰杯時,我側眼一瞥,正好瞄到了新娘胸前的一抹春色——沒有母親大,但是勝在緊繃堅挺。母親發現了我不規矩的眼神,咳嗽了一聲狠狠瞪了我一眼。

新娘敬完酒走了,我正扭頭瞄著新娘子曲線妖嬈的背影特別是她那渾圓挺翹的屁股,陡然腿上一痛,被母親踢了一腳。我轉回頭來,看見母親氣鼓鼓的側臉,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看了母親吃醋了呀。

我附在母親耳邊讓她待會到洗手間找我,也不理會母親帶著嗔怒的悄聲不依,推開椅子去了洗手間。先在洗手間裡轉了一圈,很好,一個人也沒有。我又走回到門口,耐心地等著母親。

果然,等了不到十分鐘,母親的身影也出現在了走廊上。

看到我倚在牆邊笑得一臉得意,母親臉紅了紅,輕輕啐了一口,「混帳兒子,你現在是越來越沒個正形了!你找我來幹什麼,去看人家新娘子去啊!」

「呵呵,媽,我怎麼聞著一股醋味啊?」我嬉皮笑臉地湊上去,一把抱住了母親。

母親嚇了一跳,趕緊推開我的手,「你瘋啦,被人看見怎麼辦?!」

「好,那咱們到裡頭去吧。我偵查過了,裡面沒人。」我不容母親拒絕,硬把母親拽進了男廁的隔間裡。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我向她求歡,但是酒席上那麼多人,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人進來,再說現在是冬天,衣服穿脫都挺麻煩,母親很是顧慮,抓著我的手不讓我作怪,一邊還酸溜溜地說:「媽都人老珠黃了,你還是找個想今天的新娘子那樣年輕漂亮的吧。」

果然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啊,我暗暗感歎,一臉正色的對母親說:「媽,在我心裡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愛我的女人,我一輩子有你就夠了,怎麼會看上其他女人呢?!」

母親明顯被我這麼一番表白感動到了,雖然是爛俗到三流言情小說都不會再用的陳詞濫調,但是對於沒有收到過父親一句甜言蜜語的母親來說,也是足夠讓她心醉神迷了。

我看母親粉面微紅,欲語還羞的模樣,配上緊身毛衣勾勒出的豐美曲線,越發地欲熾高漲,伸手就去解母親的褲腰帶。

母親雖然也有些興起,但還是不敢在這種情況下讓我由著性子來。最後母親還是說服了精蟲上腦的我——不脫衣服,給我口交。

我迫不及待地把褲子褪到膝蓋上,就這麼大剌剌地岔開兩腿站著,母親帶些羞惱地瞪了我一眼,蹲在我面前,熟練地把我已經勃起的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吞吐起來。

下午射精之後我只是把下身簡單擦拭了一下,雞巴上還殘留著一些和母親交歡時留下的斑痕。不過母親毫無厭惡的意思——其實現在只要肛門裡乾淨,母親就算是在肛交之後都會用口舌為我清理雞巴。第一次提出這樣的要求我還頗有些惴惴不安,但是母親猶豫了一下竟然同意了。不過那也是因為那天給母親灌腸了,雞巴上還很乾淨,如果沾上了排泄物的話我也不敢提這樣的要求。而像今天這樣只是沾了些精液花蜜,母親自然也就不以為意了。

先用靈活的舌頭把整個雞巴舔過了一遍,雞巴變得油光發亮,母親才把殺氣騰騰的龜頭含進嘴裡,開始前後擺動著讓我的雞巴在她溫暖濕潤的小嘴裡進出。

看著黝黑粗長的雞巴在母親兩片紅唇間進進出出,加上母親為了儘快讓我射出來,一邊用舌尖在龜頭與棒身之間的棱溝上鑽動,一邊還伸手撫弄著我的睪丸。說起來母親在我有心的指導下,口交的技術現在是越來越好了,而且也可以適應我粗長的雞巴插入喉管。所以母親時不時賣力張大嘴套弄著我的陽具,有時會一口氣整根吞下,讓我享受一下母親緊窄喉管箍住雞巴的快感,有時則以舌尖微微撐開我的馬眼來回刷動,爽得我連連倒吸涼氣。

在母親靈巧舌頭的伺候下,儘管下午剛在母親身上發洩過一次,我還是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覺,整根雞巴都一跳一跳的膨脹到最高點。母親顯然也發現了我快要支持不住,更加賣力的吸吮著。終於,我被母親含在嘴裡的龜頭一陣強烈的酥麻,開始跳動著朝母親的口腔裡放射出今天第二發的精液。我可以看見隨著我噴射的節奏,母親的喉嚨也一下下蠕動著將我污穢的欲望之液全部吞進肚裡。

射精完全停止後,母親吐出我那變得半軟的雞巴,細心的用舌尖將上面的白濁精液再全部捲進嘴裡。看著平素端莊的母親以臣服的姿態蹲在我腿邊為我進行著淫靡的服侍,我都覺得剛發射完的疲軟雞巴隱隱還有抬頭的架勢。

母親突然在我濕答答的雞巴上輕輕彈了一下,「小壞蛋,這下滿意了,還不老實點趕緊穿好衣服出去。」

我傻笑了兩聲,聽話地把褲子提好。母親讓我先出去看看有沒有人,我走到門口四下看了看,回頭示意母親沒人。母親趕緊小跑著從廁所裡出來,想想又回頭對著洗手間的鏡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頭髮,感覺沒什麼問題了才輕舒了一口氣,「走吧。」

回到酒席的路上我難免又被母親數落了一通,逼得我表態下不為例外加保證下學期會更加努力學習母親才意猶未盡地停口。老實說自從和母親有了親密的肉體關係後對於母親的說教我雖然不像以前那樣誠惶誠恐,但是以前實在煩了還可以對母親使使小性子擺個冷臉什麼的,可現在如果我敢露出一絲不耐煩的意思,耍性子使臉色的就變成母親了,而且還有殺手鐧——不讓我碰。這樣一來,為了自己的性福著想,母親的碎碎念我只有畢恭畢敬聽著的份兒。

親熱地挽著母親的胳膊走回座位,同席的那些家屬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反而羡慕我母和親的感情這麼好。用她們的話來說,不像她們家的猴崽子,學習不讓人省心,而且事事喜歡唱反調,像我們母子這樣感情好的真是想都不敢想。我假裝靦腆的笑著,瞟了一眼母親,心中暗笑,你們可想不到在床上我和我媽的感情更好呢!

在宴席間的一片熱鬧喧嘩中,我絲毫沒有感覺,一雙充滿疑惑的眼睛,遠遠地凝視了我和母親的背影很久才移開視線……

第四章

時光如同流水一樣悄然逝去,本來高中的生活是比較枯燥的,但是有母親成熟豐腴的肉體承載我旺盛的欲望,倒是沒有感到有多難熬。

不知不覺間天氣已經逐漸變得炎熱起來,夏天來臨,而我也即將結束高二的生活。這一年,哥哥參加了高考,已經在家裡等著消息了。而我們學校則是到了七月下旬才放假,並且只放不到一個月就又要開始新學期了。固然有人哀歎了幾聲,但同學們也早都在老師家長們的耳提面命下做好了心理準備:高考前的一年,拼了!

心不在焉地聽完了班主任的冗長發言,當他宣佈解散時全班人一窩蜂地做鳥獸散。我興沖沖地從學校回到家,雖然父親和哥哥都在家,但是完全沒有影響到我的好心情——父親已經不跑長途調回來坐辦公室了,不過不是在我們縣總站,而是在下面一個經濟發展得比較好的鎮上,這次回來是為了等哥哥高考錄取的消息的。不出意外就這兩天等哥的通知書下來就要回單位去了,之後就只要避開哥哥就行了。這段時間我就稍微忍耐一下了。

果然,沒兩天提前錄取批的高考成績公佈了,哥哥如願以償地拿到了省城體院的錄取通知書。應該說這是個皆大歡喜的結果,父親母親喜笑顏開,倒是哥哥有點心不在焉的,也沒像以往假期那樣頻繁地和同學朋友出去玩。

不過不管哥哥是怎麼想的,考上大學始終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哥哥也成為我們家族第一個大學生——大伯的孩子生的晚,比我還小兩歲。所以父親很是高興,這兩天張羅著邀請親朋好友給哥哥慶祝一下。

訂好了酒店,當天晚上父親紅光滿面,對於朋友親戚的敬酒是來者不拒,喝了個酩酊大醉。哥哥也被灌了不少酒,整張臉都紅通通的跟煮熟的大蝦一樣。

母親也多少也喝了一點,白淨的臉龐微微有些泛紅。我和母親搭著手把父親弄到了計程車上,哥哥則是踉蹌著自己上了車。

到家的時候,父親和哥哥都睡著了,父親還不時咂吧著嘴含糊不清地嘟囔著「再來一杯」。我和母親費了好大勁才把死沉的兩人駕到床上睡下。

給哥哥把毛巾被蓋好,我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正好母親也從臥室出來。看見我,母親輕籲了一口氣,沖我展顏一笑,「小傑,累了吧?晚上也早點休……」

話音未落,我一步沖上前去,摟住母親柔軟的腰肢,一口親在了母親小嘴上,把她沒說完的話堵在了喉嚨了。

母親嚇了一跳,用力推開我,壓低嗓門說:「你瘋啦?!你爸和你哥可都在家呢!」

母親因為出力和酒精的作用而泛著粉紅的臉龐,看起來比平時別有一種嬌豔,飽滿碩大的雙乳在奶白色的絲綢襯衣下面隨著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起伏著,撐出圓潤高聳的曲線。下身貼身的一步裙則充分凸顯了圓翹肥熟的肉臀,從裙擺下露出的線條圓潤優美的小腿包裹在淺灰色的超薄絲襪裡頭,腳下一雙頭部尖尖的黑色高跟皮鞋更使得母親整個身體曲線浮凸有致,讓我看得心頭火熱,而寂寞了幾天的雞巴也在褲襠裡不安分起來。

我忝著臉再度湊上前去貼住母親軟綿綿香馥馥的身子,一手摟腰一手隔著衣服揉摸著母親綿軟豐盈的臀肉,在母親耳邊低聲道:「媽,爸和哥都睡著了,他們喝了那麼多酒,估計打雷都醒不了。再說都快一個禮拜了沒做過了,你憋得住兒子我可是憋壞了。」說完我就勢含住母親圓潤的耳珠輕輕舔吮起來。

原本就喝了點酒有些渾身發熱的母親被我這麼又摸又親的,再加上我的一番哀求,已經習慣於對我有求必應的母親稍微猶豫了一下,就被我連摟帶推地弄到了我床上。

夏天本來穿的衣服就少,三下五除二母親就被我脫光了上半身的衣物,略微有些鬆弛但仍然碩大白嫩的乳房沒有了胸罩的支撐和束縛,妖豔地擺蕩了幾下。我一下子撲到母親身上,把頭埋在母親豐滿的雙乳間,一張嘴,叼住一粒深色的乳珠大力地吸吮起來,濕滑的舌頭不住地繞著乳頭打轉,把口水塗在母親肥白的乳房上。

一邊吃奶,我伸手握住母親另一隻乳房,稍一用力,軟膩的白皙乳肉就從我指縫間擠出來,漾出淫靡魅惑的肉波。

母親成熟美豔的肉體,在被我孜孜不倦地深度開發了兩年多以後變得越發敏感,這一點從我舌尖上迅速變得堅挺的乳蕾就可以體現出來,而抑制不住的嬌柔悶哼更說明母親的欲望已經被我成功挑起了。

舌頭繼續挑逗著母親勃起的乳頭,我把母親的裙子卷到腰間,讓母親包裹在超薄淺灰色褲襪和粉色蕾絲內褲內的肥美肉臀進一步解放出來。

精蟲上腦的我沒有耐性再一件件褪去母親的衣物,在母親的驚呼聲中粗暴地扯破褲襪檔部,又把已經沾上了濕痕的內褲往旁邊撥開,急匆匆地把我自己的褲子往下扯了扯,失去了內褲的束縛後,青筋暴起的雞巴彈動了兩下,就直挺挺地展露在夏夜微涼的空氣中,。

碩大的紫菇般的龜頭在母親微微敞開的濡濕花唇外稍稍磨蹭了兩下,沾上了些晶瑩粘稠的花蜜,就一口氣勢如破竹地長驅直入,整根粗長的雞巴撐開母親肥厚的陰唇全部插入到蜜穴底部,強烈的衝刺讓母親忍不住似痛非痛地哼了一聲,但隨即,伴著我雞巴強勁有力的抽插,從母親喉間開始飄散出刻意壓抑的甜美呻吟。

也許是因為想到僅僅一牆之隔的父親和哥哥,這次和母親做愛我格外地興奮,母親大概是因為酒精的作用,扭腰擺臀配合地也是意外地主動,特別是每次雞巴從母親蜜穴內抽出時都能明顯感覺都膣腔的肉壁在用力吸繞著雞巴,仿佛不願意放雞巴離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