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母愛

此刻被我遞到母親手中的,是一條黑色中裙以及……一雙肉色開檔連褲襪。

(那時還沒有開檔的那種情趣連褲襪買,母親在我的一再央求下自己改的,開口比較小也隱蔽,但是足以滿足母親穿著褲襪讓我幹的的欲望)看到這些,母親還能不明白我腦子裡的淫邪念頭?

我趕緊上前摟住母親胳膊,「媽,上次搬家咱們不是也試過嘛,爸和哥哥也沒發現啊。這次你就再大發慈悲讓我舒服一下唄,而且這樣可比上次安全多了……」

「哼,你呀,一天到晚就想著這些。」畢竟從母親讓我插入她肛門泄欲開始到現在已經兩年多了,母親對我各種奇想淫思也越來也習慣接受了,在我的軟磨硬泡死纏爛打之下,加上也擔心和我糾纏久了被隨時可能上樓來的父親和哥哥撞見,母親沒說幾句就放棄了抵抗,帶著一絲羞澀一絲忐忑和一抹隱藏很深的興奮,順從地脫下了內褲,穿上了開檔褲襪和裙子。

我嘻嘻一笑,「媽,放鬆點,看不出來的,又不是第一次這麼穿了。」

母親沒理我,又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轉身在我額頭上點了點,「小色……壞蛋!」

我嘿嘿笑著沒做聲,已經開始期待起一會兒上了車之後的旖旎場面了,搬起東西來也一點不覺得累了,只想著趕緊把東西放到車上然後和母親在車上……哈哈哈,光是想就快硬了,我趕緊收斂了一下心神。

一家人一起動手,剩下的東西也很快都裝到了車上。和上次搬家一樣,父親開車,哥哥坐在副駕駛位置,我也如願以償地和母親迭坐在後排,中間不光和父親他們隔了兩排坐騎,還有堆在座位上的大大小小的箱包雜物,父親和哥哥即使把身子整個扭過來也就能看見母親的肩膀以上部分,而我被坐在我腿上的母親再一遮,基本上父親他們就完全看不見我人了。

車一發動,哥哥就掏出一台從同學那借來的GB(大名鼎鼎的GameBoy,任天堂推出的一款掌上遊戲主機,有興趣的請問度娘)全神貫注地玩起了遊戲,我心中大喜,這下更安全了!

不提防父親雖然專注于開車,但頭也不回的也埋怨了我幾句不該把東西都堆在中間的座位上,我只會撓著頭傻笑,倒是母親替我圓了場:「孩子這不是放著順手嗎,搬著東西上車往後走也不方便,再說待會搬下來好歹也省點事。」我暗地裡沖母親豎了豎大拇指,母親卻毫不領情地偷偷在我大腿上擰了一下,讓我差點吃痛叫出聲來。

這時母親借著用手撩頭髮的動作扭頭瞄了我一眼,秀美的雙眼中滿含寵溺和狡黠的輕笑,那種成熟美婦無意中流露出少女般的嬌俏模樣讓我一下子看呆了。

說起來自從和母親有了肉體關係後,母親在我面前雖然不會像那些色情小說裡的拋棄母親的尊嚴,成為兒子胯下的性玩具那麼荒誕,但和我相處時也摻雜了更多的戀人般的感覺……

放在剛和母親肛交那時候,無論如何母親也不會同意在父親和哥哥的眼皮底下不穿內褲並且準備滿足我的欲望,而現在母親則能輕易接受還有閒情逸致和我開開玩笑,著實讓我很有成就感,對母親的愛戀之情也愈加濃厚。

車剛開動,我已經迫不及待把手伸進母親裙下在母親的大腿和屁股上撫摸起來。母親分開雙腿跨坐在我腿上,裙下的薄亮肉絲勾勒出腿部光滑的曲線,從手上傳來的絲滑觸感和母親豐盈肉體的溫度讓我本來就有些充血的雞巴立刻興奮起來,硬硬的抵在母親臀間。

我示意母親略微抬抬屁股,好讓我把褲子拉鍊拉開,把漲硬的雞巴從衣物的束縛中釋放出來。等母親再坐下來時,我的火熱雞巴就直接抵進了母親肉色褲襪緊緊夾著的大腿根中間。紅腫的肉莖摩擦著母親紋理細密的肉色半透明褲襪,簡直讓人舒爽得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我挺起腰一前一後的用兇猛的陽具在母親的絲襪大腿縫中抽送,雙手從母親的襯衣下面攀上了豐滿的雙乳愛撫著。母親緊張地看了看正在駕車的父親,又看了看車窗外邊,把我的手推了下去,只允許放在她腰上。

我也不強求,一手摸著母親光滑柔膩的絲襪美腿,一手伸到母親股間,隔著褲襪揉弄著母親下體,很快,緊挨著母親陰唇摩擦的雞巴就感覺到了一絲濕意,呵呵,母親的肉體在被我二次開發了之後越發敏感了。

「媽,我要進去了!」我呼吸粗重地湊在母親耳邊輕聲說到。

母親略微抬了抬屁股,用手指分開褲襪的開口。我堅挺的雞巴幾乎是一下子跳了起來,直直地戳在母親兩腿之間,碩大的龜頭在母親陰唇上滑動了兩下,對準母親汁液橫溢的蜜穴,順暢地整根插了進去。

母親悶哼了一聲,雙手緊緊地抓住了前排座椅的靠背頂端,白玉般的臉頰上升起了兩抹酡紅,呼吸也變得不那麼順暢了。好在隔著一段距離,車窗也開了一點,風聲和車行駛時的雜訊完全蓋住了母親發出的動靜。

就這樣,母親微微抬著屁股,讓我火熱的雞巴開始在她體內抽插。老實說,這樣的姿勢下沒有辦法做太大的動作,而且還要注意不能讓父親和哥哥發現,肉體上的快感遠沒有在床上擺開架勢和母親大幹一場來的強烈,但是那種父親近在咫尺母子倆人偷情的帶來的緊張刺激卻比平時要強得多。

這樣挺動了幾十下,畢竟這種姿勢很累人,正好車經過一處坑窪跳了一下,母親腿一軟,一屁股坐到了我腿上。這一下使得龜頭刮蹭著蜜穴的嫩肉一直衝刺到了母親陰道底部,結結實實地頂在了子宮口上。

我固然是爽得倒抽了一口涼氣,母親卻是禁不住這樣突然的猛烈刺激,「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聲音一出口母親和我都嚇了一跳,父親顯然聽到了,隨即問道:「怎麼了老婆?」哥哥也放下了手中的遊戲機,扭過頭來關切地向後張望著。

母親今天表現得頗有急智:「沒事,就是剛才沒抓穩顛了一下。倒是你,開車小心點兒啊,別從坑上走。」

父親呵呵一笑:「那你接下來可抓好了,前面那段路可不好走,挺顛的。二子,上車前你不是說你早就是大人了連你媽都抱得動嗎,那就把你媽抱好了。」

「得令!」我誇張地大聲應道,雙臂箍緊了母親柔然的腰肢。母親扭頭和我相視一笑,抿著嘴轉過身,「你好好開車吧,兒子和我都坐好了。」

果然,接下來的路段明顯顛簸了很多,這下無疑便宜了我,隨著車子的跳動,母親豐滿圓碩的臀部不斷拋起落下,柔膩濕潤的蜜穴則隨之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

而每次落下的時候,我都借機箍住母親的腰向下一拉,使得粗長的雞巴每次都毫不費力地就連根沒入母親蜜穴,一下下地撞擊著母親嬌嫩敏感的子宮口,使得母親的呼吸越來越不均勻,迷離的雙眼也媚得要滴出水來一般。

虧得母親警醒,低垂著頭,不然被父親或哥哥從後視鏡裡看見母親春情蕩漾的模樣肯定就壞菜了。不過這時候我倒是挺佩服哥哥的,在這麼顛簸的路面上他仍然緊盯著手中小小的螢幕玩得不亦樂乎,倒是無形中為我降低了很多風險。

乘著母親意亂情迷,我的手又不安分地從腰部慢慢上移,插進母親胸罩下沿,撫弄起母親柔軟豐滿的雙乳來。母親的乳頭已經硬硬的勃起了,被我用手指揉捏玩弄著,母親的鼻息明顯又加粗了。母親顯然有些受不了這樣上下夾擊,悄聲道:「別……別玩了,快把手拿下去。」說這話時母親滿臉紅暈呼吸淩亂,好不誘人。

我也不敢逞強,萬一玩大發了讓父親他們發現那可就刺激過頭了。乖乖地把手抽了出來,還體貼地幫母親調整好了胸罩的位置。做完了這些,我在母親圓潤瑩白的耳珠上啄了一口,「媽,換到後面來吧。」

母親從鼻腔裡嗯了一聲,順從地抬起圓臀,我一手握著自己雞巴,一手分開母親兩瓣豐厚的臀肉,豐盈柔嫩的美肉油脂般滑開,露出緊窄的菊肛。我用沾滿母親蜜液的龜頭在小巧的肛門上蹭了幾下,慢慢擠了進去。在我粗大雞巴的壓迫下,母親雪白的豐臀被頂得向內凹陷,粉膩的臀肉圍擠過來,夾住血脈賁張的棒身。

母親原本緊緊閉攏的肛菊被我的雞巴撐得渾圓不見一絲褶皺,肛門擴約肌緊緊箍著我的龜頭頸部。這時我也不再用力向母親肛門裡推進,讓母親稍微適應一下。

稍等了片刻,母親的括約肌放鬆了下來,主動地慢慢沉下身子,把雞巴緩緩吞進了緊窄溫熱的肛菊裡。接下來也完全不需要我費力,母親借著車身的顛簸用柔嫩的肛門上下吞吐著我的粗大雞巴,雖然動作幅度並大,但借助重力的作用,母親緊窄的肛菊每次都是將我的雞巴整根吞入,富有褶曲的腸道內壁刮蹭得我的龜頭陣陣酥麻,充滿彈性的柔膩肛肉緊緊包夾住雞巴,讓我幾乎要爽得哼出聲來。

而且由於母親坐在我腿上,肉色半透明褲襪包裹的豐腴美肉完全覆蓋住了我的下半身,就連我們倆腳上的鞋都脫掉了,母親秀美的絲腳也被我不斷地摩擦著,雙手更是不停歇地在母親兩條絲襪美腿上游走,全方位地享受著絲襪細緻柔滑的觸感和母親豐腴熟豔的肉體。

母親柔嫩溫熱的肛菊內一圈圈膩肉纏在雞巴上,豐膩的絲臀仿佛牛奶製成的果凍,在一次次吞吐雞巴時不住震顫,晃動出層層肉浪。

這樣被母親用肛門套弄了大約有六七分鐘,我感覺就雞巴快要到噴發的極限了,當即讓母親把屁股儘量翹高,我則像紮著馬步一樣抱住母親豐潤光滑的絲臀,竭力擺動著自己的腰部,大力貫穿母親的肛門。母親肉色的褲襪襠部已經被水漬染成了深色,臀間一片濕滑,被火熱的雞巴貫穿的肛洞仿佛融化的油脂,在我抽送發出嘰嘰的輕響。

母親也知道我快要射了,又怕我這會兒動作大了引起父親和哥哥的注意,配合著我儘量把腰往下陷,包裹在肉色褲襪裡的圓臀極力向後聳起,同時在我抽插時不斷放鬆收緊括約肌,直腸深處就像有一隻柔膩溫熱的小手一松一緊地握捏著雞巴,帶給我更加強烈的刺激和快感。

這樣猛烈但又費力幹了有二三十下吧,我終於忍不住要射了,連忙加快抽插了幾下,雙手死死掐住母親豐滿的絲襪大腿,雞巴用力往母親的屁眼裡一挺,整根插進去,母親的直腸肉壁立刻一圈圈纏到了棒身上不停蠕動。我也放鬆精關,雞巴激烈地顫抖著,在母親腸道深處盡情噴射出濃濁的精液。

射完了我雙腿一軟,抱著母親一屁股坐回了座位上,只覺得兩腿的肌肉還在瘋狂地顫抖著,果然剛才那種姿勢實在太費力了,要是多來個兩分鐘腿非抽筋了不可。

我伏在母親背上喘息著,母親則緊張仔細地看了看前面:父親和哥哥一個開車一個玩遊戲,渾然不覺身後發生了什麼。這才松了一口氣,先掏出一條準備好的毛巾,歪了歪身子讓我開始疲軟的雞巴從她肛門中滑出,趕緊用毛巾包住我沾滿母子倆體液的雞巴擦拭乾淨,又簡單在她自己胯間處理了一下,鼻子用力呼吸了幾次,聞聞看有什麼味道沒有。

還好,車窗一直是開著的,風很大,加上處理得及時,沒什麼味道。母親把毛巾捏成一團,裝到一個塑膠袋裡放在了座位旁邊,儘量放輕動作穿好內褲(之前脫下來被我塞在褲兜裡了),也示意我趕緊把雞巴塞回褲襠裡,拉好拉鍊,同時小聲說著:「下車千萬別忘了把這個袋子帶下車扔垃圾堆去。」我點頭答應,拉好拉鍊後雙手又放到了母親的豐臀美腿上,那可是我的最愛。

等家裡大致都安頓好了,父親的假期也滿了,匆匆忙忙地回到工作崗位。等送走了父親,我急不可待地鎖上門,把母親拉進房間裡,在新買的大床上——這次搬新家剛買的,連父親都沒睡幾次——讓母親擺出各種姿勢,輪番換上家裡幾乎所有顏色的絲襪、褲襪,用我年輕灼熱的濃濁精液盡情地澆灌了母親豐腴動人的肉體上所有可以被插入的地方……

濕滑的蜜穴、緊窄的菊肛、溫柔的小嘴,等到我終於無力地癱軟在被母子兩人汗水和體液浸濕的床單上時,母親也是筋疲力盡,肥厚的花唇敞開著,白濁的精液從蜜穴內慢慢溢出,順著股溝流到了菊蕾,而原本彈性十足緊閉著的緊窄屁眼也被操弄得圓圓張開,一時間無法合攏,肛蕾微微翻出暴露在空氣中。

一股濁白的精液沿著充血發紅的肛肉緩緩淌出,與從陰道中流出的精液匯合在一起,在母親臀下的床單上積成了一灘。

往下看,母親誘人的豐滿大腿上套著的一雙超薄的肉灰色透明絲襪,此刻清晰可見沾染了好幾道水跡和乾涸的精斑,還被扯破了幾處,裸露出來的雪白腿肉被肉灰色的絲襪映襯得分外性感;往上,則可以見到母親起伏著的豐盈雙乳間有一灘精液,紅潤的雙唇微張著不停喘息,嘴角也沾染著精液,目光迷離兩頰酡紅,眉宇間顯得既疲憊又滿足。

這次父親在家呆了兩個禮拜我可是憋狠了,除了最後搬家在車上和母親來了一發之外,只有一次趁著父親在新家裝修我和母親匆匆忙忙操了一回,要不然我也不至於挖空心思非要在車上幹母親,這下可是徹底釋放了出來,當然是要幹到精盡……筋疲力盡為止。母親也一樣,父親忙著裝修和搬家,天天都很勞累,晚上上了床基本粘著枕頭就睡著了。

雖然也交了幾次公糧,但對已經漸漸習慣了青春期欲望勃發的我每天至少一次性交的母親而言,父親遠沒有兒子帶給她的快感強烈,而且母親正是「四十如虎」的階段,被我深度開發後的敏感肉體遠遠不是父親幾次三下五除二的活塞運動就能滿足的。所以一俟父親離開我把她拉進房間,母親也是回應得格外熱情,比起平時來也顯得狂野了許多,激得我格外起勁,一直幹到母子倆都腰酸腿軟。

勉力翻了個身,我和母親面對面側躺著聊了會天。母親很主動地將一條豐潤修長的絲襪美腿跨在我的腿上,讓我可以一邊說話一邊撫摸著她的絲襪大腿。當我無意中問起父親現在在床上是否能讓她滿足時,母親沉默了。

因為以前我曾經半開玩笑地問過母親我和父親誰的雞巴更大結果惹得母親很生氣,說她和我這樣已經夠對不起父親,我這麼問簡直是把她當成那些隨便和男人亂搞的破鞋了,幾天沒讓我碰,所以這次一看母親沒說話我以為又惹母親生氣了,正想道歉,母親悠悠地歎了口氣,「你爸……」剛說了兩個字又沉默了。

我一看明顯母親心裡有疙瘩,於是摟住母親一頓開解,終於,母親歎息著告訴我,父親隨著年紀增長在床上確實是不大能滿足她,本來母親也認為是正常現象,而且由於和我的事母親對父親一直心中有愧,在這方面也從來沒和父親說過什麼。

誰知這次搬家,母親通過一些蛛絲馬跡發現父親在出車在外時經常會去嫖妓——這一點母親並沒有太意外,男人嘛,長期單身在外有時也難免,當然難過傷心是免不了的——而且居然還和車隊其他家屬勾搭在了一起,這下可由不得母親不憤怒了。

不過當時顧及著我,母親沒有直接和父親攤牌,而且我父母那一代人,再怎麼兩口子吵啊打啊離婚的還是很少,再轉念想想自己和兒子亂倫,貌似更沒有資格指責父親,所以母親一直把這些事按捺在心中,直到今天我無意中一句話勾起的她的心事,這才告訴了我。

老實說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第一反應是精神一震:哈哈,有了父親這個把柄以後我見了他也不會老覺得心虛了,而且這樣一來,母親肯定也會把更多的心思感情投注在我身上,好事啊。

當然和母親不能這麼直白:媽這正好啊,他去外面風流快活家裡你和我雙宿雙飛,兩全其美啊!從骨子裡母親還是一個很傳統的女性,之所以會和我一步步發展到今天這種程度更多是為了消除我青春期的欲望衝動讓我專心學習,「愛」大於「欲」,但從今天的表現來看,母親表現的更像一個沉醉于欲望的女人而非溺愛孩子的母親。看來發現了父親的背叛對於打開母親的心防,從而讓她將我們的關係定位於「男女」甚於「母子」的轉變很有促動。

任何一個男人,對於和自己發生了肉體關係的女人,都會希望能完全征服她,我也不例外,雖然這個女人是我深愛的母親——當時的我確實是這麼想的。現在,父親的出軌給了我機會,讓我可以徹底把母親變成我的女人。

一邊柔聲安慰著母親,我一邊盤算翻騰著,而和我摟在一起的母親,也絲毫沒有意識到,從她對我的母愛乃至溺愛,縱容了我對她肉體的侵犯,直到今天能夠和兒子裸裎相對討論她和父親的性生活,這份母愛,已經開始漸漸失控了……

第三章

上次從母親口中得知了父親的不忠後,我自己再見著父親時,原來的那份怎麼也消除不了的惴惴不安一下子蕩然無存了。原本因為佔有了母親,我一直在面對父親時有種揮之不去的愧疚和畏懼,現在嘛!呵呵,見到父親的時候我心裡對父親有些憤怒,更多的卻是類似於年輕雄性奪取了衰弱的老年雄性權力和地位後的那種成就感。

雖然表面上我對父親的態度沒有變化,但那只是表像,每當父親教育我的時候,我口頭上唯唯諾諾,其實心裡卻不屑一顧,畢竟,連原來專屬於父親的女人都被我佔有了,而且父親從未享受過的母親的溫潤紅唇和緊嫩菊肛都被我的雞巴徹底開發了,很難讓我在心裡再對父親誠惶誠恐。特別是在感覺到母親對我越來越依戀也對父親越來越冷淡的同時,作為男人的成功感讓我愈發感覺自己在精神層面上至少可以與父親平起平坐了。

自從有了這種念頭之後,我在與母親的相處中越來越佔據主動,而母親也對我這樣的漸變毫無反感,反而在我們獨處時展現出更多地類似妻子的順從的姿態,甚至在我有意無意地暗示下,開始儘量減少乃至拒絕父親回到家以後對她的求歡。

對於母親的這種轉變,父親倒是沒有什麼太大感覺。一方面他自己對母親早已熟悉的肉體也沒有什麼太迫切的欲望,一方面像我父親那個歲數的很多夫妻性生活就已經頻率比較低了,而且父親在他那個情人身上發洩過了也沒有太多精力了,恐怕還會有些暗喜母親沒逼他交公糧吧。

其實母親在發現了父親在外面有情人的時候也想過大鬧一場,但最終傳統中國女性逆來順受忍氣吞聲的習性占了上風,而且這兩年父親覺得自己歲數漸漸大了,常年在外跑長途怕是吃不消了,正想著趁現在大伯還在位置上,讓他幫忙活動活動調回來坐坐辦公室,幹個調度什麼的,錢不比出車賺得少又清閒。如果這時候母親把這事揭開了,大伯肯定會知道。依著大伯古板正直的性子,把父親押回鄉下老家到宗祠去面壁思過都有可能,調工作的事肯定也黃了。

不過我個人認為,母親之所以能夠容忍父親在外面有情人,最關鍵的還是因為這樣一來她自覺就和父親扯平了。為了讓我青春期的強烈欲望有途徑發洩從而專心學習,母親接受了用肉體滿足我躁動的事實,但無論如何,母子亂倫這種不容於社會的背德行為一直是壓在她心頭揮之不去的陰影,特別是在面對父親時母親總會不自覺的覺得心虛愧疚。

其實自從發現了父親的私情後,母親在短暫的難以置信和憤懣後,充塞於心頭的竟是難以言喻的如釋重負,讓母親感覺就像胸口壓著一塊的大石被搬開了,呼吸都顯得格外輕鬆順暢。

但是母親終歸是不可能對父親找情人這件事是有什麼好感的,所以對於父親偶爾的求歡也頗有些不樂意,正好我又處於嫉妒和獨佔的心理慫恿她少讓父親碰。這樣一來,在母親拒絕了幾次之後,父親幾乎也就不再向母親求歡了。

大概人都是這樣,對於眼前唾手可得的總是覺得無所謂了,時間久了甚至會覺得有些厭倦。不然我很難理解父親為什麼會放著母親那成熟豐腴的肉體不用,反而到外面去尋求刺激。他勾搭上的那個女人我也見過,除了歲數比母親小了八九歲,胸沒母親大——倒是比母親的乳房挺翹一些、屁股沒母親圓、皮膚沒母親白淨,相貌嘛反正在我看來也沒母親耐看,不過挺會打扮的,可能就是人們所說的比較風騷吧,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母親被我騎在胯下時嬌羞而又充滿春情的樣子。

隨著父親在母親心裡的份量減輕乃至淡出,母親對我的依戀乃至依賴也越來越深。最初母親能同意用她的肛門讓我泄欲,關鍵還是為了我能發洩完欲望後專心學習,而現在,母親會自覺不自覺地按照我的喜好穿著打扮,更會為了取悅我而主動在我們獨處時換上一些性感暴露的衣物——當然了,平時在外面母親依然是內斂低調的裝扮——與之配套的,母親也絕不會忘了在她修長豐滿的美腿上套上各形各色的超薄絲襪、開檔褲襪或者吊帶襪來滿足我的戀襪癖。而且對我提出的種種在以前絕無可能的大膽要求母親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歸功於偉大的Internet,我的各種淫思奇想才能經常花樣翻新。

我初中畢業時,我們縣城已經零零星星開了幾家網吧;在我高一的那年寒假,時間邁入了新的紀元,網吧的數量漸漸多了起來;到我高二寒假時,幾乎每個網吧都生意火爆。在小刀他們幾個同學的慫恿下,我在那年過年時第一次踏入了網吧。在小刀的指導下開機、打開流覽器,緊接著小刀又遞過來一張小紙條:「哥,給你個好東西看看!」

雖然學校也開設了電腦課,但是教的還是DOS 系統和BASIC 語言,所以在第一次接觸Windows 時我還頗有些手足無措,一步一步按著小刀的提示在鍵盤上笨拙地敲下了www.********.com(呵呵,如果你看到這個網址露出會心一笑的話,那就證明你和S 君一樣經歷過那個年代)幾個字元,小刀看我打完字後用力一敲回車,「成了,你挑自己喜歡的看吧。」

說完了小刀就轉頭專注於自己面前的螢幕上,我瞥了一眼,謔,這傢伙已經動作迅速地打開了一張圖片,圖片上那個金髮碧眼的洋妞一絲不掛,托著自己一對碩大的乳房沖著鏡頭媚笑。小刀注意到我的目光,嘻嘻一笑,「哥,我剛給你那網站裡也有,你自個兒慢慢看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轉頭看著自己面前的電腦,不甚熟練地操作著滑鼠和鍵盤,點開了成人文學區,流覽了一番,眼前一亮,迅速點開了亂倫文學區,打開一篇《我的媽媽》如饑似渴地看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刀拍了拍我肩膀,「哥,回去吧?」說著就把頭湊了過來。我嚇了一跳,有些手忙腳亂的試圖關掉正在看著的母子亂倫文章。小刀眼尖,已經看到了文章內容——《失控的母子》,一篇寫得很早、知名度頗高的母子亂文,而且還是當時比較少的以肛交為切入點的,對於我這個沉迷于母親緊窄菊肛的小色狼來說當真是一道大餐。

小刀笑嘻嘻地拍了拍我肩膀:「哥,這篇寫得夠刺激吧?我看過好幾遍了,每次看了雞巴都發硬。嘿嘿,兒子搞媽媽屁眼,這傢伙還真敢寫!不過你別說,看了還真過癮。」說完還斜著眼瞄了瞄我胯下隆起的一坨,沖我歪了歪嘴,露出一個「你懂的」意味深長的邪笑。

我有些發窘,不過倒也有些驚喜,原來這小子和我喜好相近,我說當初他能給我找來那些母子亂倫的、肛交的色文來呢,原來是他自己也好這一口!不過現在我沒什麼和他交流的心思,看了十多篇母子亂倫的文章,雞巴硬了又軟軟了再硬,現在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趕緊回家,好在母親豐腴動人的熟豔肉體上好好發洩一通被挑起的欲望。

努力讓躁動的雞巴平靜了一下,我和小刀還有另外幾個同學走出了網吧。他們商量著再去打會檯球,小刀熱情地力邀我一起去,但我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思,還有什麼娛樂能比得上母親溫潤的小嘴、濕滑的蜜穴和柔膩的菊肛帶給我的無盡快感呢?!

隨便扯了個理由,我不等他們再挽留,急匆匆地跨上自行車就往家裡騎。雖然那天風很大,但在欲望的驅動下我蹬得飛快,路上還時不時要抬抬屁股調整一下——因為興奮,雞巴把厚實的牛仔褲繃得很緊,不調整一下位置硌得難受。

雖然平時要花十來分鐘的路程我這次只用了差不多一半的時間就騎完了,精蟲上腦的我還是覺得好像過了幾個小時似的那麼漫長。毛手毛腳地把車往牆邊一靠,我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上了樓。

今天初六,父親他們單位今天有同事孩子結婚,父親幫忙去開車給他們家接親戚去了;哥哥吃完早飯就出門了,說是去鄰縣的一個同學家去玩了,吃晚飯前都不一定回來。現在是下午三點多,奶奶也應該在隔壁單元的劉奶奶家打麻將,不出意外家裡就母親一個人。

我一臉興奮地推開門,剛喊了一聲「媽,我回……」,就見到門口地上除了母親的短靴外,父親的翻毛皮鞋也擺在一旁。我一愣:父親在家?!操!!

果然,父親的大嗓門從客廳傳了過來:「小傑回來啦!」

「嗯,爸你不是去給徐叔叔兒子結婚幫忙嗎,怎麼回來了?」失落之下,我一邊慢吞吞地換鞋,一邊無精打采地問父親。

父親情緒明顯不錯,沒察覺到我的沮喪,樂呵呵地看著電視,頭也不回地應道:「啊,他們老家來的親戚有好幾個吃完中午飯要回家一趟,說是晚上正席開始之前再過去。他們村子就在咱家東邊十幾公里,我就說我送吧,正好把他們送到我就回家歇會,等到五點多再去接他們去酒店,也少跑點路。哈哈,老徐還為這又給了我一條煙。」

「真他媽的倒楣!」我心裡憤憤地罵了一句,勉強應了一聲,「嗯,那挺好。對了,我媽呢?」回來了還沒見到母親,我順口問了一句。

「還在睡午覺呢,我兩點多回來的時候她剛把屋子收拾了一遍,估計是累了,上床躺著去了。」

「哼,肯定是不想和你呆在一個房間。不然這時間媽一般都是在客廳沙發上邊打毛衣邊看電視呢。」我暗自腹誹。

其實父親一直一來對我都很不錯,尤其是在我學習成績上去了以後,父親平時和人提起我都是滿臉自豪。每次出去,父親也總不會忘記給我買點東西,特別是如果去北京上海之類的大城市,帶回來的好吃的好玩的都會讓我很多同學眼饞不已的。

但是父親完全不知道,我這個讓他引以為自豪的兒子,在過去的三年裡一步步取代了他在床上的地位和作用,並且連他從未染指過的母親的小嘴、屁眼都成為了我雞巴恣意肆虐的場所,把他溫柔嫻淑的妻子在原屬於他們兩口子的大床上擺出各種淫蕩誘惑的姿勢大幹特幹了不下百次。而在他眼中整潔舒適的家,也幾乎處處留下過我和母親縱情歡好的痕跡——就在他現在坐著的沙發上,我經常愜意地倚坐著,一邊看著電視,一邊享受著上身赤裸、下身也僅著性感絲襪高跟的母親跪在我胯間為我口交的帝王級待遇。這種事,恐怕父親打破頭也想像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