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岳母騷阿姨

我隨即把電視和燈關閉,將莊姨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台燈,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上床把她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短裙脫下。

只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白色半透明鑲著蕾絲的乳罩遮在胸前,兩顆肥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雪白修長的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白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

我伏下身子在輕舔著莊姨的脖子,先解下她的乳罩,舔她深紅色的乳暈,吸吮著她大葡萄似的乳頭,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後我脫下她的三角褲,舔黑色濃密的陰毛,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腳掌,整齊的腳指頭。

「嗯……嗯……」莊姨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扭動邊嬌啼浪叫,那迷人的叫聲太美,太誘人了,刺激著我的神經,在暗暗的台燈光下,一絲不掛的她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奶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陰阜和濃黑的被淫水淋濕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

莊姨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欲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肚臍,陰毛,她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的令人遐想的性感小屄整個圍得滿滿的。

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暗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象呼喚我快些到來,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肥嫩的肉屄,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

「啊……嗯……啊……好小高……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真壞!」莊姨被我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洩了……」

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莊姨的小肉屄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擡得更高,讓我更徹底的舔吸她的淫水,啊……啊…… 從沒有人這樣舔過我,太舒服了。

不讓她休息,我握住大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的莊姨小肉比口磨動,磨得莊姨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叫道:「小明好寶貝兒別再磨了……小肉比癢死啦……快……快把大雞巴插……肏小穴裡來……求……求你快肏我……你快嘛!……」

從莊姨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剛才被我舔時已洩了一次淫水的她正處於興奮的頂端,莊姨浪得嬌呼著:「小高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肏進去呀!……快點嘛!……」

看著莊姨騷媚淫蕩饑渴難耐的神情,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雞巴對準肉屄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她的浪屄深處,莊姨的小肉屄裡又暖又緊,屄裡嫩把雞巴包得緊緊,真是舒服,啊……啊……哦……哦……啊!哦!真粗真大真硬,喔……美死了。

因為我們淫水的潤滑,所以抽插一點也不費力,抽插間肉與肉的磨碰聲和淫水的「唧唧」聲再加上床被我們壓的發出的「吱吱」聲,構成了美麗的樂章,「小明美死了!……快點抽送!……喔!……」我不斷的在她的豐乳上吻著,張開嘴吸吮著她硬硬的乳頭。

「高……你吮的我……我受不了……下面……快肏!快……用力!」我把我的雞巴繼續不停的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肉穴深處流出,順著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看著她瘋狂的樣子,我問道:「阿姨,喜不喜歡我肏你?」

「喜……喜歡!你肏得……我好舒服!」

我不斷的加快抽插速度,「啊……我不行了!……我又洩了!……」莊姨抱緊我的頭,雙腳夾緊我的腰,啊!……一股淫水又洩了出來。

洩了身的敏莊姨靠在我的身上,我沒有抽出的雞巴,我把她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邊親吻她的紅唇,撫摸乳房,一邊抽動著雞巴,小……小明,讓我……在上面,我抱緊莊姨翻了一個身,把她托到了上面。

莊姨先把雞巴拿了出來,然後雙腿跨騎在我的身上,用纖纖玉手把小肉屄掰開對準那挺直的大雞巴,「卜滋」一聲隨著敏姐的肥臀向下一套,整個雞巴全部套入到她的浪屄中,哦……好大啊……

莊姨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碰撞聲,她輕擺柳腰,亂抖豐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高……阿姨好舒服!……爽……啊啊……呀!……這是我享用的最大的雞吧。」

她上下扭擺,扭得身體帶動她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敏姐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她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奶頭被揉捏得硬挺。

莊姨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肉屄,將大龜頭緊緊吸住,香汗淋淋她的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亮的秀發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聲使我更加的興奮,我也覺大龜頭被肉屄舔,吸,被夾得我全身顫抖。

我愛撫著莊姨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越來越堅挺,我用嘴唇吮著輕輕吸著,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莊姨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

莊姨被肏得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床單,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嗯……親小高!……浪屄姐姐……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洩……洩了……

她雙眉緊蹙,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魄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肉屄急洩而出。

看著莊姨肉屄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她小肉屄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肉穴的收縮吸吮著我雞巴,我再也堅持不住了,阿姨,我也要射了!我快速地抽送著,莊姨也拼命擡挺肥臀迎合我,終於「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肉屄,莊姨的肉屄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粘稠的精液。

喔……喔……太爽了……莊姨如癡如醉的喘息著俯在我的身上,我也緊緊的摟著她,我們倆人滿足地相擁沈睡過去。

我說我要走了,我還要去肏我岳母。

(四)

岳母說她在廣州做服裝生意的妹妹下午要來。

阿姨叫張文麗是岳母的三妹。下午一見她是發現她是一位四十左右歲的美女,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很高,給人一種修長秀美的感覺,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女性的味道。我一下看呆了。

「這是小高。」岳母介紹說。

「好帥呀!」三姨叫道。「有1 米85吧!你們娘倆真有福」說著就拍了拍我的背。哦!我下面好……

第二天早上我故意起晚,岳母買菜去了,三姨從半掩的門外叫我喝牛奶。我穿一件岳母給我買的也是她最喜歡我穿的白色小褲頭,很薄,緊緊包著我的雞巴,很性感。我伸了下懶腰,老二快從我褲頭裡伸出來了。

三姨一看。「啪!」牛奶杯摔在了地上。「怎麼了?」,我問三姨。

我看見三姨刻意穿著較清涼性感,似乎想誘惑我,她穿著一件低胸的迷你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內褲。裙子很短,可以看見張開大腿的內側,粉桃色的膝蓋,和雪白的大腿相互輝映,深處有阖暗的濃紫色陰影。那片陰影就是叢毛遍布的神秘部位。說的更澈底一點,就是阿姨裸露出來接觸空氣的秘肉,我也拼命用鼻嗅著浮著甘酸氣味的空氣。看的我是血脈贲張,小弟弟更是差一點就把內褲頂破了。

阿姨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欲火亢奮,無法抗拒!我輕輕愛撫姨媽那赤裸的胴體,從阿姨身上散發出陣陣的肉香、淡淡的酒香,他撫摸她的秀發、嫩軟的小耳、桃紅的粉額,雙手放肆的輕撩,遊移在阿姨那對白嫩高挺、豐碩柔軟的乳房上,並揉捏著像紅豆般細小可愛的乳頭,不多時,敏感的乳頭變得膨脹突起,我將姨媽那雙雪白渾圓的玉腿向外伸張,烏黑濃密、茂盛如林的三角叢林中央凸現一道肉縫,屄口微張兩片陰唇鮮紅如嫩。

三姨沒有拒絕我的撫摩,反而說:「你的真大,我今生見到的最大的,高兒,三姨受不了了。」說著她俯下身來,就隔著褲頭舔起我的雞巴,舔了很久,讓我非常肉緊,然後一手摩擦我的雞巴,另一手玩我的卵蛋,當她的另一手移去撫摸我的屁股時,用舌頭輕戳我的卵蛋,我覺得我快要洩身了,她也察覺到,立刻停止動作,說∶「你不可以出來!我不想這麼快結束!」

她站起來讓我冷卻自己,以便進行下一個動作,當時我真的好想洩出來,但是我清楚的明白必須忍耐,才會有甜頭吃!果然當我冷靜下來時,她說∶「來吧!

看你怎麼跟我姐玩,就怎麼跟我玩!「」你怎麼知道?「我說。

「你這麼大的雞巴,誰能受的了。我想凡是有性慾的女人都不會放過你。」

我滑到床沿,以雙手抓住她的雙腿,我希望扳倒她到床上,不過她不希望如此,她希望一步一步慢慢的來,比較有羅曼蒂克氣氛,我將手移到她的胸部,將她的乳房翻到外面,開始揉搓它,她的奶頭像我的大一樣的硬立起來,當我搓揉她的奶頭時,她開始輕聲的呻吟,我扶著她倒向床上以方便我玩她!

輕舔她的奶頭,直到她的呻吟聲告訴我,她想有進一步的動作,我才把她的衣物脫下來,發現她已經欲念高漲的連褲襪都濕了一大片,我跪到床沿,舔她的浪屄,她用手抓住我的頭髮,用力的往上壓,我一面撫摸奶子,一面舔洞,當時我唯一渴望的就是大能馬上插入裡。當她抓著我去舔她充滿淫水的淫時,我卻故意移開,去舔她褲襪的腿根,我也知道這正是她所要的!

舔到洞四周時,我決定讓她為剛才戲弄我付出一點代價,故意只在四周遊憩,就是不舔口,激昂她的淫欲。

「你要我舔你的洞嗎?」

「要!要!要!」她一面呻吟一面急遽的點頭。

「那你要求我,而且要稱贊我才可以!」

喔!老天!她真的低聲下氣的懇求我,稱贊我,並且說從未有一個男人讓她如此懇求贊美,我移到口,用舌頭舔戳她的洞,她的有一種特殊的香味,那種味道讓我淫欲更高漲。

我一邊舔,一邊伸手撫摸她的屁股,那種軟嫩富彈性的感覺真是棒透了!此時她伸手欲脫下褲襪,我立刻阻止她,我寧願隔著褲襪舔她,因為她穿著褲襪看起來是如此性感,如此令我淫欲高漲。我用中指在口將褲襪戳一個洞,當我戳洞時她興奮的大聲呻吟,現在我可以直接以舌頭抽插她的淫,這個動作帶動她的淫欲飛漲,興奮的情緒越來越高,我選在她到達最高點前停止動作。微開的陰唇、泛紅的陰蒂,我開始舔著它,從陰蒂逐漸的往下,我聞到了女人獨特的氣味。阿姨開始扭動她的屁股,並放大了她的呻吟。

「高,再下面一點,再下面一點!!」

我繼續的吸吮阿姨的陰蒂,並用手撫摸阿姨的肛門。我清楚的感覺到阿姨的興奮,她扭動的幅度,已經讓我有點要抓著她的臀部才能控制住。

「不要再吸了!高兒,進來吧,不要再吸了!阿姨受不了!」

我見機不可失,立即起身,提起我的大雞巴準備進入阿姨的身體。對準了淫屄口,我用力的突擊,阿姨的陰道比我想像中的緊,我開始加速。

「啊┅┅啊┅┅阿!」

「三姨,這樣可以嗎?」

「啊┅┅啊┅┅好!這樣好!」

我逐漸的往內深入,把我整根雞巴都沒入了阿姨的體內。

「啊┅┅啊┅┅阿,阿姨不行了!啊┅┅啊┅┅啊┅┅」

「啊┅┅你好棒┅┅啊┅┅啊┅┅阿姨受不了了!」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與阿姨的浪屄結合的畫面,我說:阿姨∶我也快受不了呀!

此時我見阿姨逐漸亢奮的接近頂點,感覺阿姨的陰道不斷的流出像徵滿足的體液,我趴到了阿姨的耳邊∶「阿姨,讓我從後面好不好?」

「好┅┅三姨也喜歡從後面┅┅好┅┅好┅┅」阿姨有點迷失了。

轉過身來,我見到了阿姨渾圓屁股及誘人的肛門。阿姨將屁股翹起,我的雙手扶住了阿姨的屁股,在對準了浪屄之後,便一次的奮力挺進!

「啊~~啊~~阿┅┅阿!」

我一直保持高速的沖刺,並不時的拍打阿姨的屁股。

「高兒┅┅受不了了!啊┅┅啊┅┅阿,用力!用力一點!」

聽到阿姨這樣說,好呀!!那就用力呀┅┅這時,我不斷的用我粗大的陰莖極力的向阿姨挺進,並用我右手的大拇指插入了阿姨的肛門。

阿姨高潮了!我感覺到了,她的體液沿著我的雞巴、順著我的睾丸不斷的流下!

「啊┅┅啊┅┅來了!啊┅┅阿┅┅阿姨高潮了!」阿姨的聲音已經開始有點歇斯底裡。

而我也逐漸的到達頂點,伴隨著我的大腿與阿姨屁股間的撞擊聲,我也不行了!

終於,我感到一陣的快意,我射精了!

一股有如噴泉般的快感,蠻橫的射入了阿姨的體內,並不斷的在阿姨的陰道內抽搐、抖動著。

此時阿姨放下了剛剛翹起的屁股趴了下來,我也跟著趴在阿姨的背上。

感覺到阿姨的喘息,我的陰莖還未抽出,熱熱的、微微的還可以感覺到阿姨體內的收縮。

這時岳母買菜回來了,我嚇的趕緊把褲頭穿上了,岳母沒有生氣,反而說:「我挑的女婿誰都喜歡,來高兒,你不能讓我也閒著吧。我接著享用你的大雞巴。」

說完就把衣服脫了。我站起來,她立即過來,伸手撕開我的褲頭,拉出我硬漲火熱的老二,我再也無法忍受,將她推倒到床上,騎到她上面,她自動伸手扶正雞巴,正對洞,我毫不猶豫的往下挺進,讓整只大雞巴完全插沒入裡,三姨在旁邊推著我的臀部。

「唔唔┅┅媽┅┅你的┅┅你的肥屄┅┅好緊喔┅┅夾得我好┅┅爽┅┅呼呼┅┅我要肏┅┅死你┅┅爽死┅┅你的浪水好┅┅好多喲┅┅嗚呼呼┅┅真的┅┅很爽┅┅」我邊插著岳母的小屄邊喊道。

「喲┅┅喲┅┅啊啊┅┅啊喔┅┅快肏我┅┅快┅┅用力肏我┅┅嗚嗚喲┅┅我┅┅我快被你肏┅┅肏死了┅┅哦哦喔┅┅抱緊我┅┅喔┅┅喔┅┅快┅┅抱緊我┅┅用力的肏我┅┅啊┅┅啊啊┅┅」

岳母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肏著她,於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然後將岳母抱起,我坐到床邊,讓岳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雞巴對準小屄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岳母的身體直上直下的讓陰道能垂直抽、肏著我的雞巴。

「啊啊┅┅喲┅┅舒坦死我了┅┅喲┅┅這樣┅┅好┅┅好舒坦喲┅┅啊啊┅┅啊┅┅喔喔┅┅媽愛死你了┅┅你┅┅你真棒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

岳母急扭動全身,享受做著干的樂趣,不時的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接著我又騎到三姨身上,三姨的雙手緊抱著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前,兩顆奶子正左、右、左、右的拍打著我的臉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淫屄正持續「噗滋!噗滋!」的吸入、吐出我的雞巴,我的頭則左右左右的搖動,用舌頭舔著三姨胸前那兩顆一直搖晃的大乳房,我的嘴中也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淫的氣息,更充滿的有如交響樂般,你一聲、我一聲的發出了愛的呼喚聲,讓我們兩人互相干的渾然忘我。

手有點酸了,於是我抱著岳母的腰站了起來,而岳母的雙手及雙腿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了我的腰部,身體向後蕩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著,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岳母送到另一高潮了。

岳母的頭及烏黑的秀發,正隨著我下身的突擊,上身受到憾動而亂擺著,我緊咬著牙,努力的干著她,讓她欲仙欲死地好不快活,看到她的嘴角已不自主的流著口水,兩眼翻白起來,嘴邊還持續的發出高潮的淫叫聲∶「啊┅┅啊啊┅┅啊┅┅親人啊┅┅好┅┅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快┅┅快洩┅┅上高潮了┅┅哦哦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洩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沖向岳母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雞巴流出,我抱著岳母「碰」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雞巴還在她的小屄並沒有拔出來,而岳母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頭縮在我的胸部裡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高兒,還有我哪」三姨說。我再次騎到三姨身上。

嗯┅┅嗯┅┅小高┅┅好┅┅好┅┅三姨好舒服┅┅」

「三姨┅┅我讓你更舒服┅┅好不好┅┅」

「好┅┅好┅┅讓三姨更舒服┅┅」她已經淫性大起,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我偷偷的握著雞巴,抵著三姨的屄口。

「滋」一聲,順著三姨的淫水,一下子我的雞巴全根沒入三姨的浪屄裡面。

姨媽的只手緊緊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頂著扭動,好讓插在自己騷比裡的大雞巴,能更快的肏著騷癢的屄。

「我的好兒子┅┅你的┅┅大雞巴┅┅肏得我好爽┅┅我要你┅┅天天肏我┅┅用力的肏┅┅啊┅┅爽死了┅┅」

在感受到三姨媽騷屄裡的嫩肉死命夾著的快感,我更加興奮的用只手抱著三姨媽的屁股,奮力的往下猛插著。

「┅┅這樣肏你┅爽不爽┅┅我的雞巴┅┅大不大┅┅好緊┅┅好美喔┅┅我的雞巴┅┅被夾的好爽┅┅啊┅┅」

「啊┅┅用力肏啊┅┅啊┅┅嗯┅┅」三姨媽的頭髮散開,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動,粉紅的小乳頭正被我含在嘴裡,粗大的雞巴在她只腿間有力的撞擊著。

「噢┅┅哎┅┅呀┅┅嗯┅┅」三姨媽輕咬著嘴唇,半閉著眼睛,輕聲的呻叫著。

在「喔┅┅┅┅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雞巴┅┅比我丈夫大多了┅┅肏死我了┅┅」三姨媽呻吟著。

抱緊我的屁股,三姨媽的肥臀繼續瘋狂地往上頂,猛烈的搖頭享受著快感。

三姨媽的淫水不斷地從騷屄裡洩出來,挺起腰來配合我的抽插,讓自己更加舒服。

「肏你的騷穴┅┅爽不爽┅┅啊┅┅你的小穴好緊┅┅我的雞巴┅┅夾的好爽┅┅我好愛┅┅你┅┅啊┅┅」

「啊┅┅好高兒┅┅啊┅┅用力肏┅┅喔┅┅用力啊┅┅對┅┅好爽啊┅┅我的大雞巴兒啊┅┅啊┅┅你肏的我好舒坦那┅┅喔喔┅我快被你┅┅喔┅┅肏死了┅┅啊┅┅」

我將頭貼在三姨媽豐滿的只乳上,嘴不停的輪留在三姨媽的只乳上吻著、吸著,有時更用只手猛抓兩個肥乳,抓得發紅變形。

「啊┅┅對┅┅就這樣┅┅啊┅┅用力肏┅┅啊┅┅對┅┅肏死我的浪穴┅┅啊┅┅再來┅┅啊┅┅喔┅┅啊┅┅你把我肏得好爽┅┅啊┅┅真的好爽啊┅┅舒坦死了┅┅」

我們在短時間都達到高潮,洩出精來,但是我沒停止,繼續抽插。我們都感到非常愉悅,並且氣喘噓唏,她伸手撫摸我的臀部,我繼續抽插,直到再次洩精,才伏到她身上喘氣,休息一會兒,我滾身到床上。

三姨走後,我的大雞巴被我岳母看的死死的,從此成了她的專利。只要有女人在,她哪兒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