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老婆當了一次雞

說起這件事來,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機遇,沒有像交換和3P那樣,需要時間和過程,必要的認證、認同達成了一定的模式,才能走到一塊,而本人這次的經歷,完全沒有一點思想準備,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耐心的看客仔細的聽我道來。

那是今年的6月27日,我一位交情頗深的朋友,從蕪湖打來電話,說他公司的一位副總他的頂頭上司,出差到黃山市,他是第一次去你們那裡,我已經給他介紹了你,在他面前我已經誇下海口,你一定要把他接待好,做好他的嚮導,其實他不用說我也明白,說的好聽是嚮導,不好聽的就是一張免費的飯票,不過也沒什麼,既然是我的老朋友的頂頭上司來了,當然是我義不容辭的要做好的,還好,在單位上我還有這個接待簽單的權利,不用我自己掏錢,就是自己掏錢,朋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大約下午三點多鐘,一輛深紅色的上海奇瑞開進了我預定的賓館,早就在那裡等候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掛有皖B字樣,就知道是客人到了,我迎著緩緩停下的車子走去,車門開了一位頗有風度的五十多歲左右的老頭,從車上下來,我仔細打量眼前的老頭,大約1.67,頭頂已經沒有幾根毛發,帶著一小巧的銀邊眼鏡,當我得知他就是我要等的客人時,我倆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我把他領進了我開好的房間,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有了我朋友這層關係,一陣寒暄過後,才知道他叫吳總,很快我們就熟悉起來了,就像多年未見的朋友,有說不完的話題,一直聊到5點多鐘,我看看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就帶著他來到了餐廳,由服務員領進了我早就定和的包廂,本來想找些朋友過來陪酒,可吳總無論如何也不肯,說是他也不會喝酒,更怕一桌人陪他一個的場面,還不如就我們倆的好,於是我就順從了他的意思,若大的包間就我們倆坐在裡面,征得吳總的同意,退掉了一些多餘的菜,留下了六菜一煲,當然地是我們這的山珍土菜。

到了我們這沒有不喝酒的,幾杯酒下肚,吳總的話漸漸的多了,特別是服務員進來送菜,他看人的眼神,就是傻子也看的出來他是個色老頭,見此情景,我連忙湊上前去告訴他,我們這是一個開放的城市,你有什麼想法,儘管告訴我,不要客氣。

不勝酒力的他滿臉通紅,一付色迷迷的樣子,也挪了下椅子,湊到我的跟前,說他早就聽說我們這是安徽的紅燈區了,當然啦,我們這沒有什麼好的工業,完全的靠旅遊業,政府為了搞活經濟只好睜隻眼閉隻眼,幾乎是半公開的,吳總哈哈的笑了起來,說他頭髮是沒有了,看起來是老了點,可他的心還沒有老哦,今年才56周歲,我心想56還不老,呵呵,心裡想嘴巴當然不會說出來哦,也許他看出我臉上沒變化,然後謙虛的說和我們比他是老了。

酒過三旬,吳總的話更多了,臉更紅了,說話的語詞也已經失態了,我看酒是差不多了,也不勸他喝酒,倆個人在包廂裡沒大沒小、無拘無束的暢談起來。

從他的話語裡已經明顯的暴露了他此行的目的,除了一點點公事以外,另一個目的就是「女人」。

當即,我就打電話給了一個我朋友的老婆,她是一家美容廳的老闆娘,並告訴她我們房間的房號(我並不喜歡小姐,而是我的接待離不開她們,現在不管是當官的和有錢的,喝了酒,就是這事,為了工作的方便,我不得不和她們之間有一定的聯繫),吳總更顯興奮,匆匆的吃了點送上來的水果就要到房間去。

我隨他進了房間,坐了還不到十分鐘,門鈴響了,我趕緊打開門,一個年輕漂亮、濃妝豔麗的女人出現在門口,人還沒進來,一股廉價的香水味就飄進了我的鼻子,我皺了皺眉毛,對這些女人,我向來就沒有好印像,再加上這個女人濃豔的衣著,我更顯反感,不過為了吳總我還是把她迎了進來,沒想到這傢伙也很有品位,他連眼皮都沒打開,就向我擺擺手,意思就是看不中,讓我再換一個,我連忙再打電話,一共換了5個小姐,不是面相不好就是身材醜,雖然我有些惱火,但是為了不失禮節,我還是沒有表露出來,就在我無計可施的時候,那個不識時務的吳總卻說出了這樣的話,他說他是遼寧人,早就聽說江南出美女,這次出差他是專門請命的,本想尋尋乾隆爺的蹤跡,沒想到全是些粗脂俗粉,看到他一臉失望的樣子,我連忙解釋說,我們這邊的小姐,大多都是江西一帶的,我們這的江南美女都南下了,明天我陪你到我們的小鎮看看,領略一下真正的江南女子和江南風情,聽我這麼一說,原先眯著的眼睛,突然放出了異樣的光芒,緊緊握著我的手,再三的懇求我為他再找一個,只要他滿意,可以付雙倍的錢,我說這不是錢的問題,問題是我們這的年輕開放的女子都到外地坐台當雞去了,留在家裡的大多都是一些本分的和良家少婦了。

還沒等我說完,他的眼睛更大了,連聲說少婦好啊,他最喜歡少婦了,說著說著就差點下跪了,這可真為難住我了,我的腦海開始一個個的掃描,不過很快就一一放棄了,我覺得都不可能,就在無計可施的時候,突然,一個絕妙的想法出現我的大腦裡。

自從我老婆在我的教導下,有了一次換妻和3P之後,逐漸對性有了一定的見解,再不覺得那是一種任務,而是一種享受,激情過後我又有了好多的意淫的想法,比如找個嫖客操我老婆、找三到四個男人輪奸她等等,也許今天就是個大好的機會,反正吳總又不認識我老婆,主意產生後,我連忙告訴吳總,我當然不會告訴他,我要為他找的是我的老婆,而是告訴他是我的一個情人,老公長年在外地打工,她和一個兒子在家,生活不是很寬裕,平時我也是經常接濟他們,要是給錢她也許會來的,聽我怎麼一說,他仿佛看到了曙光,連叫老弟,說事辦好了不會虧待她和我的。

見他如此的誠懇,我毫不猶豫的拿起了電話,來到門外,dfjstory.com因為當著吳總的面好多話是不方便說的,開始老婆怎麼也不答應,說賓館的熟人多被人看到了不好,我說和我一塊沒有人懷疑的,再說他是蕪湖那些朋友介紹來的,是XX朋友的老總,她猶豫了一下,最後答應了,說把孩子弄睡了再來,我欣喜若狂,我的大腦充血,荷爾蒙加倍,莫名的興奮起來,不需要網上那些許多瑣碎的認證和時間,又一次看著老婆接受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的愛撫,那種蠢蠢欲動的心情只有我們同道才可以體會的出來。

當我把結果告訴吳總時,他高興的左一個兄弟右一個兄弟,完全把我當成了至交,我心想:我們不是兄弟了,馬上就成了連襟了,哈哈。

不過老婆雖然是答應了,我還是要再三的囑咐吳總,千萬不可以粗魯,不要做人家不願意的事情。

你再看他把個頭點的,像雞啄米似的,我這樣說是怕他把我老婆當成了花錢的雞,到時候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粗魯的動作會傷害她。

剛剛過了九點,老婆打來了電話,說兒子已經睡了,讓我去接她,我二話沒說騎著摩托車就到了家,老婆早已經等在那了,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就載上老婆出發了,從我家到賓館不到十五分鐘的路,我一路上和老婆說了不少好話,還介紹了吳總的情況,為了使她不要看到人家是半老的老頭而失態,雖然我知道老婆喜歡年齡比較大的男人。

上了樓,開門的當然是吳總,當我把身後的老婆推到他面前時,我發現他的眼睛開始定格了,傻呼呼的連讓我們進門都忘了,還是我拍了他一下,他才回過神來,很殷勤的把我和老婆迎進了房間,老婆在前面,他在後面緊緊的跟著,眼睛始終沒有離開老婆的屁股,說實在的,老婆最性感的就是她的下半身了,特別是今天她穿著一條白色的緊身褲,把那圓圓的屁股蛋包裹的無處不顯示她的誘惑的魅力,他一邊觀察著我老婆的身體,一邊偷偷的向我豎起了大拇指,本來我老婆在她的同齡人裡面,也顯的氣質佳,更何況在一個半老的老人面前,我老婆一米六四的個子,五十四公斤的苗條身材,再加上她一身得體的衣著,更顯得高雅大方,你說那老頭能不心動?進了門,老婆一屁股坐在床上,老頭的動作比我還快,馬上就在她的旁邊坐下了,我卻在他們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老婆想起身,卻被我用眼神制止了,剛坐定,老色鬼就色眯眯的向老婆的身體挨過去,老婆不好意思的向裡挪了挪,他又靠了過去,最後老婆被逼到了床頭,她才沒有再移了,而這時吳總的手一把攬住了老婆的腰,老婆很精靈的掙脫了吳總,離開了床,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我見不妙,吳總多喝了酒的臉更紅了,好像很尷尬的樣子,我連忙出來打了圓場,我拉著老婆的手親自把她交到了吳總的手裡,並給他們做了相互的介紹,吳總更是不失時機的重新把老婆拉到了床上,老婆順著他的力,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

那老頭開始不老實起來,一手抓著我老婆的手硬是沒有放開,另一隻手摟著老婆的腰,一張討好的臉湊到我老婆的跟前,幾乎貼在我老婆的臉上了,也許是滿嘴的酒氣,老婆皺著眉頭,把臉車向另一端,回避著他的進攻。

大概是色欲沖昏了頭腦,這個很有風度的老男人,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不雅,還以為是我的存在,才使他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好意思就犯,漸漸的露出要讓我離開的意思。

在這個情形下,我當然是應該離開了,因為在他的心裡,他找的是小姐,一個花了錢的就可以肏的雞,並不是我們所說3P。

可是,我費了這麼大的勁把老婆找來,就是為了他的錢嗎?錯!我的目的大家應該比我還明白,我就不多說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戲還是要演的,不能讓他看出蹊蹺,想到這裡,我起身告辭,預料中的他回答得很乾脆,絲毫沒有留我的意思,趕緊站起身握著我的手就把我往門外送,我心裡暗暗的罵這個不講義氣的龜孫子,眼看就到了門外,我只好把求助的眼睛投向了老婆那邊,老婆當然明白我渴望的是什麼了,於是,背著挎包也到了門外,說要和我一塊走,她一個人怕。

吳總怎麼捨得讓眼前的美人離他而去呢,一把抓住她的手,久久的不願意放開,一副討好獻媚的樣子,好像八輩子沒有見到過女人,我看了都好笑。

老婆的這番表演,恰到好處的很自然的就把我留了下來,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就關門回到房間,拍了拍吳總的肩膀,告訴他不必因為我的存在,而壞了你們的好事,你儘管放心,我看我的電視睡我的覺你們盡興的玩好了,我要是走了她也要走,你就什麼都沒的玩了。

我這樣一說,再看我老婆的態度的堅決的樣子,吳總也只好作罷了,還一個勁的說我夠朋友夠兄弟,還問我一個晚上不回家,弟妹沒關係吧,並一再的要求我打個電話回家向老婆請假,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將要被他肏屄的女人就是他的弟妹哦。

我看到老婆捂著嘴偷偷的笑,我也想笑,不過忍住了,我讓他洗個澡,我打電話回家,他說聲好,很快他就脫光了衣服。

他像所有的中年男人一樣,身上的臃腫的肥膘肉特別多,灰白色的內褲下裹著他那還不知道啥樣的雞吧,雖然沒有顯露出來,但也可以看見他縮成一團的形狀。

穿著短褲他就進了浴室,不一會而從裡面傳出了水聲和五音不全的小調聲。

我假裝用很大的聲音給家裡的「老婆」打電話,邊打老婆在旁邊偷偷地笑,我隔著衣服抓住她的乳房,輕輕的揉起來,老婆吃吃的悶笑,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老婆那厚厚的海綿胸罩包著那兩個小巧的乳房,隔著衣服摸裡一點點的肉感都沒有,我乾脆捨棄了她的乳房,朝她的性感的陰戶上摸去,別看老婆的上半身很苗條,可她的下半身卻非常的肉感,特別是她的陰戶,脫光衣服平躺著就像人們所說的小饅頭一樣,非常的性感。

我把整個手掌放在她的陰戶上,中指勾在她的兩個陰唇中間,感受海綿組織帶來的肉感,老婆大概是受了我的挑逗,撒嬌著靠在我的肩膀上。

那個性急的吳總,還沒等我們有再多的舉動,浴室裡的水聲已經停止了,我趕緊回到了沙發上,我可不願讓那傢伙看出我們是真正的夫妻,老婆也似乎領會到我的意思,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裝著很認真的看起了電視,我們剛剛坐定,那傢伙就光著上身,只用了條浴巾裹住了屁股出來了,不出意外的話,他裡面肯定什麼也沒有穿,果然,當他色迷迷的在我老婆旁邊坐下,我剛好透過黯淡的燈光,看到他滾圓碩大的睪丸和隆起的浴巾裡所凸顯出來的生殖器的陰影。

這傢伙也許真的是等不急了,人還沒坐好,手就就開始不安分起來了,很快吳總便尋找到他要觸摸的地方,隔著衣服老婆那被海綿包裹的乳房,已經完全的被吳總那龐大的手掌罩住了。

老婆那白白的臉蛋上已經浮起了淡淡的紅雲,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因為害羞。

雖然,老婆已經不只一次當著我的面和別的男人調情,可眼前這個畢竟是完全陌生,連最簡單的溝通都沒有過的,更何況還是半老的老頭,這樣的情景完全就是一個嫖客和一個妓女的交易。

老婆拼命想躲開老頭的手,眼睛不時的偷偷瞄我,聰明的吳總還以為是因為我的存在,而使眼前的女人開放不起來,於是,偷偷的想給我暗示,讓我先去洗澡,這個小小的動作,當然沒有逃過我老婆的眼睛,還沒等我反應給來,她卻搶先進了浴室,並在裡面反鎖上了,弄得我和吳總大眼瞪小眼,等反應過來後,倆個人哈哈大笑起來,不知道是笑老婆那種羞澀,還是笑她那種狼狽,總之,我們倆誰也不知道對方笑什麼,只是相互會心的笑。

老婆進了浴室,吳總雙手抱頭,成個「人」字形躺在床上,這時下體已經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偷偷的掃瞄了一下他的生殖器,他的生殖器還沒有完全勃起,我估計再大也不會大到哪去,不過這傢伙的睪丸很大,裡面一定裝滿了彈藥,老婆今天可是要廣集糧了,當我再次問起眼前的女人怎麼樣的時候,色老頭朝我豎起了大拇指,不住的讚賞的說,這樣的女人才是他最喜歡的,雖然瘦了點,但顯得苗條,非常不錯,現在這樣的良家婦女真的很難得哦,今天能讓我遇到是我的福氣哦,還說事情成了,一定好好的謝謝我這個老弟。

不一會兒,浴室就傳來了水聲,我們都知道,老婆已經脫光了衣服開始洗澡了,這下吳總開始不安分起來了,一下子坐了起來,我當然知道他想幹什麼,於是給了他一點暗示,有了我的鼓勵,這傢伙用以我們年輕人都沒有的速度,一下子就到了浴室的門口,蹲在地上,從浴室門下面的出氣空朝裡面偷看,我已經想像的出,老婆那一絲不掛的身體,已經完全暴露在他的視網膜裡,漸漸的我發現,吳總的生殖器慢慢的勃起,從浴巾的下麵不安分的抬起頭來。

我可以保證,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男人看到我老婆不興奮的,而且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我老婆修長的大腿和性感的陰部。

這時候的吳總好像是蹲累了,索性坐在地上欣賞起來,一邊欣賞還一邊撫摸起自己的生殖器,這時候他已經完全興奮了,陰莖完全勃起,我估算了一下,比我的要小三分之一,和那些沒有完全發育成熟的男孩子差不多大。

大約過了一刻鐘時間,裡面的水聲沒有了,吳總連忙整理後回到了床上,裝模做樣的看起了電視,浴室的門開了,老婆還是衣著整齊出現在我們面前,弄得我和吳總都有些失望,我偷偷的白了老婆一眼,她當然明白我的意思,淡笑一下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我知道她從內心裡不喜歡這個完全陌生的男人,何況還是個半拉子老頭,她這樣完全是為了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