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後的放縱

我叫小寧,二十歲,身高170CM,樣子很艷麗,烏黑而水汪汪的大眼睛,纖細的柳眉,小而挺直的鼻子,粉嫩嬌小的嘴巴,白晰的肌膚光滑如絲。身材也是一級的棒,34E,23,35,常常被人稱讚有天使臉孔與魔鬼身材。我選男友也蠻嚴謹的,他對我一直呵護備至,觀察了兩個多月才正式交往。

而且,這是我第一次談戀愛,我愛得極深,我的第一次也給了他,怎料,他竟然是個騙子,才得到我的第一次,第二天已經失蹤,怎也找不到他。

隔了一個多星期他才出現,然後跟我說分手,他還有點良心,也非草草分手,至少,他說了一大堆美麗的分手理由,好讓我感到多一點安慰,不太難堪。但任何人知道事情的經過,無不說他是感情騙子,更因為得了我的第一次,怕被我纏上,所以才急急撇下我,我不想相信,但事實又不由我不去相信。

於是,我真的失戀了,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卻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我任由雨點打在身上,即使哭泣也不會被人發現,走著走著,這才發現,我正走到一間便利店門口,我進內買了六瓶啤酒,然後走到冷清的公園。

我一直喝著酒,心裡想念著前度男朋友,喝過一瓶再一瓶,直至最後一瓶酒。伸手抹一抹臉,新的雨水又再灑下,迷糊我的雙眼,我撿起所有空酒瓶,丟到附近的垃圾桶,然後搖搖晃晃的,向著回家的方向走,腳步飄飄浮浮。

走到一條小街,看到三個少年站在一個屋簷下,他們其中一人長得蠻像他,當然又沒有他長得那麼高大,也沒那麼壯碩。我腦裡轟轟作響,頭痛欲裂。他們拉我到屋簷下,把我圍在他們當中,我迷糊地靠在像他的那人身上,我依稀聽到他們的話語,什麼醉醺醺,什麼該回家,正是他常對我說的話。我更分不清眼前是真的他,還是假的他,但如此相像,即使是短暫的依靠,我也捨不得離開,也許這是我期待著的美夢,就讓夢境繼續延長下去吧!

我感到他擁抱著我,感到他輕柔的吻我,我背靠著他,緊貼著他的胸膛。再舉起手圈著他頸項,仰起頭與他輾輾轉轉的互吻,我終於又擁有他了!他的手已攀到我的身上,我的身體仍然吸引他的,我也享受著他的愛撫。

他的手在冰冷的夜裡仍是這麼溫暖,我們停下了吻,我頭枕在他的肩窩裡,我知道他正低下頭欣賞我的嬌軀。我任由他扯亂我的衣服,任由他撫摸,我瞇著眼看到衣服自肩上被扯下,裙子也被拉起來了。

然後他溫柔耳語說:「你的身體很優美、很迷人。」

我對他微笑,喃喃地不斷叫喚著他的名字。而他也非常溫柔的,不斷在我耳邊跟我說著「我愛你」三個字,我真的醉了。我多麼的想再聽到他跟我說這句話,現在終於等到了,我滿心欣喜甜蜜。正在渾然忘我之時,我卻察覺到一絲不尋常。他不停在我耳邊絮絮細語,但我又感到他溫熱的吻熱情地吻著我的乳尖,不論胸前、大腿、小腹以下,都感受到他巨大的掌心與靈巧的指尖在搓揉、撫弄,我越來越感到不對頭。

我垂下頭搖著腦袋,意識好像清晰了一點。我看到自己上衣褪到腹部,雪白而圓潤堅挺的玉乳暴露在空氣之中,裙子也被拉了起來,塞在腰際,內褲褪到膝蓋,光滑嬌美的身軀無遮無掩,此刻的我,跟全裸已無分別。但最令我震驚的,是有兩個人在我身前,他們的手都在我身上不斷摸索。

一個彎著身,熱情地吻著我的乳尖,他的雙手也握著我一邊玉乳,一面啜吻,一面搓揉。另一個一隻手握著我另一邊玉乳,不停的搓揉,使我圓渾的玉乳,變成不同的形狀,而他另一隻手,則在我濃密的陰毛下,挑弄著我的陰部。而背後的那個人,他的雙手在我身上各處游移、搓捏。我感到非常恐懼,再抬頭望清楚,在我背後的人的臉孔,他根本不是我所愛的那一個他!

我再低頭看著自己赤裸的身軀,在剛才被雨水淋得濕透後,水影著街燈,發出柔和的光線,誘惑的身材本來只屬於他的,現在卻被那些陌生的手、陌生的嘴臉肆意品嚐,我頓然快感消失,從胸口湧上一陣噁心的感覺。

我猛然掙脫身後的懷抱,也顧不得整理衣服,捂著咀,逃命似地拔足狂奔。dfjstory.com可是,走不出幾步,我便仆倒地上,因為內褲絆在膝蓋,我不能邁開步伐。這時,他們三人已跑上前來,看著衣不蔽體的我,滿臉淫穢的在奸笑著。雖然我神智已然清醒,但醉意太濃,我根本無力抵抗,他們拉起我向前走,但我雙腿被褲子絆著,他們想也不想便撕破了它,然後拉我走進巷子裡。

我猜到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但沒有掙扎,也許他的決意離開,令我等同失去一切,我已一無所有,空剩軀殼,還掙扎什麼?既然三人之中,有一個長得這麼像他,能偷得一刻歡愉也是好的。因此,我任由他們繼續品嚐我嬌嫩的身軀,但是,我卻沒感到半點興奮的漣漪。我看著自己在這種地方赤身露體,看著自己不知羞恥的任由陌生人撫摸,看著自己放蕩的展開雙臂、張開雙腿,迎合他們在我身上任意挑逗。

他們有的啃咬我粉紅色的細小乳尖,有的不斷用力擠壓我柔軟而彈性的玉乳,有的吻著我的嘴,有的手指在揉捏著我陰部的小珍珠,及伸進小穴裡抽插。我漸漸察覺到生理上的快慰,呼吸愈益濃濁,他們也喜見我身體上的變化,更加賣力地使我感覺舒服。我實在抵受不住他們的猛烈攻勢,逐漸淪陷。

我越漸感到興奮,感到小珍珠被捏得又燙又漲,小穴也越來越痕癢,我的蜜汁不斷滲出,他們將蜜汁由小穴挖出來,塗滿我整個陰部。我被擠壓得變形的玉乳,乳尖上又有另一隻手不斷的扭捏、旋轉,使我的乳尖高高的翹起,另一邊那個忽而啃咬我的乳尖,忽而舌挑,忽而一口吸吮著乳尖及乳暈,大口大口的吸進他嘴巴裡,弄得噗噗作響。

我的身體非常敏感,加上我只跟前度男友做過一次,所以感覺更是陌生,我只知道很舒服,身體熱得發燙,也令我忍不住細細聲的呻吟起來。他們使我雙腿分得更開,我的陰部也感到異常熾熱,蜜汁更源源不絕,藉著蜜汁的潤滑,在小珍珠上揉捏的手指更覺順暢,不斷來回打圈。而在小穴裡抽插的手指,也忽而快速抽插,忽而緩緩進出,或在洞口挖弄。

乳尖的刺痛,玉乳的擠壓,嘴上的深吻,小珍珠的熱燙,小穴的痕癢,加上身在室上,絲絲涼風,點點細雨,陌生的人,多重刺激,高潮襲來。我想這就是高潮了。我感到小珍珠上的手指,動作忽而變得輕柔而緩慢,小穴的抽插更覺流暢,一陣酥麻的感覺從小腹傳來,漸而酥軟變得加劇。

像是一波又一波的酥浪不斷衝擊著我,我的小腹愈益收緊,蜜汁更盛,我的呻吟聲也變得更大,卻又綿綿長長,是最最勾人心神的呻吟聲。那一陣陣酥軟的感覺使我雙腿無力,身體上的所有敏感處感覺都更變敏感,我雙手緊緊抓著兩條手臂,每一陣酥軟,都使我更用力的緊緊抓著他們。

我享受著這奇妙又美妙的感覺,他們知道我的高潮正來了,定睛望著我的臉,但雙手並沒停止,繼續著他們的動作,我不行了,酥軟的感覺劇烈得厲害。我感到小穴裡像有一股熱流,我一直壓抑著那股熱流,但隨著酥軟的衝擊,我再也壓抑不了,任由那股熱流向外湧出,隨著泉水湧出,感覺更加暢快。

那只在小穴抽插的手立即抽出,但也來不及了,使泉水四周濺出,當手指抽出後,清澈的水柱向前噴射,他們看得入神,卻不斷吸氣。他們說從未真正看到過潮吹,原來這叫潮吹,他們驚訝我有這種情況。

當泉水變成水滴,我感到小穴顯得份外空洞,好想好想有東西塞進去填滿。但當我回想到剛才發生的事,心裡湧上一份羞愧的感覺,警告著我的放縱。但那空洞感覺得非常強烈,而且,他們也急不及待的在脫褲子,要再給我更深刻的快感,我竟又期待著小穴被填滿,我迷惘極了。

不過,迷惘的時間不多,我痕癢的小穴已被一支粗粗的鐵棒頂著洞口了,因為站著的位置不夠好,他們要我側身坐到停泊在巷子裡的摩托車上。我坐到車上,他們立即分開我雙腿,他們先彎身欣賞著我粉嫩的陰部,並讚美我的陰部如此緊合,跟著最像我前度男友的人便走上前來準備了。

他將壯碩的鐵棒頂在我的小穴外,另外兩人也改為把玩我的一雙玉乳,看著我的小穴被攻陷的過程。他進入得並不順利,我也感到一陣痛楚。他發覺很難進入,疑惑地問我是不是第一次,我搖頭,並說這是第二次。他同樣很是訝異,便溫柔的將壯碩慢慢向前推進,我縐著眉忍著痛楚。

他們看到我痛苦的表情,也安慰我說很快便會不痛了,也不斷繼續挑逗我,使我感到興奮,滲出更多蜜汁,我也看著他的鐵棒漸漸沒入在我的小穴裡。捱過那種痛楚,他的壯碩已深入我的小洞裡,他開始慢慢地前後移動,也慢慢地動作漸變快速,他不斷說我的小穴很緊窄,讓他好想射出來。

而我也感到一陣陣的快感,我嬌聲呻吟起來,眼睛仍看著鐵棒的進出,當他的鐵棒拉出時,因為佈滿蜜汁而閃閃發亮,我的洞口也似在忽張忽合。但我還沒興奮夠,他已射了,還好另一個立即補上,開始他的快速抽插,我呻吟著,瞇著眼享受著,但心裡那份羞恥又偷偷浮現,又再警告著我。

他小穴傳來的快感,讓我忽略那羞恥的感覺,我更張開眼望著進出之處,好使視覺與快感一同掩蓋那羞恥的感覺,我繼續享受那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我仍然未感覺到滿足,他又射了,到第三個,他把我從摩托車上拉下來,要我彎著身手扶在車上,翹起圓渾雪白的粉臀,他從後插進我的小穴裡。

這種感覺又不同於之前的感覺,但同樣帶給我強烈的興奮感覺,很是舒服。身旁二人抓著我劇烈晃動著的玉乳,或緊捏著我的乳尖,手卻沒有移動,任由我玉乳的自然晃動,從而使乳尖被拉扯,那種刺動卻又更叫我興奮。

那人一面抽插,也偶而用手打我的屁股,發出啪啪響聲,使氣氛更淫穢。但我的官能感覺卻更催奔放,那股羞恥之感更被壓到心底深處去了。這時,乳頭的拉扯,屁股被打的聲音,因蜜汁太多,抽插時的噗吱聲,及撞擊屁股聲,使我又陷入興奮的漩渦之中,小腹又再傳來收縮的感覺。

我又雙腿發顫,手緊抓著摩托車的椅子,小穴也隨著收縮,緊緊夾著鐵棒,他不斷呻吟地說好緊好緊,當他似乎要射的時候,我也忍不住要釋放了。我的小穴又再湧出一股清泉,他連忙拔出,再一次欣賞我噴射的表演。

他們三人一同擁著我,這時他們其中一人手電響了,他接聽後匆匆掛線。跟著,他要我將我電話號碼告訴他,說日後聯絡,我沒有行動也沒言語。但他們三人又在我身上不斷撫摸挑逗,不斷遊說我說方便日後再享歡愉。我本來想當作了一場夢的,但他們的撫摸令我理智不敵慾望,說出了號碼。

這時巷子外傳來交談聲,我立即拉好衣服,剛好巷子的出口兩個警察出現。兩個警察聞聲望來,我們朝他們走去,然後取出身份證給警察檢查。他倆仔細審視著我們四人,最後目光在我身上停住,我低頭看看自己,臉孔亦迅即發燙,白色的衣服被雨水濕透,近乎透明,線條盡現。而剛才我只是胡亂穿回衣服,也沒細心整理。上身還好,有內衣遮蓋,然而下身,因小褲褲被他們撕破了,透明的裙子下,清晰可見一片暗黑。

在警察倆審視的目光下,我也感到無比的羞愧,恨不得找個洞躲進去!他倆質問我們四人的關係,我們四人為免麻煩,要被帶到警察局走一趟,竟然都齊心說道彼此是朋友關係,只是一時酒醉亂性,才會衝動玩過火了。

警察倆也不疑有詐,但言語上多番刁難,尤其針對我。他倆叫那三人先走,那三人走了後又對我訓話,但他們口在訓話,目光卻在我身上,使我極不自然。我害怕他們的目光,所以低下頭去,他們似乎也看出我還有羞恥之心,於是也叫我盡早回家,我腦海仍是昏昏沉沉的,步履也是蹎蹎躓躓的。

他倆又走上前來,拉我走進巷子,他們質問我是否只是酒醉和曾否吸毒,我當然否認吸毒,但他們卻並不相信,並以懷疑有收藏毒品為由要搜身,他倆都是男警,我驚愕的雙手護胸,他們說如果我介意由他倆搜身,可帶我回警察局交由女警處理。我欲答應,但想到自己如今的衣著,只好打消念頭,這樣子被帶回警察局,我可真再沒有顏面做人了,我想到,剛才既然也已荒唐過,現在只是給兩個警察搜身,相對來說,只是微不足道,便由他們搜身好了。他倆由上身摸到下身,十分仔細。

而且,也沒有避開我身體上的重要部位。他們在我胸部不斷撫摸著,摸了好一陣子,也偷偷捏弄我的乳頭,又有摸我的臀部,及陰毛。搜身過後,他倆要我翻開衣服,要再仔細檢查衣服裡有否藏毒。我略過一絲遲疑。他倆見我沒有反應,作勢要帶我回警察局。

我立即按照他們吩咐,拉下衣服,翻開內衣,他們再仔細檢查我的內衣。我卻看到他們的視線,根本並不是在檢查內衣,而是我姣美的玉乳。他們在檢查乳罩時,不時以手背按壓我的玉乳,又輕掃我小如紅豆的乳頭。敏感的我,乳頭已不由控制,尖尖的高高翹起,似是呼喚別人吸啜它一樣。那兩個警察看得口水也快要流出來了,他們檢查過乳罩後,也沒拉好,任由我一雙高聳傲人的雙峰,繼續暴露在燈光之下,映著昏黃的燈光。

我又不敢輕舉妄動,怎知他們會否來回檢查,所以繼續坦露著雙乳。這時,他們拉起我的裙子,審視了一會我的黝黑叢林後,便伸出了手。他們說要檢查一下我的陰道有否藏毒,要我坐上摩托車上張開雙腿。我當然知道這兩個警察色心起了,但我又能怎樣,總不成被帶回警察局。

於是,我聽從他們,坐到摩托車上張開雙腿,我只能羞愧的低著頭。但是他們卻不准我低著頭,他們要我睜開眼,好好看著他們的檢查。並說我剛才與人玩樂的行為都如此大膽,現在何必故作害羞。

我辯解說是喝多了,誤會了其中一人是自己的舊情人,但他們卻說,這不也一樣,在公眾場所與三人胡混,也不知做過什麼,還沒穿內褲。我頓時語塞,他們也不多說,其中一人摸上我的小珍珠,輕佻地揉捏,另一個則伸出兩隻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裡,而他插進後,露出一臉淫笑。

他說想不到我的陰道仍這麼緊窄,並在小洞內抽插,挖來挖去。之後他倆互換,本來揉捏小珍珠的改為「檢查」我的陰道。我本是十分羞愧,也討厭他們身為警務人員,也做出如此下流的事。但在他們的逗弄之下,不知怎的,明明討厭,我又感覺到興奮的感覺。

我的蜜汁又再滲出,他倆感受到我的身體變化,也變得更加大膽,兩人的另一只手,也伸到我胸前,搓揉我的玉乳,捏弄我的乳尖。我看著兩個警察在把弄我的身體,興奮的感覺更加濃烈,呼吸也變急促,我從來也沒想過自己的身體是如此地敏感,也如此喜歡被人挑逗的樂趣。

不多久,我又感到那種酥麻的感覺,我又發出細長的呻吟,盡情享受。一陣又一陣的酥軟,最後又再噴灑出溫熱的泉水,他倆又是一臉驚訝。這時候,其中一個似乎忍受不了,突然解開皮帶,褪下褲子拉出鐵棒,跟著一下子就插進我的小穴裡,我「啊」了一聲,他便開始抽插起來。

他同樣不斷說著我的小洞夾得他很緊,才不到數十秒,他便一洩如注。我想我已經一臉春意,而且還很渴求不滿般,因為另一個警察說道:「你怎麼這麼差勁,你看這小妮子,仍一臉春意,都沒有吃得飽。」

然後,他也立即拔出鐵棒,插進我的小穴裡去,他也不免重覆那句話,說我小穴又緊又熱,但他持久力蠻不錯,讓我感到滿足才射出完事。當他完事後,立即穿好褲子,另外那個見他穿好褲子,就立即拉他走,他們走出幾步,也回頭看看我,之後便頭也不回的步出巷子離去了。

他們也許害怕有人發現吧,走得這麼匆忙,也沒有理會我,做完就走。我低頭看著小穴滲出乳白色的液體,再一滴又一滴的滴到地上。想不到以往我一直守身如玉,不多久前才付出了第一次,不到半個月,就幾小時之內,就被五個不同的男人插過,還在裡面射出他們的精液。

還好,自從有過第一次後,已開始服食避孕藥,但服食了還不到一個月,明早也要買事後避孕藥吃了,我可不想如此年輕,就懷有不知誰人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