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淡藍色之戀

如果不是巴里島的那一片無雲的藍天,潔白如絲段的沙灘,我和她,應該就不會有開始,她是我這輩子無法忘記的女人,也是我第一次和已婚的女人發生婚外情…

那一年我剛退伍,踏入傳播圈,她是我們節目部的經理,我都叫她薇琪姐,她有著一雙深遂而明亮的雙眸,搭著長長彎翹的睫毛,高挺秀氣的鼻子,配上一口潔白的牙齒,笑起來還有淡淡的酒窩,漂亮的外型帶有學生般清新的氣質,美艷中流露一種不可侵犯的高貴,令很多男人都想一親芳澤,卻又不敢放肆,再加上身材高挑,身高168cm,有著一副33C、24、34的魔鬼身材,許多攝影師及導播每次看到她總是流露出一副色咪咪的表情,口水都快流到地上,薇琪姐是大家公認的性感女神,也是大家私底下公開意淫的夢中情人,而她似乎也感受到好色男人的眼光,所以總是對他們保持一副不易親近的距離,讓他們是看的到卻吃不到,心癢難耐卻無可奈何。

由於我是這行的新人,大部分的時間,都忙著學習一些製作節目的基本工作流程,以及處理公司一堆大大小小的行政瑣事,有時候會陪她去各電視台提案比稿,順便開開眼界。

當時在我的觀念裡面,因為她大我幾歲,又是已婚的身份,我一直是把她當作大姊看待,而她也一直把我當作小弟般照顧。也可能是因為當時單純的我一直把她當作大姊,沒什麼心眼,所以她對我也不像一般男生一樣有戒心防備,因此公司不論有大小提案或應酬,她都會帶我去,有時候碰到要喝酒的場合,她就把我推上火線,替她擋酒,如果遇到電視台一些想吃豆腐的老男人,她也都會很技巧性的推開,然後跟我使個眼色,我就會假裝提醒她說公司還有會要開,然後趕快逃離那人性墮落的現場,可能就因為這一層默契,所以漸漸的我和薇琪姐就無話不聊,彼此也越來越熟捻。

那時候,我初戀七年的女友,因為她到紐約唸書而分手,所以在感情上是呈現空窗期,再加上工作剛起步,小助理的我,每天都忙到三更半夜,睡覺都來不及了,實在無心談戀愛,雖然傳播圈有許多辣妹,但是哪有空約會,薇琪姐也常常鼓勵我去交個女朋友,而且知道我一個人住外面,常常從家裡帶東西給我吃,當時我們節目企劃部人不多,大家感情都很好,只要週末不錄像,就會約出去玩,情同兄弟姊妹一般,甚至有些時候下午老闆不在,就會買一些小餅乾,在辦公室喝起了下午茶,討論各種節目、電影、音樂等等…。真的是一段非常愜意而充實的歲月,只是沒想到命運的安排卻是如此捉弄人,當時得我不知道在人生中,會遇到這樣一段無法磨滅的記憶…。

還記得那一年台北的夏天似乎特別的燥熱……。

公司接了一個旅遊節目的項目,要介紹各國的旅遊名勝,主持人是曾經鬧過誹聞的一位中姐(為保護當事人的隱私,不便公開),由於暑假即將來臨,因此贊助旅行社的要求,第一集就介紹熱門的旅遊景點-巴里島,當時我們老闆人很好,就想說趁這個機會,辦理公司旅遊,由我跟薇琪姐帶著攝影組先行出發,把節目先拍完,然後其它人幾天後再去跟我們會合。故事就是這樣發生了…

由於我從來沒有出國拍過外景,在飛機從跑道上的起飛剎那,dfjstory.com我的心情既緊張又興奮,忐忑不安,深怕工作應付不來,幾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美麗的巴里島機場,步出機場的那一刻,兩旁一排排的椰子樹聳入雲霄,映入眼簾,伴隨著微風徐徐吹來的,是南太平洋島國特有的熏香與溫柔,去過的人都知道,巴里島的美,是一種娟秀細緻的小家碧玉,流露出原始的淡淡嬌羞,好一個人間的香格里拉!

由於工作的行程很趕,當地導遊接到我們之後,馬上展開拍攝的行程,首先拍的第一站是巴里島相當有名的海神廟(TanahLot),這個廟是十六世紀時期,由來自爪哇的高僧從巴里島的西岸南下到這邊所建,被這裡的海中巨石的奇觀為之驚艷,認定這裡一定有神靈的現象,所以協同當地村民的力量共同建立這間海神廟。在海中宛如船隻,是巴里島的六大寺廟之一,據說巨石下的洞穴是神化身為黑海蛇時棲身處。在拜訪寺廟時,只能由寺廟的左側門進入,右側門出進入寺廟要繫上腰帶,不要穿有露出手臂或腿的衣服。寺廟若是有祭典時,要穿長袖,沙龍等正式服裝!!還好薇琪姐經驗豐富,指揮若定,早就想好了分鏡,因此我們在日落前就拍完要的畫面,結束第一天的工作,返回飯店,由於是旅行社贊助,我們住在一間很棒的飯店,叫做GRANDBALI BEACH,可惜由於在國內是一大早就集合出發,再加上舟車勞頓,所以吃完飯,稍微討論一下隔天的流程後,大夥兒就各自回房睡覺,我跟攝影組一間房,薇琪姐陪主持人一間,為隔天的工作養精蓄銳!

第二天,安排的拍攝的行程是前往桑基,參觀棲息著成群百隻猴群及大蝙蝠的巴拉樹大森林-聖猴公園,那裡的猴子非常頑皮凶狠,會搶遊客的食物,天氣非常的炎熱,拍不到一下子,就汗流浹背,主持人跟薇琪姐都換上細肩帶的小可愛,鵝黃色的小可愛似乎包不住薇琪姐玲瓏有致的身軀,魔鬼般的身材呼之欲出,主持人已經夠辣了,沒想到她比主持人更火辣,看的攝影組是鼻血直流,慾火難耐,猛喝椰子水降火,我在一旁看的是又好氣又好笑,所以天氣再熱,機器再重,攝影組都不以為苦,也不會不耐煩,拍攝行程非常順利,再加上大家都是年輕人,一路上有說有笑,一點都不像在工作,非常的輕鬆愉快,很快就結束了第二天的行程!

拍攝的最後一天,是前往丹巴西林遙眺山光明媚風景怡人的總統夏宮。接著前往聖泉廟參觀,隨後外景車前往著名的天堂鳥園,園區內有印度尼西亞難得一見的國寶級鳥類-天堂鳥,也許是眼前美麗的事物感動著我,令我不禁在想,上帝給了我們每個人一輩子的生命,有的生命選擇追逐榮華富貴,功成名就,而有的生命卻在海角的一隅,綻放出靜謐的光芒,而我這個擦身駐足的過客,又能留下些什麼鴻爪雪泥嗎?生命中有些時刻,你總想跟某人分享,卻常常事與願違,想起遠在紐約分手的女友,心中不禁有一些些黯然,薇琪切絲乎察覺我有一絲絲異狀,投給我一個關心的眼神,為了不影響大夥兒工作的情緒,我收拾複雜的情緒,回給她一個微笑。

由於是拍攝的最後一天,隔天主持人還有其它的通告,晚上就要搭機先行回台灣,所以收工後,我們就去飯店附近的一家海邊餐廳,吃了一頓海鮮大餐,每個人點了一隻好大的鹽烤龍蝦,還有清蒸螃蟹,還有一大堆美食,叫了一大箱冰啤酒,巴里島的海產新鮮又便宜,好吃的沒話說,大家又是划拳又是唱歌,慶祝拍攝順利,隨後攝影組先行送主持人去機場趕飛機,而且攝影組長想趁隔天老闆來之前,帶助理們去洗泰國浴,所以故意留下我跟薇琪姐,還使個眼色叫我不要等他們了,也許是心情的關係,我自認平常酒量還不錯,沒想到才三杯黃湯下肚,竟然有一點點微醺,薇琪姐看我有一點點醉,就把帳結了,我們就沿著沙灘散步回飯店………

島國的海風輕輕的吹著,我因為心中有心事,一路上沉默不語,看著夜空中萬點繁星,想著遠在紐約的女友,思念的喟歎由然而起,高掛在天空的月娘呀!可不可以告訴我,在水一方的伊人,是否一切無恙,可不可以幫我告訴她,雖然孤單,雖然寂寞,我依然信守我的承諾,努力在打拼工作,我在這裡是如此的思念她,總希望在未來會再重逢…………

薇琪姐彷彿猜出我的心事,就這樣默默地陪著我,回到飯店之後,她擔心我一個人在房間沒人照顧,就叫我先到她房間休息,等其它人回來再回去,我想想也好,不然一個人在房間也蠻無聊的,進了房間之後,薇琪姐先幫我泡了一杯熱茶,然後她就去洗澡了。

這是我第一次跟薇琪姐獨處在一個房間,也是退伍之後第一次進女孩子的房間,房間裡有一股女孩子淡淡的幽香,衣服整整齊齊的折好放在一旁,看得出來主人的有條不紊的一面,沒多久,薇琪姐就洗好了,她走出浴室的時候,不知怎麼了,我的心口突然砰砰的跳了起來,因為大家公認的性感女神-薇琪姐,只穿了一件睡袍,曼妙的身材若隱若現,雖然她裡面還有穿著內衣,但是令人無法抵抗的噴火身材,還是讓我不知視線往那裡放!還好房間的燈不是太亮,否則她一定會發現我漲紅不知所措的臉,薇琪姐輕柔的在我身旁沙發坐下,問我是否好一點,她白皙玉脂般的小腿,讓我忍不住偷看兩眼,心神不寧,她問我是不是在想過去的那段感情,勸我說要提得起放得下,不要像她,明明不適合,卻無力反抗,沒有勇氣去掙脫,我聽了嚇一跳,因為薇琪姐很少提她的私事,我也從不會問,她打開冰箱拿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後,緩緩的說,她因為無法生育,再加上丈夫是獨生子,因此傳統的公婆因為抱孫心切,給她很大的壓力,甚至想幫丈夫討小老婆,雖然她受的是高等教育,也想做一個賢妻良母,但是這種事令她非常的挫折,卻無能為力,每次在行房的時候,丈夫都只想到生小孩這件事,讓她覺得自己像一條等待配種的母豬,只是生育的工具,當做愛已沒有愛時,那又算什麼呢?說到這裡她輕輕的哭了起來,一旁的我頓時手足無措,不知怎麼辦,奇怪,明明剛剛心情低落的是我,需要安慰的是我,怎麼一下子變成這樣的發展,雖然在那一剎那之間,我很想把她擁入懷中,但是道德跟理智使我不敢造次,我只好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說了一些一切都會雨過天晴的屁話,然而她身上淡淡的髮香,使我衝動得很想吻她,為了掩飾內心的澎派洶湧,我叫她早一點睡了,不要胡思亂想,因為隔天下午老闆就會率領公司其它人抵達,我可不想有任何意外發生,眼前這位人人眼中堅強幹練的女子,卻藏有這樣一顆脆弱的心,當我把她勸上床睡覺,正想悄悄離開時,她說她全身酸痛,問我可不可以幫她按摩,我內心的掙扎,像是滾沸的水,彷彿知道我如果留下,一定會有事情發生,如果離開,這樣的機會此生都不會再有,因此我選擇了留下來幫她按摩…。

因為在學校是中醫社的,所以對於簡單的穴道按摩還稍有研究,我就請薇琪姐趴著,輕輕的幫她按了起來,我先從頭頂的百會穴幫她放鬆,然後是脖子,一直到背部的膏肓穴,腳底的湧泉穴,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薇琪姐她柔軟的身體,心中一直砰砰的跳,然而以前師傅說,幫人按摩是不可以有雜念遐想,否則對方身上的濁氣,會回流到身上,因此我吸了一口氣,甩甩頭屏除內心的淫念,此刻的房間,似乎特別的安靜,只有我和薇琪姐的呼吸,大慨是半個小時之後,我請她翻面,不翻還好,一翻我原本稍為冷靜的血氣,又一股的衝上腦門,薇琪姐柔美的雙峰,跟我距離不到30公分,這一會兒,更難控制的慾念,像毒蛇般的直竄心底,噬咬著薄弱的理智,心底的防線即將潰堤,我強押心中的慾念,繼續幫她按摩,因為薇琪姐的鼻子不太好,所以我就幫她按迎香穴及周圍的幾個穴道,薇琪姐從頭到尾都是闔上眼睛的,這也是我第一次這麼近地看著她細緻的五官,說不想親她是騙人的,好幾次衝動地想當一個獸性的色狼,在她鮮紅的朱唇蓋上一個印記,但又害怕後果不堪設想,只好謹慎地維持著空氣中這份不明的曖昧,當我腦海中的理智和慾念還在掙扎的時候,電光火時的片刻,薇琪姐突然抱緊了我,湊上她溫潤的唇,吻起了我,我僅存的一絲絲理智,片刻被瓦解的蕩然無存,兩顆寂寞的心藉著舌頭傳遞彼此的體溫,我游移的手輕輕地姐開薇琪姐的睡袍,探進她白色的胸罩裡面,她沒有抗拒,反而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解開我褲襠的拉煉,並且褪去她身上的睡袍,一個宛若女神維那斯的玉體,就這樣橫陳在我眼前,我像一隻發狂的野獸,拚命的吻遍她全身的每一吋肌膚,薇琪姐身上僅剩下那一套淡藍色的內衣褲,想防衛主人最後的貞操,奈何今晚的騎士,已經抱定一定要攻城略地,方肯罷休……

我像臣子般地跪在床沿,輕輕的吻著她的耳朵,右手慢慢的撫摸她光滑的大腿,左手柔柔地滑過她的脖子、她的鎖骨,往聖母峰前進,我親吻她的肚臍,親吻她光滑沒有絲毫贅肉的小腹,順著大腿內側往下親,我細細地親吻她如玉蔥般的腳指,薇琪姐輕輕的哼了一聲,我像爪子般的雙手尋找著解開內衣的入口,除掉內衣的束縛,兩顆鮮美的水蜜桃映入眼簾………

各位知道嗎?如果那種只會出現在你潛意識性幻想中的景象,突然之間,就這麼活色生香地出現在現實生活中,我覺得如果我有高血壓或心臟病,應該會暴斃而死,而當時我的心跳每分鐘絕對不只兩百………

我輕輕的吻著她的蓓蕾,時而噬咬,時而柔含,而我的右手也輕輕地往最神秘的殿堂匍伏前進,我用中指輕輕劃開聖殿左右的兩道門,直探聖殿的祭壇中樞-粉粉柔柔的陰蒂,此時,薇琪姐的嬌軀稍微震動了一下,雙腿本能般地夾緊,使我無法再越雷池一步,眼看她的理智就要恢復,如果就這樣鳴金收兵,那褲襠裡千萬大軍恐怕再也不會為我拚命了,於是我以退為進,輕輕地將薇琪姐翻過身去,輕輕吻著她烏黑柔順的頭髮,輕咬著她的纖巧的耳朵,順著她柔美無暇的背脊輕輕地蓋著屬於我的印記,一直到那性感的股溝,我見機不可失,就在薇琪姐還來不及反應時,順勢褪掉她僅存的淡藍色的蕾絲小內褲,我的心跳簡直要停了,人間的極品美玉,就這樣出現在你眼前,像初春般、淡淡的粉色陰蒂,我忍不住用舌尖,輕輕地舔了一下,是一股宛若處子般的清香,撲鼻而來,完全沒有任何刺鼻的腥味,此刻,我真的可以瞭解古人所言「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是真的一點都不假呀!

至此,攻城達陣只是早晚的事,剎那之間,天上彷彿有一道閃電打入我渾沌的腦海中,我突然很冷靜想到,如果我像個毛頭小子,只想提槍快跑衝刺,恐怕不用三分鐘,就得下台一鞠躬,如果,把眼前這位性感女神服侍的無微不至,令她銷魂難忘,也許以後,還是會有這種溫柔的繾綣,所以我決定學A片中的一些招式,我輕輕的抱起眼前已是小女人的薇琪姐,到浴室讓她扶著牆壁,雙腿打開,我關上所有的燈,裝好一杯冷水,一杯熱水,對著她神秘的菊花玩起了冰火九重天,也許是從沒有人這樣玩她,剛開始,她還有一些嬌羞的矜持,覺得很不好意思,沒想到,不到3分鐘,她突然有了一種快感,拚命地扭動她渾圓的雙臀,主動地要我不要停,我利用舌尖,時而輕啄菊花穴,時而直探桃花源,一直到我的性感女神分泌出源源不停的花蜜,我見她的心防至此已完全瓦解,所以把她抱回床上,從頭到腳慢慢地親吻,當我再次含住聖母峰上的櫻桃,另一隻手輕輕地再探桃花源時,只感覺到薇琪姐,全身微微地顫抖著,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抵抗,這時我已不動聲色地取出我的金剛棒,用金剛棒的前緣,在花蕊的外圍來回地輕撩撥弄,我輕輕地問她:「我可以進去嗎?」,薇琪姐羞紅地別過臉去,然後點點頭,此時不沖待何時!薇琪姐就這樣輕輕地帶著我進入了她的體內,憋了很久的子弟兵,似乎已完全失控,每個都想衝出精關,直接達陣,整個快感直衝腦門,這時我用僅剩的理智,做最後持久戰的掙扎,我把薇琪姐的的雙腿掛在我的肩膀上,用腹部跟腰力作最後的衝刺,然而,薇琪姐的蜜穴非常的緊實又柔軟,再加上她隱忍不敢大叫的呻吟聲,也許各位鋼鐵般的兄弟們做得到持久戰,但是,小弟實在不才,不到十分鐘救兵敗如山倒,棄械投降,躺在薇琪姐柔美的乳房上喘著,她安慰我說沒關係,我知道她還沒到高潮,突然覺得有一點對不起她,但是我已力不從心,沒多久,我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等到我們兩個都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快五點。

為避免攝影組嚼舌根,我趕緊飛奔回房,沒想到,攝影組他們徹夜未歸,我才鬆了一口氣,一直睡到快中午,老闆他們抵達巴里島之後,我們才醒過來,當我下樓見到薇琪姐的時候,她害羞的對我笑了一下,而我也不知如何處理這種窘況,只好對她報以微笑,一種秘密戀愛的甜蜜,在心頭泛起了一種奇妙的漣漪,中午老闆到了以後,就問一下拍攝的狀況,聽到一切都順利,就非常的開心,這時候,他突然跟薇琪姐說:「小諭(企劃部的另一個同事),臨時生病不能來了,所以晚上你可能要自己睡一間」,周圍的攝影組馬上說,「薇琪姐我跟你睡,我可以保護你」,薇琪姐馬上回他一句:「有,我房間唯一的空位就是-門板的上面,缺兩尊門神!」我聽了之後,暗自竊喜,正在打鬼主意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一道目光投向我的臉上,我一抬頭,就看到薇琪姐對著我露出一抹俏皮的笑,我彷彿做壞事被捉到的小孩,心中的壞心眼全被看穿,吐一吐舌頭,避開她的眼光,跟其它一起到來的同事哈拉打屁!餐後安排前往烏布繪畫博物館,欣賞這烏布藝術家的風格及畫作中體會他們內心世界及思緒,然後安排DPS仿古車遊覽市區的景色,而特有峇裡島建築結構,及市區商業氣息,令人瀏漣忘返,晚上去導遊帶我們去看了一場有一點爛的人妖秀,然後就回飯店休息。

一回到飯店後,我就藉故裝累,不跟同事們去逛街,用分機打了電話給薇琪姐,約她去飯店的游泳池游泳,她說好,於是我就穿著衣服及裝備去找她,敲了她的房門,聽到請進後,我就闖進去了,一看房間沒人,只有嘩啦啦的水聲,薇琪姐正在洗澡,我馬上把大門反鎖,一個箭步就衝進浴室,薇琪姐大概沒料到我會這麼作,所以她沒將浴室門反鎖,當她看到我時,嚇了一跳,叫了一聲,本能地拿起毛巾遮住重點部位,然後罵我色狼,一面罵一面打,拚命要把我往門外推,但是又不是很用力,我是有點好笑又好氣,就耍起嘴皮說:「都已經看過了,那麼熟了,再遮也沒有用了」她啐了我一口,還來不及反應時,我發動突襲,直接把她環腰抱起,就往房間床上丟,說:「昨晚臣妾未能讓皇上龍心大悅,今日特來請罪!」說完就往她身上撲過去,她一邊笑一邊躲給我追,「皇上恕你無罪,快快退朝」看著她光著身子跑來跑去,滿室無邊的春色,春光乍現,乾隆皇的後宮也未必有如此佳人,如此的春色吧!能見此等春色,我此生足矣!

就這樣,我們又再度纏綿了一整晚,由於我是抱著補償的心態而來,用盡了各種書上、影片中的招式-「九淺一深」、「老漢推車」…。等等,真的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力到用時方知老」帶著她達到兩次高潮後,我已經完全成為一隻軟腳蝦,我們就像一對小情侶,想擁而睡!等到快天亮時,我才溜回房裡…。而在巴里島得那幾天,彷彿是我們的小蜜月,我們瘋狂的纏綿,瘋狂的愛戀,連老闆都快察覺我們似乎有一點點太好了而幾天短暫的快樂時光,總是快速飛逝卻無法抓住,當飛機再度要起飛的時候,我們絲乎也感受到,我們之間也必須畫上一個標點符號了,也許是逗點,也許是句點,也許是留下一個永遠的驚歎號!而未來,誰又能知道呢?

回到台灣之後,由於怕傳統的壓力,我們很少約出去,漸漸地,我也不希望背負破壞別人家庭的罪名,畢竟我的事業才剛要起步,一年後,我轉往其它公司做大型的綜藝節目,比以前更忙,我和薇琪姐也越來越難湊出時間見面,後來,聽說,因為醫生說,壓力太大也可能是造成不孕的原因,為了治療不孕症她和丈夫就搬去中部谷關的山區,從此,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

只是,每一次到碧藍的海邊,看到潔白如絲段的沙灘,我就會想起南國獨特熏香的風,想起薇琪姐,想起那一段淡藍色之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