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靜

她感覺到身體低下有什麼東西在觸碰自己——當她微微低下頭一看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竟然是蘇珊娜的那對修長的美腿,黑色的絲襪穿在她的腳上,讓她那豐腴的腳掌顯露無疑,而那腳趾現在正靠在自己的小腿上,一點一點的上移——她什麼也沒有說。

楊靜在一邊似乎說著什麼,但是她已經完全沒有注意聽呢,只注意到那只腳掌不斷的在自己小腿上輕輕移動,摩擦,上面穿著的黑色絲襪與自己的肌膚互相擠壓摩擦,帶來淡淡的瘙癢,然後一路上滑到大腿內側,最後一直頂到她的陰戶。

她偷偷轉過頭去看向楊靜——發現她似乎什麼也沒有注意,正在扭頭跟著蘇珊娜說話。於是她一方面有些愧疚,另外一方面又有些難得的興奮感。

「哦,抱歉,我去上個廁所。」楊靜突然這樣說道,起身離席。

在她走了之後,房間中只留下了兩個美豔的女人互相對視,一種曖昧的氣氛似乎在空氣中蕩漾起來。蘇珊娜微微一笑,紅豔豔的嘴唇微微張開,似乎是在渴望著被什麼填滿。

凱薩琳覺得自己的下體開始濕潤起來了,她真想將自己的小屄塞到面前這個女人的嘴中,讓她幫自己舔弄,吸允,用那鮮紅的舌頭在自己的唇瓣之中不斷撥弄,她想那種滋味一定是和楊靜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美妙。

她伸手抓住那只依然在自己的私處不斷磨弄的腳掌,手指在那腳底板上面一下一下的劃著圈而,蘇珊娜微微張開紅唇,帶著迷離的神情發出了一聲呻吟,凱瑟琳只覺得自己再難以按捺住內心蓬勃的欲望。

「你在勾引我。」她看向面前這個美麗的婦人說道。

「可是,你也沒有拒絕,不是麼?」一邊這樣說著,蘇珊娜依然一邊在用自己的腳掌輕輕的在凱薩琳大腿內側不斷撥弄,凱薩琳的呼吸不由的粗重起來——但是她強忍著,楊靜還在屋子裡面,她準備到時候把這欲望發洩到楊靜的身上。

「哦,抱歉,我國內的朋友們也為我慶祝了生日,我。」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楊靜回來之後卻如此說道。

「沒什麼,楊,放心去吧。」凱薩琳微笑道,覺得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放心吧,我今晚一定會回來的——只是可能晚點。」楊靜最後如此說道。

在她出門之後,凱薩琳就忍不住撲到了蘇珊娜的身上——這個美妙的尤物有著一副傲人的身材,她的右手伸入到胯部——發現那裡面過什麼都沒穿,強烈的興奮已經讓那裡變得濕潤起來了,她不由笑道:「你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儘管實際上她自己也是如此,被內褲包裹著的小屄已經變得又濕又熱又瘙癢,而她的另外一隻手則撫摸揉捏著對方的乳房——這是她摸過的最大最柔軟的乳房,她愛不釋手的揉捏著,俯身在上面,不斷啜吸舔弄,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濕濕的痕跡,讓蘇珊娜忍不住發出一聲聲誘人的呻吟聲。

兩個美麗而性感的女人同時按捺不住,開始不斷揉捏對方的乳房,擁抱著對方的腰臀,互相深深的親吻著,舌頭攪弄在一起,品味著對方的芳唇,凱薩琳不斷磨動著自己的身體,原本為了楊靜而準備的連衣長裙單薄無比,而對方同樣穿著這種長裙,讓兩人的胸部即便隔著衣物依然能夠體會到對方乳房的滋味,凱瑟琳的右腿插入對方的兩腿之間,她的胯部夾著對方的左腿,而蘇珊娜的胯部則因此而夾著她的右腿,兩人修長的大腿就這樣糾纏在一起,互相磨動。

兩個同樣被欲火燃燒的美麗女人好像蛇一樣糾纏在一起,互相撫弄著對方的乳房,臀部和陰部,凱薩琳脫下自己的內褲,將自己的裙擺掀起,讓自己那已經不斷分泌出淫靡汁液的私處毫無遮擋的暴露在蘇珊娜的面前,蘇珊娜也同樣將自己的裙擺掀起,露出那已經完全濕透的,不斷微微開闔的兩瓣大陰唇,凱薩琳趴在對方的身上,俯身在對方的胯部,不斷的吸允著對方分泌出的淫液,輕咬著這兩瓣陰唇,然後將舌頭伸入進去,不斷舔弄,在內部不斷翻滾攪拌。

整個房間裡面,只有兩個女性低低的呻吟聲不斷傳出。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卻「哢」的一聲,打開了。

「你們,你們在做什麼?!!」楊靜睜大了眼睛大叫道。

凱薩琳渾身一震,原本正沉浸在性愛快感之中的她不由自主停下,楊靜看著面前的這兩個美妙的尤物,她們的身體糾纏在一起,互相俯首在對方胯間,只有一件單薄的連衣裙穿在身上,將自己的大胸部和陰戶完全袒露出來,她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想要將自己的淫液和尿液灑滿這兩個美麗女性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和頭髮,只覺得自己的下體已經濕潤到了極點,雙腿止不住的想要摩擦,但是卻被她硬生生止住,更在表面上做出了一副生氣的模樣。

「哦,抱歉,楊,對不起。」凱薩琳仰起頭看向楊靜,忍不住張口結舌的說道。一時之間,驚慌無比,根本不知道作何反應,想要起身,但是蘇珊娜那豐滿而柔軟的身體又是如此迷人,讓她難以離去。

「哦,好吧,蘇珊娜確實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女性,尤其今晚打扮的如此性感,就連我也覺得心動,然而無論如何,凱薩琳,你終究還是出軌了。還有蘇珊娜,你也是,凱薩琳如此美麗動人,我可以理解你的行為,但是無論如何,你終究是勾引了我的女朋友。」

她深呼出一口氣:「然而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並不想讓我的生日弄的一團糟,我想過一個快樂的生日,所以你們必須對我做出補償。從現在開始,你們兩個就要成為我的性奴,我的母狗,無論我命令你們做什麼,你們都要聽從,你們能夠做到嗎?」

凱薩琳不由微微有些猶豫,但是在她的身下,蘇珊娜飛快的答道:「我願意。」於是她不由自主的也隨之說道:「好,我答應你。」

楊靜的面上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她已經開始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這兩位性感美女的侍奉呢。

「那麼首先,作為母狗,你們給我爬著過來,解開你們主人的衣服與褲子,好好承接你們主人的賞賜。」

就在凱薩琳還在猶豫的時候,蘇珊娜已經四肢著地的向著楊靜爬起,於是她也隨之行動——無論怎麼說,楊靜都是她的女朋友,其他的女人都這樣做呢,沒道理她做不到。

她們解開了她的褲帶,讓她那已經濕噠噠的陰戶同樣完全暴露出來,然後就在凱薩琳的眼前,橙黃的尿液伴隨著尿騷味灑落出來,她立刻就想要躲閃,結果卻被楊靜一把抓著她的頭髮:「看看你旁邊的同伴,那才是你應有的姿態,不准躲!」

凱薩琳偷眼向旁邊瞧去,驚訝的發現蘇珊娜閉著眼睛,確實沒有躲閃,任由這一泡尿液灑遍她的頭髮,身體,把衣裳打濕,散發出淡淡的尿騷味,在這種情況下,她也只好閉著眼睛,任由楊靜把這一泡尿液灑遍她的全身——在次之前,楊靜也曾經試圖跟她這麼玩過。但是每一次都被她拒絕了。

楊靜興奮的搖晃自己的下體,讓自己射出的尿液灑遍這兩位金髮尤物的每一寸身軀,然後呻吟著說道:「你們做的很好,兩條母狗,現在,把你們的主人身上的衣服脫下,好好侍奉你們的主人。」

凱薩琳和蘇珊娜將楊靜身上的衣服脫下,然後舔食著她的陰戶,蓬鬆的金髮和珀金色的頭髮微微抖動,兩人的一邊面頰緊貼著楊靜的胯部,一邊緊貼著對方,舌頭在空中碰觸在一起,然後舔舐著楊靜的兩瓣陰唇,強烈的心理上的刺激讓楊靜所感受到的每一點刺激和快感都被極大的強化,她呻吟著,感受著兩個美豔的女人舔舐著自己的唇瓣,那小小的舌尖刺入自己的陰道之中,撥動自己的花蒂,快感源源不斷的傳來,終於讓她發出了愉悅的叫聲,大量的淫液從蜜道之中噴射而出,濺在這兩個美豔女人的身上。

楊靜和凱薩琳,蘇珊娜一起躺在浴缸之中,小小的浴缸之中躺了三個人,無疑顯得非常狹隘,但是她們並不在乎——這種情況下,三個人的肌膚,乳房和臀部互相擠壓著,反而更加舒適,合了她們的意。楊靜一會兒親親蘇珊娜的紅唇,一會兒親親蘇珊娜的芳唇,她的兩隻手一隻手摸著蘇珊娜飽滿碩大的乳房,另外一隻手則在凱薩琳緊致有彈性的臀部上揉捏,她的手指伸入這股縫之中,長長的手指不斷在其中撥動,微微刺入那菊眼之中,來回抽插。

凱薩琳的一隻手則抽插著楊靜的陰戶,另外一隻手則在蘇珊娜的小穴之中抽插,而蘇珊娜的一隻手則抽插著凱薩琳的小穴,另外一隻手則撫弄著楊靜的那小小的乳鴿。

楊靜將兩個美豔的女郎緊抱在自己的懷裡,讓三個人柔軟的身體緊緊的貼合在一起,互相摩擦著,擠壓著,她們的肌膚貼著肌膚,手指互相抽插著對方的小穴,撫摸著對方的乳房,臀部,這讓她們的心好像也接觸在了一起。

她們就這樣互相愛撫了許久,直到她們已經熟悉了對方的身體的美妙之處和香味,直到熱水已經快要用光,才從浴缸之中爬出,擦乾淨了自己的身體,躺到了床上。

夜晚,凱薩琳緊壓在蘇珊娜的身上,兩個人同樣碩大的乳房緊貼在一起,互相擠壓摩擦著,她們的嘴唇緊密結合在一起,互相親吻著,舔舐著,舌頭在對方的口腔之中攪拌著,品嘗著對方唇舌的味道。而楊靜則站在她們的身上,她的下體已經再度穿上了那碩大的陽具,她用手撫摸著蘇珊娜的臀部,又用力拍打著凱瑟琳的屁股,蘇珊娜的屁股肥厚飽滿,非常柔軟,凱薩琳的臀部則緊致結實,富有彈性,然而都是同樣的白皙,她很久以前就想像今天這樣,讓這兩個美妙的金發尤物一起躺在床上,任她淫弄,而現在,這個願望終於實現呢。

所以她非常滿足,並且愛不釋手的揉捏著兩個金髮女郎的臀肉,拍打著她們的屁股,而兩個金髮女郎在也臀部的痛擊之下愈發淫興高昂,愈發親吻的「漬漬」有聲,她們的大腿糾纏在一起,陰戶互相摩擦著,凸起的陰唇互相磨來磨去,輕輕拍打撞擊,滲出大量的淫液,讓她們相接的私處變得晶瑩透亮起來。

楊靜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把自己的假陽對準凱薩琳那已經濕潤的陰戶,猛然直插而入,有著無數微粒突起的末端直插入凱薩琳的陰道之中,與肉壁互相擠壓摩擦,給她帶來極大的快感,讓凱薩琳禁不住呻吟一聲,更加用力的親吻著身下的女人,撫摸著她的乳房和柔軟的身軀,緊密的甬道帶來的阻力讓這雙頭龍同樣也插進她的甬道之中,讓楊靜同樣品味到這舒爽的快感。

然後她抽出,這假陽在凱薩琳陰道的強烈摩擦阻力之下,同樣從楊靜的陰道之中微微拔出,然後插入蘇珊娜的小穴之中,甬道擠壓著,摩擦著,讓這雙頭龍再度同樣擠入了楊靜的陰道深處,她就這樣興奮的拔出插進,在兩個金髮女郎的甬道之中來回抽插,而同時雙頭龍也在她的陰道之中來回抽插,與周圍的肉壁緊密擠壓摩擦,不斷產生大量的快感,讓她的淫水不斷滲出。

快感不斷累積,直到她最終發出了一聲吟叫,身體猛然前壓,大量的淫水從體內噴出,順著插在陰道之中的雙頭龍滑落到床單上,而同時伴隨著這碩大假陽深深刺入她和凱薩琳的身體之中,凱薩琳也同時發出了愉悅的叫聲,達到了高潮。

然後楊靜把自己的假陽抽出,插入蘇珊娜的陰道之中,開始不斷抽插,她的腰肢有力的抖動著,讓這假陽在蘇珊娜的陰道之中來回抽插,直到她同樣達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水噴濺出來,比楊靜和凱薩琳噴出來的都多。

在達到了高潮之後,三個女人都不由得有些懶洋洋的,她們躺在床上,互相親吻著,撫摸著,擁抱著,一起進入了夢鄉。

凱薩琳是被一股熱水僥倖的,而當她醒來之後,才發現原來她以為的這股熱水實際上是尿液,從楊靜的小屄之中射出的尿液。楊靜搖晃著自己的小屄,任由自己的顯出淡淡黃色的尿液噴灑在她的臉上,頭髮上,身體上,床上,不僅僅只是她,還有蘇珊娜的臉上,身上,頭髮上,床上。

她原本應該生氣的,但是卻看到蘇珊娜正張開她那鮮豔而飽滿的紅唇,任由那帶著淡淡騷味的尿液滴入口中,於是她也情不自禁的這樣做了,並且感覺到了一種興奮,一種被淩辱的,作為奴隸的奇妙興奮感。

然後她聽到楊靜說:「做的很好,我的母狗們,那麼現在,作為對你們的獎勵,我允許你們過來舔弄我的小屄,直到我高潮為止。」蘇珊娜立刻就爬了過去,伸出舌頭舔舐著楊靜那還殘留有尿液的小屄,然後凱薩琳也這樣做了。只是她同時還把手伸入到她旁邊的這個金髮尤物的下體,不斷撥弄著她的唇瓣,在她的小穴之中來回抽插,然後蘇珊娜也同樣把自己的手指伸出,在凱薩琳的小穴之中來回抽插。

她們就這樣一邊舔舐著楊靜的陰戶,一邊玩弄著對方的小穴,淫靡的汁液從楊靜的穴口之中流出,被她們吸到嘴裡,和尿液的騷味混合到一起,讓她們愈發興奮,小穴再次開始濕潤起來,而同時大量的淫蜜也從她們的穴口之中流出,淫蜜的味道混合著尿液的騷味,讓這個房間裡充斥著一片淫靡。

楊靜終於確定了和兩位美豔女郎的關係,而實際上,正如同她所想的那樣,在有了三個人之後,她的時間和精力確實多起來了,大多數都是兩位美豔的金髮女郎互相愛撫,偶爾加上她一起三P.

蘇珊娜肥厚飽滿好像蘋果一樣的大屁股在她的面前搖曳,而在它的旁邊,是個頭較小一些,但是更加緊致而富有彈性的凱薩琳的臀部,楊靜滿足的呻吟一聲,看向她們的屁眼,流露出渴望的神色。

一個中國人在外國要想生活的很好,無疑相當困難,然而對於楊靜來說,幸運的是她有兩個女朋友,給了她很大的幫助,再加上她自己也肯踏實努力,頗有危機感,因此最終在畢業之後,找了份不錯的工作,停留在這裡。

唯一的問題是,原本愉快順利的性事方面,伴隨著蘇珊娜的女兒的長大,而變得要時常注意起來,不能像以前一樣肆意放縱,十分之不痛快。

蘇珊娜的女兒冬娜,正如同她母親一樣,有著足夠的美貌和姿色,尤其是伴隨著她的成長,這就愈發顯露清楚呢。在她十六歲的時候,看上去就已經成熟的像一個成年人,與看上去遠比外表年輕的蘇珊娜站在一起,像是姐妹勝過像母女。

冬娜知道自己家有與他人不同,有三個媽媽,但是她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她在還小的時候就見過三個媽媽上床,互相揉捏,還有戴著奇怪的東西插另外一個媽媽,那個時候她還並不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只是覺得非常興奮,總是想要撒尿,直到幾年之後,她才隱約明白那到底是什麼事情。

她偷眼瞧過自己的中國母親是怎麼大力肏幹自己的另外兩位媽媽,將自己的尿液灑遍她們的全身,更是看過她們之間是如何互相愛撫至高潮的,那樣淫靡而快樂的景象讓她忍不住偷偷安慰自己的小穴,並且暗自期望著自己也能加進去。

她的頭髮是和母親一樣的金黃色,喜歡穿著牛仔褲,把她那小小的蠻腰和挺翹的小屁股盡顯無疑,她的胸部雖然還不能和凱薩琳與蘇珊娜相比,但是也已經可以楊靜一爭高下,她自信自己非常美麗,而且為了誘惑她們,更總是喜歡穿著短襯衫,而且打扮總是非常性感。

她不時的在她們展現自己的性感和青春,並且注意到她們的眼光已是偷偷有些不同——她們也曾叮囑過她,但是每一次她都是口頭答應,然後依然如故,畢竟這本就是她故意的。

唯有蘇珊娜媽媽,總是非常拒絕——畢竟她終究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冬娜心中清楚,這是她最大的難關,於是她首先把目光對準了另外兩位媽媽,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夠非常順利的勾引她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