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車模

S 市最大的會展中心,一年一度的地下車展拉開帷幕,雖說是地下車展,但展廳的位置可確確實實的在地上。寬闊的展廳裡整齊的排列著十幾輛嶄新的車子。

因為是VIP 的地下展會,參加展會的人並不多,而且這個展會的最大目的並不是車,而是提供香艷的服務。

「要……要……死了……」最裡面昏暗的燈光中,一台商務車來回搖擺,上下顫動著,顯然裡面在進行著激烈的運動。隨著引擎一聲低沈的轟鳴,「哦哦……哦哦……」

少女短促的呻吟戛然而止,突然,車門被拉開,一名少女微紅著臉,半揚著螓首,朱唇微啟,哇的一聲一道淡黃色的水柱從雙唇中噴射而出,直射出兩米多遠才嘩啦啦的灑在地上,還沒等周圍的人反應過來,又是一道水柱激射而出,甚至比第一次噴射的還要遠一些。

少女身上穿的是展會車模統一亮銀色的緊身車模裝,下身淡灰色超薄玻璃褲襪,一雙閃著淡淡油亮光澤的性感絲腿隨著激烈的嘔吐不停地顫抖著。少女的手臂上竟然還套著一雙黑色水晶長筒襪,上面濃白的精液正順著細嫩的臂彎一滴滴的灑在光潔的地板上。

此時少女已難受至極,顧不上脫下手臂上的長筒襪,直接把兩根手指伸進嬌唇之中,隔著絲襪去輕壓喉嚨,想把胃裡的東西盡數嘔出來。或許是水晶襪上陽精腥味的刺激,每摳一次,都有大股大股的黃色液體從少女的胃中直洩出來。看的其他的與會者心疼的直搖頭「雖然都是玩的,但這有些過火了。」

少女大概嘔了十幾股,再也吐不出什麼了,dfjstory.com但看眉頭緊蹙的表情胃裡依舊翻江倒海似的難受,衹是再也沒有嘩嘩的嘔吐物直瀉而出的快感了。緊接著車上一前一後下來了兩個男人,看樣子少女如此便是他們的傑作。兩名男子並沒有對周圍的異樣的眼光有絲毫尷尬之情,反而在少女身旁停住了腳步,一左一右抱著胳膊站在了那裡,勃起的陽具上似乎還粘有不少少女的胃液。

正在周圍的人疑惑不解的時候,一個身著正裝,手持麥克風的男人適時從一旁走了過來,用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說道「各位來賓,大家好,不要驚奇,剛才為大家表演的是最終極的車上性愛遊戲:催吐車震,做愛開始前少女都被餵下特製的催吐藥,按照規則她必須在您射精之前拚命忍住不吐,當然啦,藥力都是相當的強,這就需要她們使出渾身解數盡快的讓您高潮射精,否則忍不住吐在車裡,她們可是要被扣工錢洗車的吆……」

正說著,過來幾名工作人員,有兩人拿著新型的洗塵器,瞬間就把少女嘔出的東西清掃乾淨,另外兩人則攙起還蹲在一邊不停乾嘔的少女,一步三晃的走向衛生間,似乎是要清理一下少女胃裡剩餘的「存貨」,解一解藥力。對此周圍的看客們有的嗤之以鼻,覺得本來車模就不容易,穿這麼騷隨你操,還玩這麼變態的遊戲太傷身子,但有的卻覺得新奇刺激,躍躍欲試。

我擡手看了看表,時間還早的很,不如找個車模玩上一把,好像也蠻爽的樣子。沒有理會眾人的喧嘩,逕直跟著剛才被扶走的車模,走進展廳的衛生間。其實說是衛生間,不如說是浴室更貼切,裡面衛生間的設施僅佔很小的一部分,而且是獨立封閉的,其餘大部分都是洗浴設施,剛進門口就聽見一個少女有氣無力的聲音:「行了,你們先回去,我自己來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接著兩名攙扶的男人退了出來,對我說了聲「您好」,就匆匆走了出去。接著裡面就響起了淅淅簌簌的聲音,應該是少女開始脫衣清洗了吧。我慢慢的踱步進去,衹聽少女抱怨:「不是讓你們回去嗎?怎麼又……」看到是陌生的男人,少女趕忙改口:「哦,對不起……我以為是……」說了一半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車模裝已經半褪,一對大奶子露在外面,經過剛才的性愛刺激,乳尖還直直的繃著,突然遇到陌生的男人,少女天生的羞澀讓她趕緊拉起衣服,遮在奶球上。

「請問……」「噢,是我對不起,我就是想進來看看你怎麼樣了,身體沒關系吧?」聽我如此問,那更肯定我剛才看到她的「表演」了,少女臉上一紅,小聲說道:「沒……沒關係呢……」說話間一股強烈噁心反胃的感覺湧了上來,少女眉頭微蹙,哇的一聲,又一股黃色的水從淺粉色的雙唇之間噴湧而出,連用手去擋都沒來得及,盡數落在玻璃絲襪的大腿上,看來藥性著實的霸道,可憐少女剛才在車上忍了這麼許久。

被我看到如此尷尬的一幕,少女感到羞愧難當。我趕快拿了一杯水,說道:「漱漱口,還難受麼?」少女接過水杯,清洗了一下口中的異物,衝我淡淡一笑「謝謝。」「你叫什麼名字啊?」「芳芳,於芳芳,哎呀,絲襪都弄髒了……」再看芳芳銀灰色的玻璃褲襪上,大腿處有一片淡黃色的水漬正自順著少女嫩滑的絲腿慢慢往下淌。

「沒關係啦,這樣更性感呢……」我伸手拉開了芳芳拽著車模裝的手,一對堅挺的酥胸暴露在眼前,或許剛才劇烈的性刺激還未消退,粉紅誘人的奶頭依舊直挺挺的,讓人真想含在口中。

「跟我走吧,別在這裡受罪了」想想剛才的那一幕,雖然刺激,但對少女身體的傷害確實頗大。「不行的,我工作時間不能去別的地方。一會兒可能還有一場……」「還要再來一次?那還不把胃翻出來了?」看著少女眉間隱隱透出了愁緒,我自然不能見死不救,拉著她的手,說道:「跟我走,算你出台就是啦~ 」

芳芳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行的,我們工作前都被餵了藥了,如果一定時間內沒有那個的話,就會不停的噁心,嘔吐~ 」「哈哈,這有什麼難的,你當它不存在麼?」說著拉著少女蔥白的玉手,搭在了我的下身,肉棒早已堅挺如鐵,甚至隔著褲子都能試出它的熱度。

我順勢拉開了褲子的拉鏈,粗碩的莖體被緊身的內褲上勒出了淫靡的直線,整個肉棒豎直向上,貼在小腹上,膨大的龜頭更是已經頂開了內褲的束腰。「它……好大呀……」少女略帶嬌羞的看著我,但手卻在我的肉棒上來回撫弄。「想試試它麼?保證藥到病除~ 」我笑著問道。

芳芳沒有答話,慢慢撤下了我的內褲,雖然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佈滿青筋的肉棒嚇了一跳。「太大了呀……」說話間芳芳的雙臂已經纏住了我的脖頸,溫軟的香舌伸了進來,邊吻邊輕聲地呻吟「好哥哥,讓我嘗嘗它好麼?芳芳想要……」看著眼前的尤物,自然想快些進入主題,但若真的如此就失去玩弄美人的樂趣了。我笑道「這麼快就不裝矜持了?剛才好像還很害羞的樣子呢。」

少女臉上一絲緋紅飄過,但很快又被那種近似瘋狂的表情所替代,我一衹手慢慢揉捏著芳芳堅挺的奶球,另一衹手沿著少女白嫩似乳的皮膚從腰間滑向那一片神秘的境地,那小肉珠已經充分的充血勃起,在手指輕輕的撫摸揉按之下,少女的喘息聲慢慢加重。我一根手指慢慢的揉弄芳芳的陰蒂,另一根手指開始試探著往已經濕透了的小蜜穴裡插弄,「好……好……哥哥……不要……不要再玩……了……快快點進來呀」芳芳裹著水晶絲襪的雙腿不停的用力夾著,彷彿身體也盼望著有更粗壯的東西插入水嫩的蜜穴。

我拉出堅挺的陰莖,上面已經佈滿暗綠色的青筋,熱熱的貼在芳芳的灰絲大腿上。「寶貝來吧~ 」我一衹手伸到少女的大腿下,輕輕的拉著這條泛著淫亮光澤的大腿,盤到了我的腰上,芳芳已經心領神會的勾緊了我的脖頸,把另一條腿水蛇一般的扣在了我的腰際。此時紫紅色的龜頭已經正正的頂在了少女的陰唇之間,衹差向裡推送的動作。

我猛地向前推動下體,「哦……」芳芳一聲長長的呻吟,蜜穴已把碩大的龜頭吞了進去,少女慢慢的向下坐去,好像有些擔心直接坐下去子宮會不會被頂穿。我自然難以忍受這種溫柔的挑逗,繼續向前推進肉棒,芳芳輕咬著嘴唇輕聲的呻吟著「慢……慢點……老……公……插……插到……到子……子……宮裡……了」超過二十公分的陰莖就這樣慢慢的推進了少女的陰道,龜頭已經明顯的感覺頂到了花心的嫩肉。

芳芳的陰唇裹著肉棒緊緊地貼在我的小腹上,我已經感覺到扣在我腰間的那雙嫩滑的絲腿已經開始輕輕的抖動了。我抱緊少女光滑的脊背,下身便開始像打夯機一樣大力的抽送。「啊……啊……啊……哦……哦……哦哦……」「啪啪……啪……啪啪」短促有力的肉與肉的撞擊聲讓芳芳幾乎難以自持「老……公……操……死……死我了,子……宮……快讓……你操……操爛了,再……再大……大力……點……」

空蕩寬敞的衛生間裡,一對男女盡情地釋放著身體的性能量,少女的淫水隨著每一次的抽插飛濺到地上、男人的身上,更多的則順著包裹在大腿上的玻璃褲襪往下淌著,本就有一抹光澤的絲腿被透明的淫水浸透,泛著更加淫靡的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