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老婆的快樂(續)

由於在KTV的時候內褲弄髒了,而且小穴也被峰哥灌精,所以老婆回來後就直接拿衣服去洗了個澡。不知道是喝了酒還是老婆的淫慾被打開了,老婆洗完澡竟然穿上了我從網上給她買的內褲(說是內褲,其實更像是幾片布條,有點像相撲運動員穿的那種,但是比那個可要卡哇伊很多。以前我總想讓她穿,但是她死活不肯,說那根本不是內褲),沒有戴奶罩,只是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衣就出來了。

等老婆回到我們的房間時,發現峰哥正在欣賞她的長靴,最近天暖和了,但老婆還沒來急收起來。當時老婆也有點意外,沒想到峰哥會在,因為老婆一回來就直接去洗澡了,根本不知道我已經鑽進玲玲的房間,一時就愣在那裡。

峰哥看到穿著紫色薄睡衣的老婆襯著更加白嫩的皮膚,黑色的長髮還帶著水珠,一對奶子若隱若現,睡衣的下面也就剛剛能蓋住那卡哇伊的相撲褲,口水差點流出來,站起來說:「你老公去玲玲那裡了,今晚我陪你吧!」

本來在朦朧灰暗的KTV裡面都激情過的兩個人,來到明亮的日光燈下,還是不免有點尷尬的感覺,「嗯。」老婆沒好意思說什麼。

峰哥雖然已經慾火焚身,但他還是想慢慢享受這個天生的尤物,他拿住我老婆的手放到他那緩緩抬頭的陽物上面,有時候手的觸覺也許比別的地方更能讓人迷失;而峰哥輕輕的把老婆攬入懷中,放到床邊,老婆那雙迷人的眼睛此時已經醉意朦朧。

慢慢地峰哥把雙唇湊過去,老婆長長的睫毛一顫,胸脯也劇烈地起伏著,顯然第一次在自己的床上跟別的男人親熱還是第一次。終於峰哥吻在老婆那兩片嬌小的嘴唇上,從她嘴裡散發出淡淡的幽香,趁老婆喘氣的機會,峰哥舌尖撬開她的雙齒,終於有機會品嚐到那綿軟滑熱的丁香瓣上,並且肆無忌憚地侵犯著老婆口腔裡面的每一個角落。

峰哥雙手並沒有急於進攻老婆的乳房,而是在她後背一直到臀部輕輕的撫摸著,dfjstory.com被老婆抓住的肉棒也已經準備好衝進一切可以進去的洞府,可是峰哥只是用他那光亮的龜頭摩擦著老婆那光滑的大腿。

老婆的呼吸已經變得急促起來,而峰哥並沒有馬上戰鬥的打算,一手繼續撫摸著老婆的後背,另一隻手抓住那讓人無限遐想的屁股。慢慢地他的手指已經觸碰到老婆的菊花瓣,一般人那裡都是極其的敏感,老婆也不例外,猛地收縮了一下。

這時那紫色的睡衣已經成為障礙,峰哥把它褪去,看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雙峰,滾圓堅挺,他那由於開車而粗糙的手溫柔地擠壓摩挲著老婆隆起的胸脯,然後又變成大力的揉搓,並且舌尖對著那粉紅的小葡萄不停地挑釁。

快感從乳房陣陣地傳來,老婆像一隻放棄抵抗或者是不想抵抗的羊羔,雙手無力地放搭在峰哥那結實的背上,感覺一股股熱流不停地在小腹亂撞,想要找個出口發洩出來。

當峰哥看到老婆那幾片布似的內褲時,已經不滿足於對乳房的玩弄了,他轉過身體,用他那醜陋的陽具對著老婆的臉,而雙手把那窄窄的布片撥弄到一側,上面已經沾滿了溢出的黏液。他掰開老婆的肉縫,裡面蜜汁橫溢,帶著一點點臊味,峰哥開始用他那高超的口技進攻著老婆最隱秘的部位,而他那早已勃起的雞巴在老婆嘴邊不停地晃動。

也許是感謝峰哥的服務,也許是嘴裡想含點東西,反正老婆竟然主動把它含在嘴裡,用力地吸吮,口水流得她滿嘴,把峰哥的雞巴吃得濕淋淋的,還一直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峰哥這裡一邊用舌頭掃蕩著老婆最隱秘的部位,從菊花瓣一直到那已經露出小頭的陰蒂,而兩根手指也不停地在小穴裡面攪和,裡面的愛液已經順著白嫩的大腿流到床單上。

突然老婆像窒息了一般,峰哥猛地加快手指的抽插速度,「啊……」隨著老婆的尖叫,一股淫液竟然噴了出來。「靠!看不出來你這麼淫蕩,都趕上我家玲玲了。」不等老婆停止顫抖,峰哥把他那被老婆含得油光錚亮的雞巴就著老婆的愛液猛地插進去,「哦……啊……」老婆本來無力的手又緊緊抱住峰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老婆的陰道本來就很緊,加上我開發不力,所以峰哥這個大號的雞巴一進來即感覺被一層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肉壁緊緊裹住,陰道內側發出一陣陣有如吸吮的蠕動,將雞巴緊夾著,從她子宮內噴射出的陰精也一次次的撒到他的龜頭上,讓峰哥真是舒服極了。

「啊……用力……要死了……老公……」老婆已經分不清幹她的到底是不是老公了,只是感覺到一陣陣的快感把她拋向雲端。「幹死你……小母狗……插死你……」峰哥也狂抽猛插,從來沒有這麼賣力過。

兩人足足操了半個小時,老婆不知道洩了幾次,最後峰哥猛地抽出陰莖,抓住龜頭,「滋……」峰哥跪在老婆身前,精液像由大號的水槍噴出一樣,從老婆的恥骨一直噴到老婆的下巴上;而老婆除了陰唇和小腹還在顫動,已經像個死人似的。

當天晚上我睡在玲玲房間,而峰哥當然也沒有回來。由於連續作戰兩次,峰哥一直睡到上午快11點了才醒過來,而老婆本來就喜歡睡覺,所以還在還在做春夢。峰哥輕輕的坐起來,仔細欣賞這個透露著極其淫蕩的戰場:老婆呈一個大字形躺在床上,身上的精液已經成為一片片白色的殘渣,恥骨上本來就不太密集的陰毛變成一縷黏在一起,昨天被幹得發紫的陰唇也恢復了往日粉紅的姿態,只能看到一道小肉縫。

峰哥那醜陋的大號毛毛蟲輕輕蠕動了一下,他一邊玩弄著我老婆的陰毛,一邊扶了一下自己的雞巴,那明顯要比陰莖粗一號的大龜頭徹底從包皮裡面鑽了出來,在老婆白嫩修長的腿上來回地摩擦著,若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就是「磨槍霍霍向綿羊」。

老婆也被峰哥挑逗得慢慢地醒過來,看到一個強壯的猛男挺著碩大的陽具面對一絲不掛的自己時,老婆又害羞的閉上眼睛。這時峰哥有看見放在牆角的黑色長靴,他又有了新的慾望,就是想看看老婆那漂亮的白腿穿上黑色的長靴是什麼感覺,但他看到老婆還是有點羞澀的樣子,怕老婆不同意,於是就先繼續挑逗老婆的情慾。

他這次直接進攻老婆最敏感的地方,用口水先弄濕老婆的陰蒂週圍,然後用他那靈巧的舌頭舔著週圍粉紅的嫩肉,隨著老婆的呻吟聲,一絲暖流又從洞口慢慢地流出來,峰哥毫不猶豫地吸進嘴裡。

老婆主動抓住峰哥的陽具套弄起來,而且用火一樣的目光看著這個醜陋的東西,但是還是不好意思主動說出來。峰哥看老婆動了情,就問:「舒服嗎?」

「嗯!」

「想讓我的雞巴幹你嗎?」峰哥直接很直白的說。

「嗯,想……」老婆很難開口,因為即使在我面前,老婆也幾乎沒有說過這麼直白的話。

「想要什麼啊?是想要我的雞巴嗎?」峰哥還是不依不饒的想讓老婆自己說出來。

「想要你插我,想要……」老婆確實想要了。

峰哥下床拿過老婆那對性感的黑色的長靴讓老婆穿上,老婆沒有拒絕。

「靠!太他媽的性感了!」峰哥粗口都出來了。

的確,老婆修長的雙腿穿著一雙黑色的長靴,豐美微翹的臀部微微露出幾根黑色的陰毛,裡面的蜜汁也讓本來黑暗的地帶有點發亮。峰哥讓老婆趴在床邊,從後面盡情地欣賞著,然後挺著雞巴放到老婆的洞口,藉著愛液的潤滑在陰蒂附近打著轉,偶爾還會把龜頭伸進去一點。

老婆只是感覺裡面火熱而空虛,而她想要的東西卻遲遲不肯進去,這樣的情況下就是修女估計也要瘋掉了。老婆把手伸到身後,抓住峰哥的陰莖往前一送,而自己的美臀也往後猛地一撞,整個雞巴一舉刺入早已瘋狂的淫洞裡,眨眼全根盡沒,老婆和峰哥同時大叫一聲。

峰哥也沒有了剛剛的耐性,將老婆的細腰下壓,猛烈地抽插起來。這種男人的征服感是很美妙的,一個穿著長靴的長腿美貌女子趴在床上,看著自己巨大的肉棒在她陰道中粗暴地進進出出,龜頭不時地頂到一個隱秘的花心上。

老婆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柔美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伴隨著峰哥小腹撞擊老婆豐滿屁股的聲音:「啪!啪!啪……」我想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哪怕只是想到都會慾火上湧,有屄幹屄,沒屄的也會蹂躪自己的雙手了。

沒想到峰哥也會發狂,快速又用力地從後面幹著我老婆的嫩穴,結果沒五分鐘老婆竟然就高潮了,還噴出一陣陰精。峰哥本想再堅持一波,可是實在忍不住了,大叫一聲,緊緊地抱住我老婆的胯部,把精液射到她陰道最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