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蓉與長途貨車司機

以前是男人不把自己當人,毫不憐惜的狠命幹入自己的嘴裡,這才完成了深喉。如果自己想不借男人的力量獨自完成深喉,需要自己也不把自己當人,主動把人家的大肉棒硬生生的吞入喉嚨。於是她吐出肉棒喘了口氣,雙手抱緊光頭的腰部,調整了一下身體的角度,奮力向前頂,企圖把龜頭頂入自己的咽喉,可是這的確很難,不把別人當人容易,不把自己當人是非常困難的,只頂了兩下,葉蓉就不得不把肉棒吐了出來,咳個不停。

「喂,你他媽在幹什麼呢?」光頭不滿。

「啊,二主人,請不要生氣。」葉蓉喘了口氣,「我想為二主人做一次深喉。我太喜歡二主人的雞巴了,我想吞到喉嚨裡去。」

「她居然會這個?這可不是一般的婊子能做到的!大哥我們真的撿著寶了,極品!」光頭對肥頭說道。

「這叫深喉!她不可能做到的。二哥你配合點,自己插到她喉嚨裡去吧。別把她當人!」煙鬼似乎很有經驗。

「不用不用,都說了,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我可以做到的。」

葉蓉趕緊含起光頭的肉棒,暗暗下決心,已經到了這地步,無論如何都要完成深喉!

葉蓉深吸了一口氣,暗暗對自己罵道,「葉蓉你他媽逼就是一個爛婊子,還不快把主人的大雞巴幹入你的喉嚨裡!你這個死賤貨臭不要臉的爛婊子!」

然後心一橫,張大嘴巴不顧死活的向前一沖!這下葉蓉終於把光頭的大龜頭刺入了自己的喉嚨,但這並沒有結束。葉蓉不要命的繼續用力向前挺,好像自己根本就是一個死人,肉棒繼續滑入葉蓉的食管,直到葉蓉的鼻子終於碰到了光頭的陰毛,整枝大肉棒都被葉蓉含在了嘴裡!只一秒,葉蓉立即吐了出來,坐在地上劇烈的咳嗽。

「真爽!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光頭興奮的拉了拉葉蓉,希望再來一次。

葉蓉沒有讓他失望。她也不休息,用同樣的方式再次完成了深喉,這次要比上一次輕鬆一些。「真是爽啊!」光頭突然抱住葉蓉的頭部,用力在她嘴裡抽插起來。葉蓉知道他想幹什麼,無力阻止也不想阻止,任由他在自己嘴裡口爆了。

光頭口爆的量相當多,好多都從葉蓉的嘴角邊流出了。

光頭的肉棒撥出來後,葉蓉張開嘴,讓大家看清楚她滿嘴的精液,然後打算吞下去。

「等等!」光頭掏出了手機,「這麼好的鏡頭怎麼能錯過。」

「別拍了,也不問人家肯不肯?」肥頭說。

葉蓉小臉一揚,張大滿是精液嘴巴,微笑著面對手機鏡頭。還故意讓精液從嘴角邊流出,落在胸前奶子上。表情十分淫蕩。

「哈哈,這婊子真是爛到家了,可以拍的。」光頭欣喜若狂的拍個不停。

葉蓉待光頭拍夠了,大大方方的咽下了精液,並張大嘴巴讓三人檢查,表示自己確已吞精。

「二主人,好不好玩,爽不爽?」

「爽,爽死了。」

「剛才我沒能一次完成深喉,讓大家失望了,請一定要嚴厲的懲罰我。」葉蓉淫笑著說,她很期待下一輪的姦淫。

「那就由我來懲罰你吧!」煙鬼站了起來。

「三主人!好吧,請三主人懲罰我。」葉蓉再次跪行過去。

煙鬼一把抱起葉蓉,張開煙臭熏天的嘴巴,對葉蓉就是一記長吻。葉蓉抱住這個男人,賣力的回應著。這記長吻令葉蓉有些感動,她剛剛被人口爆過,雖然已經把精液吞食乾淨,但對於大部分男人而言還是會嫌她髒的,至少要清潔一下才會吻她。現在這個煙鬼一點也不介意,加上他特有的滿嘴煙味,葉蓉幾乎把他當成了愛慕的對象。煙鬼一邊吻著葉蓉,一邊雙手在葉蓉的身體上摸來摸去,葉蓉的皮膚保養得非常好,很柔潤,很光滑,越摸越想摸,而越摸葉蓉越興奮。

「三主人,請你快點懲罰我吧!這麼摸下去,我會受不了的。」葉蓉呢喃著把頭埋入煙鬼的胸膛,如小鳥依人一般。

煙鬼放開了葉蓉,一腳踏在地上,另一腳擡起踏在沙發扶手上,指了指跨下。葉蓉馬上就明白,「噢,三主人真會玩。沒問題,看我的!」

葉蓉像母狗一樣從煙鬼背後的跨下鑽過,側身轉頭,快速測量了一下煙鬼肉棒,得出結論「好長」。煙鬼的肉棒不如光頭那麼粗大,但卻是極長,葉蓉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煙鬼的肉棒,然後雙唇吻住肉棒,上下含弄著,並用舌頭靈巧的在肉棒上翻騰。

「你真聰明。」煙鬼誇道。

「請三主人等下不必憐惜我,把我朝死裡幹!」葉蓉懇求道。然後完全轉過身來,將後腦依靠在沙發角上,雙手別在背後,十指相扣,這樣就算煙鬼發了瘋,自己也無法反抗和制止。而且煙鬼設計的這個動作,葉蓉根本無法逃避。對於葉蓉來說,這樣只會覺得更爽,有種被淩虐和強暴的感覺,葉蓉最喜歡這樣的感覺了。

煙鬼輕扇了一下葉蓉的耳光,輕輕的說:「你這個小婊子,是不是等不及了呀?」

是啊,快來玩我吧。」這一耳光扇得不重,但很有感覺,葉蓉希望更重一點。

「是不是在等我把精液也射你一嘴啊?」煙鬼又輕輕扇了葉蓉一下。

「射哪兒都行的呀!主人,你打得我好爽,請再用力點。」葉蓉忍不住開始討打。

「你真是不要臉的騷逼!」煙鬼重重的給了葉蓉一記耳光。

「啊!」葉蓉疼得想用手摸,但雙手已經別在背後且十指相扣,沒法摸。

「賤貨!你就這麼欠幹啊!」說著又是一記耳光。

「我,啊,我是騷貨啊。三主人打得太爽了!再來,我還要!」一邊挨著耳光,一邊被煙鬼羞辱著,葉蓉身心愉快的同時,也知道煙鬼在試探自己的底線。這使得葉蓉對煙鬼下一步的動作更加期待了。

「你可真是超級蕩婦!越打越賤!」煙鬼罵道。

「好哥哥,我就是個很賤很不要臉的女人!我就是需要你的大雞巴!您隨便怎麼操我都可以,最好把我給玩殘掉,我就是喜歡男人的殘暴!反正我就是個爛貨,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過我了,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值錢的。您就放心的幹吧,不必顧及我的感受。請任性點,隨便怎麼催殘我都可以!我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願的!」葉蓉善解人意的幫助煙鬼免除了擔憂,並直接挑起了煙鬼的狂暴。

煙鬼怒吼一聲,將肉棒盡根頂入葉蓉的嘴巴。他居高臨下,很容易的幹入了葉蓉的喉嚨,加上葉蓉的迎奉,沒費什麼力氣就幹到葉蓉的食管裡呢。但他並沒有撥出來反復進行,而是將龜頭停留在葉蓉的食管裡,利用自己的居高臨下和葉蓉的無可後退,將龜頭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

葉蓉痛苦的翻了白眼,完全窒息了。

「這樣才叫爽!有人幹逼,有人幹嘴,我幹她的食管!」

「你這玩法會不會出人命啊。」肥頭皺了皺眉頭,他還沒有射,還想著好好的玩一玩葉蓉呢。

「管她呢,她剛才不是說了嘛,隨便怎麼操都可以,還說自己就是個爛貨,不必顧及她。」這的確是葉蓉之前就要求的。

「是啊是啊,她的確很騷的。剛才還吞我精了。」光頭連連站頭。

「還是二哥實在!來根玩玩!」

葉蓉痛苦的眼淚都流出來了,雖然剛才有了心理準備,但沒想到煙鬼會把自己的食管當成陰道,食管這麼細,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玩。

這時,她聞到了大麻的味道。葉蓉有次跟管理人員一起到工廠宿舍突擊檢查,聞到一股特別的煙味,經查是有人吸食大麻,於是就記住了大麻的煙味。現在這個煙鬼,一邊用龜頭在自己的食管裡抽插,一邊吸食大麻,當真是快活之極。看樣子,一時半會是不會放過自己的食管的,但自己又毫無辦法。

煙鬼的確夠狠,他真的不管葉蓉的死活,就算葉蓉一動不動了,他仍然是一邊吸大麻,一邊在葉蓉的食管裡抽插。直至一根大麻吸完,煙鬼又將踩在沙發扶手上的腳落下,將全身重量壓在插入葉蓉食道的肉棒上,更深的插到葉蓉的食管,又狠狠的抽插了幾下,才慢慢撥了出來。

肉棒剛剛撥出來,葉蓉就癱在地上,頭靠在沙發上虛弱的喘著氣。煙鬼趕上去,對著葉蓉絕美無暇的臉開始射精。

「二哥快過來拍照!」煙鬼提醒光頭,「這是我顏射過的最漂亮的臉,得好好記錄下來。」

「你真狠心,這麼漂亮的臉蛋你也射!」肥頭怪道。

「剛才她一進門我就想射她一臉了。」煙鬼對著葉蓉的臉連射好幾波,又濃又多。

葉蓉毫不閃避,任由煙鬼對著自己顏射,射完後並不擦拭,任光頭拍照,一臉陶醉的表情。

「你體質真好,這麼玩你都沒事。」

「三主人真的很厲害,居然玩我的食管。真是好玩,好刺激啊,我們再來一次吧。」葉蓉指了指自己的咽喉,她的話讓煙鬼有種挫敗感。

「媽的!老子還沒射呢。下一個該我了。」肥頭喊了起來。

「啊,對了!我的主人沒有射呢。」葉蓉已經恢復了,她撐著坐到了沙發上,「請主人過來玩我吧。我保證主人玩得最爽,比他們玩得更快活。」

肥頭立刻站在葉蓉的面前。

葉蓉張開了大腿,露出了自己陰部,「好主人!您就別遷就我了。我是你的女人,我的逼您任意插吧。這下沒人搶了。」

「哈哈,原來你是為了讓我單獨幹你的逼啊。你真聰明!」肥頭得意的看了光頭和煙鬼一眼。

「是啊,我只有一個逼,不夠分啊。請您不必用套,直接幹,想怎麼射就怎麼射,幹大我的肚子吧,不過你不許對我負責喲。」葉蓉撒得這嬌讓人吃不消啊。\

「哈哈,你放心,誰會對你負責啊,你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罷了。」肥頭雙手拎起葉蓉的兩隻雪白的大腿,把肉棒對準葉蓉的陰道,用力一挺。

葉蓉悶哼了一聲,「是呀,人盡可夫這四個字用在我身上太恰當了。不過,我真的沒有做過妓女,我不收錢的。玩過我的男工們都說我是個公廁,隨便誰都可以射上一炮的。」

「不收錢!那老黃給了你多少?」

「他沒給我錢啊?不過,收了錢的三個女同事,都被我趕走了。我之前不是已經說過了嘛。」

「啊!我們的錢白給了!」

「你們不虧呀,玩我爽不爽。」

「媽的!你還真是個公廁!」

「我不但是個公廁,而且我還是個破鞋呢,我的身子最不值錢了。而且要是把我幹翻了,說不定我倒貼喲。」葉蓉微笑著說。

肥頭一邊用力插入,一邊罵道:「婊子!隨便怎麼玩你是不是!幹大你的肚子是不是!你不要錢還倒貼是不是!」

「是呀!幹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是用套的!可惜我從來沒有懷孕過,都是因為他們不行!好主人,親主人,你是我的親哥哥親老公,把我幹得懷孕吧!」

「操你這個賤貨!你都被玩成這副爛樣了,還想當我老婆?」

「啊,我不配的!我就是一條母狗,怎麼配呢。主人要是不能把我的肚子搞大,就請主人把我送給您的朋友玩吧,讓大家一起幹我,看看誰能讓我的懷孕。」

「操!居然敢罵我不行!看我奸爆你!」

被刺激起來的肥頭發瘋了一樣,肉棒不停在葉蓉的逼裡進進出出,葉蓉嬌喘連連,很快就高潮了,一陣陣如電流通過全身的感覺,葉蓉渾身打顫,爽上天了。就在此時,肥頭也射精了,他毫不客氣的將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入葉蓉的陰道深處。

「好燙,好燙!爽死了!」葉蓉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內射剛剛結束,肥頭就將葉蓉從沙發上拉了起來,從背後托起她,雙手分別抱起葉蓉的雙大腿,然後打開,將葉蓉的逼展現出來。這樣的姿態使精液混著葉蓉的淫水順著朝下直流,場面十分淫蕩。

「啪」,葉蓉見眼前一閃,知道是光頭又在用手機拍她。被人拍下自己如此不雅的姿態,葉蓉羞愧萬分,「不要拍,這個樣子好羞恥啊,我好害羞。」

「你這婊子還害羞?」三人哄笑起來。

煙鬼用手指插入葉蓉的逼裡,旋轉起來。而肥頭配合得很好,他將葉蓉的雙腿無限張大,使煙鬼的手指更深的插入,玩出更多的花樣。「啊啊啊,不要,啊……玩死我了。」

葉蓉尖叫起來,緊接著,葉蓉覺得自己第二個高潮馬上就要到了。

煙鬼一邊吸著大麻,一邊用手摳著葉蓉的逼,動作十分粗野。

「求求你,饒了我,我快死掉了。」葉蓉開始恍惚,她覺得這次高潮會很強烈。

煙鬼猛吸了一口大麻,然後把煙頭抵向葉蓉的逼。

葉蓉驚恐不己,自己的陰道剛剛治癒,可禁不住這麼玩,若是以前,可以考慮試試把煙頭插到自己逼裡。

可是葉蓉是無法掙扎的,肥頭抱得很死。眼頭煙頭就到頂入自己的陰道,陰毛都被烤焦了,這時,強烈的高潮來了,葉蓉潮吹了。

噴射而出的大量淫水甚至澆滅了煙頭,葉蓉連噴了好幾下,這才停止,人隨之癱了下來。肥頭將她扔在沙發上,她也沒有動彈。

「喂,老子還沒有玩夠呢,快起來!」肥頭還想繼續。

「怎麼不拍了。」葉蓉用力翻過身來,將自己的雙峰對著光頭。「我不好看嗎?還是這姿態不夠騷,不夠淫蕩啊?我來擺個更賤點的姿態。」葉蓉張開雙腿,把一根手指伸入自己陰道。

光頭激動的用手機拍著,「先拍個夠,然後找個有wifi的地方發朋友圈。哈哈,今天玩了個極品!」

「記得要帶逼帶臉哦。」葉蓉友善的提醒道。

「當然,你這麼漂亮,不帶臉怎麼行。」

「主人,請您把腳踩我臉上。」葉蓉要求道。

拍完肥頭踩葉蓉臉的照片後,葉蓉舔了一下肥頭的腳,「真好吃,能多舔幾下嗎?」

肥頭驚喜的把腳伸著,任由葉蓉舔掃著,光頭則一個勁的在拍。

「再拍幾張我舔屁眼的吧。」葉蓉主動要求,並跪在煙鬼的屁眼後,賣力為煙鬼舔菊。

「太爽了!」煙鬼興奮的大喊。

葉蓉仔細舔完後,又跪在光頭面前,淫蕩的問:「有尿嗎?」

「有!」光頭的聲音明顯有點抖。

「我來幫你解手。」葉蓉嫣然一笑,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對著自己的臉,張開了嘴,「請吧,二主人。」

「等等,我調個攝像模式。」光頭擺弄好了手機,然後就開始尿起來。平時尿都是自己用手扶好,這次竟是個長相甜美的絕色美人在用手扶著,而且對著方向正是這絕色美人的臉,而且她還沖著自己微笑,這感覺真爽上天了。

葉蓉也很享受,每次性交結束時,她總是喜歡淋一身尿結束。但每次尿的地方都不讓葉蓉盡興,必竟肉棒長在人家身上,自己控制不到。這次不同了,這次是自己控制著方向。

葉蓉先是讓尿淋到自己的嘴裡,然後澆在頭髮上,另一隻手還打開盤著的頭髮,如洗頭一樣。接著,讓尿澆著自己奶子上。然後,就沒尿了。

「啊,這麼少……啊。」葉蓉剛剛表示不滿,背後兩股熱尿就淋了下來,不用說,這是肥頭和煙鬼。

「哈哈,用尿澆美女,生平第一次。」

「這騷貨真是騷到家了。」

「大家爽就好了,我也很喜歡啊。你們休息下,一人再幹我一炮。」葉蓉待他們尿盡,然後站了起來。向光頭伸手要手機,「讓我看看,我的樣子有多賤!」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你真是天下最賤最賤的爛貨。」

「謝二主人誇獎!你也休息一下,硬起來之後再上我一次。時候不早了。」葉蓉一邊看重播的照片,一邊請大家休息。

三人擠在沙發上休息,對著裸體的葉蓉品頭論足。

葉蓉一邊欣賞自己照片一邊心想,這些照片本小姐留著看看就好,可不能讓這三個人帶走。這些照片和視頻要是真的發到社交網站或是朋友圈,那自己可就毀了。自己雖然喜歡刺激的性愛,但玩歸玩,要是讓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是個淫蕩貨色,那可太不值了。想著想著一個計畫形成,然後見三人毫無防備。於是決定開始行動。

葉蓉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抱起自己的工作制服,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門外。車間辦公室就在車間門口不遠處,雖然出了車間辦公室就是一片漆黑,出了車間還是一片漆黑,但葉蓉對環境很熟,但幾乎沒費什麼事就逃到了自己車裡,自己的汽車之前一直在預熱中,上車就掛檔開跑了。

而三個呆若木雞的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根本沒想到葉蓉會跑,更沒想到葉蓉光著身子照樣敢跑。

時間不長,光頭的手機響了,葉蓉一邊開車一邊接通了電話,「喂喂,小婊子,你快把手機還給我。」光頭氣急敗壞。

「二主人,今天我表現這麼好,手機送給我,好不好?我不但吞了您的精液,而且連您的尿都喝下去了呢。」葉蓉淫笑著發嗲。

「操你媽逼!快還手機來。大不了當著你的面,我把手機裡的照片和視頻刪了。」光頭知道葉蓉為什麼要搶手機。

「這麼好的照片,我哪捨得刪?我得發到朋友圈裡,讓大家看看我被幹得多爛。」葉蓉真有一種衝動要發。

「少費話,你還有衣服在我們這邊,是名牌吧,很貴的。」光頭真以為葉蓉是借來的衣服,葉蓉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些衣服是很貴,但葉蓉消費得起,只是工作制服裡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抱著逃出來。

「是啊,好貴的,送給你們了。今天晚上你們把我幹得很舒服,食管都被你們幹過了,還替我拍了這麼多照片。這些衣服就算是我倒貼的吧,我不是答應你們倒貼的嗎?嘻嘻。」葉蓉說得沒錯,她的確很滿足,如果不是他們擅自拍了這麼多見不得人的照片,葉蓉真打算給錢倒貼。

「你這個賤貨!」光頭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好了好了,這樣吧,你們不是要走了嗎。把我的衣服帶出來吧。我在高速收費站等你們。一手交手機,一手交衣服啊。」

葉蓉略施小計,騙得三人把自己的胸罩內褲等衣服帶出來,畢竟落在車間辦公室讓人發現了不是太好弄的。就騙他們帶到高速公路上去吧,本小姐是不可能去的。到時候,想扔就扔吧,本小姐不管了,反正手機是不是還的,等下回家,把照片拷入自己電腦,好好欣賞欣賞。

葉蓉看著自己姣美潔白的臉上,帶著煙鬼的精液,被肥頭的髒腳踩在地上的照片出神,「我可真夠淫賤的!」